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9-11-07 14:31:1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八骑骏马,缓缓奔行在通往“花月别庄”的道上。
  当先两骑并辔,一个是“玉笛书生”黄明,另一个是位锦衣老人,身后六骑还是随从的家丁,马上载着聘礼。
  “玉笛书生”春风满面,喜溢眉宇,似乎江湖第一美人,已经是他的人了。
  锦衣老人手捋灰白的长髯,笑顔逐开地道:“公子,你真是艳福不浅,娶得江湖第一美人,也是三湘一段佳话。”
  “玉笛书生”哈哈一笑道:“岳老,您这个现成的媒人一样的面上有光采!”
  锦衣老人灰眉微微一聚,道:“三公子,老夫有些不解……”
  “玉笛书生”道:“岳老想到了什么?”
  锦衣老人道““三公子以前千方百计追求‘武林仙姬’,一直不曾获美人青睐,现在她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玉笛书生”意态昂扬的道:“以我看来,倒是顺理成章的事,‘鄱阳夫人’对我十分好感。只是‘武林仙姬’推三阻四,原因在于‘关洛侠少’从中作梗,听说‘关洛侠少’被人暗算,已经成了残废人。‘武林仙姬’对他已死了心,岁月蹉跎,他早过了双十,不是我自夸,除了我,她很难找到堪与匹配的对象。所以’鄱阳夫人‘才会着人暗示,要我提亲。”
  锦衣老人点了点头,意犹未释地道:“老夫似乎曾经听三公子说过,中间还有个叫‘渔郞’的武士?”
  “玉笛书生”神色微微一变,道:“不错,是有这么个人,不过‘鄱阳夫人’不能不考虑门户出身。‘渔郞’是名高手,但出身可能不高。”
  锦衣老人道:“三公子分析的很有道理,还有多少路程?”
  “玉笛书生”抬头往前道一瞄,道:“不远了,大概还有十几里地!”
  锦衣老人用手一指,道:“我们到前面林中歇歇脚,不然人困马乏地进庄有失体统,如何?”
  “玉笛书生”道:“岳老说的是,歇会吧!”
  “玉笛书生”心有喜事,不觉得怎样,几个随从的家丁早已疲乏不堪了,坐骑也是浑身汗湿,口喷白沬,这一听无不欢喜。
  一行人进入道旁林中,纷纷下骑找地方落坐。
  也就在众人刚刚坐定之际,一声冷笑,倏地传了过来。
  众人循声转目,只见约莫五丈外的林中,两个书生打扮蒙面人相对而立,一个穿青,一个穿蓝。
  那穿蓝的身量略高,两人不知是早在此地还是刚到,似乎没发觉这一行人入林,连头都不曾转一下。
  那青衣蒙面的冷冷开口道:“我会后警告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回家当你的少爷去吧!”
  蓝衣蒙面的“嘿嘿!”一声冷笑道:“别自作多情,人家爱你么?”
  青衣蒙面的道:“哟!听口气好像她爱的是你?”
  蓝衣蒙面的道:“正是这句话,所以请你识相些!”
  青衣蒙面的暴笑了一声道:“别臭美了,你算老几?”
  “玉笛书生”忍悛不置地道:“岳老,看样子他俩在争女人?”
  锦衣老人掀髯微笑道:“吐语这么粗俗,偏偏要冒充斯文,穿着儒衫,江湖中怪事真多。”
  蓝衫蒙面的反唇相讥道:“你又算那棵葱?告诉你本人今天是求亲来的……”
  青衫蒙面的道:“妙啊!咱们有志一同,彼此!彼此!”
  蓝衫蒙面的寒声道:“朋友,去‘花月别庄’只一条路,只容一个人走!”
  青衫蒙面的道:“是你还是我?”
  蓝衫蒙面的道:“答案在手底下!”
  青衫蒙面的抚掌道:“好极了,看是谁能活着上路!”
  “玉笛书生”可沉不住气了,站起身来道:“岳老,这两个不自量的竟也到别庄求亲,真是异想天开……”
  锦衣老人道:“管他,由他们去拼死活,我们是遵礼下聘!”
  “玉笛书生”气呼呼地道:“这两个小子得好好敎训一下!”
  说着,举步便走。
  锦衣老人也起身道:“三公子,犯不着啊!”
  “玉笛书生”充耳不闻,脚步反而放快了,锦衣老人只好跟了过去。
  到了两人身前八尺之处,“玉笛书生”停了脚步,一副傲然的样子道:“两位在争论什么?
  两蒙面书生双双回身面对“玉笛书生”,蓝衫蒙面的冷漠地道:“朋友是‘玉笛书生’黄明?”
  “玉笛书生”暗吃一惊,表面上仍大刺刺的道:“朋友好眼力,正是区区!”
  蓝衣蒙面书生又侧顾锦衣老人道:“阁下当是三湘第一家府内的总管‘三才剑客’岳浩然了?”
  锦衣老人面现惊容道:“小友是谁怎知老夫微名?”
  蓝衣蒙面书生笑了笑,道:“在下‘有心人”!”
  “玉笛书生”眉毛一挑,道:“什么?‘有心人’,区区还是初闻”……
  青衣蒙面书生接口道:“这么说,在下的小号你定也没说过,‘失心人”!”
  “玉笛书生”惊声道:“朋友叫‘失心人’的确没听说过!”
  说着,心念一转,突地放声大笑道:“有心人,失心人,真是妙不可言,两位是有意寻开心么?”
  “失心人”冷冷地道:“寻开心么,还没这多闲工夫!”
  “玉笛笛生”眉毛扬了扬,语带不屑地道:“听两位刚才的争论,似乎要到‘花月别庄”求亲?”
  “有心人”接口道:“不错,有这回事,问题在于‘武林仙姬”同时看上了我们两人,她无法取舍,所以我们只有先行解决。”
  “玉笛书生”脸上做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口角一披,道:“两位艳福不浅,竟能得江湖第一美人垂青,实在令人羡煞。不过,现在是大白天,说梦话该在晚上!”
  说完带上一长串哈哈。
  “有心人”偏头侧顾“失心人”道:“他说我们说梦话?”
  “失心人”道:“他在放屁,简直的臭而不可闻也,值不得与他计较,还是解决正事,过了午正不到,美人会等得心焦!”
  “玉笛书生”的脸登时胀红了,可能他出道以来,还不曾被人如此轻视过,何况,对方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当下寒声道:“朋友当心祸从口出!”
  “失心人”嗤地一笑道:“姓黄的,这句话正好用在你自己身上!”
  “玉笛书生”气呼呼地道:“你俩蒙着脸是见不得人么?”
  “失心人”道:“黄明,此地轮不到你呼么喝六的,夹紧尾巴滚回三湘去吧!”
  “玉笛书生”陡地抽出玉笛,怒极反笑道:“区区倒是要证明一下看谁夹着尾巴滚了。”
  姜是老的辣,“三才剑客”岳浩然看出这一对蒙面书生十分邪门,开口沉声道:“三公子,没事由惹是非,我们办正事要紧!”
  “玉笛书生”本是城府极深的人,经这一提,心中立生警惕。
  对方能一口便指出自己与岳浩然的来历,而自己对对方却一无所知,道内中便透着蹊跷。
  同时对方的出现也太突然,意念这么一转,气便消了一半。
  “失心人”却挑衅似的大声道:“黄明,这条路只通‘花月别庄’,不通别处,今天不成,你们打马回头吧!”
  这一说,把“玉笛书生”的气提了起来,阴声道:“这正是区区要说的话,两位另选时地去拼死活吧,区区要上路了。”
  “有心人”接上话头道:“上路可以,只能回头,不许前进!”
  这种蛮横的话,任谁也忍受不了,何况是自视极高的“玉笛书生”,只见他双睛一瞪,脸上登时泛出杀机。
  手中玉笛微微一扬,冷极地道:“你俩听了,区区今天是到‘花月别庄’下聘,没工夫胡缠,识相的请便!”
  “失心人”嘻嘻一笑道:“是喜事嘛,娶的是庄中那一位?”
  “玉笛书生”嘴角一抿,道:“武林仙姫!”
  “失心人”拍手道:“这热闹了,咱们现在是三鼎足,得除去两足,怎么个解决法?”
  “有心人”凑合着道:“说鼎足他还不配,容在下先打发他上路,咱俩再照原来方式解决,如何?”
  “失心人”点头道:“有理,准这么办!”
  两人一拉一唱,根本不把“玉笛书生”当回事。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玉笛书生”气得脸都发了黄,身形直发抖。
  “三才剑客”岳浩然沉声道:“两位原来是存心找碴的,话挑明了说,老夫今天来办喜事,不愿看到有流血的事发生,两位估量着办吧!”
  “失心人”尖笑了一声道:“岳总管既然不愿看见流血的事,最好是回头,否则恐怕流血势所难免。”
  “三才剑客”岳浩然以断然的口吻道:“回头绝对办不到。”
  “失心人”声音一冷,道:“那只有凭手底下来解决了!”
  “玉笛书生”怒不可遏地大声吼叫道:“岳老,不可理喻的东西还值得费唇舌!”
  说着,玉笛当胸一横,怒视着“有心人”道:“朋友方才大言不惭,要打发区区,你先上!”
  “有心人”好整以暇地道:“话说在头里,在下如果败了,从此不再回头,你三公子怎么说?”
  “玉笛书生”铁青着脸道:“一样,立刻回头!”
  “有心人”紧迫着道:“说话算数么?”
  “玉笛书生”咬着牙道:“笑话,大丈夫一言九鼎。”
  “失心人”插口道:“堂堂三湘第一家,‘洞庭君’的三公子,还会食言而肥么,在下作证。”
  这一来,把“玉笛书生”扣得牢牢地,他再机诈多变,也无法反悔了。
  可是“三才剑客”却急坏了,他业已看出两个蒙面书生是有为而来的,两人定是一路,所谓争执,只是故意布的玄虚而已。
  对方既然能一口道出己方的来历,对己方的武功深浅,当然了解,万一败了,如何回去向主人覆命?但谈条件的斗争,是江湖规矩,话出口就得算数,这可如何是好?
  “三才剑客”不愧老江湖,心念数转,有了主意。
  沉缓地开口道:“三公子,老夫受命陪同来办事,事情成败老夫有责任,先由老夫来接吧!”
  说着,施了个眼色,言中之意,是先由他来试试对方深浅,好谋对策,万一他败了,他不是当事人,还有转寰的余地。
  “玉笛书生”还没开口,“失心人”已接上话道:“岳总策既然要岔一脚,由在下奉陪,借以领敎一番蜚声武林的‘三才剑法’,如何?”
  “三才剑客”心计不得售,心头不由一沉,人家开了口,他可无法拒绝,暗忖:“这样也好,先斗其中之一,多少会试出些端倪。”
  当下颔首道:“好极了,老夫先向小友讨敎!”
  他怕“有心人”抢先与“玉笛书生”斗,随说随拔出剑来,又道:“准备出手!”
  “失心人”冷沉地道:“咱们一招分上下,岳总管最好是出全力!”“三才剑客”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结。
  一招分上下,对方不是太狂妄便是剑上有相当把握,自己在江湖
  中混了数十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场面。
  当下只好点头道:“好,谁先攻?”
  “失心人”道:“谁先攻都是一样,准备好了便可以出手!”
  说着,长剑缓缓离鞘。
  “玉笛书生”目光扫处,不由神色大变,栗呼道:“断剑!你是‘渔郞’?”
  “失心人”手中剑,赫然是一柄折了尖锋的断剑。
  “渔郞”两个字,使“三才剑客”大吃一惊,他没会过“渔郞”,但听说过这名头,证之以一招分上下这句话可能是错不了。
  因为江湖中没有第二个人用这没尖锋的剑。
  而最骇震的是“玉笛书生”,他直觉地感到情形不妙了。
  将近三年前,也就是在这条路上,初逢“渔郞”一剑败北,想不到今天又在这里碰上了对方。
  “失心人”冷笑了一声道:“什么‘渔郞’,别张冠李戴,在下‘失心人’!”
  “玉笛书生”竭力掩饰住不安之色,道:“姓陈的,你虽然以面巾掩饰了真面目,但你的兵刃是标记。”
  “失心人”淡淡地道:“岳总管准备了!”
  断剑突地扬了起来,他根本不理会“玉笛书生”。
  “三才剑落”已无暇再去分辨对方的身份,赶紧收摄心神,抱元守一,把功力提足了十二成。
  “失心人”似无意久耗,略一对峙,口里沉喝了声:“接招!”手中剑迅电般划了出去。
  “三才剑客”立起反击,同样用的是攻招,以攻应攻。
  金铁交鸣挟闷哼之声以俱起,人影一触即分,“三才剑客”左胸见了红。一招,真的只是一招便见了输蠃。
  “玉笛书生”的脸上起了抽搐,一颗心直向下沉,咬着牙道:“渔郞,你是有心来破坏这门亲事的……”
  “有心人”冷冷地接口道:“黄明,有心的人在这里,现在轮到你我了!”
  长剑“呛!”地出了鞘。
  断剑,“有心人”持着的,也是一模一样的失了尖锋的断剑?
  “玉笛书生”如逢鬼魅似的连连后退,瞠目张口,说不出话来。“三才剑客”惊呼一声,也窒住了。
  天下会有这等怪事,两人使的都是断剑,到底谁是“渔郞”?或许两人都不是?
  “有心人”一晃手中断剑,寒声道:“黄明,到底还打不打?
  如果你没这份把握,立刻回头,返转三湘,在下要是出了手,你便不止是轻伤,不死也得抬回去,你估量着吧?”
  “玉笛书生”像发寒疟似的直打颤,要打,他毫无把握,不打,吞不下这口气,久久,才迸出一句话道:“到底谁是真正的‘渔郞’?”
  “有心人”道:“都不是!”
  一个城府深的人,随时随地都会把利害二字摆在心头的,“玉笛书生”便是如此,眼前的情况,使他心生警惕。
  总管“三才剑客”一招见红,自己也强不到那里,后果不问可知,只是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头,实在心有不甘。
  而且对于江湖第一美人,恋慕已非一日,娶她的消息,已经传扬了开去,即使自己愿意放手,以后还有面目见人么?
  但技不如人,送了命也是白费。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