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9-11-07 14:31:1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鄱阳湖畔,风光如画。
  一座巨宅,傍湖而筑,这是闻名江湖的“花月别庄”,画栋连云,高台曲植,气派相当不同凡响。
  华月初上,迷蒙的湖面闪起了波光,殷红的渔火,三三两两,缓慢地由湖滨往湖心移动,使这谧静的画面变成了动的。
  在面湖的观台上,坐了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那老的年已半百,但仍风韵依稀,一身的珠光宝气,配上考究的宫妆像煞豪门贵妇,她,便是别庄之主“鄱阳夫人”。
  在她身旁坐着的,是个二十许丽人,美得象是传说中的仙女,她便是她的女儿江湖第一美人“武林仙姬”陶玉芬。
  母女俩静静地坐着,面色十分沉重,陶玉芬的眸中,还隐有泪光。
  偌大一个别庄,里里外外静得象是只剩她母女俩。
  “鄱阳夫人”深深叹了口气,打破了沉寂的空气道:“孩子,你太糊涂,不该放你姐夫走的,现在门主生了这么大的气……”
  陶玉芬幽幽地道:“娘,不是女儿故意放他走,我想不到他会走。”
  “鄱阳夫人”道:“嗨!孩子,你想,门主作主把你配给你姐夫,还办了喜事,竟然在洞房花烛之夜,发生了这种事。
  “门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怎么下得了这面子。”
  陶玉芬愤愤地道:“娘,连这等大事,也要听命于人,丝毫不能自主,我们是为他人而活么?”
  “鄱阳夫人”凄然道:“孩子,你现在抱怨娘也没用,改变不了事实。唉!二十年前,一步走差……算了,我们既是‘天香门’弟子,一切只好听命门主。”
  陶玉芬激动地道:“娘,我要走得远远地离开。”
  “鄱阳夫人”摇摇头,道:“别说傻话,天下虽大,恐怕没有你藏身的地方,你走了,娘呢?让娘去接受门规惨酷的制裁?”
  陶玉芬垂下头,晶莹的泪满顺腮而下。手抚着她的香肩,幽幽地道:“孩子,是娘害了你,如果能找到你姐夫,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可是三个月来,出动了近百的人,就是找不到他的影子……”
  陶玉芬轻咬下唇道:“就是找到了,我也不会嫁给他。”
  “鄱阳夫人”收回手,睁了眼睛道:“你这是什么话,你不喜欢他?”
  陶玉芬道:“我……不愿害他,让他一辈子痛苦!”
  “鄱阳夫人”道:“傻丫头,他是堂堂的少门主,怎会痛苦一辈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说什么也太迟了,反正找不到他。”
  陶玉芬秀眉一紧,道:“娘,您说有事要告诉我是什么事?”
  “鄱阳夫人”又叹了口气,道:“孩子,门主下令,要你嫁给‘洞庭君’的三公子‘玉笛书生’黄明!”
  陶玉芬娇躯猛可里一颤,栗声道:“什么,嫁给那纨绔子‘玉笛书生’?”陶玉芬怔怔的在发愣后再作回答。
  “鄱阳夫人”把声音尽量放得和缓地道:“孩子,‘洞庭君’被誉为三湘第一家,不见得辱没了你。”
  陶玉芬瞪大了杏眼道:“门主是什么意思?”
  “鄱阳夫人”道:“把本门的势力,扩展到三湘。”
  陶玉芬咬着牙道:“我是扩展势力的工具?”
  “鄱阳夫人”苦苦一笑道:“孩子,话不是这么说,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这归宿也不算错……”
  陶玉芬一扭头道:“我不干!”
  “鄱阳夫人”喘了口气,道:“孩子,别任性,这是命令,你可以想象得到后果,这早晚‘洞庭君’将着人前来下聘……”
  陶玉芬陡地站起身来道:“下聘,这么说是定局了?”
  “鄱阳夫人”颔首道:“是的!”
  陶玉芬凄凉地一笑道:“很好,我只好走姐姐那条路,静静躺在湖底,便什么烦恼也没有了。”
  “鄱阳夫人”不由发了急,颤声道:“孩子,你是迫娘死么?”
  陶玉芬的双肩开始抽搐,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绞钱而落。

×      ×      ×

  在湖的西北岸一个十分荒僻的水汊子里,泊了一条单桅渔船。
  芦苇丛中,有一椽茅屋,从外表看,是新建不久的。
  一眼望去,是无涯无际的翻白芦花,茅屋隐在其中,不到近处,看不出来,附近数里,不见人烟,连条小路也没有。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和煦的阳光,照得人身上暖暖的。
  茅屋前的土坪上,一个渔家装束的青年人,坐在木凳上晒太阳,一个约莫四五岁大的男孩子,手里摇着一面货郞鼓,在土坪上跑来跑去。
  小孩子,只要有玩具,一个人还是玩得很乐。
  青年人双目发直,怔怔地望着空际,不知想什么想得出了神。
  “砰!”那小孩子绕圈子跑得昏了头,一个扑爬栽倒地上,手里的货郞鼓摔出老远,他没哭,翻身坐起,鼓起小腮帮子,象是在跟自己发脾气。
  青年人大吃一惊,急声道:“玉麟乖,怎么了,跌痛了没有?”
  小孩转头瞪了青年人一眼,又回转头去,没有坑声。
  青年人站起身来,走到小孩身边,和悦地道:“玉麟乖,起来!”
  小孩嘟着小嘴道:“我不!”
  青年人耸声肩笑了笑,过去拾起货郞鼓,拭去了上面的尘土,道:“孩子,爹下次给你买更好玩的!”
  小孩把头一扭,道:“我不要!”
  青年人无可奈何地喘了口气,道:“孩子,你是怎么了?”
  小孩执拗地道:“我就是不要!”
  青年人皱起眉头道:“那是为什么?”
  小孩红着小眼道:“我只要娘!”
  青年人像突然被蜂螫了一口似的全身一震,脸色大变,眼圈跟着红了,“咚!”地一声,货郞鼓掉在地上。
  这青年人是谁?
  他就是数月前,不愿在被迫的情况下,与江湖第一美人“武林仙姫”陶玉芬结合,逃离洞房后携子来这里避居的“渔郞”陈家麟。
  小孩一句话,勾起了他无边的痛苦回忆。
  爱妻陶玉芳投湖自尽已经快三年了,扔下这没娘的孩子,孩子向他讨娘,不知是第几次了。
  每一次,他都得难过上一两天,这一而再的情况,几乎逼得他发狂。
  父子俩,不知是谁在睹谁的气,一个木立着,一个赖在地上,谁也不再开口。
  最后,还是陈家麟忍不住了,开口道:“玉麟,起来,爹一定把娘找回来!”
  小孩带着哭声道:“您骗我,我不要听!”
  陈家麟凄凉地一笑道:“玉麟,爹去找娘你又要很久很久看不到爹了?”
  小孩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道:“麟儿不怕,只要娘回来,周家姐姐哥哥都有娘,就是我没有。”
  陈家麟的脸孔起了抽搐,泪水夺眶而出,他本来竭力忍住不流泪的,但眼睛不听话,像崩了河堤,泪泪倾泻,再也堵不住。
  小孩爬起身来,抓住他的衣角,道:“爹,您不要哭嘛,麟儿不要娘了!”这一说,陈家麟更忍不住了。
  竟然抽咽出了声,用手抚着爱子的头,心里开始后悔。
  如果当时不管后果,不争那口硬气与姨妹陶玉芬结合,婚后设法远走高飞,岂不解决了难题?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逃婚是对了。
  第一,陶玉芬与自己结合,并非心甘情愿。
  第二,两人远走高飞,剩下她娘让“牡丹令主”宰割么?
  就在此刻,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渔郞,你倒是藏得好?”
  陈家麟不由心头剧震,头皮发了炸,暗忖:“是“天香门”的人找上门了么?这样隐僻的地方,还是被对方侦査出来,太可怕了!”
  目光四扫之下,却不见人影。
  玉麟仰起小脸道:“爹,是客人来了么?”
  陈家麟抓紧他的小手,道:“‘别作声!”
  说着,放大了,声音又道:“是何方朋友?”
  那冷漠的声音道:“想想看,我们并不陌生!”音调很怪,象是捂住嘴说的。
  陈家麟栗声道:“朋友是曾经冒充在下的那位么?”
  那声音道:“别说的那么难听,改扮你的形象是一时兴之所至,什么冒充不冒充。”
  陈家麟吞了泡口水,道:“朋友光临有何见敎?”
  那声音道:“渔郞,年纪轻轻的,做事不能光顾自己,不管别人死活。”
  陈家麟惊声道:“朋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声音道:“你在洞房花烛之夜,扔下新娘,一走了之,残局谁来收拾?”
  陈家嫌面色大变,怎么对方也知道这回事?
  他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会寻到这里来。
  管这根本与他无关的事?
  小孩玉麟睁大了小眼,奇怪的东瞧瞧西望望,这些话他是无法了解的。
  好半晌,陈家麟才激奇地道:“朋友到底在说什么?”
  一声冷笑,那声音道:“渔郞,别假装不懂,你心里比谁都明白,逃避现实,不问后果,是懦夫的行为,有辱武士之名,你知道么?”
  懦夫两个字,使陈家麟感到有些受不了,但他现在已无斗志,吁了口气道:“朋友为何管这件事?”
  “天下人管天下事,爱管便管,道有什么稀奇?”
  “但在下认为稀奇!”
  “稀奇也罢,不稀奇也罢,这局残棋你一定要走完。”
  “请朋友现身再谈!”
  “有道必要么?”
  “否则的话就请便!”
  眼一花,一条人影出现在土坪边,赫然是个蒙面书生,陈家麟心头又为之一震,对方又改了装束,但这神鬼魅似的身法,他领敎过。
  小孩玉麟道:“爹,这位……”
  陈家麟把爱子的手紧紧握了握,安慰着道:“玉麟,不怕,这伯伯是好人,你回屋里去,爹跟伯伯谈话。”
  小孩玉麟偏着头道:“我知道了,伯伯脸上蒙块布,一定是学周家哥哥装鬼嘴人!”
  陈家麟尴尬地笑了笑,道:“对了,就是这样,你回屋里去!”
  玉麟深深地望了蒙面书生一眼,拣起地上的货郞鼓,摇着回屋去了。
  陈家麟目送爱子进入茅屋,才回头道:“在下请敎朋友的称呼?”蒙面害生象是发了呆,没有应声。
  陈家麟觉得很奇怪,放大了声音道:“朋友如果不见示名号,咱们一切免谈!”
  蒙面书生声音突地变得很低沉地道:“人生如戏,何必太认真,名号是一个人的代表,你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就成了,何必一定要名号呢?如果你定要问你叫我‘失心人’好了!”
  “失心人?”
  “对了,失去了心的人!”
  “失去了心还能活?”
  蒙面书生哈哈一笑道:“失心者,行尸走肉—也,人,该死而不能死,只好活下去!
  陈家麟为之心冒寒气!
  这种怪论他从没听过,心里明知对方不愿透露来历,信口开河地胡扯,但都无法驳倒他。
  当下抿了抿咳,道:“言归正传,朋友的真正来意是什么?”
  “失心人”道:“刚才说过了,要你去收拾残局!”
  陈家麟眉一蹇,道:“朋友为什么要过问这件事?”
  “失心人”道:“理由么?看来我不说你不会甘心,‘武林仙姬’有如一朵天生名花,谁忍心见名花横遭风雨摧残。我珍爱这朵花,但我是失了心的人,无法供奉它,所以只好代觅护花人,你,便是最合适的护花人!”
  又是一番怪论,陈家麟听得直皱眉头。
  “护花人”三个字,却使他心弦震颤。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