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缅刀追魂
2019-07-10 18:46:46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福州城内靠北大街上,有一家“宜兴楼”,他们有一道名菜“红糟河鳗”,驰名遐迩。
  浪子老八和常彪,以及关老爷子,对坐在“宜兴楼”后楼的净室里,桌上正有一盘香喷喷的红糟河鳗,可是他们三个却停箸不食,相顾喟叹。
  常彪打开室内的沉闷,道:“老八!你吃点东西吧?”
  浪子老八抬起眼来,眸中红红血丝,一望而知他已多时未曾阖眼休息了。他道:“我原以为鞑子不会那么早发动……”
  他哽咽着,没法将话接下去,片刻才又道:“这次咱们在福建、浙东的大半据点惨遭挑破,死难了不少同道,我——难辞其咎……”
  关老爷子道:“老八,你也不必过份自责,今后还有很多要紧事待办,仍须你多操劳……”
  浪子老八黯然道:“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兄弟,叫我如何不伤心自责呢?”
  常彪怕他过份伤心,忙把话题岔开,道:“老八!我托施芳芳姑娘交给你的东西,你收到了没有?”
  浪子老八摇头道:“没有!我一直找不到芳芳……”
  常彪脸色凝重的道:“那就糟了……”
  关老爷子关切的问道:“那是件什么样的东西,很重要吗?”
  常彪道:“那是一张地图,很可能是蔡将军当年埋藏军火军资的地图的某一部份,是我冒险潜至虎头山庄偷出来的,相信老八你可以鉴定它的真伪,说不定有助于我们寻出那批军火军资。”
  浪子老八道:“既是如此,我们要赶快找到施芳芳,免得那张图落入别人之手。”
  关老爷子道:“此事我们分头来办,最好能知会各地同道,先尽快查出施姑娘的下落再说……”
  浪子老八道:“我不想再留在福州,刻日就要离此北行,福建的事得烦关老爷子多加费心……”
  常彪问道:“老八次此北行,有什么计划没有?”
  浪子老八道:“除了找寻芳芳之外,我想到丹枫洞府,找秦姑娘一晤……”
  常彪又问道:“丹枫洞府的秦姑娘?那一定是那位名满杏林的秦姑娘,你找她干嘛?”
  浪子老八道:“我心中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结,非当面问问她不可……”
  常彪道:“那么我们分头办事,我也要找到我们老大……”
  浪子老八道:“八锋之首?你有他的消息了?”
  常彪道:“据施姑娘告诉我,昔年我们蔡家八锋之首,现下已出家当和尚,法名可憎,很可能隐在少林寺……”
  浪子老八兴奋的道:“有这条线索,那就好办,你快快去找到他……”
  常彪点头道:“唉!大哥若能尽弃前嫌,全力协助老八你,咱们的大事,就有希望提前达成,只不知我找上他之后,能不能说服他!”
  浪子老八道:“你应该说服他,倘若他以大事为先,登高一呼,我必定率先投到他的麾下效力!”
  常彪道:“我会把这话转告他……”
  关老爷子接口道:“既是如此,咱们吃了饭,就分头上路吧!”
  于是三人略尽酒饭,不稍休息,便相偕离开“宜兴楼”。

×      ×      ×

  闽浙道上,又出现了浪子老八孤独的身影,他踽踽独行,心中充满寥寂与焦焚,可是他的外型,仍然那么潇洒自裕。
  他走了八天的路程,一路上他都知道有人在暗中盯踪他,但他并不在意,这种被跟踪的生活,我已习以为常了。
  第九日,他从夜宿的林中醒来,林梢已透出曙色;于是他收拾一番,找到一处泉头,胡乱吃了随身所带的干粮,又复登程。
  晌午时刻,浪子老八走到一个山坳但见四野茫茫,当然没法找到打尖的地方。但他并不急,因为他身上还带有裹腹的干粮。
  他找到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取出干粮正待食用,抬眼之处,倏见有两名道士连袂而来。
  那两名道士年纪均很轻,长得极是壮硕,浓眉大耳,一脸英气,昂首阔步的走到浪子老八的跟前。
  他们打量了浪子老八一眼,一脸错愕之色,左面那道士首先打个问讯,开口道:“敢问檀越是约贫道来此的人?”
  浪子老八讶道:“没有呀?我仅是路过此地,在此歇午而已。”
  那两名年轻道士互望一眼,先前那道士又道:“那——是贫道认错人了,得罪之处,多请包涵。”
  浪子老八笑一笑,没有回答,那道士又道:“贫道可以在这树荫下歇歇腿吗?”
  浪子老八道:“当然!当然!此地任何人都可歇腿。”
  那道士稽首道:“那么,贫道有僭了……”
  于是两人走到树下坐地,不再说一句话。
  浪子老八看那两名道士,英气勃勃,容光焕发,而且谈吐不俗,谦恭有礼,不觉别过头去,想多瞧一眼。
  不想甫一转脸,发觉那两名道士,也正在看他,双方不禁尴尬一笑。
  浪子老八只好顺口道:“两位大师是在等人?”
  那两名道士,但只点点头,仍然不发一语,浪子老八只好又道:“只不知两位大师宝刹在何处?”
  先前那道士道:“贫道四处游方,并无固定宣道之处……”
  浪子老八“哦”了一声,不再多言,那道士却又道:“檀越如果歇够了,最好尽早离开此地……”
  浪子老八怔了一怔,道:“敢情这里会发生什么惊人的事?”
  那道士道:“迟者一柱香光景,此地恐难免发生一场恶战,所以贫道冒昧警告于你。”
  浪子老八恍然道:“原来大师是怕我卷入这场是非?”
  那道士一脸诚恳的道:“正是如此,贫道师兄弟是应邀来此,赴一场生死之战,檀越倘若与贫道在一起,恐怕会被牵连在内。”
  浪子老八奇道:“我如果表明态度,声明与大师无任何关系,难道对方不会让我走?”
  那道士道:“这个,贫道就没把握了,贫道的对手一向仗势欺人,横行无理,说不定连你也不放过。”
  浪子老八心里已决定看这一场好戏,于是故意道:“他们如此目无法纪,到底是仗着什么人的势力,难不成是皇帝替他们撑腰?”
  那道士轻喟一声,道:“不错,他们正是仗着康熙的势力横行……”
  浪子老八闻言大感兴趣,因为那道士之言,与他心中所料的相差无几。于是他道:“这——这又是些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势力?”
  他是明知故问,除了康熙的那些鹰犬,还有什么人敢如此凶恶?
  “檀越还是少知道为妙,说不定会因此惹祸上身,请赶快离开吧……”
  浪子老八心中很感激那道士的好意,因此不想过于为难他们,当下站了起来,道:“好吧!我就避一避他们……”
  那两名道士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目送着浪子老八的背影走开。
  其实浪子老八并没有走远,他在离开那两名道士的视线之后,立刻又绕了回来,远远望见那两名道士还在原处坐地,于是自侧后伏行过去。
  他很小心的掩到另一株大树下,离那道士约摸有三、五十丈的距离。
  他毫不犹疑的爬到树上,找一个视界开阔,有很隐秘的树干隐了下来。
  因为他高踞树上,居高临下,方圆百丈都叫他看得清清楚楚。
  浪子老八好整以暇的坐在树上,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可是四下依然静悄悄毫无动静。
  约摸又过了半柱香光景,山坳前走出五名汉子,另有一群汉子跟在背后,他们一走出山坳,便在四下躲藏埋伏起来。
  浪子老八高坐树上,将那些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那两名年轻道士,却毫无所觉,他们仍然并肩坐在树底下。
  浪子老八见状忖道:这些行动鬼祟的汉子,必定是那两名道士的对头,原来他们准备以多欺少……
  他正在寻思对策,那当先而行的五名汉子,业已朝那两名道士走了过来。
  浪子老八心想:看那些汉子的装束,想来是苏帮的人,但不知那两名道士因何得罪他们?
  浪子老八心知苏帮早被大内收买,那么那两名道士会不会就是抗清志士?
  一念及此,浪子老八不禁对那两名道士的安危,在为关心。
  但他没有轻举妄动,这时那两名道士已发现有人行来,于是缓缓起身站好。
  顷刻之间,双方已迎面而立,那五名汉子神情极是慓悍,当中那人哼了一声,傲慢的道:“清道子那杂毛老道躲在什么地方?”
  右首那道士道:“敝教主云游在外,贫道也不知他的行踪……”
  先前那人又道:“清道子可知道我们开出的条件?”
  那道士仍然不缓不徐的道:“贫道已派人禀报,或许已经知道了……”
  那汉子道:“这么说,你们还未有他的答复?”
  那道士平静的道:“是的!不过据贫道所知,敝教主就是有所指示,必定也会拒绝接纳贵帮的条件的。”
  那汉子扬起脸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
  那道士道:“贫道明通,了解家师的为人甚深,所以贫道敢说这种话。”
  那汉子冷笑连连,道:“好,好!原来你是清道子那杂毛的徒弟!你可知道本座是什么人?”
  明通道:“尊驾可是苏帮第三帮主黄耀,黄檀越?”
  那汉子哈哈一笑,道:“你果然好眼力,能从本座的衣着装束,认出本座来……那么本座再问你,你可知道违抗本座的后果?”
  明通道:“知道,有不少同道已被贵帮追杀过……”
  黄耀道:“你知道便好!那么你也想反抗?”
  明通徐徐道:“贵我双方从无任何纠葛,贫道不知道尊驾这句话的意思。”
  黄耀趾高气扬的道:“好!本座不妨明白告诉你,不论清道子那杂毛的意思如何,你回去立刻解散天道教,本座就不为难你!”
  明通仍然不疾不徐的道:“否则呢?”
  黄耀道:“否则本座此刻便拿下你们两个,然后再一个一个将你们天道教的徒众,收拾个一干二净。”
  明通道:“贵我双方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你们这样子为难敝教,不怕人家笑话?”
  黄耀拉下脸来,道:“你不必再噜苏,干是不干,现在就给我一个答复!”
  明通见他不可理喻,转脸朝他的同伴道:“师弟咱们走吧!”
  黄耀哼了一声,道:“走?你们是想走?”
  明通道:“檀越不要过份为难贫道师兄弟,这对贵帮没有什么好处。”
  黄耀纵声大笑,道:“你在威胁本座?”
  明通道:“不敢!但也请三帮主不要为难贫道……”
  黄耀反问道:“本座如果偏要这样做呢?”
  明通只好道:“那,就要看看三帮主能不能留住我们!”
  话这么一讲,就变成僵局,黄耀立刻翻脸,道:“既是如此!本座倒要看看清道子调教出来的人,有多大能耐!”
  于是他将手一挥,站在他身旁的另四名汉子,立刻撤出兵器,将明通他们围了起来。
  明通这时才皱眉道:“尊驾请三思而行……”
  他的语音甫落,那四名汉子动了手。
  他们很有默契的同时扑上,两人围攻明通,另两人则合攻明通的师弟明理。
  这时明通和明理才撤出长剑来,蓝芒同时一闪,化解了对手一招。
  黄耀见状道:“好个崆峒剑法,这起手一招,嗯,还有点火候,但不知接下去是不是有名堂?”
  他说话之间,明通一招“剑方日月”,明理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气呵成,宛若行云流水,运剑出招的姿势,更是美妙已极。
  浪子老八暗暗喝采,只见明通和明理两人的身形,仿佛穿花蝴蝶,飞跃在对方的连手阵式之中。
  双方对拆一会,明通突然轻叱一声,一招最寻常的剑式,“毒蛇出洞”,忽地刺向左面的敌人。
  这招剑式虽然寻常,但因为明通出剑的时间、方位、力道都恰到好处,直把那名苏帮刀手,逼得狼狈不堪。
  但明通并未趁机补上一剑,其实他也没有余裕可以这样做,而在他右面的那名刀手,已及时出刀解他的同伴的危境。
  是以明通反手一剑,放过他左面那人,然后施出一招“明河在天”,但是他的剑身霍地蓝光耀眼,宛若天上明河,唰一声刺向右首的那名刀手。
  这一招是崆峒剑法中赫赫有名的反手剑,诡秘难测,极具突袭敌人之威力。
  那名苏帮的刀手,只顾攻击敌人,忽见金光耀眼,待要闪躲已然不及。
  “甫”一声,明通的长剑刺入他的右肩,明通顺势一收,斜斜划出一剑,这一剑亦有名堂,乃是崆峒剑法中最难练的“四首红尘”。
  “兹”地一声,另外一名苏帮的刀手,胸腹之间被划了一道殷红的伤口。
  明通这边得手,他的师弟明理也不多让;唰、唰、唰,一连攻出又疾又快的连绵三剑。
  这三剑一气呵成,令人眼花撩乱,明理得理不让,一式“仰观北斗”,包含了凌厉的三招,唰地斜斜划落,那两名围攻他的人,居然同时双双中剑。
  一个右手臂鲜血泌出,另一个虽然只有前胸伤了皮毛,但那种目瞪口呆的神情,显然心中震骇的程度,比他的外伤更严重。
  四个受伤的苏帮刀手并没有退下,也没有再攻击,只怔怔的站在原地。
  那黄耀见状,抑住胸中怒火,喝道:“你们四个饭桶还不退下来!”
  四个人如奉纶音,忙不迭退到黄耀之后。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九章 螳螂捕蝉
上一篇:
第十七章 求仁得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