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东瀛浪人
2019-07-09 11:56:30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悠扬的琴音荡漾在山坳中,使落日的山涧更加凄迷。走在山径小路的浪子老八突然停步仰望山腰,随行的妙玉道:“送君千里务须一别,妙玉、妙莲!你们还是回去吧。”
  妙玉低喟一声,默不发一语;妙莲的泪水却夺眶而出,泣声道:“八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浪子老八忍不住用衣袖拭去妙莲的泪珠,故意装得很潇洒的道:“哪!小莲又哭了,傻丫头,八哥一有空就会回来的,来,别哭……”
  一面向妙玉示意,妙玉遂道:“小莲!八哥立刻就会回来的,别哭!咱们回寺去吧?”
  她向浪子老八挥挥手,一面拉着妙莲的手,转身就走。因为妙玉自己心里有数,再不走她也可能掉下泪珠来。
  浪子老八却叮嘱道:“妙玉!多注意东南方面的消息,有必要时,不妨将寺中生意做大一点,这么一来,消息就会更多……”
  妙玉应声“知道了”,头也不回的疾步偕妙莲往回路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黄昏的山脚下。
  浪子老八目送妙玉他们走远,倏地无端叹了一口气,痴痴的望着妙玉她们离去的方向;胸中突然涌起一阵歉疚,几乎想提步回去,然后拦住她们,吩咐她们结束灯红酒绿,送旧迎新的生活……
  他痴呆了好一会,心中突然烦燥起来,而且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杀人的冲动,和一种拼死的念头;那念头宛如两条蠕动在心底下的虫蚁,在死命啃噬他早已破碎的心扉。
  他的脸变得好恐怖,扭曲的表情;配上一双赤红的眼珠,就像是受伤的老虎那么怕人。心中的恨意已升华到极点,这是如果有人在场的话,必然逃不开浪子老八的一击。
  从山坳传来的琴音,铮地一声弦断之声,正挣扎在心魔控制下的浪子老八,霍地应声而悟,他看看静悄悄的四周景物,是那么宁谧、安详,心中不禁暗叫一声“惭愧”,定一定心神,浪子老八终于又昂然朝前走了过去。
  爬上一处斜坡,走完一片疏林,浪子老八来到一片竹林之前。他定睛一望,只见竹林之前有一块方围约有十亩的草地,此时正有一名长发披肩,身穿素衣素裙的少女,端坐在草地上的一块柏木头,膝间还有一床古色古香的弦琴。
  那少女一见浪子老八走到面前,立刻启齿道:“我知道你寻得到的。而且也知道你不会爽约……”
  浪子老八用一双澄澈的眼睛,凝住着那少女,良久才皱眉道:“他们派你来干嘛?”
  那少女将古琴抱在怀中,缓缓站了起来,动作优雅柔美,好看已极。道:“怎么了?你怕见我施芳芳?”
  浪子老八很不耐烦的挥手道:“施俊仁呢?他怎么不出面见我?”
  施芳芳脸上毫无笑容,道:“你想见我三叔?”
  浪子老八讶道:“是他约我的,难道你不知道?”
  施芳芳怔了一下,道:“你杀了小虹和七叔,言词上又侮辱了我,你竟敢应我三叔之约。浪子老八!你未免把我们桂西青岩施家堡看得太无能了!”
  浪子老八耸耸肩,道:“是施俊仁约我,又不是我找他,难不成我应该躲着不出面?”
  施芳芳哼了一声,黛眉倒竖,蛋脸杀机浮现,徐徐说道:“不论谁约见你,横竖今日叫我碰上,我便要你横尸此处!”
  语音未落,也容不得浪子老八答话,倏闻弦声铿锵!三道金光,快逾飞箭,自施芳芳的怀中古琴,电射而至!
  浪子老八但觉“迎春”、“天枢”、“伏兔”等三处穴道,分别有寒风袭到,忙扭腰后翻,飚然疾退。
  可是他退得快,施芳芳施放暗器的手法更快,只听弦声铮然,金光耀眼,自施芳芳的琴匣侧,又射出十数支飞针,分袭浪子老八的要害重穴。
  浪子老八为了要避开满天而至的飞针,左突右逐,形状甚是狼狈。施芳芳见状,冷冷道:“浪子老八的技艺也不过如此而已……”
  浪子老八还没透过气,那发自琴匣的飞针,又迎头射到!
  浪子老八心中有气,不退反进,身子一拔,人已凌空而上,只一个起落,便已避开飞针的袭击,冲至施芳芳的跟前约五步远的地方,道:“你只会利用说话的机会偷袭人家?”
  施芳芳已狠下了心,一语不发,按动机括,嘶嘶数道寒芒疾射浪子老八的腹部。浪子老八早已有备,他顺势发掌,不但将飞针震开,而且掌风劲扫施芳芳,威势甚是惊人。
  施芳芳失去攻势,骤然受袭,吓得花容失色,左肩几乎被浪子老八的铁拳击中,忙挪身后逃。
  浪子老八没有追击,站定脚,道:“你再想偷袭我,可别怪我下手无情!”
  施芳芳寒着脸道:“飞针无眼,你小心了!”
  浪子老八凝神注意施芳芳飞针的举动,却不料后脑倏地有一股强大的刀风罩下;这时他才发现施芳芳使的诡计,偷袭他的人不再是正面的施芳芳,而是由背后掩至的另外一个人。
  浪子老八已经没有时间转身应战,同时他也要防备正面施芳芳的飞针;因此他头也不抬,将身子微微一侧,右掌迅即上举,以掌代刀,砍向后面刀客的手腕。
  那刀客似是识货,不敢硬逼,刀势未老,立即抽刀后退;而浪子老八这时也脱出战圈,纵身到三丈开外,采取斜角势,冀解除了前后受敌之困境。
  这时浪子老八才看清楚从他背后掩来的敌人不是一个,而是一双。是施家堡年轻一辈的高手,小金和小克。
  小金和小克两个人都提着长刀,虽在黄昏日落之下,刀身所射出来的寒光,仍甚森严,配上他们两人充满杀气的表情,威势十足。
  浪子老八讶然道:“施俊仁约我来此,原来遭计划好要围杀我?”
  施芳芳道:“此事不关我家三叔,我们做事,我们自己担当!”
  浪子老八做了个恍然的表情,道:“哦!原来是你们三个施家小辈,自作主张来对付我,好吧!你们自信可以杀我报仇,你们就一齐动手吧!”
  施芳芳不理浪子老八,还向小金小克道:“小金、小克!就照我们的计划动手吧!”
  小金和小克点点头,一语不发地提着长刀,分由左右,徐步逼近浪子老八;施芳芳则仍然抱着古琴,在离浪子老八十几步远的地方,冷眼监视。
  浪子老八忽然发觉事态甚是严重,因为如果施芳芳趁小金和小克与他缠斗之际,抽冷子放飞针攻他,他将防不胜防,比前后受敌更加严重。
  他衡量了情势之后,觉得要摆脱施芳芳飞针偷袭的威胁,大概只有进入左侧那一片疏林一途,因为在树林里,可资应用的地形地物较空旷地为多,对暗器的防范,也就更加容易。
  是以,浪子老八的脚步,开始向左侧移了过去,一面全心戒备敌方的突起发难,心中思绪也不断的打转。总之,在没有动手之前,浪子老八必须使自己尽可能占住最有利的位置。
  可是施芳芳他们对此战计划已久,什么情况均已算计好,可说是志在必得;浪子老八一开始移动,他们岂有不明白他的心意之理,因此浪子老八没有移动多远,小金和小克两把长刀,已同时攻了过来。
  刀势才出,浪子老八已感觉到他们两人的默契极好,几乎把他所有的退路均完全封死。他迫于无奈,只好以空手入白刃的手法,直逼较近的小克。
  小克似是没料到浪子老八敢如此冒险,长刀顿了一顿;然而浪子老八就在小克微顿之瞬间,找到脱困出路,人如脱弦之箭,电射穿出小克的刀光之中。
  这时小金虽已补上空档,但是慢了那么一点点,没能截住浪子老八。
  不过他们刀法纯熟,连手攻击之势又受过严格的训练,因此第二招出手,又恢复了阵式的严密,逼使浪子老八差点透不过气来。
  双方彼消此长,浪子老八气势一被阻遏,小金和小克的两把长刀,虹射搠戮,威力越发增长,打得越发顺手。
  在一旁的施芳芳见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手中的暗器,仍然伺机而动,一点都未松懈。
  此刻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场中只能瞧清三条黑影缠斗在一起,分不出谁是浪子老八。
  但施芳芳却一点也不在乎?她从双方出招的招数中,凭想象也能猜出场中各人所占的位置,因此只听她一面扣住发射飞针的机括,一面喃喃自语道:“十八招……二十九……三十、三十一……”
  霍地场中传来小金的清啸,施芳芳精神一振,心中默念:“十三招!”口中叱道:“着!”
  一连串金针破空之声,挟着劲风,随着施芳芳轻叱之声,疾袭浪子老八的上、中、下盘。
  此刻浪子老八正好将左边全部暴落在飞针威胁之下,他知道这时既要设法避开正横扫而至的长刀,又要闪躲疾驰而至的金针,事实上已无法兼顾。
  当下,他采取毅然决然的措施,以壮士断腕的魄力,将左肩挡住金针;这么一来,他虽是避开了小金的致命一击,却无法闪开施芳芳的飞针逆袭。
  他的左肩像被蚊子咬到一般,微微有一点刺痛,而人却幌了一幌,几乎立脚不稳。
  施芳芳看得真切,心中一阵狂喜,大声道:“小金、小克!咱们得手了!”
  小金和小克同时刷刷攻出两刀,立刻跳出圈外,飞奔至施芳芳的身旁,三个人六道目光,冷漠的瞪住左肩中了金针的浪子老八。
  虽在朦胧的夜色中,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浪子老八的左肩,已泌出血迹,肩胛染满了一片血红。
  浪子老八微微苦笑,将肩上的金针拔了出来,凑在眼前看了一眼,吁口气道:“这金针长不满三寸,居然这么厉害。”
  施芳芳冷冷道:“厉害的还在后头哩,你别以为伤了左肩就没事!”
  浪子老八听出她话中有话,心中一动,问道:“难道说,你们用喂毒的毒针对付我?”
  施芳芳得意的道:“不错!你所中的毒针,是喂过桂西深山内所产的青蔓毒藤的毒汁,你死定了!”
  浪子老八苦笑道:“想不到你们处心积虑的害我是费了那么多心机;用一套演练纯熟的刀法缠住我,然后再趁机放冷箭,高明!确是高明!”
  施芳芳开心的笑道:“现在你该明白得罪了我施芳芳的后果了吧?”
  浪子老八突然转了话题,道:“我还有多久时间好活?”
  施芳芳道:“这事不用瞒你,如果你不妄动真力的话,大概还有六个时辰好活,附带奉送你一句话,当毒汁攻心之时,你将昏然睡去,直到断气为止。”
  浪子老八道:“如此死法甚好!”
  他向前走了两步,更加逼近施芳芳,然后又道:“我还有半日的生命,施芳芳!你知道我此刻心中想的是什么事?”
  施芳芳被他逼得心中有点烦燥,没好气的道:“你肚子里都是鬼主意,我怎么晓得这回又是什么?”
  浪子老八突然叹了口气,缓缓道:“你是知道……唉!我竟是那么命薄,硬是无法一亲芳泽;要是能利用这半日的时间跟你亲近多好。”
  施芳芳“呸”了一声,想起浪子老八说过要跟她睡觉的话,吹弹得破的蛋脸,却无端泛起了一阵飞红,头也就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浪子老八看准这刹那的机会,就在施芳芳分神之际,人呼地暴迅前扑;待施芳芳发觉惊呼之时,左手脉门已被浪子老八扣住,而小金和小克,更是连作梦也料不到浪子老八会来这一手,只楞得提刀怔在原地。
  浪子老八哈哈笑道:“施芳芳!可以把解药拿出来了吧?”
  施芳芳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头皮有点发麻,此刻心头仍然忐忑碰撞,她挣扎一下,心知已难脱逃,忙道:“我身上没有解药?”
  浪子老八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拿出来,我可要动手搜身了哟!”
  他一面发话,一面作势要将手捺向施芳芳。
  小金见状急道:“浪子老八!你敢!”
  浪子老八故作潇洒的道:“我人都快死了,又有什么不敢的?如果搜不到她身上的解药,能摸她一摸,岂不是做鬼也风流了吗?”
  施芳芳紧张得不得了,大声道:“浪子老八!你放手!”
  小金和小克情急之下,互相以目表示;心想只有拼了再说;因此双方提起长刀,一语不发,出手便砍。
  浪子老八将身一旋,同时扯动施芳芳,使小金和小克顿感投鼠忌器,不知如何攻击。
  双方僵持一会,四方除了虫鸣之声之外,几乎一点声音也没有;山区的夜来得快,而且又黑又静,使人觉得甚是恐怖。
  这时,山腰间忽然“嘶”的一声,一支火箭冲天而上,一闪一亮,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特别耀眼。
  浪子老八等人均仰望山腰,只见那支火箭的火光将熄未熄之际,东边山顶,呼地又有两支火箭同时射向夜空。
  浪子老八皱眉道:“敢情你们桂西青岩施家堡的人马,全部出动了?”
  施芳芳冷冷道:“谁说那些联络火箭是我们施家堡放的?”
  浪子老八诧然道:“不是你们施家堡施放?那么他们会是谁?”
  小金自告奋勇地道:“我过去看看!”
  他一语才罢,霍地从黑夜中传来破空之声,浪子老八忍不住喝道:“小心!”一面将施芳芳扑倒在地。这只是刹那间发生的事,施芳芳正待发作哦,却听见小金和小克传出惨叫之声。
  小金的腹部和小克的后心,分别被两支长矛射中,缓缓栽倒在地。
  施芳芳看得心胆皆裂,挣扎的想站起来,无奈浪子老八紧紧将她压住,使她动弹不得,急道:“你放我站起来行不行?”
  浪子老八斩钉截铁的道:“声音小一点,敌暗我明,此刻起身,只有枉送性命,你乖乖的卧好!”
  施芳芳怔了一怔,果然没有再挣扎。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四章 黑衣秘教
上一篇:
第二章 杀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