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乔装卖艺
2019-07-11 10:14:44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古如萍的睑一红,这正是他跟上官玲引起争论的那个小老妈儿,因此他先瞟了上官玲一眼。
  他唯恐上官玲犯起了性子,当时跟人撅了起来了。
  还好上官玲只是对他促狭地笑了笑,古如萍这才放心了,至少上官玲不会跟他闹性子了。
  因此,古如萍堆下了一脸的笑,道:“啊!原来是大姐呀!
  那可真是贵人了,快请屋里去!”
  那个俏老妈儿只站在门口,向里面扫了一眼,随即皱皱眉道:“这就是你们住的屋子?”
  道:“这就是你们住的屋子?”
  “是的,又脏又小,实在不像话,因为不知道大姐会光临,否则一定会先收拾收拾。家里的,你快收拾一下!”
  “算了,再收拾也不能把鸡棚收拾成洞房的,你也别忙了,这种屋子,咱们姨奶奶怎么也不能进来说话。
  好在我已经先开了一间上房,请姨奶奶去歇着了,你还是跟我到上房那儿去回话好了!”
  “怎么!姨奶奶来了?这找我有什么贵干呢?”
  那个小老妈儿一横眼道:“这自然是有好处挑给你,难道还会从你身上榨出油水来不成。”
  “是!是!我这就过去请安去,大姐,小的这女人……”
  那个小老妈撇了一下嘴道:“姨奶奶没吩咐叫她,请她先留在屋里,如果有必要再来叫她好了。”
  古如萍只有看看上官玲,跟着那小老妈走了,那个掌柜的则弯着腰在前面领着路,一付愁眉苦睑之状。
  鹰王府的十一姨太太,突然坐了车子,到他的店里,先要了一间上房,然后要找卖艺的谷平。
  那个漂亮的小老妈神秘兮兮的叫他不准声张,别让人知道。
  店家是老北京了,大宅院的姨太太在他店里约会小白睑也不是头一回了,可是鹰王府出来的却是头一回!
  这个主儿太难惹,闹出来很可能会送掉他的老命,但他又不能推拒,叫他怎么能不发愁呢?
  一路上还听见那个小老妈道:“我叫阿喜,是十一姨奶奶身边的人,我们十一姨奶奶在府里最得宠。
  王爷对她是言听计从,可就—样不妙,王爷太忙,没有多少功夫陪她,因此她很寂寞的!”
  古如萍装作懂事地应和道:“悔叫夫婿竟封侯嘛!这是难免,不过若是跟了没出息的主儿,就算终目厮守,缺米少柴的过穷日子,那也没意思。”
  “我们姨奶奶倒不嫌贫,也不怕苦。她说只要跟了个知情着意的郎君,哪怕终日种田打鱼也甘心的。”
  古如萍道:“那只是说说而且,真到那个时候,就没什么乐趣了,你想想,终日风吹雨淋太阳晒,不出几个月,就把—付花容月貌给糟踏了,那简直是暴殄天物!”
  “看来你倒是懂博得怜香惜玉的,不过我家姨奶奶也没有打算抛开富贵,找个究小子挨饿受穷去。
  她寂寞是没人陪着说话消遣,府里其他的姨奶奶也是一样,我刚好瞧了你们两天的把式,发现你们还真有些玩意儿。”
  “那是混饭吃,设奈何的行当,实在不堪一提。”
  “你别谦虚了,我可不是没见识过的,你的老婆那几手飞刀,还有她走绳索的身段步伐可不是一般走江湖卖艺的花拳绣腿,她该是下过真功夫的。”
  古如萍心中一动,觉得对方的眼光实在凶,他已经尽量地修改上官玲的那些正统武功基础了,仍然瞒不过她们。
  不过,幸好他的答案也早作准备了,道:“我的那个女人,她老子早先是保镖的,后来因为受了伤。才改行跑江湖。
  所以他教的功夫也不同于一般卖艺的,她的身手不错,真打起来,五六个大汉还能应付得了。”
  这个叫阿喜的仆妇却冷笑—声道:“这点本事在王府里边连个看门的都不如,所以没有人会看得上你的女人,姨奶奶看中的就是你……”
  “我,我更不行,比我那女人更差。”
  不是看上你的武功,姨奶奶不是要找个保镖,像你这种样儿的,二三十个也不够她一个小指头捏的!”
  古如萍一缩肩膀,伸伸舌头:“这么厉害?”
  阿喜笑道:“你不信是不是,要不咱们试试,我只用一只手,瞧能不能摔你十七八个筋斗。”
  “这……我怎么敢,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能得罪大姐。”
  阿喜哼了一声道:“姨奶奶们要找一个平时能陪着说话解闷的人,我听你一张嘴倒挺伶俐的。”
  “这倒行,不是我吹牛,我装了满肚子的鼓本唱词儿、胡琴、玄子、笙簧箫笛,我都来得两下子,要是陪那些阔太太们消遣,我倒是十八般武艺精通。”
  “倒瞧不出你是个全能的活宝。”
  古如萍委曲的道:“我在家里也是当少爷出身的,只因为好赌,才把一大片家业给输光了的。”
  “算了!你所谓的一大片家业,充其量也不过是几百亩荒田而且。”
  “没有那么多,不过一百多亩,可不是荒田,是上等的良田,每亩田一年可收成百来石麦子呢……”
  “哪怕你的田地里长的是金子,也不会比你在王府里的收入高,你只要好好地干,有你的好处呢?”
  古如萍听了似乎显得很兴奋,连忙问道:“真的?大姐,但不知要怎么样地报效姨奶奶。”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上房的门口,停住脚步。
  阿喜挥挥手对掌柜道:“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记住,这一带的上房咱们全都包了。
  掌柜的!可别让不相干的人过来,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来过这儿,我就挖了你这双眼珠。”说着她不经意伸出两根涂满了凤仙花汁的手指,轻轻地向廊旁的木柱一戮,就把掌柜吓绿了脸。他不明白那根白杨木的柱子,何以成了纸糊麦捏的,竟被那嫩葱似的手指戳出了两个洞。
  掌柜的哈着腰,喏喏连声地退走。他正待去警告店小二们别经过灾边来,忽然瞧见人影一闪,飘进了上房的隔屋。他大吃一惊,他连忙悄悄地过去,却看见那个卖艺的小媳妇,耳朵贴着墙,正在偷听着隔屋的谈话。
  他正待声张,却见那小媳妇一伸手,一支亮晃晃的匕首,贴着他的脖子,这意思很明显,他只要一出声,喉管非断不可。
  屋里,古如萍已经见到了那位姨奶奶,年纪比阿喜年轻一点,可是比她更美,美中带煞,姿态端庄。
  她不像是出来打野食的那种野女人,这使古如萍有点纳闷,但他乖巧地行了个礼道:
  “小的谷平叩见夫人!”
  王爷的夫人该称福晋,但这位不是正式的原配,叫姨奶奶又不够恭敬,倒是叫夫人适合些!
  果然这位夫人笑了笑道:“谷平,听见你这样称呼就知道你是个伶俐的人,你有念过书吗?”
  “回夫人的话,小的进过学,十四岁时还中了乡试,不过往后就没有再下苦功,磋砣了好多年。”
  夫人点点头道:“也没什么关系,聪明人死读书是浪费,十年寒窗,拼死命也不过巴个老虎县令干干,没多大出息,那些人连王府的门儿都进不了。
  谷平,阿喜说了,我们姐妹在府里太寂寞了!
  想要找一个说说话解闷的人,谷平你的口才很不错,大伙儿都中意了,让我来问问你!”
  “是,是!全仗夫人栽培。”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能够混个出身,小的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小的还想知道的清楚一点,夫人们究竟要小的干什么?”
  阿喜道:“不是全跟你说明白了吗?”
  古如萍道:“假如只是要我弹禅唱唱,陪夫人们消遣的话,小的宁可带着女人闯荡江湖的好。”
  阿喜怒道:“你简直不识抬举。”
  古如萍道:“大姐,话不是这么说,我这个人虽无大志,可也受不了拘束,再说,侍候一群娘儿们消遣,我也不至于那么没出息!
  若是要如此,我倒不如把老婆卖到八大胡同了,多少我谷平还是一名秀才相公的头衔呢!”
  阿喜眉毛一耸,倒是那位夫人笑了,摆摆手道:“阿喜,别发横,这个人有点志气很好,我倒很中意。
  谷平,若是光要你逗逗趣儿解解闷儿,我大可以把你叫进府里去,当面告诉你,我悄悄地到这儿来找你。自然是另有借重!”
  古如萍道:“请夫人说明白了!”
  夫人陷入沉思,阿喜却道:“夫人,你要多慎重!”
  夫人却像是下定决心地道:“我决定了,谷平,我看中你不但聪明伶俐,而且还是个读书人。
  所以我跟你再把话说明白一点,我们暗中有十个姐妹,有些固然是闲着无聊,有些都是少了个知己的人为我们办些私事。”
  古如萍道:“像哪一类的事呢?”
  “这个等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办得好,我们也不会长时间委屈你。
  不出三五年,总会给你设法弄个前程,你中过秀才就更好了,捐班也好,补班也好,至少可以有个六七品顶戴。”
  古如萍沉思道:“只是些私事?”
  “不错,是一些没有危险性的私事,只是隐秘机警一些就行了,最重要的是靠得住的人。”
  古如萍想想道:“我这个我可以担保能守口如瓶,不会轻泄我的任务,我也会尽量小心,不叫人发现,不过万一性命交关,我可没那个种挺下去……”
  夫人居然笑了:“好!这是老实话,我喜欢说老实话的人假如你一口答应,我倒难以放心了。
  明天你到府里来找阿喜,可别提今天的事,我之所以要先来找你就因为在府里,我不便再对你说这些了。”
  古如萍道:“夫人,我还有个女人。”夫人皱眉道:“让她住在外面好了。”“那可不行,我离不开我女人。”
  “你怎么那么没出息,进了府里,你要什么样好看的女人没有,只要你有本事,连那些夫人你都可以吊上膀子,那些骚蹄子有几个很不老实!”
  “夫人,我倒不是摔不下她,而是我实在不忍心这么对待她,我这个女人并没有经过正式嫁娶。
  可是她一心一意跟着我,并且她年轻轻的,我也不放心把她一个人撇开了,良心上不安……”
  “你不是把她撇开,你可以在府外租间屋子安顿她,等你有空的时候再出来探望探望她。”
  “我这女人不是闲得住的,她也容易惹事……”
  “真要命!这样吧,今天你们到西直门外万盛镖局去,找总镖头王丁泰,叫他设法做个保,把你老婆送进去。府里用男人倒轻松一点,用个女的,却十分慎重,若没有一个有名头的人作保是行不通的。”
  “这倒奇怪了,怎么对妇道人家,反倒慎重呢?”
  “这个你不懂的,不过你把浑家带进王府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是受到什么欺负,可怨不得我。”
  “那倒不怕,小的那个女人不过稍具姿色而已,而且她的武功底子不错,谁要占她便易不容易。”
  夫人冷笑一声:
  “这样子最好,就这么说定了!你走吧!记得回头到西直门外找王了泰去。”
  “夫人,那位王老爷子肯替我们作保吗?”
  “他是我舅舅,你去一提说瑛姑叫你们去的。他一定会替你们担保的,记得,明天你自己来我阿喜,别跟你女人混在一起,你现在可以走了!”
  古如萍回到屋里,上官玲也已经把那个吓得半死的客栈掌柜严加告诫一番之后,放开回来了。
  古如萍朝她一笑:
  “你在隔屋都听见了。”
  上官玲点点头,随即解嘲似的笑道:
  “大哥,没想到,原来是打算我先混进去,再把你弄进去,现在反而变成要靠你的力量弄我进去了。”
  古如萍却皱着眉头道:
  “小玲儿,我发觉问题越来越复杂了,这十一姨太似乎大有问题。”
  “不止一个,你没听说吗?她另外有几个姐妹踉她一起都需要一个亲信办事的人,所以才找上你,看来鹰王府内十二金钗,恐怕有一半都有问题!”
  “不但是十二金钗,整个鹰王府都问题重重,还有那个王丁泰,他也牵涉在里面!”
  古如萍道:
  “小玲儿,问题越来越大了,你现在可以退出,侵犯你的张君瑞已经死了,你大可不必再淌浑水。”
  “你呢?是否有意思退出呢?因为你根本毫无牵扯。”
  “我是个很好奇的人,我想探索个究竟。”
  “我是个不轻易退缩的人,我也相当好奇。”
  其实两个人要参与的理由都很牵强,他们似乎都各有目的,只是谁也不肯说出来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下一篇:第三章 混入王府
上一篇:
第一章 无根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