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碎勾
2019-07-06 11:41:4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凝视着门外那一片皓白皎洁的银色雪景,司马照胆的目光却透露着深沉的悒郁,及空茫的僵硬,他看着外面,其实恍同不见,他脑子里在思量着许多事,许多因为这二十万两银子而引起的麻烦事。
  摇摇头,他站了起来,招过店里的那位大嫂,付清酒食帐,之后,从容不迫的走出门外。
  骑上马,他让马儿不徐不缓的往前蹚,他并不急,等着他的早已在那里等着,追他的,终必也得照上面,问题总要有个了结,可不是?
  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干了这桩事,因为他之所以如此行为,有一个比这行为的罪过更要在相反比重上崇高得多的理由——也就是说,他宁肯背上这劫掠的罪名,用之来达成在某桩善行上的目标
  他是问心无愧的,他得到这笔钱,只是冒犯了一个人,或少数人,但是,这笔钱却能成全许多人,帮助许多人,后果的艰险是他自己的事,症结所在,仅乃值与不值罢了。
  他非常明白,如今他的处境危殆,他是一块散发着异香的饵,正在招引着那干妖魔鬼怪,豺狼虎豹,他们垂涎于他这块肥肉——二十万两银子,甚至可以掩遮住他大关刀上的光芒。
  鞍上,他一路在想,该要如何来应付这些麻烦?他毫无躲避的意思,现实要面对,而在这个人间世上,有很多问题乃是躲也躲不掉的。
  天空灰沉沉的压着头顶,北风打着呼哨在卷扬,停了雪以后的天气益发冷冽了,那样的寒瑟,便仿佛削尖了的冰锥,老是往人的骨缝子里钻,真叫冷。
  从这里下去,只有一条路——黄土峡,那里早有些好朋友在迎候着他的大驾,然则,他仍旧决定往黄土峡去,因为他知道有很多问题是无从躲避的。
  用头巾的下摆掩围住口鼻,聊可略御风寒,他抬头望着天色,翳厚的灰云透着晕黑,随着风势滚动奔移,这表示又要下雪了,不须多久。
  他的大关刀隐缚在马腹之下,那是一处巧妙又不惹眼的放置兵刃所在,他希望不会使用他的家伙,利器总是件伤人的东西,比赤手空拳的威力更要浩大残酷得多,有些时候,他并不喜欢流血。
  北地的天气干旱,就算黄土,也能凝结成如此坚硬宛似石壁的峡谷——在一片起伏又崎岖的地面上,隆起的两脊形同峡谷拱阻的双臂,峭崖般的土壁相对着拔耸,中间留了一条路,倒也不窄,可以走得进一辆车去。
  是的,黄土峡。
  有几撮枯萎的干草杂树,疏落的点缀在峡壁上下,叫风一吹,簌簌晃摇,又凭添了几许苍凉孤寂之概,在这种地方杀人越货,上演一出黑吃黑的好戏,地方的确是拣得不错,颇有那么点气氛。
  在离着黄土峡还有三里多路的时候,司马照胆便下了马,他将坐骑牵到一处隐蔽之所,又解下了他的大关刀斜背上肩,这才闪闪伏伏的沿着山脊摸了过来。
  一向的习惯,他都是采取主动,除非事先不察,让他顶着头先挨打他是不干的,现在,他就要抢前一步,把那些企图算计他的牛鬼蛇神们拎出来,好歹整治一番再说。
  从峡谷中间的那条通路仰起脖子往上看,上头的谷顶峭壁是又险又窄,但是换一个角度,自一侧的山谷上望过来,便可发现谷顶并不似由下面仰望那般的险窄,它有着一段坡度,而且,坡度还不算太峻峭。
  在这里,司马照胆看见了两个人——两个体格雄伟,身披毛质大氅的彪形汉子。
  那两位仁兄,全神贯注的朝峡谷远方眺望着,又不时俯首往下窥探,模样像是在等待或者期盼什么人到来,两张充满悍气的面孔上,全有着掩不住的焦躁之色。
  他们的兵器都握在手上,嗯,一式一样的带链子大铁勾。
  于是司马照胆知道找对了人,陆庵并没有骗他,眼前的两位,可不是“十八铁勾”中的瘟神一对?
  悄无声息的来到一座土丘之后,司马照胆在盘算着距离,他要一下子便令对方两个人失去反抗及传警的能力,不让这一对有任何圜转的余地。
  这时,那个头较同伴略胖的一位仁兄,紧了紧围在上身的灰色毛质大氅,十分不耐烦的开了口。
  “娘的个皮,我们把子的消息到底灵不灵光?不是说那个熊货,必定会路经此地么?业已等了这老半天啦,却连个鬼影子也不见一条,人在谷顶,风吹雪冻,眼看就要僵成他娘的两根冰柱子啦……”
  另一个轮换着把手凑在嘴巴上哈着热气,边不停的双脚跳动,嗓门发沙的道:“可是真冷,再要等不到那个人王,咱们得下去换班了,财是大家发,没有单把我哥俩插在这里的道理,劳逸总该均匀一下……”
  先前的那位又朝峡谷下张望了几眼,恨恨的道:“点子是俞光递过来给我们把子的,姓俞的阴着一张孝子脸,要死不活的老是半瞌着他那双三角眼,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玩意,把子同谁合伙不行?偏要找上这么块料,如今八字还不见一撇,我两个就先遭上这场罪受,想想看,真他娘的不甘不服!”
  这一个也发着牢骚道:“说得是呀,姓俞的那副架势,活脱像个祖宗,看他那股大模大样,高高在上的劲道,我就他娘的不顺眼,咱们老大却又对他这么个客气法,委实叫人别扭,娘的,我就不信离了姓俞的咱们便接不下这票横财。”
  较胖的汉子道:“若是我,我就先把姓俞的做翻,好歹不流出十八铁勾手里,犯不上外人分去一瓢!”
  他的伴当叹了口气:“只怕老大却不是这么个想法,他对姓俞的好像相当顾忌!”
  哼了哼,这位道:“吊颈索吊吊别人的脖颈还差不多,唬不住我们十八铁勾,头儿也见过不少阵仗,这一遭不知怎的竟然瞻前顾后纠缠起来!”
  另一个道:“我看,他是把那姓司马的家伙估得太高了,深恐凭我们众家兄弟之力,截不下这票油水!”
  先前说话的又是重重一哼,道:“姓司马的名气不小是真的,却也只是听得传闻罢了,实则如何,谁也没见过碰过,似这类的角儿,大多徒具虚名,充的是个唬劲,我们把子在未悉对方底码如何之前,就他娘的穷紧张,更死拉着姓俞的帮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么?”
  伏在土丘后的司马照胆,不禁暗自好笑,他正准备猝起发难,给前面这一对人熊来个现眼就报,却在身形微动的一刹,又迅速隐伏下去。
  衣衫的飘拂声迎着寒风,发出猎猎的急响,有如巨鹰展翅,金雕展翼,一条人影,以那等隼利的身法,大鸟般凌空飞落。
  十八铁勾的那两位仁兄,在瞬息的惊愕之下,反应却也够快,两个人立时分离开去,手中铁勾当胸,采取了戒备的姿势。
  来人身穿紫色锦袍,头上系着紫巾,长得高矮适中,却是又粗又壮,一张方形的黑脸不怒而威,双目棱棱如电,开合之间,有着一股慑人心魄的狠厉之气,像是把人一看,对方便自觉萎缩了。
  十八铁勾的这两位,还是较胖的那个先发了话——带着无可掩饰的疑惧:“你——你是什么人?”
  行了,只这一句话,司马照胆便已明白,来者和十八铁勾不是同路人,看情形想发横财的朋友还真不少呢。
  那人面无表情,语声沉沉稳稳的回答道:“有个千臂煞,名叫谷力的角色,你们可曾听人说过?!”
  可曾听人说过?千臂煞谷力是江湖上盛名煊赫的独行大盗,也是关东一十三股红胡子首领共推的盟兄,在白山黑水之间,他的威望不可一世,就算在中原,他亦是拔尖的黑道大豪,好些桩巨案,好多件奇事,全乃他独自所为,在他手下,折服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更诛杀了若干公认难惹难缠的强悍角色,他是响当当的一把硬手,素以行动猛辣,手段干净利落著称于四海绿林同源。
  那十八铁勾的仁兄楞头楞脑的道:“谷力与你有什么相干?你又是他的什么人?!”
  那人缓缓的道:“我不是谷力的什么人,谷力就是我。”
  恁般牛高马大的两个汉子,顿时齐齐打了个哆嗦,肩也塌了,背也弯了,一下子全部矮了半截。
  较瘦的一位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惊恐,却舌头打着转道:“谷力——呃,不,谷老大你,你忽来此处,可是可是对我兄弟有什么……什么指教?”
  谷力沉声道:“没有什么指教,只是告诉你们,你们要做的买卖不能做了。”
  那位仁兄睁大双眼,呐呐的道:“谷老大……,这,这是谁的意思?”
  微微昂头,谷力道:“我的意思。”
  十八铁勾的两位不禁面面相觑,两张脸全泛了白,胖的那个忐忑的道:“谷老大,在下不明白——”
  谷力道:“很简单,因为这票买卖我看上了,一旦由我揽下的买卖,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否则,即是表示对我个人的侵犯和挑衅,在这种情况之下,后果如何,相信你们都会明白!”
  心腔子猛然一缩,那人哭丧着脸道:“谷老大,大家都是混世面的,讨生活的同道,好处当前,却也得有个先后之分,谷老大你明明迟了一步,又怎能说这票买卖业已由你揽下?事实上我们行动在前,谷老大你总不能光是听到风声便硬要抢到我们头里——”
  谷力平静的道:“这是你们的说法,我却要依照我一向的惯例行事,设若你们不服,大可与我先做了断!”
  退后一步,对方恐惧又慌乱的急道:“请莫误会,谷老大,请莫误会,在下并无冒犯之意,在下只是向谷老大你做个解释。”
  谷力道:“不须解释,你们尽快退去,就算是友善的表示了!”
  那一位咽了口唾液,艰辛的道:“谷老大,这件事在下等做不了主,还得请你移驾去向俞光和我们大哥说一声,发号施令,是他们的事,我哥俩只是听供差遣……”
  另一个也忙道:“或许我们老大可与谷老大合作,彼此雨露分沾,大家都捞上一票,也好腥腥手——”
  谷力一张黑脸是纹风不动,毫无表情,他僵木的道:“腥腥手当然要腥腥手,但却是腥我一个人的手,如果你们也想楞来分一杯羹,我腥手的方法便不一样了。”
  怔了怔,胖的那个呐呐的道:“谷老大是说—一”
  谷力冷硬的道:“我是说,设若你们意图插一腿进来,我就不是点银子腥手,而是用你们身上的污血来腥手了!”
  对方是又惊又怒,却只得硬生生憋下这口鸟气,他挣红了脸道:“谷老大……尊驾的意思,在下全明白了,不过,在下兄弟两人在圈子里地位卑下,份量不够,对谷老大你作不了允诺,是不是,呃,请谷老大借一步,向我们大哥打个交道……”
  谷力嘿輾一笑,却没有丁点笑意的道:“十八铁勾的头子梁苏在你们兄弟伙里可以翘拇指,扛把子,充他的人王,但在我谷力面前,他的道行还差得远,我没有必要去向他打招呼,你两个回去将我的话做一番交待,也就是了。”
  二位仁兄犹豫着,踟蹰着,是一副极端为难的模样,谷力又是嘿嘿一笑,道:“因为没有一定宰杀你们两个的需要,所以我才留着你们的两条狗命,设若因此而令你们产生错觉,或是容易商量,二位可就想岔了,现在,你们是打算自己用两条腿走路呢,抑是要麻烦我送你们上道?”
  猛一昂头,较瘦的那一个再也忍不住了,他狂吼道:“姓谷的,就算你是九天神佛,罗汉金刚,也不作兴这个横法,难道只许你一个人独吃独吞,便不许别个捡点残羹剩饭?”
  摇摇头,谷力道:“不许。”
  那一位双目赤红,青筋浮额,咬牙切齿的大叫:“老子恁情豁上这条命,也受不了你这股子气焰,他奶奶的,老子与你拼了!”
  一拍手,谷力泰山不动的道:“好汉子,不拼的就是杂种!”
  一声断叱,那一位身形倏偏,大铁勾猛往前挥,勾尖的一点森白方才划出半抹孤痕,又已在一阵“哗啦啦”暴响中抖飞而出。
  谷力稳挺得仿矗立的铁柱,他没有做任何闪避或是腾挪的动作,只见他右臂轻抬,对方飞挥的大铁勾业已到了他的手里。
  那人惊恐交集,狂吼连声,一边奋力拉扯连在勾柄上的铁链,一边撕哑的尖叫道:“尤吉山哪,我操你的十八代血亲,你还不并肩子上手,犹在那里发你娘的哪门子愣?”
  比较胖的一位——尤吉山,闻声之下,方始如梦初醒,他突的打了个寒颤,双臂斜抡,大铁勾“呼”声偏扬,手腕顿挫,又闪电般反扣何谷力后背。
  真的是连眼皮子也不抬一下,谷力左手轻摆,只是那么不经意的,好像挥拂一只苍蝇般轻摆了一下,这一柄大铁勾亦已到了他的手中。
  于是,那两个人就开始了吃力的挣扯,跳动,但任他们用尽了生平之力,却分毫不能使谷力移动半步,更遑论扯回他们的家伙了。
  面孔上的表情平板,甚至连一丝肌肉的颤抖,一条纹褶的牵动都没有,谷力一手握着一柄铁勾,双目平视,目光中,仅仅流露着那么一点厌烦与嘲弄的神色。
  蓦的,瘦的那个急松手上的链尾,身形倒窜,人未落地,一只银光闪闪的哨子已然凑到了嘴边——显然他是企图发出讯号求援了。
  原来抓在谷力手里的那柄大铁勾,便在这时倒插回那人的胸膛,快得甚至不见铁勾掠空时的那抹黑影,铁勾回射的冲力极大,撞得那人银哨飞拋,整个身体弓弹,连一声窒闷的呼号都来不及,便似一块陨石般跌落在崖外。
  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谷力的形态依旧,他凝视着早已口呆目瞪,心胆俱裂的那位尤吉山,慢吞吞的道:“你的这把破铁勾还在我手里,怎么你不再使力挣扯了?难道说,你不打算把你的家伙夺回去啦?”
  尤吉山双手一松,“当”的一记坠落了链尾,他控制不住双颊的抽搐,大着舌头道:“谷老大明鉴……在下等算是什么东西,怎配与谷老大这等高手对阵?在下一直就不敢对谷老大稍有失敬之处,都是在下的兄弟冯达冲动糊涂,不知自量,方才冒犯了谷老大你……”
  谷力淡漠的道:“他不是冒犯我,他是在冒犯自己的生命,如今,总算遂了他的心愿。”
  唇角一撇,他又接着道:“你的兄弟被我慈悲过了,朋友,你又有什么打算?如果你也想求得与他相同的待遇,乃是一桩轻而易举之事,简单得只要我一反手——”
  双手急摆,尤吉山额上冷汗涔涔,身子半弯几乎就要跪将下来:“不,不,谷老大,求你高抬贵手,掌下超生……我绝没有与你作对的意思,半点也没有,谷老大,只要你交待一句,连爬带滚我也准定扮给你看……”
  谷力哼了哼,道:“真正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这么听话,不是省了许多麻烦?”
  尤吉山惶恐悚栗的道:“这不能怪在下,谷老大,全是冯达有眼无珠,闯下大祸,连累了在下,在下就算有十个胆子,又哪里敢开罪谷老大你分毫?”
  一挥手,谷力道:“也罢,我便放你一马!”
  尤吉山是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他哈腰曲背,诚惶诚恐的道:“真是大人大量,菩萨心肠,谷老大,我这就告退——”
  谷力忽道:“慢着。”
  全身一哆嗦,尤吉山僵住了正待挪动的脚步,他惊恐的道:“谷老大,你……”
  谷力沉沉的道:“别忘了回去向梁苏传话,叫他带着手下一干子楞货,赶紧拿码子走路,若是等到关节上大家又照上面,朋友,十八铁勾只怕就要变成十八撮白骨了!”
  打躬作揖,尤吉山连忙道:“你放心,谷老大,在下一定把你的交待带到,我们老大这一斟酌,还会不往后转?普天之下,哪一个敢在你谷老大嘴里争食哪?”
  谷力扬着脸吼道:“在我嘴里争食原不大紧,但能豁出这条命就行!”
  隐伏着的司马照胆,不禁大大为十八铁勾这批角色叹息了,在江湖上混,主要就是混骨节,临到难处,如若全变得似尤吉山这等孬法,还不如挟着尾巴早早回老家去耕田种地,却又在刀锋枪尖组合成的草莽生涯中现什么眼?
  尤吉山那告退的模样委实不够潇洒——他几乎像亡命一般奔往坡下,一路奔跑,还打了好几次踉跄,差一点就真个是连滚带爬了。
  司马照胆在考虑,他考虑是现在就亮相出去,和那谷力作个了断呢,抑或是再等一等?他不是等别的,他很明白,十八铁勾那档子人物,决不会就此退却,像缩头的王八躲进壳里,除非他们从今以后永不在道上再亮字号,何况,其中还挟着一个大名鼎鼎的吊颈索俞光?
  俞光是个十分难缠的豺枭之属,阴狠而寡绝,足智多谋及反应敏锐之外,更有着一个在黑道里成名者所具的全部条件——最重要的是,在利己情形下其不择手段的自然本能发挥。
  因此,司马照胆不用臆测,他几乎可以肯定,十八铁勾的人是不会基于畏惮怯避的,吊颈索俞光更不可能如此。他们将在仓促中商议对策——保证是不会遵照江湖传统及武林道义的对策,这对策的内涵,司马照胆固不知道,然则,决不会是退缩当可断言。
  谷力就站在方才尤吉山所站立的位置,他双目凝聚,睇视远处,他实际上并不是在等什么,他是在沉思,在忖量,显然,他现在的想法也和司马照胆差不多,他亦似乎在等待着那些必定会来的——司马照胆决定暂时不露形迹,他豁上熬这一阵,还有什么比隔岸观火更赏心悦目的事呢?尤其这导火线乃是为自己而起的。
  没有多久,的确没有多久。
  司马照胆听到了声息,那是许多人在腾掠奔跃时的种种声息——衣袂的飘拂声,身体的兜风声,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偶而传来的兵刃碰击声。
  于是,憧憧人影出现了,自坡脊的另一边,自寒风凛凛,冻氳隐隐中出现,他们来得很快,却并不慌乱,看得出他们乃是采取了高度的戒备姿势。
  谷力仍然凝视着霭烟晦迷的地方,宛若尚不知道这一场争杀祸端业已迫在眉睫——他衣袍飞展,卓立如山,益见雄浑挺拔之概。
  那些形色剽悍的人物,甫一来近,迅即散开,布成了一个包围的半圈,半圈的一边是他们隐然连就的点线,另一边,则乃绝崖如削。
  这干杀气腾腾的狠货当中,嗯,尤吉山赫然在焉,只是表情神色之间,与先前那等窝囊之状判若两人,瞧他那股子咬牙切齿,悲愤膺胸的态势,就好像原先扮狗熊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当这些人站好方位,拿妥角度,当那萧煞的气氛业已凝结成形,尤吉山横按一步,朝一个身材魁梧,满面于思的大汉指点着谷力:“就是他,大哥!”
  手摸着浓密的短硬胡碴,那满面于思大汉瞪着一双怪眼,粗重的开了口道:“阁下就是千臂煞谷力?”
  此刻,谷力才缓缓转回身来,他上下打量着对方,气定神闲的道:“不错,我是谷力。”
  顿了顿,他以一种平淡的语气道:“看来你就是梁苏了?”
  那彪形大汉火辣的道:“正是我梁苏——十八铁勾的第一个。”
  谷力眉毛飞扬,道:“你们到这里来,可是因为接受了我的劝告,来向我道别的?”
  梁苏猛一挫牙,大声道:“是来向你道别的,谷力,我们就要送你上他娘西天享福去了!”
  嘿嘿一笑,谷力大马金刀的道:“听你的口气,好像并不乐意接受我的劝谏,更像是来找我启衅的?”
  梁苏气得两眼赤红,握拳透掌,他咆哮着道:“谷力,亏你也算是道上叫字号的人物,这些年江湖你却混回了头。大家全是世面上讨生活,地里头竖脊梁的朋友,谁也该让人一步路走,哪有似你这般赶尽杀绝的?莫非只准你一个人吃香喝辣,其他的伙计们就该当饿死?”
  谷力沉稳的道:“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梁苏恶狠狠的道:“姓谷的,你可要估量仔细,这不是你关东那一亩三分地,更不是你家袓传的老坟茔,只由得你独自来去,捻香烧纸,别个靠不得边,生意大家做,分的是个先来后到,你他娘凭的什么,硬要里外一把抓,独吃独吞?”
  谷力笑了笑,道:“原来你是说,眼下的买卖,你也想要插一手?”
  梁苏暴烈的叫着:“我也想?娘的个皮,我不只是想,我早就开始行动了,横插一手的不是我们,是你!”
  双手互合,谷力道:“你有什么打算呢?”
  梁苏愤怒的吼着:“这趟买卖是我们先布的线,下的网,理该由我们得,你他娘哪里风凉哪里去,一腥半点也不能沾!”
  谷力颔首道:“如今你倒想独吃独吞了!”
  梁苏口沬横飞的道:“姓谷的,发财梦你是做不成了,另外我兄弟冯达的一条命还得你来陪搭,奶奶个熊,明年今日,你的孝子贤孙便来这里为你叫魂吧!”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下一篇:第十五章 拦截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宝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