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黄雀在后
 
2019-07-11 10:50:44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鹰王笑着起立,把古加萍推出了他的书房,他的侍卫们远远地站着,这是鹰王谈论机密事务地方,非经奉召,任何人不准进入的。
  可是古如萍也看见隐藏有两个人影,他们藏得很好,寻常人绝难发现,却瞒不住古如萍这样绝顶的高手。
  那是两个男人,长得十分清秀,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气,武功很高,人也颇为正派,出身名门,不知怎的,却为鹰王所网罗了。
  古如萍认得他们,他们却不认得古如萍,在府中不常见到他们,但他们却经常守伺在鹰王左右。
  古如萍老早就想到他们与鹰王的关系了,却有点恶心,他无法想像大男人之间,怎么会产生那种关系和感情的。
  虽然京中的贵族中,很流行男风,甚至于一般的应酬场合上,也有相公这一类男妓的公开出现,但古如萍却无意尝试。
  古如萍走到了瑛姑的小楼,一直走了上楼。
  两个丫头已习惯地不阻拦他,只有阿喜在外屋,见到他忙低声到:“你怎么来了,王爷在府中……”
  “我知道,是王爷叫我来的,有要事相商。”
  阿喜白了他一眼道:“你现在是要人了,听说王爷约了你进了他的小书房,那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连表姐都没有进去过,我相信你的地位是真的重要,但不会是假公肥私吧!”
  古如萍对她的回答却是在她的屁股轻轻捏了一把。
  阿喜幽怨地瞪了他一眼,指指内间道:“进去吧!我望风,但王爷来了我可拦不住的。”
  走到里面,瑛姑正在对窗凝魂,只穿了一件宽敞的外衣,松松的系着带子,想是睡觉刚起。
  古如萍从背后伸手抱住了她,鼻子到处乱嗅,手也开始乱摸。
  瑛姑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她已习惯了这个男人粗犷的调情了,而且她也喜欢,因为她毕竟是个女人。
  但是古如萍开口的一句话,却吓了她一大跳:“我从王爷那儿来,他让我们上别有天地去。”
  定了一下神后,瑛姑才道:“你不会开玩笑吧?”
  古如萍微笑道:“当然不是,王爷说他告诉我这个名字就可以向你提出证明了!”
  瑛姑点点头道:“不错,别有天地的秘密只有我跟他才知道,你知道那里面放的是什么秘密吗?”
  “自然知道,那是各地督抚的资料和各处驻兵军帅之间来往的信札等等,更是鹰王府最机密的地方,王爷说,他的身家性命全在里面。”
  “没有这么严重,只有他身家而已,玉桂是皇帝的外甥所得到的信任远超过几个王子阿哥,别有天地中记载的那些资料只是他的身家,还不至于要他的命,连皇帝在内。”
  “哦!他有那么大的神通吗?”
  “你别不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他不但自己身握重兵掌着御林禁卫两军,而且两度征伐,好几个将军都是他的部属,由他一手提拔起来,和他关系密如手足,这样的一个人,你想有谁敢轻动他?”
  “那么瑞祥怎么敢跟他作对呢?”
  那是宫中另一股势力,另一批人的代表,但也只是得罪而且,却动不了他,也杀不了他。”
  “真要杀一个人还不简单,流血不过五步,一人一剑足矣,我还没见过这世上有杀不死的人。”
  “谷平,你能杀了他?”
  “能,我的两个老婆也能,还有我们的一些朋友,个个都能,至少我可以找到十个置他于死的人。”
  “谷平,我不是看不起你们,你的朋友若是只有乔老婆子和快口张那种能耐,还是杀不了他的。”
  “我想不应该太难的?”
  “你对他全无了解,但是我了解玉桂,他的一身软硬气功,已至超凡人圣境界,别的亲王带兵出征,最多只是坐镇帐中发号施令而已,他却是亲冒矢石,第一个冲锋陷阵,飞石弩箭,打在他身上如同无物,当者劈靡。”
  古如萍笑道:“乔老两口子,在昔年人称凤凰客,双剑之下,从无敌手,他们也是有名的刺客。
  崆峒长春子,祁连赤年,瑶山黑努儿,世称三大邪魔,杀人无敌,而且全是江湖有名的高手,可是最后却全部神秘地丢了脑袋,就是这两口子的杰作,鹰王能强过他们三个人吗?”
  “什么,那三个人都是乔老前辈伉俪杀死的,那可不大妙,黑努儿是玉桂的师父,长春子是他的方外之交,对这两个人的死,地一在还在追查呢!”
  古如萍道:“那你就别告诉了他,事情做得很秘密,五年来都没有人得知,让它永远成为秘密吧!再说,在未杀此三人时,出手最多的是乔大妞,她一个人双剑,独斗三大邪魔各三百回合,杀得难分难解。
  两个老的看准机会,一齐奏功,人是两老杀的,功是小的建的,乔大妞那一对凤凰双剑,尽得两老的真传而有过之。”
  “那倒是真了不起,谷平,你怎么会认得这种朋友呢?”
  “因为他们都很喜欢我,想把女儿嫁给我。”
  “你怎么不要呢?有那样的老婆,你就抖了!”
  古如萍微笑道:“乔大妞却不喜欢我,她喜欢一个卖艺的小伙子,不会武功,人又老实又忠厚,她讨厌嫁我,我这个读书人却不肯安份,而旦又喜欢拈花惹草,所以我们只是好朋友!”
  瑛姑连连道可借,可惜。古如萍笑道:“没什么好可惜的,她从十几岁开始就认识我了,管我叫大哥,一直以兄视我,她虽不喜欢我,但为了我这个大哥的事,她仍是可以豁出性命击拚的,男女之间,一样可以成为好朋友的,譬如你与我之间。”
  “我们之间也是朋友吗?”
  “应该是吧!否则没理由如此亲密。”
  “你与那些女朋友,都跟她们如此亲密?”
  “是的,我的毛病很不好,看见漂亮一点的女孩子,就会不规矩,忍不住就想动手动脚,那些女孩子都受不了我的挑逗!自然而然地有了进一步的关系!”
  “你跟乔大妞也是如此?”
  “是的,只是情况比较为特殊,因为她有恐惧感,本是不能行人道的,我替她治疗,割除了厚膜,而后为了确知有效,原有稍作撩拨,求其反应而已。”
  “如萍,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洋的人了?”
  “我是个很正常的人,我喜欢美丽的女人,乃人之常情每个男人都喜欢美丽的女人。”
  “可是你常常糟踏女人。”
  “这话我反对,我跟她们亲近,必然是两情相悦,有时是帮助他们,有很多女人在嫁人生子之后,还是不知道什么是鱼水之欢,在交合中从未尝到真正的乐趣,这是很不公平的,我让她们也领略了一下……”
  “可是你坏了人家的名节。”
  “那要看怎么说了,有些人认为节操是感情上或内心上的一或操守,不是身体上的,她爱她的丈夫,就是坚守了节操,在感情上不背叛她的丈夫,就是大节无亏。”
  “跟你交往的女人都能守得住这一点?”
  “大部分都是如此,当然也有一些尝着了甜头,贪心不足,要跟我私奔的!”
  “那你又将如何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只有拔腿先溜,跑掉从此不再见她们的面了。”
  “你以为这样子就能够解决问题吗?她们本来是可以忍受那种生活的,但被你挑动了心之后,她们再也无法安于从前的生活了,这不是你害了他们吗?”
  古如萍笑笑道:“正巧相反,她们生活得很好,因为我教会了她们欢爱的技巧,她们也以此去吸引她们的先生,使得双方都很快乐!”
  “那她们为什么还要跟你私奔呢?”
  “这个是……我比她们的先生自然是懂得风情一点,我在她们面前,她们自然是喜欢跟我,我走了,她们只有退而其次了,而且她们的丈夫本来在外面拈花惹草,嫌妻子不解风情,经我指点后,她们的丈夫也如获至宝,不再出去荒唐了。”
  “对她们恩爱逾昔,所以过了一阵子后,我再见到她们,夫妻对我都十分感激,也不再要跟我私奔了。”
  “你偷了他的老婆,那些丈夫还会感激你!”
  “这可不是偷,我只是将一块璞玉雕成了精品,假如人有一块璞玉,最多偶一把玩,不会常欣赏的。”
  “有次来了个巧匠,把璞玉琢成一件精品,让他终日把玩爱不释手,他对那个巧匠,自然是感激万分的。”
  “人是人,玉是玉,不可混为一谈的。”
  “我认为是一样的;璞玉经过雕刻,还会减少一些,人却丝毫未损!”
  “他们知道你玩过他们的妻子吗?”
  “这个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说过,只说是为她们指点了一下内媚之术,但我想他们应该是明白的。”
  “这种丈夫倒也少见,因为他们明白我绝不会抢走他们的老婆,再者,他们自己在外荒唐,撇下了妻子,心中多少有点内咎,敢偷汉子的妻子一定是比较凶的,经此一来,双方也扯平了,使他们在老婆面前的地位提高了一点。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不是第一个偷他们老婆的人,却使他们的老婆最后一次偷人,所以他们是真的感激我。
  瑛姑,我知道你想找我的错,但是我做事一向是很小心的。”
  “还有一些未嫁的姑娘呢?”
  “那也有的,但我绝不是她们的第一个男人!我只近过两个处女,一个是小乔,就是乔大妞,我们都很纯真,我的确想娶她的,因是她不想嫁给我,我也不去勉强她,她现在是处女。第二个是我老婆我可没有敢想,她是不是处女……”
  瑛姑忽然道:“对了,我好像听说你有两个老婆!”
  “不错,另一个不久之前,我老婆帮我订下的,还没娶过来,不过,她已经答应了。”
  “是难?”瑛姑惊奇地问道。
  “上官珑,那个闻名江湖的大煞星!”
  “她!她怎么肯答应你的?”
  “我老婆在西山比武时,当众骂了她的那些活,使她无法再嫁别人了,只好嫁给我。”
  “真有那回事吗?”
  “我没替她治过病!但她的确有那回事,我老爱知道那个替她治病的人,便栽在我头上,我也无法抵赖,反正是便宜事嘛,我只好认了下来了。”
  “治病之际,她自己痛昏了过去,人事不知,治病的是我老婆,没等她清醒就走了,此事别无人知,却一直在她的心中欲念着;我老婆说是我,她自然就要嫁给我了!”“不!不可能,上官珑就算知道是你替她治病,也不可能以身下嫁。”
  “瑛姑,你别看我太低了!”
  “我倒不是看低你,但是上官珑名满江湖,而你已经有了家室,她总不会甘于作妾。”
  “自家姐妹,还分什么大小。”
  “什么,你老婆跟她是姐妹,她是……”
  “上官玲,玲珑双剑的另一位,她们原是姐妹,却因为某些原因而分开,甚至陌不相识,但姐妹毕竟是姐妹,现在同妇一夫,大概不会再吵架了!”
  “她是上官玲,看来可不像。”
  “我没见过上官玲,但罗七见过,他后来也见过谷大娘子多次,若知道她是上它玲,应该会知道的。”
  “那自然是经过一番改变。不过并不大,主要是你们把她当作了一个卖艺的女人,才忽视了其他的地方,其实她和上官珑站在一起时,多少会有点相像的。”
  瑛姑想了一下,觉得的确如此,上官玲的名气比上官珑大,一技剑纵横无敌,烟脂宝马,红衣鲜明,已经给人一个极深刻的印像,只要换个样子,就不容易认出是她了。
  何况谷大娘子粗俗泼辣,满口赃话,豪无一点女侠风范,谁也不会想到他跟上官玲有关了。
  谷大娘子既是上官玲,上官珑又肯委身下嫁倒也不是新闻了,瑛姑叹了口气,显得无限落寞,然后问道:“玲珑双玉,同妇一人,她们不是世俗女子,但绝不可能嫁给一个默默无闻的江湖人,谷平,你究竟是谁?”
  古如萍道:“无根浪子古如萍,我可不是大名人,名声也不太好,并不比我现在的谷平响亮。”
  瑛姑失声道:“你是古如萍!”
  “瑛姑!你声音小一点,到现在为止,我只告诉你一个,连鹰王都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
  “你们夫妇到鹰王府来,一定有所图的!古……大侠,你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们尽力的!”
  “你还是叫我如萍吧!我可不是什么大侠,再说我还想混一阵子,这身份一拆穿,鹰王府就不能待了;至于我们来的目的很简单,起源于玉面浪君张君瑞化装为一个尼姑,夜投逆旅,迷倒了上官玲……”
  “那是玉桂授意的,张君瑞虽然是有名的采花贼,但他被玉桂收服后,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
  “我知道,我杀了张君瑞,发现他已被净了身。”
  “哦!有这回事,我竟不知道。”
  “你竟不知道这件事!”
  “我是真不知道,玉桂这人是疯子,他娶了这么多老婆,放在家中连沾也不沾,都整天弄些小白睑腻在一起,京师有许多人爱这一套,我倒不以为怪,可是他把几个声名狼藉的采花贼也弄进府中,我劝过他,说家中女人多,也许他不在乎,但是闹出来笑话总不好,他说没关系,他有办法叫那些人安份些,想不到竟是这个方法。”
  古如萍道:“其实不用这种手段,那些人也会安份的,他的确是有办法,现在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三个人,名气、武功比玉面郎君高得多,但是对他忠心耿耿,对女人不看一眼,而且还对别的俊美一点的男人十分仇视,争风吃醋,跟兄弟们差不多!”
  瑛姑有点忿然地道:“我说过那家伙不是人。”
  “不管怎么样,他对你总算不错,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给你。”
  瑛姑只是哼了一声,古如萍又道:“我杀了张君瑞,也发现他净过身,倒也颇为奇怪,他那个样子,不可能是为了自己,一定别有目的,于是就循线索找到了这儿来,再设法进入府中。”
  “现在你们探索到原因吗?”
  “探到了,却不知是否正确,他说是为了二阿哥的要求,二阿哥看上她们姐妹俩,想要弄在身边, 责成他身上把人弄到手。”
  瑛姑道:“这是他接的外务,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他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讨好二阿哥,他目前手中所握的实力以及影响力,只有二阿哥去讨好他!”
  “难道他还能左右什么人登基?”
  “他确实可以,虽然二阿哥已经正式册封为太子,但是皇帝的身骨还是很好,三五年内,还没有登天的迹象,而三五年内,可以发生很多事和改变很多事。”
  “他告诉我说,有好几个王子都不死心,全力在拉拢他,他也还没有决定真正要帮忙。”
  “这也是实话,因为他心中谁都不想帮,他要把大权抓在自己的手中。”
  “什么?他自己想做皇帝!”
  “这才是他真正的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过,我也仅是猜测之词,但是我想大概不会错。不过,他把这份心事掩饰得很好,看不出一点迹象,所以皇帝才会对他如此信任。”
  “他已经掌握了全部的军权吗?”
  “那是不可能的,连皇帝也没有把权全部掌握。最多只有一半而已,其余的一半仍然分散在个人的手中,八旗劲旅一开始就是实力分散的,皇帝只是掌握了较大的一部分”。
  虽然皇帝一直想把军机收归统一,却始终无法成功,玉桂为这件事花了一番气力,也略有成就,现在已能掌握到六但另外几个亲王依然很有势力!”
  “那些亲王不是皇帝的亲戚吗?”
  “是的,但就家我们的家族一样,族长只是略有权威的并不是就具绝对的权威,家族中几个长者仍然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古如萍没想到王室中仍然存在着这种矛盾,倒是颇为惊讶,瑛姑轻叹道:“玉桂之所以帮二阿哥的目的,大概是没安好心,他知道玲珑姐妹的性子很烈,如果受了二阿哥的欺负,一定会怀恨杀了他,造成借力杀人的目的!”
  鹰王自己也是如此承认的,再加上瑛姑的证实,相信这与事实差不了太多,因而一笑道:“瑛姑,那些问题不去谈了,鹰王已经打消了那个主意,照说我现在应该退出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未了,那就是你的问题!”说完这话路顿一顿。
  古如萍又说:“你在鹰王府又为的是什么?我相信你绝不是为了贪图富贵,你把令舅拖了进来,为鹰王出尽死力,不会是为了巴结他,你们究竟为了什么?”
  瑛姑默然许久,才道:“我们是义师中人。”
  古如萍道:“跟我猜得也差不多,只是你们认为鹰王会帮助你们吗?”
  “那怎么可能呢?我的目的只是想利用他,起初我是想能左右地或控制他,后来我发现这个人太厉害,那是不可能的。
  幸好我发现他另有野心,所以我极力地帮助他,促使他成功,引起朝中内乱,然后趁机而起!”
  “有把握成功吗?”
  “没把握,但是我也作了另外一个打算,就是在必要时,把一切都抖出来,那么也可以造成一次大乱!”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十三章 双煞较技
下一篇:第十五章 藏龙卧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