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戏斗番僧
 
2019-07-11 10:45:43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西山京郊。
  山上有白云寺,是很有名的古庙,京华仕女,每逢春日,上西山踏春,骑毛驴上白云寺进香,成了很时新的事儿。而到了秋天,白云寺红叶之胜,更是游人如鲫,争往欣赏。
  天龙寺将决斗场所挑在白云寺,最主要地看中那儿地势僻静,只有一条山路可通,便于控制。只要在山道上把几个人,就可以把闲杂人挡住了,以内务府及鹰王的势力,调动一批人做到这一点,自然毫无疑问。
  这在表面上,虽只是鹰王府和天龙一派的私斗,但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京中两大势力的对决。差不多是瑞祥和鹰王之间势力的消长,关心的人自然很多。因此到了决斗的那一天,前去观战的人也很多。
  那是一些有办法的人,不是持有双方发出的贴子,就是能通过守卫官兵盘诘的有力人士。
  白云寺前的一片广场不太大,也不太小;大概可以容纳个上千人,平时还有些卖香烛的小贩们活动。
  这次却在几天前被赶开了,搭了一座三尺来高,每边两丈见方的平台,台上铺上了红色的地毯,不但醒目,而且还讲究。
  台下分二,但每边各占其一,由双方自行设置,招待自己请来的贵宾和助拳的朋友们。
  鹰王倒是很尊重谷先生,给了他五份帖子,让他去邀请五个朋友来助拳。但谷平自己知道,那只是一句话,好听而已,他虽是块斗的主角,但实际上他出力的机会不多,胜负也不是以他为主。但古如萍与上官玲仍是把五份帖子部给用了,请了五个来助拳的老师傅。
  谷平邀请的是一对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一直是在天桥卖艺的,已经有十几年在那儿混口饭吃了。
  他们的女儿从拖着对小辫子上场到长得亭亭玉立都没挪过窝,玩意儿倒不错,每两三个月总有些新的花样出来。
  老头儿叫老乔儿老伴儿叫乔老婆子。
  女儿叫乔大妞,这都不是他们的名字,可是人人如此称呼,倒是没有人去过问他们的真名儿如何称呼。
  上官玲也要了两张贴子,请了两个人,一个是说铁板快书的快口张,一个是卖刀削面的邢老陕儿。
  快口张满口的故事历史,随抓一段,到他口中便是一长篇的绝妙好词儿,诙谐幽默处,引人捧腹,慷慨激昂时,更能叫人热血沸腾!
  他在天桥一支香茶楼上说书,每天一场,一说半个时辰,每个月说二十天,休息个十天。
  但是哪十天可没准儿,往往要等到客人坐满了,茶楼上贴出张条子——快口张铁板快书今晚休息。
  于是客人们一哄而散,没一个埋怨的。大家只希望那一个月的休息期赶快满了,剩下的二十天才不至于脱穹。
  据说一年腊月,他整个在月初歇了十天,结果排下来,连年三十都不能歇着,而许多老北京儿,想去听他说书。
  那天的茶楼不但照样卖个满座,而且收入还多出了五六倍;因为大年下,每个人的茶钱都加个两三倍的。
  那天快口张总算破了例,多说了一刻钟,而且还特别预先声明,年初五前预定休息,初六那天准开张!
  这才叫大家松了一口气,否则大伙儿只有天天来等着了。
  邢老院是陕西人,宝刀削面,他的面又粗又硬,调味也不佳。
  经常是半生不熟的,可是他快到晌午才开门儿,不到天黑,卅斤干面也准卖得干干净净。
  人们光顾他的小面馆儿,不是为吃面,是要看他削面。
  他一开张,把二十斤的干面粉和水围成一个大面团子,然后用拳头拉成一个大面饼,手上执着两把快刀。把面饼高高抛起,刚好掉在他的光头上,走到锅子前,挥动快刀,沿着面饼的边缘开始削。面片如雪花般飘下去,每片都是一般大小,厚薄,旁边有个小伙计,用瓜瓢在锅中搅着。伙计捞在碗里,旁边一口锅里烧好了的汤汁,舀上一勺一浇,就端了出去五个铜子儿一碗,价钱不贵,可是不怎么好吃,好在客人上门,并不为吃面,经常是原封不动地留下,便宜了那些要饭的叫花子。
  开始的时候,面饼不比小桌面小,他运刀如飞的,面饼在头顶上徐徐地转,眼睛不看一下。
  面饼越来越小,到后来只剩下铜钱大小,贴在头顶上,他仍然是双刀如飞,削下的面片儿依然一般大小,不伤半点头皮。
  这五个人都是京师地区的名人,几乎人人认得,然而却不是那种镇摄人的盛名,终是大人知道而已。
  对这五个人能被列为座上客,固然有人感到奇怪,有人不服气,可是鹰王对他们居然很客气。
  万盛缥局的总缥头王丁泰对他们也是很客气的!
  双方的阵容都很浩大,鹰王这边除了他府中原有的十来全钗和武师们外,还有王丁泰约来肋拳的人,几乎有两百多人再加上鹰王邀请来瞧热闹的贵族臣宦,足足有四百人上下,还有侍候的仆役等,塞得满满的。
  另一方的人也不少,把一座广场挤得比朝会还热闹。
  时辰一到,嘉音大喇嘛身披红色袈裟,排众而出。
  他说明自己的师弟嘉和喇嘛因为不满弟子在鹰王府被辱,前往理论,被鹰王府的师爷谷平夫妇斗杀。
  技不如人,本无所厚非,但本门也属武林一脉,对此不能坐视。故而邀请了一批武林同道,向鹰王要求一份公道:一雪门户之仇。
  鹰王府这边由王丁泰出头负责答话,他说武林人争胜斗气,原是一场小误会,而且双方都已经解释开了,化敌为友。
  是嘉和喇嘛轻信他人挑拨,挟仇登门生事,妄施重手,意图伤人,为谷平夫妇以巧妙手法,反击成伤而死。
  虽是私人寻仇之举,但谷平夫妇却是为了王府而出头,故而王府也对他们极力支持,王某为鹰王亲戚也是谷平的朋友,不能坐视他们受人欺负,故而也约了一批朋友来助拳,双方在此公开较技,解决此一争端。
  这本来就是双方各说各话,没有什么道理是非可言,大家争的也不是这口舌上的此种胜利。
  接着双方宣布的是正相约妥的比试方法,那才是最重要的。
  比武的规定很简单,每次登台,双方各以一人为限,除非一方提出请求,而另一方也同意时,始能增加出场人数。
  双方竞技时以落台为负,原则上是以点到为止,但是在台上一个收手不及而致对方死伤时,亦无怨尤!
  不得藉故另生事端,被击落台者,胜负即定,不得再出手,否则即已违规论,由仲裁人立施惩诫!
  仲裁人请火枪管统带神武将军冯紫英来担任,他带了二十名精选的火枪手,来此镇压。
  双方不限场数,胜一场得一点,点多者为胜。
  时间则为辰末已正开始,酉末结束,共有四个时辰,论定胜负后,负方接受胜方所预提之条件,不得违抗。
  每一场的胜者,有权自行决定是否继续应战,但以一次为限,以后不得再行登台!
  这就是说,每个人最多只能连战两场,假如能连胜两场就是全胜者,不必担心被人击败了。
  这可是露脸的机会,听得一些名家个个磨拳擦掌,心痒不止。
  胜负恩怨,均止于台上,事后不得再有任何牵扯纠缠。
  这一条规定事实是多余的,输的人不服气,事后又挟怨寻仇的事多得很,不过所有的决斗场合,却都有这一条件为官样文章。
  但这—场约会,已经比一般凶险刺激多了。
  尤其是公开地宣布死伤不计,那是一般民者约斗所不许,双方都是有官方的势力做后台,到底不同寻常。
  场面话交待过了,决斗立刻开始。
  对方第一场派上台的是个喇嘛名叫古拉,是嘉音大师的首座弟子,一身技业造诣,据说已超过被杀的师权嘉和,不输于乃师嘉音多少。
  对方推出这个人,无疑是想博个头采。
  鹰王府这边却着了难,他们约来的高手不少,但是自问能胜过这个喇嘛的却是没有几个呢!
  即使有能胜过的名家,却不愿意出去,因为胜了他,等于是跟天龙派结怨,他们应邀来帮忙,斗的是内务府旗下的高手而不是来斗天龙派的。
  有些人无此顾忌,本身的技业却不足,王丁泰看看无奈道:“还是老朽上场,大概还能跟他周旋一阵!”
  谷平笑道:“王老爷子的八步赶蝉轻巧功夫,刚好是他们硬功的克星,只是有一点,那得全凭水磨功夫,老爷子究竟有了年纪,那个喇嘛却正在少壮之年,怎么犯得上跟他去拼一世的英名吗?”
  王丁泰叹口气道:“我知道!可是老弟,总得有人去接这场,而且这是第一场!”
  谷平道:“您出去还不如七姑出去了,她至少没有盛名之累,功夫也不逊于老爷子呀!”
  七姑就是瑛姑,因为瑛姑最讨厌听见夫人的称呼,所以才称她七姑了。
  她也点点头道:“我对这一陈的确没把握,但是舅舅出去,的确不如我去了!”
  谷子笑道:“七姑出去武功是够了,差在对敌经验太少,恐怕还是吃亏的,这是第一陈,可是不能输了锐气!”
  鹰王也大感棘手地道:“谷先生的看法极为正确,瑛姑的轻灵有余,稳健不足,嘉音这老秃子太可恶了,他跟我说好只是虚应故事一番的,临时却给玩儿真的!”
  谷平笑道:“王爷!老家伙的话不能轻信的,他口中说不在乎,心中满不是那么回事,他自认天龙武学天下无敌,一个首座长老却给人宰了,怎么肯咽下这口气呢!”
  王丁泰急道:“现在不忙着讨论这些,倒底是要由谁出去应战,该赶快下决定才好呀?”
  谷平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只有麻烦一下我请来的朋友了,对付这个喇嘛,我看是乔大婶最合适,她那一根洗衣杆,专敲人脑袋……”
  鹰王喜道:“谷先生邀的朋友,果然都是高人!”
  谷平忙道:“王爷!我的朋友他们可不是高人,这—辈子都在没没无闻之中度过,不过他们也因为不出名,有闲暇在那玩意儿上下功夫。因而能有一些常人不及的心得,如此而已,王爷如果拿他们当高人看待,就要大大失望了!”
  说着走到乔老儿那一堆,作了个揖,低声说了一阵,又连连央求。最后老爷子总算含笑点了头。不过还指着他低骂了几句。
  谷平回来时笑嘻嘻的填写名单着人送到仲裁席上去。
  王丁泰一看填写的名字是乔柳如菌,失声道:“原来是这位黑罗刹呀!那倒是真的失敬了!”
  鹰王忙着追问黑罗刹的底细,王丁泰低声解释,那边仲裁席上已宣布了鹰王一门的是乔老夫人!
  大家都为之一怔,弄不清楚乔老夫人是谁?
  等到乔老婆子走了出去,显著小脚,摇摇晃晃地上了台,大家才知道是天桥的乔老婆子,不禁哑然失声。
  古拉却感到十分气忿地道:“岂有此理,本座乃天太宗主法王座下首席弟子,你们却让个瘟老婆子来戏弄咱家!”
  乔老婆子腋下夹着一根捣衣棒,粗如小臂,长不过两尺,黑黝黝的,听了古拉的话后,伸手就是一杵。
  敲在古拉的光头上,发出了很清脆的“咚”的一声。
  然后她翻起白眼骂道:“瞎了狗眼的混帐秃子,你敢瞧不起老奶奶,老奶奶虽不出名,却是鹰王府下帖子请来的宾客,照规矩填表报名出场,你敢狗眼瞧人低,出言无状,该打!
  该打!
  口中数落着,乔老婆子手下却没停,一连五六杵,打得古拉连连后退,连还手都没办法。
  仲裁的冯紫英连忙道:“老夫人,请等一下动手,还设宣布开始呢!”
  乔老婆子道:“我知道啦!所以手下没使劲儿,否则这小子早就脑袋开花了!”
  古拉挨了七八棒,退到台边上了,他一身气功没放,倒是没有受伤。但是却疼痛万分,闻言勃然大怒道:“打都打了,还罗嗦个鸟,开始,吃佛爷这一拳!”
  他徒手进招,拳大如碗,拳出如风,劈面就是一拳。
  乔老婆子向下一蹲,木杵又啪的一声,敲在他的足踝上,这一击相当沉重,古拉哇哇痛吼,抱着脚蹲下来。
  乔老婆子笑道:“想不到这颗狗头还真给实,老奶奶的手酸了,懒得再打,你给我下去吧!”
  古拉被打昏了头,一声虎吼,猛扑了上来,张开了双手,想抱住对方,用摔角的手法来制服对方。
  乔老婆子轻轻地一闪,木杵又在他的膝盖上一敲。
  古拉的右腿一屈,又酸又麻,再也无法用力,收势不住,一直冲出台缘,咚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台下。
  四周爆起一声如雷的喝采,谁都没想到这个天桥卖艺的老婆子,竟有如此惊人的技业呢!
  她的出手并没有精招,却就是一个快,一个巧,而且很重!
  古拉的一身硬功相当扎实,她上来不问青红皂白,一顿乱棒,打得对方晕头转向,方寸大乱。
  以后古拉出手已经没什么章法,一身本事都没使用,只挥出了一拳,就被打下了台下去啦!
  他自然不服气,吼着还要上台,冯都统在台上金锣一鸣道:“鹰王府胜!大师不准上台了!”
  古拉逞强还待硬上,那边的嘉音已厉声道:“没用的东西,滚回来!”
  古拉不敢违拗师尊的命令,只有怏怏地回去了。
  冯紫英问道:“老夫人是否还有意继续领战!”
  乔老婆子连连摇头道:“不了!不了!谷平是我干儿子,老妇是因为他闯了祸,不得已才被他拖来卖老命的,好容易捞了一场,得意不可再往,老妇告退!”
  冯紫英恭敬地施了一礼道:“那自然是随老夫人的意,反正老夫人还有一次登台的权利!”
  乔老婆子还是摇摇晃晃的下台回到这边座上;这次可不同了,每个人都起立恭贺向她致意。
  王丁泰恭一恭身道:“前辈的降龙杵虽然减了尺寸,但火侯精练,尤胜往昔,实在令晚辈倾服!”
  乔老婆子瞪了谷平一眼,谷平连忙道:“干娘!我可没泄您的底,人家王老爷子早年见过您!”
  王丁泰道:“是的,三十年前,晚辈初出道,在邯郸曾见前辈以一杆降龙杵,击败关中八怪。
  那一战风云变色,四海震惊,晚辈心折无限,只可惜日后前辈就远避人世,再也听不到前辈的消息。想不到今天又重睹前辈英风。”
  乔老婆子轻叹一声道:“老妇年轻时气盛,双手染满血腥,仇踪遍及天下,不知不觉地避仇,在天桥过了二十来年安静的日子。
  想不到今天又被拖了出来,那一份安静的日子又要过不成了,这都是小平那个小子挑的。”
  谷平笑笑道:“干娘!这可是我干儿子的一片孝心,您跟干爹都是一大把年纪了,何必还要刮风下雨的去卖艺呢?平儿以前受您指点的那几手,勉强有了点好处,又娶了媳妇儿,正想接您两老人家来享享清福呢!”
  “放屁!你小子攀上了高枝都好几个月了,怎么没想到我们老两口儿,出了事情,才又找到了我们!”
  谷平道:“那您可冤枉平儿了,两个月前,我就在王府西街为二位老人家买了所宅子,正在整修,连房契都给了大妹子,不信您可以问她!”
  老婆子笑道:“我早知道了,金花那丫头没事就跑得不见人影,原来就是去看房子,要不是你小子还有点良心,你就是叫人打扁了,我们也不会管你的事儿。你小子也不正经,教你练功夫,你总是躲懒,就那么几手三脚猫功夫,居然敢在京中闯字号了。”
  谷平笑笑不说话,这时鹰王也过来道谢,他礼貌极恭,却不多话,恭恭敬敬地道了劳,又恭恭敬敬地离开了。
  乔老婆子道:“这位王爷倒是很懂得作人,他若是喋喋不休,我们两个老人家一定拨腿就走。我们就是最怕跟豪门牵扯,但看王爷他这个样子,我倒是不好意思了,看来还得为他出点力。”
  说着,对方又推出第二个应战者,却是个瘦小枯干的老年番僧,自报名为枯木,请战乔老婆子。
  谷平道:“这位王爷是个脚色,到现在为止;我对他还是莫测高深,不过他对江湖人,倒还客气!”
  鹰王着人送个小字条过来,谷平看了皱眉道:“这老家伙很难缠,卓锡在西藏边疆的天龙本院,一直都在清修,最近才来到了京师,算起来他的辈份是极高,还是嘉音大师的师叔!”
  乔老婆子道:“你是怎么弄的,早先你不是说没什么高手吗?
  怎么一下子冒出来都是些难缠的人?”
  谷平道:“这个番僧来得很秘密,才到了几天,王爷也是不久前得到的消息,这张字条他刚接到就转给我了!”
  他取出字条,还是写给鹰王的,字条大概是他们在瑞祥家中的耳目偷偷着人送了出来的。
  上面叙述枯木的来厉,只知道他的功夫极探,却不知道深到什么程度!
  王丁泰道:“嘉音已经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此人为嘉音的上辈,必然更为准缠,这要派谁出去呢?”
  乔老婆子道:“实在没办法了,只有老婆子再出去了,好在我已退出江湖,不在乎虚名的,了不起输给他一场,让他扳平好了!”
  上官玲一直在陪着她邀请来的两个人,坐在一角聊天,这时她自动地过来,看过了那字条。
  上官玲笑笑道:“叫快口张去试试好了,他的本事自成一套,不敢说必胜,至少不会叫人讨了好去,拳脚上输了,他骂也能骂回来!”
  谷平慎重地道:“浑家,张师傅的铁板快书我常听,但不知他另有绝技,不过你得慎重一点!
  别使咱们对不起朋友,看这老和尚阴沉沉,似乎不怀好意!
  他们首场失利,又丢了一次人,这一场派出这样一个人,出手必凶,大概是不想叫我们全身而退!”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九章 接受挑战
下一篇:第十一章 天龙受挫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