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2019-07-10 18:36:42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已经亮了,外面传来赶早的客人喧哗之声。
  浪子老八和隆之助两人,稍事漱洗完竣,然后交代了伙计,安步当车步出客栈,找一处茶楼,悠闲的喝着早茶。
  这时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茶楼内更是人来人往吵杂万分。
  隆之助皱眉道:“八哥!咱们换个清净的地方吧!”
  浪子老八道:“不!就在这里,别地方一样吵,何况我们要等八面观音。”
  隆之助无奈,只好闷声不响的吃着茶点。
  又过了好一会,日已三竿,浪子老八突然用手肘碰隆之助一下,示意他注意门外。
  门外进来两个劲装汉子,一进门便拏眼逡巡,显然在寻人。
  当他们朝浪子老八这边张望之时,浪子老八突然冲着他们笑一笑,又举手相招。
  那两人怔了一下,互相对望一眼,然后匆匆转身而去。
  隆之助讶然道:“八哥!你认识他们?”
  浪子老八摇摇头,道:“不认得!但我知道他们是平西王府派出来的厉害杀手,铁卫哑兄弟!”
  隆之助又问道:“他们怎么,见到你就掉头而去?”
  浪子老八道:“他们不愿意跟咱们正面冲突!”
  隆之助道:“是怕八哥的威名?”
  浪子老八道:“不是!是因为还不到时候,时候一到,咱们两人的苦头就大了!”
  隆之助道:“为什么?他们真这么厉害?”
  浪子老八道:“三、五个铁卫哑兄弟,相信咱们两人还应付得了,只是这次他们至少出动了十名以上,因此咱们的处境可知。”
  这时门外又步入了两个锦衣汉子,他们选了一个座头,做了一回,才结帐离去。
  浪子老八道:“这两个人是清廷的鹰犬!”
  隆之助道:“想不到今天突然热闹起来!”
  浪子老八道:“他们都是冲着我们来的!”
  隆之助平静的道:“这下子,咱们可真有得瞧了……”
  浪子老八道:“我们是应付不了这么多人的……”
  隆之助接口道:“没什么好担心的……要不要叫点酒?”
  浪子老八笑道:“以酒壮胆?”
  隆之助笑了起来,道:“我这条命何价之有?”
  浪子老八道:“无价,至少到目前为止,你我都还不值得死!”
  隆之助“哦”了一声,浪子老八又道:“因此,咱们这两条命,还没有人提得出价钱!”
  隆之助总算会意,道:“这么说,八哥已有应付之法了?”
  浪子老八道:“是有一个,但仍得见机而为,成的话,咱们必有收获,否则,那时候再把命卖给他们,卖得的代价也会更高……”
  隆之助闻言,相当开心,道:“那么,我们不要喝酒,立刻进行你的计划!”
  浪子老八道:“酒,一定要喝,而且可能要喝一整天!”
  隆之助诧然道:“要喝一整天?就在这里?”
  浪子老八道:“不错!就在这里!”
  隆之助道:“这又是为了什么?”
  浪子老八道:“不为什么,只因为这也是我的计划之一。”
  隆之助没有再问,一来他天性不喜多言,二来他对浪子老八有很大的信心。
  于是他转言道:“那么,就请伙计替我们配几样下酒的菜!”
  浪子老八却道:“别忙!待会儿说不定咱们会有客人来!”
  隆之助怔一怔,道:“你约了人来?”
  浪子老八道:“没有!但是我们那些客人,自己会寻了过来的!”
  隆之助闻言立刻会意,不再多言。
  他们待到已正时刻,茶楼早市已罢,客人寥寥无几,几个堂倌围在一堆闲聊。
  这时有一个中年文士,带着一名小厮模样的人走进茶楼,立刻有一名堂倌迎了上去招呼。
  隆之助移目望着浪子老八,浪子老八摇摇头,道:“这人我认不出他的来历,大概是普通的客人。”
  他一言未了,那名堂倌却直趋他们的桌前,问浪子老八他们,道:“哪位是八爷?”
  浪子老八望了隆之助一眼,道:“本人就是!”
  那堂倌哈腰道:“荆爷有事求见,小的先来知会一声……”
  浪子老八讶道:“那姓荆的是谁?”
  堂倌道:“是江面上的!”
  浪子老八露出兴奋的表情道:“哦?原来是船帮的朋友,请,快请过来!”
  那堂倌答应一声,立刻转身而去。
  隆之助趁机问道:“船帮是些什么来路?”
  浪子老八道:“原是天地会的分支,在柳州地界,他们靠江面船上为生,所以有人干脆叫他们江面上的,或叫他们船帮,这一带以他们势力最大。”
  隆之助道:“该是天地会的朋友,那决计不是清廷鹰犬,对也不对?”
  浪子老八道:“对!是我们志同道合的朋友!”
  说话之间,那中年文士已带着小厮,在堂倌的引导之下,来到了浪子老八他们的桌前。
  那中年文士喜悠悠的抱拳道:“在下荆天德,见过八爷!”
  浪子老八忙还礼道:“荆爷客气,请坐!”
  三人重行落座,浪子老八替隆之助引介,众人客气寒暄一番,荆天德道:“荆某一早才接奉老爷子的密谕,匆匆赶来听后八爷你的差遣!”
  浪子老八道:“老爷子的厚爱,实在令在下感激万分,不敢劳动荆爷!”
  荆天德道:“应该的!”
  他转向那小厮道:“小山!你看看阿本来了没有,来了就带他来这里见我!”
  那小厮答应一声,立刻退下;只听荆天德又道:“八爷,此地谈话不便,在下已吩咐堂倌准备了僻静厢房,容荆某领两位过去!”
  说着他人已站了起来,浪子老八不好推辞,只好跟着站起来。
  三个人走进后厢,来到一间布置得极为华丽的厢房。
  房中早已整治了酒席,三个人从容落座,等到侍候的堂倌掩门离去,荆天德才道:“老爷子认为八爷你留在柳州,处境非常危险,只不知内情如何?”
  浪子老八道:“还不是那些鹰犬纠缠不休!”
  荆天德哈哈笑道:“原来如此,老爷子也太紧张了,谅那些鹰犬也不敢在这柳州地界撒野!”
  浪子老八正色道:“荆爷不要小觑这些鹰犬,这次他们倾巢来犯,势力相当庞大!”
  荆天德道:“总不至连大内高手都来了吧?”
  浪子老八道:“正是来了大内高手坐镇指挥。”
  荆天德表情转为凝重,沉吟一会,道:“有大内高手坐镇指挥,事情的确棘手……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在下相信应付得了。”
  他的豪情令浪子老八和隆之助相当感动,只听浪子老八道:“这事在下原不敢惊动老爷子,如果荆爷确有难处,在下也不敢劳动荆爷!”
  荆天德脸色一沉,语气有点不悦的道:“八爷当我们船帮是什么角色?”
  浪子老八发觉自己失言,忙道:“在下失言,请荆爷息怒!”
  荆天德道:“这事荆某管定了,请八爷吩咐!”
  浪子老八不敢再谦让,他看得出荆天德外柔内刚,也是个性情中人,这种人讲究的是个“义”字,如再推让,就太瞧不起他了。当下说道:“水天一色,日月同光,在下并非不知此中道理。”
  荆天德闻言欣然道:“既是同道,就应该不分彼此,否则就太见外了。”
  浪子老八听他如此说,遂道:“其实在下并非见外,而是不愿再牺牲同道……”
  荆天德岔嘴道:“我们都是在刀尖上打滚的人,为了达成更大的目的,牺牲再所难免,对也不对?”
  浪子老八不再多言,想了一想,道:“有件相当紧急的事,想请荆爷去办!”
  荆天德道:“请吩咐!”
  浪子老八道:“能不能在今晚子正之前,调集六名杀手,替我办一件事?”
  荆天德迅即道:“没问题!再多的人手也可以调集!”
  浪子老八道:“人手不必多,但必需是狠角色!”
  荆天德道:“我立刻交给小山去办,小山马上就会来这里相会!”
  说话之时,外面有人宏声道:“德哥在吗?我是小山!”
  荆天德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小山!自己推门进来!”
  那房门应声而开,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冲着荆天德道:“德哥请我喝酒?”
  荆天德笑骂道:“呸!年纪轻轻的不学好,成天想喝酒,叫老爷子知道了,不打断你的狗腿才怪……”
  接着替众人引见,又道:“小山是老爷子的宝贝徒弟,拨在我这儿协助我!”
  小山自斟一杯酒灌了下去,道:“老爷子叫我跟德哥多学习,将来才有出息!”
  荆天德笑道:“其实小山除了年轻好动之外,是很有出息的,我知道老爷子的意思,将来要他接我的位子,掌理船帮。”
  小山叫道:“德哥又来了,打死我,我也不敢在船帮称老大,那多不自在,成天有办不完的事,我可不愿意干!”
  荆天德道:“我这小兄弟就像野马,拴也拴不住……小山!不要只顾自己喝酒,敬敬客人!”
  小山欢声道:“难得德哥吩咐我喝酒……”
  他转向隆之助,提起酒壶嚷道:“来!来!从你这边喝起,先三壶,再添三壶!”
  隆之助觉得这年轻人憨直可爱,笑道:“为什么不干脆说喝六壶?”
  小山道:“这当然有道理,先三壶,再添三壶的意思是说,我先敬你三壶,喝完了这三壶,你得再添三壶回敬我……”
  隆之助道:“原来如此!你明说也就是了,何必拐弯抹角的,叫人差点没弄清你的意思……”
  小山正色道:“不!不!我也是不得已才这么说,因为我总不能一开口便要求客人回敬酒吧?”
  隆之助笑道:“所以你自己发明了先三壶,再添三壶这句话?”
  小山道:“是呀,要不然我岂不是少喝了三壶酒?”
  隆之助道:“小兄弟酒量一定不错,来,咱们干脆对饮十壶,也不要说是谁敬谁,好不好?”
  小山喜形于色,道:“好!今天可叫我碰上对手了!”
  荆天德本来要制止小山,但碍着客人的面,也就不好开口。
  小山和隆之助两人,果然对饮起来。浪子老八则趁机将他的计划,约略透露给荆天德知道。
  小山喝了十壶酒,又来找浪子老八,荆天德叱道:“小山,还有正经事,不要喝太多……”
  小山抗声道:“德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
  浪子老八笑道:“荆兄,就让我敬他一壶,不碍事的!”
  荆天德未置可否,浪子老八遂和小山对饮数杯。
  小山年轻体壮,不但酒量豪,食量也不差,浪子老八他们三人在谈正事,他则一个人埋首吃喝,不一会便把席上的酒菜,卷扫了一大半,然后打了一个饱嗝,朝荆天德道:“德哥!你找我有事?”
  荆天德道:“你吃饱了?”
  小山点点头,荆天德又道:“今晚子时之前,找六、七个兄弟,到场子里来!”
  小山答应一声,浪子老八加了一句,道:“这些兄弟身手要好,最好是精通水性的!”
  小山道:“小事情……没事我要走了?”
  荆天德道:“事情要秘密,谁要是透露风声,我宰掉他!”
  小山连连答应,转身而去。
  荆天德望着他的背影,道:“我这小兄弟有出息,将来船帮全靠他!”
  三个人又喝了一会酒,一个跑堂的突然匆匆推门而进,神色有点慌张的道:“三位爷,外面有人找八爷,我回说没这个人,那些凶神恶煞,却要打烂我们的店……”
  浪子老八霍地站起来,道:“咱们的朋友,果然来了,走!咱们出去看看!”
  三个人来到前面楼厅,果然看见五个壮汉,正围着掌柜嚷叫。
  浪子老八轻声告诉荆天德道:“你暂时不必露脸,这事由我跟隆之助应付!”
  于是荆天德找一处座头坐下,浪子老八跟隆之助两人,连袂走到那五名汉子之前。
  浪子老八道:“你们找我?”
  五个人十道目光,全投注在浪子老八和隆之助身上。为首的那人问道:“你是浪子老八?”
  浪子老八道:“区区正是!你们是哪个道上的朋友?”
  为首的那汉子道:“你先别管这些,跟我去见一个人!”
  浪子老八讶道:“见什么人?那位朋友为什么不来这里见我?”
  那为首的汉子狞笑道:“他是想来这里见你,可惜,你那位朋友,此刻连一步也走不动!”
  浪子老八问道:“我的朋友?你们要带我去见我的朋友?”
  那汉子道:“不错!你去是不是去?”
  浪子老八望了隆之助一眼,道:“好!我跟你们去!你们稍等一会!”
  他招来那名相熟的堂倌,拉到一旁,低声吩咐地道:“你告诉荆爷,找几个人在这儿等我回来,我出去办件事!”
  这堂倌原也跟船帮大有关系,忙道:“没问题,没问题!爷你尽管去!”
  浪子老八吩咐了堂倌,走回那五名汉子之前,道:“咱们走吧!”
  他们一脚踏出门外,早有人拉了两匹驴子,供浪子老八及隆之助代步。
  一行人除了北门,走了半个时辰,来到城外一处破旧的院落之前。
  那为首的汉子叫开门,带着众人来到后院,停在一处柴房之前。
  这时又走出四个人来,那为首的汉子向当中那人抱拳道:“启禀舵主!人已带到!”
  那舵主年纪很大,说话有点吃力的样子,瞄了浪子老八和隆之助一眼,道:“老夫是苏帮柳州分舵的汪大贵!”
  浪子老八很客气道:“汪老爷子好!只不知找来区区,有何贵事?”
  汪大贵道:“要你认一认一个朋友!”
  浪子老八问道:“是谁?”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