第十二章
2019-07-13 15:45: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女人似乎发了急,放大了声音道:“渔郎,别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我这是一番好意向你提出忠告。”
  陈家麟从对话中,早已约略辨出对方隐身的方位,接着又道:“是忠告还是警告?”
  女人的声音道:“都差不多!”
  陈家麟早已认定了四丈外那株浓枝密叶的大树,正待扑去,吴弘文也已发现了端倪,动作比他更快,抢先掠了过去。
  陈家麟早蓄了势,唯恐吴弘文受到暗算,只好跟着掠了过去,他虽慢了一步,但却同时到达树下。
  一阵旋风迎面卷来,两人身形未稳,立被卷得向后倒退。
  同一时间,一条幽灵似的人影在另一个方位,一闪而没,好快的身法。
  吴弘文悄声道:“二哥,对方身手相当惊人。”
  陈家麟点了点头。
  那女人声音,又告传来:“渔郎,你毋须迫我现身,你办不到的。”
  陈家麟好奇之念更炽,想揭开谜底的心也更切,开口道:“芳驾向在下提出忠告,想来又是牵了贵主人之命?”
  “一点不错!”
  “贵主人是谁?”
  “到时会告诉你。”
  “到时两个字的真正意思是什么?”
  “对不起,无法奉告。”
  陈家麟故意冷哼了一声遁:“在下不惯打哑谜,芳驾如不说明,恕在下没义务接受忠告。”
  女人“嘿!”地一笑道:“渔郎,江湖中很多人自招愆尤,都是起因于好奇两个字……”
  陈家麟立即接话道:“好奇是人的天性,没有人不好奇的,比如说,在下此刻为了好奇,而要到江边一探究竟,芳驾将采取什么行动?”
  女人以断然的口吻道:“我会阻止你!”
  陈家麟就是要她说这句话,她既要拦阻,便不能不现身,现了身,便可揭穿她的真面目。
  当下大声道:“好极了,芳驾就试试阻止看……”
  说着,向吴弘文使了个眼色,两人双双转身,作势就要奔向江边。
  江边怪异的搏击声停止了,月亮下,只见两人又回复了僵立之势。
  那女人大声道:“渔郎,先别动,我有话问你?”
  陈家麟回过身形,道:“在下也许什么也不答覆,不过,芳驾还是无妨发问。”
  女人的声音道:“好,我问你,令师现在何处?”
  陈家麟不由心中一动,暗忖:“是了,对方的目的,可能是在师父的身上,但从‘关洛侠少’的说法判断,对方可能也是犯了同样的误会,把自己当成了‘半半剑客’的传人……
  心念之中,反问道:“芳驾知道家师是谁么?”
  “当然知道!”
  “说说看?”
  “还是不说的好……”
  “为什么?”
  “这是主人的命令,不许在江湖中提令师之名。”
  陈家麟更加困惑莫名,这命令可下得奇怪,这是为什么?
  记得在饶州祝府,“红花使者”曾说过:“残虹惊绮梦,从兹陌路人”之句,那又是什么意思?
  “红花使者”所属的秘密门派,是否就是这些人所属的门户?
  对方这些扑朔迷离的举措,目的是否要迫出师父的下落?
  师父也会遗言周老爹转告,不许透露师门来历,又是什么原因?
  师父早已归天,而自己仅知他老人。家的名讳,其他的一切,连他老人家当年是什么外号,自己一无所知,说也无从说起。
  这问题,周老爹定然知晓,但现在无法返鄱阳湖去问他,如果师父交代过的话,问了他也未必肯说。
  最大的关键是对方是否与“关洛侠少”同一误会,把自己当作“半半剑客”的传人?
  令人困惑的是“半半剑客”用的是半截断剑,而师傅的兵刃也是折了尖的。
  心念之中,沉声道:“既是如此,在下也就没什么可奉告的了。”
  沉寂片刻,女人的声音又起:“渔郎,你不说也不要紧,总有一天我们会查出来的。”
  陈家麟冷漠地道:“那你们就去查好了!”
  那女人的声音道:“渔郎,不谈这个,有件事我要问你,这是你个人的事,希望你能据实回答?”
  陈家麟道:“又是什么问题,问吧?”
  那女人道:“你为什么要杀‘武林仙姬’?”
  陈家麟全身一震,脱口道:“芳驾为什么要问这个?”
  “当然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
  “你先回答!”
  “这是在下私事,谁也管不着。”
  “渔郎,我看你不是恨她,而是爱她,对么?”
  陈家麟栗声道:“你管不着,难道这又是你们主人之命?”
  女人脆生生一笑道:“你说对了!”
  陈家麟怔住了,这些连续不断的古怪情况,使他如坠云里雾中。
  吴弘文紧皱着眉头,抿着嘴他完全插不上口。
  那女人的声音变得非常柔和地道:“渔郎,如果你真的喜欢‘武林仙姬’,我替你作个媒人,好事必偕。”
  陈家麟气呼呼地道:“用不着,好意心领了!”
  那女人道:“我说这话是认真的,并非和你开玩笑……”
  陈家麟没好气地道:“在下也是非常认真,芳驾不必再说了!”
  说完,转向吴弘文道,“三弟,我们走!”
  吴弘文喘了口气道:“对方已经走了!”
  陈家麟举目望去,江滩上的一高一短两条人影果然消失了。
  那女人似乎还不死心,又道:“渔郎,对于‘武林仙姬’的事,你愿意考虑么?”
  陈家麟斩钉截铁地道:“在下决不考虑!”
  “那你是真的很她?”
  “你管不着!”
  “渔郎,别太任性,我也许能给你帮助,说说看,你为什么恨她?”
  陈家麟放大了声音,仍是那句话:“你管不着!”
  一声叹息传来,以后再没声音,看来那神秘的女人是离开了,陈家麟木立当场,他的心又被“武林仙姬”四个字搅乱了。
  “武林仙姬”已经做了母亲,但在江湖人的眼中,江湖第一美人,仍然是名花无主的大闺女。
  照“草头郎中”的说法,她患了不治之症,不久于人世,被人追逐,受人倾慕,多少人以能得她一盼为荣,这样的时光还有多久?
  如果说人是最奇怪的动物,那女人便是奇怪的动物中最难了解的东西。
  女人,有时连自己也不了解自己。
  那神秘的女人,竟然要替自己撮合,为什么?目的何在?
  悲剧,这的确是一场悲剧!
  吴弘文突地大声道:“二哥,我知道刚才在江滩上拼斗的是谁了!”
  陈家麟心头一动,道:“谁!”
  吴弘文道:“是家师与‘醉翁’!”
  陈家麟眼睛一亮,道:“你怎么知道的?”
  吴弘文很自信地道:“在你与那女人说话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从双方的身形判别,十之九是正确的。
  “同时我发现其中高的一个用杖,矮的一个是用圆忽忽的东西,那不正是‘醉翁’的大葫芦么?
  “那葫芦是精钢所铸,所以交手时才发出那种像是敲钟又像是击鼓的怪声音,而那女人阻止你我插手,因为她与家师是一路的……”
  陈家麟叹服地道:“三弟,你分析得十分有理,我看是不会错的了!”
  就在此刻,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好小子,错不了,真是后生可畏!”
  两人大吃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两丈外的树根上,端坐着—个肉球也似的身影,赫然正是刚刚提到的“醉翁”。
  两人忙移步上前,齐齐施一礼。
  “醉翁”像是从来就没清醒过,醉态可掬地打量了两人一眼,目光照定吴弘文沉声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吴弘文!”
  “你方才左一个家师右一个家师,莫非你是东方宇的传人?”
  吴弘文窒了一窒,硬起头皮道:“是的。”
  “醉翁”眯着眼道:“老夫还不知道他还有传人,你俩来此作甚?”
  吴弘文恭谨地把受“草头郎中”之命传信,以及在观中所见的一切经过,原原本本地说对方可能怀疑真的蟾珠仍在杜御史手中而采取行动。
  吴弘文期期地道:“老前辈如果追到了家师,准备如何?”
  “醉翁”吁了口气道:“坏就坏在老夫不能对他下杀手,只有设法生擒他,如果他能复原,对卫道将是一大臂助。
  “虽然他杀人是身不由己,可是杀人归是杀人,他必须有以赎罪,老夫打算先阻止他再杀人,多年好友老夫自不能坐视。”
  吴弘文默然,他内心相当痛苦,但因“醉翁”等人的出面,又使他感到一丝欣慰,靠他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陈家麟等于是被卷入了这场是非之中,想抽身也不可能。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三章
上一篇: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