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宝斋
 
2019-07-06 11:40:31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已经入黑很久了。
  寒冬的夜,来得深邃又浓冽,更带着一种寂寂与萧索的意味。
  虽说像在广宗府这样的大城里,入夜后的繁华亦已成为过去,各般生意买卖都因为气候的寒冷而纷纷提早收摊。
  北风卷着雪花,飞旋于一片冷清黝暗的街道上,那透骨沁肌的冰寒赶走了行人,滚荡的雪絮里宛似晃舞着幢幢鬼影……
  长街之上的店铺,也都打了烊,自然,包括了地势最好,气派最大的这家老字号的铺子——万宝斋。
  并排六开间的店面,全上了厚实更打着横铁条的门板,只有靠右一边,还留着一道堪堪客人进出的窄隙尚未关闭,自这尺把宽的门隙里,透映出明亮的灯光,店内的伙计及司账们,有的在清查货架,核算帐目,有的忙着拂拭柜台,扫净地面,看情形,显然在做着一天生意结束后的整理工作。
  万宝斋是广宗府首屈一指的珠宝古玩店,也是广宗府资金最为雄厚的钱庄,提起万宝斋,不啻“金字招牌”的别称。他们的庄票,在北方六省的地面上就和现银子一样管用。
  店内的陈设,在古色古香的陪衬下,泛着逼人的财势气息,典雅中炫耀着豪奢,朴拙里袭露着富丽,好一派压窒人心的金碧辉煌。
  六间并列的店面,既深且长,环壁由地至顶,三面竖立着连墙的红木搁架,搁架经过巧思安排,形成一个个大小不等,格式不定的凹框,凹框之内铺设着各色锦缎为底垫——底垫的颜彩,端为配合置于其中的各般奇珍古玩本身之色调,于是,便珠光宝气美不胜收了,再加以银灯的照射,角度的摆置,每一样奇珍古玩,都以它最诱人,最无暇的面目朝向顾客,更是凭添了三分高华韵味……
  宽而阔的搁架下方,也是三面相连的红木柜台,柜台表面纹理细致,光可鉴人,台下制成前后中空的货柜,里头,亦乃摆满了形式不一的珠宝奇珍——自然每一种玩意皆有其一段历史与时光相合的渊源,弥是稀罕,更遑论这些东西质地上的价值已是如何贵重了。
  右首上没有搁架,也没有长长的柜台,却是一堵人高的雕花木墙,木墙上有一人的高度,上面用黄灿灿的铜栅栏一直并排连顶,铜栅栏的下方与木墙接衔处,排列着三个大窗口,人抬头上望,可以看见窗口内的面孔,这当铺不似当铺,牢狱不似牢狱的地方,便是万宝斋经管钱庄生意的所在。
  二三十位司帐及伙计,正乱哄哄的各自忙着本身的清理工作,那窄门的外面,宛似风雪卷进了一抹火焰,一个红巾红袍的人就像幽灵般飙入。
  是的,是司马照胆。
  他背负着双手,古铜色的面庞上是一片和悦安详的笑容,就同任何一位有钱的顾客相若,他意态悠闲的开始浏览起店中的珍贵货品来。
  一个用力使抹布擦拭柜台的胖大伙计,扬脸之下不由顿时一愣,有些困惑的在打量着司马照胆——这伙计心目中自是认为主顾上门,然则,时间却不对。
  另一个执着扫把的瘦长伙计也发现了司马照胆,同样在一怔之下随即匆匆迎了上来,陪着笑哈着腰,客客气气的道:“这位爷,可是来小店照顾点什么?”
  司马照胆笑晡嘻的道:“不一定,得看中合意才行。”
  那伙计咧咧嘴,低声道:“对不住,爷,明天请早吧,小店业巳打烊啦,你看这乱糟糟的,没得搅了爷的雅兴,明天请来,时间长,又清静,可以慢慢儿挑拣……”
  司马照胆仍然闲闲的道:“我说伙计,做生意哪有把客人朝外赶的道理?莫非是你看我这样子,买不起贵宝号这些稀罕玩意?”
  赶紧又哈腰,伙计陪笑道:“爷这是说到哪儿去啦?小的怎敢稍有轻慢之心?实在是店里打烊了,而且清货核帐也都差不多归纳舒齐,照小店的规矩,今天的生意便算收市了,爷你光顺小店,欢迎得紧,何妨明朝光临,也好叫小的们多侍候侍候……”
  柜台里那胖大伙计银着搭腔道:“可不是哪,这位爷,敝号的珠宝古玩,包管货真价实,一流的上品,摆在这里一宵也错不了,爷明天请早,看中哪一样就买哪一样,你中意的,明朝仍是你的呐……”
  司马照胆目光四巡,落定在右首的那堵人高木墙上,他笑容可掬的道:“好!我现在就有中意的,能不能就办交割?”
  呆了呆,那瘦长伙计道:“交割?”
  司马照胆补充道:“或者你们的行话叫‘出信’,但我喜欢照我的习惯遣词用句——称为‘交割’比较顺耳顺心些。”
  瘦长伙计胡乱点着头道:“是,是,交割,交割,不过,这位爷,小的可不能做主,业已到了打烊的辰光,不晓得掌柜的先生们是否还肯答理……”
  司马照胆道:“烦你去问一问,伙计,这可是你们的一票大生意哪,我又是急性子人,想要的东西马上就得要,等不得明朝,你们别失了大好机会……”
  略一犹豫,伙计匆匆地答道:“好吧,这位爷,且请稍待,容小的走去问问掌柜,可保不得准,收了市,归了帐,他们大多不愿再烦心……”
  司马照胆笑道:“不一定,这是大生意,只怕他们这辈子也难得碰上几次,而我有心照顾你们,贵宝号岂容见拒?”
  伙计转身行去,边拋下—句话:“小的去说说看……”
  司马照胆对着伙计背影,似笑非笑的送上两个字:“偏劳。”
  瘦长伙计奔向柜台那边两个身着青袍白净文雅的中年人面前,低促的不知在诉说些什么,一面犹向司马照胆指指点点……
  两个全长得福福态态、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先是皱着眉头聆听,四只眼睛有些不耐的望向了这边,但逐渐的,他们的眉宇开朗了,浮现笑颜,两个人相视交谈几句,终于偕同伙计快步走了过来。
  司马照胆微扬着脸庞,仍然背负着一双手,表情在闲散中透着大剌剌的傲意,一副财雄气粗的架势。
  那两个青袍人来到面前,下颔上生了颗黑毛痣的—位抢着向司马照胆拱手,笑得见牙而不见眼的道:“这位尊客,听到伙计说,尊客夤夜光临,乃是有一笔大生意要照顾小号?下面伙计侍候不周,在下这厢先来听凭尊客差遣。”
  另一个青袍人也谄笑着道:“只一见尊客上门,即知是位大手笔的买家到了。小号货品最齐全,信誉卓越,尊客你任挑任选,想什么,要什么,包不会令尊客失望。”
  司马照胆慢吞吞的道:“不是说贵宝号到了打烊的辰光便不接生意了么?”
  黑毛痣的仁兄狠瞪了那瘦高伙计一眼,急忙又陪笑道:“这是单指一般零碎交易而言,对尊客这等大主顾,自然又当别论,伙计们不晓事,搞不通店规沿习也得分个尊卑贵贱,尊客大人大量,可别把他们那些冒犯词儿放在心里……”
  他的同伴紧接着也道:“可不是,这干伙计们都是些粗人,没见识,没眼力,辨不清贵客的身底价,只晕着头把财神爷往外推,真叫糊涂之至,尊客你还请多包涵……”
  “嗯”了一声,司马照胆道:“那么,我们现在可以谈谈生意啦?”
  连连点头,黑毛痣这一位叠声道:“当然当然,休说如今,即使再迟再晚,哪怕在下等业已上了炕,尊客到来小号,也该立时起身,侍候左右——”
  吃吃一笑,司马照胆道:“这几句话么,我听着倒还挺熨贴——你们二位可都是店里的掌柜吗?”
  黑毛痣谦虚的道:“我是二掌柜,他是三掌柜,大掌柜的因为家里有点事,提早回去了,未能有幸在此迎候尊客……”
  司马照胆眯着眼道:“贵宝号的东家,平时不在店里么?”
  生着黑毛痣的这位二掌柜不觉有点迷惑,奇怪对方怎么会问到他们东家头上来?关照生意自有店中司职负责,何须楞与老板牵扯?他心里纳闷,嘴巴却道:“敝东家买卖多,生意广,平日里上下忙,偶而也到店里看看,但留不多久,尊客的意思是?”
  三掌柜自作聪明的“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尊客是不是因为待要照顾小店的生意数目太大,怕我们做不了主,才想与敝东家当面洽谈?”
  司马照胆古怪的一笑,道:“有这么点意思。”
  二掌柜笑嘻嘻的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几个掌柜的先生,都有经过敝东家赋予的权限,在一定的生意数额上皆可做主,一般交易,还少有超出我们的权限之外数目的……”
  三掌柜微带着矜持自得的口吻道:“其实我们能做主的生意数额也不算太大,不过,二十万两银子数目之内的交易,我们还可承担,再多,便得请示大掌柜了……”
  司马照胆扬扬眉梢,道:“两位的权限还真不小,二十万两银子,够了够了!”
  二掌柜殷切的道:“尊客待要照顾小号的生意,不知确实数目是多少?是要购买小号的珍玩古董呢,抑或寄存生息?无论哪一桩,小号皆将克尽所能,务使尊客满意……”
  司马照胆道:“就在这里谈生意么?”
  怔了怔,二掌柜随即会过意来,他赶紧致歉:“对不住,对不住,真是怠慢,真是怠慢,尊客且往里请,后面有间暖阁,倒还清静明爽,便委屈尊客移驾暖阁再聆教益。”
  司马照胆又朝右边的铜栅栏窗瞥了一眼,才道:“好吧,这里实嫌吵得慌。”
  暖阁的布置豪奢而华丽,软厚猩红的地毡散发着那种贴心的温热,特大号生着熊熊炭火的蓝瓷双耳炉盆,更令满室生春,坐榻上的横几摆着一瓶粉嫣交映的梅花,壁间悬挂着当代名人的字画,气氛馨怡,果然是个洽谈大生意的适当所在。
  把司马照胆让到了紫檀木雕花,铺陈着锦垫的坐榻上,二掌柜坐在对面相陪,却只以半片屁股挨着榻沿落座,三掌柜则亲自斟了一杯热茶,以金边细白瓷上加盖杯,双手捧献到司马照胆面前。
  舐舐嘴唇,二掌柜满面堆笑的道:“地方太局促,还请尊客迁就!”
  司马照胆笑道:“客气客气,这间暖阁太舒适了,不禁令人兴起在此酣睡一宵的念头。”
  二掌柜搓着手笑道:“只要尊客不嫌简陋,屈留一宵,有何不可……”
  司马照胆忽然一本正经的道:“闲话表过,言归正传,二位,我们开始谈论大事吧。”
  二掌柜立时眉开眼笑,迫不及待的道:“是,是,先请尊客示下一个项目——”
  司马照胆瞪眼道:“项目?什么项目?”
  三掌柜在旁忙为解释:“是这样的,我们尚不知尊客待要照顾小店哪一样生意?是要选购奇珍古玩呢,抑或是存放银钱生息?只候尊客示下,我们便尽快向尊客提供货品价格及起利的各般行情一一”
  司马照胆道:“原来如此,贵宝号的那些古老石头,远年铜铁,除了图个时代久之外,却没有啥意义,我这人最重实利,这一项上并无兴趣!”
  二位掌柜先生开言之下不由都呆了半晌,面面相觑,啼笑皆非,三掌柜似乎颇为不服的抗声道:“尊客对于鉴赏珍奇,考证古物这一方面,可能涉猎不深,小店乃是六十余年的老字号,信誉卓越,货真价实,两河千里,万宝斋的招牌可是最硬扎的,尊客约莫尚不清楚,小店的每一宗珍宝皆有品序质地之保证,每一桩古物,俱附来历出处,一丝半点也混瞒不得,而其间所生赏玩之情趣、思古之雅情,犹非金钱之浮价能以涵置,尊客所见,怕是略有偏异了……”
  司马照胆哼了哼,道:“是么?你把我看成了什等祥的人物啦?乡巴佬还是庄猢孙?”
  二掌柜急忙向三掌柜使了个眼色,陪笑道:“尊客万莫误会,我们三先生的意思是向尊客表明小号的信誉可靠,买卖公道,绝无浮诈不实之处,对尊客绝无不敬之心一一”
  司马照胆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还用得着你们来给我乱出点子?”
  抹了把额角上的油汗,二掌柜慌忙道:“当然,当然,一切悉凭尊客主意……”
  三掌柜努力咽了口唾涎,呐呐的道:“一时失言,尚乞尊客见恕……”
  司马照胆大剌剌的道:“不必多说了,你们店里那些破钢烂铁旧石头我通通看不上跟,一概不要,我要的东西,钱,你们明白么?钱!”
  两位掌柜一齐点头,二掌柜的又搓着手道:“如此说来,尊客是要存本生息了?不知尊客的数目是多少?”
  伸出两个指头,司马照胆道:“二十万两银子!”
  二掌柜吸了口气,却兴奋的道:“欢迎欢迎,这也是尊客信得过小号的信用,看得起小号的招牌,这么大一笔数额交托,更是小号的荣幸。再要请示,尊客是以现银存入呢,述是其他钱号的银票?”
  司马照胆道:“我要银票,我一向喜欢银票!”
  二掌柜谄笑道:“是,银票轻软柔薄,携带方便,比之现银累赘,不知安全上几多倍。尊客打算的存期是?”
  司马照胆道:“长了,可能有我这一辈子的辰光那么长!”
  又是一怔,二掌柜迷惘的道:“这……尊客可是存着留传给后代子孙所用?”
  司马照胆喝了口茶,道:“我有更大的用途。”
  二掌柜有些犹豫的道:“但是,尊客,我们这里的规矩最多的期限只是三十年——”
  忽然嘿嘿一笑,司马照胆道:“三十年么?也罢,到时候看看再说。”
  二掌柜不明所以,迟疑的道:“尊客若以三十年为期,小号的月息是——”
  打断了对方的语尾,司马照胆道:“息钱不必谈了!”
  还当人家是真正的巨绅大贾佬倌,不屑于谈论这区区利息呢,二掌柜生恐多说惹恼了主顾,凑近了些,低声下气的道:“请问尊客的票子是哪家庄号所开?”
  想了想,司马照胆道:“就是你们万宝斋的吧,反正是认票不认人,拿给谁都是一样兑换使用。”
  二掌柜笑道:“原来是小号开发的票子,不错,我们和其他庄号一样,全乃认票不认人,自己的票子,也是使现银顶撑着的凭据,任谁执有,亦同现银一般管用。”
  一边,三掌柜小心的道:“是不是……呃,此时便交由小号入帐起算?”
  司马照胆道:“不错,否则我在这大寒夜里巴巴跑来做什么?”
  二掌柜笑眯了眼:“还得有本折据呈交尊客保存……”
  摇摇头,司马照胆道:“不必了。”
  连存钱的折据也不用了?这算存的那门子钱?利息的多少不论,乃是表示羞于计较这盏盏之数,本金的凭据都不要,又标徬什么样的财大气粗?摆阔装大爷吧,可也不是这样子的摆法装法呀——尤其在今晚的大寒夜里。
  瞠目结舌的望着司马照胆,二掌柜的形状宛如在看一个疯子,他咧着嘴,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我不大明白尊客的意思!”
  司马照胆又喝了口茶,满足的吁了口气:“你马上就会明白了,二掌柜,拿给我吧。”
  二掌柜愕然道:“尊客要的是?”
  三掌柜踏前一步,慎重其事的道:“尊客,小号的规矩要待客人先将银钱或庄票存入,方才发予折据,是以尚请尊客——”
  司马照胆道:“我说过不要折据。”
  二掌柜满头雾水:“那……尊客要的是什么?”
  司马照胆笑眯眯的道:“银票,我已经告诉了二位,就要贵宝号的银票也可以。”
  尚未会过意来,二掌柜嗫嚅着道:“请尊客原谅,我还不大明白——”
  耸耸肩,司马照胆道:“我是说,请二位交付我二十万两数额的银票,贵宝号开具的银票,在交付给我之后,我当然不会再要你们的折据,而贵宝号例规所算的息钱亦无须再算,此外,借期无限长——或者三十年到时再说,只不过,我不是存钱,乃是向你们借钱!”
  二位掌柜先生在经过一刹的僵愣之后,总算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子事,他们两人像吃了“齐心丸”也似,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呼救传警,而司马照胆也并不阻拦,他似非常悠闲,仿若无聊中的消遣一样,用手掌将横在坐榻间的红木矮几几角一片一片削落——像是利刃劈斩,坚硬的红木矮几立时便少了一端,几角落木成片,断口齐一。
  于是,两位掌柜先生猛的噤若寒蝉,将冲到喉间的呼救求告声硬生生噎窒回去,四只眼睛,全凸瞪瞪的突出了眼眶,脸白透青,宛如外面的冷风冻雪卷进了他们的心里,全抖得像筛糠。
  司马照胆用他方才斩削几角的右手轻轻旋动着杯盖,语气却温柔得紧:“我有桩急用,所以只有找贵宝号调动点头寸,二位说得不错,贵宝号信誉卓越,财资富厚,两河一里金字招牌,因此我不找你们又去找谁?还请二位帮衬帮衬,早点把票子如数点交,大家好来好去,也免伤了和气……”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上一篇:第十二章 火拼
下一篇:第十四章 碎勾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