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2019-08-22 10:36:04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玉娇龙费尽了千方百计,由名侠李慕白的手中将青冥剑夺回,这也颇值得骄傲,然而她却不禁伤心,因为她知道这放火的手段太恶毒、太卑劣。早先自己的师父高朗秋曾说:“尚有侯门女,雏凤作鹗声。”又对高师娘说过:“我为人间养大了一条毒龙!”如今不料都被他说中了!
  玉娇龙心中又很愤恨,因为在碧眼狐狸死后,又听了俞秀莲的劝说,自己原已销声匿迹,不愿再惹事,以后的事却都是被人逼的。她心想:第一逼我的是刘泰保,第二是鲁君佩,最可恨的是罗小虎!罗小虎不长志气,在京师胡闹,那天拦着轿子使我当众丢尽了脸面,并且武艺又不高,闯了祸就狼狈而逃。回忆以前在沙漠、草原、农舍的那些事情,自己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但转又一想,罗小虎自幼不幸。飘泊落拓,求官既难,想见我可又见不着面,而我又要背弃他嫁于鲁君佩,也实在难怪他!
  玉娇龙一阵伤心,就趴在树枝上又哭了起来。心一痛,手腕也发酸,几乎将青冥剑掉在地下,她赶紧一振精神,忍住了悲痛,就从树上跳下。四面去看,夜色茫茫,那镇上已没有了火光,团团的浓烟也在渐渐散去。她知道那店中的火已熄灭了,李慕白顷刻之间就会又赶来,所以又疾忙去走。脚下只穿着一只鞋,走路十分不便利,走了一会儿,就觉着脚痛得难忍,她遂在道旁坐下,歇了多半天,才再往下走。
  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就听见前面有狗叫,似乎有一片黑糊糊的树林,她就晓得前面有村庄了。她因不愿意再出事,就赶紧绕道走,她也不顾人家地里的田禾,就穿着田地去走,那些田禾把她的袜子都扎破了,她的脚更是痛。连歇了三四次,她看着天空的星斗方向,才知道这时自己已往西南走了很远。天色已然发明了,她就又找了个地方歇息。坐在地下,身体一疲乏,头脑也晕沉沉的,她双手紧紧握着青冥剑,不觉就睡去了。
  睡了多时,忽然觉得很冷,原来身上的衣服已被露水淋得潮湿了。脸上有个东西触得她很痒,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原来是卧在一座古寺之旁的大柳树下,柳丝如线,在她的脸上不住地飘拂。她一翻身坐了起来,举起青冥剑就向树上砍了两下。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简直不成样子了,只一只脚上有鞋,另一只脚上,连袜底都磨破了。此地若离着那起火的小镇还近,她就要回去取马,就要与李慕白再拼命大战几百合。决一死生,可是现在已走得太远了。
  燕子在她眼前翩然地飞着,样子十分惬意,就像是有意在嘲笑她。朝阳从东山吐了出来,把天上鱼鳞状的云朵染得半边青半边红,金色的麦浪不住地随风滚动,这情景真有些像新疆的草原。玉娇龙站起身来,却不知应朝哪边迈步儿,鸟儿在耳边又唧唧地叫着,仿佛也在问她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她低头想了想,便一咬牙,心说:不要紧!她就将茶青色的绸衫脱下,裹住了宝剑。里面原来穿的是一身蓝,不过这身绸衣裳做得有些瘦小,更容易叫人家看出她是个女子之身,但她也想开了,女扮男装本来就只能欺瞒那些愚人,真正的老江湖是一见便看得出来。
  她揪平展了衣裳,倚着树,打开了头发,用手指梳了梳,想要重新编辫子。忽然看见遥遥之处来了三辆骡车,她心中就想:这就好了,我现在身边又不是没有钱,我就过去叫他们让给我一辆车坐吧!于是她也顾不得细编辫子,就把头发挽了一挽,挟着她那口青冥剑迎着跑了过去。她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叫:“站住!站住!车!站住!”
  及至她跑得快到了,车上的人才看见了,那边的三辆车便前后停住。三辆车的车辕上都坐着男子,一个四十来岁,身材很魁梧的人,就跳下了车来问说:“干什么的?”
  玉娇龙站住了身,缓了缓气,才看见这三辆车上都插着三角形的白布旗子,上面都写着“雄远”二字。玉娇龙有些惊讶,就问说:“你们这是镖车吗?”这人摇头说:“不是,我们是做买卖的,这旗子上是我们的字号,你是干什么的?”
  玉娇龙把头发向后掠了掠,说:“我是保定府的人,也是个做买卖的,我是珠宝行。掌柜子派我到大名府去办货,昨天走在这儿,就遇见了强盗,把我的什么东西都给抢了去啦!倒幸亏还没杀我。我在那边坟圈子里睡了一夜,今天想走也不行了,你们看,我的一只鞋也跑丢了。我从小就身体弱,我父母拿我当闺女一样养活着,没有车我真不能走路。你们行个方便吧!让给我一辆车,只要到前边能找个县城,或是大市镇……”
  对面的人向西南指着说:“往那边三十里就是县城。”
  玉娇龙点头说:“那更好了!只要到了那儿,我就下车,车还给你们,我送你们二十两银子……”她拍拍腰说:“我还有钱!”又微微地笑说:“得啦!请你们行个方便吧!”
  她的这番态度,使得对面这人直发旺,那人就摇了摇头,说:“不行!我们的车里都坐满了人,哪能够让给你?你挟在衣裳里的是什么东西?”
  玉娇龙便翻了脸,说:“这你问不着!我好意要赁你们的车,你们不识抬举,以为我没钱,我这儿还有金子!”说着由怀里就掏出一块金子来,显示给众人看。黄澄澄的金子,被阳光照得刺眼。
  后面的那辆车上也有人下来了,其中一个年约三四十岁的人,很瘦,确实不像保镖的,这人就说:“来,来,来,有话好说,别想打架呀!”他先向他的同伴使了个眼色,然后便向玉娇龙笑着说:“你先把金子收起来吧!这东西,你幸亏让我们瞧见,要是叫别人瞧见,别说三十里。连三步你也走不开了。看你这样子,大概也是才出远门。”
  玉娇龙瞪着眼说:“你可别说废话!”
  这人又笑着说:“好啦!不说废话,我们也不要你的金子。你既然是个遇见灾难的人,我们也不能不行件好事,好在离县城才三十里地,我们就走上三十里地,您就上我们的车吧!”
  玉娇龙又问说:“这地方属什么县管?”
  这人说:“这地方嘛……这就是大名府啦!再走三十里地就是大名府的城啦,您上车吧!”说完就把车上的两个人叫了下来。
  玉娇龙听了很是欣喜,就想:到了大名府城内,先买一双鞋,找一家干净的店房再歇一天,然后买一匹马就走。但是先往哪里去走,是还往下去寻猫,还是回去找绣香,她此时还没有决定。坐上了车,她又不放心这几个人,所以并不进到车里。她只跨着车辕,宝剑放在腿下,伸着双臂挽她的辫子。
  车又走动了,这车上的赶车人,就斜着脸不住地瞧着玉娇龙的粉面,好像是有些疑惑或是害怕似的。此时,那瘦身材的跟那二人又说了几句话,就到前面的车上去了。这二人就在地下跟着车走,其中一个高身材的瘦子就问说:“你在保定府是什么字号?增福百饰楼你可知道吗?”
  玉娇龙摇头说:“不知道,我们那买卖的字号是聚宝,地点是在西关,东家是黑虎陶宏。”
  瘦子听了脸色一变,接着又笑说:“陶大爷的姓名我们是久仰啦,他真有钱,也是个好汉子……”玉娇龙说:“也算不得什么好汉!”瘦子又是一怔,说:“不过比起我来,总是好汉。得啦!掌柜的,你贵姓呀?”玉娇龙说:“我姓龙。”瘦子点头说:“哦!龙掌柜子!珠宝店的买卖可真发财,真是个好买卖。”旁边另一个年纪轻点儿的拉了他一下,两个人就故意落在车后,低着声音去谈话。玉娇龙虽然也觉得这几人很是可疑,但是觉得自己有青冥剑护身,便对什么都不怕,即或这辆车把自己拉到盗宅匪窟,或是李慕白再追来,自己也是不怕的。于是她就一声不语,编好了辫子,又暗暗地去装怀中藏着的小弩箭。
  此时,三辆车已走出了很远,道路平坦,骡子都像歇过了一夜,很有精神。走了些时,远远就有城垣出现,玉娇龙就向那边指着说:“这就是大名府的城墙吗?”那个瘦子点了点头。玉娇龙却心里有些疑惑,就问说:“喂!你们姓什么?”那瘦子就说:“我姓崔呀!”
  此离那边的城越来越近了,路上往来的人很多,路旁也有茶馆和小店。走到一个茶馆旁边,玉娇龙突然跳下车来,向那姓崔的人问说:“你们来坐车吧!我把你们的车占了半天,很对不起,你们算算,要多少钱?”
  姓崔的说:“掌柜子你坐一会儿车算什么?我们怎好意思拿钱呢!可是,你跟我们到城里好不好?可以到我们柜上去歇一歇!”玉娇龙摇头说:“不用,谢谢你们啦!再见吧!”那姓崔的直发怔,另外车上的人又都向他递眼色,那身体魁梧的人就生气地说:“走吧!快进城去吧!你非得往家里请财神爷吗?”姓崔的便向玉娇龙点点头,说了声:“再见!’,他们就坐上了车走了。
  玉娇龙看着这三辆车往城那边已然走远了,她这才穿着一只鞋,走进了路旁的茶馆。这茶馆的屋里有个煮面的锅,外面扯着席棚,席棚下面用砖砌着的几个矮台就算是座位。席棚下面坐着不少的人,都敞胸露怀,像是赶车、卖菜之流,一瞧见玉娇龙过来,尤其是看见玉娇龙的脚上只穿着一只鞋,他们就把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交头接耳,纷纷越谈论、猜度。
  玉娇龙一直走进了屋里,找了个桌旁坐下,她把衣服裹着的宝剑放在桌上,就叫道:“掌柜子,先给我泡壶茶,然后下面,快快!”她实在是饿了。
  掌柜的是个胖子,光着膀子,答应了一声。旁边有个黄脸、黑牙的妇人,好像是内掌柜子,她看了玉娇龙几眼,就悄声问她丈夫,好像是她看不出来玉娇龙是男是女:掌柜的就说:“快给人倒茶吧!少问!”
  煮面的锅冒着热气,几只水壶也都叫着,所以这屋里很热。窗子倒是开着,窗外有两个一身白灰的人,像是瓦匠,正彼此谈着话,玉娇龙却一句话也听不懂。等到那妇人把一只没有把儿的破茶壶给她送过来时。玉娇龙就问说:“你们这里是大名府吗?”那妇人听了一怔。玉娇龙便又问说:“你们这儿是什么地方?”这妇人说:“俺这是巨鹿县。”
  玉娇龙心说:既然是巨鹿县,为什么那姓崔的骗我,却说这里是大名府?那人是存着什么心?她不由得很惊疑,就想要立时走开。但又发愁脚下只有一只鞋,走到哪儿也要被人看到,遂就故意做出从容的样子,向那妇人问说:“你们这近处有鞋铺没有?”说着翘起脚来让她看,又笑着说:“你瞧我,为赶着走路,把一只鞋都磨破了!我一生气,索性把那只破鞋丢了。这近处有卖鞋的没有?”
  玉娇龙一只脚上穿着青缎双脸鞋,另一只却只穿着白绫袜子,袜子上已然全是泥了,尤其是那袜底,简直跟鞋底一般的黑了,不过可以隐隐看出,那白绫袜子上面还有针线扎的精细花朵。这妇人还没见过男子有这么瘦的脚,没见过这么奢华的袜子,就发着怔摇头说:“俺这没有卖鞋的,买鞋得上城里去。”
  这时席棚下就来了两个人,那许多喝茶吃面的人,一看见这两人来到,就齐都有些发呆、吃惊。因为这两人头戴红缨帽,后面的那人还提着锁链,腰里挎着刀,都是衙门的人。玉娇龙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因为她在北京时,在新疆时,她父亲统辖着许多比这职位还高的官人,那些人对于她这位小姐,没有一个不是恭恭敬敬的,见了她,连眼皮也不敢抬。玉娇龙就倒了一碗茶,先把茶碗细细涮了,还嫌不干净,又皱着眉说:“你们这茶碗有多脏!换一只干净的吧!”
  此时那二名官人已走进屋来,一点儿也没有礼貌地直向她盯来,她便也瞪起了眼睛。那提锁链的官人就走了过来,问说:“你是从哪儿来的?”玉娇龙沉着脸说:“保定。”官人又问说:“你从保定来,为什么你说的是北京话呢?”玉娇龙瞪眼说:“我是北京人。”
  官人又问:“你在北京是干什么的?”
  玉娇龙说:“你管得着吗?我又不是贼,用得着你来追问我?”
  官人伸手就要拿桌上的那口宝剑,问说:“这衣裳里包的是什么?”
  玉娇龙赶紧双手将剑按住,着急地说:“你们不能随便动我的东西!”
  两个官人一齐厉声呵斥,说:“快抬开手!叫我们看看你衣裳里包的是什么东西?你的来历不明!”
  玉娇龙笑着说:“你们要看也行!但你们得先躲开一点儿,不许动……来看吧!”说着她抖开衣裳,立时露出了光芒闪烁的青冥剑。官人也锵的一声亮出了腰刀,外面的人都站起身来往窗里来瞧,玉娇龙却微微笑着,向两个官人说:“你们别胡猜疑,我不是坏人,这口剑是我带着防身用的!”
  拿刀的官人把刀给了他的同伴,他就抖动着锁链说:“你也别分辩啦,早早就有人把你的事情告啦!你半男半女,脚上只穿着一只鞋,怀里又带着金子,说的话都驴唇不对马嘴,你多半是个贼。来,别叫我们费事,快快让锁上,到衙门去再说!”
  玉娇龙却急了,她砰的一声持剑就上了桌子,由桌子又跳到了窗外,外面的人都吓得乱跑。两名官人由屋中追出,一个抡刀,一个抖锁链,都说:“你还想跑吗?来!把她截住!”
  玉娇龙回身一抡宝剑,就谁也不敢捉拿她了,她便喘了一口气,说:“你们不能冤枉我!我是有来历的人,我父亲是京师的大官!”
  官人横刀问说:“你爸爸是什么官?你说出来!你姓什么?叫什么?”
  玉娇龙正迟疑着,尚未想出该说什么话来,就有一骑马像箭一般地自南驰来,马上的人连声喊着说:“别锁她!别锁她!这是我的朋友,她不是坏人,我保她!”
  玉娇龙倒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烟尘之中,自马上下来一位身穿一身青的俏拔美丽的大姑娘,原来正是俞秀莲。玉娇龙急忙掠剑向旁闪开了两步,俞秀莲便一手提着皮鞭子过来拉她。玉娇龙疑惑她是要帮助官人捉拿自己,就疾忙向旁一跳,宝剑随腕倒挂,脚站成丁字步,眼睛盯着俞秀莲,同时又防范着官人。
  俞秀莲看见她这样子,又看了看她的脚底下,就不由得一笑,遂又向两位官人说:“这是我的朋友,她也是个女保镖的,从小跟男的一样,满处瞎走。她的脾气太坏,可是人很靠得住,刚才崔三他们弄错了!现在我保她,你们二位就别拿她啦!”
  两个官人也都笑了,一个就收起了腰刀,说:“我们也没打算立时就锁她,先是盘问她,她不肯说实话!好啦!既然俞姑娘认识她,那我们就不疑惑她啦。可是俞姑娘劝劝她得换换打扮,这样不男不女的,不是坏人也得被人认作坏人!”旁边的人也都笑了,都像看稀奇物儿似的看着玉娇龙。
  两个官人走后,俞秀莲就过来亲热地拉着玉娇龙,笑着说:“我真想不到,你竟会来到这儿?快走吧!到我家里去吧!”
  路旁停着一辆很旧的骡车,赶车的人也正在这儿喝茶,俞秀莲就雇了这辆车,推玉娇龙上车。玉娇龙却很犹豫,这时屋里的那个内掌柜子又跑了出来,向玉娇龙问说:“面都煮好了,你还要不要?”俞秀莲摆手说:“不要了,待会儿我叫人给你们送钱来。”内掌柜子就笑着说:“不要紧!俞姑娘!”她对俞秀莲极为恭敬。那掌柜的又把玉娇龙的那件裹剑的衣服拿了出来。玉娇龙就上了车。
  俞秀莲上了马,傍着车走,一直迎着城垣走去。一边走,她还不住地和车里的玉娇龙谈话,问说:“德五嫂子跟她的少爷、媳妇还都好吗?邱少奶奶现在怎么样?你走的时候见着她了吗?”玉娇龙却是一句话也不回答,俞秀莲也就不便再问了。
  车马少时便走到了巨鹿县的北关,这里离着城门已很近,人烟更是稠密,玉娇龙不由得精神有些紧张。忽然见俞秀莲的马直向前跑,跑了不远就突然收住,那里路西就有一座大栅栏门的宽绰房子,白墙上写着方桌面大的几个字:雄远镖店。玉娇龙这才知道刚才自己坐的那辆车确实是镖车。
  此时那姓崔的瘦子正站在镖店门前,俞秀莲就在门前跟这姓崔的人说话,玉娇龙不由得愤恨,就拿着宝剑要下车。俞秀莲赶紧拂手令那姓崔的跑回镖店里去,她便拨马过来,又向车上的玉娇龙说:“你就别生气啦!那人是我父亲早先手下的伙计,他名叫崔三。今天他们是由冀州回来,在路上遇见了你,他就生疑了,才把你诓了来,同时他又跟他熟识的官人说了,这才有了刚才那件事。恰巧我正在柜上,崔三回来跟我一说,我就心里想,别是玉娇龙吧?所以我就赶紧骑上马追了去。幸亏我去得快,不然我还得到衙门保你去!”
  玉娇龙冷笑说:“我看你在这巨鹿县很有点儿势力呀?”
  俞秀莲一边策马跟着车走,一边扭头向车里说:“也不是有什么势力!不过我俞家的原籍就在这里,认识的人总是多。我父亲当年就在这里开设雄远镖店,后来他年老了,才歇业。去年冬月,我自江南回来,我一个姑娘家,在家中也无事可做,再说崔三那些在我父亲手下做过事的人也都因多年闲散,混得很穷。河南我有一个师哥金镖郁天杰,他有点财产,可是两腿因为当年与人争斗,成了残疾。他在河南住着,总难免有早先的仇人前去找他,所以他就把那边的房产都卖了,全家搬到我们这里来了,又加入一点本钱,就开了这家镖店。还用的是老字号,他算是掌柜的,我算是大镖头。”
  她笑了一笑,又说:“其实我也不亲自出马保镖,不过用我的名气,在北至直隶保定府,南至河南卫辉一带,还叫得响。开了也半年多了,从没出过一回事儿,赚的钱也够嚼用:只是这件事,上次我到北京时却没跟德五嫂子说,我怕她又是什么大掌柜的啦,女镖头啦,拿我取笑。”
  玉娇龙也笑了笑,说:“等着,将来你的镖车在路上再遇见我,那时我再报仇!”
  俞秀莲笑着说:“瞧你的本事,还没有那么大!”
  两人说笑着,车马便进了城。城里也很热闹,街上遇见的老头儿、老太太、妇人们,都笑着向俞秀莲打招呼。俞秀莲就下了马,牵着马走,她无论对谁,全是十分和气。赶这辆车的人也像早就认得俞秀莲的家,所以一句话也不用问,就将车赶进了一条小巷,在路北的一个小黑门前停住。巷里有几个邻居的孩子正在玩耍,他们一看见了俞秀莲,就一齐迎着跑过来,乱笑乱嚷地说:“俞姑娘!你又骑着马回来啦!你今儿怎么没带着刀呀?”俞秀莲笑着,被这几个孩子揪着衣裳,拽着马鞭子,她是一点儿也不恼怒。
  看见俞秀莲有这样好的脾气,这么好的人缘,玉娇龙就不由得很是羡慕,同时却又感伤自己,连年忧苦,一身飘零,虽然出身比俞秀莲尊贵,武艺自信也不在她之下,但现在哪如人家呀?
  巷里的孩子们一嚷嚷,好像墙里就知道了,小黑门立时就开了,出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玉娇龙下了车,她一手提剑,一手拿着长
  玉娇龙冷笑说:“我看你在这巨鹿县很有点儿势力呀?”
  俞秀莲一边策马跟着车走,一边扭头向车里说:“也不是有什么势力!不过我俞家的原籍就在这里,认识的人总是多。我父亲当年就在这里开设雄远镖店,后来他年老了,才歇业。去年冬月,我自江南回来,我一个姑娘家,在家中也无事可做,再说崔三那些在我父亲手下做过事的人也都因多年闲散,混得很穷。河南我有一个师哥金镖郁天杰,他有点财产,可是两腿因为当年与人争斗,成了残疾。他在河南住着,总难免有早先的仇人前去找他,所以他就把那边的房产都卖了,全家搬到我们这里来了,又加入一点本钱,就开了这家镖店。还用的是老字号,他算是掌柜的,我算是大镖头。”
  她笑了一笑,又说:“其实我也不亲自出马保镖,不过用我的名气,在北至直隶保定府,南至河南卫辉一带,还叫得响。开了也半年多了,从没出过一回事儿,赚的钱也够嚼用:只是这件事,上次我到北京时却没跟德五嫂子说,我怕她又是什么大掌柜的啦,女镖头啦,拿我取笑。”
  玉娇龙也笑了笑,说:“等着,将来你的镖车在路上再遇见我,那时我再报仇!”
  俞秀莲笑着说:“瞧你的本事,还没有那么大!”
  两人说笑着,车马便进了城。城里也很热闹,街上遇见的老头儿、老太太、妇人们,都笑着向俞秀莲打招呼:俞秀莲就下了马,牵着马走,她无论对谁,全是十分和气。赶这辆车的人也像早就认得俞秀莲的家,所以一句话也不用问,就将车赶进了一条小巷,在路北的一个小黑门前停住。巷里有几个邻居的孩子正在玩耍,他们一看见了俞秀莲,就一齐迎着跑过来,乱笑乱嚷地说:“俞姑娘!你又骑着马回来啦!你今儿怎么没带着刀呀?”俞秀莲笑着,被这几个孩子揪着衣裳,拽着马鞭子,她是一点儿也不恼怒。
  看见俞秀莲有这样好的脾气,这么好的人缘,玉娇龙就不由得很是羡慕,同时却又感伤自己,连年忧苦,一身飘零,虽然出身比俞秀莲尊贵,武艺自信也不在她之下,但现在哪如人家呀?
  巷里的孩子们一嚷嚷,好像墙里就知道了,小黑门立时就开了,出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玉娇龙下了车,她一手提剑,一手拿着长衣,往门里就走。那妇人直扭着头看她,外面的孩子也乱嚷着:“一只鞋……”玉娇龙又觉得气直往上顶。这房子是分里外院,外院只有两间西房,里院是除了茅房、厨房之外,只有北房三间,院中种着些花草,还有两盆夹竹桃,一个金鱼缸。俞秀莲把马牵进来,系在外院,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就随进来给她喂马。门关上了,外面车辆又响,车也走了,俞秀莲就一拉玉娇龙,说:“进屋里来吧!”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
下一篇: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