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借刀杀人
2019-07-09 12:12:42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江南仲春,一片新绿景象,与那劫后的萧条,总是不太相配。
  施芳芳在两名施家伙计陪伴之下,越过了闽境,将马儿停在闽浙道上,驻马向前眺望。
  前面是茫茫古道,而且偏僻山路很多;施芳芳美丽的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
  陪伴的施家伙计,年纪较大的那人道:“小姐!我看……”
  “你不必劝我!”施芳芳黛眉微蹙,徐徐道:“我必须走这条路!”
  那两名伙计交换一下眼色,还是先前那人道:“那么,属下可要回杭州了?”
  施芳芳颔首微笑,道:“这一路多亏照顾,你们请便吧!”
  先前那伙计又道:“闽省境内,咱们仍有一十八家分号,如需要什么,小姐可通知他们!”
  施芳芳感激的道:“我晓得!两位珍重!”然后轻叱一声,放马朝闽境而去。
  施芳芳一人一骑,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小道上,一路尽是默默想着心事。
  她从南到北,自北折南,受尽风霜之苦,尝尽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听见浪子老八不幸的消息。
  江湖上的风风雨雨,使施芳芳的心灵,饱受摧残。
  这时,她又听说浪子老八可能在闽省一带出现,那是她从西湖畔西乐寺得到的消息。
  于是,她飞骑赶来,她必需尽快见到浪子老八。
  入暮之前,她来到一处山涧之前,她想:看来今晚又得露宿山中了。
  她沿着山涧,迂回而过,来到一处光秃秃的山头,那山不高,却是视野极其开阔,几块巨岩耸立,正是绝佳的露宿场所。
  因此,她决定就在这山头胡乱过一晚。
  她翻身下马,取下铺盖,找一处避风的干净草地,将铺盖铺好。
  她正在用心准备宿处,忽听山下有一阵急骤的马蹄之声,慌忙放下铺盖,奔至一块高岩之上,朝山下的小径望去。
  暮色中有八人八骑,在小径上趱行,行色显得匆匆。施芳芳望了一回,忽然心中一震,不禁睁大了一双美眸,仔细端详。
  只见那为首之人,一身日本浪人的穿扮,极是显目,尤其那一束缩在脑后的长发,更是刺眼。
  施芳芳涌出的第一个念头是:熊谷组的人怎会在这里出现?会不会又是跟老八有关?
  她迅即自己提出答案:一定有关,因为他们也志在抓住浪子老八。
  于是她轻捷的从高岩上猱降而下,匆匆将随身行李整理妥当,飞身上马,又匆匆的追下山去。
  待她到达山下小径,那些熊谷组的人早已绝尘而去;但她并不担心,因为这山间就只有这么一条堪够一人一骑通行的山径,只要她随后跟踪而上,不怕追不上那些熊谷组的人。
  她片刻也不敢耽搁,催马直行,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之久,才转入一处较平坦宽阔的谷地。
  虽在夜色之中,但那远远传来的犬吠,也可证明这谷地之中,必有人家。
  她趁着夜色的掩护,大胆的朝村子里走过去,但是她并不敢太过大意,因为她觉得熊谷组的人,很可能就借宿在这村子里。
  是以,施芳芳在接近村子之时,先将马匹藏好,然后只身带着琴匣,悄悄掩了进去。
  那村子约摸有十七、八户人家,施芳芳绕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熊谷组的人影。
  她心中正在纳闷,忽然前边半里许,传来一阵群犬竞吠之声,她立刻毫不犹疑的,提着琴匣赶去。
  半里之遥,花不了半盏热茶的工夫,施芳芳人未到,已远远听见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她一面加快脚步,一面心想,是谁跟熊谷组的人动了手?莫非是老八?
  一想到浪子老八,施芳芳的心一阵狂跳,脚步不自觉的加紧了点,恨不得立刻一赶而至!
  这一赶却赶过了头,原来她只顾向前,却忘了选择岔路,待她发觉之时,已经跑了不少冤枉路。
  此刻施芳芳正停在一片乱葬岗之前,群犬狂吠之声就在她的右下方,她想:我何不循声而去,省得多跑冤枉路?
  想了就做,她仗着轻功,舍村路而不走,越过乱葬岗,直趋那群犬狂吠的方向而去。
  不意她才越过两座坟墓,就在离她紧紧三、四步远的另一座被乱草掩盖的小土堆,突然“啪”的一声巨响,呼地弹出一名白衣长发的怪物!
  双方距离那么近,而施芳芳又专心一意的在赶路,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本能的将琴匣挡在前面。
  那白衣长发的怪物,一动不动的站在坟头,好像吊在那里一样。
  他有半边脸被长发遮住,但露出来的那一半边脸,就是够吓煞人。突眼、血痕、獠牙,只看得施芳芳一颗心,就要从心腔里跳了出来。
  施芳芳缓缓后退,眼睛一直盯着那白衣长发怪物。
  她退了五、六步,那白衣长发怪物也没有进逼,只悄然的悬在原先那坟头之上。
  施芳芳慢慢恢复了胆气,壮着胆子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拦住本姑娘?”
  她连问了两句,对方仍然一语不发的挺立在那里;施芳芳不觉气道:“阁下再不吭气,本姑娘可要不客气了!”
  那白衣长发怪物,倏地像僵尸般的,向前跃了两步;施芳芳这回很清楚的看到他露在袖口的那双手掌,居然只是一对磷磷白骨。
  施芳芳脑门轰然一声,差点昏倒在地。
  敢情她碰上的竟是一具僵尸,施芳芳虽然出身武功世家,自小练武,胆气很壮。但碰上这种鬼物,情形自然不同,恁是胆子再大的人,也会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不过身怀武功的人,胆子自是比寻常人要大;施芳芳心里再怕,也还能支持住,而不被吓倒。
  她缓缓举起琴匣,一面后退,一面寻隙,准备发出飞针,先发制人!
  她不敢操之过急,琴匣慢慢对准对方。
  就在这扣人心弦的时刻,施芳芳蓦然发觉她的背后,有一股侵人肌肤,冷飕飕的寒气,吹送而来。
  她起先并未在意,因为她必须全心全意的将所有注意力,集注在对面那具僵尸上,以防他突然扑击。
  可是那股冰凉的寒气,吹了一阵之后,施芳芳忽然闻到一股中人欲呕的尸臭。
  这一惊非同小可,施芳芳不用回头去证实,也感觉得出就在她的背后,可能不到二步远的地方,此刻,正站立另一具僵尸!
  施芳芳这时有摇摇欲坠之感,全身僵硬,手脚冰冷,脑子里一片昏茫,就只差没有被吓得倒了下去。
  她已经六神无主,心中一片空白,连那前面的僵尸,已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她,她都毫无反应。
  倏地!夜空中传来一声嘹亮的佛号,施芳芳本已陷入半昏迷的心智,忽然清醒过来。
  她莫名其妙的惊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耳中传来苍老的人声,道:“姑娘!那些鬼物已被老衲吓走,你——无碍吧?”
  施芳芳抬起眼来,眸光触及一名慈眉圆脸的老和尚,正站在她的跟前,心情一松,忽地掩面而泣。
  那老和尚轻轻的拉她站了起来,捡起掉在地上的琴匣,交给施芳芳,又道:“姑娘!刚才那些鬼物,根本是人装扮的,你无需害怕。”
  施芳芳擦干泪痕,道:“他们是假的?可是——可是——”
  那老和尚露出慈祥的笑容,道:“姑娘听说过这闽境新近出现了一个妖教吗?他们自称天道教,一般人则叫他们白鬼,这白鬼近年来,四出索取人的心肝,将这附近八县二十八村镇的百姓,骚扰得叫苦连天……”
  施芳芳插嘴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搜取人心?”
  那老和尚道:“据说他们要用人心合药,然后借药物之力,练一种妖术,准备称霸江湖。”
  他顿了顿,又道:“这一年来,附近八县二十八村镇的人,已被他们杀害了数百名之多,杀戮却并未停止,而且有增无减,因此老衲奉了本门之命,来此侦查!”
  施芳芳道:“大师是何人门下?”
  老和尚道:“老衲释可憎,少林门下!”
  施芳芳一听说是少林寺的大师,如释重负的道:“大师原来是福建少林门下,白鬼为虐,有少林寺的高僧出面制止,他们可就无所遁形了。”
  可憎却摇首道:“说来惭愧,事实却与姑娘所说的相反,本门一共派遣了一百零四名好手,分别埋伏在这八县二十八村镇之中,半个月来,竟然连他们的巢穴都没有查出来,只不过暂时阻止他们继续作案而已……”
  施芳芳讶道:“难不成他们有飞天遁地的妖术?”
  可憎道:“就拿刚才的事来说吧,老衲一发现此地情况有异,赶来之时,他们已不知去向,只堪,救下姑娘而已……”
  施芳芳自言自语的道:“此事如果有老八在场,或许就可查出一点眉目来。”
  可憎问道:“姑娘在说些什么?老衲没听清楚!”
  施芳芳羞涩一笑,道:“没什么,我只不过突然想起一位朋友而已。”
  可憎道:“老衲好像听见什么老八,是不是浪子老八?”
  施芳芳喜道:“大师认识浪子老八?”
  可憎语气平静的道:“认识!当年我们还在一起共事,曾经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好伙伴……”
  施芳芳兴奋的道:“那太好了,我是他的——他的——”
  她本想说“我是他的妻子”,但一来含羞不敢开口,二来她突然发现那可憎脸上有不悦之色,一时不知如何接下去。
  只听那可憎将话岔开,似乎不愿再提起浪子老八,道:“姑娘已然无碍,老衲就此别过!”
  语音才落,立刻合掌颔首,转身而去。
  施芳芳怔怔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才突然记起什么似的,大声叫道:“可憎大师!如果我碰见浪子老八,要不要把今晚之事告诉他?”
  她的意思是说,若是可憎不愿浪子老八知道他的行踪,她便替他守密。
  远远传来可憎清晰的声音,道:“往事已如过眼烟云,老衲已是门中人,姑娘,你自己斟酌着办吧!”
  声音越去越远,只留下施芳芳一个人,愣然怔立。
  一阵凉风吹来,将施芳芳从沉思中吹醒,心想:我居然忘了还有急事待办。
  于是展开脚程,朝那群犬狂吠之号,赶了过去。
  待她赶到一处晒谷场之前,只见群犬竞吠不休,却连一条人影也没有。
  “莫非我又跑错了地方?”施芳芳心中暗道。正要举步离去,不远处突然传来数声呻吟。
  施芳芳循声望去,敢情在二、三十丈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受伤躺在那里。
  她慌忙赶了过去,不小心踢到一具尸体,这才发现那晒谷场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六、七个人。
  她不知道那呻吟之声出自何人之口,只好逐一审视,直到第五个人,才找到一个气息悠悠的活人。
  由于黑夜中看不真切,亏得施芳芳找到一根熄了火的火把,忙用火折子点亮,插在地上,借着火光,将那名行将断气的伤者前身,微微扶了起来。
  那伤者前胸有一道很长的刀口,自右肩斜向左腹,伤口深可见骨,整个胸部染满了殷红的鲜血,形状甚是恐怖。
  施芳芳藉着火光,俯身看那伤者的脸;不看犹可,一看之下,令她惊得目瞪口呆,脱口呼道:“小莲!小莲!你振作起来!”
  原来那伤者竟是西湖西乐寺的妙莲,施芳芳月余前曾经到过那里打听浪子老八的消息,是以认得。
  她也知道妙莲与浪子老八情逾手足,最得浪子老八的疼爱;如今见她受了重伤,垂垂将死,施芳芳爱屋及乌,哪有不焦急之理。
  她惶恐万分的企图使妙莲振作过来,但妙莲已气若游丝,毫无反应。
  施芳芳急得掉下眼泪来,突然想起身上带有续命之类的疗伤丹丸,忙匆匆取出,硬替妙莲塞了一颗。
  那施家的续命丹丸,全用高级药材配制,自然与坊间的不同;妙莲吞下丹丸之后,过了一会,居然张开了眼睛。
  内服既然有效,外敷自然更有把握;施芳芳忙取出粉末,尽洒在妙莲的伤口之上。
  忙了一阵,施芳芳并不敢奢望妙莲能马上转醒过来,也不敢奢望能保住妙莲的生命;她只希望能从妙莲口中,打听出被害的经过,将来好对浪子老八有所交待。
  停了一会儿,施芳芳万分紧张的谛视着妙莲;终于,妙莲一口气在续命丹丸的强护之下,幸未散去,悠悠的吐了出来,手也动了一下。
  施芳芳大感兴奋,急道:“小莲!我是施芳芳呀!”
  妙莲美眸含泪,凝视施芳芳,嘴唇牵动着,像是有什么话说不出来。
  施芳芳忙道:“小莲!你好好养点精神,不要急着想说话!”
  妙莲的眸中,涌出了泪珠,沿着眼角流到鬓间;只看得施芳芳心中一颤,眼泪忍不住簌簌而下。
  但是她不敢哭出声来,生怕惊动了妙莲,忙别过头去,偷偷拭去泪痕。
  这时,妙莲苍白的嘴唇,突然张了开来,咯出了一口浓血,溢出嘴角,滴落到沙地上。
  施芳芳心中又是一阵惨然,她知道妙莲伤势甚重,已是回天乏术,忍不住又掉下一行眼泪。
  这时妙莲突然奇迹般的哼了一声,断断续续的张嘴说道:“告诉八……八哥……大……大阴谋……”
  她声如蚊吟,施芳芳必须贴近她的唇边,才能听清楚。然而妙莲只重复一句话,施芳芳却不解其意,大是焦急,忙道:“小莲?什么大阴谋?”
  妙莲又重复的道:“大……大阴……谋……八……哥小……小心……”
  施芳芳仍然不解,正要追问,那妙莲却两眼一翻,枕在施芳芳手臂上的头,微微一偏,就此气绝,眼中仍然含着数滴泪珠,像是死的极不甘心。
  施芳芳全身宛若遭到雷殛,木然的望着在她怀中断了气的妙莲,一时之间,连眼泪都像是干涸了。
  她一动不动的跪在妙莲身旁,却不知道她的背后,人影幢幢,有人悄然掩至。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九章 软禁雅阁
上一篇:
第七章 毒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