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内媚之术
2019-07-11 10:40:3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古如萍表现得很上道,立刻道:“那夫人就等到适当的时机再告诉我好了。”
  瑛姑苦笑了一声:“今天我舍身相就,主要的目的是想以我的内媚功夫,抓住你这个人,哪知你竟是此中高手,我差点还赔上了自己,看来我对抓住一个男人的运气是太差了,我这一生中,总共才交接两个男人,却连一个都抓不住!”
  “夫人丽质天生,根本不必用这种方法来抓住男人的!”
  “可是我知道只有在这方面的魅力,可以叫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效忠于我。”
  古如萍想了一下才道:“夫人错了,色欲或许可以叫一个男人迷恋你,却不能叫人效忠你的。”
  “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了,我学了内媚之术,却没有滥用过,我也不想把这个成为我的武器。”
  “这就对了,夫人才貌双全,王爷对夫人十分器重,除了一付正式的诸命外,夫人实际上已经是王府的女主人了。夫人并没有失败!”
  瑛姑摇摇头道:“这就算成功,我只是比其他的姐妹受重视一点,却还没有到可以参加王府所有机密的程度,但是我希望能知道鹰王的全部机密。”
  古如萍沉思片刻道:“这对夫人很重要吗?”
  “是的,非常重要,我一定要充分地把握住他,将来才能实现我的理想。”
  古如萍居然没有再问及她的理想,只是拍拍胸膛道:“有办法解决的,只要夫人与我多合计一点,我们把王府中外来的努力逐一排除,使那些人全归到夫人的辖下,这不就掌握了王爷的机密吗?”
  “那恐怕不容易!”
  “的确是不容易,但是只要我们有城意合作,加以时日,并非得不到。”
  “所谓诚意合作是何指呢?”
  “相互信任。不要猜疑、互相成为最知己的朋友,休戚相关,生死与共,不存权心。”
  瑛姑以柔软的身子,靠他更近一点道:“像我们这样还不够亲密吗?”
  古如萍道:“这并不代表什么?夫人是成大事,怀大志的人,不同一般流俗妇女。所以,这种男女欢合,并不足以维持感情的,夫人在我进门后,目的只是在俘虏这个人,夫人心中,只有利用而没有丝毫的感倩成份……”
  “你是要我爱上你?”
  “夫人又误会了,对有些女人,感情就是她的一切,但像夫人这种女子,很少会对人动真情的,因此,我只希望能够得到夫人的友情,那比爱情靠得住。”
  瑛姑的眼睛红了,古如萍笑笑道:“现在夫人是否可以把口中的蜡丸吐掉了,那玩意儿是很危险的,夫人已经没有杀死我的必要,就无须含者那危险的东西了!”瑛姑的脸一红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吗?”
  “我是个很自知的人,夫人忽然舍身相就,我也不会自我陶醉到不认为是夫人是另有所谋,则所谋不遂时,一定会有灭口之举!”
  “那也不一定是口中含毒呀!我要杀你的方法很多!”
  古加萍一笑道:“夫人要杀我,不过举手之势,可是夫人偏偏含了一颗蜡丸在口中,我在亲吻夫人之际,舌尖也探到了那颗蜡丸。”
  瑛姑从口中吐出一颗粉红的蜡丸,用脚踩碎了。轻声一叹道:“好,从今以后,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朋友。谷平,我很幸运跟你是朋友而不是敌人,我现在只有一点不明白的,你为什么帮我?”
  古如萍道:“因为夫人很看得起我,士为知己者死,为了这份知己之情,我也必须有所授之!”
  瑛姑摇摇头道:“你不是这种人?”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跟夫人都是汉人!”
  瑛姑目光一亮道:“谷平,你……”
  这时古如萍又接下去说道:“虽然王爷对我也很器重,但他是满人,现今是当政,哪怕王爷当了皇帝,我这汉人也不可能衣朱带紫,成为朝堂之器的,倒不如跟夫人合作的好处大些,我相信不管夫人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会有点好处的。”
  瑛姑略现失望之色道:“这比较像你这种人了!”
  古如萍笑道:“还有第三点理由是夫人在府中的势力已经很大。我如选与夫人作对的立场,那是很不聪明的事,就像那个福承一样,他身为总管,背后又有人撑腰,但仍是倒在夫人手下。”
  “福承可是你们两口子弄死的?”
  古如萍道:“我们只是执行的人而已,但筹划指使的人,仍旧是夫人,由夫人抢点我女人对付那个番僧开始,整个事件都在夫人算计中。”
  瑛姑有点讪讪地道:“谷千,我承认当时使了点心机,但是我 对你们夫妇的估计却太低,我没有想到你们真能把福承给除掉的,谷平,你们有这些本事的人,不应该埋没在江湖上的。
  古如萍微笑道:“夫人,我不甘菲薄,也没认为我这一辈终于江湖,可是没有机会给我发挥也是枉然,我行走江湖,只是等待时机而已,现在机会来了,我自然会慢慢发挥我的长处的!”
  “哦,你的长处是什么呢?”
  古如萍想了一下才道:“我的长处是善于保护我自己,对有意伤害我的人绝不姑息,立即施以最厉害的反攻。”
  “对每一种有害的力量你都能反击吗?”
  “我可不敢吹这个牛,但我还有另一个长处,就是我不逞意气,惹不起的人,我就躲远点,所以在好几个地方,我都有些不大光明的案底,大部份是为女人惹出来的,只是我脚底摸油快,看见情形不对,立刻溜之大吉……”
  瑛姑轻叹一声道:“谷平,我们的关系虽是亲密了一步,但对你这个人,却越来越莫测高深了。”
  “夫人若是真心要交我这个朋友,还是别太了解我的好。因为我这个人既不是君子,又不是好人,你越了解,就会越失望。”
  瑛姑道:“我不去伤这个脑筋了,我只问你,以后我们该做些什么?”
  谷平道:“去了福承,却没有查清他身后的势力,我们还是先在这方面努力,替王爷消除一些心头的祸患,使他们的地位更稳固,王爷成功,我们才有混头!”
  “很好,我们该如何着手呢?”
  “这个嘛,我心中也没有成算,只能见机行事,不过我有一个希望,就是每天我们能在这密室中碰个头。”
  瑛站神色微变道:“谷平,你别不知足,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这种事可一不可再!”
  “夫人请放心,我也不是那种苍蝇似的男人,而且我再说句不怕夫人生气的话,尽管夫人国色天香,又习过媚术,在某些地方,还不如我的女人。”
  瑛姑种色大变,这对她是一个莫大的侮辱。谷平道:“这话对夫人十分不敬,但我们若要成为朋友,最好是把话说公开,我每天要求在此碰个头,只是为了我们合作的方便,可以放心地商量一件事,绝无其他用心。”
  瑛姑忍不住拿起床边的一个罐子道:“谷平,你再不滚蛋,我就一罐砸过去。”
  古如萍笑道:“我这就出去。可是夫人也得把衣服穿好,免得阿喜进来看见了。”
  “滚,滚,滚,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古如萍从容地穿好农服,掀起门帘道:“我走了,明天还是这个时间,,在此地碰头。”
  他也不管瑛姑是否同意,放下帘子,打开外面的门栓出去了,阿喜守在门口,正有不耐烦的感觉,看见他出来,连忙问道:“你们谈些什么,要这么久?夫人呢?”
  “还在里面,至于我们谈些什么,你还是问夫人好,她若是肯告诉你,自会对你说的。”
  说完一溜烟走了,阿喜恨得牙痒痒地,进入到书房里,不见人影,忙叫道:“夫人,你在哪里?”
  瑛姑在内答道:“阿喜,进来把门拴上。”
  阿喜拴上了门进去,却吓了一跳,因为瑛姑在榻上一丝不挂,默默地垂泪。
  她连忙问道:“表姐,你怎么了?那畜生他欺负你?”
  瑛姑摇摇头:“是我自取其辱,我因为他是个人才,想吸收他,所以才不惜色身,施展内媚……”
  “表姐太看得起他了,像他这种好色之徒,哪里还用得你亲自出马,随便找个人……”
  瑛姑一叹道:“阿喜,你错了!这个人不简单,我在他手下栽了筋斗,差点没把命送掉。”
  “什么?他有这么大的神通?”
  “是的!他用龙吸抵制我的蚌含,若非他及时放了我一马,我几乎元阴尽丧,现在还是腰酸腿酥,全身软绵绵的,你扶我起来……”
  “这个畜牲,我要宰了他。”
  “别鲁莽,是我不好,我对他先用了心机,不怪他如此待我,要争取这个朋友,我们最好以诚相待。”
  “朋友?难道表姐没有把我们的目标告诉他。”
  “没有,我想也不必说,他多少已经明白了,阿喜,对他们夫妇,我们以后要客气一点,千万别再逞性子去跟他们过不去了!”
  “我对谷平从来也没有耍过脾气。”
  “不是对谷平,我今天领教了他的手段,知道你已经被他吃得死定,哪里还敢发脾气,他要你趴下来做条狗,你也不敢违抗他的。”
  “表姐,你就把我说得如此不堪?”
  “阿喜,我不是瞧不起你,他真有那个本事的,别说是你,就是现在他要我做条狗,我也会爬在地上的,他那套对付女人的本事,是任何女人无法抗拒的,所以我要你以后对谷平家娘子也要恭敬一点……”
  “那个卖艺的泼辣货,能有多了不起。”
  “我不知道,因为我看不出来,但她能够是谷平的老婆,就必然是个不平凡的女人。”
  “表姐,你有没有弄错,那个女的底子不清楚,但是那个谷平,我们派人详细查过底细了、他只是个不第的穷书生,一个落拓的江湖客……”
  “阿喜,别去管调查,相信我的判断,一对卖艺的男女,能够搏杀号称无故神僧的嘉和喇嘛和福承吗?”
  阿喜也不说话了。
  在小院中,古如萍和上官玲也躲在被窝中喁喁细语,作了一番密商,然后只听得上官玲娇嗔道:“你倒是舒服,先搭上阿喜,又沾上了瑛姑,再下去,十二金钗你都会跟她们有一手了。”
  古如萍却笑道:“那是我选的这个身份好,谷平若是对到手的女人都不沽,就不是谷平了。”
  “选用这个身份,就怀着阴谋了?”
  “天地良心,这个人是你下的手,也是你为我选的。”
  “难道委曲你了?”
  “做一个男人,自然不算委曲,但以我古如萍而言,顶着这个名字,的确是太委曲了。”
  “算了,你这无根浪子古如萍比谷平还坏呢,他虽然该死,却还不会你那些下流技俩。”
  “这可不是下流技俩,是真正保命的本事,有一次我碰上了女色魔胭脂夜叉孙二姐,幸亏我学过这种本事,不然就活活死在她的肚子上了。”
  “结果呢?你如何摆脱她的,这个女人很不好惹……”
  “她还有个外号叫春蚕丝,捆上人不死不休的,我不想死,只有叫她死了,总算没有叫她砸了招牌,只不过送命的是她自己而已。”
  “难怪多年没听见这个女怪的消息,原来是被你收拾了,看来你这个无根浪子默默中做了不少大事呢?”
  “彼此,彼此,相信你的成绩也不错,只不过这次我们连手从事的这一件,才够得上是真正的大事,足以惊动天下,震撼武林……”
  “你摸出一点头绪了吗?”
  “有一点了,我们别放松,继续探询下去,我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很可能会赔上我们两条命,但绝对是值得的。”
  低语声愈来愈小,渐至不可闻。
  第二天,谷平又跟七夫人进入密室,这次交谈没多久,只不过一盅茶时分,他们就同时出来了,守门的阿喜觉得颇为突兀,但她看见了两个人沉重的脸色,忙把嘴角那股暖味的笑意吞了去。
  瑛姑沉声道:“阿喜,刚才有谁来过这儿?”
  “没有人呀,我一直守在这儿,没有见过有人来。”
  “胡说,我还听见你跟人打招呼的,怎么会没人?”
  “喔!那是林上春和胡鸣九两位师父,他们是来支取月例的,因为平时是福承管的,现在福承死了,他们不知道向谁支取,跑来问一声。”
  “你怎么说呢?”
  “我说到帐房上去领好了,这也没卜么呀!”
  “哼,亏你还是内管事的,府中那些师父们的月例向来是月初由帐房派专人送去的,现在是月末,他门早就领过了,这还用们吗?”
  阿喜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训斥,忍不住道:“这种事从来也问不到我的,人家突然问到我身上,我自然不知道处理了,这也能怪我吗?”
  瑛姑的心情正不好,被她这样一说,更为火大,厉声道:“说得好,正因为这种事从来就问不到你身上,人家为什么要巴巴的跑到这里来问你?”
  “这……或许是因为福承已死的关系!”
  “福承死了,可没有说要由你来接管他的事务,而且这里也不是管事办事的地方,他们来干什么?”
  阿喜呆了一呆道:“是啊!表姐,他们来干吗?”
  古如萍笑着替她解围道:“这种事不能怪喜大姐,她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可疑!”
  阿喜道:“是啊!这两个人平时颇为王爷寄重,而且跟镖局里的一些镖头们也很好,我怎么会怀疑他们呢?谷先生他们究竟出了什么同题?”
  古如萍道:“我只是在福承那儿翻到一本帐册,是记他私人收支用途的,有几笔帐很奇怪,所以刚才和夫人商量了一下,正想找他们查询一下,现在看样子,他们是闻风溜了。”
  “什么帐目奇怪呢?”
  “福承的私人帐上,记载着几笔私人帐目,都是付给的赌帐,只有这两个人最多,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两笔,每一笔都有三四百两,我就觉得不解,难道福承在府里常赌钱吗?”
  阿喜道:“下人们是禁止聚赌的,但是在公馆中的教拳师父们因为是客卿身份,偶而高兴也会玩一下,福承跟他们较熟,有时也会被拉夫推推小牌九……”
  古如萍道:“这点并不稀奇,但福承每月的赌帐,总要输掉上千两银子,他们有这么大的赌注吗?还有,福承一个月有这么多的奉禄吗?”
  灰姑怒道:“他一个月正式支领的奉禄在内务府关头领的只有一百二十两,王爷另外津贴他也有一百二十两……”
  古如萍道:“是的,福承每月不过才二百四十两。可是他付出的却多达千两,而且居然没闹亏空,困为他还有一份私人的存折,上面还有几千两银子,我因为不了解福承的收入,才跟夫人对了一下帐……”
  瑛姑道:“福承的赌术很精,而且也舍不得赌十两以上的注子,怎么会输给人家那么多?输给那两个家伙更没有道理了,那两个人经常到局子里去赌钱,而且还十赌九输,每个人总要孝敬掉百来两的,我这样一想,已经发现其中不对了!”
  “这也没什么不对呀?他们不过是爱玩几手而已,在京师那个大宅子里的人都是藉此消遣消遣!”
  “但是这件事就不同,赢的也有毛病,输的也有蹊跷,我揣测这是一种变相的津贴手法,福承按月付给他们额外的津贴,只是记作赌帐而已,因为他们从未大睹过,却有每月一笔不大不小的赌帐,这便是破绽!”
  阿喜茫然地点点头,显然没有完全弄通。
  瑛姑道:“再说,那两个人,在府中跟别人赌时,精得像只狐狸,都是胜得多,何以到了局子里,却是常输得光光呢?”
  阿喜一惊道:“难道局子里也有人受他们的津贴?”
  瑛始道:“这个还不知道,我要跟舅舅盘算一下,不过谷平说那可能性不大,那两个人只是藉此机会说感情,刺探消息而已!”
  阿喜道:“我说呢!局子的人都是可靠的!”
  古如萍一笑道:“但是好赌的人不好说,他们也不必跟谁串通,只要常赌常输,就会成为最受欢迎的客人,然后在聚赌之间,随意闲谈,总会不知不觉间泄漏一些心中机密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两个家伙一定收获颇高,因为他们的最近几个月,在福承的帐上收入也加倍了,这必是因为他们的表现佳。”
  阿喜变色道:“对啊!镖局里丢了那趟镖,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嘴不稳,漏了点风声,否则那趟镖十分机密,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瑛姑哼了一声道:“人都被你放走了,你聪明起来了?”
  “我……我怎么知道呢?”
  “你不知道,我叫你站在门口守卫,是怎么吩咐你的,叫你不管见到谁来,立刻大声招呼,而且还要叫出对方的名字,好让我们立刻斟酌情形,判断来人是否有可疑,今天你若是大声招呼了,我们立刻出来堵住他们了,结果好,你却跟别人说悄悄话!”
  阿喜急了道:“我以为这两个不相干的人,而且我是一片好心,小声说话,免得打扰你们……”
  瑛姑怒声道:“打扰我们,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阿喜红着睑,讷讷说不出口,瑛姑怒道:“你是猪,永远只会想些死事情,从来也没有干净念头。”
  这话骂得很重,但阿喜却不敢开口了,她对这位表姐不仅是身份上的卑异,而且还有另一种敬畏的约束!
  古如萍笑了一下道:“夫人也不必为此生气了,事实上倒是这样放他们走的好,我们若是打草惊蛇的话,最多只能截下他们两个,现在或许可以多找出几个。”
  瑛姑道:“你早说了,我还可以派人盯住他们,现在上哪儿找他们去。”
  古如萍道:“夫人这儿派人去盯梢已经没有用了,他们俩泄了行藏之后,府中的人也泄了底,不容易盯住那两个了,但是我老婆却不会受人注意,她盯人的本事也不错,我已经叫她咬紧这两个人,绝不会脱掉的,现在只等她回来报讯就行了。”
  瑛姑一怔道:“什么,你已经派了尊夫人去盯他们了,难道你早就知道他们两有问题了?”
  “我不知道,是他们自己心急,昨天我们密谈后,他们居然来邀我喝酒,小玩几手,套我的话……”
  “昨天,你不是一回去就睡了吗?”
  古如萍笑了一笑,瑛姑红了脸道:“我可没有监视你的行动,是侍候你们的小桃和小兰说的。”
  古如萍一笑道:“我是个夜猫子,天同黑就上床,哪能睡得着,所以二更时分我又起来了,肚子饿想找点东西吃,意志摸到了宾舍那边!”
  “你要吃夜宵,吩咐小桃她们好了!”
  “我看她们睡得正熟,不忍心吵醒她们,而且吃宵夜一定要人多才有意思,只一个人实在太乏味儿,我知道宾舍那边晚上很热闹,摸了去也想凑热闹,那儿还果然不出所料。我被拉去押了几注,赢了十来两银子,然后这两个家伙就拉了我套近乎,陪我喝了几碗酒,猛套我的话。”
  “他们套你什么话?”
  ”无非是问我,昨天在书房里跟你商量什么。”
  “你说了没有?”
  “我说了一大篇鬼话,说你在福承的房中搜到了一大堆证据,但都是些隐语,一时看不懂,约我明天再碰头要把那证据拿给我看,希望能找出府中的卧底出来,那两个家伙当时脸色就很不自在,引起我的怀疑。
  使我想起了福承的那木赌帐上,他们的名字出现得最多,莫非真有问题,所以我今天才来向你查证各人的月份收入……”
  瑛姑道:“你该昨夜就通知我的!”
  古如萍笑道:“除了这间书房还算隐密外,这府中可以说没有一个真正机密的地方,像昨天在密室中谈话,没几个人知道。
  可是那两个家伙却立刻得知了,因此夫人除了每天地例行会面时间,我们最好不谈机密,否则隔墙之耳太多了!”
  阿喜忍不住道:“那两个家伙只不过跑过来看看,谷先生,怎见得他们就是一定溜掉了呢?”
  古如萍笑道:“他们若不来问讯,我还不敢说他们一定如何,但他们这一来探讯,我就有十成把握了!
  因为他们根本不必到此地来的,心里有鬼的人,往往就会疑神疑鬼,自露形迹,现在我们可以安心地等我老婆的消息了。”
  事实上消息回来得比他们想像中还要快,才不过坐下来喝盏茶的工夫,上官玲的消息已经来了。她是带着小桃和小兰两个丫头,装着在外面逛大街,都换了普通衣赏,并不显眼,倒是顺利地跟住了那两个家伙。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下一篇:第八章 杀人灭口
上一篇:
第六章 逢场作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