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陷阱
2019-07-06 11:30:0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司马照胆苏醒的时候,只在一刹的迷惘过去,首先涌入他心中的便是无限的快乐,加上至极的感恩意念——他能够醒过来,便至少表示了一样事实,他还活着,他感谢老天还使他活着,而不论是为了什么理由才使他活下来。
  然后,他发觉他的身子在并不太有节奏的来回震动,好像是置身于一个正在运行中的器物里一般,嗯,他是在车篷里。
  这个置身的车篷,司马照胆很熟悉,就是他所雇来载送胡杏姑的同一辆马车。
  心里叹了口气,他在想:“真方便,那暗算他的人,甚至连运送工具也省了……”
  他接着发现,他的身上并未加任何束缚,没有绳索,没有镣铐,他只是如此轻松的躺在车板上而已,可是,他却不能动弹,全身瘫痪在那里,四肢有感觉,有反应,却就是无法移动。
  试着运气,他体内的一口真力却不能聚集,而且甫一吸紧,五脏六腑便像跟着要收缩蜷曲似的急速痉挛,痛苦不堪,除此之外,他的感官如常,能看,能听,能嗅,而且可以开口说话,只脖颈无能转动。
  这不似穴脉遭制的情形,那种反应司马照胆是熟知的,而亦不像被灌下什么毒药的模样,若被灌下毒药,五内之中不会这般顺畅,于是,司马照胆不觉迷惑了,他不知道对方是用了什么方法才把他摆置得这么“四平八稳”。
  车篷四周已加缀上黑色的油布,车里便是一片黝暗了,空气很浊闷,但由布隙间缝中透入的天光判断,现在仍是白昼。
  隐约里,司马照胆似乎觉得在车子的进行中,另还加杂着拖车马匹之外其他的蹄音,蹄音响自四周,前后左右,围绕着车身打转。
  忽然,车前的油布帘被掀翻起来光线的骤而透入,刺激得司马照胆不由眯起了双眼,待他的双目可以适应这样明亮的光度时,胡杏姑那张清丽却冷峭的面容业已出现在他的脸庞上方——胡杏姑是自车前座上倒探进半个身子来俯视着他的。
  做出一副笑颜——嗯,司马照胆这一次做得很成功,至少,他脸上的肌肉没有坐时那样僵硬与麻痹了。
  胡杏姑的语气平淡而生冷:“料你也该醒了!”
  司马照胆清清嗓子,道:“胡姑娘,请问,我们现在是往哪里去?”
  胡杏姑平板的道:“长河铺,你来的地方。”
  微微怔了一会,司马照胆道:“列位可是耗费了不少辰光,只这长程往返跋涉,已是大大不惜工本了,胡姑娘,我想你的本姓本名该不是叫胡杏姑吧?”
  胡杏姑秀眉含煞,目光森然:“不错,我不叫胡杏姑。”
  司马照胆轻咳一声:“敢问芳名?”
  胡杏姑峭锐的一笑,道:“告诉你亦无妨,你已经不可能再有逞虐施威的机会了——我的真名是杜吟寒,‘唳魂雁’杜吟寒。”
  司马照胆吁了口气:“我知道‘唳魂雁’的名号,听说这个女人很有果断,而且心硬如铁,手段毒辣,但却想不到竟是你……你尚得另加上一桩长处,会演会做表情逼真……”
  胡杏姑——杜吟寒漠然道:“不要耍俏皮,姓司马的,你也俏皮不了多久了,往后的辰光,只怕有得你消磨的!”
  司马照胆沉沉的道:“活该我要被你们消磨,谁叫我在阴沟里翻了船?明摆明显的圈套,居然也一头撞了进来,跑了这些年的江湖,算是白搭上了……”
  哼了哼,杜吟寒道:“你一口一个你们,司马照胆,你确实知道我们都是些什么人?以及为何把你横拽在这里的原因?”
  司马照胆笑出了一口白牙:“我这个人,是鲁莽了点,但却并不算太笨,好丫头,你和心剑池伟祥若不是一路的,我可以把这对招子剜出来生吞下去!”
  默然片刻,杜吟寒毫无表情的道:“这样看来,你果然还有几分头脑,池伟祥事前估计得不错,你是外粗内细,表面上大而化之,骨子里却精明得紧……”
  司马照胆苦笑道:“但却仍叫你骗了……”
  杜吟寒一撇唇角,道:“骗了你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司马照胆,你既然对我已生疑心,为何不下手对付我?甚至连深一层的盘查你也轻忽了,我知道你是有所不忍,有所不为,然则,我可没有你这么多慈悲与情份讲,一旦抓住机会,我就要踏踏实实的收拾你,在任何形势之下,我的原始目的皆不可能变易,说仁义,论忠恕,在今天的黑白两道上,业已是过时的陈腔滥调,哪个要标榜这一套,哪个就离着倒霉不远!”
  司马照胆微合上眼,道:“你说了这一大堆,自己也晓得俱乃饰词,或为强词,可能只是要对你这种以怨报德的龌龊行为找一个理由,也可能你们那一点人性天良全泯灭了,总之,不管你怎么说法,你自己也会心里有数,皆是一派浑话,满嘴放屁!”
  杜吟寒不屑道:“这原本只是一条引你上钩的计策,既无‘怨’的因,便无‘德’的果,压根只是一场戏,目的全为了要对付你,智力互斗罢了,何来龌龊可言?我们是讲究事实,履行原则,司马照胆,你那种妇人之仁,就正好做为你自己的毒药!”
  笑笑,司马照胆道:“说到毒药,杜吟寒,你先前把我摆平了的毒药是哪一种呀?可是相当稀罕霸道的一类,我还没听说过有这样一味有效的药物呢……”
  杜吟寒冷冷的道:“弄倒你的不是毒药,是迷药,叫‘定身散’,无色无昧,无香无臭,可溶于任何液汁之中,我早就投进你的水囊里了。”
  司马照胆回忆着道:“但是,记得你也喝过了水囊中的水,还是先我喝下的……”
  杜吟寒生硬的道:“这是小手法,司马照胆,我早已服下了解药,所以我们两个都喝了水囊里的水,而你却受制,我则安然无事!”
  司马照胆喟了一声:“拆穿了,实在简单,可不是?”
  杜吟寒尖刻的道:“在你而言,这简单的事却是大出意外吧?”
  司马照胆感慨的道:“因为你的戏演得太好。”
  杜吟寒道:“或者,是你的同情心蒙蔽了你!”
  司马照胆道:“老实说,这也不能算是我栽此筋头的原因之一。”
  眨眨眼,他又道:“告诉我,杜吟寒,池伟祥和你是什么关系?居然能叫你这么死心塌地,冒了如此风险来替他卖力效命?”
  杜吟寒咬咬下唇,爽快的道:“我爱他。”
  “哦”了一声,司马照胆喃喃的道:“这就难怪了,我也知道,男女相悦之情,往往会使双方或一方变得疯狂盲从,毫无理智可言,是非不分……”
  勃然变色,杜吟寒怒道:“胡说——我与伟祥彼此相爱,不但堂皇光明,更且都有深度的了解,丝毫也没有疯狂盲从之处,你少在这里乱碴唇舌!”
  司马照胆遗憾的道:“杜吟寒,天下的男人正多,你谁不好去爱?怎的却偏爱上了池伟祥这个畜生?!”
  杜吟寒睁圆了眼,语气昂烈:“司马照胆,你说谁是畜生?”
  淡淡的,司马照胆道:“池伟祥,弑师灭伦,残害同门,他这种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血腥罪恶,正是至深至极,无可比拟,犯此罪孽之人,还能称做是人么?”
  杜吟寒呼吸迫促,十分激动的道:“庄甫该死,那是个偏私不公的老糊涂,昏愦不明的老固执,他鄙视伟祥,厌弃伟祥,更逆着门规,毫不顾虑传统的一意孤行,把本门绝技隐而不授给长徒,却背后传给那不该先传的蠢才袁永福,庄甫的死,亦非伟祥有心如此,乃是庄甫无视师尊,灭绝师徒情份,企图杀害伟祥,伟祥为求自保而挣扎,失手之下方才造成的结果……”
  司马照胆嘿嘿一笑说道:“好一套说词,杜吟寒,你怎么不告诉我,庄甫为什么这般讨厌池伟祥?”
  窒了一窒,杜吟寒厉声道:“那是庄甫嫉妒伟祥的才华,深恐将来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大笑出声,司马照胆宏亮的道:“真正他娘的胡扯八道,荒天下之大唐——任何一个做师父的,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有才华,具天份?又有哪一个做师父的不期盼自己的弟子将来更有成就,更上层楼?庄甫乃池伟祥的授业恩师,怎么嫉妒自家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这话说给鬼听都不要信,杜吟寒,你的那位池伟祥不错是有点小聪明,但他尤其具有邪恶的本质,狭窄的心胸,反叛的天性,乖张,跋扈,阴毒,自私,暴戾,且加上狂傲,因为乃师早已洞悉他不是个可以造化的种,这才不愿倾囊以授,免得越益增添了他为恶的本钱,也是替他留一分退步,可恨池伟祥却不能体会师父的一片苦心,反而大逆不道的怨恨他的师父,更做出了弑师灭伦的天大罪愆,任是这王八蛋生了一百张口,也无法为他的此等滔天兽行做狡辩!”
  杜吟寒愤怒得面容涨红,尖锐的道:“我不听你的,你纯系偏袒,我只相信伟祥,他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们才是含血喷人,顛倒是非,你们都是一群伪君子,一群挂羊头,卖狗肉的卑劣之徒!”
  司马照胆徐缓的道:“杜吟寒,我只怕池伟祥拖着你下了火坑,你还在做梦呢!”
  猛的抬起手来,杜吟寒厉声叫:“我打烂你的嘴!”
  司马照胆吃吃笑了:“命都玩在你的手上,杜吟寒,打烂我这张嘴又算得了什么?来来,试一试你这双纤纤玉手上能有多大个份量?”
  咬咬牙,杜吟寒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十分勉强的放下了高举的右手,恨声道:“你要小心,司马照胆,我可没有你那么些假慈假悲,弄恼了我,我会叫你未到长河铺之前就先瘫了一半!”
  司马照胆大刺刺的道:“你可把我吓得不轻,好丫头!”
  杜吟寒恶狠狠的道:“不准叫我丫头!”
  司马照胆夷然不惧的道:“干脆封住我的口吧,好丫头!”
  气得杜吟寒的脸色由红泛白,白里透青,她沉重的呼吸着,满口银牙挫得“咯崩”直响,那模样,生似恨不能活咬下司马照胆身上的一块肉来。
  这时,两骑由车身一侧驰近,一个粗厉的声音刺耳传至:“杜姑娘,姓司马的这厮可是招惹了你?”
  另一个低沉的嗓门道:“但凭杜姑娘吩咐一声,我们就先给他一顿生活吃!”
  杜吟寒吸了口气摇摇头:“不必,你们退下去吧。”
  当那两骑又离开之后,司马照胆思量着道:“看样子,池伟祥还颇有点门道,似乎有不少人听他支使……”
  杜吟寒瞪着他,带着三分轻蔑,七分骄傲的神色:“伟祥是黑巾会的二当家,肯替他效死的人多着哩!”
  怔了怔,司马照胆道:“怨不得了,我还一直在奇怪,这小子的神通怎的如此广大,可以指挥这么些人为他卖命?原来他尚是黑巾会的首要角色!”
  杜吟寒冷峭的道:“黑巾会是绿林道上盛名煊赫,极具实力的帮会,能人众多,好手如云,司马照胆,凭你一个人,连边都别想沾!”
  司马照胆忽然笑道:“要不要试试?”
  杜吟寒沉着脸道:“想来激我?司马照胆,你吃错药了!”
  司马照胆安详的道:“黑巾会是江湖黑道中的佼佼者,不错,这一帮人也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斩尽杀绝,挂了招牌的凶横暴戾,六亲不认,他们人多势众,我却正已活够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是全心全意要找他们碰一碰——不论他们的二当家是不是池伟祥那小子!”
  杜吟寒讥诮的道:“司马照胆,你替你自己打得好算盘,碰一碰?你还要到那里找机会和他们碰一碰?只眼前这一关,你已经过不去,往后的事,压根你就谈不到了!”
  司马照胆低沉的道:“可别说得太肯定,杜吟寒,尚未走到最后那一步,现在就下断论,只怕是太早了点。”
  杜吟寒的语气十分稳扎:“天下有许多事,都是照着既成的形势发展至终,其间少有变异,而变异只是一种几近荒谬的奇迹,司马照胆,奇迹的发生比例乃少之又少,极不可恃的,如果你相信有奇迹,你就未免幼稚得可悲了。”
  司马照胆微笑道:“我不倚恃奇迹,我靠着自己的奋斗,机会是相当多的,问题只在于能否把握机会,多少年来,我即因为善于利用任何情况下的时机,做最适当的自救,所以才能活到如今。”
  目光冷硬的注视着他,杜吟寒道:“这一次,你不会有丝毫可资利用的时机了。”
  司马照胆道:“我已告诉过你,杜吟寒,事情尚未至最后分晓关头,现在下断语,似乎为时过早,在场面上,你也算混过几天,你该明白,似我这类人,大多有一种长处,一种在劣势绝境中求生活命的长处,因之我们都比一般角儿活得较久,也比一般角儿易于承受苦难,并且适应苦难,这些,是你有时所想像不到的……”
  沉默了好一会,杜吟寒忽道:“司马照胆,我不明白你。”
  司马照胆道:“怎么说?”
  杜吟寒道:“伟祥和他师父之间的恩怨,是他们本门的家务事,与你何干何涉?你为什么非要担着这大的风险强插一腿,趟这混水不可?”
  司马照胆坚毅的面庞上闪映着湛湛的光彩,他铁铮铮的道:“这很好解释,杜吟寒,我只是维护武林的道义,江湖的公理而已,人活着,便不能不尽自己的本份,人间世上的伦常礼教,乃是靠大家来遵从巩固的,否则,这还成个什么人间?!”
  杜吟寒悻悻的道:“你是自找麻烦!”
  司马照胆重重的道:“我是不愧我做人的格,不负我生来所受的教,杜吟寒,设若天下人全似你这么自私自利,罔顾大义,一心只求苟安,一意只图自保,则邪胜正,恶凌善,弱肉强食,纪纲荡然,我们还披着一张人皮混什么人样?干脆还归原始,同禽兽畜生一起茹毛饮血算了!”
  杜吟寒气冲冲的道:“你也并不是个好东西,司马照胆,谁不知道你杀人如麻,双手染血,背上背着无数人命债?凭你这样货,居然还大言不惭,向我谈论公理道义?”
  车身震动了一下,司马照胆的头歪了歪,他闭闭眼,又睁开来道:“我教你一些做人行事的道理,杜吟寒,杀人不要紧,只要那是些该杀之人,双手亦无妨染血,只要所染之血,俱乃歹毒奸邪之血,但行举作为之间,最重要的是须守住一个‘义’字,把持一个‘德’字,不妄为,不滥屠,不逾矩,不偏私,对得起祖宗的传规,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也就够了,足了。”
  杜吟寒大声道:“你难道自认都做得到?”
  司马照胆道:“不敢如此夸口,但至少,我尽量在朝这方面做,总要比一干连想都未朝这上面想的人——譬喻诸君——要强上多多!”
  咬咬牙,杜吟寒道:“你混帐!”
  嘴里“啧”了几声,司马照胆道:“仪范,别忘了仪范。”
  杜吟寒哼了哼,方想开口说什么,车后蹄声急剧移近,并响起先前那个粗厉的嗓音:“杜姑娘,杜姑娘,方才二当家交待,就在前面‘三官口’歇马!”
  转回身去,杜吟寒朝外面道:“我知道了。”
  不觉颇感意外,司马照胆道:“池伟祥也在这里?”
  杜吟寒冷冷笑道:“没想到吧?他不但一直跟在车后护送,而且我同你一路前往回马岭时,他与他的手下们也都遥遥跟缀着,并未远离。”
  咒骂了一声,司马照胆道:“这杂种的心计好细密,好阴毒!”
  杜吟寒得意的道:“伟祥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之一。”
  司马照胆嗤之以鼻:“狗屁!我看你纯是被他迷晕头了,像姓池的这种人物,在哪一方面来说,也别想拔个尖,娘的,什么玩意?!”
  杜吟寒怒道:“你是吃味!”
  司马照胆嘿嘿笑道:“吃味?吃他什么味?吃他弑师灭伦的味,残害同门的味,还是因为他骗住蒙住了似你这么一个愚蠢糊涂的女人?”
  杜吟寒厉声道:“不准你再随意污蔑他!”
  司马照胆强硬的道:“这不是污蔑,杜吟寒,我只在叙说一个事实,一个血淋淋的惨无人道的事实!”
  杜吟寒的声音道自齿缝:“给我住口,司马照胆!”
  司马照胆酷烈的道:“你或许可以使用许多方法叫我住口,但这无济于事,杜吟寒,因为你没有法子可以掩饰池伟祥的罪恶,洗清他的污点!”
  杜吟寒的脸色急速变化着,她白晳的额头上已现起青色的细小筋络,她的双瞳中喷发着火焰般的赤光,嘴唇扁裂:“司马照胆,你是个祸患,我早就知道你一定是个祸患,我们不会留下你,一定要把你除去,我将告诉伟祥,越快越好!”
  司马照胆粗豪的道:“只要你们做得到!”
  杜吟寒怨恨的道:“不要嚣张,司马照胆,我们已经做到了,现在所差的,只是用什么方法了结你而已,但那并不构成问题,仅乃反掌之易!”
  司马照胆昂扬的道:“是不是这么容易,杜吟寒,你做做看!”
  切着齿,杜吟寒声如冰雪:“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了,司马照胆!”
  说完,她猛的转身坐了回去,“呼”的一声拉下了前面的油布帘,于是,车内,便又是一片沉闷,一片黝暗了。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下一篇:第六章 酷刑
上一篇:
第四章 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