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2019-07-10 18:36:42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十里柳林是块斜坡,种满了一大片柳安木,迤逦十里之广,因此有十里柳林之称。
  小山先跟浪子老八和隆之助会齐,浪子老八道:“铁卫哑兄弟稍等一定来,而且你们也势必要激怒他们动手,此刻有一件要紧事,你们千万记住!”
  小山道:“什么要紧事?”
  浪子老八道:“第一,少在陆地上跟他们动手,设法将他们诱至江边,在水中跟他们卯上。第二,我已经引来大内的高手,我们的目的是,要造成他们狗咬狗的局面,所以不可恋战,见好就收,你们知道吧!”
  小山等人齐声道:“知道了!”
  浪子老八点头道:“目前我和隆之助都不便出面,小山!一切全靠你,你们要记住我的话!”
  小山道:“八哥放心……”
  这时有一名船帮派出去把哨的人,疾步而来,迎着小山道:“小山哥!那些哑巴来了!”
  小山问道:“一共来了几个人?”
  那报讯的人道:“一共来了五个……”
  浪子老八迅即接道:“另外两个人是铁卫小组的正副领队,也是那三名哑巴的代言人!”
  他顿了顿,又道:“咱们这刻就按计行事!至少也要抓住他们之中的一个!”
  小山愉悦的道:“没问题,陆地上我没把握,水里头我要他们全军尽墨!”
  浪子老八道:“好!你们好好干,办完了事,咱们喝个通宵,高高兴兴醉它一场!”
  于是众人分开布阵,浪子老八则带领隆之助,去安排下一步棋。
  他要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将柳州城的所有清廷鹰犬,搅成一片纷乱的局面,然后他才能偕隆之助从容脱身,去进行他的另一步计划。
  现在,他把最重要的任务委之小山,他有信心小山必然不负所托,顺利达成任务。
  因此,他放心的转回城内,来到荆天德为他布置的一座大宅之内。
  浪子老八在城内静待下一步局势的发展,而小山和他的手下们,则在城外十里柳林江边,与吴三桂遣来的铁卫哑兄弟短兵相接。
  小山遵照浪子老八的指示,将人手拉到江边,一字排开,等候铁卫哑兄弟逼近来。
  离江岸五六十丈远的地方,则停着两艘大型帆船,帆船之内,早已埋伏着十数名船帮的高手,擅长水性的高手。
  铁卫哑兄弟艺高胆大,在领队尚杰的引领之下,依约来到十里柳林,很快的便找到小山。
  小山率领的七名手下,手执火把,背向江心,一字排开,小山则当中而立,气势凛然。
  尚杰看到他们那种气势,微微点头,道:“你们胆气不错,可惜,不自量力,不知死活,白白赌上一条命!”
  小山嬉皮笑脸的道:“小爷可是来者不善,阁下活了那么大一把年纪,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才是。”
  尚杰微微动容,忖道:看不出这小伙子有这么深的城府,可也大意不得。他道:“小兄弟是哪条道上的朋友?何故要找我们铁卫小组的碴?”
  小山双手一摊,故作轻松之状,道:“咱们是拿人钱财,阁下不必问咱们的来历,问了也白问。”
  尚杰长眉一挑,道:“这么说,是另外有人在背后支使你们?”
  小山道:“可以这么说!”
  尚杰道:“好!你现在不说是谁支使你们的人,待会儿老夫有办法叫你开口!”
  小山爽朗一笑,道:“这话不错!不过要看看你们能不能赢得了我们,对也不对?”
  尚杰点点头,道:“那么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小山跃跃欲试,道:“咱们是打群架呢?还是单挑?”
  尚杰道:“老夫这边有三个哑兄弟,老夫就派他们三个人对付你们八个!”
  他的话大有瞧不起小山他们的味道,若是往常,以小山的个性,一定不会接受,因为他一向不愿以大欺小,以多胜少。
  只是这次他不但没有拒绝,而且欣然接受,因为浪子老八一再交代,需速战速决,决计不要拖拖拉拉,浪费时间。
  何况小山肚子里明白,单打独斗的话,他们绝不是铁卫哑兄弟的对手。
  他心念电转,迅速将浪子老八交代的对敌之计,在心中重温一番。
  浪子老八一再要求小山等人,务必要他握两个应付铁卫哑兄弟的原则。
  其一,要利用哑兄弟又聋又哑的缺点。
  其二,要发挥己方水战的优势。
  关于第一项,浪子老八曾经面授机宜,他深知铁卫小组的灵魂人物是领队,只要切断他们彼此之间的信号连络,击败铁卫哑兄弟并不难。
  其次,要发挥船帮弟兄水战的专长,当然就是诱敌由陆地进入江中。至于如何诱敌?小山衡量眼前情势,再细细考虑浪子老八面授诱敌之计,心中更有把握。
  于是他开口道:“既然你们不把我们放在眼内,那就放马过来吧!”
  尚杰杀机盈胸,他已把被小山那种蛮不在乎的举动,挑起了怒火。
  当下用手语告诉那三名铁卫哑兄弟,通知他们准备出击,并且要他们三人,痛下杀着!
  那三名铁卫哑兄弟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当中那人倏地发出震耳的长啸,啸声甫起,另外两人立刻引吭附合,一时之间,使人宛如置身凶猛的狼群之中,打脚心冒出一股凉意。
  小山皱着眉头,告诉他的手下道:“这些哑巴野性很重,比饿虎还可怕,你们可要小心应付……”
  那些船帮的弟兄,一听铁卫哑兄弟的兽鸣,早已心底发毛,小山这一交代,莫不赶紧答应下来。
  这时那三名铁卫哑兄弟,分成三个方向,缓缓向小山等人逼了过去。
  船帮的人仍然手执火把,站在原处,火光投射在铁卫哑兄弟充满杀气的脸上,由于光线跳跃不定,越发显示铁卫哑兄弟面部表情的狰狞可怖。
  他们摆出准备前扑的姿势,朝小山等人逡巡欺近。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只有两丈多远。
  尚杰就在此时,蓦地发出磔磔的急促怪叫之声。小山心中一震,忖道:是时候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三个铁卫哑兄弟忽地发出咻咻之声,齐齐弓腰蹬足,像三条发慌了的野兽,同时扑向小山他们。
  小山早已成竹在胸,他很沉着的微微挥一下手,猛地火光倏灭,四下登时一片漆黑。
  船帮的弟兄动作奇快,一面灭掉火把,一面趁黑向后疾退。
  三名铁卫哑兄弟仗势前扑,却不料扑了一个空,而且又陷在黑夜之中,不由得齐齐顿足发楞。
  这只是刹那间的变化,小山他们一退之后,好像算准了铁卫哑兄弟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所楞住似地,居然趁这瞬间,一齐扬手打出暗器。
  那三名铁卫哑兄弟扑空之后,早已怒到极点,此刻又发觉船帮的人居然趁黑用暗器企图伤人,越发怒不可遏。
  当下三人兽性大发,一面躲避暗器的袭击,一面发疯般地冲了过去。他们发出慑人的吼声,显然已失去了人性。
  这时小山他们已退至江边,再一步就得落水,可是他们仍然背水而战,狠狠地用暗器频频向那三名铁卫哑兄弟招呼。
  这是浪子老八既定的计谋。
  第一步突然灭掉火把,就是要切断尚杰跟铁卫哑兄弟之间的联系,因为铁卫哑兄弟又聋又哑,尚杰只能以手语指挥他们,一旦落入黑夜之中,尚杰便爱莫能助。
  而铁卫哑兄弟没有了领队人物,等如失去了主宰,纵然勇猛,却可智取。
  第二步以暗器偷袭,虽则有欠光明,但也因此可以激起铁卫哑兄弟的兽性,从而使他们完全失去理智。
  其结果不问可知,不论小山他们上山下海,铁卫哑兄弟必定会不顾一切的追踪到底,直到杀死敌人,才肯罢手罢休。
  此刻,小山将浪子老八定下的计谋,施展得完美无缺,他们诱使那三名铁卫哑兄弟,不知不觉中掉入了浪子老八所布置的圈套。
  情势的变化委实太快,纵使尚杰足智多谋,待他发现情况不对之时,要想拦阻或警告铁卫哑兄弟已经迟了一步。
  他心中一急,忙招呼副队郭廷,一齐随后追蹑而去,可惜他们已经慢了一步,当他和郭廷赶到江边之时,江边已杳无人迹。只有江中传来此起彼落的吆喝之声,以及人在水中泅泳拍水的哗啦之声。
  尚杰暗叫一声不妙,他虽然不是旱鸭子,但要他在水中与人周旋,他却无此能耐。情急之下,忙向郭廷叫道:“郭廷!咱们快分头找找看,看看这江边有没有舟楫,快!”
  郭廷答应一声,两人疾如星火沿江飞奔。
  郭廷只跑了不到三十步远,便让他发现有一条小木船,缆在江边草丛,随着江水波浪,晃呀晃的停在岸边。
  郭廷大喜过望,扯着喉咙招呼尚杰过来。
  两人仗着轻功,一跃落入空舟之中,七手八脚的解缆摇橹,将小舟荡向江心。
  他们循着吆喝之声而进,妄想借重舟船,支持落水恶斗的铁卫哑兄弟。
  可是尚杰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和郭廷所划的小舟,却是船帮刻意安排给他们使用的。
  倘若尚杰不因情急大意,他一定会想到这一点,船帮若非有意让他寻得小舟,在决战之前,岂有不将附件江岸所有舟船悉数拉走之理?
  浪子老八看准了尚杰将会情急大意,所以安排了这一条“请君入瓮”之计。
  尚杰还不知道已然上当中计,因他此刻全部的心思,全记挂在铁卫哑兄弟在水中的生死。
  因为他非常了解那三名铁卫哑兄弟的水性,悠哉游哉的泅上一段可以,要他们在水中恶斗,稳输无赢。
  所以他只顾与郭廷运全力操舟,却不知自己一步一步的落入浪子老八早已安排好的圈套之中。
  小舟滑行入江,很顺利的荡过江心。
  离岸约摸已经有二十来丈远,吆喝之声仍然不断,尚杰心下暗暗欣喜,喝声不绝,就表示他的三名铁卫哑兄弟,起码还没有悉数遭殃。
  他告诉郭廷:“郭廷!眼睛放亮一点,准备接应!”
  郭廷轰然应诺,将全神贯注着江面,只见在淡星疏月的微光之下,粼粼的波影之中,有无数人头载浮载沉,根本分不清谁是铁卫哑兄弟。
  他正苦于没有办法分辨,忽地一眼瞥见前面不出二十丈之遥,正有两人在水中掀斗,将那江水搅得水珠四溅。
  郭廷心下大喜,他断定那两人之中,必定有一个准是铁卫哑兄弟。
  当下通知尚杰道:“尚老大!快瞧那边!”
  尚杰循郭廷的指点望过去,不禁喜形于色,道:“咱们快过去接应!”
  两人齐心用力运桨,舟行加速,二十丈不到的距离,顷刻便到。
  可是他们堪堪到达,那两个浮在水中掀打的人头都在此刻,同时沉入水中。
  尚杰急道:“糟了,人沉下去了!”
  郭廷比较乐观,接口道:“这有什么关系,咱们守在这里,他们憋不住,总会再浮上来的。”
  尚杰心中纵然很急,但他想不出对策,只好跟郭廷一样,睁大着眼睛,屏息盯住江面,等候接应浮上来的铁卫哑兄弟。
  这样约摸过了半刻光景,水面上居然还无半点动静。
  尚杰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沉下去也有半刻之久,铁卫哑兄弟,难道有这种潜水闭气的能耐?”
  郭廷凡事都往好处想,接口道:“这可说不定,他们一个个都练有极深厚的内功,这导气闭气之术,怕也难不到他们。”
  尚杰闻言,想想郭廷之言也有道理,心中略宽,但口中却道:“我们两个要不要下去一个人看看?”
  郭廷自告奋勇的道:“也好!你守在船上,我下去搜搜看!”
  他话一说完,立刻宽衣解带,准备将外衣卸下。不料船侧却传来冷冷的人声,道:“要下去,何不两个一起下去,见海龙王也好结个伴,对也不对?”
  尚杰和郭廷两人闻言大骇,双双怒眼望去,敢情那小山已不知何时悄然掩至,还将双手攀在船沿上,正对着他们俩人傻笑。
  这情景叫尚杰和郭廷蓦然碰上,饶是他们俩人久经阵仗,见过不少场面,乍然遇到,也难免目瞪口呆,因为小山只要轻轻一扳,他们就得覆舟落水。
  小山笑道:“怎么了?这种场面没遇到过吧?你们可知道这江边有多宽?有多深?”
  小山就趴在尚杰脚下三尺之遥的地方,尚杰一举脚就可将小山脑袋踢得粉碎,无奈那小舟在水面上,原已东摇西晃,使人有立足不稳之感;加之小山有意无意的扳动船身,尚杰和郭廷两人更有随时都会落水的恐怖。
  小山一见他们俩人那种狼狈相,心中更加得意,于是又道:“老头子,你恨不得一脚踩死我是不是?那就抬起脚来啊!”
  尚杰怒哼一声道:“你们用这种诡计坑人,也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咱们到陆地上见真章……”
  小山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吴三桂派出来的铁卫小组领队,都是足智多谋,独挡一面的人物,却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像你就是个老糊涂。”
  尚杰没有吭声,郭廷却怒道:“你敢骂我们尚老大是老糊涂?”
  小山聊天的劲儿倒不小,只听他又扯道:“怎么不敢,要是他不胡涂,你们此刻怎会在这儿受窘?”
  尚杰和郭廷都不吭声,因为他们的确不暇多想,便糊里胡涂上了人家一个大当。
  小山有意调侃他们,又道:“更胡涂的是,你们居然想用激将之法,将我激到陆地上去,这岂非作梦?”
  尚杰心里很急,又想不出脱身之法,因此心里头巴不得小山一直聊下去,好让他有时间想出办法来。
  是以他也没话找话,道:“我胡涂,你也不见得聪明。”
  小山好像对老朋友说话似的,道:“这话怎么讲?”
  尚杰道:“因为你们不应该贪图小利,而跟我们平西王府的铁卫小组作对!”
  小山笑道:“你以为我们这样做很划不来,是也不是?”
  尚杰道:“那是当然的!”
  小山道:“你知道我们这趟买卖,可以拿多少银子?”
  尚杰道:“三、五百两,总在这个数目……”
  小山反问道:“这不是很值得的吗?”
  尚杰突然道:“倘若老夫答应给你们一千两银子,你们愿不愿意不跟我们作对?”
  小山眼珠一转,道:“这数目的确相当诱人,可惜我们不会接受的……”
  “你们替人家卖命,贪图的本就是银子,为什么不能接受老夫的条件?”
  小山道:“因为我们惹不起我们这个出钱的买主!”
  尚杰浮出失望的表情,道:“你怕惹不起那雇请你们的买主,这么说,那人一定比我们平西王府的铁卫哑兄弟要扎手了?”
  小山轻松的道:“那是当然的!”
  尚杰想了一想,道:“老夫已经知道谁是花钱收买你们的人!”
  小山“哦”了一声,道:“没想到你的脑子转得这么快,依你看,那人是谁?”
  尚杰肯定的道:“一定是来自大内的侍卫用钱支使你们卖命!”
  小山哈哈一笑,道:“你凭什么这样猜测?”
  尚杰道:“因为普天之下,除了大内高手之外,还没有人敢与我们平西王府作对!”
  小山又笑道:“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小爷我此刻不是正在跟你们作对吗?”
  尚杰道:“你们只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因此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实在可怜又复可惜。”
  小山插嘴打断尚杰的话,道:“就凭你这句话,就可证明你这人到现在还迷迷糊糊,所以依我的看法,可怜又复可惜的是你!”
  尚杰正想回话,那小船的四周,突然唏里哗啦的水花四溅,一下子冒出了六、七个人头,将小船团团围了起来。
  尚杰暗叫一声不好,只听小山又道:“可惜你没有在我这些兄弟出现之前,设法逃走,否则一定大有成功的机会,因为刚才我为了要应付那三名铁卫哑兄弟,早弄得精疲力竭。”
  尚杰闻言,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心想:没想到终日打雁,这回却叫雁儿啄了眼珠。他心中又怕又恨,但也不得不佩服小山的胆识。
  小山出现在船侧之时,态度是那么从容,而且攀在船沿,对答如流,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借机休息,等候援手。
  “怪不得他一味跟我穷聊。”尚杰忖道:这小子城府之深,胆气之壮,实在罕见。
  此刻,小山的援手已适时赶来,尚杰心知他和郭廷唯一能逃的机会,已消逝无踪,不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将老夫那哑兄弟都杀了?”
  小山笑道:“没有!不过我们已经制服了他们三人,小黑,对也不对?”
  小黑点点头,游到小山之旁,那小舟顿时幌了一幌,只听得郭廷叫道:“你们别把船弄翻了。”
  小山道:“你们要是不乖乖听话的话,我们终究会将船弄翻,让你们尝尝这江水的味道……”
  尚杰就怕落水,忙道:“你要我们如何听话?”
  小山道:“乖乖跟我们走!”
  尚杰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上哪儿,我们跟你就是了。”
  小山道:“这才像话,天凉水冷,免得落水受冻……你们坐好抓牢,咱们可要动身了。”
  他说完话,小船已经轻轻被推动,尚杰和郭廷两人忙蹲身坐稳。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