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慈航
 
2019-07-06 11:33:1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风萧萧。
  北地的初秋,总是带着那么一抹索落苍凉的意味,原野的色调已由青绿转变为灰黄,而穹隆的高远处那些缕浮叠漾的云絮,也仿佛沾染着几分茫茫然的幽渺,说是秋高气爽吧,恁怎么也拋不开秋天惯有的凄冷峭锐——它凛凛的覆盖着人心,云絮与天空衬合着,越近黄昏,这股子萧煞味便越形浓冽了。
  极西的天边,晚霞烧得透红,像泼翻了一碗血在凝结成霭的紫色暮气上。
  司马照胆仍是那身胭脂也似的鲜艳红袍,跨乘于他那匹雄骏高大的酷赤毛色马匹上,夕照余晖,映幻得他更是一团闪耀——火似的闪耀,宛若人与坐骑全融进那一片浮动的异彩中了。
  他并不是单人独骑,在他后面,还跟随着一辆双辔乌蓬马车,拉车的两匹马强健有力,但在驭者的挥鞭吆喝下,却都步履滞紧,一副吃重的模样,车轮滚过路面,留下深深的两条辙印——不知车里装的是些什么物件,竟如此的沉法儿!
  一骑一车,就在满天的晚霞浸浴里,徐徐地沿着官道往前趟下去,他们不急切,再有十里地,便可赶到大祥圩歇马打尖,而十里路,该正好是天黑的辰光。
  赶车的是个于思满面的魁梧汉子,四十上下的年纪,浓眉大眼,透着一股难以掩隐的精悍之气,一身土灰布衣裤脚管扎紧,更显得粗犷矫健,看样子,这人不仅是个车夫,恐怕也会几下子呢。
  马上的司马照胆回过头来,咧嘴一笑:“快到大祥圩啦,伙计。”
  赶车的在座上欠欠身,状极恭谨:“照爷,这一路上来,可真苦了你。”
  司马照胆摇摇头道:“你不须如此客气,孙头儿,你堂堂玉泉府六扇门的大班头都能屈充车夫,我姓司马的便跑趟腿护这遭镖又算得了什么?何况你们知府大人的幕友李子轩更和我情交莫逆?朋友是干什么的?互助互济嘛,可不是?”
  那位孙头儿忙陪笑道:“话是这样子说,照爷,但在下我吃的是公门饭,职责在身,这笔赈银的押送乃是我份内之事,而照爷你可大大的不同啦,一不膺朝命,二不食皇禄,凭的只是一个‘义’字,怀抱为仁,怜苍生疾苦,重朋友情谊,以闲云野鹤之身,抛江湖大豪之尊,只由我们府里李师爷一句话,便肩负起这等重担,揽下恁般重责,照爷,除非是你,要换了别个主儿,成么?”
  司马照胆豁然笑道:“孙头儿,可别把我给捧得太高了,我还是那句老话——交朋友是干啥的。”
  孙头儿满脸钦佩之色道:“照爷,我孙可器吃了二十余年的公门饭,人间世上的形形色色,江湖道上的邪魔歪道可是看多听多啦,似你这等只论仁义,不顾利害的君子人物,却委实少见,以你的身份来说,岂会降尊纡贵干这几近保镖的角儿?更且不收一文酬劳?但你不仅慨然答允李师爷屈居了这趟赈银的保镖,又纯尽义务,不计代价,照爷,像这样等仁杰豪士挑着灯笼去找也找不出几个,这年头,世风日下,人心浇薄得不能谈喽,我整日面对的就是这些令人心冷的烦杂事,越搞得长久,越觉得天下之大,好人太少……”
  司马照胆淡淡的道:“为人行事,求的只是个心安理得,孙头儿,若说我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倒也未必,只是我比较讲究这心安理得四个字的精神而已。”
  孙可器道:“这就不容易了,照爷,天下尽多昧着良心还盗理曲意的角儿。”
  司马照胆笑道:“说真的,孙头儿,我们这一路来,已走了上千里地,只我们两个保着这满满一车的金银,你可曾担过心事?”
  嘿嘿笑了,孙可器道:“若是我独自领着人押送这六千两金叶子再加上一万两银锭,我就会寝食难安,提心吊胆了,只是和照爷你在一起,觉就完全不同啦,好比泰山笃定,稳靠得连晚间睡觉都不作梦……”
  司马照胆道:“你倒轻松,我却似重担在肩,沉得紧哩!”
  扬了扬马鞭,鞭梢子“劈啪”一声掠过拉车的马背,孙可器道:“是照爷你太谦啦,不说别的,就凭‘真武劫邪’四个字,亮晃晃的金字招牌,火辣辣的大来头,有哪个不开眼的楞头青胆敢上线开扒,找碴儿?要‘老横’的朋友不错是要金要银,但他们更要老命哪!”
  司马照胆道:“孙头儿,你好像比我还吃得稳?”
  孙可器笑道:“所谓‘艺高人胆大’,照爷,这趟差事,我原来是要率领三十名手下弟兄护行的,但你却拒绝了,只挑我跟你走,你这样做,我不但不觉冒险,更感到落实得很,正像我前面说的,越是你敢这么安排,越表示你功夫高,有把捶,否则你岂会这么轻狂托大?”
  司马照胆叹了口气,道:“你可别把事情看得这么单纯,孙头儿,我不同意你带那么多人随行,并非意味着我有绝对的把握,只是为了人多惹眼,而且不是我小看你那干手下——恐怕真个遇到情况,管得上用场的不多,与其凭添累赘,还不如我们落个进退由心的好。”
  孙可器有些尴尬的打着哈哈道:“我那些只得一身蛮力、几手花拳绣腿的小子们,在照爷你的眼里来衡量,自是登不了大雅之堂,好歹么,求的是个人多势大罢了……”
  望着西边的一片暗紫深灰,司马照胆低沉的道:“兵在精而不在多,孙头儿,这种事尤其乱不得场,否则,光叫自己人一搅和也就砸了锅啦。”
  孙可器忙道:“当然,照爷是行家,错不了,好在我们一路平安,眼看着距离目的三合县也近了,到达地头,把这满车烫手压命的黄白玩意,早早交割给三合县衙门,拿了回执,我们便一身轻松啦……”
  司马照胆道:“此去三合县,还有五百多里路,孙头儿,行百里半九十,我们在这后半段路途上,尚须更加小心才是。”
  孙可器点头道:“是,照爷,我们的担子不轻,这不只是指车上这些有价的金银而言,更干连着三合县及县属十八里屯那成千上万的灾民生计,这一场大瘟疫,业已把那地方弄得是哀鸿遍野,难以继命了……”
  司马照胆道:“所以,想到那些急待赈济的灾民,那些于病痛饥馑熬煎下的百姓,我们就更不能出错,要尽早把这些能使他们暂维生计的赈银送到,好歹,先帮他们将这最要紧的一刻挺过去再说。”
  又咧嘴笑了,孙可器道:“照爷,听你的口气,着你这形色,真是悲天悯人,慈善得紧,谁又想得到在你的大关刀之下,亦曾杀得鬼哭狼嚎,血溅如雨?”
  司马照胆手抚在赭赤皮鞍的“判官头”上,平静的道:“掌下命,刃下魂,俱乃是该杀之辈,孙头儿,是以多年江湖风云,争战搏死,仍然于心无愧,因我自知未尝妄杀一个无辜。”
  孙可器由衷的道:“我明白,照爷,你原就是这种铁铮铮、明堂堂、善恶有分的好汉子!”
  司马照胆笑道:“但机会上仍不及你,孙头儿,公门之内才好修行!”
  孙可器正色道:“照爷说得对,我办差事向来兢兢业业,不敢稍有失闪、掉以轻心,我十分了解深衙大牢之中所惯于造成的冤屈憾恨,许多年来,自信还做得到公正严明,勿枉勿纵这八个字……”
  点点头,司马照胆道:“对你‘铁判’孙可器的大名,我是久仰了,六扇门里,你的确称得上是个正派人物,讲道义,肯担当,和一干同吃公门饭的朋友大有区别;玉泉府的三班捕快,在你的掌理下,清正不阿,尽职尽责,比起其他各地的公衙差办,不知要高明上了多少,孙头儿,说句不中听的话,似你们鹰爪孙这一贵行的仁人大哥,我一直敬鬼神而远之,不敢高攀,更少黏缠,但你却别具一格,同流而不合污,坐得正,立得稳,名清气直,铿锵有声,我才答应李子轩与你合作办事,否则,早也敬谢不敏了!”
  重重抱拳,孙可器荣幸有加的道:“多谢高抬,照爷,多谢高抬!”
  司马照胆道:“这是你做人做得正,行事行得稳,要是不然,我便夸你夸破了嘴,又管个屁用?”
  孙可器又以一种知遇的神情道:“照爷,我孙某人虽说自认尚算守份守格,但仍属下焉者,我们知府薛大人才称得上是—位清廉公正、爱民如子的好官,薛大人两榜出身,满腹经纶,更又能以融会贯通,施之在政,玉泉府的黎民百姓不但皆受泽惠,连府辖之外的其他城镇亦同沾福德——就以这次三合县的灾变来说吧,奉谕捐赈济助的邻近七个府县,就只我们玉泉府捐认最多,而且,恐怕也是送达最快的了……”
  司马照胆坦然道:“薛大人的官声,我是早就听说过了,所以子轩这次重托于我,我才毫无推辞,一口承担,我以一个浪荡江湖的草莽之属,虽不成才,却也不至充做官家的保镖解差来自束行为,但我却如此做了,为的便是一位礼贤下士,廉洁清正的好官,一位严明守份的司宪,以及老友的嘱托,至于苍生万民的疾苦所依,便不敢标榜自高了……”
  孙可器满面钦仰之色的道:“照爷,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向你的义行表达谢忱,江湖上的豪侠奇士,其所作所为,或慷慨悲歌,或惊鬼泣神,浩壮激荡,深刻镌镂,实非我辈公役之徒可以容纳体会,稍作比较……”
  猩红的袍袖挥洒,司马照胆笑道:“越说你越捧我高登啦,孙头儿,我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一次,也只是助你们一臂之力,帮同押送这一车金银而已,算不上一回事,你看,这一路上来,草木不惊毫无异状,说不定便没有跟你押送,也照样能平平安安的去到地头……”
  在车前座上移了移身子,孙可器连连摇头道:“照爷,你这样说是叫‘谦’,但我可不敢自吹这样的牛皮,这是因为有你押车,才不见异状警兆,若是由我独负此责,包管乐子就不断了,从玉泉府去三合县,沿途并不平静,虽不能说盗匪如毛,强梁遍地吧,至少跑单帮打野食的横货便都像豺狼虎豹一样随时窥伺在侧,稍有不备,他们便决不会客气,照样下手发财,而我明白,其中亦不乏心狠手辣,艺业精绝之辈,若说抗不住,就真个抗不住,这不是自抬身价便能搪得过去的,所以,照爷,譬喻你是一块镇山石,乃是半点不见夸张哪……”
  司马照胆道:“在这满车黄白之物尚未正式交割前,孙头儿,你可别太过笃定了,连我自己也不敢保准是否绝对不出纰漏……”
  孙可器笑道:“如果连照爷你也撑不住的场面,我姓孙的除了认命,剩下来也只有倒霉认命了!”

×      ×      ×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那股子飒飒的寒意,也益发透衣浸肌,令人有点瑟缩,不远处,一片明灭不定的灯火亦已映入了视线。
  那是一座镇甸——大祥圩。
  搓搓微觉麻冷的双手,孙可器又提高了嗓门道:“照爷,前面约莫是‘大祥圩’了?”
  司马照胆道:“一点不错,大祥圩。”
  孙可器道:“你以前来过?”
  笑笑,司马照胆道:“来过,而且不止一次。”
  呵了口气,孙可器眉开眼笑:“好极了,敢情照爷是熟地方,稍停还得烦照爷找一爿满意的客店,最好是有吃有住,咱们先温上一壶老酒,来几色小菜,暖过身子,再洗个痛痛快快的热水澡……”
  顿了顿,他又嘻开嘴道:“假使照爷不觉困乏呢,呃,我可着店家挑个小妞来,替照爷松活松活,舒散一下筋骨,顺便也消消这些天来的火气……”
  司马照胆道:“谢了,孙头儿,吃喝我挺有兴致,其他并无嗜好,而且,这些天来,火气我是没有,有的么,只是一股子寒气……”
  打着哈哈,孙可器道:“全凭照爷的意思——我说照爷,大祥圩哪家店你是熟客呀?”
  司马照胆道:“我们不投店,孙头儿。”
  微微一怔,孙可器不解的道:“不投店?总不成在人家屋檐下过一宿吧?”
  司马照胆笑了笑道:“倒不至于这么个惨法,在大祥圩,我有一位挚交好友住在那里,他混得还不错,近几年来很积攒了点身家,他那里屋多房阔,正合我们留住,我这是公私兼顾,孙头儿,一则投宿该处便于我们照应篷车,二则呢,趁这机会和我那老友叙叙别情,老实说,若非这趟差事,我还不知要到哪年哪月才会到大祥圩和他见面哩,算一算,上次一别,又三年多不晤面了。”
  孙可器颔首道:“我唯照爷马首是瞻,你怎么打算,我就怎么应从——只是,在你那贵友之处,可有吃喝招待么?”
  哈哈大笑,司马照胆道:“除了不能叫他的老婆陪我们上床,其他一切,包君满意!”
  孙可器忍不住也笑了:“照爷那位贵友,也是道上的?”
  司马照胆道:“不是,他甚至连庄稼把式都不懂,他做买卖,开一爿粮行,一家油坊,挺发财,比我混得强多啦!”
  孙可器觉得有趣的道:“照爷的人面很广哩,我们府里李师爷虽说在官家为幕友,却与照爷交谊颇深,这一位又是富商粮绅——看样子,照爷的朋友各行各业全占着份子,并非局限于江湖中人,物竟不一定以类聚……”
  司马照胆道:“其实我道外的朋友也不多,数也数得出来,就是那几个,子轩与我,是因为多年前我替一个受屈蒙冤的江湖晚辈出头伸冤,才互相结识的,当时彼此素无交往,也不知他看上了我哪一点,竟曲意结交,更一力成全,至后来,那小子果然洗清罪嫌,开释于外,我和子轩也就成了好友啦……”
  孙可器回忆着道:“那可是李师爷在济安县县衙当刑案的时候?”
  司马照胆道:“正是那时。”
  “哦”了一声,孙可器道:“有七八年啦……”
  司马照胆订正道:“快九年了,一晃之下,竟已过去这么一段漫长的辰光……有时想想,人这一辈子实在消磨得太快,没得几个九年好过……”
  孙可器也颇受感染的道:“可不是?想起我才入公门,吃这碗劳碌饭的时候,也只有二十出头,眨眨眼今年业已四十多啦,二十来年,觉得就和做了场梦一样……”
  司马照胆半侧着脸道:“不过,开始做梦的时候你才是个小小的跟班皂役,待你这场梦一醒时,却已升任至三班总捕头了,孙头儿,这场梦做下来,收获不可谓小!”
  孙可器呵呵笑道:“这点局面,又怎能和照爷你的显赫威名相提并论?”
  司马照胆喟了一声,道:“说什么显赫威名?只不过靠了这几手把式,凑合着在道上为人帮帮场,跑跑腿,混个生活罢了,实在没什么稀罕处。”
  孙可器忽道:“对了,照爷,在大祥圩的你这位贵友,约莫也是受了你的恩惠方才结交下来的吧?”
  扬扬眉,司马照胆道:“敢情是吃公门饭的——孙头儿,你可猜得真准!”
  孙可器挥动了一下马鞭子,笑道:“以情理去推断,多半差不了太远,照爷,你呢,是江湖上的大豪,武林中的巨亨,同开店做买卖的—行压根就扯不上关系,但事实上你却有这么位好友,想一想,你乃尚侠好义的天性,他是个本份忠厚的生意人,两头一凑,不是你帮过他,哪来这深的情谊呀?”
  目光中闪亮着晶莹的光彩,黑暗里有如墨玉般的柔润清澈,司马照胆的声音也是那样的爽朗了:“不错,我帮过他一次小忙,有十年了,还在结识子轩之前,那时候,他才刚刚开起一爿油坊——一规模极小,远不如现在的局面,甚至看上去极为寒伧简陋。油坊的隔壁,是一家生意鼎盛的驴马行,有一天,记得他说过是午后的辰光吧,隔壁驴马行老板的五岁儿子,伙同几个年龄相仿,都是街邻关系的顽童溜到油坊后头戏耍,当时大家都吃过午饭在歇晌午,不防那几个小毛孩子竟爬到了存油的大缸上,偏偏又是驴马行老板的儿子不小心,失足掉进一只半人高的油缸里,等其余的孩童惊悚奔告,油坊里的人赶忙前去救援,那孩子早已噎死缸中了。”
  孙可器摇头道:“这就麻烦了,好歹一场人命官司免不了要打,类似情形,苦主儿多半是占便宜,被告不问多么无辜,至少也得赔上一笔银子。”
  司马照胆道:“你错了,孙头儿,苦主——那家驴马行老板,他不打官司。”
  呆了一下,孙可器意外的道:“什么?苦主儿竟不打官司?”
  司马照胆道:“他有他自己的观念与手段,那位老板不告状,也不要求赔偿,他只要我那可怜的朋友交出他刚满周岁的独生子来抵命!”
  张大了嘴,孙可器又“唏”的吸进口唾液,愤异的道:“娘的,天下竟有这种这种人?这未免就稍嫌霸道了点!”
  微微一笑,司马照胆道:“你也觉得对方这样做不大合适?”
  孙可器直率的道:“何止不大合适?简直蛮不讲理嘛,朗朗乾坤,清平世界,他胆敢不顾王法,擅定私刑,任意报复,莫非是想造反?”
  突然,这位大捕头又皱着眉头道:“照爷,那驴马行的东主,莫非是江湖中的朋友?”
  司马照胆一哂道:“你总算想到了——他不但身在江湖,更是大祥圩当地一干青皮无赖的头子,东南驿道一百二十里的独包行脚操持者,道地的地头蛇!”
  孙可器似乎已忘记他们所谈的乃是十年前的往事,他表情忧虑的道:“这样一来,你那朋友就不妙了,照爷……”
  司马照胆道:“可不是?他急得就要上吊,而事实上,上吊也救不了他那无辜受累的幼小孩子,他向对方跪求,哭诉,哀恳,全不济事,驴马行的那一位苦主,非横了心要他交出孩子抵命不可!”
  孙可器不禁脱口道:“他为什么不去报官呀?”
  豁然笑了,司马照胆道:“报官?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他那时的一点身家底子,在这种命案上,岂能满足一干差爷问官的脾胃?况且驴马行的老板早与当地公人有所勾结,力量比他大得多,报了官,也和不报一样。”
  孙可器有些不服的道:“未必完全如此,照爷,若是我来主办这件案子,我就——”
  打断了他的话,司马照胆道:“可惜不是你来主办这件案子,孙头儿,公开中的差役,我见多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又有几个似你这样良心未泯,出入污泥而不染的!”
  干笑一声,孙可器讪讪的道:“都是那些该死的东西把六扇门一点清誉给糟蹋了……”
  司马照胆哼了一哼,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这些差爷,实际上,贵行之中,争气的人不太多!”
  孙可器忙问:“后来呢?后来又怎么样了?”
  司马照胆道:“就在我那朋友呼天不应,呼地不灵的辰光,全家老小正哭做一团,惶惶然不知何所适从的时候,上天开了眼了,支来了一个惯于承揽这种闲事的俗人——我。我恰巧路过大祥圩,因为半途受了点风寒,极不舒眼,而我相信自己的一个治疗偏方,就是用两斤上好小磨麻油,配上几色‘地黄’、‘伏苓’用火焙的老姜沾着搓擦全身以驱郁气,这味方子对我一直极其有效,我怕店伙计在成色上不实,所以便自己亲自前去配购,而一脚踏进那爿油坊,见到那种惨况,麻烦就招上身了……”
  孙可器神色激奋的道:“你宰了那个驴马行的东家?”
  舐舐嘴唇,司马照胆道:“不必这么严重,我只是亮了几手功夫,并且在他们认为不可议的时间里,放倒了那些横眉竖目的二流子货——或者,躺在地下的人是他们心目中的好手,因此很收到震慑的功效,后来事主出面了,竟然也中规中矩的要和我决斗,我他娘有什么兴致和他决斗?只两招,一招抬他上了半空,一招又接住他,行了,这桩麻烦即告完美解决,对方也相当光棍,表明瓜葛了断,同时第二天就结束了驴马行的生意,举家迁走,不知所终……”
  连连拍手,孙可器赞道:“漂亮,漂亮之至!”
  耸耸肩,司马照胆道:“有些时候,王法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也涵括不了所有的纷争,而江湖上有它独特并简易的一套,江湖上了结瓜葛的方式,往往比王法更要公正及圆满,或者粗暴了点,但某些地方和场合,只有粗暴才能奏效竟功,孙头儿,你说是么?”
  孙可器不大好意的笑着道:“这个么……呃,有时候是如此……”
  司马照胆似笑非笑的道:“这样的论调,在你这位执法者的立场来说,怕是难以苟同,但孙头儿,事实总是事实,不能以立场的角度而抹煞事实,嗯?”
  孙可器赶紧道:“当然,这个当然……”
  往前微俯身子,他又问:“照爷,你那位贵友,便因此和你成了莫逆之交?”
  司马照胆道:“是的,我们成为极要好的朋友,并以兄弟相称,他长我八岁,我尊他一声大哥,他也确以手足之情待我——或者其中包含了许多感恩的成份,但无可置疑的是,我们之间已建立起深挚的情谊,和同胞兄弟似无二致了……”
  孙可器笑道:“经照爷你这一说,我越发觉得你这位贵友可亲可近起来,无形中增加了三分熟稔,等一歇,倒要多和他热和热和……”
  —指就在眼前的大祥圩闪耀灯火,司马照胆道:“就快到了,他住在圩子靠南的一条窄街尾深门大户,典型的财主架势,这些年来他可是一天比一天发达了,上天往往对老实人特别看顾,混来混去,我们这种自命不凡的角儿,大多都混到人家屁股后去啦……”
  孙可器亦有所感的道:“可不是,劳碌奔波,担惊受险,待到快老掉牙的辰光——如果活得到那等辰光的话——却是两袖清风,一肩明月,只落了穷神一尊,想想,照爷,真倒不如改行的好,这样的日子,连自己都过腻味了……”
  司马照胆缓缓的道:“但我们全明白,我们是难以改行的了,江湖似一根绳子,把我们牵紧得好牢,一脚踏进这湾浑水,就只好趟它到底喽……”
  篷车沉重的前行着,时而颠震发出“忽隆”、“忽隆”的响声,车轴似是难以承受这重压的负荷,不停的“吱呀”呻吟,拉车的两匹马早已浑身汗湿,嘴里吁吁地喷呼白色沫液,连连打着响鼻,好像越近地头,越形疲累了。
  就在车声震荡,蹄音脆落里,他们踏上了大祥圩的麻石板街道,是刚掌灯的时分,这爿圩子还相当热闹,有股子人聚集的地方惯有的那种温暖气息——尤其在这秋风萧煞的晚间。
  司马照胆策骑引路,回头笑道:“那边就是了,孙头儿,我包你有一顿好吃的,一次痛快的热水澡,以及一张舒适柔软的床铺……”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上一篇:第七章 突变
下一篇:第九章 赎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