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2019-07-13 15:37:4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鹏只有出剑应战,双方展开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剑斗。
  “关洛侠少”边打边道:“好哇!想不到你还有帮手!”
  陈家麟只觉胸痛如绞,逆气上涌,头晕目眩,知道内腑受伤不轻。他没答他的腔,咬着牙应敌。
  现在,他看出“关洛侠少”有杀人之心,出手尽指要害。
  他想:“自己受了重伤,如不谋速战速决,再耗下去,内力心力用竭,到时非死在对方剑下不可。”
  于是,拼聚全部内力,剑势一变,如暴雨狂风般猛击。
  “关洛侠少”心摇胆颤,在对方奔雷骇电的剑势下,步步后退。
  他想不到对方在重伤之下,仍有这等威力,三退两退,到了溪边,已经退无可退,脱口大喝一声:“住手!”
  一个倒弹,斜掠丈外,脱出剑圈。
  陈家麟双目尽赤,扬剑作势再进。
  “关洛侠少”自知收拾不下对方,大声道:“渔郎,她已经早走了,我们还打什么,你有人暗中帮手,区区不打这种架,这笔帐改日再算,后会有期了!”
  说完,疾掠而逝。
  陈家麟一听:“她早走了”四个字,登时傻了。
  她为什么要走,竟然绝决到这种地步么?
  他刚才的猛攻,是自救的意念在支持着他。
  现在,一松懈下来,立即感到全身脱力,似乎要栽倒下去,只好用剑拄地,支持住身形不倒。
  再精明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
  如果“关洛侠少”能再支持一阵,他的愿望便达到了,可惜,他不能支持到最后的一刻。
  当然,他有他的打算,如果落败甚或丧生的话,他的一切便完了,乘此收篷最好,至少,在江湖中的声名不受损。
  陈家麟镇定了一下心神,他开始想——
  “刚才是谁以暗器偷袭关洛侠少?”
  那不是助己,反而害了自己。
  奇怪的既有心相助,弄巧反拙,为什么眼见自己受伤,却又没下文了?
  出手暗助的,只有两个人可能,一个是于艳华,一个是妻子陶玉芳。
  于艳华在林中等自己,为什么还不现身?
  ……
  望着西斜的夜月,溪对过广袤的丘陵,心里升起了一阵幻灭的悲哀。
  陶玉芳真的如此绝情绝义?
  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如此难以了解?
  她,有夫之妇,还与人论婚嫁,是作弄别人,还是折磨自己?
  晕眩之感,愈来愈甚,他快要不能支持了。
  “关洛侠少”使的是什么掌功,竟然如此霸道?
  他终于坐落地面,试着默察伤势,方一提气,逆血便往上翻,他颓然叹了一口气,茫然望着空际。
  他回想鄱阳湖滨那无忧无虑的安宁岁月。
  陶玉芳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这是命么?
  他本已原谅了她,还心存愧疚,现在,他以开始恨她了。
  人,任何意念,只要一兴起便难以遏止。
  愈想,便愈恨,他恨她绝情寡义,毫无夫妻之情,他恨她所为过份,几乎等于失却了人性。
  梦,完全破碎了。
  碎了的梦无由接续,碎了的心,也无由愈合,像一个水花,游起,然后消失,什么也没有了,留下的,是无止境的痛苦。
  就在此刻,一条人影鬼魅般地来到了陈家麟身后,在丈许之外悄然兀立,但陈家麟一无所觉,他仍沉溺在痛苦里。
  那人扬起手,朝陈家麟后心推去,掌到中途,又收了回来,口里发出一声轻咳。
  陈家麟蓦地警觉,栗声道:“谁?”
  没有反应,他想:“如果是‘关洛侠少’去而复返,便算完了!”
  人,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往往会自暴自弃,生与死,似乎也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他又开了口:“方一弘,你尽管下手好了!”
  那人影突地爆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道:“渔郎,怎么,你受伤了?还伤在‘关洛侠少’手下,真有意思!”
  陈家麟闻声大震道:“你是谁?”
  那人影转到陈家麟身前,冷声道:“幸会,渔郎,你不会不认识在下的吧?”
  陈家麟抬起了目光,一看,对方赫然是“玉笛书生黄明”他暗道“完了’,真是冤家路窄,在这种情况下碰上对方。
  “玉笛书生黄明”为了一剑之仇,曾买职业刽子手“血掌柜”取他的性命,现在,千载一时之机,他会放过他么?
  陈家麟欲振乏力,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努力定了定心神,道:“黄明,你准备怎么样?”
  “玉笛书生黄明”阴阴地道:“不怎么样,不久前蒙你厚赐,在下寝食难忘……”
  陈家麟栗声道:“你想乘人之危?”
  “玉笛书生黄明”口角一抿,奸笑道:“渔郎,话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乘人之危?今晚既然幸会,当得拜领高招,人有脸,树有皮,身为武士,宁死不受辱。”
  这种话,真亏他说得出口。
  陈家麟消沉的意志被激发了,不知那里来的一股力量,使他站起身来,手中剑仍拄着地。
  人的名,树的影,“玉笛书生”曾领教过他的剑术,明知他已受伤,但仍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陈家麟紧咬着牙关,定睛瞪着对方,他实在没力气开口说话。
  “玉笛书生”从陈家麟失神的双眼,判断他的确伤势不轻。
  挺了挺胸,道:“渔郎,你替‘关洛侠少’卖命,他却想要你的命,这是作人鹰犬的下场!”
  陈家麟冷哼了一声,道:“黄明,你是武士么?配么?你只是个卑鄙龌龊的江湖肖小而已。”
  “玉笛书生”冷凄凄地道:“你姓陈的是个大人物?”
  “至少不像你这么不要脸!”
  “我什么地方不要脸?
  “雇‘血掌柜’对付我,这是那门子英雄?”
  “玉笛书生”脸色大变,眸中倏现煞光,从齿缝中迸出声音道:“你迫我杀你!”
  陈家麟钢牙一挫,道:“你本来就有这存心,你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么?”
  “玉笛书生”狞声道:“渔郎,我要你永远闭上口!”
  白光一现,玉笛已横在手中。
  陈家麟目不稍瞬地望着对方,他自己明白,连剑都举不起来,决难当对方一击,这种死法,的确难以瞑目,为什么于艳华不见现身?
  “玉笛书生”缓缓前欺两步,道:“渔郎,你不准备反抗么?多可惜,你死了以后,不要恨我,这情况是‘关洛侠少’造成的。
  “嗨,我如果早来一步,便可看到他如何对付你,举剑呀,像杀一支死狗般杀你,多泄气。”
  话声中,玉笛徐徐点出……
  陈家麟想抗拒,但才一用力,身形便摇摇欲倒,眼睁睁望着玉笛戳向“中堂”死穴,却无力反抗,连闪让都不可能。
  他该恨谁?
  “关洛侠少”、“玉笛书生”,还是陶玉芳?
  “玉笛书生”在笛尖将要触及穴道之际,突地撤了回去。
  森森一笑道:“我何必当凶手,你本该死在‘关洛侠少’手下的不是么!
  “渔家郎以水为乡,眼前便是溪,多理想的归宿,你自己跳下去还是要在下助你一臂之力?”
  陈家麟早已到了不能支持的地步,眼前阵阵发黑,他想:“姓黄的迫自己投溪,多奇妙。
  “事情的开端是陶玉芳投湖,演变到现在是自己投溪,造物者的安排够酷虐……”
  “玉笛书生”又道:“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
  陈家麟门眦欲裂地道:“黄明,如果我陈家麟不死,非杀你不可!”
  “玉笛书生”抿嘴一笑道:“可是你却死定了,是么,你放心,你投溪之后,会顺流而下,然后在下会捞起你的尸体,妥善的掩理,不让你曝尸荒野就是!”
  “阿弥陀佛!”
  一声清越的佛号,倏地传来,随着一个袍衣老尼从梅林中飘然出现。
  “玉笛书生”大喝一声:“什么人?”
  喝声出口,老尼已到跟前,好快。
  “玉笛书生”突地哈哈一笑,拱手一揖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妙修师太’,师太还记得区区在下黄明么?”
  现身的,是菩提庵的住持“妙修”。
  “妙修师太”先深深看了陈家麟一眼,然后转向“玉笛书生”道:“少施主意欲何为?”
  “玉笛书生”怔了一怔,道:“师太,在下要了断一场过节,师太出家人,不直看这杀伐之事,请先回转,在下事完,必叩宝庵,与令高足叙旧。”
  说完,得意地一笑,那神情令人作呕。
  “妙修师太”冷冰冰地道:“少施主,君子不宜乘人之危!”
  “玉笛书生”大感意外地道:“师太这话是什么意思?”
  “妙修师太”目光湛然地道:“贫尼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对‘渔郎’下手……”
  “玉笛书生”眉头一紧,道:“师太与他是素识么?”
  “少施主不必问这些,急速离开是上策。”
  “为什么?”
  “少施主知道杀了他,他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三湘第一家将自江湖除名。”
  “玉笛书生”神色大变,深深扫了陈家麟一眼,怀疑地道:“师太不是危言耸听吧?”
  “妙修师太”合什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少施主不相信的话,尽可试试!”
  “玉笛书生”倒是真的心虚。
  看“妙修”老尼的神态,不像是说着玩的。
  但此时此刻,她一个出家人,来这荒野则甚?
  当下又道:“师太,他是什么来路?”
  “妙修师太”毫不思索地道:“贫尼不能告诉你,请原谅!”
  “玉笛书生”道:“师太是为了他而现身的?”
  “妙修师太”颔首道:“不错,可以这么说。”
  “玉笛书生”深深一想,道:“这么说来,师太与他必有些渊源?”
  “妙修师太”正色道:“少施主是长跑江湖的人,当知道有些话不宜多问。”
  这句话软中带硬,含有警告的意味在内。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章
上一篇: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