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潇潇风雨半夜驱群盗,锵锵刀剑三侠逐一龙
 
2019-08-22 10:36:04   作者:王度庐   来源:   评论:0   点击:

  奔出又四五里,迎面来了一辆笨重的牛车。玉娇龙勒马向旁边一让,想要躲开,不料身后飞来一个拴在粗绳子上的大钩子,一下就钩住了她座下的马腿,玉娇龙就翻身落马。她随即抽剑一跃而起,俞秀莲已由马上跃下,双刀向她来劈。玉娇龙嗖的举剑一掠,俞秀莲展开双刀,反进逼两步,左右以不同刀势向她来横截斜砍,玉娇龙疾忙翻身向后去跑。不料马上的孙正礼又抖起了钩绳,绕住了她的宝剑,劈雷似地地喝道:“玉娇龙你个贼闺女,快跪下吧!’,同时俞秀莲的双刀又赶到。
  玉娇龙向地下一滚,宝剑抽开,钩绳也切断了。孙正礼跃下马来抡起大刀就砍,玉娇龙又跳起来翻剑去迎,俞秀莲的双刀又自后砍到。玉娇龙向孙正礼射了一箭后,又翻手抡剑,去削俞秀莲的双刀。孙正礼疾忙跑到一边,拔下射在胸脯上那支箭,俞秀莲也收刀避开了宝剑,玉娇龙趁此之时,就抢了孙正礼的那匹马,飞身而上。俞秀莲向她双刀一扑,如鹰翅一般地削来。玉娇龙却宝剑斜掠,拍马紧走。孙正礼由地下拾起那带着半截绳子的钩子,又向玉娇龙抛去,但没有再钩着。玉娇龙急忙纵马直奔,俞秀莲也上了马紧追,并说:“非得把你捉住,连剑带人押到北京不可!”
  玉娇龙却回首说:“你也配!我不伤你的性命,就算是便宜你了!”
  当下骑红马的玉娇龙在前,青衣黑马的俞秀莲在后,孙正礼也上了那匹马抡刀帮助追,并大声喊叫。玉娇龙的马是由东转北,已走出很远了,前面是一道大河,天已不早了,晚霞下落,把茫茫的河水都映得发红。那边有个很热闹的渡口,玉娇龙便避开了那边的人,又拨马往西。忽然见有一人横马将她拦住,马上的人正是李慕白,他就说:“你这女贼!在那边放了火,又跑到这里来了!今天我还能放你逃跑?”说着便抡剑直砍,玉娇龙急忙以剑相迎。
  此时李慕白却毫不客气,剑光甚紧,后面的俞秀莲、孙正礼也已追到,孙正礼并扯开了嗓子大喊:“李兄弟!抓住这丫头!这丫头拿的是你那口宝剑!她是北京玉正堂的女儿,当了新妇又跑了,是出了名的小狐狸精!”玉娇龙回手射去一箭,孙正礼立时栽落下马。
  俞秀莲已赶上,李慕白又逼至,双刀一剑,玉娇龙便使出平生之力,以剑去迎。她此时凶极了,剑光疾抖,看不见一条条的剑光,只觉得是一朵白花将她的身子护住,她且战且催马去走。俞秀莲舞双刀紧追,李慕白也赶上了,只见玉娇龙的马呼啦一声跑到了河里,回手又是一箭。李慕白用剑拨开,俞秀莲已一马向河中去追,李慕白却将马勒住了,不肯再去追赶。
  这河就是釜阳河,河身虽宽,但水很少,也很浅。那边有一个摆渡,渡口两边无数的人都向这边嚷嚷,玉娇龙便催马涉水去走,连头也顾不得回,哗啦哗啦地着水。少时走到了对岸,忽然马蹄又陷在了泥沙里,玉娇龙情急,就从马上跳了下来。回头一看,见俞秀莲已将追至,李慕白跟孙正礼也骑马涉水追来,她就赶紧在泥沙中连爬带走。
  此时不但小箭没有了,连那玲珑的弩弓也已丢失。她上了岸就跑,一直跑出有半里地,但李慕白、俞秀莲、孙正礼都已赶到,把她围困在垓心。孙正礼就怒喊道:“小狐狸你还不投降吗?”说着一刀砍来,玉娇龙赶紧闪开。俞秀莲的双刀却又劈下,玉娇龙疾忙用剑去迎,李慕白便一剑拍在了她的头上:她觉得头一晕,差点儿摔倒。俞秀莲拦住了孙正礼,就跳下马来要捉她:不料玉娇龙剑抖得更紧,李慕白在马上一抬腿,又把玉娇龙踹得躺在地下,但不容俞秀莲来捉她,她又虚晃一剑,爬起来回身就奔。俞秀莲、孙正礼在后紧追,玉娇龙却如兔子一般地惊奔。
  忽然李慕白横剑又在前将她截住,玉娇龙向李慕白砍了一剑没有砍着,转身又跑。上了高坡,孙正礼自后赶来,一刀猛砍,俞秀莲惊叫了声:“别伤她!”只听呛啷一声,孙正礼的钢刀却成了两段。李慕白说:“姑娘退后!”他便跳下马,挺剑去追。玉娇龙横剑去迎,吧的一声,只觉得手腕发疼,剑已被李慕白踢下坡去。她不顾命,只顾剑,头上寒光一闪,她却伏身咕噜噜地滚下了坡,抄起剑来又逃。
  俞秀莲说声:“好狡猾!”双刀又赶到,李慕白也抄到前面去截,玉娇龙却爬上了一棵大树。俞秀莲骂道:“什么东西!”将一口刀在地下,只提着一口刀也攀树向上去追。玉娇龙却又呼啦一声从树上跳下,带下来许多枝叶。李慕白吧的一剑又打中了她的右肩。她厉叫一声,咬牙舞剑还要跟李慕白拼命,忽然觉得右臂一阵奇痛,但是她紧握宝剑,还不撒手,回身又跑。俞秀莲也从树上下来又去追她。玉娇龙回身抡剑,剑若飞蛇上掠下刺,与李慕白、俞秀莲又战了四五回合,她身上又受了一处伤,便咕咚一声栽倒。俞秀莲一手挟刀,一手去捉她,但她忽然又跳了起来。她浑身都是血和土,发乱脸红,但仍瞪着一双眼,舞剑又斗,使尽了她《九华拳剑全书》上的所有剑法。
  李慕白见她把九华老人昕传的剑法使用得如此之熟,反倒不肯伤她了,俞秀莲也让了一步,说:“你歇歇!我们不能叫你太为难,何必你非得叫我们杀死了你呢?”玉娇龙却“啐”了一声,啐出来的唾沫里都带着血,她倒剑回身又奔。不远之处就是一户有土墙的人家,玉娇龙便如狸猫似地跳进了墙内。
  这里李慕白就向俞秀莲说:“进去不要与她交手,劝她出来跟她理论就是了!”
  此时孙正礼也空着手跑来,他便和师妹两人上前拍门。门里一个农妇抱着孩子出来,俞秀莲跟人和气地说了几句,就进门去搜人。但是真奇怪,这院中只有两间土房,院中既没有柴垛,又没有好的隐身之物,可是无论是院中屋里,尽皆没有玉娇龙的踪影,地下只有一滴滴的血迹,看那样子,玉娇龙是从前墙跳进来又从后墙爬出去了,宝剑始终没有抛下。俞秀莲、孙正礼又会同了李慕白,向这人家的墙后去搜查,见是一股迂回的小路,接连着万顷绿海一般的麦田。山色夕阳,暮鸦乱飞,四顾无人,玉娇龙携着那口宝剑已全无踪影,这三个人只好回去。
  那土墙里住的农妇也惊讶了半天,因为她根本没有看见有什么人跳进院,也没见有人跳出去。在俞秀莲等人去后,她又抱着孩子在院中和屋内各处搜找了半天,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她觉得这真是一件怪事情。这个孩子已有四五岁了,是个男孩子,但是还让她妈妈抱着。孩子十分赢瘦,脸上身上,都跟黄蜡一般的颜色,趴在那妇人的肩膀上只是哼哼,后来就哭了起来。那妇人就着急地说:“你哭什么?都快要哭死了吧?你看,时气多低!家没米,孩子病,又有鬼进门,这可怎么好?你那死在外头的爹还不回来!”孩子仍然哭,妇人就把他抱到屋里,往炕上一丢,但又觉得丢得重了,遂又哄着:“三喜!别哭啦!你爹快回来啦!快给你求药来啦!吃药要再不好,就带你到广明寺去烧香许愿……”
  说了一会儿,忽然外面有人踹门,病孩子突然像有了点精神,就推着他妈妈说:“爹回来啦!”那妇人像是有些疑惧,就说:“要是你的爹还好,就怕又是那两个拿刀的!那小婆娘一个人拿着两把刀,也不知是哪县里的女差人?”她叨念着走出去开门,没到门前就听门外有人呕喽呕喽地咳嗽吐痰,她知道是她的丈夫回来了,遂开了门。
  等她丈夫一进来,她就急急地说了今天家里发生的事。她的丈夫是个四十多岁很瘦的农夫,他把背着的半口袋米先放在地下,又咳嗽了几声,才说:“刚才你说的那件事我知道,那拿双刀骑马的姑娘是巨鹿北关镖店的女掌柜的,她是有名的俞老雕的女儿,那不是歹人。还有个大汉子,那是她的师哥五爪鹰老孙,也是城里的人,他多年在外,今天不知怎么又回来了。刚才我过摆渡时,摆渡上的人都看见啦,说是俞姑娘带着两个男人追一个使宝剑的细长身量的小伙子,那小伙子真凶,三人会没捉住他!”妇人听了,就直发怔。
  炕上躺着的孩子又呻吟着叫爹,这农夫就止住了话,赶紧过去摸了摸孩子的头,说:“三喜,好了一点儿没有?倒是不大发烧了!你外婆给你的药,叫你妈烧点儿水给你吃,明天病就好了……”他坐在炕上喘了喘气,又向他老婆说:“到他外婆家里我开不了口,好容易才说出来孩子病了,没米又没钱:外婆倒是没容把话说完,就应得借我二升米,但她儿媳妇可大不愿意……”男的坐在炕头说着,女的就在灶旁烧火,此时屋中和外面都已昏黑,只有灶里的火呼呼地发着光亮。
  渐渐夜深,屋中的人吃完了饭,连灯也没点,就睡觉了,病孩子的呻吟之声也已停止。外面的天色愈黑,残月繁星显得愈真切,村中几户相离的人家,犬吠之声遥遥相应。村后广漠的麦田就像是一片大海,但比海还要沉静。这一夜,村中的狗虽不断地吠,可是没有发生什么事。
  天未明,星斗就被浓云遮住了,并隐隐响动着春雷,接着雨就落下来了。虽然是暮春的雨,不算很大,可是淅淅沥沥地直下到了次日,仍然未止。这地方平日人就少,一下雨就更连个人影也没有了,满地的泥泞雨水,树木被风吹得在雨中摇曳。在那一片麦田上雨声更大,麦浪层层起落,加以起潮一般的声响,更与大海无异。
  此时,这户人家的屋宇上又起了炊烟,但因空中的雨气太重,烟散不开,只一团团地凝聚着。屋中那患咳嗽病的农夫不知为了什么事,正跟他的老婆吵嘴,病孩子还在呻吟着。屋子虽小,声音却很愁闷,而且嘈杂。忽然间,有一人拉开门走进屋内,把屋中的农夫夫妇都吓了一大跳,那妇人就嚷了一声:“哎哟!”
  进来的这个人是细长身子,头上的一条辫子已然蓬散,雨水直往下流,见他的脸上身上都是泥、雨水和血迹,并沾着许多青草,可知此人在麦田中已滚了一两天了:也许所受的伤还不算重,他的身躯还能直挺挺地立着,手中提着一口宝剑,顺剑尖也向下流着泥水。来人正是玉娇龙,她一进屋来就摆手说:“不要怕!那姓俞的、姓李的没再到你们这儿搜人不是?”
  妇人吓得战战兢兢地不敢言语,那病孩子却从炕上爬了起来,惊奇地看着她。那农夫就半害怕半恭敬地弯腰打躬地说:“好汉!请到炕上坐下,歇会吧。姓俞的他们没有再来,这一下雨,大概更不能来了!”
  玉娇龙就说:“他们来了我也不怕!”她喘了喘气儿,把剑放在炕上,就向那妇人说:“大嫂,劳你驾,你先弄点儿水来叫我洗洗脸,我是个女的,你别害怕。”妇人吓得眼睛更直了,玉娇龙却说:“你们放心!我不是贼,我不过是跟昨天追我的那三个人有仇。他们倚仗着人多,来欺负我,但我不怕,将来我还要报仇。此刻她们如果再来了,我还要跟她们拼一回!”
  那男的翻着眼睛瞧她,见她的眉眼儿果然是个女的,说话的声音虽然急,可是很娇细,并且耳朵上往下滴着雨水,还露出耳朵眼儿呢,可是脚底下的一双青布泥鞋上绑着带子,又不像是个姑娘媳妇。玉娇龙见这人直看她的脚底下,就说:“你们别疑惑!我是北京人。”农夫一听,就更恭敬,说:“哦!原来是京里人,是做官的呀!”赶紧抱了抱拳。
  那妇人打来了一木盆水,里面有一块很脏的粗布毛巾,也没有肥皂。玉娇龙皱了皱眉,可是没有法子,遂就拧了一把毛巾,把脸擦了,又向妇人借了一把破木梳,拢了拢头发。她坐在炕头上,向身边摸着,那农夫夫妇就齐都直眉瞪眼地看她摸什么。待了半天,她摸出来一块黄澄澄的金锭,那农夫立时就变了颜色,惊诧着,玉娇龙却把这块金子放在农夫的手里。农夫觉着很沉,手不禁有些颤抖,玉娇龙就说:“拿去快给我买一匹马来,再买一套男人穿的衣裳来,快去快回,办好了我还要另外给你钱。可是到了门外,无论见着什么人,你也不准说出我在这里,否则我就拿剑把你们全都杀光!”她这话一说出来,吓得那病孩子就哇的一声哭了,妇人赶紧过来,战战兢兢地抱住那孩子哄着。
  玉娇龙却很后悔,她又掏出一锭金子来给了孩子,说:“不要怕!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但我不能不说这厉害的话,因为外面有人正在跟我作对。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岁了?”金子一到那孩子的手里,孩子就不哭了,那妇人也笑了,就低声说:“他叫三喜,我们姓柳,哪儿看见过金子呀?姑娘!”
  姓柳的农夫也道谢,并说:“姑娘请坐坐,我出去找个亲戚家,给您办马去。可是我们庄户人家哪里有马?东村张家有一匹耕地的马,可是太老了,还没有小驴跑得快呢!”玉娇龙点头说:“小驴也行,因为我急着要走,可是……”姓柳的农夫说:“姑娘别嘱咐啦!到我们亲戚家里,我也不能说实话。”说着他戴上一顶破草帽,就出门冒雨走了。
  这里,妇人给玉娇龙盛了一碗米饭,玉娇龙吃了,觉得很香。窗外雨声淅淅,屋中越来越黑,那姓柳的农夫又一去不归,玉娇龙便很着急。看看自己现在这身衣服,昨天夜晚在麦地中趴伏了一夜,已满是泥水,身上还有微微的伤痛,想起昔日的富贵尊荣,跟罗小虎的相思缱绻,她不禁愁心如焚,几乎又要哭泣起来。
  过了许多时,外面传来一阵门响,玉娇龙赶紧抄起来宝剑,到门前隔着破窗纸往外去看,就见是那姓柳的农夫回来了。他牵着一头小黑驴,白嘴白肚囊儿,十分地好看,另外还有鞭子、草帽,和一件蓑衣。姓柳的农夫把驴放在院中,进了屋,他那蓑衣底下还藏着一套蓝布裤褂,虽然布很粗,倒像是新做的,好像还没有人穿过。农夫笑着说:“这头驴是我孩子的外婆家养的,东村的张员外给过八两银子他都没卖。这衣裳做了就没穿一回,是孩子他二舅预备娶媳妇时穿的。这蓑衣你老人家也披上吧,小心雨淋湿了身子,受了风寒,这顶草帽你老人家要不嫌破,我也送给你!”
  玉娇龙不禁笑了,说:“好!好!我谢谢你们啦!请你们暂时避一避,我换上衣裳,当时就走!”农夫赶紧走出屋去,妇人抱着孩子也避到一边。玉娇龙换上这身干衣裤,觉得又肥又大,很难看,她也顾不得了。她用湿衣服将剑裹起,跟妇人要了一根草绳将剑捆在背后,又把鞋系紧了些,就披上蓑衣,戴上破草帽,遂即出了屋。
  那农夫赶紧把门敞开,把鞭子和驴绊交给她。玉娇龙又掏出一块银子给了孩子,农夫就笑着说:“哎呀!这一下子我们可发财啦,老天给我们送来了财神娘娘!”妇人也笑着,拉着孩子的手说:“三喜,还不快给姑娘道谢,姑娘赏了咱们这许多金银!”玉娇龙牵着驴出了门,骑上去,农夫和抱着孩子的妇人都送出来,玉娇龙就摆手说:“外面的雨很大,你们快快回去吧:咱们后会有期!”说着一挥皮鞭,小驴嗒嗒地走去。
  别看驴小地滑,跑得还是很快,不在健马之下,玉娇龙高兴极了,也不顾伤痛,便向前疾走。雨淋着身上的蓑衣簌簌地响,破草帽直往下流水,四周围都是浓烟雨气:她催着小驴一连冲过了几个村落,忽然见前面的田禾划分出三股小道,一往北、一往东、一往西,玉娇龙在此就犹豫了,心说:我往哪里去呢?如果往东去找绣香,但李慕白现在就许已然去了,宝剑给他们不要紧,只是那两部书,无论如何不能叫他们拿走!我不回去,他们还许不至于强逼绣香,我要是一回去,他们可真能逼我。往北往西,却又觉茫茫然无处投奔……
  玉娇龙想了半天,只好策着驴一直往北走。她想找个市镇或是县城,暂且好好地歇息一天,再找家铁铺,买几支锐利的飞镖,回去再对付李慕白和俞秀莲。她急急地催驴赶紧走,忽听身后有人厉声叫道:“你是干什么的?站住站住!”
  玉娇龙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男子打着一把破伞,步行着前来。玉娇龙就不惧了,她收住驴,扭头等着这俩人来到临近,她看着这俩人的样子不像是好人,当下就把脸一沉,问说:“叫我停住,你们有什么话说?”
  这俩人挺着胸脯,发着横说:“你脊背后头藏着是什么东西?快拿出来看看!”
  玉娇龙晓得这俩人是趁雨打劫的强盗,看他们的怀里都露着刀柄,玉娇龙就不禁冷笑,更厉声些问说:“你们怀里都藏的是什么?倒来问我?”
  这俩人一齐由怀中抽出短刀,每口刀约有半尺长,举着晃了一晃,一个就揪住了驴尾巴,另一个一手打伞,一手握刀,瞪着眼说:“快滚下来!身上有多少钱?背后背着的是什么东西?快拿出来!还许饶你的命……”
  话还没说完,就听吧的一声,玉娇龙一皮鞭正抽在这人的脸上,这人啊呀一声,连伞倒在地下,伞在雨地里乱滚。那揪着驴尾巴的人握刀便向蓑衣上狠狠地去扎,玉娇龙又吧吧连抽两鞭,这人便双手抱住头不住往后退。那躺在地上的人已爬了起来,又向玉娇龙奔来,样子凶恶极了,说:“好!你小子找死?也不看看我是谁?”
  玉娇龙自背后抽出青冥宝剑,寒光一抖,这贼看见人家的长兵刃露出来了,就赶紧抽回他的短刀,但哪里来得及,玉娇龙的剑锋早已落在了刀刃上,不过轻轻一掠。半尺长的短刀削得只剩下两寸,空剩了个刀把。这人赶紧扔了刀回身就跑,那个人更不敢停留,也回身去逃,遗下的那把伞被风一吹,咕噜噜地滚去。那两个贼以为是玉娇龙又追下来了,便一齐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及至回过头来,才见是他们的那把破伞滚来了。雨愈大,穿蓑衣的玉娇龙已收了宝剑,驱驴走去。
  玉娇龙对于做这事,倒觉太不值得,两个持短刀行劫的小蟊贼,也值得自己亮出青冥剑?这实在是对青冥剑的一种羞辱,但由此又感到江湖上坎坷难行,以自己这样高强的武艺还得受大气、惹小气,处处时时都得防备着,真是讨厌!因此又悔恨自己过去所做的事,就想:若不认识罗小虎,若不护庇高师娘,若没有惹下刘泰保,当然还得没有那个鲁君佩。自己此时不是仍然在北京宅中做小姐吗?会武艺的事也没有人知道。哪能在外面受这些气,吃这些苦呢?想到这些,心中就非常不痛快。
  往北走了许多里路,驴就渐渐喘得走不动了,雨落得更紧,地上的水淙淙地响,四周天色都已发黑。蓑衣的草虽然很厚,可是雨水也已透了过来,背上觉得发潮,而且伤处发疼,脸上、手上、腿上更是汪然往下流水。她把手伸出来用衣袖抹了抹脸,就见斜对面远远地仿佛浮着一片苍绿,她心说:那里必有人家,我还是找个地方先歇歇吧!于是便低着头,抡鞭抽驴。雨气太重,鞭子都难以掠起,驴嘶叫着,一下就打了个前失,幸好还没从驴上摔下,但她不得不下了驴背。挥鞭狠狠地抽了几下,驴只是跪在地上不动,玉娇龙又心软了,她停住了鞭子把驴扶起来,就牵着去走。斜风暴雨如乱箭一般地向她射来,两旁地里种的都是玉蜀黍,虽还没有长得多高,可是雨濯在那叶子上声音极大,加以四周腾起的迷茫白气,玉娇龙连这头驴,就像是陷在了浩荡的大海之中。
  她斜着身子咬着牙向前拽着那驴走,忽然见面前来了一个东西,玉娇龙急忙拿袖子擦了擦脸,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辆带棚子的骡车,车上都蒙着油布,车里却没有一个人。赶车的人披着一身油布,摇晃着长鞭,玉娇龙就叫道:“喂!喂!”对面这辆车在泥泞之中行得极慢,玉娇龙又往前迎着,半天才走到临近,她就啐了口雨水,问说:“你这车是往哪儿赶呀?我雇了吧!”
  车停住了,赶车的大声嚷嚷着说:“你有驴,我们可不管!”
  玉娇龙昕了这话很觉诧异,赶紧走近车辕,说:“我又不白坐你的车,我给你钱,你凭什么不管?”
  赶车的摆手说:“你有驴,又有蓑衣草帽,我们管你干吗?这车是聂家庄的,聂老太君的心愿,一到大雨就派我们出来救迷路的,救了就送到庄子去款待,可得是单身,没马没驴也没雨伞的人才管,还特别为的是接待被雨截在野地的媳妇婆娘们。人家做的这是善事,又不图钱,你有驴又有蓑衣,想坐这车可办不到!”
  玉娇龙说:“你没看出来,我是个……”她本想说出自己是个女子,但又觉得这辆车来得可疑,遂就改口说:“我也是迷了路了,那个驴刚才打了两个前失,也不能再骑了。我又是外乡人,来到这里上不着村,下不着店,连方向都迷失了。你们既然是做好事,为什么还要这么挑人呢?”
  赶车的皱了皱眉,仿佛是斟酌了一下,就点头说:“好吧!接一个人,也就好回去啦!我们的几个伙计还在那儿等着我摸小牌呢!好吧!你就把驴拴在车后头,上车来吧!可是小心别脏了车褥垫,这辆车平日是我们八太爷坐的!”玉娇龙听了更是疑惑,就将驴拴在了车后。她脱了蓑衣跳上了车,露出她背后用草绳绑着的乱七八糟的衣裳和一口宝剑。但那赶车的看见了,却不怎么惊异,只笑了一声,说:“你看你这个样儿,是怎么回事呀!”便摇着鞭子赶着车一直走去。
  玉娇龙一手把他的胳膊抓住,赶车的人立刻脸都吓白了,玉娇龙就瞪起眼来问说:“你要把车赶到什么地方去呀?你们的庄子在哪边?”赶车的这才说:“庄子是在西南,可是咱们得先往东去,你看,这股道儿车能够转回去吗?只好绕个远弯儿!”玉娇龙便松了手。
  赶车的面色也渐渐缓了过来,又懊烦地说:“我们这事情可真不好干!平常倒没有什么事,只是送老太君、老太太,和八太太、八小姨太太,八少姨太太,到紫微庙烧烧香。”玉娇龙听他说出了这么些个“太太”,就觉得新奇,赶车的又说:“八太爷也不常出门,只是拜拜府台,见见县官。”
  玉娇龙就问说:“你们的八太爷他是做什么官?”赶车的摇头说:“不做官,请他做官他也不做,大官得叫他八兄,小官称呼他八员外。”玉娇龙说:“他是个财主吗?”赶车的说:“财可多极啦!这一县的土地,多一半是他老人家的。”
  玉娇龙说:“他的祖上是做官的?”赶车的鞭子跟头一齐摇着,说:“祖上也不做官,他祖上比我还不济,跟你倒许差不多,是指着骑驴吃饭。八太爷小的时候外号叫八只手……”他打了个冷战,又说:“这事情本地人全知道,可是你千万别跟人去说,说了你就不能顶着脑袋走出这个县了,谁不知道聂八太爷?”他一缩脖一翻眼珠,作出一种又佩服又害怕的样子。玉娇龙却咬着嘴唇,鼻子里轻轻地发出来一声笑来。
  此时,雨淋在车棚的油布上,声音越发大,骡子浑身是水,在前面艰难地行着。车轮咕咚一声陷下去了,又咕咚一声翻起来,泥水随着轮子往高处飞溅,顺着泥途转了个弯,确实是往西南去了。赶车的一边“吆”“吁”地抽着骡子,一边哼哼起来小曲,唱道:“小佳人你别想不开,俏郎君今天不来明天准来……倚着枕头得了相思病,哎哟,小奴家的心怀不开!”玉娇龙真想用点穴法把这人点下车去,但因想要看看那聂八太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强徒恶霸,想要在这雨天荒野之间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所以就暂时捺住了气,随着赶车的胡唱。
  骡子走车颠,雨响也越来越大,大地上的田禾起伏,雨中的暮色层层涨起,这时就进了一个村子,到了一个叠着石墙的广大庄院之前。忽见有两匹马自后赶到,泥水飞腾,马上两条大汉,全穿着油布雨衣,齐说:“带来啦?好!好!请下车!”
  玉娇龙蓦地吃了一惊,自背后亮出来青冥剑,把眼一瞪,便听赶车的哎哟一声叫,贼似地向庄里飞跑。两个马上的人一齐抱拳,其中一人就说:“龙英雄,不要多疑!我们不是黑虎陶宏那等人。我家八太爷最重江湖义气,前些日有自保定来的人说,陶宏他们得罪了一位会使宝剑的龙英雄,他们都吃了大亏!我家八太爷听了就笑,说他们都是混蛋,既有削铜斩铁的宝剑,那一定就是了不得的英雄,不恭敬反敢去招惹,就是自找吃亏送死……”
  玉娇龙听了这话,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晓得自己的来历,此次是有意把自己请来的,又听这汉子说:“我们八太爷派人往各处访了多日。也没访出龙英雄的大驾在哪里,他常常叹气,说今生恐遇不见这位高人。今天,恰巧雨天来君子,庄里两个小厮们喝醉了酒出去撞祸,便撞到你英雄的身上了。他们逃回来说遇见了削铜断铁的宝剑,八太爷就知道是龙英雄来到此地了,遂就赶紧命我们前来迎接大驾……”玉娇龙自北京出来以后,还真没受过江湖人这样恭维,她的颜色渐和,便点了点头。
  那两人下了马,正要往庄里去让,庄中已走出一人,这人身穿宝蓝绸衫,身材与那孙正礼差不多,红胖的脸,没有留须,可是有许多胡子楂儿,全都苍白了,至少也有五十岁了。这人出门来就满脸笑容地把肥大的袖头一拱,说:“龙英雄的大驾真请到了!久闻大名,如仰山斗。今天来此处真为敝庄生光!”嗓音发哑,但很浑厚。
  玉娇龙直瞪着秀目看着这人,问说:“你是谁?”旁边人就悄声说:“这就是八太爷!”玉娇龙握剑冷笑,这八太爷却说:“岂敢!岂敢!兄弟名唤聂如飞,族中排行第八,外人才称我为八太爷,但是在龙英雄的面前,我却不敢!”
  玉娇龙受了人家这样的恭维,自己也就没法再厉害了,遂也笑了笑说:“你们这样看得起我,我很谢谢你们,今天我是从这儿路过。遇见这讨厌的雨,正没地方去呢!你们既然诚意把我接来,我就不用客气啦,只好在你们这儿打搅一天,咱们交个朋友,日后你们在江湖上如遇有什么危难,我必帮忙!”
  聂如飞连连拱手,大笑道:“那好极了!这实是我们三生有幸,请进!请进!请龙英雄切莫笑敝庄狭窄。”又喝令说:“把龙英雄的坐骑牵到棚下,用细草料喂,穿来的蓑衣拿到客厅去吧!”
  玉娇龙跳下了车,提剑就往庄内去走。聂如飞深深拱揖,让玉娇龙在前,他随在背后,他的背后又有几名仆人。庄中房屋虽不少,但没什么画栋雕梁,院中也没有铺着砖,雨水成沼,与外面无异。聂如飞说:“请北屋里去吧!”早有仆人赶过去高高打帘,玉娇龙虚让了一下,聂如飞便打躬说:“龙英雄先请!”
  玉娇龙进了屋一看,一通联的五间屋子,很是宽大,裱糊得也相当干净,陈设桌椅不少,可是没有什么华贵的东西。最奇异的是迎面有一幅横匾,上书“忠义草堂”,这名称很怪:在左边墙壁上还有一幅大画,画笔粗劣,走近了去看,原来是“梁山泊忠义堂”的全景,玉娇龙小时看过《水浒传》,记得那部书的一开篇就有一幅木刻的图,这就是照着那幅图放大了描下来的。
  聂如飞站在她的背后,就指着说:“龙英雄请看,这张图画得怎样?我花了五百两银从南方雇来人,半年才画成的。龙英雄请细看,这山道上,屋里外全都有人,这是行者武二爷,这是花和尚鲁大师傅,他们二位英雄正在喝酒呢!再请看,这是母夜叉孙二娘,画得真像个美人,哈哈!比那边的扈三娘还画得俏呢!忠义堂中坐的是宋公明……”说到这里,他深深地作了一揖,像拜佛似的,玉娇龙见了就不禁要笑。
  聂如飞又挺起腰来说:“我自幼就敬仰梁山众位英雄,所以十几岁时我就闯荡江湖,结交了许多江湖侠客、绿林英雄,只要是有名气的人我就设法结交,可是我还没遇见过及时雨宋公明那样的好汉!”
  玉娇龙就问说:“你认识李慕白吗?”
  聂如飞说:“久闻其名,只是没见过面,他若由此经过,我也想与他结交。”
  玉娇龙又问:“罗小虎呢?你认识不认识?”说出这话来她不由有些脸红。
  聂如飞怔了怔,就摇头说:“此人的名姓我不大晓得,想是新出世的好汉,恶牛山有个焦大虎,那倒是俺的兄弟!”
  当下他恭敬地让座,玉娇龙把草帽摘下,在旁边的凳子上,用手掠掠辫发,就在椅上落座,青冥剑就放在身旁。有个仆人托着盘子送来了两壶酒、四盘菜,菜很简单,酒杯却很大。聂如飞为玉娇龙满斟了一杯,全溢出来了,玉娇龙却摆手说:“我不喝!”
  聂如飞说:“不要多疑。我聂如飞的武艺虽然不高,生性却光明磊落,酒里不会有什么毒药!我先喝一杯叫你看。”说着他自己也满斟了一杯,一仰脖咕噜一声全呷下去了。他又笑着说:“你放心了吧?别说你远路来,给敝庄带来了运气……”
  玉娇龙听了这话,不由叉一阵惊愕,就听聂如飞接着说:“就是行路的客商投到这里,咱也不能错待。江湖好汉讲的是行侠仗义、四海结交、劫富济贫……”玉娇龙听这又是一句贼话,她便微微冷笑着,酒是绝不喝。

相关热词搜索:卧虎藏龙

上一篇:第九回 剑舞身随一身真敌众,鹰翻鹫落双侠各争强
下一篇:第十一回 幺魔小鬼诡计锁神龙,怪客奇人飞行来巨宅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