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
 
2019-08-22 10:43:29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突然,杨丽芳见林中走出来一个身躯彪大的壮年男子,她不禁吃了一惊,疾忙抬起泪眼来看。这个魁梧的男子身穿青衫短衣,腰间系着一条蓝色绸带,上插一口带有铜环的宝刀,手持着一个不到一尺长的弩弓。杨丽芳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继而细一辨识,才知道是罗小虎,她倒呆了,不知说甚么话才对。
  罗小虎却面有愧色,他向前走了几步,就恭敬地说:“现在仇已报了,请少奶奶快些回北京去吧!并请上复德五爷、德少爷,就说罗小虎在京之时多蒙包涵、照应。尤其是德少爷,前次我一时鲁莽,将他杀伤,蒙他不究,但我也实在羞愧。告诉他们,我日后遇着机缘,必要舍了性命图报!”
  至此时,杨丽芳就忍不住顿脚哭叫道:“哥哥呀!”罗小虎也低着头黯然落泪。此时俞秀莲已然骑着马赶来了,但只是她一人,那个领路的小贼,因见前面就是三清庙,他怕这里的道士,所以不敢近前来,俞秀莲就打发他回到岭南去帮助史胖子和孙正礼去了。
  俞秀莲见费伯绅已死,她就叫罗小虎暂把费伯绅的尸身藏匿起来,又劝慰杨丽芳说:“得啦!现在你的仇也报了,你们兄妹又见着面了!你们虽然自幼不同姓,可是确实是一母所生。在北京时,你哥哥是不知你嫁在德家,不然他不会做出那件事儿,那件事儿也过去了,你们就都不要再记着了。丽芳你不是常说你孤苦吗?现在你可又有了一位亲胞兄!”
  杨丽芳听了这话,愈是哭得厉害,她便一边流泪一边向罗小虎行了个礼,罗小虎却更是惭愧。当时罗小虎将费伯绅的尸身拉进林中,又向着红墙吹了一声呼哨,花脸獾就由那庙中跑了出来。罗小虎遂就吩咐他去取锄头刨坑,将费伯绅的尸身掩埋,并把马牵到了庙里。好在这地方极为空旷荒凉,又远离着大道,所以他们在此办什么事,竞没有一个人瞥见。
  当下因为俞秀莲问到罗小虎为什么也来到这里,罗小虎就不住地叹息。他请俞秀莲和杨丽芳进内休息,便把他来到这里的前因后果,以及这庙中的情形,自己这些日来的打算,全都感慨地说出。
  这座三清庙,即是北京西城隐仙观的下院,也就是那位曾在武当山修炼过的老道士募资重修的。现在这庙中的方丈,就是那位老道的师弟,此人道号慎修,俗名徐继侠,四川阆中县人,原是当年川北著名的侠客阆中侠徐麟的裔孙。他的父亲名徐雁云,已故去了,在世时是老侠江南鹤的好友。这个徐继侠幼秉家传,学得武当剑术,并会使一根铁棍。他们兄弟三人,他是最小。年轻时因犷悍无知,在家乡得罪了官绅,并因与人争夺一个女人,杀伤了人,所以他才逃走于外。他飘泊南北十余年,以在河南居住之时为最多,与杨豹也有过些交情。因为他练的是力功,不是练飞檐走壁,所以也没做出过什么惊震遐迩之事,且又生陛冷僻,因此没有多少人知晓他的名字。后来他流浪得倦懒了,又忏悔少年之时所做的错事,才被那隐仙观的老道人度人道门,在此修真。
  这五回岭本是个强人时常出没的地方,早先这座庙简直就是一个贼巢。无论多么道行高深的人,也在此居住不下。自从隐仙观那位老道人来后,强盗们知晓老道人会武艺,他们才不敢来扰。其后,这位慎修道人一来此住持,他的铁棍又打伤过几个贼人,贼人便都吓破了胆,于是这座庙周围一里地内从那时就绝无贼踪。
  去岁费伯绅在恶牛山之时,曾闻慎修道人的大名前来拜访,在庙中布施了一些香资,并在此下榻约半个月,与慎修道人联络得甚好。费伯绅为人斯文儒雅,善谈吐,会应酬,又是三教九流无所不知,作赋吟诗提笔立就,因此慎修对他也相当敬佩。
  费伯绅走后月余,隐仙观的老道人又来了,师兄弟二人偶然就谈起了“诸葛高”之名,隐仙观老道士听了却不禁微笑。原来这位老道人久游南北,各地的各色人等他无不知晓,那个以书吏出身,结交盗匪,惯用阴谋的费伯绅更是瞒不了他,费伯绅的历史他全知晓。他遂就告诉了师弟,嘱其此后不可再与该人接近,但费伯绅也就没有再来。
  隐仙观的老道士既知费伯绅与恶牛山的盗贼相结识,又想要像度化徐继侠那样,把罗小虎也度化得叫他割断柔情,放下宝刀,来做道士,所以才由北京把他打发了来。此庙距恶牛山很近,罗小虎若能在此长住,必有与费伯绅相见的机会。老道人之意虽愿罗小虎清修,但并不拦阻他报仇,且有意叫他快将此事结束,并借以剪除人间一个巨憝大恶。
  罗小虎此时本是心灰意懒,慎修道士便让给他两间偏殿,令他三个人居住。沙漠鼠跟花脸獾也知道这附近有强盗。虽然若说起来,也是他们的同行,但却不是一条路上的,连黑话都不一样。他们恐怕人家欺生,自己人单势弱,惹出麻烦来挡不住,所以都不敢出这庙门,天天只跟着他们“老爷”,除了吃饭,就是睡觉。
  罗小虎因日与慎修闲谈,就提到了费伯绅,他不禁愤恨起来,就向慎修说:“我家仇人的姓氏,我本来不甚知晓。两年之前,我的恩人高朗秋病故,在新疆且末城外,有他自己立的碑文,上面就提到了我家仇人的姓名,据说是姓贺。去年腊月我从新疆回来,路过山西漪氏县,在客店中遇着一伙河南客人。其中有两个是汝南的人,我就向他们询问杨家的仇人之事。他们都说杨家仇人非只一个,除了姓贺的知府之外,还有个费什么绅。当时我没听清楚,再向他们问时,他们却用笑话岔开了。他们对这过去的一件惨事似是不愿多谈,且还有些顾忌,大概就是畏惧费某与绿林多有相识之故。如今道爷你所说的这老贼,必就是我的仇人!只是他既然改了名,诸葛高就是他,那我可是听说此人现在京都了,可惜现在我已懒得再回那北京城了!”
  于是罗小虎就赶紧派沙漠鼠重返京师,嘱他即速探明,帮助鲁君佩的那个诸葛高是否姓费,如果是姓费,那就叫沙漠鼠速去报告德少奶奶,以便报仇。
  沙漠鼠走了,罗小虎依然意志颓唐,有时独自唱起那首“天地冥冥降闵凶”的歌,就不住欷欺感慨,且复自恨。他自己心里深深地明白,为什么偌大的汉子,一身的好武艺,唱了十几年的歌,却不能去报仇。这全是因为儿女私情累他成了这样,不是为玉娇龙的事,他就连刀都懒得摸,离开了玉娇龙,他就心神不定,现在他已把玉娇龙的事情办完了,却又像是一切都已失去,一切希望都已断绝了似的,他整天都觉得昏沉疲倦。
  罗小虎在这里住着,没有人来扰他,他倒很是乐意,可是慎修道人要叫他束冠修行,他却不愿意干,因为他知道他绝修行不了,什么打坐、念经、炼丹等等的事儿,他绝干不下去。在他脑中时时浮现的就是新疆的大漠、草原,以及与玉娇龙的一夜温柔,在隐仙观那一夜潇潇的风雨,在鲁宅临别时玉娇龙的愁黯感泣,这些情景他一点儿也不忘记。所以他现在时常瞪着大眼睛发怔,几乎成了一个废人。但是他的宝刀、弩箭却是永远不离身,这一来是习惯了,二来也是知道这地方附近的强人多,他又多财,有宝刀,所以他不能不防备。
  今天的事原是凑巧,他清晨起来出了庙,正在林中徘徊,拿着弩箭射树上的喜鹊,以排遣心中的愁闷,不料就见林外有一匹马跑来。马上的那个老头子,他并不认识,可是后面追的那个骑马拿枪的少妇,他却认出来是他的胞妹杨丽芳。在一阵惊愕之下,罗小虎就猜出这老头子必就是费伯绅,必是被杨丽芳追赶得无路可奔,他便想投到这里,来求慎修道人相助。罗小虎就突发冷箭将费伯绅射下马去,然后才出了树林,兄妹相见。迨俞秀莲赶到,他便将这两位女客,让进了观中的偏殿。
  那花脸獾在外面掩埋了费伯绅的尸身,便进来给他们烧水献茶。俞秀莲又问了罗小虎许多话,罗小虎却答得不多,只是提到玉娇龙的时候,他就发出长声的叹息。杨丽芳跟他虽是亲兄妹,但是他见了丽芳,却极为拘束,低着脸,总觉得无颜面对他的胞妹。丽芳倒是说:“哥哥,你把姓改回来,名字也换上一个,将来再谋一个出身好不好?我家跟邱侯爷家全可为你出力。不然,你也可以到我干爹的镖店里去做个镖头。”罗小虎却只是摇头,不说话。
  杨丽芳拭着泪,又跟罗小虎谈到嫁在正定姜三员外家为妾的姐姐丽英,他也不太注意听。杨丽芳竟觉得她这个哥哥好像是个傻子。杨丽芳跟俞秀莲在此歇了一会儿,史胖子就赶来了,说是请她们回到那庐舍去吃饭。他见了罗小虎,拍拍肩膀叫了声“虎爷”,就说:“你老人家的心我都知道!当年李慕白犯过你这样的毛病,可是现在他已然好了。”俞秀莲听了这话,脸上似乎也有点儿红。
  史胖子又说:“干脆!你老哥不如就在这儿出家吧,过些日子我再叫猴儿手给你来做伴儿。好在像你们这样的出家人,也不必念经,刀还可以藏在袍袖里。”
  俞秀莲见罗小虎太抑郁,恐怕史胖子这样跟他玩笑,他会急躁起来,又兼杨丽芳见她的哥哥成了这样,也很是伤心,俞秀莲遂就说:“咱们走吧!现在的事情都已办完了,我们回到那里用点儿饭,还得赶紧走呢。丽芳若在外面待的日子多了,也诸多不好!”又向罗小虎说:“再会吧!以后如有什么困难的事儿,可以到巨鹿县雄远镖店去找我,我必能够帮你的忙。”杨丽芳便向罗小虎行礼辞别。史胖子又拉了拉他的胳臂,笑着说了声:“再见!”罗小虎遂就把俞秀莲等三个人送出庙门,火热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但他的脸色却依然是十分阴冷愁黯。
  俞秀莲、杨丽芳、史胖子三人上了马,齐向罗小虎拱手,便一同挥鞭走去。他们过了山岭,回到那庐舍中,见孙正礼正跟那小贼和那姓郭的妇人在院中吃饭。那妇人今天也不像昨日那么泼辣了,她只是求俞秀莲饶命,并说:“我愿意跟您去做个老妈子,只求您别杀我!”
  俞秀莲却说:“本来我们也没有杀你的心,只要你以后别再跟那些盗贼在一块混就得了,老妈子我们也用不着!”说着,便和杨丽芳到厨房里去吃饭。
  那个小贼自以为刚才他领路过山有功,知道这几个人不至于要他的性命,他倒很放心,便大口地扒饭吃,并说:“以后我要再跟强盗混,就叫我脑门子上长疔!”史胖子说:“我们走后,这房子也空着,你就跟这老婆在这儿过日子好啦!”小贼说:“哎哟我可不敢!郭大娘比我大十多岁,我不愿意再认个妈!再说这房子,谁爱来住谁就住,我可不敢,我害怕地底下那个大窟窿!”
  正说着,忽听短墙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孙正礼立时又瞪起了大眼,抛下碗筷,抄起大刀。史胖子忙拦住他说:“喂!喂!可别冒失!”蹄声停住了,由外面进来个脸上有刀疤的人,正是花脸獾,史胖子就笑着说:“你怎么又来啦?莫非你是想跟我们回北京去吗?”花脸獾摇头说:“不是!我们老爷叫我追上俞姑娘、德少奶奶,有点儿事情托付。”俞秀莲在厨房里说:“你就在窗外说吧!”
  花脸獾遂站在院中大声说:“我们老爷来托求俞姑娘和德少奶奶,如回到北京城见着玉娇龙,就把我们老爷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说一说,如果她能来,请她千万来一趟,再与我们老爷见上一面。反正我们老爷也说了,他要在此住一辈子啦,永远也不想往别处去啦!就是过个十年八年,玉娇龙再来,我们老爷也一定还在这儿等着她。干脆的一句话吧!叫她别忘了沙漠草原的事情就完了!”
  俞秀莲在窗里说:“好吧!我们回到北京之后,一定要把这些话告诉玉娇龙!”
  史胖子就推了花脸獾一下,说:“你们那位老爷到现今还是不死心呀?”
  花脸獾摇了摇头,叹息着说:“没有办法!”他又到那三间屋里去看了看,出屋来就笑着说:“不错呀!以后这屋子谁住呀?”史胖子笑着说:“你在这儿住好不好?这儿还有现成的媳妇!”说着一指那妇人,并向那妇人说:“他可真有钱,你别瞧他这样儿。”那妇人也抬起头来,瞪了花脸獾一下。
  花脸獾拿手摸了摸他脸上的刀疤,就笑着说:“史老爷别开玩笑,正经我要问您的,那水池里的几只鸭子,有主儿没有?”史胖子说:“这你可泄了气啦!怎么惦记上人家的鸭子了呢?大概也是跟你们老爷在道士庙里住了这些日,把你给馋的。得啦,你就抱走一只开开斋去吧!”花脸獾便很高兴地走了。
  少时,众人用完了饭,俞秀莲给了那小贼和妇人一些银钱,劝他们以后不要作恶,遂就一同上马走去。走到房山县内,见一家店房里停着一口灵柩,原来那贺颂已因伤身死,灵停此处,赶车的已往良乡报丧去了。又往东去,在路上便遇见了杨健堂、猴儿手和雷敬春,他们是由雷敬春带领着要往恶牛山去。两下会着了面,便找了一家客店歇下。
  俞秀莲述说了这两日在恶牛山、五回岭所做的那一切事情,然后便决定今后各人的行止。俞秀莲是不想再回北京去了,想从此就南下回返巨鹿,杨丽芳却要到正定府去看看她的姐姐,俞秀莲就说:“如今你们父母的大仇已报,又和你哥哥相认了,也应当去告诉你姐姐一声。那么请杨老师带着你,咱们一起再往南走一走。到了正定,咱们分手,等你看完姐姐,再由杨老师带着你回京。”杨健堂也点头。
  现在只是雷敬春一人无处投奔,而且他的衣食都没有着落,杨健堂就说:“我可以请你在全兴镖店做个镖头,孙兄弟就先同他回京去吧!下月初旬我们必可在京会面。”于是大家在这客店里宿了一夜,次日就分别起身。
  史胖子是手里永远有钱,可永远没有准定的归宿。猴儿手本来也是应当回北京,可是他又怕李慕白,倒跟史胖子很要好,于是就决定跟着史胖子走。所以孙正礼、雷敬春往北,俞秀莲、杨健堂、杨丽芳一同南下。史胖子跟猴儿手反倒往西,因为史胖子是山西人,也许是带着猴儿手到他的老家去住了。如今,算是刀兵俱息,仇恨全消,人轻马缓。
  杨丽芳到了正定府她的姐姐家中,把小外甥抱着玩了几天,一切事情也都又悲又喜地向姐姐说了,她便随着杨健堂又北返了。路上几日,这日来到彰仪门关厢,杨健堂先找了一家店房,叫丽芳进去歇着,他就骑着马进了城。过了些时,由镖店里雇来了车,他就把杨丽芳接进城去,送回到了德家。
  杨丽芳离家约半个月了,如今一回来,是满身的风尘,又黑又瘦,但是精神却很愉快,早先她时常凝结的两道纤秀的眉毛,此时也展开了。见了公婆,她便流下来感激的泪来,又说了说路上的事,但没有把事情说得过于紧张、过于凄惨,又偷眼瞧着她的丈夫,露出来一点嫣然的笑容。
  德大奶奶便说:“幸亏你今天回来了!不然明天就许叫人疑惑你这些日子是没在家。玉宅的太太已然故去啦!在家里停九天,明天是伴宿,后天就发引,预定在德胜门外广缘寺停灵。接三的那天我去行人情,因为你没跟着我,就有许多人向我问你。我说你病啦,在家里不能出来,别人还以为你有了喜。”杨丽芳脸又一红。德大奶奶说:“今儿你在家里好好歇一天,明儿我带你到玉家去吊祭,叫亲友们也都见见你,你外出这些日子的事情不也就掩弥过去了。”
  杨丽芳答应着,但是也并不休息,她换了衣服和装束,便忙着伺候婆母,服侍丈夫,反比往日有精神。当晚闺房灯畔,她又把在外报仇的详细隋形,低声向她夫婿述说了一遍,文雄也颇喜他妻子的英勇。
  次日,午饭之后,她就跟着她婆母按照与玉宅老亲戚的关系,穿上了细布的孝衣,两把头虽然仍是金簪子,可是未戴花朵,脸上是只擦粉未染胭脂,两人便坐着家中的车,往玉宅去了。此时天气虽仍然很热,但一阵一阵的风儿吹来,已有点儿秋意了。
  到了玉宅大门前,就见高坡上搭有牌坊,飘着素白的绸子,门前停着素车白马,出入的人全都穿着孝衣。里面咚咚地打着鼓,奏着悲哀的管乐,显出来一种惨黯凄凉。与两三月前这里小姐出嫁时的景况,是完全不同了。杨丽芳被仆妇搀着下了车,随着婆母往门里走,心里也不禁感到难过,并想:回头我应当怎样对玉娇龙说出我哥哥罗小虎所嘱托之事呢?
  当下,她们便随着苍凉的鼓声和哀婉的乐器声,进了里院。里院搭着过脊的高大席棚,四壁悬着蓝绒的幛子和白纸的挽联。这全是各位显官要员送来的,都写的是“驾返瑶池”、“福寿全归”等等的辞句。正中是灵台,有白布幔帐掩着,楠木棺椁前有三桌供菜和素花、白银五供等等。素烛高烧,香烟缭绕,白布幔帐里发出一阵阵震人心弦的哭声。
  杨丽芳随同婆母在灵前奠过了酒,行过了礼,就有穿着孝衣的女仆来搀扶她们。搀杨丽芳的是个丫鬟,杨丽芳细一看,倒吓了一跳,因为这丫鬟正是所传随同玉娇龙外出,假做玉娇龙的太太的那个绣香,她不由得心说:她怎么回来啦?绣香却带着点儿笑说:“德少奶奶您的病好了?您请到屋里歇着吧!”德大奶奶见了,神色也有些惊疑。她们婆媳二人便随同绣香进到了白布幔帐里。
  这是三间正房,就是玉太太早先住的那房子。左边的里间是孝子宝恩、宝泽,和孙男等在那里跪灵。右边里问却是女眷,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和孙女们都在那里,只有那受伤的蕙子因伤转病,情形危殆,没在这屋里。玉娇龙在炕头坐着,见了人来,也不知道起立。她梳着少妇的旗髻,身穿粗布孝服,头上戴的是白银簪子、白银耳坠,并戴着一个孝箍儿。
  玉娇龙一手放在红木的炕桌上支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块绸子擦眼睛,她芳颜苍白、瘦削,眼睛倒是显得更大了。德大奶奶同杨丽芳跟跪在褥垫上的两位奶奶说了半天话,安慰了半天,玉娇龙依然不站起来,依然连眼皮都不抬。倒是绣香过去,低声说:“德宅太太、奶奶来啦,您见见吧!”
  她这才懒懒地站起身来,德大奶奶就过来拉着她的手说:“你就少烦恼吧!老太太的年岁也到啦,儿女孙男都已成行,身后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就往开了想吧!你的身体更要紧!”玉娇龙更是汪然流泪,情致颓废,连话都懒得说,别人劝她什么话,她只是点头。
  玉娇龙的身旁常有绣香伴着,她的嫂嫂们又都在眼前,又不断地有亲友中的女眷们纷纷地出入。杨丽芳在这里是个小辈数,所以她的心里虽然存着话,而且还许是玉娇龙所急于愿听的话,但她绝没有机会说出,心里头就觉得慌急万分。少时,她们就被仆妇请到了女客休息的屋内。这里有许多亲友在喝茶抽烟,多半都是梳着素头,穿着孝衣,亲家鲁太太可是没有来。德大奶奶跟人叙着寒暄的话,杨丽芳就跟着几个同一辈数的女客们到另一间屋里闲谈去了。
  这时屋外是男女客纷纷前来吊祭,临时支搭的经台上也开始诵经了。院中便响起一阵阵叮当叮当的钟鼓声,并伴着平缓的没有什么抑扬顿挫的读经声。和尚念过一遍经后,又是清细声音的女尼诵经,然后,又换了一番高昂激楚的道士诵经之声。
  杨丽芳跟几位年轻的奶奶都扒着玻璃往外偷看。见有九名道士,个个身披锦绣的水田衣,有的手捧宝剑,有的手托如意,钟磬齐鸣,经声齐唱,在灵前转了一周,然后就又回到那个搭得很高的飘着素彩绸的经台上去了。接着又是番僧喇嘛,一个个戴着黄缎的冠,吹着一种一丈多长,声音如牛吼一般的大喇叭,敲着有圆桌面大小的皮鼓,吹着呜呜的海螺,念着像潮风鸣起一般的经咒。
  院中男客纷纷往来,穿孝的少,穿官服戴红顶花翎纬帽的人多,可是没有看见玉大人。只见鲁君佩穿着一身肥大的粗布孝衣,被两个男仆搀着,他的口眼都有些歪斜,行动更是艰难,若没人搀着他,简直就走不动了。因此许多人都在旁哨悄地谈论。
  原来玉、鲁两家前些日所闹的事情,几乎无人不晓,许多人都在背地里抱怨玉娇龙,说:“要不是她,两家也不至于成了这个样子,鲁姑爷也不至于弄成个半身不遂,蕙子也不至于叫强盗杀伤。玉大人不是为女儿的事,哪能丢官?哪能现在病得不能见客?连玉太太的死,还不是因为女儿的事太教她伤心所致吗?”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