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酷刑
 
2019-07-06 11:30:3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官口只是一个地名,荒瘠得很的地方。三数农家茅舍,一座残破的野庙,连片像样的房屋都没有,岔开驿道约莫半里多路,真正所谓穷乡僻壤。
  但是,若要在这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却无疑是处最合宜的所在。
  马车便在野庙之前停了下来,掀开遮拦的油布,四名如狼似虎的黑衣黑巾大汉,便将司马照胆连拖带摔的挟进了这片野庙的破烂前殿上。
  神坛上不知供的是哪尊神,因为既不见神像,也没有神位。甚至连香炉挂幔俱付厥如,半倾的木案,透露天光的殿顶,蛛网尘封,满地鸟兽粪污,加上四壁斑剥,烟薰乌晦,这地方若非尚具有一座庙的残存格式,真会令人不明白此乃什等败落处所?
  司马照胆便被他们平摆在地下。
  他已注意到,出现在四周的黑衣人总共是十二名,其中四名地位似是颇高。他们一直甚少开口说话,只有四人中的一个指挥发令,余下那八个大汉则显然级位较低,行动听差,全是那八个人的事。
  杜吟寒的身份在这些人当中看上去十分超然,他们对她都有一种适当的尊敬,而旦也大多以她的意见为主,想是因为池伟祥的缘故了。
  然则,司马照胆迄今仍未看到池伟祥出现。
  不是说,池伟祥一直便也跟随于左右么?
  那四名地位较高的黑衣人物中,有一个打殿侧偏门出去了一会,过了半晌方才转回,与杜吟寒及他的三位同伴凑在一起,低声咕哝了些什么,于是,五个人便一道走来司马照胆身边。
  不待他们说话,司马照胆已先开了口:“姓池的人呢?姓池的为何不见露面?他这样缩头缩尾,算是哪门子混字号的人物?”
  杜吟寒板着脸冷峭的道:“不要忘记你现在所处的是什么环境,司马照胆,这里哪有你发问的余地?”
  司马照胆嘿喔笑道:“这么说来,是各位要拷问我了?”
  杜吟寒生硬的道:“一点不错,是我们要拷问你。”
  司马照胆道:“难怪你们在半途上岔来这个荒僻地角,原来是想从我身上榨出点你们所待知道的事情来!”
  顿了顿,他道:“可是,你们想知道些什么事呢?”
  杜吟寒小巧的嘴唇一扁,阴冷的道:“不要装蒜,司马照胆,为了替自己着想,我劝你还是老实点,话说明白了好!”
  司马照胆叹了口气,道:“我又不是你肚皮里的鑛虫,怎么知道你驀我说什么?这不是在逗乐子么?”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突然咆哮道:“司马照胆,你把你那张臭嘴放干净点,杜姑娘是什么人?也是你可以随意调侃得的?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哼了哼,司马照胆不屑的道:“你又算是从那个龟洞里钻出来的活王八?杜吟寒又不是你的老娘亲,犯得着你来奉承阿谀,扮他娘的二十五孝?”
  满脸大胡子的那位仁兄登时气得双目如铃,面孔泛紫,他猛往上冲,抬脚就待踢向司马照胆的面门:“混账东西,看我收拾你!”
  杜吟寒急忙伸手拦阻了那人,边低促的道:“钱老三,稍安毋躁,现在他要耍俏皮就任由他耍,久待我们问明白了那桩事,有你出气的时候!”
  被称做钱老三的这位大胡子,勉强收势退后,却咬牙切齿的道:“杜姑娘,话就是这么说定了,这姓司马的野种可得给我处置,我要不叫他喊天,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司马照胆笑吃吃的道:“钱朋友你可真唬着我了!”
  脸色又变,钱老三正待发作。他身旁另一个麻脸掀唇的黑衣人已一把拉住他,大声道:“等这桩事过了,你爱怎么消磨他就怎么消磨,眼下却不是生气发狠的辰光。二当家还在隔壁等着听消息,我们就别再节外生枝啦!”
  杜吟寒紧接着道:“司马照胆,落槛点,还是说实话吧,免得自家皮肉受苦!”
  司马照胆满脸迷惘之色的道:“说实话?直到现在,你还没告诉我叫我说什么实话,又叫我如何开口法?”
  杜吟寒峭厉的道:“少装迷糊——袁永福人在哪里?”
  长长哦了一声,司马照胆做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们是想杀人灭口,斩草除根呀!”
  面颊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杜吟寒阴沉的道:“随你怎么说吧,我们只要知道,袁永福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司马照胆淡淡的道:“我不能说。”
  猛一挫牙,钱老三道:“这杂种,不给他吃生活他是不肯驯从的!”
  杜吟寒毫无表情的道:“司马照胆,我们对于如何叫一个人说实话,有许多种有效的方法。希望你不要非被逼到那一步才招供,不必承受痛苦与受尽痛苦的折磨,其结果并无二致,你又何须愚蠢到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司马照胆道:“也就是这副臭皮囊罢了,杜吟寒,你大可试试看我熬不熬得住?”
  那钱老三又吼了起来:“杜姑娘,我来对付他,娘的,就算他是铜筋铁骨,我也能给他搓揉成一团!”
  摆摆手,杜吟寒的语气却变得很低柔了:“司马照胆,你也是在江湖上闯荡了多少年的硬角色,道上盛名煊赫,立威天下,照说,你该是个明白人才对,怎么净做些糊涂事?”
  司马照胆笑道:“我倒要听听你这聪明才女的高见,我做了什么糊涂事?”
  杜吟寒平静的道:“你同庄甫、袁永福师徒两人,非亲非故不友不朋,而且与池伟祥也素无怨隙可言,江山广阔,条条大道任你行,五岳如画,傲啸林泉更悠游。你不去过你的逍遥日子,享你的痛快生涯,却一脚趟进这滩混水来跟着瞎搅,这岂非也太显得不智,显得不值?”
  司马照胆缓慢却坚定的道:“我已告诉过你,杜吟寒,我这样做,乃是在于维护武林道义,主持公理,尽一点为人的本份而已,世间的纲常不能泯灭,人伦不可抹煞,一个人的良知和正义感,比过逍遥日子,痛快生涯更来得重要!”
  脸上的神色又转为狠厉了,杜吟寒道:“这么说来,你是打算顽冥不化到底了?”
  司马照胆道:“不是顽冥不化,这叫择善固执。”
  钱老三凛烈的道:“狗娘养的,我就来称量称量你这择善固执有多少斤两!”
  退后一步,杜吟寒漠然道:“好吧,钱老三,就看你的手段了,但记着我们在他招供之前还须要他活着。”
  狰狞的一笑,钱老三露出那满口参差不齐的黄黑牙齿,活脱一头正待择食而噬的野鲁,表现着那样满足的原始凶残意味:“你放心吧,杜姑娘,在我‘黑竭子’钱顺庭的手里,还没见过咬牙咬得到底的角色!”
  点点头,杜吟寒道:“你琢磨着办吧!”
  无论是语气形态,这位有唳魂雁之称的标致女人,完全不带一丁半点的犹豫或恻隐,好像这样的场合她早已见多了,多到根本已经不当一回事……
  于是,钱顺庭走了上来,他俯下身,冲着司马照胆邪恶的笑了:“我们亲热得真够快,好朋友,才只眨眨眼的辰光,又轮到彼此碰头啦,若是我有侍候不周的地方,你可得多担待点!”
  司马照胆也蛮不在乎的笑着道:“好说好说,你拿得出,我收得下。你老兄只要祈告别叫我有机会反过来报答你就行了,要是不然,恐怕你这把骨头顶不住几下子拆的……”
  钱顺庭蓦的挥掌猛掴司马照胆,边破口大骂:“下三滥、二楞子、狗杂种、王八蛋,我打死你这硬嘴舌的畜生……”
  司马照胆四肢瘫痪,全身僵木,根本就无法抗拒或躲避,连运功聚气自保都办不到。因此,他只有硬挨的份,这一阵耳光,直如狂风暴雨,打得他的脑袋左右急晃,上下起落,满嘴的血随着脑袋的摆动四溅飞扬。
  已经有许多年没有挨过这样的狠揍了,委实是痛苦,司马照胆只觉得眼冒金星,耳若雷鸣。一张脸庞先是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痛楚,不一会便好像麻痹得不似他自己的脸了,嘴巴里感到黏腥腥的,一张口,全是稠濡的血。
  最少打了司马照胆百多记耳光,钱顺庭才收了手。不是他不想打了,而是他打乏了,正在喘息着,他一面用衣袖擦汗,边恶狠狠的咒骂。
  “娘的皮,我看你还横不横,狂不狂,我要把你这张臭嘴全给掴烂!”
  俏伶伶的站在那里,杜吟寒冷然道:“司马照胆,还要维持你那武林正义吗?”
  破裂肿胀的嘴唇蠕颤着,司马照胆含混不清的道:“武……武林……正……不……不是……这……几下……耳光……便……能……打……打消……打散了的……”
  杜吟寒怒道:“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吞了一口血唾,司马照胆艰涩的道:“你们……的手……段……只……只这……么一点?”
  钱顺庭大吼道:“我叫你充英雄,扮好汉,这一十二道大菜,你要全能享用下去,我就跪在地上喊你声爹!”
  司马照胆闭闭眼,紫淤红肿的脸上仍能显示出他那种不屑之色:“龙……生龙……凤……生凤……我……岂……会……有你这样……的忤逆子?”
  怪叫一声,钱顺庭一步抢了上来,对着司马照胆的腰胁猛蹴:“不知死活的东西,我看你尚能撑到几时!”
  这重重的十几脚踢下来,司马照胆痛得几乎闭过气去。他感到内腑震荡,血气翻涌,周身的骨头都似折裂了,钝麻的痉孪使他本不能动弹的身体也起了一阵阵的颤蠕。
  钱顺庭口沫四飞的向围立周遭的几个手下发令:“来呀,先把这厮给我倒吊起来,点心上过了,这就开始让他享用正席!”
  又是四名黑衣大汉抢了上来,七手八脚拎起了司马照胆,一根牛皮索飞绕过殿上的横梁,这一头靠近偏门的木柱中间打了个结,那一头,便把司马照胆悠悠晃晃的倒吊得离地三尺。
  牛皮索是绞合了铜丝的,粗细只若小指,却是又强又韧,结结实实捆在司马照胆的双足足踝上,由于他本身吟体重往下坠压,捆在足踝上的牛皮索便往肌肉内嵌陷,越动深,越坠越紧,似能把人的一双脚全给勒断。
  倒吊的滋味,司马照胆犹是第一次尝试,不但两只足裸部位的痛楚尖锐得承受不住,就连五脏六腑也宛似要倾呕出来,眼睛望出去,上下颠翻,景物旋转,视力竟也变得模糊了。
  人立着与倒翻过来,差异居然如此巨大,司马照胆却是少有此项经验。他已没有太多的心情去体会,去揣摸,他的脑袋内部充血,涨裂得似要炸裂开一般,甚至呼吸都受到了窒迫……
  双手插腰,钱顺庭狞厉的道:“姓司马的,味道怎么样?这才刚刚开始,加工加料的尚在后头,老子不懂得侍候人,但若要折磨人,嘿嘿,却是有数的几把好手!”
  司马照胆总觉得接不上气,他以由下向上相反的角度倒瞅着对方那张得意又罪恶的面孔,十分困难的挤出声音:“呃……老……弟,你现……在……就开始……得意……未免……还…,早了……点……”
  桀桀怪笑,钱顺庭道:“不算早,司马照胆,你以为你尚有反咬的机会?快死了这条心吧,你这辈子,也就到此为止啦!”
  杜吟寒有些不耐烦的道:“钱老三,多动手,少动口,姓司马的不是光用嘴皮子就可对付得了的角色,你净和他粘缠些什么?”
  那麻脸人也随着道:“是不是你的法门就只这么多?钱老三,如果你已无计可施,便趁早下来由我接着露两手!”
  钱顺庭忙道:“别把我看得恁般稀松,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么?这只是个开头,一样一样的往下搬演,就这姓司马的是生铁铸造,我也能包融了他。各位稍待,好戏这即上场!”
  杜吟寒冷冷的道:“那就快点,钱老三,可别光说不练!”
  钱顺庭一伸手,抓牢司马照胆的头巾及头发,猛将司马照胆的面庞抬起,左手两指一捏,又捏开了司马照胆的嘴巴,然后他回头向他的手下叱喝:“把那包我在半路上叫你们到村子里去要的辣椒粉用水搅合,给我朝这厮的臭嘴里灌!”
  两名黑衣大汉轰喏一声,其中一个自怀里掏出一包以蒲叶包着的粗糙辣椒粉——其实尚不算是粉,只是草草搓研成的碎椒屑,还杂着椒子,这原是钱顺庭打算自家享用的。他喜欢吃辣。这时却正好另派上用场,拿来招待司马照胆了,当然,他不会征询司马照胆的口味如何,无论司马照胆是否也喜欢吃辣,这包玩意,看来是必须以很不讲究的方式消受下去了。
  一包辣椒粉便倾入另一个黑衣人的水囊中。这位仁兄起劲的摇晃着水囊,等到椒末与水搅混了,他才拔开囊塞,粗暴的对着司马照胆上张的嘴里灌入,那水,是淡红色的。
  司马照胆不能扭头,不能躲避。甚至连嘴唇都无法闭拢,他只有任人宰割,任人折磨,痛饮着那又辣又苦,好像烧刀子似的辣椒水。
  辣椒水自喉入腹,仿佛是一把火沿着流经的器官烧了进去。那种炙烈的痛苦,火辣的剐割,几乎是无可忍受的;他开始剧烈的呛咳,辣椒水合着鲜血由口鼻间往外喷溢,他的肠胃在翻绞,腑脏在收缩,整个内部的组织都在沸腾挤迫,他的人似要被撕开,被解体了。
  呛咳渗着血,肺叶突然扩张,又突然紧狭,一刹似要爆裂,一刹又似要痉挛,而窒息的压迫与吐气的呛咳却是矛盾着交集的。他呼吸不入,又来不及的朝外狂喘,这样的巨大折腾,使他觉得像永无尽止般的漫长,像无以容纳的绝望,阵阵黑潮,便由里而外的卷吞了他。
  眼看司马照胆的身体倒吊着寂然不动了,钱顺庭又重重向那张血迹斑斑的面颊上掴了几掌,他残暴的骂着:“我还以为你他娘是什等样的英雄汉子,想不到却连这点小把戏都玩不下来就半挺了尸,没这么便宜的,这桌全席,一道一道你全得享用下去!”
  说着,他一抬腿,便从靴页子里摸出一只皮质扁囊。翻开囊盖,喝,里头居然亮晶晶的排满着两行长针,蓝闪闪的长针。
  杜吟寒微皱着眉道:“钱老三,这一顿辣椒水不会呛死了他吧?”
  钱顺庭嘿嘿笑道:“你放心,杜姑娘,这杂种一时半刻还死不了。他还有口气在喘哩,只是比我想像中的硬扎劲要差多了。我原以为他能够撑得长久点,谁知却这么个不中用法!”
  杜吟寒有些担心的道:“记住别弄死他!”
  一拍胸膛,钱顺庭道:“杜姑娘你尽管相信我,我用刑最是拿捏得住分寸,叫对方变成什么样,就变成什么样,要他死便活不了,要他活也死不了!”
  杜吟寒望着那两排蓝闪闪的长针,道:“你还要继续用刑下去?”
  钱顺庭恶毒的道:“这王八蛋尚不肯屈服,口紧得很,若非实在到了不能忍受苦楚的辰光,谅他是要强挺下去的,杜姑娘,我就叫他马上忍受不住苦楚而吐实,痛苦越密集,人的承担力也就越弱,意志便崩溃得更快了!”
  杜吟寒道:“我是怕他一时受不住折磨,先断了气,那就麻烦啦……”
  钱顺庭忙道:“不会的,我有把握!”
  略一犹豫,杜吟寒又道:“你这些长针,淬得有毒吗?”
  阴鸷的一笑,钱顺庭道:“有毒!”
  杜吟寒道:“毒死了姓司马的怎么办?”
  钱顺庭摇头道:“针是淬得有毒,但这种毒性只在见血之后增加人体的痛苦,却要不了命,一旦针入肌肤,便会兴起一种极其痛痒的感觉,如虫蚁啮咬,蛇蝎蛰刺。顺着血脉在全身扩展,却不能抓,无以触,那等滋味,便是金刚罗汉,也包管满地打滚,呼爹喊娘!”
  杜吟寒考虑了一下,道:“好吧,总之我们要留活口,你记住这一点就行!”
  钱顺庭狠毒的道:“错不了,杜姑娘!”
  那麻面人也开口道:“钱老三的这一手我见他露过,杜姑娘,什等样的好汉也熬不住,我看司马照胆恐怕就会服输招供。”
  杜吟寒道:“但愿如此。”
  钱顺庭一把抓起了司马照胆的右手,他邪气的笑道:“这种毒针的功效极大,杜姑娘,尤其从人的指甲缝里朝内插,功效就更大了!”
  杜吟寒注视着司马照胆的那只手,不禁由心底泛起了几丝寒意——那是一只粗大厚韧的奇异手掌,指节凸突粗长,掌缘却平直而削锐,且手掌的颜色呈显着古怪可怖的金铜色泽。这是一只强有力的手掌,一只不折不扣的杀人手掌。
  倒吊着全身僵直的司马照胆,其实并不似他外形那样的情况严重,他曾经晕迷了片刻,但很快便已苏醒过来,他直感上的反应自然难过异常,可是,神智却十分清楚,现在,他已感觉到钱顺庭用力抓起了他的右手。
  当他的右手被对方抓牢的一刹,一种本能的抗拒心理,使他往后抽缩。虽然他明知他没有任何动作的可能——但是,奇迹却突然出现了。他居然能够运动他的手臂,他已能使手臂伸缩。
  至极的意外同惊喜,令他呆怔了瞬息,而这瞬息钱顺庭已握紧他的手,同时,也使他警觉到现在不是叫敌人发现他体能业已有恢复征兆的有利时刻。
  因此,他没有继续反抗,连丝毫反抗也没有。
  钱顺庭分心与杜吟寒说话,根本也未察觉司马照胆手臂的轻微抽搐动作,他对司马照胆的体能受刺毫无怀疑,他相信他们二当家池伟祥的独门手法。
  自扁囊中抽出一根长有两寸的尖针,钱顺庭的脸孔上浮现着阴森的笑意,那么熟练的把长针压向司马照胆的右手拇指指缝间。
  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司马照胆含混不清的开了口——他内心可是急得很。他已有力量,有机会反抗,他不愿,也没有必要再咬着牙受罪:“我……我愿说了……”
  钱顺庭却歹毒得紧,他装做没有听到,便待硬将长针朝向司马照胆指甲缝里插入。
  但是,杜吟寒也耳尖,她亦听到了司马照胆的话,冷冷的她及时出声阻止:“慢着!”
  钱顺庭的毒针刚刚沾到司马照胆的指甲边缘,司马照胆的招承他可以装没听到,但杜吟寒的话他却不便也不敢故做糊涂,立时停止了动作,他侧首陪着笑脸问道:“杜姑娘,可是你在叫我停手?”
  杜吟寒沉着脸道:“不错。”
  钱顺庭心有不甘的道:“但这小子还没有招供呀!”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上一篇:第五章 陷阱
下一篇:第七章 突变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