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2019-11-07 23:51:4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场面顿呈无比的紧张,眼看血战就要拉开序幕。
  就在此刻,一声梵唱破空传来,这声音似含有一种使人无法抗拒的无形威力,所有的人全停止了动作。
  “紫衣罗刹”面上也现出了惊疑之色。
  一条灰影,从庙门向方缓缓出现。
  现身的,是一个褴衣老尼,面目冷得使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敢看第二眼。
  但她来得太过突兀,所以大家又不得不看,如果不是她正在移动,还真以为是尊没有生命的雕塑。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冷的人,连半点生人的意味都没有。
  老尼身后,接着又出现一个妙龄女尼,很美,但与老尼一样的冷漠。
  一老一少两名尼姑,直趋场中站定。
  陈家麟感到无比的激动,他认得老尼赫然是九岭山笔架峰绝世庵的住持,少尼“却尘”是她的传人。
  老尼似冰剑般的目光,缓慢地扫遍全场,然后停在陈家麟面上。
  陈家麟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感到浑身的不自在,他不能装不认识,作了一揖道:“老前辈别来无恙!”
  老尼没有答腔,也不还礼,目不稍瞬地盯着陈家麟,那冷僵而平板的脸上,居然有了表情,绷紧的面皮松弛了,微起抽动,冰冷的眸光,似乎也发了热,变成了一种庄严而仁慈的光辉。
  这种目光,只有在一个悲天悯人的得道之士,或是做母亲的面上才看得到。
  陈家麟想移开目光,伹又像被一股无形的说不出的力量吸住,移不开。
  他想,她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
  一声极微的叹息,谁也听不到,陈家麟只是从她的嘴形上感觉到,她的目光终于移开了。
  但可煞作怪,目光一离开陈家麟,又立即冷却了。
  全场肃静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收尸客”的目光很异样,但没有人注意到。
  “紫衣罗刹”象是不耐了,冷冷地开口道:“佛驾怎么称呼?”
  老尼道:“绝世神尼!”
  声音和面色一样冷。
  这名号,谁也不曾听说过。
  “紫衣罗刹”皱了皱眉,道:“佛驾不是为了插手这件事而来的吧?”
  “绝世神尼”道:“贫尼正为此事而来!”
  “紫衣罗刹”的脸色变了,眸子里又回复方才的杀机,寒声道:“出家人似乎不宜惹上血腥?”
  “绝世神尼”宣了声佛号,道:“我佛以慈悲为怀,贫尼此来是要化解这场血劫。”
  “紫衣罗刹”冷极地一笑道:“佛门重因果,在劫者难逃,佛驾既体慈悲之旨,就先为这些生灵诵几遍经,超渡超渡吧!”
  “绝世神尼”道:“施主早已息影江湖,保住真如,不宜再动杀机。”
  “紫衣罗刹”道:“佛驾准备如何化解?”
  “绝世神尼”一字一句地道:“请施主先息杀念,恢复灵明,然后再谋解决之道。”
  “紫衣罗刹”竖目横眉地道:“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该守出家人的本份,请便吧!”
  “绝世神尼”又宣了一声佛号,道:“施主不要执迷,劫数是可怕的,及早回头,便可登岸。”
  “紫衣罗刹”不屑地道:“谈禅说佛,到别处去,现在时地俱不相宜,我说的话够多了,因为念在你是出家人,否则的话……哼!”
  “绝世绅尼”冷寂无动地道:“否则怎样?”
  “紫衣罗刹”冷厉地道:“把你当作他们一路,请你上西方净土。”
  “绝世神尼”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一声暴喝传处,祝龙挥剑扑向吴弘文,他一方面是想杀吴弘文,另方面他要挑起这场血劫。
  “找死!”
  栗喝声中,陈家麟横里截去,金铁交鸣声中,祝龙被挡了回去。“不败翁”等办齐喝了一声,欺身上步。
  “血掌柜”等作势迎击。
  “收尸客”横被飘身,拦在“不败翁”头里,沉声道:“你该回头了,你别仗恃着‘僵尸功”控制住气血,你真的不败么?你败过多次了,如果再执迷不悟,助纣为虐,替‘牡丹令主’卖命,今天小老儿要你破功流血而死,你售不信?”
  “不败翁”窒住了,底牌被“收尸客”揭穿,他有些胆寒。
  陈家麟顿时恍悟,为什么“不败翁”中剑不流血的原因。
  原来他是凭“僵尸功”,控制住气血,这么说,他已多次败在自己剑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不败翁”的老伴怪叫一声:“老不死的又家几句话便把你唬住了不成,看老娘的……”
  “收尸客”冷冷地道:“你丈夫不是坏人,是你把他拖下水的!”“醉翁”哈哈一笑,接口道:“怕老婆怕到是非黑白都不分,可
  怜亦可悲!”
  就在此刻,场中传出了一声霹雳,所有的人转过目光,只见“紫衣罗刹”已退离原地四尺之多,“绝世神尼”的双掌刚刚放下。
  这一来,全场皆震。
  “紫衣罗刹”竟然不是这老尼的对手,那这江湖中未听传名的老尼始,功力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
  “紫衣罗刹”的面色,说多难看有多难看,她一向是有我无人的,她怎能受得了这打击。
  一个弹步,回了原位,身形半挫,双手开始在空中划圆,一圈一圈,由慢而快,谁也不知道她更施展什么杀手。
  “绝世神尼”也开始划圆,是反方向。
  双方的协作,像小孩子在做游戏,但谁也知道道游戏是震世骇俗的。
  “长舌太公”面色凝重,缓缓退了开去,他一退,“瘫翁”等也跟着退,直退到院地,过距场心已在三丈之外。
  这预示着,将有不可思议的情况发生。
  “紫衣罗刹”身后的人,开始后退。
  只有“不败翁”与“收尸客”等七八个对峙的,仍僵持在原地。陈家麟距“绝世神尼”最近,他也想退,但却没动。
  气氛诡秘而栗人。
  “却尘少尼”道:“陈少施主,站远些!”
  这一说,提醒了通些僵持对峙的,不约而同地各往后退,于是,泾渭分明,又形成了两大壁垒。
  “绝世神尼”口里幽幽地道:“想不到施主传了令堂的秘技神功。”“紫衣仙子”没开口,面色沉得像锐板。
  “长舌太公”悄声:“当年‘紫衣罗刹’的母亲‘三眼魔婆’。便是心这一着‘造化神功’。毁了少林十老,引起武林公愤……”
  双方仍在划圆圈,但已快得不见手掌。
  这时,众人己感觉到无形的罡气在迫人了,似乎整冲空间都已被搅动。
  “呀!”
  随着这一声栗喝,平地起了一动焦雷,地面一阵晃动,所有在场的跟着打了一个踉跄,正殿郎檐的屋瓦。啦啦碎落了一大片,每一个人惊魂出了窍。
  这像是遽逢天灾地变,使人惊怖失措。
  毎一张脸都呈苍白之色,除了蠓面的。
  响声过后,一切静止,象是宇宙成了空白,什么都不存在。
  场中央,双方四只脚陷在石板里,有半尺之深。
  太唬人了,这种武功,已超出了人体的极限。
  “哇!哇!”
  两声,“绝世神尼”与“紫衣罗刹”各呛出了一口鲜血。
  这是惊神泣鬼的一个回合,武林中罕阗罕见。
  “紫衣罗刹”嚼息着道:“想不到今天会逢到对手!”
  “绝世神尼”沉缓地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如果换在十年前,贫尼不敢与施主放对。”
  “紫衣罗刹”苦苦一笑道:“十年前我也没这高成就,师太用的是佛门至上禅功?”
  “绝世神尼”宣了声佛,道:“不错,但愿贫尼能化解道场冤结……”“紫衣罗刹”面色连变,眸中杀机现而又隐,最后咬牙道:“冲
  着师丈,我认命了!”
  “绝世神尼”合什道:“善哉,容贫尼为令千金诊视一下,也许托佛之庇祐,能使她复原。”
  “紫衣罗刹”双眸一亮,道:“如此有劳师太圣手回春!”
  说着,向后招了招手。
  两名青衣女子,把梁小玉扶了上前,“紫衣罗刹”接手扶住,示意两女退开,她眼中流露出憨爱的光辉,与先前的神态,判若两人。
  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圣洁的爱,没任何东西可以比拟,只有予,没有取,而且是无保留,无止境的。
  “绝世神尼”能使梁小玉回复神志么?
  所有的目光,全投向场心。
  “绝世神尼”面色也不再冷漠,而是一片湛然之色,她挪步上前,用手在梁小玉身上开妈探索。
  梁小玉口里喃喃吟着:“断剑……断剑……”
  少尼“却尘”缓缓步入场心,陈家麟与吴弘广也跟着过去。
  数双目光,随着“绝世神尼”的手移动。
  “紫衣罗刹”则是一脸企望之色,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突地:“绝世神尼”大叫一声:“好恶毒的手法!”
  随说,随用右掌附上梁小玉的头顶心,然后极缓慢地向上提,到四寸之时,沉喝一声:“成了!”
  手掌一翻,掌心中赫然吸着两寸长的一根金针,有一般缝衣针那么粗细。“
  紫衣罗刹”颤声道:“这是什么?”
  “绝世神尼”点头叹息了一声,道;“人心太可怕,这叫‘金针锁神术’如果不除,至多可活三年。”
  “紫衣罗刹”目中又现杀芒,望着陈家麟道:“是谁的杰作?”
  陈家麟道:“何不问令侄祝龙?”
  “紫衣罗刹”回过头去,众人的目光也随着转,一看,祝龙与“不败翁”等一干‘天香门’高手,竟不知何时悄悄溜了。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梁小玉身上,竟谁也没注意到。
  “紫衣罗刹”恨恨地一跺脚,道:“这畜生……”
  以下话,她说不出来了。
  梁小玉目光茫然地转动,期期地道:“这……怎么回事?娘,您怎么……”
  “紫衣罗刹”一把搂住爱女,泪光莹然地道:“谢天谢地,孩子,你……复原了!”
  梁小玉仍一片茫然,目光再转,突地挣脱了她母亲的怀抱,上前两步,面对吴弘文道:“吴哥哥,你也在这里,怎么回事,我糊涂极了?”
  吴弘文的脸红了,一下子竟不知从何说起。
  梁小玉任性惯了,根本不管有这多人在旁,大声道:“告诉我呀,怎么不说话?”
  “紫衣罗刹”深深地打量了吴弘文几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吴弘文期期地道:“小玉,为了你,几乎演成了不可收拾的惨剧,我……不知从何说起……”
  梁小玉皱起眉头,望望众人,又对吴弘文道:“总得要说的呀?”
  吴弘文定了定神,道:“你记得那晚在小镇旅馆中发生的事么?”
  梁小玉转动着眼珠,想了片刻,道:“唔!我想想……那晚,我与月桂上床不久,忽然房门打开了,出现两个蒙面人。我还不及开口,只觉身上一麻,便失去了抵抗力,我当时知道是中了暗器,一种极细小的暗器,以后……以后便失去了知觉,到现在……”
  吴弘文道:“那你说断剑是什么意思?”
  梁小玉又想了想,道:“象是有人敎我这么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吴弘文点头道:“好,我来说经过的情形!”
  于是吴弘文扼要地说明了一切经过。
  梁小玉听完之后,激愤万状地道:“祝龙呢?”
  吴弘文道:“方才还在,偷偷溜走了!”
  梁小玉咬牙切齿地道:“我要亲手杀他。”
  “紫衣罗刹”道:“孩子,一切由娘作主,先谢过神尼救命之恩!”
  梁小玉转身朝“绝世神尼”跪了下去,“绝世神尼”轻轻的抬手,用真气把她托了起来。
  梁小玉突然觉察自己功力全无,脱口栗呼道:“我的功力……”
  “绝世神尼”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不要太过悲伤,江湖险恶,不走道条路也是好事。”
  梁小玉木然了一阵,突地扑向她母亲,哭着道:“娘,女儿不要活了!”
  “紫衣罗刹”抚着她的肩背,柔声道:“孩子,娘会慢慢设法的!”
  梁小玉一转身,望着吴弘文道:“吴少侠,我又丑……又丧失了功力,我们……不必再见面了。”
  眸子里满含痛泪,但她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吴弘文深深一想,沉静地道:“小玉,我不离开你,只要令堂……肯答应。”
  梁小玉的泪水,挂了下来,但面上却绽开了笑容。
  只见她用手在面上撕抓,看得众人大感错愕,一些与皮肉同色的东西,应手脱落,等她放下手,抬起头。
  “呀!”
  众口同声发出了惊呼,象是变戏法,一张芙蓉美面,呈现在众人眼前,原来她那丑样是化装的。
  “紫衣仙子”名符其实的呀!
  吴弘文感动得全身发抖,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
  陈家麟恍然大悟,祝龙苦缠她不放手,在小镇旅店那晚,被一个叫丁克绍的浮浪子调戏,原来,她真是个天仙化人。
  他不经意地转过头,一幕奇异的景像出现眼前,只见“绝世神尼”与“收尸客”面对面地站着,也没有说话。
  “绝世神尼”似十分激动,那本来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此刻竟连连抽动,那神情无法形容,十分复杂。
  “收尸客”满面于思,只能看到双眼,但眼中的神情也相当怪异,使人分不清那是代表什么。
  陈家麟下意识地走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第三十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