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
2019-07-10 18:40:25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知过了多久,尚杰又回过魂来,他张开了眼,发觉自己处身在一处石室之中。
  那石室方圆约有二丈余,地上铺着干草,犹散发着阵阵草香。
  尚杰接着灯光略室内一打量,立刻明白他已经落入了船帮的手中。
  他心中又悔又恼,没想到这一趟出门,不但损失了三名哑兄弟以及王府高手郭廷,连自己也成了阶下之囚,生死难卜。
  他独自想了一回,忖道:这条命总算还在,人虽被囚,总还有一丝逃命的希望。
  一念及此,尚杰不由得重新振作起来。他徐徐站起,施展四肢,所幸除了皮肉微伤之外,筋骨丝毫未损。
  精神一来,尚杰立刻有饥饿的感觉,他本能的四下逡巡,果不出所料,那石室墙角正放着一盘酒菜。
  尚杰心中大喜,端起来便大吃大喝,不一会便把一壶酒、一盘菜吃得精光,一吃饱了饭,独处无聊,心中不免又东想西想。也不知想了多久,耳中突然传来阵阵人声。
  那吵杂人声,好像来自邻室,尚杰屏息静听,却是听不真切。可是他隐隐之中,却好像听到有人在提他和铁卫哑兄弟的姓名,心中不禁大奇,于是他再也坐不住,霍地站了起来。
  他借着灯光,审视石室的墙壁,那灯光虽然不太明亮,但仍然被他发现就在他的头顶之上约摸五尺高的地方,有一道窗口,邻室的声音,敢情就是由那道窗口传了过来的。
  他想了一想,估计自己如果奋力一跃,是很容易便可以用双手攀住那窗口,窥窥邻室的。
  他又想了一想,终于往后退了三步,然后往前一冲,足尖微微蹬那石壁,身子果然往上跃去。
  他力道算得很准,双手一攀,便攀住那窗沿。可是不敢贸然探头,深恐被邻室的人发现,因此他人便悬在那窗外。
  好一会,耳中传来邻室的人说道:“这次幸亏老八你出面,否则咱们可真要上那吴三桂的当了。”
  尚杰闻言,心想这人的声音好熟,仔细一想却又想不出是什么人,这时又有人说道:“我浪子老八一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付了大把银子给我,我当然乐于效劳。”
  先前那人打个哈哈,道:“想不到吴三桂也想插足东南,如果今晚没有让本座亲自碰上,还真是难以相信……”
  尚杰这回总算听出那人的声音,心中不禁大为震骇,忍不住双手用劲,引体而上,将眼睛探向那窗口。
  只见邻室与他所处的石室,虽只一墙之隔,但陈设与囚他的石室相较,真有天壤之别。
  但见那邻室之中,灯火通明,室中布置豪华,正有几人围在一张雕花圆桌之前,饮酒谈天。
  尚杰一眼认出那面对他的中年锦衣汉子,正是大内派出的密使二等巴鲁图莫密纳。此外,他还认出打横相陪的两名侍卫,不禁心中有悚然一惊。
  他暗暗忖道:莫非这些大内高手,果真是收买船帮,向我下手的幕后主使?为什么呢?
  他心中连串的两个问题,很快的便获得了答案;只听浪子老八道:“莫侍卫,这回要不是冲着八面观音的面子,本人愿接还不接你这趟生意,与尚杰那厮为敌哩!”
  尚杰闻言,心想:果然是这姓莫的侍卫在捣鬼。
  莫密纳又是一阵哈哈,举杯道:“敢情老八你还在误会我?来!本座赔罪,本座再向你赔个罪!”
  浪子老八也端起酒杯,道:“不敢!坦白讲,本人原是前明败将,也难怪朝廷不放心我,其实,本人要的是吴三桂的命!”
  莫密纳喝下酒,亮了亮杯子,道:“此事本座已然了解,当年蔡家八锋八卫的事,本座亦知其详,吴三桂那厮对付你们的手段,也未免太狠太辣了……”
  浪子老八道:“得莫大人能了解此事,将来咱们若能连手合作,吴三桂想插足东南,定然困难重重,眼下莫大人一件大功劳垂手可得,对也不对?”
  莫密纳纵声大笑,笑声之中,透出无比的得意,好像他已博得康熙皇帝大大的赏识似地。
  浪子老八含笑又道:“本人就以这杯酒,预祝莫大人以及在座各位步步高升!”
  众人称谢一番,你一杯我一盅的喝得甚是欢畅。趴在窗口上的尚杰,却有?然若失之感;悄然落了实地,废然的坐在干草堆,心中真个百念丛生。
  八面观音居然搭上了大内密使,出卖了铁卫小组?这浪子老八神通为何如此广大,竟然能跟莫密纳化敌为友?莫密纳能从浪子老八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尚杰纵是足智多谋,此刻也有一大串的问题,叫他绞足脑汁,也仍然有百思不解。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浪子老八和八面观音已与大内密使携手合作,准备打击吴三桂在东南一带扩张势力。
  这个消息太可怕了,尚杰心想:一定要火速传回昆明,报予王爷知道。
  尚杰继而自言自语道:“可是,我如何逃出这个石牢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他的心中更加焦急不安,恨不得借个土遁,遁了出去?这时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绕室徘徊,焦焚之色,表露无遗。
  就在尚杰气急败坏,手足无措之际,那邻室又传来一阵咯咯笑声。
  尚杰心中一动,心道:这不是八面观音的声音吗?当下如法炮制,又爬上看那小窗口,探头窥视。
  果然是八面观音,只见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周旋于酒席之间,状极愉快。
  尚杰这时已十足确定八面观音果然出卖了吴三桂,心中反倒有如释重负之感,因为他可以将在柳州损兵折将的罪责,悉数推给八面观音。
  可是如何逃出这个地方呢?逃生的念头在尚杰的心中越来越强烈。他原先担心逃回昆明之后,将受到吴三桂的责罚,他巴不得早一刻逃回去,因为他如果能安全返抵昆明,不但不会受罚,而且可有大功一件。
  用什么方法逃呢?这个念头一再在尚杰脑海中浮现,可是,他想不出一丝丝的办法来。
  倏地,八面观音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道:“老八!尚杰那厮留之无用,派个人结果了他算了,你看怎么样?”
  浪子老八应道:“别急!等咱们喝完了这顿酒,我亲自去结果他,好替小山报那一掌之仇!”
  尚杰脑中一阵轰然,心想:这小子真的死定了。不禁又废然回到地面上,坐地发楞。
  忽然,他又听见八面观音隐隐说话,忙又好奇的爬上那小窗口,正好听见八面观音道:“……随便派个人去算了,咱们这顿酒也不知要喝到什么时候,何况你招来的乐户舞妓还没来,何必扰了咱们的酒兴……”
  “说得也是!说得也是!这刻就派个人早早将尚杰杀掉,咱们一个也不准离席,非醉它一场不可!”
  浪子老八终于答应,几个人又闹起酒来。
  尚杰回到地上,心中卜卜跳动,就像飘浮在茫茫大海中,被他抱住一根浮木似地。
  这根浮木虽然不一定能够使他安全逃生,但至少有那么一线逃生的希望。
  他暗中忖道:“我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冲杀出去……”
  尚杰这时已决定将命豁出去,拼出一条生路,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
  他没有等太久,石室的石门已徐徐启动,缓缓打开。
  尚杰蓄势待发,但他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还没有看清楚门外的景况。
  笨重的石门终于被打开,门外站着四名船帮的弟兄;当他们发现尚杰就站在他们之前,不禁齐齐发楞。
  尚杰一语不发,出掌便打,正面那个船帮兄弟,一个措手不及,着实挨了一下,踉跄后退。他的同伴见状,还没来得及喝出声,尚杰已如鬼魅般的,捱了近来。
  他并指疾点,快逾奔马,那四名船帮的人,但觉眼前一花,便悉数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尚杰捡起他们掉在地上的一把长剑,沿着石室长廊,很快的便来到室外。
  室外是一处后院,不仅漆黑一片,而且静悄悄的,竟连一个把哨的人也没有。
  尚杰虽觉事有蹊跷,但此刻逃命要紧,亦无暇多想,旋即借着星光,小心翼翼的潜向院墙。
  约摸半个时辰光景,尚杰终于顺利回到柳州城,他片刻也不敢耽搁,连夜奔回昆明。
  这边浪子老八他们,却像没事人般,依然兴高采烈在喝酒,直喝到更深夜静,莫密纳等人方始尽兴辞去。
  现在,室中只有浪子老八、八面观音及荆天德、隆之助等人。他们重整杯箸,准备作竟夜长谈。
  荆天德和隆之助是在莫密纳等人辞去之后,始才被请进花厅之内,因此浪子老八劈面第一句话便问道:“小山的伤势如何?”
  荆天德呵呵笑道:“小山那小子一身筋骨是铁铸的,不碍事的!”
  浪子老八欣然道:“那我就放心了,至于那十几个蒙难的弟兄……”
  荆天德打断他的话,道:“早已安排好了,按帮规从优抚恤,不能让他们白白送命。”
  浪子老八道:“德哥和老爷子对我这番情义,我不知何以为报,唉!只怕只有来生做牛马来报答你们。”
  荆天德正要说什么,八面观音已嗔道:“老八!说这些话干嘛!只有徒增伤感……”
  荆天德很豪迈的道:“对!对!咱们还是喝酒……”
  浪子老八把盅说道:“今晚除了船帮弟兄功劳最大之外,八面观音也值得受我一杯敬酒……”
  八面观音娇笑道:“哟!你也知道感激我?”
  浪子老八调笑道:“我可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
  八面观音道:“其实,你也用不着谢我,我做的事全部是为了我自己设想,我相信这点你一定同意。”
  浪子老八道:“不错!不过今晚你到底帮了很大的忙,没你出面,莫密纳他们决计不会相信我。”
  八面观音道:“坦白讲,我夹在大内及平西王府两大之间,正好得到渔人之利,他们两方都会巴结我。”
  浪子老八问道:“下步棋你准备怎么下?”
  八面观音道:“放走尚杰的事,我已密报王府,现在我只有等王府的反应,以及大内的指示,方始能够决定下步棋……”
  浪子老八沉吟一会,道:“你还要待在柳州?”
  八面观音反问道:“难道这有什么不妥之处?”
  浪子老八道:“尚杰被在咱故意放走之后,一定会先设法将他看到的情形,飞报昆明,不出数日,柳州将会出现大批王府高手。同样的,莫密纳也会传报大内,柳州在数日之间,必成是非之地,我们留在这里,实在不妥。”
  八面观音道:“那么依你的意思呢?”
  浪子老八道:“我们还是先一步离开,此地交给德哥去处置。”
  荆天德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们不宜在此地久留。”
  八面观音耸耸香肩,道:“好吧!只是留着一场热闹没看到,总有一些心不甘,情不愿。”
  浪子老八喝一口酒,道:“那么我们一早就走,今晚早点歇着。”
  于是众人用过米饭,旋即各自回房歇息。

×      ×      ×

  数日之后,他们来到了广州城外,已开始发现好几批大内高手,匆匆结伴而行。
  浪子老八很得意的道:“现在大内已开始紧张,他们要堵阻吴三桂在东南沿海扩张势力,对我们这股的反清义士,就不再盯得那么紧,正是我们全面发展的最佳时机!”
  不大爱开口的隆之助,这时也欣然道:“对我的任务一定也大为有利,对不对?”
  浪子老八道:“那是当然的,我们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大家边走边谈,不觉的走进了广州城。他们找了一家客栈,定了三个房间住了下来。
  那家客栈名叫广兴,临江而筑,附近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隆之助性喜清净,一见那客栈地处闹区,人声嘈杂,不禁问浪子老八道:“我们不能换一家清净一点的地方?”
  浪子老八道:“不行!我已约好一位朋友在这儿碰面……”
  八面观音笑道:“你神通倒真广大,我们一路结伴而行,我却没有发觉你什么时候约了人。”
  浪子老八道:“倘若连这点秘密连系的技俩,我都没办法做到的话,我这人还有可能活在这个世上吗?”
  他深深望了八面观音一眼,又道:“不但如此,我还有一套窥破别人暗通信息的本领,只不知你信也不信?”
  八面观音露出怀疑的表情“哦”了一声,道:“各门各派,甚至于同伴之间,都有一套他们才懂的连系暗号,我不信你有这么大的本领……”
  浪子老八微笑道:“眼下就有一桩活生生的例子可以证明我不是在吹牛皮,你愿不愿意听?”
  八面观音双手一摊,道:“我倒无所谓……”
  浪子老八道:“这个例子你非听不可……”
  八面观音讶道:“这倒奇了,我为什么非听不可?”
  浪子老八含着笑,道:“因为我举的例子,就是有关于你的事!”
  八面观音显然既是吃惊,因为她微张着朱唇,眸子一闪一眨,虽然一脸迷惑,但那种表情,看来仍是极为动人。
  只听她不悦的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又有什么事干连到我了?”
  浪子老八道:“你不是不信我能窥破别人背地里通消息的事吗?那么我请问你,这一路来,你是不是随时都在发出消息?”
  八面观音暗吃一惊,但却笑道:“你又在胡扯了……”
  浪子老八倏地沉下脸来,道:“跟什么人暗通消息,我可懒得管,但要是牵涉到我的话,你不要以为我会等闲视之。”
  说着,径自和隆之助回到房间,留下八面观音一个人楞在房里。
  八面观音倏觉她已经陷入泥淖之中,因为她发觉她的任务越来越棘手,简直不是她承担得了的。
  她开始有悔不当初之感,她深深觉得,往后一个处置不当,很有可能毁在浪子老八之手。
  她开始痛恨起浪子老八来,如果不是他那么精明,如果不是他那么刁钻,说不定她早已达成任务,创下了一件天大地大的功劳。
  此刻,她却仍然要忍受浪子老八不时的讪笑屈辱,还要跟着他到处乱逛,更令她难过的是,连人家的居心如何,她都还没弄清楚。
  八面观音一个人在房中自怨自艾,忽然横下心来,心想:浪子老八不是一个可以用钱财、权位、女色可以罗致的人,也不是可以用计谋取胜的人;那么我跟着他又有什么成功希望?
  一个男人,不能用钱财、权位、女色来迷诱他,来收买他,那么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八面观音阅人无数,才发现她以前的想法错了,浪子老八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收买利用的人。
  既是如此,她还能做什么呢?
  她不禁反复在心中自问,打退堂鼓?不行,这不是她可以做得了主的。杀了他?谈何容易。
  要杀死浪子老八的确不容易,但并非办不到,只要不怕付出代价,或许有成功的机会。
  但是,杀了浪子老八,她的问题却永远不能解决,因为她要从浪子老八的身上得到那份藏宝图,就此断了线。果真如此的话,以后的日子就不好渡过。
  一念及此,八面观音简直有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之感。
  掌灯时刻,八面观音出了房门,来到他们约定吃饭的酒楼。
  浪子老八及隆之助早已据案而坐,喝酒闲谈;八面观音不待招呼,径自走了过去,拉把椅子便坐下来,一面嗔道:“吃饭也不招呼一声,哦?老八!生我的气了?”
  浪子老八替她取了一双筷子,斟上一杯酒,道:“喝了酒,早点歇着,今天赶了一程,也够你受的。”
  八面观音抿嘴浅笑,道:“说的也是……”
  这时浪子老八正与隆之助对饮,八面观音目光一掠,扫了浪子老八一眼,心中又想道:我该用什么方法来降服这个男人?
  自她出道以来,她从没有为了要对付一个男人而伤过脑筋,尤其是对付一个年轻的男人。
  因此她手中虽然端着酒慢慢的在啜饮,心中却不断地盘算着,盘算要如何对付浪子老八。
  这时浪子老八正对隆之助说话,只听他道:“你要的那批木材,等你到闽省之前,必定有好消息传来。”
  隆之助道:“一切靠八哥安排,等我交卸了这桩任务,一定带回弟兄,赶来追随八哥,替八哥效命!”
  浪子老八笑道:“这事不急,用得着你的地方,我自然设法通知你,到时候可要大大借重你!”
  两人互饮了一盅酒,兴高采烈的谈着。八面观音见状,心念一动,心想:他们要进入闽省……师姐不是就在那边开坛立教吗?
  她一想到她的师姐,忍不住抿嘴一笑,不意却被浪子老八无意中看到。
  浪子老八好奇的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开心事?”
  八面观音仰着脖子将杯中残酒一口喝了下去,这个动作正好掩饰了她的窘态。然后从容说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情……”
  浪子老八诧然问道:“什么事让你那么开心?”
  八面观音挟了一口菜,又自己斟了一杯酒,心中却飞快的在筹忖,该如何回答浪子老八,等她喝下第二杯酒,她已想了一番措词,于是说道:“我发觉我们三个人虽然搭在一起,其实貌合神离,居然还有可能携手合作整那尚杰,这件事不是相当可笑吗?”
  浪子老八接口道:“这也没什稀奇之处,像你这种人,同利则相携,同病则相弃,没什么好笑的。”
  八面观音柳眉一挑,道:“话虽这么说,但到目前为止,你要利用我的地方,比我要利用你的还多,对也不对?”
  浪子老八没有正面作答,反问道:“何以见得?”
  八面观音笑道:“你不承认是不是?那我举个例子让你来听听看,怎么样?”
  浪子老八道:“求之不得,你说吧!”
  八面观音道:“如果你不是认为我还有利用的价值,难道说你不会弃我而去?”
  浪子老八望了隆之助一眼,道:“你的心思的确缜密,说得不错,你是有利用价值,不过你忘了提到一件事……”
  八面观音问道:“你既已承认,我还有什么事忘了提?”
  浪子老八笑道:“秃子笑和尚,你又为什么紧追不舍呢?”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六章 挥戈相向
上一篇:
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