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2019-11-07 23:53:18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眼前站着的,赫然是“牡丹令主”。
  她破例地没有蒙面,脸上的神色可怕极了。
  紧接着,“不败翁”夫妇,“金花使者”,“红花使者”等不下七八人之多,逐一现身出来。
  如果“绝世神尼”师徒没离开,这批人是不会现身的。
  陈家麟猝遭暗袭,业已受了伤,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想脱身是很难的了。
  本来心灰意冷的他,被这意外情况激发,不得不面对现实,墨剑缓缓出了鞘。
  “牡丹令主”冷阴阴地道:“渔郎,你不但命大,而且滑溜,但今天你再滑不掉了。”
  陈家麟怒目道:“你准备把我怎么样?”
  “牡丹令主”道:“彻底废除你的功力,你父子便会安份守己了。”
  她没提到“绝世神尼”,看来她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庙里她不在场,不久前她也没窥见母子相见的一幕。
  陈家麟冷哼了一声道:“怕没这么容易,你的末日也不远了。”
  “牡丹令主”一挥手道:“你们上!”
  “不败翁”夫妇与另外一名“金花使者”立即扬掌扬剑,欺身上步。
  陈家麟咬了咬牙,墨剑斜斜扬起,他不知道在这几个特级高手联攻之下,能支持几个照面,但在没倒下之前,他非拼不可。
  就在此刻,一声悠长而刺耳的声音,倏告传来:“收尸啊!”
  所有在场的俱为之大惊失色。
  陈家麟精神大振。
  “牡丹令主”意识到情况不妙,她必须立即擒下陈家麟,作为应敌的盾牌,她等不及由“不败翁”等出手,口里大喝一声,拔剑飞扑陈家麟。
  她要亲手擒住他作为保障。
  她后悔刚才不跟着出手,先制住陈家麟。
  她这扑击之势,是用了全力的,志在必得,她想陈家麟已受了内伤,制他不难。
  “不败翁”等见令主出手,只好止住前欺之势。
  陈家麟挥动墨剑,全力迎击。
  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中,“牡丹令主”倒退了两步,但陈家麟却连连踉跄,“不败翁”乘机遥劈一掌。
  陈家麟知道自已此刻的处境,丝毫也不敢疎神。
  他在踉跄之际,已瞥见“不败翁”扬掌,藉势朝斜方向撞去,避过了掌劲主锋,但这一撞,却正迎上了一名“红花使者”的剑锋。
  在这种情况之下,变势迎击都是办不到的事。
  “哇!”地一声惨嘷,震撼了全场。
  那名“红花使者”的长剑刺到中途,突然停住了,她身后紧贴着一个蒙面人,竟不知是何时来的。
  陈家麟的身形,从剑尖之前数寸处滑过,那剑只要再前进送半尺,他纵不死也得负伤。
  蒙面人向后退了数步,“红花使者”仰天栽了下去。
  陈家麟稳住了势,与蒙面人站在一起。
  他才看清适时而至的是江湖职业凶手“血掌柜”。
  当下沉声道:“敬谢阁下援手。”
  “牡丹令主”双目赤红,冷厉地道:“血掌柜,你敢与本门作对?”
  “血掌柜”哈哈一笑道:“令主改个称呼吧,老夫已经收档了!”说完,除去了蒙面。
  “牡丹令主“脱口叫了一声:“寿翁!”
  陈家麟激奇不已,声名狼藉的“血掌柜”,竟然是“寿翁”的化身,怪不得吴弘文一再替他辩护,这实在想不到的事。
  “不败翁”等,目光全直了。
  人影陆续涌现,布成了一个反包围圈,原来在庙里的一干高手全到了。
  “失心人”与小银子也在其中。
  陈家麟目光流转,他在找他的父亲。
  “牡丹令主”一看情况不妙,栗声下令道:“准备突围,用‘牡丹令’。”
  陈家麟心头一震,他知道“牡丹令”中暗藏毒芒,上次若非被“温玉屏”阻隔,自己已遭了毒手,这可不是凭功力所可抵挡的。
  “慢着,慢着,在此地解决问题,时地都不错,免得小老儿等跋涉奔跋波。”人随声现。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场中央已多了一个驼背怪人,他,正是“收尸客”。
  陈家麟激动无比,他几乎脱口叫出了父亲两个字。
  “收尸客”面对“牡丹令主”而立,好整以暇地放落了那具四尺桐棺。
  场中到底有几个人知道他就是“乾坤一剑”陈延陵?
  “牡丹令主”到此刻还不知道。
  “不败翁”及各使者全亮出了“牡丹令”。
  “收尸客”目光四下一扫,道:“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各位要避免流血,最好是不动手。”
  “牡丹令主”目光四面一瞅,情况相当险恶,对方无一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只除了一二个是无名的,要想突围不是易事,而最头痛的是她被“收尸客”牵制了。
  这怪物刀剑掌指连毒都伤不了他。
  深深一考虑,沉声道:“本令与阁下似乎无怨无仇?”
  “收尸客”怪笑了一声道:“不对吧?小老儿几乎被你炸死……”“牡丹令主”道:“相打没好手,这不能怪本令!”
  “收尸客”声调一变而为冷厉地道:“孙飞燕,咱们长话短讲,你下令解散‘天香门’,还有你的活路。”
  “牡丹令主”连声冷笑道:“阁下认为办得到么?”
  “收尸客”道:“你非办到不可,否则将有无数的人丧失生命。”
  “牡丹佘主”披嘴道:“办不到。”
  “收尸客”巨目圆睁,大声道:“你是不见棺对不掉泪,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尽头了。”
  “牡丹令主”咬牙道:“不见得!”
  “收尸客”道:“事实会给你证明。”
  “牡丹令主”大喝一声:“动手!”
  “不败翁”与各使者,齐扬了扬手中的“牡丹令”可是奇怪,没有哼声,没见人倒下,也没人出手,外圈的人,全站在原地不动。
  “天香门”一干高手,个个面目失色。
  “牡丹令主”突地一个倒弹,反投路边的林子,她一动,手下的人跟着动,纷纷弹身出手。
  “天外三翁”等各截住一人,陈家麟奔向了“不败翁”。
  一场混战,掲开了序幕。
  “牡丹令主”没有走脱,她被“失心人”凌空截下,随被“收尸客”接住。
  “不败翁”的看家本领是掌功。
  但陈家麟洞烛机先,一上手就不给他机会,凌厉的剑势,迫得他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草头郎中”迎战的是一名“红花使者”,他本来名号“神拳铁掌”,徒手搏剑,忽拳忽掌,占稳上风。
  “癫翁”接战的是“不败翁”的老伴,双方棋逢敌手,打得难解难分。
  最显得有声有色的是“醉翁”与一名“金花使者”,酒葫芦当兵器,乒乒乓乓,响个不停。
  “寿翁”斗的是另外一名“金花使者”,抢尽先机。
  “血手少东”迎上另一名“红花使者”。
  “吊客”与“喜娘”也找到了对象。
  吴弘文,“失心人”与小银子则站在“收尸客”一旁观战。
  最先结束的是“不败翁”与陈家麟这一对,前后五个回合,“不败翁”身负七剑,坐下地去。
  陈家麟剑指对方心窝,由于先负了伤的关系,他本身也喘息不停。“不败翁”的老婆一眼瞥见老伴被制,心里一急,一个悚神,被
  “癫翁”一掌打得口喷血箭,一屁股坐了下去。
  “癫翁”收了手,道:“老虔婆,这次饶了你,以后跟那怕你的好好做人。”
  说完,一个箭步到了陈家麟身边,道:“小子,别杀他,他本性还不恶,这次以后,他会改号了。”
  陈家麟并非嗜杀之徒,闻言立即收剑。他最关心的是父亲与“牡丹令主”,目光一扫,奔了过去。
  “不败翁”低垂着头,不知是伤重还是羞惭。
  搏击如火如荼,人影纵横,剑气裂空,掌风如雷,加上暴喝声,汇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似乎天地都要被翻转了。
  “收尸客”与“牡丹令主”这一对,却出奇地静,双方没交手,只对峙着,“牡丹令主”平日的风度全丧失了,面孔已变了形。
  陈家麟刚刚站稳身形,“失心人”立刻趋近他的身边,道:“只许看,不许动。”
  “收尸客”大声道:“孙飞燕,你接不接受我的条伴?”
  “牡丹令主”毫不思索地道:“不接受!”
  女人,多半见风转舵,善于应变的,但有少数的却比任何男人还要横蛮,横蛮到不计任何后果,明知局面已无法收拾,但就是死不低头。
  “失心人”关切地道:“你刚才受了伤?”
  陈家麟眼瞪着“牡丹令主”,口里道:“不要紧,还挺得住。”
  “收尸客”显得很激动地道:“孙飞燕,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完,揭开了棺盖,里面赫然是那柄断剑,剑鞘在一边,没连在剑上。
  “牡丹令主”顿时面色苍白!退了一个大步,栗声道:“你……你……原来是你……”
  “收尸客”合上棺盖,用他本来的声音道:“不错,是我!”
  “牡丹令主”连叫了几个“好”道:“你准备把我怎样?”
  “收尸客”沉痛地道:“照你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你该死!”
  “牡丹令主”仰天哈哈狂笑起来,笑声凄厉,比哭还要难听。
  场中只剩下零星的搏击,这一笑,全场顿时静止下来了。
  “天香门”方面,有半数以上受了伤,但,但没死的。
  这方面唯一负伤的是“吊客”但并不严重,这一场激烈的搏斗没有死人,显示出这些正义人士心存仁念。
  现在,全场的注意力集中到“牡丹令主”这边,敌对的气氛似乎消失了,混合着慢慢朝这边拢来。
  “牡丹令主”停了笑声,咬牙备齿地道:“你要杀我何不下手?”“收尸客”道:“你要当众解散‘天香门’!”
  “牡丹金主”厉声道:“办不到!”
  “收尸客”目中寒芒连闪,大声道:“孙飞燕,你作的孽还不够?你杀的人这不够?你真的到死还不醒悟?你非要让‘天香门’在正义的剑下灰飞烟灭,多陪上些人命?”
  “牡丹令主”道:“我死了‘天香门’不解自散!”
  “收尸客”道:“你迫我杀你?”
  “牡丹令主”苍白的脸泛出了紫色,狂声道:“我不必迫你,你本来就存心要杀我的,不过,告诉你,我不会引颈就死,我会反抗,现在你可以出手了。”
  陈家麟感到全身发麻,这不但是家庭悲剧,也是武林悲剧。现在,他插不上手,事实上他也不能插手。
  “牡丹令主”突地从怀中摸出一朵碗大的金色牡丹花,托在手中,咬着牙道:“牡丹金令,违之者死,这是最后一次,你要逃还来得及,否则我们就同归于尽,哈哈哈哈……”
  她又笑了,笑得很疯狂,使人听了心里发毛。
  人,在高兴的时候会笑,怒极的时候会笑,悲伤愁苦过度时会笑,无可奈时也会笑……
  笑有很多种,但都是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
  现在,“牡丹令主”的笑,很复杂,无法加以分析,是渗和了各种情绪的笑,所以听起来份外地使人心惊胆颤。
  她说同归于尽是什么意思?
  她那特大的“牡丹金令”,到底藏了什么凶险?
  凡属歹毒犀利的东西,目的是制敌,她为什么说同归于尽?
  所有在场的双方面的高手,个个面目失色,困惑中带着惊怖。
  “牡丹令主”敛住了笑声,冷酷地道:“陈延陵,我们是结发夫妻,对么?当然,你不会否认的。俗语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太不幸,我们聚头了,活着的时候,我们各走各道,死了,我们又在一起,这安排多奇妙……”她有些气促。
  除了少数几个人,全都震惊莫名,“收尸客”竟然会是“乾坤一剑”陈延陵,这是谁也想象不到的。
  现在,“收尸客”该改称“乾坤一剑”了。
  “乾坤一剑”口里发出一声狂笑道:“孙飞燕,你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稍待称可能就没有机会,别提我们曾是夫妻,你必须为你的作为,对武林有所交代。”
  “牡丹令主”道:“当然,我现在就作交代,我们会死得轰轰烈烈,武林中会传诵上一百年。今天在场的,全是陪葬,这将是武林中空前的盛事,哈哈哈哈……”她又一次发出栗人的狂笑。
  那句在场的全是陪葬的话,把所有人的心弦全拉紧了。
  所有的目光,带着惊怖,全投射在她手中那朵金色牡丹上,有的已开始慢慢向后倒退了。
  那是什么东西,竟能制所有的人于死命。
  陈家麟双目尽赤,突地扬起了墨剑,他忍不住要出手了。
  “乾坤一剑”依然很镇静,一挺腰,站直起来,他不再驼了,纷披的长发向后中掠,扯去了贴在脸上的乱须,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那是一张充满了正气,不怒而威的脸孔。
  两道目芒,几乎可以与日光媲美。
  “牡丹令主”面皮抽动了数下,阴森森地道:“这朵花里,不是毒,不是暗器也不是炸药。是一种活的东西,长了眼睛,可以自己找对象,只要叮一口,轻轻地咬上一口,便会安然的瞑目。这里面有两百只左右,足够大家消受,各位中,一定有人听说过这名字,是产于南疆的瘴泽,叫做‘阎王虻蜂’……”
  “乾坤一剑”暴喝一声:“快退!”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九章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