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2019-11-07 23:45: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就在此刻,耳畔突然传来一阵“轧轧!”之声,眼前陡地一亮,地窖的门开啓了。
  陈家麟赶快坐回地士,悄声道:“二弟,有人来了,你别动,用复苏的真元加紧行功,由我来对付。”
  一条人影,出现里层铁栅门边,赫然是个二十左右的青衣女子,手里持着支火炬。
  青衣女子打开了栅锁,进入栅门,然后又伸手向外扣牢。
  陈家麟大感惊异,这青衣少女看装束是个下人,她来地窖里做什么?
  但当双方的目光接触时,陈家麟立即意识到对方来意不善,眸光中带着浓炽的杀机。
  莫非她是奉命来杀人的么?
  陈家麟沉住气,静候对方的动静。
  青衣衣子把火炬插在壁间的铁环里,然后迫近两人身前。
  火炬的光,照得地窖一片通明。
  青衣女子开了口,声音冷得令人发颤:“我叫月眉,与月桂情同手足,你俩大概可以知道我的来意了?”
  陈家麟心头一震,马上意识到是一回什么事了?
  故意问道:“原来是月眉姑娘,有什么指敎?”
  月眉咬了咬牙,道:“杀你俩为我的月桂妹妹报仇。”
  语声中,两道柳眉竖了起来。
  陈家麟功力已复,当然不在乎!故作惊声道:“姑娘要杀人?”
  “一点不错!”
  “如何杀法?”
  “割断你俩的血管,让你俩慢慢的死。”
  “这不嫌太残忍么?”
  月眉切齿道:“你们奸杀了月桂,难道是仁慈?”
  陈家麟皱眉道:“那是误会,我们不会做那。”
  月眉突地自衣袖中亮出了一柄寒闪闪的匕首;道:“这误会你俩到阎王殿上再分辩吧!”
  陈家麟冷冷地道:“姑娘杀人是奉命么?”
  月眉粉腮一变,厉声道:“你管不着!”
  陈家麟道:“当然管不着,不过……如果你是自作主张的话,恐怕你家夫人会不高兴。”
  月眉的面色又是一变,窒了窒,厉喝:“站起来!”
  陈家麟缓缓站起身来,口里道:“月眉姑娘,你会后悔莫及的?”
  月眉红着眼道:“姑娘绝不后悔!”
  说着,伸左手抓向陈家麟的腕脉,出手十分快捷。
  陈家麟闪电般横掌一劈,“呛啷”一声,月眉右手中的匕首被击落掉地的惊叫声中,她的腕脉反被扣住。
  这一着,是她做梦也估不到的,两人分明已被“紫衣罗刹”封闭了功力,那是独门手法,怎能自解的呢?
  “你……你……”
  她的胸色惨变,娇躯簌簌抖个不住,语不成声。
  陈家麟冷漠地道:“在下说过,你会后悔莫及!”
  月眉栗呼道:“你……敢把我怎么样?”
  陈家麟淡淡一笑道:“不怎么样,杀了你也怪可怜的,由你来守地窖吧!”
  说完,一指戳了过去,月眉凄哼一声,萎顿在地。
  粉腮阵阵抽扭,但她开不了口。
  陈家麟怕被人发觉,封了通路。上前取下火炬,在地上惯熄了,窖里又呈漆黑,但由于地容门透入了光线,已能勉强辨物。
  停了一歇,吴弘文站起身来道:“二哥,我好了!”
  说完,悄悄把温玉屏还给陈家麟。
  陈家麟藏好了温玉屏,道:“我们现在就走,你在前,我断后,记住,尽量设法脱身,千万别与对方动手,不得已时,我们能有一个脱身也好,设法连络几位老前辈,査明这件公案。”
  吴弘文颔首道:“好,走吧!”
  两人戒备着,小心翼翼地向外淌去。
  穿行过五六丈的甬道,便是地窟出口,一列石级,斜伸向上,石级尽头,一扇门反开向外。
  此际天色已经大亮,—眼便可看出外面是一座花园。
  吴弘文先探头朝门外张望了几眼,向后招招手,两人先后出了地窖门,只见花木扶疏,亭榭宛然,真的是一座花园。
  从四周的情形看来,是座落在内宅。
  再看地窖的门,是一整块大理石做的,合上了,正好是花台边心的镶砌装饰,这构筑的确匠心别运,任谁也料不到这花台会是地窖的出入口。
  园内不见人影,只有一对喜鹊,在一株高枝上聒嗓。
  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走向隔院红墙的月洞门。
  门外,又是一重院落,三合的建筑,依然是一片沉寂。
  吴弘文看了看形势,悄声道:“二哥,越过对面的屋脊,便是外围墙了。”
  就在此刻,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倏告传来,两人忙朝院角的假山石后隐身。
  两名青衣少女,着红砖小径,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道:“我看,那两个年轻武士很正派,不像是坏人……”
  另一个道:“是好人又怎样,反正此刻已见阎王去了。”
  先开口的“嗨!”了一声道:“月眉姐也真是的,怎会听从表少爷的话,甘犯家规,到地窖杀人,主母回头追究起来,倒霉的还是她。”
  另一个噘了噘嘴,道:“哼,表少爷的话能听,屎也可以吃了,这色狼,我见了他便恶心,难怪小姐看不起他,他根本不是人?”
  先开口的道:“省省吧,当心祸从口出,人家是主子!”
  两少女说着,穿月洞门去了。
  吴弘文道:“原来月眉杀人,是祝龙那小子出的点子。”
  陈家麟忿忿地道:“以后碰上他,要他啃土,走吧!”

×      ×      ×

  早晨的原野,清新而宁静,两人深深透了一口气,陈家麟回望了绕宅的围墙一眼,苦苦一笑道:“昨夜的事好险,差点砸了锅底!”
  吴弘文似乎仍有余悸地道:“我们还是快些离开为上,里面很快就会发觉的。”
  说着,突然脸色一变,道:“二哥,有人来了,那是谁?”
  陈家麟心头一震,举目望去,只见一个须发虬结的驼背老人,扛了一口小小棺材木,踽踽走向门楼,不由脱口道:“是,‘收尸客’,他怎么一大早在此现身?”
  吴弘文道:“他会不会是对方一窝子?”
  陈家麟摇了摇头,道:“很难说,瞧瞧便知道了,我们绕到前面的树丛去。”
  两人绕了个大弯,隐身在正对门楼的树丛里!“收尸客”到了门楼前,放下桐棺,朝上面一坐,高声嚷道:“收尸啊!”
  这一喊嚷声音之响亮,足可传出三里远,即使在内宅睡蒙头觉的,也会听见了。
  陈家麟用手肘一碰吴弘文道:“此老必有为而来,等着看好戏!”
  “收尸啊!”
  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更响亮,听来有些炸耳。
  吴弘文悄声一笑道:“有意思!”
  黑漆大门呀然开啓,现身的是个老苍头,了个哈欠,大声道:“大清老早的,是谁到这里来穷叫唤,找死也不是这等找……”
  当他看清了怪模怪样的“收尸客”时,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咽回去了,两只眼瞪得鸽卵那么大。
  好半晌才又开口道:“阁下干什么来的?”
  “收尸客”怪笑一声道:“是收尸来的!”
  应门的老苍头又傻了眼,老半天才道:“收尸?我们这里没死人……”
  “收尸客”道:“马上就要死人了,叫你们主人出来,小老儿要做成这笔生意。”
  老苍头声道:“阁下什么来路?”
  “收尸客”拉长了嗓子道:“收尸客!”
  他有意要里面的人听见。
  老苍头变颜变色地道:“阎下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收尸客”满无所谓地道:“什么地方?难道里面住的是夜叉罗刹……”
  就在此刻,数只嗓鸦,横空掠遇,“收尸客”嘿嘿一笑,接下去道:“听,乌鸦在报丧了!”
  怪人,怪语,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老苍头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抹转头便往里奔。
  陈家麟以极低的声音道:“此老准是寻事来的。”
  吴弘文道:“我们走,还是看下去?”
  陈家麟道:“看下去,必要时助他一臂。”
  白发老妪扶杖出现门边,身后随着两名婢女,还有那姓邱的管家,只没见“紫衣罗刹”与既龙现身。
  这老妪被称为姥姥,他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想起昨晚硬接她那一杖,陈家麟还有些心惊。
  白发老妪打量了“收尸客”一阵,冷极地道:“你到底是谁?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