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金笛书生
2019-07-09 12:01:47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斜挂在西方的天幕上,赤红的余晖,依然耀眼刺目;荒郊外,官道旁,人迹杳然,这里离苏杭官道上最北的一处市集,还有十里之遥。
  路旁有一块两人多高的大石,石上此时端坐着一名身着白色长衫的年轻小伙子,正全神贯注的吹奏一只金光耀目的金笛。
  笛声甚是凄凉,尖锐绵延的声音,似乎在倾诉着一则悱恻缠绵的失恋故事,使人入耳辛酸。
  那端坐在岩石上的吹奏者,此时的心绪,仿佛已完全与笛声融合在一起;因此有一名长发披肩,拉着一匹骏马的少女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浑似不见。
  那少女将长发拢好,道:“金笛书生!我的马已吃饱喝足,我可要走了!”
  那年轻人徐徐地收起金笛,抬起头来,轻轻的拭去脸上的泪痕,幽幽道:“施姑娘!你请吧!”
  那美艳的少女,果然是施芳芳,她的娇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有点吃惊的道:“金笛书生!你哭了?”
  被称为金笛书生的年轻人,一跃而下,站在施芳芳之前,显得俊逸高雅,潇洒大方,绝没有因施芳芳的美丽,而使他失去光彩。他道:“是的!我哭了,每当我吹奏这首‘花落花开’的曲子,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掉下眼泪来。”
  施芳芳有所感触的道:“我很了解你的这种感受……半生际遇,只是空留春梦痕;一身奔波,望断天涯总是梦,你也未免太多情了。”
  金笛书生俊脸上掠过一抹无可奈何的表情,苦笑道:“多情,遗恨,交缠着我已经三年多了,我心很苦,也很不甘……”
  施芳芳很同情的道:“你还要去找那位秦姑娘?”
  金笛书生眸光一闪,道:“我跟她有约在先,我当然要去,不过,这次我要找一个人代表我去面见她。”
  他顿了一顿,反问施芳芳道:“你仍然要继续北行?”
  “是的!”施芳芳神色黯然的道:“我必须找到浪子老八,否则我必不甘心……”
  金笛书生沉吟一会,道:“我虽然不认识浪子老八,但我很羡慕他,因为他有一位像你这么多情美丽的姑娘,不顾险阻的在寻他,当真叫人羡煞。”
  施芳芳抿嘴一笑,但笑得有苦涩;她顺手拢一拢被风吹散的头发,道:“那么,我们后会有期……多谢两日来的相伴照顾,祝你早日解决你和秦姑娘的问题!”
  她飞身上马,姿势美妙已极,回头嫣然一笑,向金笛书生挥挥手,松缰策马,那份飘逸妩媚的神态,只看得金笛书生一怔,竟忘了向她挥手告别。
  直到耳边传来马行蹄声,金笛书生方始发觉施芳芳已走了三丈多远。他忙提声道:“施姑娘!请等一等!”
  施芳芳止住坐骑,转脸道:“什么事?”
  金笛书生嗫嚅道:“我——哦,对了!我如果碰上浪子老八,一定会把你的行踪告诉他!”
  “多谢了!”她笑了笑,道:“请多保重!”
  金笛书生张了张口,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悻悻的说道:“能认识你真好……还有,还有我会帮你找到浪子老八的。”
  施芳芳很感激的向他挥挥手,回身策马而去。
  蹄声越去越远,不一会,四周又恢复了岑寂。金笛书生负手道中,眺望着满天的晚霞,突然长叹一声。他抑住重重的心事,掏出金笛,迎着一地的霞光,轻轻将笛子吹了起来。
  笛声依然哀怨悲凉,夕阳余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更长,配上他那在微风扬起的衣袂,数点归鸦由林梢幌过,寂静的官道,稀落的枯林,的确是一幅使人更加感到孤寂落寞的情景。
  金笛书生一曲一曲的吹奏下去,看他全神贯注的神情,可知他已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
  因此他背后虽然传来辘辘车声,他依然没有发觉,兀自站在道中,入神的吹奏。
  一辆四轮篷车,在二十几匹人骑簇拥之下,很快的来到金笛书生的背后,前头领路开道的两匹快马,差点撞到站在路中吹笛的金笛书生。
  两匹马戛然急住,发出一声长嘶,马背上的骑士,一见金笛书生仍然站在道中,不由心中有气,左边那骑士喝道:“喂!吹笛子的!你怎么可以挡在路中?”
  金笛书生缓缓转过身来,神情茫然的道:“我是在路中吹笛子吗?”
  原先发话的那黑衣骑士心想:你这人可真是存心来惹事的,居然如此装蒜。心中大怒,哼了一声,手中马鞭一扬,兜头朝金笛书生挥了过去。
  “嘶”一声,金笛书生左肩着实的挨了一下,人踉跄的退了三步,始才立稳,不禁怒道:“你们怎可随意出手打人?”
  马背上的黑衣骑士楞了一下,他原以为对方胆敢挡在路中吹笛子,一定不怀好意;既敢招惹他们黑衣秘教,则一定身手不差,万料不到却是个书生?
  这时马队中闪出一位黑衣老者,停在金笛书生之前,冷冷道:“尊驾不是有意挡路吧?”
  金笛书生怒道:“本人原没有挡路的意思……”
  黑衣老者很快的打断他的话,道:“那你就快让路,免得被马踩死!”
  他说话的神情及语气,均甚傲慢;金笛书生见状更加有气,道:“我要是不让呢?”
  黑衣老者怔了一下,道:“除非你不想活……”
  他话一说完,随即挥手示意,马队立刻开拔;当先的那两名开道骑士,一左一右,冲向金笛书生,马鞭齐扬,企图将挟在两马之间的金笛书生,卷扫抛出。
  两条长鞭带着破空风声,像两条灵蛇,分别卷向金笛书生的脖子及腰间。
  那两名黑衣骑士手法奇准,几乎是同时将金笛书生卷了起来,一抽一拉,金笛书生整个人被拉上半空,长鞭就在此时,向空一送,金笛书生立刻被摔了出去。
  这只是瞬间发生的事,黑衣秘教下手狠毒,这一摔,金笛书生哪会还有命在。
  但事情的发生,有时却往往令人意料不到,看似没有武功的金笛书生,被摔在半空的身子,倏地翻了一圈,变成头下脚上的落了下来。
  此时那两名用鞭企图将他摔死的骑士,正好策马狂奔而至,金笛书生居高临下,先用手轻拍左边那骑士的上方,同样拍了一下天灵盖,然后落地。
  这也不过是电光石火般的工夫而已,金笛书生已含笑站在他原先所站立的地方,仍然挡在黑衣秘教徒众之前。
  领头冲向金笛书生的那两名骑士,已翻落在地,直挺挺的躺在金笛书生背后不远处,不问而知,他们均已气绝身亡。
  黑衣老者冷漠的脸上,仍然冷冰冰的,他瞅了金笛书生一眼,道:“原来尊驾也是个练家子,所以才敢来招惹我们黑衣秘教,报上师承名号!”
  金笛书生本已满肚子火气,一看那黑衣老者那种目中无人的神情,心头倏地火冒三丈,道:“你还不配问我的师承名号……”
  黑衣老者连连冷笑,道:“好!好!江湖人还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回答本座,你该是活得不耐烦了。”
  金笛书生哼一声,道:“咱们无冤无仇,你们居然向本人下杀着,可说卑鄙无耻已极,本人绝不放过像你们这种视人命如草菅的败类!”
  黑衣老者闷不吭声,只将手一挥,立刻有四名黑衣秘教的高手跃下马背,取出兵器,将金笛书生围了起来。
  金笛书生俊目一瞪,道:“你们何不干脆一齐上?只派四个人不嫌太少了吗?”
  这话当然是有意说出来消遣那黑衣老者的,但那黑衣老者却浑似未闻,将手一挥,那四个围住金笛书生的高手,立即奋勇各执兵器,分由四个方向,同时攻向金笛书生。
  金笛书生以耳代眼,注意着四名敌人的行动,人却仍然负手凝立,那种充满自信的形态,只看得黑衣老者皱起了眉头。
  那四名黑衣秘教的高手,一见金笛书生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心中更加不是味道,不约而同的加了几成劲力,恨不得一举将金笛书生剁成肉泥。
  从左侧冲过来的那名高手快了半步,他手中拿的是把宽背钢刀,使起来虎虎生风,甚有威势。他一冲而至,将钢刀朝金笛书生的左臂劈了下去。
  金笛书生两脚未动,只将左肩微微一侧,那钢刀只差毫厘之些微距离,硬是没法砍中。而那执钢刀的高手,由于用力过猛,整个人向前倾了倾。
  这一倾之势,虽然并未使他的脚步跨出,但金笛书生却抓住这个机会,左手从后一探,手法迅如雷电,一眨眼间,便扣住那高手的手腕。
  他看也不看,左手往前一带,那高壮的黑衣秘教高手,居然被他拉得脚跟离地,一个立脚不稳,人自然随那一拉之势,往前冲了出去。
  这时正面而来的另外一名高手,正用手中长枪,倾全力刺向金笛书生,一看同伴从前面冲过来,要想收回长枪,已经来不及,“甫”一声刺入同伴的腹部,透背而出。
  他愣了一愣,还来不及弄清是怎么回事,但觉眼前白光一闪,脖子一麻,人已被那中了他长枪的同伴,用钢刀砍中颈部。
  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几乎只在错愕之间,只吓得另外两名攻向金笛书生的高手目瞪口呆,拿着兵器站在一旁发傻。
  那坐在马背上的黑衣老者更是吃惊,因为他连金笛书生使的是什么手法都没看清楚,而自己的手下就已经有两人溅血毙命。
  更令黑衣老者吃惊的是,金笛书生从头到尾,连脚都没有移动过。他深知自己手下的能耐,他派出去打头阵的四人,都是教中顶尖高手,如此轻易便丧命,怎不叫他心惊肉跳?
  黑衣老者的信心,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几乎完全崩溃,他心中突然对金笛书生生出一股莫测高深的感觉,心念电转,就是没法平伏心底下那份恐惧。
  于是黑衣老者轻咳一声,藉以消除心中的惊疑,然后徐徐说道:“尊驾身手甚是了得,但也犯不着与本教为敌。”
  金笛书生哼一声道:“是你们惹火了我,否则我也懒得跟你们这种半人半鬼的人,站在这里说话!”
  黑衣老者的脸色阴晴不定,道:“尊驾不是来劫人的?”
  金笛书生讶道:“我来劫什么人?本人遨游江湖,从不与人打交道,我劫人干嘛?”
  黑衣老者见他一副高傲的模样,如果他有企图要劫走浪子老八的话,像这种心高气傲的人,绝不可能装蒜否认。何况双方已扯下了脸,交过了手,他更无必要否认。
  因此黑衣老者心情轻松了不少,因为他实在不愿意招惹眼前这位莫测高深的年轻书生,于是开口道:“尊驾既然不是来拦截本教的人质,那么就请让路!”
  金笛书生似是不肯就此善罢,当下道:“你们死了四个人,却连我的一根汗毛也没摸着,此事传出江湖,定必是件天大的笑话!”
  他语中带刺,用意至为明显,但黑衣老者却隐忍不发,淡淡的道:“只要尊驾不宣扬出去,此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金笛书生反而道:“这对我是件相当光采的事,说不定一传开来,我金笛书生就可扬名江湖,我岂有不大大渲染的道理?”
  黑衣老者沉吟一会,仍然没有发作,道:“那个时候我们黑衣秘教必然倾力向尊驾寻回公道,尊驾还是好好考虑才是上策。”
  金笛书生冷冷一哂,道:“你在威吓我?”
  黑衣老者道:“本座说的是实情,听不听任由尊驾决定!”
  金笛书生咄咄逼人,道:“你们要讨回公道,何不现在就讨?”
  黑衣老者神色一变,按住心头火气,道:“尊驾真的要如此纠缠不休?”
  金笛书生哈哈一笑,指着黑衣老者道:“本人好端端在此欣赏落日余晖,在此地吹笛自娱,你们不但搅混了本人的兴致,尚且不明不白的就要取本人性命,还怪起我来,天下哪有这个道理?今天我若不弄清曲直,绝不罢休!”
  他语气甚是坚决,黑衣老者已知道必不可能用言语解决,心中不禁犹豫起来,因为他实在没有把握打这场架,可是对方得理不让,逼得他非动手不可,怎么办?
  “只好拼了!”黑衣老者在心中作了决定:“拼了早说,打不过就跑!”
  他将心中的决定,用他们黑衣秘教特有的暗号发了出去,于是场中诸人均纷纷掣出兵器,严阵以待。
  金笛书生仍然悠闲地道:“这回你们还是统统上来,免得本人多费手脚!”
  黑衣老者没有答理,接着又发出暗号,只见八名骑士一跃而下,手中分别拿着一根似棍非棍,似杆非杆的筒状长棍,棍长不及五尺,乌黑发亮,不知是什么兵器。
  他们八个人像哑巴似的,默不发一语,提着兵器,从四面八方,将金笛书生团团围住。
  金笛书生态度仍然极为轻松,指着他们的兵器,转脸问黑衣老者道:“他们拿的是什么玩意儿?我见都没见过……”
  黑衣老者露出得意之色,道:“这是本教教主所设计的勾魂筒,厉害无比,尊驾可要多加小心!”
  金笛书生冷哂道:“我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
  他一语未了,篷车中走出一名俊美的白衣人,缓步走到黑衣老者的马旁,打断金笛书生的话,道:“兄弟你千万不可小觑那玩意儿!”
  金笛书生发觉说话的人,态度潇洒从容,人如玉树临风,与那些妖邪般的黑衣人极不相配,忍不住问道:“尊驾是什么人?”
  那白衣人道:“区区浪子老八!”
  金笛书生惊“啊”一声,很兴奋的道:“你——你就是浪子老八?”
  浪子老八含笑道:“如假包换!兄弟大名是?”
  “陶克明!”金笛书生很快的道:“我自己取了一个号,叫金笛书生!你看我像不像?”
  浪子老八打量他一会,很认真的道:“像极了,你全身透着书卷气,腰间又有金笛为记,不叫金笛书生叫什么?对不?”
  金笛书生经他这么一说,显得愉悦已极,道:“你也喜欢这个外号?”
  浪子老八点点头,金笛书生迅即又道:“好!那我就决定用这个外号,你先不要走,等我收拾了这些鬼东西,咱们再叙叙!”
  浪子老八问道:“咱们以前见过吗?”
  金笛书生道:“没有啊!不过你不用多疑,我有一个朋友认识你,他有很多话要我转告你,你等一会,不要片刻工夫,我就可打发掉他们。”
  浪子老八很有耐心的道:“好!不过你要小心,那勾魂筒会射出毒雾,中人立亡!”
  金笛书生“哦”了一声,道:“你不用担心,我早看出古怪,我应付得了!”
  他们聊起来必然像是一对老友乍会,全不把黑衣秘教的徒众看在眼内。
  金笛书生显得异常兴奋,拍拍双手,向环绕他四周的黑衣秘教高手道:“来来!你们谁先上来,不要耽误时间。”
  那八个人很谨慎的摆好攻击阵式,面对金笛书生的那人似是进攻枢纽,但见他作个手势,八个人立刻同时发动,狂疯的冲向金笛书生。
  他们默契极好,交相递补的动作亦极纯熟,因此虽然八个人一拥而上,但并无乱挤乱推的现象,反而是一道绵延不绝的攻击人墙。
  他们动手的招式亦极怪异,每次由二人欺近,施了一招之后,也不管敌人的反应如何,立刻跃开,再由第二波两人欺近,也都是一招即退,看来平淡无奇。
  但金笛书生却相当头痛,因为一来对方一沾即退,使他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二来他深知敌人采取这种进攻方式,是要想觑空发出毒雾。
  所以他应付得相当小心,因为他很不愿让对方有发出毒雾的机会;同时他也必须尽快设法找出对方的破绽,俾可易守为攻,取得主动。
  金笛书生反应极快,十招之后,他心中已有算计,当下招式一变,改用近身逼敌的打法,盯住那名发动攻势的主脑人物,使整个敌方攻击呆滞下来。
  他抓住这个机会,在长吟声中,一掌击毙那人,然后如虎入羊群般的,左冲右突,将对方的阵式整个击溃。
  那剩下的七个黑衣人,虽然极力想将攻击阵式重整起来,无奈金笛书生出手快速,下手狠毒,武功又出奇的高超,他们委实力不从心,能保住性命已相当不错了。
  情势已非常明显,金笛书生已完全控制了战局,在这种局面之下,那七个黑衣秘教的高手,就只有施出最厉害的杀着一途的了。
  果然,一名黑衣人看准机会,“碰”一声射出了筒中的毒雾,迎面罩向金笛书生。
  金笛书生不退反进,在朗朗长笑中,竟然穿出毒雾,一笛点中那名黑衣人。
  “碰”一声,又有一名黑衣人觑空向他射出毒雾,只见那五彩缤纷的毒雾将他射个正着,头发、衣服,甚至眉毛都沾满五颜六色毒粉。
  但金笛书生却不在意,又一笛将那黑衣人点翻在地。这情景只看得黑衣老者心胆皆裂,目瞪口呆,等他回过魂来,已经又有两名手下命丧在金笛之下。
  他又急又怒,忙扯开喉咙,道:“金笛书生,请手下留情!”
  金笛书生果然停手,道:“你在求饶了?”
  黑衣老者跳下马背,迎上前去,道:“你——你是毒君,毒老前辈的什么人?”
  金笛书生道:“什么毒君不毒君的,我跟此人毫无关系!”
  黑衣老者摇摇头道:“尊驾若非毒君门下,绝不可能不畏勾魂毒砂。”
  金笛书生笑道:“什么毒君毒砂的,弄得我一身脏兮兮,咱们这笔账还得算。”
  黑衣老者很客气的道:“等下本座必然赔尊驾十件衣服,不过,还请尊驾将与毒君的关系示下,好叫我们方便称呼!”
  金笛书生随口道:“你这人真噜苏,我是那毒君的小祖宗,怎么样?你满意了吧?”
  他原是一句戏言,不料那黑衣老者闻言,脸色倏地大变,声音也有点发抖,颤声道:“你——尊驾是小祖宗?”
  金笛书生见他闻言色变,索性开他一个大玩笑,于是很正经的道:“我年纪这么轻,当然是那毒君的小祖宗,难不成是老祖宗?”
  黑衣老者显得更加惶恐,忙道:“是,是小祖宗,毒君他老人家也只有你这一位小祖宗,在下柳定,忝为本教刑堂堂主,听候小祖宗差遣!”
  他的态度恭谨之至,而且又透出无比的敬畏与惶恐,使金笛书生觉得很有意思,道:“你也叫我小祖宗?”
  柳定道:“那当然!不只在下应该这么称呼,就是本教教主也会这么称呼。”
  金笛书生道:“好吧!你们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你们不想再和我打架了?”
  柳定弯腰打躬,道:“在下有眼不识小祖宗,冒犯了大驾,请小祖宗从轻发落。”
  金笛书生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挥着手道:“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这种人计较,不过你们若是有什么吃的,弄点来让我添肚子倒是真的。”
  柳定歉然道:“只是些干粮,如果小祖宗能多忍一会儿,前面二里之遥,本教设有休息站,那边倒可弄些酒菜孝敬小祖宗!”
  金笛书生还在犹豫难决,浪子老八却道:“我看还是忍一忍吧!小兄弟!”
  金笛书生闻言立刻道:“好!咱们快赶路,我正需跟八哥你痛喝一场,吃干粮一点意思也没有!”
  于是柳定道:“那么请小祖宗上马吧!”
  这时有人拉来坐骑,金笛书生却道:“他呢?他骑马还是坐车?”
  他指的是浪子老八,柳定道:“他坐篷车……”
  金笛书生旋即道:“那我也坐车!”
  他也不管柳定答不答应,拉着浪子老八的手就走,当真颇有“小祖宗”的派头。
  于是马队再度开拔,由于天色已暗,因此马行甚慢,二里多路,足足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六章 血战铁卫
上一篇:
第四章 黑衣秘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