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2019-11-07 21:53:0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艳华临死时所说的话,像一根刺插在陈家麟的心上,一想起来便隐隐作痛。
  “主人……仙姫……当心……我赶来……”这句连贯不起来的话,当中包含了一个什么样的可怕故事?
  她何以被杀?
  是灭口,是巧合,还是一种阴谋?
  “血神”东方宇死于断剑,于艳华又死于断剑,如果“失心人”师徒是凶手,杀人的目的是什么?
  他取道迳奔饶州,目的地仍是“花月别庄”。
  虽然,他深深地感到对母亲不了解。
  但她的话仍然是有力量的,他不能不听从,同时,他也想从“武林仙姬”身上揭开部份谜底。
  这一天燃灯时份,他进了饶州城。
  市面一如往昔,各行各业,做着各种买卖营生,各色人等,熙来攘往。
  然而在江湖人的心目中,却另外有一个世界,他们所想的,所做的,与这个世界截然两样。
  走到一家百货店的门前,他不期然地停了下来,望着店里那些花花绿绿的布疋,各种各样的胭脂花粉,他的意念拉到了数年前。
  当爱妻陶玉芳怀着身孕,将要临盆之前,他就在这间店里剪花布,买脂粉,一种将要做爸爸的喜悦充满了他的心。
  但也带着几分惶恐,那是人生一件大事的体验。现在想起来,恍如隔世。
  往昔的欢愉,又化作了无尽的悲哀。
  那些辰光,已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爱妻在那里?——她静静地躺在湖底,带走了所有的欢乐与幸福。
  掌柜的抬了抬老花眼镜,咧开了带满皱纹的嘴,笑着道:“小哥,要买点什么?新到的花布,剪些带回去给娘子添件过年的衣服……”
  陈家麟摇摇头叹了口气,蹒跚举步离开,他再也用不着剪花布,买脂粉,抓补药了。
  人生苦多乐少,瞬息的欢愉,值得回味一生,但这回味是痛苦的,苦涩的。
  正行之间,一个美艳的青求少女,迎面而来,娇唤了一声:“姑爷,您……”以下的话吞去了。
  陈家麟定睛一望,认出是以前在“花月别庄”做客时,照料过自己的小婢月桃,她出落得像一柔盛开的花。
  当下笑了笑,道:“月桃,你到城里有事?”
  月桃前后一望,生象是怕被人看到似的,朝陈家麟抛一个眼色,转身便走。
  陈家麟心中疑云顿起,只好遥遥蹑在她的身后。
  不久,出了城,来在无人的荒郊,陈家麟紧行两步走到她身畔,道:“月桃,怎么回事?”
  月桃止步转面对着陈家麟道:“不知是否被人发现您到了饶州?”
  陈家麟心中一动,困惑地扫了她一眼,道:“这是什么意思?”
  月桃向远处张望了一阵,才期期地道:“如果姑爷被人发现到了饶州就不能到别庄……”
  陈家麟皱眉道:“我本来就是要到别庄,因为看天色晚了,所以想过宿再去。”
  月桃轻摇着头道:“您不能去!”
  陈家麟敏感地想到了于艳华的警告:“……当心……仙姬……”看样子其中定有文章。
  但经过这几年来的磨练,他已经学乖了许多,不动声色地道:“怪了,我为什么不能去?”
  月桃态度显得很认真地道:“这是二小姐交代的,她知道您这几天必到,所以派了我们几个心腹人,不分日夜在这附近守候,见了您便转达她的话。”
  陈家麟的眉头,紧紧纠结在一起,他不是惊奇而是骇异了,但仍力持镇定道:“那是为什么?”
  月桃娇笑了一声,眸光一闪,道:“姑爷,您与二小姐已经拜过花堂,有夫妻的名份,你这一进庄,不用说……”
  顿了顿道:“与二小姐同房是理所当然的,所以……”
  心中一转,陈家麟追问道:“所以什么,说下去呀。”
  月桃妞妮作态,神秘地一笑道:“所以二小姐要您最好别去!”
  这句话,使陈家麟迷惑了,这是什么意思?
  去了就得同房,所以最好别去,母亲要自己到别庄将就她,完成夫妻之礼,她却派人挡驾,到底是什么蹊跷。
  她知道自己这几天会到,想来母亲的意思已经传达别庄,不然她不会知道……是了,他本来看不上自已,但又不敢抗命。
  所以使出这一记花招,要自己不去别庄,这样,她就不算抗命,责任便自然而然地归到自己头上,这心机不错。
  心念之中,淡淡地道:“你们二小姐现在庄里?”
  月桃颔首道:“是的,从上次‘玉笛书生’无故中止下聘起,主人就已下令不许她离开别庄半步,这些日子来,她够痛苦的了。”
  冷笑了一声,陈家麟道:‘我明白她的意思了!”
  月桃水汪汪的目珠一转,道:“姑爷真的明白她的意思?”
  人,实在很奇怪,尤其在情爱这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得失之间的反应差距很大,当得到时,会有种种顾虑,似乎不经意于得失。
  但一旦失去时,本来无所谓的,也变成了沉重的负荷,会产生强烈的屈辱与失意感,陈家麟现在的反应正是如此。
  他再次冷笑出声道:“月桃,告诉你们二小姐,我陈家麟出身微贱,在江湖中也是个无名小卒。她是美人,武林人眼中的凤凰,她看不起我,我也一样看不上她。”
  月桃发急,道:“姑爷,您完全误会了,二小姐是好意……”
  陈家麟口角一披,道:“她的好意我心领了!”
  月桃跺脚道:“姑爷,您要婢子怎么说才好呢?您不体谅二小姐的苦心,她伤心,唉!她的心只有天知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她的命不但薄而且苦。”
  陈家麟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月桃,你很会演戏,非常动人,堂堂‘武林之花’,天生尤物,多少人为之颠倒,说什么红颜薄命,哈哈哈哈……”
  月桃嘟起了小嘴,久久才激动地道:“好姑爷,您完全想左了,你不知道……可是,我……我不能说呀!”
  陈家麟冷漠地道:“不能说就别说,我也不想听你去吧,我该走了……”
  “姑爷您听我……”
  “什么?”
  “嗨!我不能说,总有一天您会明白的!”说完,车转娇躯,急掠而去,她真的走了。
  对着空寂黑暗的荒野,陈家麟气愤难息,口里连连发出冷笑,他觉得上次逃婚是做对了。
  如果糊糊涂涂地在那种情况之下结合,会后悔一辈子。
  他冷静地想:“自己自始就不曾惑于陶玉芬的美色,之所以对她犹豫,一方面,她是爱妻的影子。另方面玉麟苦苦要娘,她是最合适的对象,现在,一切念头都可以打消了,彻底从心里抹去她的影子。”
  这么一想,心头便觉得好过了些,愤懑之气,一时当然消不了。
  他把意念转到另一个方向,目前有几件大事非办不可。
  最重要的是设法劝母亲悬岩勒马,退出江湖,其次是代于艳华报仇,再一样是査明断剑之谜。
  此外,已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烦心的事了。
  他回想不久之前在怀玉山中,与母亲提到退隐的问题时,她的回答很含糊,说可以考虑。
  似乎她舍不得放手已成的江湖基业,这件事相当辣手,要劝她回心转意,恐怕不比登天容易多少。
  如果她不肯回头呢?
  做儿子的该怎么办?
  发了一阵怔,他怀着沉重但似乎又空虚的心情,转身回城。
  人就是这么怪,说不想偏偏又要想。
  于艳华是个合适的对象,慧黠但心地善良,可惜她死了,这才真是红颜薄命。
  她警告自己当心“武林仙姬”,当心她什么呢?
  她也提到“主人”二字,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些问题,仍然像在雾中,连摸索都很困难。
  本来打算到“花月别庄”从陶玉芬身上揭开些端倪,她既然拒绝了自己,难道还厚着脸皮,这打算是落空了。
  如果于艳华的话有所指,陶玉芬会有下一步的行动,只好等待了。
  蓦地里,数声暴喝,遥遥破空传来。
  陈家麟不禁心中一动,但想到江湖中凶杀斗殴的事,几乎无时无地无之,这些闲事,要管也管不了许多。
  于是,他又继续前行。
  走没几步,耳畔却传来了串铃之声,摇得很是急迫,好奇是人的天性,他可就别不住了串铃是走方郞中的玩意,在这种时份,这种地方,难道还有发了疯的走方郞中招揽生意?
  铃声止住了,接着又是一声么喝。
  陈家麟一转身,循声奔去。
  官道旁一林如带,穿过林子是块草地,草地上两条人影对立,其中一个身负药箱,手持串铃,陈家麟一眼便看出是“草头郞中”倪景星,另一个是黑袍蒙面人,从身形体态,一望而知是“不败翁”。
  “不败翁”震耳的声音道:“姓倪的,今晚碰上老夫,算你走了霉运,敢与‘牡丹令主’作对的,只有死路一条,看来你不必再奔波劳碌了!”
  “草头郞中”串铃一振,道:“老兄,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该是回头的时候了?”
  “不败翁”狂妄地发出一阵哈哈,道:“倪景星,别摇你那串破铃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念在早年相识的份上,你干脆自断心脉,既痛快,又利落,你道好是不好?”
  “草头郞中”眉头一皱,道:“好是好,不过我这走方的还想多跑些路,多救几个人,积点阴功善德,今世注定是奔波劳碌命,修个来生也好。”
  “不败翁”气焰迫人地道:“俗语说:早死早超生,何必再吃苦受罪,嗯!是吧?”
  “草头郞中”偏起头道:“人生衣禄是有定份的,没有吃足,阎王老五绝对不收。”
  “不败翁”跨前一步,道:“放心,你去投到,阎老五不会打回票。”
  “草头郞中”摇摇头,道:“人总不可以逆天,命里带来什么便是什么,改变不了的,老兄,你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应该对天命二字有所憬悟才是。”
  又是一阵慑人的狂笑。
  “不败翁”阴森森地道:“武林人活着就是天命,死了便是短命,不必泡蘑菇了,你等什么,想有人来援手你?还是等个适当的人来收尸?”
  一顿之后,又接着道:“你既然没勇气自绝,老夫只好成全你了!”
  说着,双掌缓缓上提。
  “草头郞中”把串铃往腰里一塞,招招手道:“来来来,咱们痛快地打上一架,别说我这走方的怕了你。”
  双方兜步走了半个圆突地四掌齐推,“隆!”然一声暴响,恍容平地起了个焦雷,劲风激荡成旋,砂石草屑漫卷成幕,声势十分惊人。
  陈家麟倒是吓了一跳,他原先本替“草头郞中”揑了把汗。
  因为他曾不止一次领敎过“不败翁”惊世骇俗的掌力,现在看起来,“草头郞中”并不比对方差多少。
  倪景星当年的名号是“神拳铁掌”,果然名不虚传。
  “不败翁”狂声道:“姓倪的,你的功力长进多了别住手,上吧!”
  我着,“呼!”地又推出一掌。
  “草头郎中”举掌相迎,一场惊心怵目的搏斗,叠了出来,暗夜中,“呼轰!”之声不绝于耳。
  但非常有节奏,一声过了又是一声疾劲的罡风劲气,波波向四外扩展涌卷,使人有置身巨瀑之下的感觉。
  这是硬碰硬的打法,全仗真功实力,毫不含糊。
  陈家麟看得目震心悬,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草风郞中”与人交手,也第一次欣赏他的神拳铁掌。
  他自问,如果换了自己以掌对掌决无法与“不败翁”抗衡。
  整个的空间,似乎要被强劲的罡气撕碎了。
  毕竟,“草头郞中”的掌力还是略逊一着,二十个照面之后,已呈败象,每互攻一掌,身形便踉跄一下。
  “不败翁”迅猛沉浑的掌力,却不减其威势。
  当然,能与“不败翁”以掌搏命的,江湖中可能找不出几人。
  陈家麟心想,自己该出面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下一篇:第十三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