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碎勾
2019-07-06 11:41:4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光又露出了那口乱牙道:“你会自行了结?这才叫不可思议,姓谷的,我要找出一个办法来——能够除掉你却不太使我实力受折损的办法。”
  谷力昂然道:“天下没有这么多便宜的事,尤其是便宜事不会被你一个人占尽了,要送我谷力上道,行,得看你能陪垫些什么!”
  俞光狡狯的道:“不错,得看我能陪垫些什么,你不想蚀本,我更不愿耗费太大,这就要看我们彼此的神通了!”
  谷力道:“我知道你心里的打算,你想尽量多保存点实力下来对付司马照胆,嗯?”
  一伸右手大拇指,俞光道:“我早说过,你也有着一副细密而又灵光的头脑,对,被你一猜就着!”
  谷力冷森的道:“你就好生盘算盘算吧,今日我若不能幸免,只怕你也不见得再有力量去对付司马照胆——我会豁出一切,削减你的人手。”
  阴恻恻的笑了,俞光道:“大家捞不着,可是?”
  谷力断然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俞光狠毒的道:“姓谷的,你这份卑鄙心思,管叫你难以得逞,你即将看到我会如何的收拾你,可惜的是,你看不到我如何在数那二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了。”
  谷力带着几声呛咳笑了起来,他吸着气道:“我看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譬如说司马照胆将如何杀得你们片甲不留,拎着你的脑袋当球踢等等,至于那二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俞光,今生今世你是别想沾边了,你天生一副穷相,决非大富大贵的命!”
  俞光脸色一变,随又冷清清的笑道:“不是大富大贵的命那没关系,只要不是夭折之相就行了!”
  慢慢用手解拉尚套在脖颈上的皮索,谷力生硬的道:“在最后的结果尚未分晓之前,俞光,漫谈生死及存亡,乃是一桩不切实际的事,你我之间,谁将不寿而终,恐怕还不能断言!”
  俞光尖刻的道:“不必客气,我早已替你算定了,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谷力仍在解开皮索,他道:“让我们看着你算得准不准,俞光,便在此刻吧!”
  俞光狠板的道:“好,便在此刻。”
  说着,他仰首向天,撮起嘴唇,发出一阵削锐又尖亮的呼哨声来,寒气凝沉,空谷寂寂,呼哨打着旋转,像是绷弹一条无形的钢丝般扬向远方。
  反应差不多是立即的,就在坡下的掩蔽处,有憧憧人影闪现,而且以一种非常快速隼利的身法往这边飞掠过来——只要看那些人行动时的猛捷气势,便可料到他们在艺业上修为的高超。
  阴冷的微笑浮现在俞光的唇角,他注视着那些急速移近的人影,得意的道:“他们来了,谷力。”
  谷力也在注意着那些人,他镇定的道:“不错,我看见他们来了。”
  俞光故作闲适的道:“这些人的来临,谷力我相信对于你我的感受将是截然不同的。”
  谷力表情沉凝,没有答腔。
  俞光又接着道:“对我而言,他们是我的伙伴,我的臂助,但对你来说,这些人就不啻是你的催魂使者了!”
  面颊的肌肉微微抽紧,谷力的语声同样也是绷得紧紧的。
  “他们是我的催魂使者,抑或我是他们的催魂使者,俞光,现在还言之过早!”
  俞光一哂,道:“你是色厉内荏,姓谷的。”
  谷力已将套在颈项上的皮索取了下来,他粗短的脖子上,印着一条明显的淤痕,紫红浮肿的一圈——可见刚才活套束颈之际,虽未将他勒到窒息,却也多少受了点罪。
  于是,那些人到了,一共是七位,可真是凶神恶煞般的七个人。
  他们站成了半圆,一个一看就知道适宜于出手攻扑的半圆,他们的位置固是处在必须仰攻的下方,然而其性之重,却仍是强烈又沉猛的。
  这七个人,有两位身材瘦削——属于那种结实又精悍的瘦削,同样是一袭豹皮紧身衣,豹皮头巾与豹皮软靴,衬着他们黑色的肌肤,就如同两头阴鸷凶狠的黑豹。
  除了这两头黑豹一样的角色外,另有一个披发头陀,这头陀的模样活似一尊门神,七尺多高的块头,水桶般的腰身,挺出的大肚皮浑圆肥硕得往下堕挂,满头乱糟糟的黑发有如鸡窝一蓬,齐额用一根草绳勒着,若不是他那件敞着胸腹的灰暗僧衣,不是他颈项间套着的那串核桃大小的乌黑念珠,谁也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带发修行的方外之人。
  站在最靠边的那个,年约六旬上下,须眉皆白,前脑秃得又光又亮,稀疏的几根发丝却奇突可笑的扎了根冲天辫,脸孔鸡皮也似松塌塌的往下挂,以至他的一双眼睛便显得未曾睡醒般的毫无神气了;挨着这老者一旁的,是位浑身肌肉虬结,又宽又矮的村汉式仁兄,扁平的一张大脸,配上环眼蒜鼻外加海口,身着洗得泛白的一件蓝布褂子,下面是一条只达膝盖的牛犊短裤,足登草鞋,那双腿,乖乖,黑里加粗,就宛若两条大号的生铁棍杵。
  七人中这才数到的两个,看上去比其他五位稍稍顺眼一点,一个三十来岁的年纪,月白长衫之外套着件灰鼠皮嵌肩,淡青的面孔上似笑非笑的流露着那么几分“雅”气,他的同伴也是长衫一袭,却是较为豪华的枣红锦缎外加襟边洒镂着黑竹花纹,这人发束衣衫同色的枣红丝带,脚下一双黑面粉底鞋,打理得光鲜整齐,若非那张马脸上的煞机太重,倒似个腹中蕴有几点墨水的人物。
  俞先对这七个人的态度非常亲热而且随和,决不是像指挥手下人那般的作威作福,亦不似单纯的黑道同源合作做实卖那样的各怀鬼胎。他向来人扬眉挤眼,罕见的展出恁般开朗又坦率的笑容:“我说,兄弟们,还是用上你们啦,弄到最后,这步棋终得摆上谱来……”
  七人中那头顶竖着根冲天辫的老者嘿嘿干笑,嗓门沙哑的道:“俞老四,我早就向你说过,不管买卖做成做不成,迟早少不了得搬动我们这几块料,现在可不是?帮你垫底的老伙计们全衬上啦!”
  俞光笑吟吟的道:“大哥,兄弟们乃是我锦囊之中最绝的一条妙计,也是这次行动里最大的倚恃,若是没有你们暗里替我撑腰,我又哪来如此的四平八稳?”
  老者一双眼睛有气无力的张合着,他道:“叫了我们来,可是要摆平这姓谷的?”
  俞光斜睨着谷力,边道:“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大哥,不废掉他是绝对不行的了!”
  点点头,老者道:“那钱财真叫荤腥,人的贪念可又太过敏锐,一旦嗅着荤腥,就连性命也不顾啦,想想,实有何苦!”
  沉默了良久的谷力,这时缓缓开了口道:“老兄,犯不上来这套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不错,钱财是荤腥,我的贪念也起得快,但问题在于各位也并非不贪,因此谁是不顾性命,尚在未定之天。”
  老者端详着谷力,道:“姓谷的,你胆子倒不小,情形对你险恶至此,你却仍敢大模大样的在这里发狠,你真当你那关东—十三股胡子大兄的威风,可以使到我们哥们头上?”
  谷力静静的道:“至少,你们的这点名堂也唬不住我谷力!”
  老者又嘿嘿笑了:“好大的口气,姓谷的,你可知道我们都是些什么人物?”
  注视着老者,谷力清晰的道:“我知道你是谁——在你年轻的时候,人家称呼你为‘黑龙辫子’,现在你老了,头发秃脱太多,再没有黑龙辫子时代那样的浓密,只剩下稀疏的这一小撮,所以道上朋友另已改口叫你为秃驴尾巴,你就是‘秃驴尾巴’黄广元!”
  那老者——黄广元脸色倏沉,火辣辣的道:“一派胡言,什么人敢叫我秃驴尾巴,我仍然是黑龙辫子,不折不扣的黑龙辫子,哪一个敢叫我秃驴尾巴他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谷力道:“我叫你,秃驴尾巴!”
  黄广元双目怒睁,精芒闪射中他又忽然眯着眼沙沙的笑了起来:“好,很好,我已经有许多年不曾听人这样当面调侃于我了,如今听起来倒也颇觉新鲜有趣,姓谷的,你逗得好乐子。”
  俞光接口道:“他想故意激怒你,大哥,可惜他也太不了解你了。”
  黄广元笑呵呵的道:“我之尚能活到现在,并且有意继续活下去,最大的原因便在于我沉得住气,看得开荣辱,这都不关紧要,要紧的是谁在最后那一刻尚能保住性命……”
  谷力道:“这是一桩少有的长处,黄广元,很多人做不到你这一点,包括我在内。”
  黄广元道:“你在讽刺我么?”
  谷力冷冷的道:“如果你认为这是褒,亦未尝不可!”
  又咧嘴笑了,黄广元道:“我的修养不差,业已到达炉火纯青的境界啦,姓谷的,你激不起我的七情六欲!”
  没有搭腔,谷力视线转动,望向那村夫型的大汉,他双眉微皱,心中思忖:“奇怪,我若猜得不错,这该是‘担山二郎’程沧……他怎么会和黄广元这般人结成—气?”
  那大汉也反瞪着谷力,粗声粗气的开口道:“不用打量了,程沧就是我,我也就是‘担山二郎’程沧!”
  谷力沉沉的道:“我晓得是你,程沧。”
  在黑道上,程沧算得上是个很干净的人物,他从不干那些邪魔鬼祟的肮脏事,平常为人也很正直,除了脾气暴烈之外,并无大恶,个人身家相当厚实,吃穿不愁,他之所以容身黑道,不是为了要在这个圈子里争长短,讨生活,只是因为他的授业师父即是当年的一位绿林大豪,沿传相袭,自然也就不是侠义门的一路了,有这个道理在,谷力才会疑惑于程沧和黄广元他们怎会捻成一股?
  这时,俞光指了指那个披发头陀,阴笑着道:“姓谷的,你的眼力不错,阅历也还算广,你既然认得出我们黄大哥与程二哥,这一位大师父,你可也知道他是何人?”
  谷力平淡的道:“‘金刚头陀’觉空。”
  那门神也似的金刚头陀大笑如雷的道:“好一个千臂煞,果然是招子透亮,见闻也很广博,知晓我觉空之名!”
  谷力道:“没什么稀罕,觉空,你在未曾出家之前,也不过和我们一样——绿林中的一个草莽罢了,而打家劫舍,抢掠烧杀的勾当,你干得只比我们更多,不比我们少!”
  觉空头陀颜色不变的道:“'那已是十余年前的往事喽,自从遁入空门,皈依我佛,便已洗心革面,祛除凶戾之气,借无上法力,涤我根质——”
  “噗嗤”笑出声来,谷力道:“大师父,你这篇鬼话是说给我听呢,还是说给你自己听?”
  觉空头陀瞪眼道:“什么意思?”
  谷力提高了音调道:“近十年以来,江湖上的金刚头陀恶名昭彰,迎风臭出四十里,举凡黑道中讨生活,轧地盘,争名利的一干腌脏事,大师父你有多少桩不曾插进一腿?佛门子弟如果个个似你,还如何去慈悲天下苍生?觉空,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是为了什么才遁身方外的?休要假借佛家之名做你行逆的掩饰,你形似头陀,心如蛇蝎,觉空,将来看你不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才怪!”
  觉空头陀嗬嗬笑道:“好家伙,你知道的事情倒还真不少呢,如此一来,越发不能留你的活口,免得你给我四处宣扬,坏了咱家的清誉!”
  谷力摇头道:“不必我替你宣扬,只要在道上稍混过几天的朋友,谁都明白你的底细,你惯与奸佞之徒为伍,喜同歹恶之辈交结,觉空,你确实在干什么,但凡有点脑筋的人,一打眼便能看个透明!”
  怒“呸”一声,觉空头陀咆哮道:“谷力,你又算得什么清高尊贵?说穿了,也不过是个独行强盗,心黑手辣的匪类而已,你干的勾当决不比我们来得高尚,犹在那里表你哪门子的忠孝仁义?!”
  穿着豹皮紧身衣的一位神色阴寒,语气也一样阴寒的启口道:“三哥,你和姓谷的犯得上争那口舌之利?早早动手解决了他,咱们还有正经事等着办。”
  谷力一扬脸,冷沉的道:“少说大话,即使加上你‘双头豹’甘魁、甘斗兄弟两个,不亦见得就能多操若干胜算。”
  说话的那一位,果然就是双头豹兄弟,二人中的老大甘魁,他酷厉的一笑,凛烈的道:“是老混子了,连我兄弟这样不入流的角色,居然也能被你一口叫出名号来,谷力,我兄弟虽是江湖走卒,无名小辈,今天说不得也要豁上命来领教领教你这位道上大豪的高招!”
  谷力强焊的道:“不会使你们失望就是!”
  那位身着月白长衫,外单灰鼠皮坎肩的朋友,此到忽然笑嘻嘻的道:“谷老大,我的这些位兄长,一一都承你点了名,唤了号,小可不才,你可认得出我是谁么?”
  谷力摇头道:“眼生得很。”
  那人故作失望之状,叹了口气道:“我们甘魁甘五哥,方才还在自谦是‘无名小卒’,既然是‘无名小卒’,谷老大一眼都能将他叫出名姓,谷老大却偏不认得我,我岂非连‘无名小卒’都不如了?”
  谷力冷冷的道:“阁下想来更是自谦的了!”
  那人晃着脑袋道:“谷老大你认不出我这就表示我混得登不上台盘,算不上人物,在道上打滚了这许多年,混到这步田地,实在是一种难堪的悲哀,这倒不是我自谦,乃是我太也不争气了……”
  穿着枣红锦衣的那位一张马脸上的笑容透着邪恶的意味,阴恻恻的道:“谷力,我看还是由我来代你引见一下我们这位上不了台盘的兄弟吧,他姓俞,名金河,在外头跑跑的朋友给他取了个不雅的称号,叫他‘乾坤双环’,小小的角儿,倒是有扰谷老大清听了。”
  不待谷力有所表示,这人又皮笑肉不动的道:“提到‘乾坤双环’俞金河就不能不说到和姓俞的焦孟不离的老搭档,那个人名叫童钰,人称刀斧一雄,其实这个姓童的压根攀不得什么雄不雄,充其量只是个舞刀弄斧的村汉罢了……”
  谷力冷硬的道:“看来阁下就是那‘刀斧一雄’童钰了?”
  拱拱手,那人道:“岂敢岜敢,正是区区不才。”
  说到乾坤双环与刀斧一雄这两个人,谷力并不陌生,他们两个在中原武林道上的名气并不十分响亮,但这却非意味着他们乃是泛泛之辈,因为他们自出身乃至发迹,都不是源自中原,他们俱为南海一脉,而且皆属南海一脉中拔尖的好手,以他们的功力及在南海的声望,对于中原豪士绝不稍让。
  谷力视线平直不动,他沉缓的道:“今日真个群英齐聚,风雨八方,连南海的硬把子也赶来凑热闹,倒是多少有点出人意料!”
  刀斧一雄童钰吃笑遵:“天下之大,说来也不算太大,谷力,我们分据南北,千里迢迢,却是不约而同,就在这穷山恶岭之间碰上了头,想一想,这块地角又是何其局狭哪。”
  干咳一声,俞光接上来道:“姓谷的,横竖你也是快要上路的人了,便不妨把事情给你说说清楚,你可知道,他们与我是怎生结合在一起的?我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谷力道:“看样子,你们似乎是有金兰之谊?”
  俞光笑道:“不错,一点不错,果然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我们哥几个乃是结盟兄弟,八拜之交,嘿嘿,这可是变不了卦的老底子哪……”
  黄广元在这时抬头看了看天色,催促着道:“老四,辰光不早了,超渡过谷力之后,我们还得打点着对付那司马照胆,能尽快收拾一个是一个,可别把两边凑成一头,否则就麻烦啦!”
  俞光忙道:“大哥,误不了事,我们这就动手。”
  往后退了一步,谷力紫袍迎风飞扬,他稳峙如山般道:“请吧,我与你们一样,也等得不耐烦了。”
  俞光慢吞吞的道:“你别以为我们对你慈悲,要你多活上个一时三刻,只是叫你做个明白鬼罢了,免得你到了阎罗殿去,连个状都告不成!”
  谷力傲棱棱的道:“不必费心,列位之中,总会有人陪我一起上道!”
  一直隐藏着隔山观虎斗的司马照胆,不禁也为谷力眼前的处境暗捏一把冷汗,除了俞光之外的这些位英雄好汉,他也都晓得对方的来头底蕴,深知个个皆非庸碌,在谷力受创之下,再加上这些人必然的群起而攻,任是谷力悍勇强劲,技艺精湛,恐怕也讨不了好,于是,司马照胆下意识的在思量,一旦到了辰时,他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扮演哪一种角色?
  外面,身为大阿哥的黄广元馒慢向前逼近,他嗓门喑哑的道:“姓谷的,你留心着,后头就是黄土峡的绝壁,可别一个想不开跳了下去,那就没有热闹啦!”
  谷力大马金刀的道:“黄广元,还是替你们自己多耗点神吧,我正在点卯叫名,端看列位中有哪个倒霉的为我垫底了!”
  于是——俞光的叉头木棍“霍”声飞捣,浑身颤抖,又一点反插谷力咽喉。
  捏在手中,原属俞光的那条皮索,倏而活蛇也似绞缠俞光捣来的木棍,而谷力身形不移,俞光却已急退七步。
  黄广元动作快速如电,往上一挺,已经飞掠到谷力头顶,只见他凌空旋一朵朵冷芒星花狂泻暴落,他的那对铁星手果已运用得出神入化了。
  谷力微微偏斜,缅刀银龙也似溜体盘绕,照面间拒开了黄广元。
  刀和斧便在这时交加攻上,刀锋像流闪的虹气,斧刃如鹰眸的眨动,那是一柄窄面的双刃短刀,以及一把半弦似的月形斧,而童钰的笑声宛若鬼泣:“谷老大,你还真有个挺劲哪!”
  谷力的缅刀挥掣纵横,人眼看上去,委实看不出刀身的实体,只见那一片片耀明的寒冽,那一道道刺骨的冷焰,刀锋划破空气,带起的啸声,裂人耳膜,就仿佛恁多无形的精灵也在呻吟哀号。
  连连的翻滚腾挪着,童钰启口怪叫道:“姓谷的是有一手,兄弟们,甭客气啦,并肩子招呼吧!”
  黄广元在猝进暴退中,铁星手扬磕圈截,也沙着喉咙大声吆喝:“围上来,加把劲给我摆平了!”
  缅刀像煞一抹流掣的蛇电,欻然间挥霍于追魂夺命的空间,它来去无影无踪,只是刹那便迭次凝结成永恒的一现,俞光、黄广元、童钰等人,叫嚣着几番进退,仍只落得徒劳无功,在圈子外打转。
  连串的跳跃与连串的腾挪,刀与斧挥削掣掠,童钰厉烈的吼着:“娘的,这家伙是越来越狠了,今天若不将他分尸活剐,往后就没有我们兄弟混的啦!”
  乾坤双环俞金河向斜刺甩暴闪急进,他那一对斗圆的,寸许宽窄的一环刃口向外,一环刃口向内的灿银圈环,炫耀着夺目的异彩,照面间有如映起漫天的月弧,翩舞流射直向谷力身上:“你放心,童老八,姓谷的今天饶不出活口去!”
  谷力神色稳凝,冷静至极,他的缅刀仿佛长虹贯月,倏然穿飞,刀刀如电,式式不虚,俞金河才一逼近,同样又被迫退出去。
  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起处,二郎担山程沧手举一根重逾八十余斤的黝黑生铁棍,莽牛也似冲上:“奶奶个熊,看我生生砸扁了他!”
  那黝黑生铁棍宛似巨杵来自九天,又有若泰山压顶,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搂头盖脸便挥劈下来。
  自然,除非是白痴,没有人会硬架程沧这足可裂石碎碑的一击。
  谷力往一侧移走半步,手中的皮索“啐”声贴地卷绕,又准又快的缠向程沧足踝。
  那一棍看似重重挥落,无可转换,但程沧却是另有花巧,他双臂猛压,吐气开声,八十斤的生铁棍往旁暴偏斜着劈到。
  几乎不分先后,皮索已似活蛇般缠上了程沧的双足足踝,程沧却毫不在意,依然加力运棍砸去。
  谷力猛一吸气,奋力拖扯——他要在对方的铁棍劈到之前拖翻对方,然而,这一发力,他才觉得像是在拖扯一座石山。
  时间是快如电掣的,谷力一拖不动,立刻松手拋掉皮索,身形骤起,随着挥来的铁棍,像是轻似棉絮般飘出了丈外。
  黄广元沙声怪叫:“干掉他!”
  刀斧猝闪急翻,童钰如影随形般跟上:“认命了吧,姓谷的!”
  谷力身形闪腾如电,狂笑如啸。

相关热词搜索:鹰扬天下

下一篇:第十五章 拦截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宝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