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9-11-07 14:31:1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失心人”意犹未尽地又接着道:“渔郎,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不明白你何以面对倾城名花而无动于衷,你想后悔终生么?”
  陈家麟若有所思地道:“在下也是失心的人!”
  “失心人”似乎怔了一怔,随即哈哈一笑道:“这么说来,我们倒是志同道合了,不过,我希望你寻回那失去的心,你如果走我这条路,便大错而特错了,话说回头,你准备如何收拾残局'?”
  陈家麟期期地道:“朋友还没有说出事实真相?”
  “失心人”道:“由于你在洞房之夜出走无踪,‘牡丹令主’大为震怒,现在以命令要‘武林仙姬’下嫁‘玉笛书生’黄明日内就要下聘……”
  陈家麟大惊道:“有这样的事,朋友怎么知道的?”
  “失心人”道:“这你不必管,只问你如何处理。”
  陈家麟的情绪顿时激越起来,这倒是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他突地想起两年前“玉笛书生”曾买通江湖职业刽子手“血掌柜”杀害自己,在记忆中对方是个纨绔子,怎能配得上陶玉芬呢?
  但陶玉芬是“天香门”弟子,“牡丹令主”有权操纵她的一切,既已拒婚,又如何插手呢?
  照花烛之夜她的话意,她并不爱自己,完全出于被迫,勉强结合了,将是件痛苦事……
  心念之中,沉重地道:“陶玉芬无意在下,这是不能勉强的!”
  “你怎么知道,她说了?”
  “差也不多!”
  “失心人”深深一想,道:“先解决眼前事,我们无妨釜底抽薪,先阻止男方下聘。”
  陈家麟无可如何地道:“怎么个阻止法?”
  “失心人”道:“这容易,半路拦截,不过,你不能以本来面目现身,否则的话,‘牡丹令主’放不过你,‘洞庭君’也会找你,陶玉芬母女便更惨了。”
  这事太奇突了。
  陈家麟心里疑云重重,“失心人”到底是何许人物?
  怎会寻到这人迹不至的隐秘地方?
  他为什么对自己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有什么理由要管这档子与他完全不发生关系的闲事?
  谜又是个难解的谜!
  突地,陈家麟记起一件事来登时面色一变,道:“朋友,不管你是失心人还是有心人,现在不谈别的,我们还有件事没解决,你找上门来最好不过……”
  “失心人'”不知是健忘是装糊涂,偏了偏头,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没解决的事?”
  陈家麟冷笑了”声道:“朋友,你很会演戏,可惜在下不会欣赏。”
  “失心人”打了个哈哈道“噢!对,你是说我一招剑法,正好与你师传的绝技不谋而合,你要证明事实的真相,是吗?”
  陈家麟冷冷地道:“不错,朋友何必多此一问,现在时地十分相宜,我们分个高下,朋友胜了尽管上路。如果在下侥幸的话,朋友得好好交代一番。”
  “失心人”沉吟着道:“正相反,我认为时地不宜!”
  陈家麟剑眉一挑,道:“什么意思?”
  “失心人”好整以暇地道:“俗语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虽然我们没存心拼命,但刀剑无眼,人有失手,马有漏蹄,万一出了岔子,当着你那爱子恐怕不太好。”
  再方面,“花月别庄”那边的事刻不容缓,我们没有时间争斗,谁伤了都会影响办事。
  陈家麟固执地道:“这事比别庄的事更重要,解决了再说。”
  “失心人”淡淡地道:“渔郞,把事情想清楚,那边的事关系着几条人命,‘武林仙姬”与你拜过花堂,没有夫妇之实,但有夫妇之名。她再没廉耻,也不会随便再匹配别人,是你抛弃她,不是她拒绝你,近急了,将有什么后果?”
  几句话说得陈家麟无言以对,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入情入理。“失心人”接下去又道:“我们曾经打过,你当不否认是半斤八
  两。如果认真的打,谁胜都得付出全力,结局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所以我说把事情延后解决?”
  陈家麟仔细一想,摇摇头道:“不成,在不不能忍受这种捉弄,不打可以,朋友坦白的交代来路!”
  “失心人”叹了口气道:“你未免太固执了,人,有时会有情非得已之处。如果你仅是为了剑招之谜,我无妨透露一点,秘技绝学均有其渊源,也许我们是有湄源。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言止于此,别的你就不必再问了。”
  “渊源”两个字,打动了陈家麟的心。
  事情坏在师父生前从没提过他的来历过往。
  当然,师父极可能还有一脉相传的同门,这样,事情便不那么神秘了。
  照情况推测,“失心人”与自己有渊源是可信的,不然他不会出头管这闲事,但不解的是他为什么故作神秘?难道其中还有文章不成?”心念一转,忽然有了主意,沉声道:“在下相信朋友所说渊源两字,但在下要证实一下……”
  “失心人”道:“如何证实?”
  陈家麟一字一句地道:“朋友应该知道‘牡丹令主’的来历?”“失心人”默然了片刻,道:“好,我说她是你师母!”
  陈家麟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吃惊地望着对方,事实证明彼此之间确有渊源,不然他不可能知道这秘密。
  当下激动地道:“朋友知道她与家师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失心人”道:“我能告诉你的只这一点。”
  话答的很干脆,看来他是什么也不会透露的了。
  陈家麟长长吁了一口气,这种态度相当使人不耐,但又拿他没办法。
  “失心人”又道:“你那宝贝的小渔郞得托人照管……”
  陈家麟不由黯然,父子相聚不到百曰,现在又要分离,没有主妇的家,实在不成其为家。
  那稚嫩的刺心的声音又响在耳边:“我只要娘“
  那里去替他再找一个娘呢?
  可怜,他还不知道世间已没有他的娘,在他小小的心灵里,娘是去了远方,他对这谎话,深信不疑。
  他只知道要娘,记忆里却没有他娘的影子。
  陶玉芳投湖时,他太小了,陶玉芬与他娘是孪生姐妹,该是最合适的替身,可是……
  他不敢再往下深想了,命运如此安排,便只有接受。当下凄凉地一笑道:“在下就算阻止了这件事,但只能一时,以后呢?”
  “失心人”道:“不管当时的事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你与陶玉芬有了夫妻的名份不假,这局残棋,你当然要下完。”
  陈家麟进退失据,真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道:“‘玉笛书生’黄明,是三湘豪门阔少,朋友怎知‘武林仙姬’无意下嫁?”
  “失心人”笑了笑,道:“据我所知,如果这件事演变下去,‘武林仙姬’会走上绝路!”
  陈家麟心头一震,咬牙道:“好吧!在下在道义上尽本份,不过事情做出来,‘牡丹令主’又将会采取什么难以想象的行动?”
  “失心人”道:“事分轻重缓急,先走完这一步再说,你安顿了孩子,立即赶到饶州来。记住你不能再以本来的装束现身,否则一定偾事,我走了!”
  说完,连闪而没。
  小儿玉麟又跑了出来,大声道:“爹,那扮鬼嘴人的伯伯走了?”
  陈家麟把他抱了起来,在额上亲了一下,道:“玉麟,爹又要到很远的地方办事,你还是回周家伯伯那儿住些时……”
  玉麒小眼一亮,道:“爹要去找娘?”
  陈家麟凄苦地一笑,无可奈何地道:“是的,爹去把娘找回来!
  ”
  玉麟偏着头,嘟起小嘴,道:“这回要不把娘给找回来,麟儿再不理您了!”
  陈家麟的心起了阵阵的痉孪,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湖面,爱妻,孩子的娘,便静静地躺在湖底,假若芳魂有知,她该知道爱子日日盼娘归。
  唉!多少的辛酸,全在这一声长叹之中。
  如果可能,他常常想,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换取爱妻还魂,孩子可以没有爹,但不能没有娘。
  可是,天下没有这样的奇迹。
  他也常想,不管什么代价,能把过去欢乐的辰光,换回一刻也好。
  他的眼帘湿润了,但爱子在抱,他竭力忍住不让泪水流出来。

×      ×      ×

  “花月别庄”中一间极其考究的绣阁里,“武林仙姬”陶玉芬在窗前桌边支颐独坐,两眼红红的,眼泡有些肿,看来她曾经哭过。
  满园争奇斗妍的花草,全失了色,眼里所看到的,是一片灰黯。
  江湖第一美人,生活应该是多彩多姿的,无数人为她颠倒,无数人以能得到她一盼为荣。然而,谁知道她只是一只笼中的彩禽,一切全操在主人手里。
  一个穿着入时的老妇,悄然来到了她的身后。
  来的,是别庄的护法封大娘,她先摇头叹了口气,才幽幽地道:“玉芬,你又在伤心了?”
  陶玉芬以梦呓般的声音道:“大娘,人生为何如此痛苦,连死的自由都没有?”
  封大娘“唤!”了一声道:“别说傻话,事情会解决的!”
  陶玉芬回过身来,凄凉地道:“大娘,事已成定局,指望主人能收回成命么?”
  封大娘皱了皱眉,道:“当然,现在说也没用,当初你实在不该让你姐夫走的……”
  陶玉芬摇摇头道:“大娘,您不知道……”
  封大娘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不过依我看来,在年轻一代的武士中,他是佼佼者,还真难找到第二个。你定是不愿背那继室之名,可是那孩子是你姐姐的骨肉……”
  陶玉芬喘了口气道:“大娘,您说到那儿去了,我没有那意思,只是……”
  封大娘面现困惑之色,道:“只是什么?”
  陶玉芬沉重地道:“我不能害他,勉强结合了,双方都会痛苦一辈子。”
  封大娘道:“这我就真的不懂了,你说说看?”
  陶玉芬垂下了目光,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大娘,我如果跟姐夫结合,以他的性格,会俯首帖耳听命于主人么?而我总是‘天香门’弟子,那样的结果会是什么?”
  封大娘低声道:“主人不是你姐夫的师母么?”
  陶玉芬道:“不错,但人各有志,而且情况并不如我们想象的这么简单。他师父母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外人不得而知,还有一点,他对姐姐并未忘情……”
  封大娘道:“但你姐姐已不在人世了?”
  陶玉芬凄然一笑道:“是的,但姐姐活在他的心底,永远不死!”
  封大娘期期地道:“玉芬,你不愿跟你姐夫,又不愿嫁给‘玉笛书生’黄明,到底作何打算?”
  陶玉芬泫然欲泣地道:“如果不是为了娘,我会毫不犹豫地结束生命,唉!……”
  封大娘道:“说来说去,你是爱你姐夫而不敢爱,是么?如果你姐夫出面,情况就会改变,可是,他父子到底去了那里呢?”
  就在此刻,一个青衣小婢急匆匆地来到了房门外,封大娘回身道:“什么事?”
  小婢欠身道:“回大娘的话,黄家下聘的人已从城里出发,午正可到,夫人请小姐先作准备。”
  封大娘一挥手,道:“知道了,你下去!”
  小婢走了,陶玉芬无助地望着封大娘,玉靥呈现一片苍白。
  封大娘欲言又止,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安慰她。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