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挥戈相向
2019-07-10 18:41:47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日,他们来到了紫金城外。
  这是八面观音的主意,因为紫金城一带,很多锯木工厂,如果浪子老八要协助隆之助盗伐林木的话,他们一定会到紫金城,到紫金城他们才能召募道伐木的工人。
  傍晚之时,他们走到离城四里的龙墟圩。
  龙墟圩只是一个傍着近陵而筑的小村,村民也大都是伐木为生。
  进得村来,郭廷一面问道:“咱们赶不赶夜路?”
  八面观音驻足道:“看情形吧,说不定咱们可以在这龙墟圩得到一点消息,紫金地方较大,不容易打听到老八的行踪。”
  郭廷望一望村中那三、五十户人家,不禁皱眉道:“这地方恐怕连个歇脚打尖的地方都没……”
  他们又走了三十多丈远,郭廷眼尖,指着前面一座庙,道:“哪!那边有很多人乘凉,咱们过去看看怎样?”
  八面观音循着郭廷所指的方向,放眼望去,果然发现约有十来个村人,围坐在庙前的一棵大榕树下,喝茶闲聊。
  于是她领头朝那些人走了过去,郭廷和那三名哑兄弟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后头。
  他们一走近那些村人,原先喧哗的谈话声倏地中断,十数个村人不约而同的将眼光投向他们。
  八面观音耸耸肩,沥沥莺莺的道:“你们这儿可有吃的卖?”
  所有的村人仍然噤若寒蝉,郭廷不觉有气,大声道:“你们都是哑巴?小姐问话怎么没人答话?”
  他这一声嚷嚷,众人如梦初醒,立刻有一名五十开外的汉子,应道:“来了!来了!姑娘有什么吩咐?”
  郭廷道:“给我们找一张座头歇歇脚,再弄点吃的来……”
  那汉子打断郭廷的话,道:“我这里可不卖吃的,沏壶茶倒有!”
  郭廷还要说话,八面观音却道:“咱们坐下来再说……”
  五个人围住一张桌子坐了下来,那卖茶的汉子堆着笑脸道:“诸位看情形是赶了一天的路,一定又累又饿,这样好了,我替诸位水煮二十枚鸭蛋,垫垫肚子,怎么样?”
  八面观音蹙眉道:“也只好这样了,不过能买只鸡来现宰现煮,那就更好了!”
  那汉子道:“鸡怕买不到,鹅好不好?”
  郭廷插言道:“好!就煮一只鹅,另外再替我弄一条狗来!”
  那汉子讶道:“买一条狗?莫非你们也吃香肉?现在天还暖烘烘的,养的狗等入了秋之后才能肥大,此刻吃香肉还太早了吧?”
  郭廷道:“我知道你们这地方养有很多狗,等秋深了当香肉吃,所以我要你替我买一条来,要活的!”
  那汉子越听越摸不着边,奇道:“要活的?”
  郭廷道:“不错!买一条大的,能有六、七十斤以上的最好,我多给银子就是了。”
  那汉子一头雾水,不过他人还机伶,知道多问无益,说不定还会惹火了客人。当先转身到那一堆村人之中,比手划脚向那些人说话。
  不一会便有一个村人飞奔而去,过不多久,又见他折身回来,左手提着一只肥鹅,右手牵着一头又大又壮的短毛黑狗。
  讲明了价钱,那卖茶的汉子自去整治肥鹅,郭廷付了银子,将那条大黑狗交给那三名铁卫哑兄弟。只见他们三个人,莫不泛出喜色。
  他们向主人借了三个木碗,相偕走到庙阶之下,围坐下来。
  这时村人都用好奇的眼光凝视着那三名铁卫哑兄弟。众人都猜不透他们买了一条活生生的狗,到底要如何整治。
  这时他们看明白了,只听那短毛黑狗一声惨嗥,脖子已被一把白森森的匕首抹了一条很深的血口,那三名哑兄弟一个拉住狗脚,一个按住狗头,另一个用匕首挑断黑狗脖子上的血管,然后托碗接住疾涌而出的狗血。
  等那黑狗血尽气绝,他们三个人捧住木碗,依次喝起生血来。
  这一幕只看得村人目瞪口呆,他们虽然也吃狗肉,但吃的可是香喷喷的香肉,几时见过居然有人生吞活剥的吃起生肉来。
  他们惊疑万分的,看着那三名哑兄弟将狗尸拖到井边,打了桶水,然后剥去狗皮,将狗肉剁成十数块,连洗过的内脏,一齐用木桶装了起来,提到桌子边,跟郭廷他们坐在一起。
  郭廷买了一罐村民自酿的酒,替他们三人斟了一大碗,于是他们探手自桶中取出生狗肉,吃喝起来。
  那些比较胆小的村人,有几个看得心底直发毛。
  他们真不相信世间还有这种茹毛饮血的人,更不相信像八面观音那种娇滴滴的娘儿,居然会跟这种恐怖的人走在一起。
  十几个村民面露惊骇之色,原先喧闹的交谈之声,突然中断,四下忽然变成一片寂静,只有那三名哑兄弟大吃大啖的声音,隐约可闻。
  八面观音发现了这个情况,蹙着眉头对郭廷道:“你们的举动未免太惊世骇俗,为何让哑兄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大啖生狗?”
  郭廷一听见八面观音在埋怨,忙道:“姑娘责备得是,我一时失察了,我这刻就吩咐哑兄弟到庙后去,避开这些人……”
  八面观音却道:“不必了!那些村民都溜光了。”
  郭廷抬眼一瞧,可不是吗?十几个村人趁着他和八面观音交谈之时,已溜得一个不剩。
  他心头不禁火起,道:“妈的!这些人当我们是什么东西?会吃人?”
  他霍地站了起来,八面观音冷冷道:“郭廷,你想干什么?”
  郭廷忿忿不平的道:“那些人太没道理,我们又不吃人,又不闹事,他们凭什么要躲起来?”
  八面观音咯咯笑道:“这怎么能怪人家?他们心里害怕,当然溜之大吉,换上你不也一样吗?”
  郭廷愤愤的坐了下来,八面观音又道:“你不觉得那些村人怕成那个样子,是有点太过份吗?”
  郭廷道:“是有点太过份,哑兄弟吃的是狗,又不是吃人,他们有什么好怕?”
  八面观音很有耐心的道:“那么,他们这种反常的骇怕,是不是有点蹊跷?”
  郭廷想了一想,恍然道:“是的,照道理他们不应怕成那个样子呀!”
  八面观音嫣然一笑,道:“那么你想通了吗?”
  郭廷道:“对!这里边一定另有原因……”
  八面观音这一次笑得更加妩媚,道:“总是让你想通了这一点,那么,你知道为什么吗?”
  郭廷搔搔头,苦思一会,摇摇头反问道:“那是为什么?”
  八面观音娇声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你就可以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郭廷喜道:“那敢情好,姑娘请说吧!”
  八面观音道:“你现在就去村子里,随便捉一名村民来这里一问,不就可以将事情问个一清二楚了吗?”
  郭廷打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哑然笑道:“我居然笨到连这点都没想到……”
  于是他站了起来,大步走向村中;不一会,便见他提着一名村人的衣领,将他半拖半拉的提了回来。
  郭廷将那名骇得脸无人色的村民,强按在桌旁坐了下来,道:“你这臭小子,我家姑娘有话问你,你要据实回答,要不然老子一拳捶死你!”
  那村民浑身骇得发软,用颤抖的声音道:“大爷饶命,小……小的知……道……”
  八面观音看他状至可怜,遂柔声说道:“你不用怕,只要据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那人点点头,显然由于八面观音的这句话,使他定心不少。
  八面观音乃又道:“你是这村子里的人?叫什么名字?”
  那人吞了一下口水,道:“小的叫做李特,自小在这三柳塘长大的……”
  八面观音单刀直入的问道:“李特!你很怕我们是不是?”
  那李特看来大约十、八九岁,长得极是清秀,闻言点点头道:“是的,小的……小的怕得要死……不单是小的,村子里的人都怕的要死……”
  八面观音露出兴趣盎然的表情,道:“哦?是不是因为看到我那三位兄弟生吃狗肉,所以大家就害怕了?”
  李特点点头,但马上又摇摇头。
  八面观音奇道:“你怎么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李特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因为……因为……”
  郭廷见他吞吞吐吐,不禁怒道:“妈的!你有话快说,不要惹火了老子!”
  李特道:“是这样的,我们村子里前天晚上连着昨晚,发生一件怪事,弄得大家惴惴不安……”
  八面观音问道:“是件什么怪事,叫你们怕成那个样子?”
  李特定定神,似乎犹有疑惧的道:“前天晚上,咱们村子里的小癞子、阿信,还有饭桶等三个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全不见了;昨晚,村子里又失踪了三个人……”
  八面观音又问道:“是怎么失踪的?”
  李特道:“也没人看到,今早大伙儿到山神庙问了神明,才知道了一点头绪。”
  八面观音道:“神明怎么说?”
  李特露出骇异的目光,道:“神明说,小癞子他们,都是被吃人恶鬼给摄走了,八成连骨头也找不到……”
  他顿了一顿,显然心有余悸,又道:“神明还说,那吃人恶鬼,还在我们村子里四处兜转,准备再饱餐一顿。”
  八面观音闻言,失笑道:“怪不得你们见到我那三名兄弟生食狗肉,就怕成那个样子,却原来有这回事。”
  她妩媚一笑,朝那李特道:“你看我们像不像吃人恶鬼?”
  李特冲口道:“不像!小的绝不相信姑娘会是吃人恶鬼……”
  八面观音道:“这就是了,我那三名兄弟不是什么吃人恶鬼,他们只不过自小养成生吃兽肉的习惯;就好比有人喜欢吃青菜,有人喜欢鸡鸭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话你懂了吧?”
  李特点点头,八面观音又道:“你回去告诉你们村子里的人,我们不是什么吃人恶鬼,叫他们不用怕,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们抓鬼除患呢。”
  李特高兴的道:“真的?姑娘有法子替我们捉鬼?”
  八面观音道:“你先请出村子里的人,让我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李特连忙答应,一溜烟的跑进村子,挨家挨户的去转告消息。
  片刻之后,有些胆大的村民先露了脸,渐渐的聚集了三、四十个汉子,大家互相壮着胆,成群结伴的又回到那株大榕树下。
  八面观音含笑相迎,一名两鬓霜白,有点老态的老者,排开众人,走到八面观音等人之前,道:“老汉是这村子里李弘……”
  他说话的声调极低,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旁边那位扶着他的壮汉,接口道:“李老爷子是咱村里的公亲,我们凡事都听他的。”
  八面观音微笑道:“哦,原来是村长,失敬!失敬!”
  郭廷不待吩咐,便搬张椅请那李弘坐下。
  八面观音首先问道:“适才听李特小兄弟说,贵宝村连着两个晚上闹鬼攫人,可真有这种事?”
  李弘咳嗽一声,道:“不瞒姑娘,确有这种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恶鬼攫走六条好端端的汉子,实在怕人啊!”
  八面观音继续问道:“可有人见过那些恶鬼的模样?”
  李弘摇摇头,那身边的汉子却道:“见是没人见过,只是前天晚上我就碰到一件怪事,或许跟那些恶鬼的出现有关……”
  他将话打住,拿眼睛朝李弘望去,李弘接道:“善八,说下去!”
  那叫善八的汉子于是又道:“是的!老爷子,怪事是这样,前天晚上和小癞子一齐在堂屋喝酒,喝到起更的时候,我送小癞子出了堂屋。当时有淡淡的夜色,小癞子沿着大街朝他家走,我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正当准备栓门之时,突然发现四下群狗竞吠之声,甚不寻常……”
  李弘打断善八的话,道:“当时我也注意到了,村子里有很多人都听见,那狗吠之后,突然变成长嗥,听得人毛骨悚然。”
  善八继续道:“我觉得奇怪,又回过身踏出门外,想一看究竟,这时我又发现了一件怪事。”
  八面观音道:“什么怪事?”
  善八道:“我发觉屋外突然弥漫着一片冷冰冰、白茫茫的浓雾,这一股怪雾居然在我转身之间涌了出来,使我心底一栗,赶紧抽身躲入门内。”
  他顿了一顿,脸上犹有余悸的样子,又道:“但我又不死心,于是又从门缝往外瞧,只见大街上被浓雾吞噬,目视不及五丈远,虽是如此,我隐隐约约的看见雾中人四处奔跑的样子。大约半个时辰光景,那阵怪雾方始散去。”
  八面观音道:“就这样子?再没有什么怪事了?”
  李弘道:“五更天刚亮时,我们才发觉村子里丢了三个汉子。”
  八面观音道:“那么昨夜呢?是不是也起了怪雾?”
  李弘道:“昨夜里一样起了一场怪雾,然后村子里又丢了三条汉子。”
  八面观音凝思一会,转脸问郭廷道:“郭廷!你看这是谁的杰作?”
  郭廷想了一想,失声道:“不会是黑衣秘教?”
  八面观音道:“正是他们,不过有一点还待证实,比如说,他们一向在北方活动,这次为什么千里迢迢渗入南方来;还有,他们虽非正派人物,但从未听说过他们会滥杀无辜……”
  郭廷附合说:“是啊?但那场浓雾却是证据昭彰呀!”
  八面观音道:“我也是这么想,只有黑衣秘教才能用邪术在顷刻间弄出一场怪雾来掩护里他们掳人的行动。”
  郭廷问道:“他们掳人的动机是什么?”
  八面观音道:“我还没弄清楚,不过,他们绝不是为了杀人掳人。”
  李弘接言道:“姑娘的意思是说,小癞子他们六个人不会有生命危险?”
  八面观音道:“如果我的推断正确,他们六个人不会被杀!”
  善八在一旁道:“可是,神明说是被恶鬼掠走的……”
  八面观音不待他说完,便笑道:“这件事我比神明更清楚,也许今晚我就可以证明给你们看!”
  李弘道:“那太好了,免得大家疑神疑鬼……”
  八面观音道:“现在离起更尚早,咱们不妨先准备一下,说不定今晚可以替各位捉住恶鬼呢!”
  李弘道:“要如何准备,姑娘请吩咐吧!”
  八面观音道:“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起更的时候,家家准备好一盆热水,只要那怪雾升起,大家便开门朝那雾中泼去,然后赶紧进屋子将门栓好,余下去的事,由我来接手。”
  李弘道:“这事简单易办,老汉立刻吩咐下去……”
  他转向善八,道:“善八!照姑娘的意思,关照大家准备好。”
  善八答应一声,马上依言转告村民,要家家到时准备好热水。
  于是李弘又问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八面观音道:“没有了,各位可先回去……”
  李弘道:“那么姑娘你们呢?”
  八面观音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李弘道:“既是如此,老汉就命人送来酒食,恕老汉没胆子在这里相陪。”
  郭廷笑道:“这没关系,只要多送点酒来就行了。”
  八面观音道:“我这几个兄弟酒量奇大,相烦送些酒来,我会付你们银子。”
  李弘道:“姑娘这话就太见外了,只要姑娘不嫌我们这荒村野地的粗茶淡酒,老汉就感激不尽了。”
  大家客气一番,那些村人终于陆续散去,没多久,果然有三名汉子,送来了两大罐酒,一盘现宰的鲜狗肉,一只烧鸡,一只肥鹅,还有两盘下酒开胃的菜。
  八面观音也不客气,照席全收,与郭廷及三名哑兄弟开怀畅饮。
  郭廷将他们今晚的遭遇,约略的用手语告诉那三名哑兄弟,八面观音更进一步的解释道:“我现在有点怀疑,这龙墟圩闹鬼的事,是不是跟浪子老八有关。”
  郭廷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讶道:“这事怎么可能跟浪子老八有关?”
  八面观音思忖一下,道:“浪子老八和隆之助不是想连手盗伐官林吗?”
  郭廷道:“我不知道有这件事……”
  八面观音道:“他们想盗伐官林,就必须要一大批工人,而且要有伐木经验的工人,因此他们就在这附近找人,因为紫金一带多的是有经验的伐木工人。”
  郭廷总算了解一些,道:“他们是要很多伐木工人,但是他们尽可能用银子召募,何必干这种掳人的勾当?”
  八面观音笑道:“他们即使能出高价,但也绝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干,你懂吧?”
  郭廷想了一下,恍然道:“原来如此,盗伐官木,是死罪一条,有再多的银子,也请不动工人……”
  八面观音接口道:“所以他们只好掳人,不这样的话,他们休想召募到半个工人。”
  郭廷仍有疑问,道:“可是,浪子老八怎能策动黑衣秘教替他们办这件掳人的事?”
  八面观音喝一口酒道:“这事我也想不通,据我所知,浪子老八跟黑衣秘教根本扯不上关系。”
  郭廷沉默下来,自顾喝酒吃肉,此时他发现八面观音正在运思思忖心中的疑问,所以他没有再讲话,生怕扰乱了八面观音的思路。
  半晌之后,只听八面观音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抬起眼来,道:“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通这个问题,而且我也不相信浪子老八有这么大神通可以支使黑衣秘教,替他卖力。”
  她顿了一顿,又道:“倘若浪子老八有这种神通,那么,浪子老八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郭廷闻言,心中突然烦躁起来,他突然有非常后悔的感觉。他原以为能攀上八面观音,就等于寻到了靠山,没想到浪子老八这个人,竟是个那么可怕的人。
  他后悔当初何不干脆背叛王府,投靠到浪子老八那边去,因为他这时平心静气的一想,能庇护他的人,已不再是八面观音,而是浪子老八。
  郭廷一连喝了三杯酒,捻杯思忖,一副落寞的表情,当然逃不过八面观音的一双犀利的眼睛。
  八面观音轻咳一声,淡淡的道:“怎么了?郭廷,你有什么心事?”
  郭廷悚然惊醒,道:“没……没有啊!”
  八面观音笑了笑,笑容甚是神秘,道:“一听到浪子老八的名字,你心里便害怕了,是也不是?”
  郭廷道:“没这回事,有姑娘在,我怎么会怕他?”
  八面观音轻叹一声,道:“其实,你完全不清楚我现在心里的感受……”
  郭廷问道:“姑娘心中有什么感受?”
  八面观音道:“我现在唯一的感受是,害怕!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害怕!”
  郭廷讶道:“想不到姑娘还是会怕的?”
  八面观音道:“世上没有人能够在面临生死关头之际,而仍然没有可怕的感觉,害怕并不是懦夫才有的……”
  郭廷再笨也听得出八面观音的弦外之音,他露出感激的神情,道:“我知道姑娘讲出这番话的苦心,现在我心中的感受已经轻松多了。”
  八面观音露出两排白玉般的贝齿笑了一笑,笑得极是妩媚,道:“这样我就放心了……大敌当前,即使是心中害怕,有时也不免豁出命来,对也不对?”
  郭廷紧接着笑道:“对的!不过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跟黑衣秘教为敌呢?”
  八面观音道:“好奇!为的是好奇,你相信吗?”
  郭廷道:“姑娘的话我当然相信,不过——”
  八面观音打断他的话,道:“不过你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对也不对?”
  郭廷点点头,八面观音续道:“我对每一件可能牵连到浪子老八的事,莫不感到好奇,这话你懂了吧?”
  郭廷道:“这回懂了,原来姑娘认定黑衣秘教在这里出现,跟浪子老八必有关系……”
  八面观音道:“我早就说过,这件事值得我们坐下来一查。”
  郭廷问道:“万一查出来的结果,根本扯不上浪子老八,岂不多生一事?”
  八面观音道:“当然,我们当然不必去招惹黑衣秘教,何况我的推测亦可能偏失。只是,我们仍然觉得应该冒一次险……”
  郭廷道:“姑娘的心中自然另有算计,可是衡量情势,这个险值得冒吗?”
  八面观音沉吟一会,道:“任何可以减轻浪子老八对我们的精神压力的方法,都值得去试,否则浪子老八的阴影,将会永远存在我们心中,令我们长期寝食难安。”
  郭廷仔细一想,发觉八面观音的话果然大有见地,因为这些日子来,浪子老八的阴影一直在他的心底处茁壮,而且越来越严重,就像鬼魅般的纠缠着他,拂之不去,挥之不走。
  这种心理上的压力,比肉体上的伤害更可怕,郭廷以前没有查觉;现在,他已深深体会到这股压力不消除,绝对无法安稳渡日。
  这时他倏地有如释重负之感,道:“我现在已经明白,姑娘的感受……”
  八面观音嫣然一笑,道:“那么你也同意冒这一次险了?”
  郭廷简单又坚决的道:“是的!”
  然后他打开第二坛酒,为自己满满的倒了一碗,用双手捧了起来,一口气喝了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七章 求仁得仁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