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礼佛妙峰投崖尽愚孝,停鞭精舍入梦酬痴情
 
2019-08-22 10:43:29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车咕隆隆地走着,因为街上的人太多,车也无法走得快。绣香的话并没有引起小姐的兴致,她只得把车帘又掩好了,街两旁的繁华景象令她目无余暇,她也顾不得想小姐对此良辰美景、绮市华街是抱有如何的感想了。
  其实此际的玉娇龙,却因为刚才绣香的那两句话,勾起了心底里的悲痛。她想起了去年的今日,自己还在晚间随母亲在绸缎庄的楼上观灯。那时是满街的灯彩,火树银花,自己也很快乐。当母亲说到还是京城热闹,比新疆好得多时,自己却摇头说,还是新疆好,很想念新疆。那时自己实在是希望罗小虎能够得个出身,博个功名,自己好与他结为夫妇,并没想到罗小虎就杂在楼下的人群里,更没想到今日……
  想到这里,她一阵心痛如绞。又想:如何可以对得起罗小虎呢?他不能做官不是因为他没出息,是因为真难。他早已洗手不做强盗了,但又无人不知半天云罗小虎是大盗,连母亲在临死之时,还谆谆嘱咐自己不可再接近他,然而他又是多么可怜呀!玉娇龙柔肠迥转,不觉车已走出了齐化门。
  齐化门的关厢也是一条很繁华的街道,东岳庙就坐落在这大街的东端路北。不只因今天是上元节,平日每逢初一、十五,来这里进香的男女老幼就很多,庙门前且有集会,平日就比石桥镇的那个集会热闹得多。今天就更加热闹了,人挤着人,不透风,车更是过不来,任凭赶车的拿着大宅门的势力腔调大声喊着:“借光喂!让让路吧!哪儿来的这么许多人?喂!喂!”可是前面的人连整步儿都不迈。
  实在是走不动了,玉娇龙只好叫车停住,绣香就抱着香烛,两人下了车。一下车就仿佛是掉在人粥里了,行动都不能由着自己,前后左右都是人头,玉娇龙的高高的两板头,好几次都差点儿被人挤掉。除非她蹿上这些人的头顶,踏着人头,像在西瓜地里似地跳着走,否则真是很难挤进庙门。但这时她绝不可能那样,她只得被人挤着。她们的前边是几个老太太,左边是两个小媳妇,右边是三个年轻的男子。这三个男子都扭着脸看她,嘴里喷着臭葱气味。身后的人也朝前挤着,四周的压力都很大,喧哗之声震耳。绣香都要急哭了,她就叫着:“唉哟!哎哟!挤死啦……小姐你可要留神!唉哟!你们可别挤我们的小姐呀……”可是,她嚷嚷的这些话谁听得见呢?
  其实玉娇龙是不怕挤的,前边左边都是妇女,她应当容让,但右边的这三个年轻男子,她可真觉得讨厌。她就把右边的胳臂肘儿弯起来,向那边去顶,顶了一个再顶一个,顶得那三个人全都皱眉咧嘴,其中一个就喊着说:“我的肋骨都快要折了!妈哟!”好在这里的人虽很是拥挤,但几乎用不着自己迈腿走路,大家都是同一方向,同一目的,都是要进那庙门,所以挤了一会儿,不觉着就走进庙里来了。
  这东岳庙里磬声嗡嗡,香烟弥漫,还是人挤着人。这东岳庙本来供的是泰山之神,可是后边又供着十殿阎罗,所以这里的神又像是管辖着世人的生死。到这里来烧香的多一半是为家里的什么人求寿,少一半是到偏殿的子孙娘娘殿去拴娃娃,或是还童儿。这只说的是烧香的人,是有目的而来的人,至于那些没有目的也不烧香的人,恐怕还要多两倍。
  庙里的拥挤不下于庙外,但一上台阶,到了大殿前,这里的人却不太多了。玉娇龙就在这香烟磬声之中,虔诚地将香拈毕,将头叩完。她又流着泪默祷,求神佛再给她父亲几年阳寿,并祝她母亲在地府平安,末了又私自忏悔了自己自学武艺之后,在新疆沙漠、在土城、在荒山河畔、孤村古庙,无意或不得已而杀人的罪愆。
  过了一会儿,绣香就把她搀扶起来,说:“小姐!咱们回去吧!”玉娇龙拿一块青绸揉着眼睛,微点了点头,绣香就搀着她,下了台阶。两人一回到人群中,一挤起来,可就又谁也不能够搀扶谁了。往外面去挤更不容易,因为对面的人比身后的人力量大,挤得玉娇龙真有些急躁,她真想一阵乱打,打出庙去。
  这时就听得前面有妇人喊说:“唉哟!你们倒留神点儿人家的脚呀?赶鬼门关吗?挤什么呀?把庙都挤破啦!不挤就过不去今天这灯节了吗?”又听是男子的声音,说:“诸位借光!让堂客先过去……”又听别人发了闲话,那妇人便发起怒来了,说:“你是什么东西?你说的什么话?你敢摸我的手?你没看看老太太我是谁?”又听那男子说:“算了算了!这人绝不是故意的,咱们也没得罪谁,他不能不认得我。朋友!让点儿路,这不是在自己的家里……来!借光借光!大节下的何必惹气,挤死了人又得叫阎王爷费一本账!”
  玉娇龙觉出这男女二人的声音颇为厮熟,正在诧异,就见这两口子嚷嚷着把人乱推着就到了眼前,原来竟是一朵莲花刘泰保与他的媳妇蔡湘妹。玉娇龙不由得愕然,刘泰保也直了眼。那穿着一身红、拿着一股香的蔡湘妹,却在人群里就屈腿儿请安,她满脸带笑,就像遇见了至亲似的,说:“玉小姐您也来啦!您一向好呀?我也短去望看您!”又皱皱眉说:“您府上太太故去啦,我们也没去行个人情,咳!真对不起!今儿就是您跟着这位大姐来的吗?您瞧有多么挤,有些个坏蛋是成心来这儿起哄!”又向她丈夫说:“你给哄哄闲人把小姐送出去,小姐人家哪经得起这样乱挤呢!”
  刘泰保也向玉娇龙递着笑容弯了弯腰,然后回身抡臂大喊了一声:“诸位!让点儿路!识点儿相,睁点儿眼,看看这位小姐是谁?这是前任九门提督玉正堂老大人宅中的小姐千金,你们敢挤?谁敢挤?快让路!”
  也怪,不知是刘泰保的声音大,还是玉娇龙的名声大,在这么稠密拥挤的人群中居然让出了一条很宽的道,两旁的人莫不仰脸抬头,直眼看着。刘泰保是开路的先锋,蔡湘妹是殿后的女将,就从这股道上大摇大摆地将玉娇龙主仆送出了庙门。
  上了车,蔡湘妹还殷勤地说:“小姐,我一半天就望看您去,您不是常在家吗?早先的那些事儿您可千万别计较啦!”又拉着绣香的手说:“这位大姐有工夫时找我玩去,我们还住在那儿,你问小姐,小姐她知道!”
  刘泰保又向车里解释说:“小姐您可别在意,不这么着,您绝挤不出来。过去的事早已烟消雾散,您对待我们俩总是好处多,过错少,以后还得……”
  玉娇龙的脸可都气紫了,不等他说完,就自己放下了车帘,发怒地指挥赶车的快将车赶走。立时鞭子响了,车轮转动了,四周的人仍在彼此谈说,齐都惊惧,又让开了一条大道,看着玉娇龙的骡车向西走去。绣香像是有些害怕似地掀着车帘又向里说:“那媳妇不是早先在咱们门前走软绳的吗?”玉娇龙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赶车的似乎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总之是刘泰保那小子又蘑菇上啦!
  驱车疾走,少时进了城,很快就回到了玉宅的门前。赶车的由车上取下那个脚凳儿来,绣香就搀扶着小姐下车进内。此时玉娇龙的脸色依然一阵一阵地发白。刚才在东岳庙中之事,自己也并不十分恨刘泰保夫妇,但是为什么那些人一听说了自己,就全都惊慌着让路,这是什么缘故呢?莫非自己在京城中的名声竞闹得如此之大,连妇人孺子全都知晓了?她又想:如此看,即使我深自韬晦,但万一将来京城中若再出什么大事,比如像三年前禁宫盗珠那样的事,那纵不是我做的,也必叫人疑惑是我做的,我有口也难分辩,我家中的人想脱祸,届时恐怕也不能够幸免……咳,看来我真不可再在这儿住着了!想到这里,她只是叹气。绣香在旁,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但见她的小姐这时已不甚伤悲,也不像怎样气忿,只是好像有些坐立不安似的。这几日每逢晚饭后,绣香必要为小姐研上一小盘朱砂,展开黄纸,为的是小姐要抄写金刚经,并且要在几上焚烧檀香一炉。今日绣香刚要照例去预备,玉娇龙却摆手说:“今晚上我不想写了,你不必预备了!你睡觉去吧!”绣香听了,倒不由一阵发怔,这时还没到二更天呢,小姐就催着自己去睡,是什么原因呢?但她绝不敢问,就答应了一声,遂先去扫床铺被。玉娇龙就又说:“把那开箱子的钥匙给我,你快睡去吧!”绣香又一惊,只好由身边把一串钥匙掏出来,放在她小姐的手心上。她铺好了被,又给铜盆中续了几块炭,将蜡烛剪了剪,将热茶也预备好了。玉娇龙又向她摆手。她只得怀着惊疑,慢慢地启帘退出屋去,并轻轻地将门带上。
  此时虽然壁间的自鸣钟才打了八下,但玉宅里外全都十分寂静,淡淡的月色浸在窗棂上,一格一格的影子很是分明。外面微风拂动,不知吹到了什么东西上,刷刷地响着。玉娇龙独自站在屋中,遥想着大街上的人不定是多么地热闹了,灯彩不定是多么地繁华了!去年的今夜自己还与母亲一起观了灯,接着便与罗小虎见了面,但现在呢?母亲已在灵柩之内长眠了,罗小虎也不知何往,人事真是变迁得快呀!
  此时虽然周围十分凄清,但玉娇龙的心中却十分着急,她将臂伸了伸,将腿踢了踢,觉得自己的身子还能用得。她在室中慢慢地打了套拳,又撩起了衣服,以手作式,舞了一趟剑。她觉着九华全书虽已尽失,可是书上大半的招数,已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脑中,并未忘记,不禁又傲然自喜。
  直待到自鸣钟的短针已过了十一点,眼见就要敲打三更了,玉娇龙这才用钥匙将箱子上的铜锁打开。启开箱子翻了半天,才找出一件绿绸子的小夹袄,可镶着红边,一条深蓝色的绸子夹裤,她的衣服只有这一身还算瘦小、利落些,并且在月色下不太显眼。她此刻手中并无寸铁,但她又想,没有兵刃自己照样能敌得过人,遂就不太在意。她到床里急急忙忙地将衣服换上,外面又罩上了一件浅蓝色的的旗袍,换上了平底鞋。又待了一会儿,等着更夫将三更敲过,她就轻轻地开门出屋,脚下一点儿响声也没有,就偷偷地走到了外院。然后趁着无人发觉,她就飞身上墙,由墙上跳到门外。
  门外树影萧疏,高坡上连一只狗也没有,她就贴着墙根走去。虽然这时天青如洗,月明如镜,马路上也有三三五五往来的人,但都是观完了灯或是饮够了酒的疲倦醺醉的人,所以没有人会注意这个蠕蠕的纤秀影子是男还是女,更没人管她是个干什么的。尤其是没有人会想到她就是玉娇龙,如今她又飞出了深闺,半夜而出,去做她的诡秘难测的事去。玉娇龙走到鼓楼前,见后门大街的两旁还有点点的灯火,寥寥的游人,还有卖元宵的摊子在高声吆喝。但走到鼓楼东,进了小巷,却又一切都沉寂了。一些小门破户全都紧紧地关着门。玉娇龙迤逦地走着,脚步渐渐地加快了。
  又走了一些时。她就走到了花园大院。这里地旷人稀,天更宽,更黑,上面嵌着的月轮也显得更圆更大。刘泰保的那所小房子,就像是个小摊似地摆在北首。玉娇龙来到这门前,就将长衣服脱了,搭在肩上,然后一耸身跳过了墙去,故意将声音作大了些。北屋中的灯光昏昏,就听刘泰保在屋中问道:“是谁?快说!”
  玉娇龙来到窗下,向里边说:“是我,今日白天咱们在庙里见了面。我有几句话在那时没顾得跟你们说,现在你开开门吧!”屋里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仿佛都惊愕住了。玉娇龙又隔窗补充了一句,声音又低又急地说:“你开开门吧!我无恶意。”这时才听见屋里又是一阵忙乱。
  少时门开了,蔡湘妹走了出来,她借着月光把玉娇龙看了看,就笑着走过来,悄声地说:“玉小姐!您今儿来,可真是我们这儿的贵客,您快请进屋来吧,外边冷。”
  刘泰保这时也一边扣着大棉袄上的钮子,一边走出来,向玉娇龙恭恭敬敬地问说:“您是才看完了灯吗?后门大街今年的灯可比去年的多,我们是才逛完回来,您没去瞧瞧吗?”
  玉娇龙并不言语,她就轻快地走进了屋内,只觉得扑身的一阵暖气。小炉子很旺,满屋子烤尿布的气味。蔡湘妹随着进屋把灯挑了挑,就见屋中四壁洁白,粘着各种的年画,还贴着朱红的“抬头见喜”、“立春大吉”的春联。桌上有煮元宵的锅,炕上有被褥,另一份小的被褥里边,睡着一个小娃娃。刘泰保是满面红光,蔡湘妹是温和地笑着,玉娇龙看着人家的这个小家庭,倒觉得很好,亦羡亦妒。
  当下刘泰保给倒了茶,蔡湘妹就拉着玉娇龙的手,请她在椅子上坐,玉娇龙却摆手说:“我不坐,我也不喝茶!”
  刘泰保又请安说:“今天在庙里我实在是一时高兴,就忘了形啦!并不是我要故意向大家指出您来。事后,我见大家竟然给您让出了一条路,我倒也有点儿害怕了,我想您一定得恼了我们!”
  玉娇龙叹了口气,就摇了摇头说:“过去你们太逼迫我了,但我也有许多对不起你们之处,现在全不必提啦!总算我败于你们之手!”
  刘泰保听了这话,倒吓了一跳,赶紧说:“玉小姐的这话我们哪当得起?早先。说实话,我实在是想借您的事出风头,露一露脸儿,好找一碗饭。现在幸蒙铁小贝勒开恩,又叫我回去啦,一节还给我加了几两银子……”’
  玉娇龙打断了他的话,问说:“李慕白、俞秀莲现都住在哪里?我还想见一见他们,有几句话要说!”
  刘泰保跟蔡湘妹两人彼此望了一眼,全都有些发怔,蔡湘妹就说:“俞秀莲早就走啦,早回巨鹿县去了,难道您还不知道吗?那李慕白是……”
  玉娇龙说:“你们也不必替李慕白隐瞒,我去找他,只是说几句话,并不想和他再争斗,因为我在他们的手下也早就认输啦!’,说着又微微地叹气。
  刘泰保笑着说:“您别说啦!您的武艺堪称今世无敌,李慕白的武艺,不过是徒负虚名……”说到这里,他赶紧吐了吐舌头,又停住了话。向窗外听了听,然后又说:“李慕白那位爷,完全学的是江南鹤的派头儿,小事儿他不管,闲气他不惹,女人他不斗,富贵荣华他不贪。铁贝勒爷把他供若上宾,最近把书房,就是当年藏青冥剑的那间屋子,收拾得干净极了,让他大爷居住,然而他大爷常常三日五日也不归。铁贝勒的意思是留他长住,将来给他谋取功名,也算是出于一片爱才之心。但大爷他却不肯,住了这么几个月,见京中无事了,他还是要走,铁小贝勒也无法挽留。我们跟他又没有多大的交情,更是劝留不住。玉小姐,您要是想找他,还是得快点儿去,不然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啦!走后,大爷他闲云野鹤,到处云游,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北京。”
  玉娇龙一听这话,就点了点头说:“好!明天我就许找他去谈谈。”
  她刚要转身出屋。却听刘泰保又说:“玉小姐留步!”
  玉娇龙倒不由得一怔,就见刘泰保去掀开炕布乱找。玉娇龙这时才看见他们的被窝里,原来藏着刀,大概是刚才自己初来时,他们一定是预备着拼斗,后来自己隔窗表示此来并无恶意,他们便把刀藏在被窝里才去开门的。当下玉娇龙心里明白,但也没有说什么。
  刘泰保在炕席下摸索了半天,连蔡湘妹也不知道他摸的是什么。半天他才摸出一张纸来,他就亲自递在玉娇龙的手里,笑嘻嘻地低声说:“这就是早先小姐第一次施展奇能,从铁府盗出了青冥剑,后来又派了个小叫化子送去的那半张信,那时,这封信就到了我的手里啦。一年以来,我把这半张信纸,宝贝一样地存着。实说吧!我实在是居心不善,留着这半张笔迹。为的就是将来对付您。如今蒙您不究往事,还肯光临到我家,可称得是光明磊落,宽宏大量。您既然如此,我倒不好意思那么小器啦!现在我将这信奉还给您,以表我从今后再无与您作对之意!”
  蔡湘妹推了他一把,说:“你就别说啦!这么絮烦,人家小姐哪耐烦听呢?”
  刘泰保说:“不是!我得把话跟小姐表明啦,因为小姐不能常到咱们这儿来,今天见了面就许不能再见面。小姐的名头高、声气大,以后还难免有些江湖小辈,要在她老人家的太岁头上动土,到那时别又疑惑是我。我现在幸仗李慕白大爷的面子,贝勒爷又将我召回叫我教拳,从今我一定安分守己,你在家里抱孩子也少出门,这全得跟玉小姐说明了,不然,将来万一,倘或……”
  蔡湘妹又推了她的丈夫一下,把刘泰保推得坐在炕上,她就笑着望了望玉娇龙,又望了望她丈夫,说:“人家还不知道咱们两人统共才会几手儿吗?你放心,以后人家车受惊了、轿被撞了,绝不能找到咱们头上来!”
  玉娇龙听了她后边的那两句话,不由脸色一变,但自己急于要走,不愿多听他们絮烦,就将那半张信纸在灯上烧了。她又握了握蔡湘妹的手,微笑着说了声:“后会有期!”
  刘泰保赶紧说:“快送小姐!”
  蔡湘妹也说:“您请再坐一会儿好不好?我们待会儿才睡觉啦……”这时孩子在炕上呱呱地啼哭起来,蔡湘妹赶紧叫刘泰保去看孩子,她就往外去送。到了院中,蔡湘妹正要去开门,玉娇龙却摆了摆手,只见她身躯一拧,也没听见什么声音,便已跳过院墙走去。这时月轮已转向西方,月光惨淡,寒风益紧,四下更为岑寂。玉娇龙踏着月色疾疾地行走,少时便到了铁贝勒府前。这宽大庄严的府门前,此刻也十分寂静,门前的一对石狮,浴在月光里,远望着就如同两堆云似的。此时玉娇龙的精神愈为振奋,行动更是小心,她将长衣卷起来,紧系在身上,就耸身越进了府墙,然后又蹿上房去。因为是元宵佳节,府中的下人们都在聚赌,所以各院中的屋里多半有灯光,但是也没有人再顾到外边了。玉娇龙两次盗剑,一次还剑,曾来此三回,所以这是她的熟地方,她便躲避着月光,专寻着房影墙根那些黑暗的地方去走。少时玉娇龙就来到了那西廊下,这里早先是藏那口青冥剑的屋子,如今是李慕白下榻之地。她见窗里一片昏黑,就想也许李慕白没在这里,但她仍加倍地谨慎,其行轻如鹤鹭,其动敏似猿猴。她先在廊下蹲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地站起身来,隔着窗向屋里去听,却一点儿声儿也没有。她很是诧异,便走到门前拿着拳脚的姿势,一手高举在前,一手向下去摸门锁,原来门上并没有锁,而里边倒是另有一层门,可关闭得很严。她知道屋中有人在睡觉,就更不敢作出一点儿响声。
  然而玉娇龙现在是急于要跟李慕白会会,即使是再打斗一番她也不怕,于是她就从头上拔下来一支半截玉半截银的簪子,大着胆子去拨门。自然她做得极为小心,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来。门拨开了,她便轻轻地推开了一道缝,见屋里并没有人。忽然背后有个人一拍她的肩膀。轻声说:“你来有什么事?”
  玉娇龙这一惊非同小可,她急忙闪身回头,就见身后站着的正是手持青冥宝剑的李慕白,吓得她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她索性拼了出去,抡手跳起来就去夺李慕白的剑,李慕白却一脚向她踹来。就听咕咚咚一阵响。屋门撞开了,玉娇龙整个被踹到了屋里,她跌坐在地下,并且撞翻了一张小桌。
  玉娇龙赶紧挺身立起,知道李慕白是持剑堵着门呢,便不敢直接往外去撞去跑。便想要抄起个什么东西先出去。但见这时身旁起了一片光,原来李慕白已在自己滚进来时,就进屋来了,他一手持剑,一手便将灯点上。玉娇龙急忙退到了墙角,双手抱起了一只花瓷的绣墩,想要拿这做兵器。
  李慕白昂然站在灯旁,对她说:“玉娇龙你不要动手!自你回到家中安分居住后,我便不愿使你难堪。青冥剑现在我这里,铁贝勒也不愿再留它了,叫我后天带走。《九华拳剑全书》二部,一共四卷,也都被我取来了。你我已没有再争的理由,今天你来,还有什么事?”
  玉娇龙放下绣墩。却哭了,她顿着脚,也不顾声音大小,就急急地说:“我来找你就为的是这两件东西!青冥剑你给不给我,还不要紧,可是那书,一部是我保存的,一部是我抄写的。没有我保存,那原书早就落在恶人的手里了!没我抄写……”她又顿了顿脚,说:“我抄写那书多不容易!虽然我多半已经记熟了,可是我还是得要回来我的书,今天你不将书还我,我们就再斗吧!我并不怕你!”
  李慕白却摆手说:“不要嚷嚷,你嚷嚷得使人来了,于你玉小姐的身分有损。你抄写的书当然要给你,连这口宝剑,我都可以送给你,假使你是个明义气、晓道理,真正行侠仗义、助弱扶危的人。但拿以往的事来说,你实与盗贼无异,我不能给你利器,助你去横行!”
  玉娇龙流着眼泪,想了半天,忽然她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厉害,我在你眼前认输就是,以后我也不能再到外面去横行了。你要那两部一样的书有什么用?你快些把我抄的那一部还给我吧!我就走!”
  李慕白竟未料到玉娇龙会认输,见她此时颓唐懦弱的态度,与早先那种倔强骄傲已大不相同,而且她只是要她自己誊写的那部书,并无奢望,便也有些心里活动。他放下宝剑,沉思了一会儿,就说:“以你过去杀人放火的行为,我不信你能够改悔,而且你在家中绝住不长,早晚你还是要出去为非作歹的!”
  玉娇龙忽然就扬起脸来,忿然地说:“你不信又当怎样?你不是我的师傅,又不是我的亲族,你凭什么要永远来管辖着我呢?”
  李慕白说:“因为你的武艺全是自书中学来的。书是九华老人所传,我盟伯江南鹤所写,后来被哑侠不慎遗失。所以你若在外作恶,便如同是我九华山上的人作恶一样,这次我将书收回,也是为此之故。我看你的武艺虽然精熟,但真正的书中奥妙你还并未得到,倘若给了你书,你的恶性仍然不改,再将书中的奥妙得到,就越发难制了!”
  玉娇龙说:“你说我恶,我就不服,干脆你就说,你是怕我将书中的武艺再学几年,本领将你迈过去罢了!”
  李慕白说:“我要将这两部书都送到江南鹤之处,他现在在江南九华山上。如果将来你确已改过,我想他必能将书送还你,你也可以派人去取。”玉娇龙只是冷笑不语。李慕白便转过脸去,也不看她,只拂手说:“快走吧!”
  玉娇龙咬着牙,发着狠,往门外去走,同时她却斜眼溜着放在李慕白身旁的那口青冥剑。蓦然她就蹿将过去,刚要用手去抓,不料李慕白早已将剑高举起来。玉娇龙跳到桌上又用脚去踢,并狠狠地说:“还我!”李慕白却将剑身平击在她的脚上。她立足不住,便摔下桌来,虽然没有倒下,那盏灯烛却掉在了地下,火焰突突地腾起。
  李慕白愤怒地说:“快走!不然我就要用剑伤你了!”
  玉娇龙却嘿嘿冷笑着,说:“将来再会面吧!无论你将来到哪里去,无论有多少人锁着我,困着我,我要得不回我的书,取不回这口剑,我誓不为人!”李慕白厉声说:“你若再怙恶不改,我剑下绝不饶你!”玉娇龙又一声冷笑,出屋上房而去,李慕白也并没有追她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十三回 冰心热泪少妇思雠仇,诡计阴谋老猾设陷阱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