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2019-07-10 18:36:42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汪大贵没有答话,只挥一挥手,立刻有两名苏帮的徒众,从柴房里抬出一个人来,将他丢在浪子老八和隆之助之前。
  隆之助一看那人,脸色微变,原来那人正是天亮前他所派出的属下,狄原家的武士猪木。
  浪子老八则蹙了蹙眉头,淡淡的道:“你们要我来这里,就是见这个人?”
  汪大贵道:“不错!他是跟你在一起的东瀛武士,对也不对?”
  浪子老八突然哈哈大笑,道:“既然你们都弄清楚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汪大贵冷冷道:“那么是没错了?”
  浪子老八摇摇头,道:“错!他根本不是狄原家的武士!”
  汪大贵脸色一沉,道:“好!你既然不承认,老夫还是有办法查出来!”
  浪子老八道:“你查吧!”
  他转向隆之助,道:“咱们走!”
  两个人径自走了出去,那苏帮的人也没有拦截。
  在回城的路上,浪子老八道:“我们要想办法救出猪木,而且要快,否则他失血太多,恐有生命危险!”
  隆之助道:“适才合我们两人之力,就可救出猪木,你为什么不动手?”
  浪子老八道:“刚才若是动手的话,就上了大当!”
  隆之助不解的道:“会有这种事?”
  浪子老八道:“汪大贵只是诱饵,那院子里还有很多高手,他们正迫不及待的等我们动手救人!”
  隆之助恍然道:“原来如此,幸亏咱们没有上当……”
  他想了一想,又道:“他们这种安排,有何用意?”
  浪子老八道:“他们要弄清楚猪木是不是咱们派出去的人,因为他们正在全力拦截我们,绝不能让一个人漏网!”
  隆之助问道:“这跟苏帮何关?”
  浪子老八道:“苏帮是清廷鹰犬,他们在替大内高手卖力。”
  隆之助道:“这么说,这件事还是大内来的密使在操纵,是也不是?”
  浪子老八道:“一点也不错!”
  隆之助道:“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派人的事?”
  浪子老八笑道:“你认为呢?”
  隆之助沉吟一会,恍然道:“对!一定是八面观音透出去的消息!”
  浪子老八道:“正是她!以前我只怀疑八面观音是吴三桂的密使,现在才证实她原来脚踏两条船,也与清廷暗通消息……”
  隆之助道:“这女人是有点邪门!”
  浪子老八道:“想不到吴三桂自以为英雄一世,却为了陈圆圆蹈一次大错,这次恐怕又要栽在八面观音这女人的手中!”
  隆之助问道:“我们有没有办法救猪木?”
  浪子老八道:“这事还得借重船帮的朋友,我们去救,反倒证实了猪木的身份,恐怕有所不便……”
  两人由原路回到了酒楼,荆天德还在后院厢房等候,浪子老八他们两人一进房门,荆天德便很关心的问道:“苏帮的人找两位有什么事?”
  浪子老八一面落座,一面说道:“你也知道那些人是苏帮的?”
  荆天德道:“你们一走!我便派人去查那些人的来历,一查就查了出来,他们带你们到城北双柳沟的朱家旧宅,是也不是?”
  浪子老八道:“我也不知道那地方的名字,不过,是个旧院落没错!”
  荆天德道:“那就是了,苏帮的人要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浪子老八道:“见一个人,一个被他们捉住的人!”
  荆天德面露疑惑之色,道:“他们捉了人,关你们何事?”
  浪子老八道:“那人是隆之助兄的手下,今早突围而去的狄原武士猪木!”
  荆天德霍地站起来,道:“我们去向苏帮要人,走!”
  浪子老八道:“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千万鲁莽不得!”
  荆天德冷哼一声道:“他们居然敢在这柳州地界随便捉人,也未免太小觑我们船帮了。”
  浪子老八道:“人我们一定要救,但不是这种救法,尤其苏帮有清廷密使当靠山,我们更应慎重行事,以免中了他们设计安排的圈套。”
  荆天德虽然还有点不服气,但他深知浪子老八言之成理,只好怏怏道:“老八!你得想个法子,出我这口鸟气!”
  他们半日盘桓,惺惺相惜,感情已拉进了一大截,因此双方称呼也都改了。浪子老八笑道:“德哥!救猪木的事,非得你出面不可!”
  荆天德欣然道:“快快吩咐,老八!”
  浪子老八道:“你现在先派出兄弟们,装出寻人的样子……”
  荆天德性急,立刻插言道:“这事好办,外头就有几个兄弟在等候差遣!”
  他双掌拍了两下,不一会便有一名劲装汉子,闪入房内。
  荆天德先要那汉子见过浪子老八及隆之助,然后问那汉子道:“天道!外面来了几个兄弟?”
  那叫天道的汉子道:“回德哥的话,已经来了十几位……”
  浪子老八迅即道:“够了,你们现在分头在城里城外,装出急着找人的样子,要找的是个矮胖的中年汉子,就说是你们船帮的兄弟,有人问起,你们就这样答……”
  天道讶道:“就这么简单?”
  荆天德不悦的道:“别以为这事简单,办砸了你提头来见我!”
  天道道:“德哥别生气,不知还有什么吩咐?”
  浪子老八道:“再派几个盯梢的高手,盯住苏帮的汪大贵,我们入晚之时,立刻动手救猪木……”
  天道插嘴道:“那有多麻烦,这刻就可以去救人……”
  荆天德叱道:“别岔嘴!照着吩咐去做!”
  浪子老八道:“等我说明白了,免得兄弟们弄不清原委……我要大家装出找人的样子,就是要苏帮的人陷入迷雾,让他们以为猪木是船帮的人,这么一来,猪木生命就可保无虑……”
  荆天德拍手道:“对!谅苏帮的汪大贵,还没有那么大胆,敢在这柳州杀我们的人!”
  浪子老八道:“这就是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汪大贵再蠢再笨,也晓得这个道理……”
  他停了一下,又道:“等汪大贵发觉自己错捉了船帮的人,我们再出面向他要回猪木,这时他就非放人不可!”
  荆天德道:“不错!姓汪的放了猪木,我还要他道歉赔罪哩!”
  那天道这回总算弄清楚,道:“我这就去办事,苏帮的人不出片刻,就会知道我们丢了一个重要的兄弟了。”
  天道一说完话,便即匆匆而去。
  隆之助接着问道:“我们三个人呢?就在这里?”
  浪子老八道:“是的!就在这里喝酒聊天,在掌灯之前,我们哪里也去不得,当然只有呆在这里了。”
  于是三个人重整杯箸,喝起酒来。

×      ×      ×

  掌灯时分,巫天道又回到酒楼,直入厢房,匆匆向荆天德报告道:“德哥!汪大贵带人抬着猪木要见你!马上就要到这边来。”
  浪子老八微笑道:“德哥!他是来放人兼赔罪的,等下不妨跟他们干一架,这样他们就更相信猪木是船帮的兄弟。”
  于是荆天德和巫天道相偕走出外面楼厅,浪子老八和隆之助则好整以暇的,继续关在厢房中喝酒。
  外头船帮的人早已完成警戒,荆天德挑了一个座头,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等候苏帮的汪大贵,背后站着四名船帮高手,那架势的确颇有威严。
  停了一会,门外出现了三、四十个身着蓝色短打的苏帮徒众,他们推着一辆板车,车上躺着正是受了重伤的猪木。
  汪大贵一马当先,带着两名得力手下,直赶荆天德的桌前。其余的苏帮徒众,则留在酒楼门外。
  汪大贵先朝荆天德抱拳为礼,道:“荆爷你好!老夫特来请罪!”
  荆天德板着脸孔,道:“贵帮人多势众,尽可为所欲为,捉个敝帮的兄弟,何罪之有?”
  汪大贵道:“荆爷严重了!此事纯系误会!”
  荆天德冷哼一声,脸色更难看,道:“误会?贵帮捉了人不打紧,无缘无故的将人揍成那个样子,还说是误会?”
  他虽然言词咄咄逼人,但汪大贵仍然耐着性子,解释道:“贵帮那位兄弟,从头到尾,硬是不吭一声,不说一句话,所以才会发生误会,如果他表明一下身份,我们早就放了人,岂会对他用刑?”
  荆天德心想:那猪木是东瀛人,可能汉语不太灵光,被捉之后,哪敢吭声?
  心中虽然相信了汪大贵的话,但他岂能示弱,当下想了一下,胡诌道:“我那兄弟是个哑巴,你叫他如何答话?”
  汪大贵心中一凉,心想:这下可好,原来捉了一个哑巴,怪不得他至死不答话。
  这么一想,汪大贵一时语塞;荆天德见状,心中暗暗发笑,却道:“我那兄弟死了没有?”
  汪大贵忙道:“没有!没有!我们已替他上了伤药休息几天便无碍!”
  荆天德理都不理汪大贵,径自转脸吩咐巫天道,道:“派几个兄弟将胖哑子抬回去,顺便请大夫好好替他疗伤。”
  巫天道立刻传言下去,登时有数名船帮的人,接过板车,将猪木推了回去。
  这边汪大贵又道:“敝帮已备妥银子五十两,供那胖哑兄弟治伤,不足之数,只要通知一声,立刻补上!”
  荆天德冷冷道:“你以为我们船帮的兄弟都没见过银子?”
  汪大贵怔了一怔,忙道:“敝帮除了负责赔银疗伤之外,另外会找个时间,摆下酒席,替那胖哑兄弟压惊,顺便公开向荆爷你道歉!”
  若是寻常帮派互相间的滋事打架,或误会冲突,汪大贵提出的道歉条件,算是相当体面,船帮理应接受。
  但荆天德有意闹事,自然不肯干休,当下道:“你以为这么便宜就可解决?”
  汪大贵楞了一下,心中有不快,因为荆天德逼人未免太甚,于是口气一改,道:“那么,阁下认为怎么样才能了断?”
  荆天德道:“很简单,将贵帮行凶揍人的打手交出来,我们一样给他吃一顿生活,双方扯平!”
  汪大贵脸色倏变,道:“阁下未免欺人太甚吧?”
  荆天德大了一个哈哈,道:“这条件你们不接受是不是?行!我另外给你们一个条件……”
  他故意顿了一顿,喝了一口茶,又道:“你们不肯交出人来,可以!限你们三天之内,结束柳州一带的买卖,三天之后,这一带要是还有苏帮的人,我们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
  汪大贵气得嘿嘿冷笑,道:“好!你们够狠!咱们不妨骑着驴子看唱本!”
  发完了狠话,汪大贵率着手下,掉头就走。
  荆天德等苏帮的人一走,就吩咐巫天道道:“天道!马上带几个兄弟,砸他的场子,给他们颜色瞧!”
  巫天道兴奋的道:“德哥!要不要动家伙?”
  荆天德道:“你看着办!”
  巫天道一声得令,兴冲冲的直奔门外。
  荆天德应付过汪大贵,又回到内厢。
  浪子老八笑道:“德哥!真有你的!”
  荆天德高兴的道:“你们都看到了?”
  浪子老八竖起大姆指,道:“当然!精彩极了,这么一来,苏帮被咱们所缠住,利用他们的大内高手,等于少了一条胳膊,实力大减,我们可以施以反击!”
  荆天德道:“我人手还多,你尽可调派!”
  浪子老八道:“对付大内高手,或铁卫哑兄弟是我和隆之助的事,有小山他们几个人尽够了。”
  他顿了一顿,又道:“今晚子时过后,我要他们两边的人,吃不完兜着走,否则我必不甘心!”
  隆之助突然插嘴道:“那么,八面观音呢?”
  浪子老八道:“她想两面讨好,我却要她灰头土脸,里外不是人!”
  隆之助道:“老八,你的计划呢?”
  浪子老八道:“我计划今晚子时之后,让平西王府派来的铁卫哑兄弟,以及大内派来的密使,演出狗咬狗的场面。”
  荆天德道:“这倒是个绝妙的计划,只不知老八你如何进行?”
  浪子老八道:“以声东击西之计,就可弄它个天翻地覆!”
  他们说话之间,小山已匆匆推门而入,道:“德哥!人手都已经到了。”
  荆天德道:“老八!你看怎么样?是不是此刻动手?”
  浪子老八道:“还得请小山派人调查一下,吴三桂派来的铁卫哑兄弟,都住在哪里?”
  小山迅即道:“八哥!我已经调查过了,他们住在桂西宾馆,就在南大街尾,一共十二个人!”
  浪子老八道:“好!现在请兄弟们进来喝酒,咱们亥时动身,好好干他一场!”
  小山喜道:“八哥!可是去厮杀?”
  浪子老八道:“当然,不仅去厮杀,且是一场难逢的厮杀!”
  浪子老八说完,旋即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并和小山研究路线,一切停当,那七名奉派来的船帮杀手,也已经一一来到。
  众人一番吃喝,捱到亥初,在浪子老八带领之下,一行十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酒楼。
  他们全都劲装打扮,个个精神抖擞,默默的走了一段路,来到了桂西宾馆。
  这桂西宾馆原是吴三桂招纳各方英雄好汉的地方,寻常人自然无法住宿。
  浪子老八一马当先,来到了桂西宾馆,他审视一下地形,道:“小山!你们将那些铁卫哑兄弟引出来,我们在江边会面。”
  小山道:“知道了,打架的事,你不必操心!”
  浪子老八正色道:“铁卫哑兄弟个个身怀绝艺,你们万不可等闲视之,要按计行事,万勿大意!”
  小山咧牙一笑,道:“八哥放心!”
  说罢转身率领手下,大步走进桂西宾馆。
  小山直趋柜台,对那名中年掌柜道:“你们这边有没有住着三名哑巴?”
  那掌柜抬眼道:“哪里找他们?”
  小山很不客气的道:“叫他们出来,就说他们的爷爷找!”
  那掌柜知道小山他们是来找碴的,不敢怠慢,一面走出柜台,一面说道:“你们稍待,我立刻去转达……”
  这时屋子里边踱出了一名老者,插言道:“掌柜的!谁要找哑兄弟?”
  掌柜指指小山,那老者又道:“你们找哑兄弟有事?”
  小山道:“废话!当然有事,没事我们找他们作什么?”
  那老者目光如炬,道:“你们是哪个道上的朋友?”
  小山淡淡道:“什么朋友不朋友,你这老儿怎么如此噜苏?”
  那老者道:“你们是来找碴的?”
  小山没好气的道:“关你什么事?”
  那老者道:“老夫是铁卫小组的领队!”
  小山道:“原来如此,你进去把那三个哑巴喊出来,大爷要教训、教训他们!”
  那老者冷笑一声,道:“你这浑小子自信有这份能耐?”
  小山胸脯一挺,道:“大爷我打架最拿手,快喊他们出来,不要做缩头乌龟!”
  那老者冷冷道:“光凭你这句话,你这条命已经算没了,行!你要找死,老夫就叫哑兄弟成全你们!”
  小山道:“大爷没空跟你磨牙,咱们在江边十里柳林内见,到时看谁是死是活!”
  他不待那老者答话,将手一挥,带着手下,径自走向城外江边的十里柳林。

相关热词搜索:飘花零落

下一篇:第十五章 欲擒故纵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惺惺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