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2019-11-07 23:48:5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明月初升,众善寺沉浸在溶溶的月色里,显得十分庄严。
  四下里一片静寂,静得有些怕人。
  一切都是无形的,若非有心人,便不会感受到一种气氛。
  高耸的宝塔,像一尊巨神,兀立在大殿的右侧,月光照着塔上的琉璃瓦,发出冷寂的光影。
  塔前,是一个光坦坦的大院,仅有的点缀,是一个大石香炉,和几株古老的丹桂。
  陈家麟隐身在寺外的古榕顶上,但他没看出什么。
  静待了一盏热茶的工夫,人影出现了,不下二十人之众,涌到塔下,然后一个一个地间隔着排列,像一条长龙,延伸到院角。
  这是干什么?
  那一条人龙排好之后,便开始传递一些圆忽忽的东西,由院角起传,到塔门又回头,往复来回,煞是好看。
  陈家麟看了一会,倏地猛省过来。
  那些人传递的是水桶,用水灌地下室,这一着够毒辣,铁门再严密,总有隙缝,绝挡不住水渗透,不消半个时辰,里面的人准死无疑。
  情况已十分危殆,如果不速予阻止,不必救人,只有准备收尸了。
  后果已无法计及了,所谓义无反顾,即使明知是条死路,也得去走。
  猛一挫牙,他作了最后的决定,一鹤冲天,穿出树帽,凌空掠去,一落再起,上了寺院的围墙,笠帽往颈后一推,拔出墨剑。
  辘轳之声响个不停,水桶传的极为快速。
  陈家麟悄没声地泻落井边。
  “什么人?”
  喝问之声才起,惨号随之而发,靠井边吊水的两名健汉,栽了下去。
  传水的一阵乌乱,纷纷抛了水桶,围上前来。
  陈家麟挥剑砍断了辘轳架,然后回过身来,背井面对众人。
  “渔郎!”
  “他是渔郎!”
  ……
  惊呼之声未已,一条高大的人影扑了过来,赫然是“不败翁”。
  紧接着是两名金花使者,其中之一是“不败翁”的老伴。
  然后又是四名红花使者。
  陈家麟只认得一个公孙大娘,其余的都很陌生。
  陈家麟心念疾转,是打还是暂且退身?
  “不败翁”嘿嘿一声冷笑道:“小子,你送死来了!”
  陈家麟没有应声,右手持剑,左手揑着剑鞘。
  几名使者,各采方位,形成了一个包围的内圈。
  “不败翁”大声道:“各位注意,再不能让这小子漏网!”随着喝话之声,首先发掌攻击。
  “不败翁”一出手,其余的掌剑齐扬,伺机而发。
  陈家麟现在不想打也得打了,他深知“不败翁”的掌功厉害,不愿硬接硬档,错步移身,反攻一剑。
  同一时间,一掌一剑自后攻到,他被迫回剑应敌。
  刚挡得一招,“不败翁”第二掌又告劈出。
  这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如论单打独斗,谁也不是陈家麟的对手,但联手合击,互相呼应,情况便不同了。
  一场惊心动魄的剧斗叠了出来。
  剑掌交挥,乘虚蹈隙,控制了每一个方位。
  这是陈家麟第一次独对“天香门”这批特出的高手,他功力再高,宝剑再锋利,也无法面面俱倒,全力反击任何一人。
  “呀!”
  栗吼声中,他施出了绝招“万方拱服”。
  这一招,最适于应付群攻,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能发挥全部威力。
  惨号声中,一名红花使者栽了下去,其余的纷纷向后倒弹,但这只是刹那间事,一退之后,又围了过来,攻势更形凌厉。
  掌风,剑气,指风,锐啸破空,使人有置身惊涛骇浪之中的感觉。
  场面,像一锅汤在沸滚。
  陈家麟再一次施出了“万方拱服”。
  突地一个声音道:“你们忘了他的路数?”
  是“牡丹令主”的声音。
  这一来,情形大变,绝招施出,没一人受伤。
  陈家麟恨到了极处。
  “牡丹令主”竟然把这秘技指点了她的手下,疯狂的攻势,使他连看一眼“牡丹令主”的时间都没有,毎一招,他都得用出全力。
  随着激烈的搏击,他的情绪进入了疯狂。
  现在,他什么意念都没有,只是机械地挥动墨剑。
  “呛啷!”一支剑被削折,但压力丝毫未灭,断剑的换剑又上。“砰!”地一声,他的身形剧烈地一颤,结实地挨了“不败翁”
  一掌。招式随着一滞,背后一阵麻辣,又挨了一剑。
  “呀!”
  他再次发出疯狂的怒吼,竭尽毕生功力,展出绝招。
  闷哼与断刃声齐发,但没一人退下。
  身形一个踉跄,他又挨了一掌,逆血涌上了喉头,他硬把它吞了回去,
  眼前开始冒金花,真气开始涣散。
  “砰!”像千斤巨锤,擂在后心,血箭射发,他仆了下去。
  “要活的!”
  又是“牡丹令主”的声音。
  陈家麟努力一振心神,站了起来,手中墨剑本能地划了一个圆,但没有听到任何碰击的声音。
  定睛一望,人影都在八尺之外,业已停止了攻击。
  他用剑拄地,大声地喘息,耳边仍响着“牡丹令主”的声音:“要活的!”
  为了阻止对方淹地下室,他已经付出了代价,但只能阻于一时。
  对方再要使什么残酷手段置二翁及“长舌太公”于死地,他只有眼睁睁地望着了。
  一个蒙面妇人出现眼前。
  她,正是搅乱了半个武林天下的“牡丹令主”。
  陈家麟圆瞪双眼,咬牙切齿地直盯着她。
  “牡丹令主”笑了笑,道:“孩子,你为什么定要与我作对?”
  陈家麟赤红着双眼道:“我不死的话,定要样你!”
  “牡丹令主”不温不火地道:“你这么固执,是迫我杀你的了?”陈家麟道:“你已经对我父子下过毒手了,可惜上天不使你得逞。”“牡丹令主”依然很从容地道:“孩子,人都会有错的,是么,
  在气头上,常常会做出连自己也不明了的事来。当时,我的目的只不过要你父子不要再跟我作对,谈不上下毒手。事后我十分后悔,我已经无意江湖霸业,怎么说我总是个女人,我想……你父亲还好吧?”
  这番话,说的娓娓动听,但陈家麟已看透了她,听了反而感到恶心,不用说,她又想玩诡计了。
  当下一抹口角你血渍,冷极地道:“他当然很好,准备着收拾你。”
  “牡丹令主”唉了一声道:“孩子,别说的那么难听,你爹不会毫不顾念夫妻之情,不许我回头。”
  蓦在此刻,一声悠长而栗耳的呼喊,倏告传来:“收尸啊!”
  全场起了一阵骚动。
  陈家麟精神大振,“收尸客”来的正是时候。
  “牡丹令主”大喝一声:“备战!”
  在他的心目之中,“收尸客”是个最可怕的敌人,不惧刀剑掌指,暗器与毒也伤不了他。
  在声的高手,闻令之下,立即在“牡丹令主”身后布成了一个半环。
  月亮已升得很高,照得这院子明如白昼。
  一个怪样的人影出现了,慢慢朝这边移来,最刺眼的,是那具桐棺标记。
  每一个人的呼吸,都随着“收尸客”的现身而停止,无数双惶惑的眼,全投向这神秘而恐怖的人物。
  “牡丹令主”不知想到了什么,突地飞指点了陈家麟的穴道,陈家麟闷哼一声,栽了下去,她把陈家麟横在她的脚前地上。
  “收尸客”来到现场,在距“牡丹令主”两丈之处,停了身形,电的炬似目芒,缓慢地遍扫全场,每一个被他目芒触及的人,都不自禁地打一个寒颤。
  除了目芒,便是一个毛茸茸的怪头,五官根本看不清,初次见识的,的确分辨不出他到底是人还是怪,单这怪相,就足以使人丧胆。
  他好整以暇地把那具小棺材放落地面,用手槌了槌腰杆,像是很累的样子。
  “牡丹令主”开口道:“阁下此来,有什么指敎?”
  “收尸客”怪笑了一声道:“小老儿还能做什么,替朋友收尸来的!”
  “牡丹令主”道:“阁下的朋友是谁?”
  “收尸客”道:“还有谁,就是被你关在塔底下的那三个人。”
  “牡丹令主”窒了一窒,道:“阁下承认他们是你的朋友?”
  “收尸客”道:“不错,是小老儿的朋友。”
  “牡丹令主”道:“埋骨寺塔之下,寺里的高僧可以就便超渡,不很好么,还收什么尸呢?”
  “收尸客”道:“不成,小老儿得尽朋友之义。”
  “牡丹令主”道:“那阁下就去收吧!”
  “收尸客”目光一扫她脚前的陈家麟道:“慢着,这打渔的小子想是死了,小老儿先由他收起……”
  说着,举步前欺,一副满不私乎的样子。
  “牡丹令主”突地拔剑指向陈家麟的心窝,阴阴地道:“他不劳阁下动手,我会着人妥善料理。”
  “收尸客”恍容未闻,前欺如故。
  “牡丹令主”大声道:“阁下再进一步,这剑就穿透他的心房。”“收尸客”止了步,声调一变,道:“孙飞燕,小老儿劝你别太
  过份,放了他……”
  “牡丹令主”断然道:“办不到!”
  “收尸客”沉默了片刻,道:“你想把他怎样?”
  “牡丹令主”道:“不怎么样,把他带回去好好照顾。”
  陈家麟看得很清楚,也听得很清楚,只苦于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收尸客”道:“你真的不放人?”
  “牡丹令主”道:“阁下知道他与本令是什么关系吗?”
  “收尸客”道:“好,好,这笔帐由陈延陵自己来算,小老儿还是为友收尸要紧。”
  说着,转回身去,托起棺材,向塔门走去。
  没有半个人出手烂截,全站在原地,连动都不动。
  “收尸客”似乎是笃定了,头也不回地迳直走入塔门。
  “牡丹令主”冷笑了一声,道:“撤退!”
  数十高手,纷纷弹身越墙而去。
  陈家麟由一名彪形大汉扛着,紧随“牡丹令主”身后,翻越围墙。
  一声震天巨响破空而起,接着是轰隆的倒坍声,宛容山崩地裂,整个地面都在晃动。
  巍峨的佛塔,变成了一座小山般的瓦碟。
  陈家麟脑内“嗡!”地一响,呛出了一口鲜血。
  “牡丹令主”狂笑了一声,道:“大事无忧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