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2019-11-07 23:42:52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麟呼吸为之一窒,瞠目结舌,闹了半天,原来是找错了门,这笑话大了,如果进门时先问问人家的大姓,便不会发生这场大误会,假使不是这女尼适时而至,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吴弘文冲着长髯老者深深一揖,尴尬地道:“老前辈,这是场误会,是晚辈太冒失了,未曾请敎尊姓……”
  长髯老者道:“什么,误会?”
  陈家麟接话道:“晚辈二人找的是梁府,想不到……”
  长髯老者吁了口气,道:“何不早说,梁家在半里外。”
  符兆丕收起了剑,朝“却尘”移近了数步,笑着道:“师妹,佛家也讲究孝道,高亲在堂,师妹……”
  “却尘”面上陡地罩起了寒霜,转过身面对符兆丕,眸光有如利刃。
  符兆丕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显得极不自然地道:“师妹,是我说错话了么?”
  “却尘”语冷如冰珠似的道:“符兆丕,我爹娘自幼收留你,把你当亲生骨肉看待,你却是狼心狗肺……”
  符兆丕脸色大变,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却尘”接下去道:“我是为了你才回家的!”
  长髯老者已经看出情形有异,大声道:“蕙美,什么事?”
  原来这少尼的俗家姓名是徐蕙美。
  “却尘”回头望了她爹一眼,道:“爹,您别管,这是因果,您一会儿就明白的!”
  说完,又盯着符兆丕道:“人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是因为有人性,而你,却毫无人性……”
  符兆丕栗声道:“师妹,这话从何说起?”
  “却尘”咬牙切齿地道:“你明知这位吴少施主是找错了门,你不说破,反而想杀人流血,欺瞒我爹,这且不说,我问你,甘凤鸣是怎么死的?”
  符兆丕又退了一步,期期地道:“师妹,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俩早已订了终身,你偏偏又被他所迷!结果你发觉他卑鄙无行,另结新欢,所似……你才一气杀了他,这……是我的错么?”
  “却尘”厉哼了一声,道:“我很佩服你的心机,也很佩服你的手段。”
  符兆丕道:“师妹,你这话从何说起?”
  长髯老者紧皱着眉头道:“蕙美,这是家务事,此地有外人……”
  外人。当然是指陈家麟与吴弘文。
  “却尘”侧顾两入道:“两位不必走,贫尼等下还有话说。”
  说着,戟指符兆丕,激愤地道:“到现在你还要狡辩么?不错,人是我杀的,但却死在你的阴谋计里。如果不是我巧碰上那女子,我将带罪终生,死者也将永不瞑目……”
  说到这里,眸中已蕴泪光,身躯簌簌抖个不住。
  符兆丕道:“师妹,你说的我完全不懂?”
  “却尘”厉声道:“别叫我师妹,你不配,符兆杰,你勾结‘花月别庄’的下贱女子,布成圈套,引领我……杀了他,你……”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粉腮成了苍白。
  符兆丕的脸色,也同样呈现苍白,激动地道:“师妹,甘凤鸣与那女子在野寺苟合,是你亲限看见的,人是你杀的,你说我故布圈套,岂非黑天的寃枉……”
  “却尘”道:“你敢发誓么?”
  符兆丕面色一正,大声道:“对着天,对着灯火,我如果做了亏心的事,不得好死!”
  “却尘”抬头望了望天,语意森森地道:“符兆丕,人可欺,天不可欺,你马上就要就验誓言了。”
  符兆丕栗声道:“你不甘心失爱,要杀我泄愤,找什么借口,师父师恩重如山,粉身难报,我下手好了!”
  “却尘”面皮微起抽搐,咬着牙道:“符兆丕,你的手段太卑鄙,太残酷,我杀甘凤鸣时,他没反抗,也没开口,我以为他……内疚于心。原来他被杀时已经中了毒,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我……太粗心,没注意他眼中的表情,他……怎能瞑目,我……杀死了心爱的人,我……”泪水像断线珍珠般滚了下来。
  符兆丕面如土色,但口里仍强辩道:“师妹,怎会有这样的事,你……”
  长髯老者栗声喝道:“兆丕,真的是这样么?”
  符兆丕双膝一曲,跪了下去,激动地道:“师父师母待徒儿恩如山海,徒儿怎会做出这人神共愤的事,师妹不喜欢徒儿,徒见不敢勉强,这桩……婚事,本是师父您作的主……”
  长髯老者道:“你要说实话,否则家法难容?”
  符兆丕以额叩地道:“徒儿说的是实话,誓也发过了,难道……”
  “却尘”厉笑了一声,向院外高叫道:“女施主请现身!”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应声而现。
  陈家麟目光一扫这女子,不由心头一动,这女子正是两年多前,在“花月别庄”与“血手少东”辟室宴乐的女子花迎春。
  “血手少东”以假的林二楞夫妇的人头作聘礼,便是为了要娶她,看来“却尘”的话完全不假。
  “却尘”手指花迎春道:“这便是人证,是你买通了与你共谋的女人。”
  符兆丕站起身来,向后退了两步,狂声道:“我……不认识她,师妹,你既然出了家,不该用这种手段,你为了痛失所爱,尽管出手杀我就是,你说我与她共谋,难道不是你与她共谋。”
  他这话说得够厉害,使人无法判断是非,这并非不可能。
  “却法”眸中泛出了杀光,目眦欲裂地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花施主,请举出物证。”
  花迎春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托在掌心,赫然是一只栩糊如生的玉狮子,晶莹剔透,一望而知是件价值不菲的珍物。
  符兆丕一见玉狮,脸色呈现一片苍白,额汗滚滚而落。
  长髯老者脸上起了抽搐,两只眼瞪的像铜铃大,暴喝道:“畜生,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做出这伤天害理的事,这玉狮是我收留你时,带在你身边的东西。这些年来,我一直探寻玉狮主人,想证明你的身世,这等珍逾生命的东西,你竟用来作贿赂毁你一起长大的师妹,你……不是人!”
  激愤,使他簌簌抖个不停。
  “却尘”咬牙切齿地道:“我不杀你,怎能慰死者于地下。”
  符兆丕垂下了头,颓丧地道:“师父,徒儿一时之错……自知百死不足以蔽其辜……”
  说完,又跪了下去,用额头碰地,哀声又道:“徒儿身受师父师母抚育敎养之恩,今生已无法报答,愿来世结草啣环……现在,徒儿只有一个请求,望师父俯允……”
  长髯老者脸色铁青,但眶内已滚动着泪珠,一个亲手抚育长大的人,演变成这种情况,他当然是痛心疾首的,点了点头,道:“你说,什么请求?”
  符兆玉带着哭声道:“容徒儿向师母诀别,然后……再领家法。”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面对死亡之际,他象是天良发现了,他的行为令人可恨,但这句话又使人觉得可怜。
  长髯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好,我答应,你去吧!”
  符兆丕再拜而起,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就在此刻,:一个满面病容的半百妇人,由一名丫环扶着,出现厅门。
  “却尘”高叫了一声:“娘!”泪水夺眶而出。
  虽然她出了家,但人总是人,无法绝了亲情,尘俗还是不可却的。妇人颤抖着声音道:“家门不幸,唉!”
  符兆丕奔上廊沿,跪下去膝行向他师母,伏跪在她脚前,哀声道:“师母,徒儿不肯,做出这等天人共愤的事,徒儿不求饶恕,愿师母福寿康宁,抚育深恩,来生图报!”
  妇人仰首望着空际,脸上挂着两串泪珠。
  “呀!”惊叫声中,那丫环滚了开去,妇人被反扣住右手,一支剑横在颈前。
  符兆丕这一着,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谁也想不到他会来上这一手。
  长髯老者厉喝一声:“孽畜,你敢?”
  “却尘”一个弹身,上了阶沿。
  符兆丕狂叫道:“不许动,否则我杀人!”
  陈家麟与吴弘文只觉热血阵阵沸腾。
  “却尘”厉声道:“符兆丕,你如敢伤了我娘,我把你凌迟碎剐!”
  这种话,是不该出自一个佛门弟子之口,但她是真的发急了,所以口不择言。
  符兆丕冷阴阴地道:“师妹,我是不得已!”
  “却尘”咬牙喝道:“放手!”
  符兆丕狼子的面目完全暴露了,他脸上再没有刚才聊份可怜兮兮的神色,狞声道:“谁也不许动,我只要师母伴我出庄!”
  长髯老者连连跺脚,须眉俱张,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弘文向陈家麟道:“兄台,我们犯不着管别人家务事,走吧?”
  说着,眨了眨眼。
  符兆丕大叫道:“现在谁也不许离开现场!”
  妇人咬着牙,颤声道:“想不到我辛辛苦苦,养大了一匹狼,兆丕,天理难容啊!”
  符兆丕道:“师母,无奈,暂时委曲您老人家,只要师父他们不采取行动,徒儿决不敢对您无礼,徒儿只求安全离开。”
  “却尘”厉声道:“符兆丕,天下虽大,可没你偷生之地,否则便是苍天无眼了。”
  符兆丕冷哼一声,道:“师母,我们走!”
  说着,连推带扶,落阶向院门走袭,边走,边又道:“如果想师母平安无事,各位最好在此地不要妄动。”
  在众人怒目切齿之下,符兆丕架着他师母,从容出庄。
  陈家麟朝吴弘文一扁头,双双从侧方越墙追去,其余的人,也纷纷出动。
  出了庄门,符兆丕回顾了一眼,点了他师母的穴道,然后横抱手中,发足狂奔,不久,来到一片密林边,见没人追来,放下手中人质,一头便窜入林中。
  一股强猛无比的劲风,把他震得倒飞出林,林深树密,兼之又密黑夜,任什么也没看到。
  他登时吓了个亡魂皆冒,扭头一看,数条人影已朝这边追来,他抹转头,从另一个方位入林。
  “轰!”然一声,他又被震出林外,他一看情况不妙,弹身扑向他师母,准备再度劫持人质,作为逃生的保障。
  但当他伸手弯腰之际,一柄黑忽忽的长剑,斜斜伸向他眼前。
  “呀!”地一声惊呼,倒弹数尺,手才按上剑柄,对方的剑已抵上心窝。
  刹那之间,他感觉到全身宛若被人拆散了,惊魂出了窍,眼前,是一个怒目冷漠的锦衣文士。
  他,正是化身“冷面怪客”的陈家麟,他是从侧方抄到林子里来伏伺的。
  符兆丕栗呼道:“朋友,咱们往日无寃,近日无仇,何苦……”
  陈家麟冷酷地道:“话虽不错,但你的行为该死一百次而有余。”
  对话之间,“却尘”父女,姓邱的管家,已赶到现场,吴弘文也从林子里现身出来,把符兆丕围在垓心。
  长髯老者厉声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却尘”先替她母亲解了穴道,然后迫近前去,目眦欲裂地道:“符兆丕,别忘了你刚才的誓言。”
  陈家麟收剑后了两步,这种事他当然不能越俎代庖?
  符兆丕知道插翅也飞不了。扑地跪了下去,大叫道:“师父、师母,徒儿真的知错了!”
  全身一震,鲜红的血从口里鼻里溢了出来,他已经自断心脉,结束了罪恶的生命。
  “却尘”高宣了一声佛号,目注夜空,这一刻,她心里想得很多。毕竟是一手扶养大的,长髯老者忍不住老泪纵横。
  人死了,一切算完,不管符兆丕生前作了多大的坏事,都被死洗涮了。
  不过,最悲的是死了得不到任何人的怜悯,他是罪有应得。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