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惺惺相惜
2019-07-09 15:36:17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翌日一早,浪子老八轻声叫醒八面观音,催她上路。八面观音走到廊上,一面娇滴滴道:“天还这么早,我们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呢?”
  浪子老八道:“你还当你是在王府里啊!”
  八面观音娇笑一声,道:“出了王府,就得这么早起来?”
  浪子老八道:“早点起来,就是为了多赶点路,不能耽误正事。”
  八面观音道:“今天又要找什么人?”
  浪子老八道:“今天去见朋友,办一件很要紧的事……”
  八面观音紧接着问道:“什么要紧的事?”
  浪子老八皱住眉头,八面观音也跟着停下来,瞧见浪子老八眼中充满不悦之色,道:“你好像很关心我的事,是吧?”
  八面观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娇声道:“你的事我不关心,谁会关心呢?”
  浪子老八深深看了八面观音一眼,道:“你要记住,我只是负责帮你脱离吴三桂的势力范围,让你安顿下来,我的事,你不用过问太多……”
  八面观音正待说话,浪子老八已经转身起行;八面观音望着他的背影,不禁暗自警告自己道:“我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露出马脚来。”
  两人各怀心机,浪子老八欲擒故纵,而八面观音,正准备择肥而噬。
  一路趱行,午前时刻,他们在路旁茶棚打尖。
  茶棚搭建在两株大槐树下,四面通风,甚是凉爽。
  浪子老八和八面观音踏进凉棚之时,里边已经有七、八个客人,分作两堆而坐,据案大啖点心。
  浪子老八一看到那些人的装束,不禁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然后才选一处座头,坐了下来。
  他的表情变化,八面观音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压低声音,道:“你认识那些人?”
  她向那七个客人呶呶嘴,只听浪子老八冷冷的道:“不认识!”
  八面观音讶道:“那么,你刚刚进门之时,一看见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惊奇?”
  浪子老八心想:这八面观音果然心细如发,连这些小动作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于是漫应道:“我虽然不认识,但我可能知道他们的来历。”
  这时伙计已上来招呼,八面观音等打发了伙计之后,道:“这些人服装怪异,是些什么人?”
  浪子老八道:“是东瀛武士!”
  八面观音恍然道:“怪不得他们讲的话,跟我们大不一样,却原来是东瀛武士。”
  浪子老八没有理她,像是自言自语的道:“这些熊谷组的人,怎会跑到这黔桂地界来呢?”
  八面观音道:“他们不应该来吗?”
  浪子老八看了她一眼,道:“他们一向以船为家,依海为生,你说,他们在这里出现,岂不有点蹊跷?”
  八面观音道:“的确是有点蹊跷……”
  她不禁侧眼看那些东瀛武士,又道:“他们一定受人指使,才会千里迢迢到这黔桂边区来。”
  浪子老八闻言,不禁暗暗佩服她的判断力,因为八面观音所推断的不但丝毫不爽,而且能在一瞥之下,及跟浪子老八的几句闲谈,迅即提出她的推论,这份能耐,绝非寻常人可及。
  浪子老八一面吃着点心,一面游目四顾,目光倏地被正从茶棚外走进来的五名华服汉子所吸引住。
  门外五名锦衣华服,气宇轩昂的汉子,前后踏进了茶棚。
  这时,那七名东瀛武士,突然停止说话,十四只眼睛,全都转注那五名进来的客人。
  为首那名锦衣汉子,长得魁梧壮硕,比旁人至少要高出三、四个头,当门而立,就像一座小山,挡在那里。
  他神情肃穆的移动目光,最后停在那七名东瀛武士的桌前,宏声道:“东洋矮子!你们肚子填饱了没有?”
  七名东瀛武士有一个人霍地站起来,道:“你们倒来得快!”
  这一问一答,加上那站起来说话的东瀛武士,果然长得甚是矮小,与那小山似的锦衣大个子比起来,简直不成比例。
  是以,茶棚中的客人,一时忍俊不住,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众人这一笑,把茶棚中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全都化消掉了。
  那神情肃穆的锦衣大个子,居然也露出笑容,口气也缓和了许多,道:“你们要是还没填饱肚子,本人倒可以再等一会。”
  那东洋矮子道:“你们吃过了?”
  大个子道:“我们吃不吃无所谓,就是不能耽误了正事。”
  那东洋矮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可是一刻也不能等,好吧!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到!”
  他们这一搭一聊,茶棚中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路上熟识的朋友,因此再没有人注意,众人顿觉意兴阑珊,径自吃喝起来。
  这时那五名锦衣汉子,果然已转身走出茶棚;而那些东瀛武士,也匆匆结帐,随后而去。
  浪子老八见状道:“咱们跟过去瞧瞧!”
  八面观音道:“有什么好瞧的?”
  浪子老八这时已经站了起来,喊来伙计会过帐;八面观音只好随他走出茶棚。
  他们相偕走出茶棚外,八面观音见四下无人,忍不住问道:“你看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
  浪子老八道:“我们跟过去,瞧一场好戏,他们决计不是同伙的,说不定此刻他们已打了起来。”
  他们两人朝那十几个人走过去的方向,徐步跟了过去,八面观音一面走,一面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自己人?”
  浪子老八随口反问道:“你看不出那大个子的来历?”
  八面观音摇摇头,浪子老八又道:“他们是京里来的!”
  八面观音失声道:“什么?是京里来的?噫!对,他们一定是大内派出的高手。”
  浪子老八颔首道:“不错!是内廷侍卫,康熙的狗腿子!”
  八面观音道:“那些东瀛武士,跟他们会有什么纠葛?”
  浪子老八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得出那大个子,是专程找那些东瀛武士的碴来的。”
  说话之间,他们又走了约摸一柱香光景,远远看见前面路当中,正站着适才那大个子及东瀛武士一大堆人,在那儿比手划脚,不知说些什么。
  浪子老八停步道:“咱们不能如此冒然便过去……”
  八面观音指着路旁的树林,道:“我们何不穿林而过?”
  浪子老八点点头,当先舍下道路,走入路旁的树林,沿着林间小路,不一会,掩至那堆人之旁的十来丈远的地方。
  他们借着树木的掩护,不但不会被对方发现,而且对方的举动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于他们交谈的声音,都可以很清晰的听见。
  只听那东瀛矮子武士,用略带闽音的汉语,扬着声音道:“区区已一再声明,我们并非熊谷组的人,尊驾何苦一再相逼?”
  浪子老八闻言,不禁大感兴趣,因为他原以为这些东瀛武士,必是熊谷组的人,不料那矮子却说出这番否认的话来。
  那么这些人是谁?浪子老八百思不解。
  那大个子却替他问道:“你们不是熊谷组的人,那么是何来历?”
  那矮武士道:“我们是狄原家的武士……”
  那大个子皱着浓眉,粗声道:“不管什么熊谷组也好,狄原家也好,横竖都是东洋人,难道说你们不会有勾结?”
  那矮武士心平气和的道:“我们是武士,熊谷组是浪人,请尊驾弄清楚,不要将我们两派相提并论。”
  在东瀛,真正的武士,是循着武士道行事,他们的一言一行,深受武士道的约束。他们将忠义两字看得很重,宁可切腹自杀,也不肯去违背。
  浪人就不同,浪人纵然具备了武士的形态,毕竟他们的言行,已逾越了武士道。
  那大个子显然不知道其中的分别,仍然傲慢的道:“武士也好,浪人也行,反正是一丘之貉,本人奉命一律格杀勿论!”
  那矮武士仍然保持平静,缓缓道:“我们这一路来,已碰到六次的截杀,损失了八个人,但是,为什么?”
  那大个子道:“不必问!”
  矮武士仍然心平气和的道:“那么,尊驾尊姓大名,可否见告?”
  那大个子大声道:“本人是三等巴鲁图哈克,奉派捉拿钦犯……”
  矮武士道:“这么说,我们都是钦犯了?”
  那大个子哈克道:“不错!你们都是本人要捉拿的钦犯。”
  矮武士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一行西来,逢州过县,都有人无缘无故的截杀……”
  他顿了一顿,又道:“可是你们错了,我们并非钦犯!”
  哈克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乱捉人?”
  矮武士点点头,道:“是的!一来我们并未得罪朝廷,二来我们是外国人,你们不能随便将我们当成钦犯!”
  哈克怔了一怔,突然纵声大笑,道:“你在威胁本人?”
  矮武士道:“不敢!尊驾是官差,在下纵是外邦之人,亦不敢有所得罪……”
  他的语气平和,态度谨恭;但看在哈克眼内,却以为那矮武士故意用这种方式损他,当下老羞成怒,拉下脸道:“嘿!嘿!你这矮子,倒真会装蒜啊!”
  说着,将手一挥,他的四名手下,立刻掣刀在手,准备攻击。
  而那矮武士却仅仅蹙蹙眉头,他的同伴也没有作出戒备的姿态。
  只听哈克哼了一声,道:“矮子!报上你的名来,本人不杀无名小子。”
  那东瀛武士道:“区区是狄原家的武士,隆之助!”
  哈克大声道:“哼!你居然敢自称是‘龙之助’,贬渎天子,死罪难饶!”
  隆之助苦笑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朝自己的同伴深深望了一眼,又道:“弟兄们!今日我们就在此与他们决一死战!”
  他的六名同伴,立刻轰然应了一声“嗨”,这一声,包含了绝对服从,与死战的决心,令哈克听来,也不禁心中一凛。
  这时,那六名东瀛武士,“锵”一声同时掣出长刀,缓步分散开来,朝哈克他们逼了过去。
  浪子老八看到这种情景,忍不住轻声赞道:“这些东瀛武士,的确是真正的武士,他们原想避免这一场死战,所以一直强忍哈克的无礼。此刻,他们知道一战难免,所显出来的气势,又是那么博大精深,令人不得不叹服……”
  八面观音接着道:“反观那哈克,却是有点胆怯的样子,先前那股咄咄逼人的架势,也不知跑到哪里去!”
  浪子老八道:“此消彼长,这一战的结果,不问可知……”
  他们正在轻声谈论之时,那六名东瀛武士,已完成了将哈克的四名手下包围之势。
  双方一触即发,隆之助却在此时说道:“我们虽是外邦之人,但深知中土武林的规矩,所以我们不会以多欺少。哈侍卫!区区准备以四名同伴,对付贵方的四人,只不知尊驾有何高见?”
  哈克闻言,脸色倏变,嘿嘿冷笑,狠狠道:“好!好!你敢如此托大,算你们有种……”
  他将手一挥,立即有四名手下,方向那四名东瀛武士迎了上去。
  双方终于交上了手,四比四,谁都不占便宜。
  场中突然暴起那四名东瀛武士的喝声,他们几乎同时发动攻势,挟着闪亮的刀光,其势凌人。
  打了一个照面,浪子老八又轻声道:“那些东瀛武士,个个气势如虹,锐不可当,看来那四个哈克的手下要吃亏了。”
  一语才罢,场中已传来一声惨叫。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