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2019-07-10 18:36:42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舟行加速,缓缓的朝江心滑过去,不一会,便靠近一条中型帆船;早有人放下绳梯,将尚杰、郭廷、以及小山他们接了上去。
  上得船来,尚杰才发现那帆船面积极大,大约可以容下十二、三个人坐卧其间。
  船舱内灯火通明,尚杰一进舱门,便发现那三名铁卫哑兄弟,赤条条的被绑在椅子上,神情甚是气恼。
  小山随后进舱,背后有他的两名手下,端了酒食一齐进舱门,只听小山熟络的道:“来,来,咱们还要一个时辰才能靠岸,船上没什么好酒菜招待各位,将就喝点酒、吃点菜,来,来,不要客气,不要客气。”
  尚杰真有啼笑皆非之感,他不敢拿眼睛正视那三名铁卫哑兄弟,因为他们三人如此受人摆布,全是尚杰一人之过,他太轻敌了。
  心里觉得很窝囊,尚杰干脆抓起酒壶,大口灌起酒来,不一会,便把一整壶酒喝得点滴不剩。
  郭廷一看尚杰提壶猛灌,心想:不喝白不喝,反正今晚的事有你尚杰顶着。于是他也抓起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小山见状道:“对!对!要喝就喝个痛快,酒多的是,大家不要客气……”
  尚杰喝完了第二壶,突然道:“也给老夫的哑兄弟弄点酒来!”
  小山忙吩咐他的手下道:“听见没有?快点拿酒来!”
  尚杰又道:“小兄弟!可以松他们三人的绑了吧?”
  小山道:“当然可以,在这条船上,你们想逃也逃不掉,我放心得很!”
  他果然命人将铁卫哑兄弟解绑,一面有意无意的又道:“尚老头子,我可是有言在先,你如果想动脑筋,趁早还是免了吧!”
  尚杰道:“你也怕老夫的哑兄弟?”
  小山耸耸肩道:“怕不怕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我是纯粹为你们着想,所以才警告你们不要轻举妄动!”
  尚杰忖道: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竟然如此深藏不露,令人高深莫测……对了!莫非另有高人在背后支使他?
  尚杰想来想去,认为这事大有可能,当下整理思绪,很慎重的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尤其对付小山,他再也不敢等闲视之。
  于是清清喉咙,扬声道:“你们敢替哑兄弟松绑,一定早有安排,放心!老夫绝不会轻举妄动!”
  小山一面命人加菜布酒,一面自己抓起一条鸡腿,一壶酒,且吃且道:“我看得出你心中犹不服气……”他猛灌了一口酒,又道:“为了叫你心服,我不妨把你们目前的处境提一提,免得你们自作聪明,胡猜瞎想……”
  尚杰招呼那三名哑兄弟坐下喝酒,一面用手语安慰他们,只听小山又道:“我这船中不但布满高手,而且在紧急之时,我们另有一套逃生之法,所以纵使你们能够控制这条船,你们也没办法制伏我们任何一个人。”
  尚杰好奇地道:“若是我们只要船,而不要你们任何人,不也照样可以逃出你们的控制吗?”
  小山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把我们全部赶下水,你们就可自行驾船逃走?”
  尚杰点点头,小山笑一笑,然后道:“纵然你们有能力赶走我们,可是你们还是无法逃出这浩浩江面。”
  尚杰不禁问道:“为什么?”
  小山道:“我说过,我们早已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掌握住了,包括最坏的打算在内。”
  尚杰又问道:“什么是最坏的打算?”
  小山道:“像刚刚所说的,我们的人被你们杀的杀、逃的逃,船也被你们夺去,我们仍然有一套反击的方法。”
  尚杰露出不信的神情,道:“在那种情形之下,你们逃命都来不及了,还能反击我们?”
  小山面露得色,道:“当然!在那种情形之下,我们只要扒开船上的帆括,这条船便会迅即沉入江底,你们决计来不及逃生。”
  尚杰闻言脸色一变,这时他才深深觉得,小山等人的种种安排,委实无懈可击。
  小山冷眼一扫,亲切的道:“所以!你还是告诉那三个哑巴乖乖喝酒,否则葬身鱼腹,可怪不得我!”
  舱中倏觉沉闷起来,大家喝起闷酒,那江水拍打船身的唏沙之声,听在耳中,越发使尚杰和郭廷两人,更有不知所措的茫然之感。
  片刻之后,小山才打破岑寂,道:“你们慢慢喝吧,还要大半个时辰才能靠岸,我可要先失陪了。”
  小山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他的手下见状,不待吩咐,依次走出舱外。
  小山走在最后,低着头正要跨出舱门,那尚杰突然在他背后喝道:“站住!”
  小山诧然回首,脸上充满讶异惊奇的表情,道:“你还想玩花样?”
  尚杰脸上布满杀机,道:“老夫一向很少服输,也很少放弃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
  小山轻松的笑道:“这么说,此刻你已经有反败为胜的良策了?”
  尚杰狞笑一声,道:“不错!”
  那郭廷一跃而起,站在小山之侧四五步之处,采取攻击的姿态。三个铁卫哑兄弟则浑似不见,依然喝着酒。
  小山的态度出奇的镇定,缓缓的转过身来,仍然笑容满面,道:“你们真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好吧!你们动手吧!”
  郭廷拿眼睛看着尚杰,等候尚杰发号施令,不料尚杰却将目光移回小山,迟疑的道:“你以为老夫擒不住你?”
  小山笑道:“此刻你们要捉我,抑或杀我,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你们考虑到后果没有?”
  尚杰冷冷的道:“擒贼擒王,我们将你擒下来,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小山做出恍然之状,道:“原来你们想挟持我?”
  尚杰斩钉截铁的道:“你猜得没错,我们将你拿下之后,你的那些手下,投鼠忌器,不怕他们不听命于老夫!”
  小山道:“你休想打这种如意算盘……”
  他的一语未了,郭廷却喝道:“尚老大!不必跟他噜苏,拿下来再说!”
  尚杰微微颔首,郭廷便像饿虎扑羊般的,一个箭步,抢先欺向小山。
  小山冷哼了一声,意外的并没有抢出舱外,反而迎向郭廷,当胸便是一拳。
  郭廷忙煞住去势,双掌齐推一招“推窗望月”,用掌心抵住小山直捣而来的拳头。
  因为那舱面宽不过数丈,加之摆上桌椅等陈设,便更狭仄,因此两人拳来脚往,使的都是近身肉搏的拳法,近身肉搏,自然比擒拿手法较能发挥威力;但擒拿手法,凡是略窥武术的人,多少都会两下子,因为擒拿等如学武的基本动作。
  小山深知此理,因此他舍擒拿而不为,采取流行于市井武夫之间的摔跤搏击之术,来对付郭廷。
  这种摔跤搏击之术,也是近身肉搏对敌的技艺,但见小山将拳头张开,两手迅即攀住郭廷的肩膀,身子微侧,右脚飙然伸入郭廷的两腿之间,一式“大内割”,一挺腰刀,便将郭廷壮硕的身躯提离地面,狠力一摔!
  郭廷被摔得七荤八素,登时楞在地板上。
  小山两手叉腰,笑道:“怎么连一招也禁受不住?”
  郭廷狠狠用手掌抹一把脸,将脸上汗珠抹去,然后借着抹脸的掩护,倏地扑向小山,反手将小山拦腰抱个正着。
  他将头埋在小山的胸前,两手加劲,企图借双臂劲道,硬生生使小山腰斩。
  不料小山是此道高手,他非但没有运气抗拒,反倒卸去腰力,以单脚运力拿桩,忽地伸出另外一脚,一勾勾住郭廷的左足踝,往内一带,人随倾倒!
  郭廷只觉得抱住小山腰部的双手,无法使足力气,左脚一滑,忙松手企图改掐小山的脖子。
  小山这时以单手抱住郭廷的腰部,另一只则提着郭廷的后腰,脖子虽然被郭廷掐住,但他仍然很轻松的手脚并用,将身子一侧,一式“大外割”,将郭廷扳倒在地,然后将郭廷反手扭住,一脚踏在他的身上。
  郭廷右手被扭得紧紧的,因此不敢动弹,生怕一挣扎,右手便将骨折。
  小山朝尚杰道:“老头儿,我这两手玩意儿还管用吧?”
  尚杰皱眉道:“原来你擅长搏击,那正好,老夫那哑兄弟也个个精于此道,你放开郭廷,老夫挑一个哑兄弟跟你较量!”
  小山欣然道:“行!挑个高明的上场,别像这姓郭的这么差劲,居然想掐我的脖子。”
  他将郭廷放开,郭廷红着脸讪讪道:“我掐你的脖子有什么不对?”
  小山笑道:“掐脖子是市井泼皮无赖的打法,他们以为掐住敌人的脖子,就可逼使对方窒息力脱;殊不知万一碰上像我这样的高手,一定非吃亏不可!”
  郭廷不信,道:“我适才是因为没有掐牢,所以才让你有机可乘,下次我一定不会失手……”
  小山叹道:“我干脆明说其中的道理,好叫你心服……”
  他的态度从容轻松,就像跟老朋友解说搏击之术似的,哪像是与敌对阵?
  奇的是尚杰和郭廷一听小山的话,莫不露出洗耳恭听的神情,毫无不屑与闻的样子。
  只听小山又道:“掐人脖子,固然可以制敌人死命,起码也能叫对方气闭力脱;用来对付比自己力气小,或功力差的敌手,此法百无一失……”
  他语气一转,续道:“但是,碰上势均力敌的对手,或比自己更好的高手,掐人家的脖子,则弊大于利,那简直是自暴其短,自寻死路。”
  郭廷有点不耐,道:“你总得说出个道理来……”
  小山道:“道理是,用两手掐人脖子,对方比自己矮,则你自己势必弯腰,此时你的下盘洞开,无法防备。反之,则上盘尽露,予敌可乘之机,这道理你懂吧?”
  尚杰和郭廷都是武林高手,这浅显道理,一经小山言明,立刻会意;因此双双不约而同的微微点头,表示小山之言不差。
  小山见状续道:“还有,对方个子比自己高,或与自己身材一般高大,掐人脖子,力道往往够不上,劲道便大大的打了折扣,岂不等于给敌人有更佳的反击机会?”
  郭廷一看小山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有余,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我刚才拼了吃奶之力,仍然无法使双手掐紧掐牢,原来有这番道理。”
  尚杰道:“你受了这次教训,下次不要乱掐人家的脖子也就是了……”
  郭廷的脸整个红了起来,自嘲道:“这搏击之术,我原以为是雕虫小技,不想却还有点名堂,今日算是开了眼界。”
  他们三人居然聊了起来,那三名哑兄弟已感不耐,推开酒杯,齐齐站了起来,拿六道眼光,目注尚杰,那神情一望而知,他们在向尚杰请求下场与小山较量。
  尚杰登时醒悟,干咳一声,指着前面那名与小山身材一般高大的哑兄弟,用手语道:“你下场去收拾他,不过万不可伤了他的性命,明白吗?”
  那名铁卫哑兄弟面无表情,徐徐点头,一面缓步走向小山。
  小山气宇神定的站在原地,他表面看来从容,其实内心却有点紧张;因为他已久闻平西王府的铁卫哑兄弟,不但十八般武艺样样皆精,而且擅长摔跤搏击之术。
  据说他们自稚龄开始,就得接受摔跤搏击之术的训练。
  他们的训练方法甚是奇特,而且相当残酷,等学成之后,还得历经一场人兽相搏的考验,方算通过。
  这场人兽相搏所安排的猛兽,除了虎豹之类的凶物之外,还有擅长搏击的人熊,因此有很多哑兄弟逃得了虎豹之吻,却有很多人功亏一篑,死于熊掌之下,而成冤鬼。
  由此足见,够资格被平西王府封为铁卫的哑兄弟,其搏击之术之精湛,实无与伦比。
  小山面对强敌,心中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兴奋的是他的搏击摔跤之术,罕逢敌手,此刻碰上高明的对手,不由得血脉贲张。
  那名铁卫哑兄弟突然推开一张挡在面前的椅子,铿锵一声巨响,令人心弦为之一震。
  舱中诸人,几乎都屏息以待,谁都没有例外,因为这将是一场龙争虎斗。
  舱外有船帮的人探进头来,小山见状道:“你们退下去,守住岗位,没听到叫唤不准进来,听见没有?”
  外面的人答应一声,果然都转身离去。
  小山乃朝向尚杰道:“尚老头!我可要出手了……”
  当下摆出进招的姿势,人微微半蹲,双手大张,做出环抱之状,与平常空手进招之势,大异其趣。
  那铁卫哑兄弟则弯腰屈膝,十指箕张,两手上下徐徐晃动,口中不时发出嘿嘿之声助威,那种架势,也与拳术大不相同。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两人架势一摆,心里头都有同样的念头,敢情碰上了行家。
  饶是如此,双方已成骑虎之势,非得拼个高下,势难罢休。
  先动手的是铁卫哑兄弟,他觑了一个空,自认那是小山的破绽,当下毫不犹疑的自小山的中宫欺了进去,左手一抓,抓住了小山的右肘。
  这是小山的诱敌之计,他有意让对方先动手,无非是要试一试对方的手法,有何出奇之处。
  予敌机先,虽然有些冒险,但这种冒险很值得,因为小山一见对方攻来的身手,立即心中有数。
  他轻呼一声:好个过肩式!旋即将腰一沉,当时那铁卫哑兄弟已迅如狂飙般的,借着抓住小山肘部的刹那,将身子一侧,以背部抵住小山的胸后,人往前弯腰,腰力一挺,全力要将小山以一式“过肩摔”,摔了出去。
  小山早已有备,他沉腰之力正好化解对方上挺的腰力,右肘一缩,不让对方靠往胸后,又化解了铁卫哑兄弟那一拉的劲道。
  铁卫哑兄弟只觉有点力不从心,当下将小山的右肘一扭,企图以擒拿式,将小山右手扭往背后。
  他的反应奇快,这一手几乎与前一式的“过肩摔”连成一气,使小山差点骤不及防。
  小山变势亦如闪电,当他抵住对方一摔之力之同时,马上采取攻势。
  只见他趁那哑兄弟绕向他右手侧之际,迅即伸右足,绊住那哑兄弟。
  哑兄弟一个踉跄,人向左斜,小山立即黏上去,伸手按一下铁卫哑兄弟肘间的麻穴。
  那哑兄弟只觉得抓住小山的手,有如电触,说时迟,那时快,小山已抽回他被抓的手。
  双方这一回合,正是旗鼓相当,谁都没有占上一丝的便宜。
  那铁卫哑兄弟却是怒眼圆睁,比手划脚的用手语道:“这小子怎么可以用按穴之法?那不合搏击的规定……尚老大!本人要撕了他!”
  小山虽不明那铁卫哑兄弟的手语,但他心里有数,因此说道:“尚老头!他有什么不服气的?”
  尚杰冷冷道:“你要是再毛手毛脚的,老夫便下令哑兄弟将你撕得粉碎。”
  小山双手一摊,耸耸肩道:“戏法人人会变,他凭什么说我毛手毛脚的?”
  尚杰道:“你不该在搏击之时,暗中耍赖,用那按穴之法,所以老夫那哑兄弟不服气……”
  小山笑道:“原来如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本人认错就是。不过,本人可是有言在先,不得不重新申明一下。”
  尚杰道:“你说吧!”
  小山道:“这人身穴道,有的只是隔着那么一层薄皮,很容易叫人不小心碰到,尤其那膝肘中的麻穴,更是浅显得很,平常人不小心都会自己碰得发麻,何况在双方交手之际,所以等下他再发麻,可不能全怪本人。”
  尚杰见他耍赖,沉下脸道:“好!你既然这么说,那么你的麻穴被那哑兄弟碰着了,你小子也不能抗议?”
  尚杰原以为这席话可以将小山唬住,没想到小山很干脆地道:“行!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谁的麻穴被撞麻了,谁要是再吭气,他就是龟孙子,你把我的意思告诉你那哑兄弟!”
  尚杰没料到小山答话那么干脆,心里头蛮不是滋味,怔了一怔,竟不知如何决定。
  小山却催他道:“怎么样?你不敢答应是不是?既然不敢答应,那就算了,我重新申明清楚……”
  尚杰料不出小山在搞什么名堂,只好顺口道:“如何重新申明清楚?”
  小山道:“就是重新规定一下,我不碰他的麻穴,他也不准碰我的麻穴,这样很公平吧?”
  公平是公平,无奈尚杰还是拿不定主意,因为他已深深体会到小山这人花样太多,不得不防。
  于是考虑一下,随口说道:“你以为这样很公平吗?”
  小山讶道:“这不是你们所要求的吗?大家限制相同,难道你还有不答应的理由?”
  尚杰将心一横,忖道:看来这是小山这小子以退为进之策,老夫绝不能上当。于是说道:“老夫以为你先前的话比较有道理。”
  小山问道:“先前的话?”
  尚杰接着道:“那人身的麻穴,的确很容易叫人碰着,防亦不胜防,所以老夫的意思是……”
  小山很快的接道:“你是说你们不限定麻穴不能碰?”
  尚杰道:“不错!老夫正是这个意思。”
  小山故意皱眉想了一想,然后道:“你这老狐狸突然改变了主意,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花样?”
  尚杰道:“这回轮到你不敢答应了是不是?”
  小山心中暗自好笑,口中却道:“碰不碰麻穴这件事,本来是题外枝节,你们翻来覆去,纠缠不清,叫人怎么答应?”
  尚杰已经下定决心,决定不限制麻穴之事,因为他认为小山大有可能怕哑兄弟如法炮制,也攻他的麻穴。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尚杰一经这么想,就更加断定自己的推测不错,他心中私忖,这次无论如何,定叫小山那小子势成骑虎,好挫一挫那小子的锐气。
  因此尚杰道:“闲话休提,就照你的意思,碰上了麻穴也无妨!”
  小山正中下怀,他想:这老狐狸以为捉到了我的辫子,捞了便宜。若是他知道我早已用兽皮护住了麻穴,不吐血才怪,心中这么想,神色却全然不动,他道:“好吧!横竖那哑巴也不一定碰得到我的麻穴,我们就用不着多噜苏,你把咱们的决定告诉那哑巴,免得他又不服!”
  尚杰依言用手语告诉了那名铁卫哑兄弟,同时指示他尽量攻小山的麻穴。
  那名铁卫哑兄弟露出狞笑,突然大吼一声,人凌空而起,扑向站在舱角的小山。
  那舱角极为狭小,小山根本没有挪腾躲闪的余地,因此只好承受铁卫哑兄弟全力扑来的庞大的体躯,用两手尽力往外一推,企图将对方对开。
  但是那铁卫哑兄弟可说也有上百斤重,加之凌空扑来的力道,加起来何止五百斤,小山内力再怎么雄厚,也没法一举将他推开。
  他只能奋力一挡,缓一缓那铁卫哑兄弟的冲力而已。
  那铁卫哑兄弟一扑而至,虽然被小山双掌挡了一下,但前冲的力气仍然很大,因此整个壮如小牛的身子,便压在小山的身上。
  小山背部已经抵住舱板,所以人亦未被扑倒,他咬着牙,使出了吃奶之力,想推开那名铁卫哑兄弟,无奈对方将他压得紧紧的,致令他想翻个身都办不到。
  那铁卫哑兄弟将小山挤得透不过气来,心中甚是得意,口里发出嘿嘿冷笑,露出两排森森的暴牙,盈满凶光的眼睛,盯视着小山的脖子。
  双方一推一挤,小山使足了力气,脖子上的青筋条条暴现。
  那铁卫哑兄弟的森森獠牙,就在离小山脖子半尺之前幌动,小山一眼触及那两排白牙,心念一动,再仔细一想,不由得心中暗叫一声:我的妈呀。
  原来小山突然想起有关铁卫哑兄弟最喜欢生饮人血的传闻,此刻看到对方露出獠牙,凶眼直盯着自己的脖子瞧,一想那铁卫哑兄弟心中打的主意,顿时心中直发毛。
  可是他人被压在舱角,那铁卫哑兄弟又孔武有力,如果他张嘴一咬,小山的脖子必然应声而断。
  小山越想心里越急,越急就越怕,忍不住扯开喉咙朝尚杰嚷道:“尚老头!快制止这哑巴小子,他对咬我的脖子,喝我的血,快快制止他!快呀!”
  尚杰一看小山急成那个样子,心中甚是得意,夜来所受的窝囊气,登时消了一大半。可听他道:“这……摔跤搏击之术,又没规定不能用口咬,我那兄弟咬你一口的话,老夫也不能怪他,对不对?”
  小山急道:“你们不能那么卑鄙,快快制止他!”
  尚杰作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道:“好吧!反正你已经输定,要剁要剐,全看老夫,哈,哈……”
  他一面说话,一面走到那铁卫哑兄弟的背后,拍拍他的肩膀。
  哑兄弟转过头来,看着尚杰用手语向他吩咐;只见他频频点头,表示同意尚杰的意思。
  小山这时发觉那哑兄弟压住他的双手,力道松了很多,他立刻查觉这是因为那哑兄弟分神看尚杰的手语之故。
  小山抓住这瞬间反击的良机,忽地蹬出双腿,踢向那铁卫哑兄弟的小腹。
  那铁卫哑兄弟骤不及防,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压住小山的手臂,本能的一缩回,捂住自己的腹部。
  小山得理不让,暴喝一声,整个人趁机弹起,以一式饿虎扑羊之势,扑向往后仰倒的哑兄弟。
  那哑兄弟人往后仰,头部正好碰到一张长桌,这一碰结结实实,那铁卫哑兄弟登时眼冒金星。
  小山岂有失去这千载良机,飞身猛地凌空前扑,整个人压住那哑兄弟。
  那铁卫哑兄弟虽被小山压在地上,但他的力气很大,几次都差点被他翻过身来;两个人在地上挣扎扭动,各展神通,只争得齐齐面红耳赤,气喘如牛。
  约摸过了半柱香光景,两人仍然在地上滚来滚去,难分难解。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