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2019-11-07 23:50:12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陶玉芬粉腮沉了下来,双手支颐,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工夫不大,祝龙捧了个食盒进来,一壶酒,两份杯箸,六样精细的菜,还有一盘点心,边摆边道:“明天办喜事,这些都是现成的,为了料理煎炸干料,厨房里得忙到半夜了。”
  说着,笑了笑,斟上了酒,举杯道:“芬妹,头一杯,我们干了,图个吉利。”
  陶玉芬微微一笑,举起了杯子,搭上香唇,一饮而尽。
  祝龙照了照杯,道:“芬妹,我应觉我是无上最幸福的人!”
  说着,又添上酒。
  陶玉芬羞怯地道:“我也……有这感觉。”
  顿了顿,又道:“你是男人,我不能与你比,你喝三杯,我陪你一杯,为何?”
  祝龙鼓掌道:“好,好,我们来个不醉无休。”
  几杯酒下肚,祝龙的狐狸尾巴露出来,言词之间,已不像刚才的斯文。
  轻薄俚语也带上了口,陶玉芬一笑置之。
  一壶酒,很快就光了。
  陶玉芬轻唤了一声,小银子应声而入。,
  陶玉芬指了指酒壶,道:“要好的!”
  祝龙乜斜着眼道:“小银子,多带一份杯箸,我们三人同醉。”
  小银子笑着去了。
  祝龙借着酒意,伸手去握陶玉芬的柔荑。
  陶玉芬一缩手,道:“你这算什么?”
  祝龙却也不敢太过放肆,收回手道:“芬妹,明天你便是我的人了,略略亲热一下又何妨?”
  陶玉芬一本正经地道:“明天是明天,今天是今天,我不是路柳墙花。”
  祝龙死皮赖脸地道:“芬妹,我……真有些等不及,度时如年……”
  陶玉芬沉着脸道:“我不喜欢这种动作。”
  祝龙扮了个鬼脸,道:“好,好,既然美人不喜欢,我从今起学着做个柳下惠。”
  小银子添了酒来,真的多带了一付杯筷,她替两人斟了酒,自己也添上,然后掇把椅子打横坐了,双手举杯道:“总监察,我敬您,照例一换三。”
  祝龙道:“一杯换一杯罢,我怕醉……”
  小银子嘟起嘴道:“怎么,嫌我是下人?”
  祝龙哈哈一笑道:“干就干,我喝三杯就是,你千万别那么说。”他真的连干三杯。
  小银子举杯就口道:“祝监察,祝您黑头不到老!”
  祝龙脸色一变道:“小银子,明天便是良辰,万事得讨个吉利,你……”
  小银子斜着眼道:“你要我讲吉利话,我讲不出来。”
  祝龙打了个呃,道:“我明白了,小银子,你的心事我知道,哈哈哈哈……”
  笑声中,又干了一杯,接着道:“你吃醋了,是么?”
  小银子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腔,但她脸上的表情令人看了心悸。
  陶玉芬幽幽地道:“什么时份了?”
  小银子道:“快近三更了,人家早入了梦!”
  祝龙突地双手扶住桌沿,醉眼迷离地道:“不对,我……怎么会醉了?”
  陶玉芬笑着道:“百年一觉飘香梦,醉了就睡吧!”
  祝龙似乎感到情形不妙,想站起身来,但一丝力气也没有,只起得一半,又坐了回去,口里模糊不清地道:“你……你们敢……”
  语没说完,便伏倒桌上。
  陶玉芬一扬手,灭了灯火,然后起身在祝龙身上点了两指,解下他腰间的剑,道:“小银子,把这臭东西塞到床底下。”
  小银子咬牙道:“我要杀他,他污了我的清白……”
  陶玉芬道:“不可以,他付代价的时间还没到,杀了他大事便坏了。”
  小银子恨恨地一跺脚,把祝龙曳到床底下,掩好床单,道:“现在该如何?”
  陶玉芬悄声道:“我们立即行动!”
  小银子“啊!”一声道:“我几乎忘了。”
  说着,俯下身去,从祝龙身上取出“牡丹金令”。
  陶玉芬轻轻推了她一把,道:“你先走,小心些!”

×      ×      ×

  地牢里不分日夜,也没有时辰,那盏鬼火也似的灯,却没熄过。
  陈家麟在牢里来回蹀躞,心事重重。
  突地,外层的铁栅传出一声闷哼,很短促,像一个人突然被捂住了嘴,。他心中一动,退到角落里,目不转瞬地注视着外面。
  铁栅门开了,闪入了两条人影,他几乎叫出声来,来的赫然是“武林仙姬”陶玉芬和小银子。
  他呆了一呆,想起小银子嘱咐的语,忙换上了那套武士装。
  小银子开了牢门上的巨锁,道:“出来,快!”
  然后又转到隔房去开锁。
  陶玉芬走近牢门,道:“姐夫,你能行动么?”
  陈家麟有许多问题要问,但此刻一句也问不出来,激动地道:“我功力仍在!”
  陶玉芬道:“那太好了,拿着,这是你的剑!”说着,把剑抛与陈家麟。
  陈家麟接过一看,赫然是自己的墨剑,不由喜出望外,忙佩在腰间,走出牢门。
  只见小银子从隔壁的牢里,扶出一个人来,目光扫处,不由惊呼道:“紫衣仙子梁小玉!”
  “紫衣仙子”梁小玉与他关在一起,这是他想象不到的。
  定睛一望,只见梁小玉木然痴呆,双眼失神,像患了重病,忍不住又道:“她怎么了?”
  陶玉芬道:“现在暂且别问,既然你功力末失,少了我一番顾虑,我们走,你不要开口,你的装束是祝龙的身份,尽量别让人看到你的真面。
  说完,过去背起梁小玉,又道:“小银子,你带头,照原计划行事。”
  陈家麟象是在梦中,迷迷糊糊地跟着走。
  出了地牢,穿过一道院门,隔着块空地,便是高大的围墙,一道厚重的木门,紧紧关着,门边是间小木屋,还亮着灯光。
  一望而知,这里不是正门。
  小银子示意陈家麟止步,她故意放重了脚步走过去,陶玉芬背着梁小玉,远远地停在阴影里。
  小木屋的窗洞里探出了个头,大声道:“是谁?”
  小银子已走到木屋前,脆生生地道:“是我,小银子!”
  木屋的门开了,走出一个带剑的黑衣汉子,偏着头道:“哦!是银子姑娘,半夜三更的……什么事?”
  小银子亮出了“牡丹金令”道:“总监察要出去办件急事,快开门!”
  黑衣汉子朝陈家麟这边瞄了一眼,赶紧启锁开门,然后垂手肃立一边。
  陈家麟低着头,疾步出门。
  陶玉芬动作可真快,陈家麟才站住,她也到了。
  那黑衣汉子不由动了疑,期期地道:“银子姑娘,那带着人的……”
  小银手沉声道:“机密行动,不许问,现在你打出灯号,通知哨卡不得拦阻。”
  黑衣汉子不敢再问,赶紧上门头打灯号去了。
  一路之上,没有人出声盘查,不久,便出了警戒范围。
  陈家麟回头望去,只见一大片黑压压的屋宇什么也看不出来。
  一气奔行了十来里,到了一座大庙。
  小银子轻车熟路地引着陈家麟与陶玉芬来到一间偏殿里。
  陶玉芬放下了梁小玉,长长吁了一口气。
  外面月光如银,清辉普照大千。
  陈家麟已经憋了很久,不及待地开口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陶玉芬道:“我奉命入虎穴救人,可巧碰上了小银子,她伤心于艳华姑娘之死,却没办法脱离,这恰好是她的机会。”
  陈家麟道:“救人,救谁?”
  陶玉芬道:“还用问,当然是救你,附带救了梁姑娘,这却是意外。”
  陈家麟道:“奉谁之命?”
  陶玉芬想了想才道:“收尸客!”
  陈家麟心弦一震,惊声道:“这么说,收尸前辈没被炸死?”
  陶玉芬道:“没有,他老人家在进入塔门之后,见没人拦截,便知道情况不妙,立即穿窗而出。所以逃过了这一劫,只受了点轻伤,没有大碍!”
  陈家麟松了口气,又道:“那关在塔底地下室中的人呢?”
  陶玉芬笑笑道:“早已脱身了,以‘长舌太公’的机智,能脱不了身么?那地下室是一位洗手弃俗的前辈所建,大凡这类秘室,都另有出路,不然发生了情况岂不束手待毙。”
  陈家麟心想:“奇怪,‘收尸客’竟然敢冒奇险,要陶玉芬进虎穴救人,好在是成功了。万一不巧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一步棋能成功,完全在于陶玉芬的美色,与祝龙的着迷。”
  心念之中,道:“祝龙那厮呢?”
  陶玉芬道:“现在可能仍躺在床底下做好梦哩!”
  陈家麟道:“怎不把他杀了?”
  陶玉芬道:“杀了他谁背黑锅?梁姑娘的事不弄个水落石出,‘紫衣罗刹’是好惹的么,那真要天下大乱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