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银镫销夜小姐恨鸾音,宝刀生光女侠歼狐首
 
2019-08-22 10:25:49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少时天色已黑,鼓楼西坡上的玉正堂公馆,戒备得十分严密。玉大人本来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曾做过很多显赫的官职,建立过许多功勋,两位公子又都在外省做知府,他是世代的簪缨,当时的显贵。今天竞为一个市井无赖刘泰保所辱,他的心中实在不大痛快。他带着仆从回到宅门前,就见宅前的高坡上有五六名官人,大门前也站着两个,全都亮出来腰刀,在手中捧着。一见大人回来了,这些人都一齐肃立,玉大人便下了马,走进了门,跟班的两个仆人贵来和禄来,都在身后紧随。
  向来玉大人下了衙门便先到内宅去更衣,今天可不然了,他顺着穿廊就先到了客厅之内。客厅内此时是空寂无人,厅中陈设的又都是些花梨紫檀的器具和古瓶铜鼎等等,所以十分黑暗,什么东西也看不清。贵来赶紧点上两支蜡烛,烛台也是古铜的,烛光摇摇燃起,这大厅内的一个角落就有了光明。玉大人走到东壁,吩咐:“拿灯来!”贵来、禄来二人就每人捧着一只烛台,赶紧走到东壁,分别站在大人的左右。玉大人仰面向壁间去看,这壁间悬挂着一幅对联,写的是:“朗月麟门德慈永庇,春风虎帐功业长垂”,上款是“麟轩姻伯大人钧赏”,下款是“姻愚侄鲁君佩谨书”。下面盖着两颗朱红的方形图章,阳文的是名戳,阴文的却是某科的“探花”。这对联的笔法写得极为浑厚,字体是“八分”的隶书。
  玉大人又从身边取出来一张纸片来,这纸片就是今天在大堂上,那个市井无赖刘泰保交出来的那张字柬。玉大人看看字柬,又看看对联,简直觉着字体毫无两样,分明为一人所书。玉大人脸上立时现出惊讶的神色,他捻着花白的胡子旺了半天,心说:真是怪事儿!鲁君佩是我最喜爱的人,常到我宅中来,我也早就有意将女儿娇龙许配于他。他是新中的进士第三名,翰林院的编修,是位少年才子,他父亲也做过工部侍郎,难道他还会做飞贼吗?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玉大人把纸片收起来,微皱着眉出了客厅,便顺着廊子慢慢地直往内宅走。早有仆人站在屏门向内传达了,说:“大人回来啦!”此时内宅里各屋中都已点上了灯,那北屋玉太太的屋中便有人推开了门,挑起了软帘,两个仆妇迎出来,都说:“大人回来了!”平日玉大人从未正眼看过仆妇,所以他宅里的十几个仆妇的面貌他全都认不清,今天他却与往日不同,见了这两个仆妇,他就用眼去盯。
  走进屋里,太太由里问迎出来,也问说:“大人回来了?”玉大人点了点头,便到里间的木床上坐下。一个仆妇献上茶来,另一个仆妇送来水烟袋,玉太太就问:“大叭用过饭了吗?”玉大人点点头,说:“我在铁府用过了。”玉太太已看出大人脸上的忧烦之色,但也不敢多问。
  玉大人抽了两口水烟,便微微一使眼色,旁边的仆妇赶紧退出。这屋中的灯光照着老夫妇的影子,玉大人就向他的夫人低声说了今天那件怪案,并取出那张纸片给夫人看。玉太太也很为惊讶,说:“鲁君佩决不可能与此案有关吧?”
  玉大人说:“当然不可能有关,他是一位翰林,身体又那么胖,怎能做飞贼?”喝了一口茶,他又悄声说:“只是那刘泰保说,他已探出,贼人碧眼狐狸耿六娘是藏在我家做仆妇,年纪有五十多岁,猫着腰。她还有个徒弟,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厮,身材很细,大概也是咱们家里用的人。你想,咱们家里用的人太多,万一真有什么人潜伏其中,那岂不可怕?所以今天我就派人看守了宅门,不许人擅自出入。我想即时就把内外宅所有的男女仆人叫齐,只要稍有可疑,便给他们两个月的工钱,叫他们立时走开!”
  玉太太赶紧摆手说:“那使不得!刘泰保既是个市井无赖,就许是他倚仗铁贝勒的势力,有意向我们家里讹诈?”
  玉大人摇头说:“不是讹诈!前夜德胜门外土城确实死了一个外县的捕役。那捕役带着女儿以卖艺为名,暗中访贼,听说他们常在咱们的门前卖艺,龙儿也常出去看。”
  玉太太沉思了一会儿,就说:“咱们家里用的人虽多,可也是数得出来的。女仆中四个丫鬟都还很小。老妈子,我这屋中用的钱妈、史妈、薛妈,都已跟随我多年,在新疆时她们就是伺候我,还有庆妈、张妈,虽是新雇来的,可都是有来历,而且她们也都不老。伺候龙儿的胡妈、高师娘,你又都知道,跟咱们也都有五六年了,都是一点儿过错也没有。若说到猫着腰的老仆妇,只有冯妈,她的头发都白了,还有痰喘的毛病,她又是咱们大少爷的奶妈,自我嫁过来,一年后,就雇了她来,她还能有什么靠不住的吗?”
  玉大人默默不语,忽然想起了那个高师娘,五年前的事情就在他脑中翻起。
  玉大人在新疆时,任过十多年赫赫的武职,那时只有女儿娇龙随侍。娇龙在六岁时便能读书写字,那时请了一位教书的老师,是云南的一个不第才子,名叫高云雁。这个人真是奇才,不但经史皆通,而且能书善画,对于兵书战术,尤为娴熟。玉大人曾经过几次大战,全是因向那高云雁讨教,才得了大胜,建了奇功。所以高云雁不但是他家的教书先生,而且是营中的一位师爷。
  那高云雁孤身一人,从不向人讲述他的家世,平生专好游览山水,每三年必要出游一次,每次须半年始归。在五年之前,忽然高云雁领回来一个妇人,说是他的妻子,夫妻就同住在衙门内。两年之后,忽然高云雁得病死了,遗下妻室,无家可归,便也在内宅帮助做些针线活,一半是佣仆,一半是客,无论上下都呼她为“高师娘”。
  当下玉大人想着,只有这个高师娘有些可疑,但是可疑的应是她的丈夫。她本人虽是已有五十岁上下,但不猫腰,而且为人沉默寡言,规矩谨慎,四五年来终日在屋中剪裁缝纫,从未做过一件错事。
  玉大人捻着胡子细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宅中实在是没有什么碧眼狐狸,而且外院的年轻仆人也全是些老仆人的子弟,没有外人,真叫他茫然无从去寻找线索。此时玉太太又在旁边进言说:“我劝大人对此事也不必动声色,门前宅内虽应当防范,可是也不应露出形迹来。一来免得使贼人心虚,逼出来什么歹心;二来,倘若咱们家中本来没有什么歹人,自己先弄得风声鹤唳,叫外边的人知道了,必定要耻笑!”
  玉大人点了点头,觉得太太说的话很对,他抽了两口水烟,便说:“明天先把君佩叫来,拿这张字帖给他看看。”玉太太笑着说:“依我看,何必叫他知道了此事又生气?古今天下还有过翰林做贼的吗?”玉大人说:“他的字虽写得好,可又不是什么有名的书家,他的笔迹落在外面的又不多,怎会这贼人把他的字摹仿得是一般不二?”玉太太也有些惊疑,但又见大人是太兴奋了,遂笑着说:“我们幸亏没把龙儿许配。给他!”
  玉太太一提到女儿的婚事,玉大人就又赞叹说:“要说起来,鲁君佩真是一位少年才子!二十四岁就中探花,人翰林院,还真是少有。自从他家老太太拒了陈中堂的小姐,就属意在龙儿的身上。我想只要他们再来提说,咱们就答应了他,本来两家就是老亲,以后做了新亲,就来往得更近了。龙儿今年也十八岁了,难道还耽误着她吗?”
  玉太太微微皱眉说:“龙儿她仿佛已知道了,可是我看她像是不大乐意似的,本来,鲁君佩虽是个少年才子,可是长得相貌也太蠢!”
  玉大人脸上现出怒色来,说:“女儿的婚事岂能由她自己做主?我想把她的婚姻订了,以后就不能叫她常出门,站在门前看踏软绳的,那成什么体统?”玉太太听了也不敢多言。玉大人又抽了一袋水烟,便走往自己的卧室更衣休息去了。
  少时天将二鼓,玉宅的规矩,无论上下,除了值班守夜的人之外,一到二更天便都要熄灯休息。玉太太抽着短杆旱烟,在屋中坐着默默地思索,忽然旁边伺候的仆妇薛妈说:“小姐来啦!”旗人家的规矩,凡是小姐、少爷、儿媳,每天晨昏必要到父母的房中请安二次。玉小姐的父亲是位武将,在早先戎马倥偬中便已免去了这项礼节,可是她一早起来晨妆甫毕和每晚临睡之前,还必须来给母亲问安行礼。
  当下玉娇龙小姐见了母亲,行礼已毕,就笑着问说:“母亲!咱们家里今天是有什么事儿呀?高师娘要到菩萨庙去烧香,门前全都不叫她出去!”问完了话,她就像小孩儿一般,扭着头笑着看她的母亲。玉娇龙乌黑的发上戴着个珠子穿成的蝴蝶,在灯影里不住颤动着。细条的身子上穿着件葱心绿的缎子旗袍,上面绣着红花,袖头露出点儿银鼠里子,大襟上的第一个钮扣上佩着一串珠子,是翠玉琢成的,垂着金穗子。两个金耳坠也在灯下闪闪发光。这位小姐真似一条美丽而神秘的金龙一般。玉太太便把仆妇摒去,低声把玉大人刚才所说的话向女儿重述了一番。
  玉小姐听了并不惊讶,只是微微凝着秀丽的双目,闭着樱桃一般的嘴唇,纳闷了一会儿,就说:“咱们家里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呀?”
  玉太太点头说:“我也不信是咱们家里藏着什么歹人,可是,你父亲拿着一张贼人写的字帖,据说是鲁君佩的笔迹。”
  玉娇龙小姐说:“鲁君佩本来就不是好人,父亲偏叫他常到咱们家里来!”玉太太叹了一声,就说:“咳!你怎么这样说话?鲁家是咱们的老亲,君佩又是一位少年探花,翰林院学士。”玉娇龙似乎生气地说:“那为什么他又当贼杀人呢?”玉太太又叹息说:“他怎能是贼?人家的家世比咱们还好!这一定是贼人故意摹仿他的笔迹。”玉娇龙小姐哼哼地冷笑着,说:“当贼的还用得着摹仿别人的笔迹吗?”
  玉太太皱了皱眉,又亲热地对女儿说:“我看你父亲的意思是决定了,鲁家若再提亲,他就要答应了。据我看,鲁君佩虽然相貌差些,可是才真好……”玉娇龙小姐不待她母亲把话说完,那娇艳如花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惨白,她悲戚地摇了摇头,眼里便涌出了泪水。
  玉太太见女儿这般情形,她又不禁叹了一声,说:“事情可也不能立时就定规,你父亲这两天很是烦恼,也无心去办理这事。你就放心吧!别净为此事烦闷,慢慢地我想法子再劝阻你父亲,现在你歇着去吧!”
  玉小姐虽然没说话,可是悲戚之色并不稍减,她就慢慢地退身出了里间。屋里的仆妇持着灯烛送出来,都说:“小姐您歇着去吧!”玉小姐微微点了点头,便轻移绣履,带着丫鬟绣香,踏着画廊往西边那闺阁走去。
  这时墙外的更声正交两下,天黑如墨,黯然无星,似将落雪。北风吹得甚紧,将那边仆妇手中的灯烛都刮灭了。玉娇龙小姐回到屋内,便在灯畔坐下。此时另一个名叫吟絮的丫鬟已将床上的香衾铺好,铜盆中的木炭埋上。绣香烘暖了手,才过来替小姐摘下耳边的坠子,摘下头上的花朵。吟絮捧着一碗茶献上来,细瓷的小茶碗放在个银碟子里,她就把茶放在那嵌玉石的红木桌上。玉娇龙仍然是纤眉不展,珠泪未干,低着头不语。一只雪白的长毛猫跳到小姐的身上,扬着头“咪”的叫了一声。玉娇龙伸出那柔荑一般戴着金翠戒指的纤手,轻轻地抚摸着猫身上的白绒似的长毛,芳容才渐渐现出些喜悦,唇边也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窝儿。
  吟絮、绣香就一齐笑了。这两个俏皮丫鬟一般儿高,年岁都在十四五,穿着一样的缎子衣裳。绣香就说:“小姐,您可天天的愁什么呀?”吟絮说:“再过几天就到年下啦,今年小姐还带我们逛花灯去吗?”玉娇龙小姐说:“到时再说,我还未必活得到过年!”两个丫鬟一听这话,齐都咬住了下嘴唇,
  “吧哒哒”落下眼泪来。玉娇龙反倒噗哧笑了,说:“你们替我难受什么?我还没哭呢。你们睡去吧!”
  两个丫鬟拭拭眼泪,刚要转身出去,忽听外屋有人问说:“小姐歇下了吗?”绣香赶紧打开软帘,向外边说:“还没睡呢,高师娘请进来吧!”高师娘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妇人,身材很高,长的是一张长脸,脸上已有了些皱纹,头发也有许多都白了。她穿的是灰布的棉衣裤,镶着白边,可知是个寡妇。高师娘手里拿着一块红绸面儿白绸里子的东西,上面还绣着花儿,含笑走了进来。她把这东西拿给玉娇龙看,问说:“这是小姐叫我做的兜肚,我看是裁长啦,应当去下一块。”玉娇龙把那兜肚接到手里,略微看了看,就说:“不必去啦!高师娘你也去睡吧,我又不忙着要穿,明天再做吧!”高师娘点点头,就拿着兜肚走了。这里玉娇龙微微笑着,用手抚摸着她的爱猫,向两个丫鬟努了努嘴。两个丫鬟就都退出屋去,她们把门关好,便一齐回她们的寝室睡觉去了。
  小姐这闺阁一共是三间房子。靠北墙有一扇木门,里边还有个小小的套间,那是两个丫鬟住的地方,因为小姐好静,晚间不愿别人在她的屋里睡。她是最讨厌别人的鼾声和呓语的。这三间房子是两明一暗,外屋摆的是琴、棋、书、画。有个很大的后窗,临窗一张红木桌子,那是小姐每天读书习字之处。有时启开后窗,冬天可以看见一片雪景,茅亭假山。春天就可以看见十多株海棠树,并莳着几畦芍药。右边是个榆木的隔扇,上面嵌着满月形的玻璃窗,悬着红绸的夹软帘。里面还有两扇很严密的屋门,这就是小姐的卧室。
  卧室靠后墙是装着楠木隔扇的卧榻,隔扇上嵌着许多小幅的字画。字是正、草、隶、篆皆有,画是工笔、写意俱全,并有“意云轩主人”的很小的图章。丫鬟们都晓得,这全是小姐自己书画的。左边靠隔扇是一张小书案,上面陈设着端砚、徽墨、古瓷的笔架和水盂,并有一两件精致的小摆设。书案上还放着两卷书,是《史记》和《唐诗》,这是为小姐随时翻阅解闷的。此外并有一匣“朱丝栏”的信笺,小姐有时微微有些感触,就常常命丫鬟磨墨,她玉手执笔,填一阙词或作几首诗。右边是个妆台,上有檀木镶翡翠的镜奁,并摆着两只白银镂花的灯台。靠窗是红木的茶几和两把小椅子,茶几上并无什么茶具,只有一只玉瓶,里边插着一枝正在开的梅花。、窗上是两扇大玻璃,里面挂着碧罗窗帷,外面遮着木板,这是下窗,上面还有窗棂,却是用白绫裱糊着。窗外就是走廊了。
  此时窗外的寒风吹得那白绫不住颤动,屋里却很是静默,玉娇龙小姐在小书案之旁坐着,纤手抚摸着她的爱猫。这只猫浑身雪白,只有鼻梁上有一块黑点儿,这时已经在她的膝上熟睡了。半天,她才把猫抱起,亲了一下,小声叫了:“雪虎!”猫儿就柔顺地让她放在地下,咪咪叫了两声,跳到一个有棉垫子的椅上去睡了。
  玉娇龙小姐懒懒地站起身来,走到妆台旁,向镜里看了看自己,就见芳颜上泛着一阵愁色,她向镜里冷冷一笑,俊秀的眼里冒出一股剑似的令人凛惧的寒光,但旋又恢复原状。她娇懒地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很小很矮的银烛台,拿了一支小蜡,燃着了,然后吹灭了那两支高烛。屋中立时发暗了,只有小烛台摇动着微光。她手执烛台,轻轻走到外屋。将门户窗棂仔细检查了一遍,便又回到屋里来,并关上里间的屋门,将灯放在床里的一只小炕桌之上。
  当她揭起幔帐时,一种麝香和温暖之气溢散出来,她自己更换了寝衣,上了床,盖上闪缎的丝棉被,将乌云似的发辫掠在绣枕旁,然后伸着她那戴着翡翠镯子的皓腕,取出来一本书。这本书很小,可是很厚,书皮上有一行字,其中有个“哑”字,仿佛是一本很神秘的书。小烛台的光焰虽小,可是将这床幔以内照得通明。这位玉娇龙小姐就拥着香衾,细细翻阅着这本神秘的小书。此时,更鼓连敲了三下,由前院敲到后院,由后院又敲往花园去了。
  这一夜,玉宅里有许多人巡逻防夜,一点惊扰也没有。而在很远之处,一朵莲花刘泰保那里,也是无事发生。刘泰保夫妇跟孙正礼、薛八、彭九、李成、梁七几个人,全都一夜没有睡觉,钢刀都没离手。一到鸡鸣了,天亮了,孙正礼就把手中的钢刀铛啷往地上一摔,打了刘泰保一拳,说:“你这小子骗我,他娘的哪里看见一根贼毛啦?”
  刘泰保赶紧赔笑说:“大哥你别生气,这几天要是真没有贼,是我瞎造谣言,那我一朵莲花算是个什么东西啦?这不用说,一来是因为玉正堂把家宅看得太紧;二来是孙大哥的威名把贼给镇住了,所以贼才不敢来。我谢谢大哥跟众位啦!”刘泰保就向众人抱拳。
  薛八、彭九等人齐说:“没有什么的,今天晚间我们还来,省得我们在镖局聚赌了。只要你不嫌骚扰,我们替你防守半个月,管保贼人得自己逃开北京!”
  刘泰保笑着说:“这不过是暂时的办法,我们净躲在家里求诸位来保护着,也不像话。虽然铁贝勒昨天已嘱咐我,不叫我再管闲事儿,可是你们的弟妹在会宁县的官差还没交代呢,她爸爸也不能白死。我再等五天,玉正堂如对此案仍旧没有办法,他家里还养着那大狐精与小狐精,那我就要另出妙计……不过现在我那条妙计还没有想好。干脆吧,凭我刘泰保的计谋,再仰仗诸位的武艺,我非得有一天,叫两个狐精现露原形,再把那口宝剑放在桌上,咱们大家细看一遍,然后交还铁府,那时我才能甘心!”
  众镖头齐都哈哈大笑,说:“好!我们帮着你露这次脸,出这口气!我们帮到底!”孙正礼却说:“到临完我再看。你这小子若是冤我,我就揪下你的头!”刘泰保笑着说:“好啦好啦,快到年底了,把我的头揪下来给孙大哥,你去给财神爷上供!”大家又一阵说笑。湘妹也一边打哈欠,一边娇声地笑着。接着孙正礼和那四个镖头就都走了。
  刘泰保夫妇把他们送出门外,回到屋来,两人对着脸打着哈欠,把刀枪都放在一块儿,这才关上屋门睡觉。及至醒来已是三点多钟,窗外却密密地落起雪来。蔡湘妹做好了饭,两人吃了,刘泰保又要到西大院去找秃头鹰,蔡湘妹就叫他顺便带回来些衣料。傍晚刘泰保才回来,做了晚饭正在吃,孙正礼又来了。待了一会儿,薛八、彭九、李成、梁七也全都来到。薛八带来了一副骨牌,他们就推了一夜牌九,这一夜,仍然没有贼人的踪影。
  两三日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可是来这里帮助拿贼的人却越来越多。秃头鹰和李长寿他们连上房也不会,可是也都来了,因为这里已变成了赌场。弄得房东得禄天天向刘泰保交涉。可是刘泰保只是向他作大揖,说:“面子事儿!人家都是好心来替我们防贼熬夜,推个小牌九儿也不算什么,怎好把人家赶出去呢?”
  得禄说:“什么叫替我们防贼?你不搬来,我们这儿什么事儿也没有!”刘泰保笑着说:“那可不敢说!早先没闹过贼,以后可保不住不闹。你不信我们就搬走,可是贼人要是再来,你预备下酒席请我们来防夜。我们可都不管!”得禄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刘泰保此时虽因案子没破,心里烦闷,可是别的事倒都很顺心。在这里住房不花钱,晚间他也加入赌团,凭他的精熟的赌术,简直没有一回不赢。而且蔡湘妹,这个娇滴滴的绳上女,已经做了他的媳妇,两人是非常恩爱。
  蔡湘妹以前是连年飘泊江湖,帮助她父亲探案,没有一刻生活安定,而且她父亲管束得她又严。如今父亲死了,虽然她很悲伤,可是反倒觉着自由了。尤其现在是新婚,眼前又快到了新年,她真是非常快乐。只是,贼人既是不来了,这些守夜的朋友却连宵聚赌,丈夫的心也仿佛不专一在她的身上,所以她的心里还是略微有些不痛快。
  幸是这外院是南北房,守夜聚赌的人都在南屋里,她在北房还可以睡觉或做做针线。但是晚间睡了,白天又睡不着,可是白天她的丈夫一朵莲花又非休息不可,所以她在屋中觉得很闷,有时她就到门首去看热闹。她常穿着一身红衣裳倚着新油漆的黑门儿,看小孩儿们在雪地里打架,看卖年货的穿着胡同来来往往,都觉得很有趣味。附近的小门户里也有些爱站门口的妇女,都渐渐与她熟识了,一见了面就彼此打招呼:“您吃饭啦?”“您瞧今儿的天气倒还不太冷?”于是她就认识了张家的三婶子、李家的二嫂子、马家的大姑娘、徐家的老太太。那些人也都认识了这个“新媳妇”,并且都知道她的丈夫就是铁府的教拳师傅,在街上出了名的一朵莲花。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二回 舞枚飞镖黄昏战古堡,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
下一篇:第四回 冷笑娇嗔深闺索宝剑,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