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七剑神君
2021-03-06 08:59:36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种滋味,就跟他每次离开一个地方,要启程到另一个地方时,心中所起的感触一样。
  他觉得此身如同飘泊的浮萍,不能在任何地方生根,只能由一个地方,飘荡至另一个地方,从无静息之日。
  孤独与寥落,常年累月的伴随着他,使他找不到自己归宿的所在。
  他这次遇见了白冷秋,可说是在厌倦流浪之后,尝试着把那颗孤独的心栽种在她的身上,希望能在几年之后,跟她一起寻到温憩的地方,不料白冷秋却在他的面前,被人从船上劫走,使得他又要开始飘荡……
  只不过这一次行程与以往找寻杀父仇人、失踪的胞妹不同,以往的飘荡是全无目的地,现在到底他晓得将要去的地方是长春岛!
  不过长春岛在他的印象里,仅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已,他自己也不晓得能否找得到那儿!
  他望着远处的点点灯火,苦笑道:“我是注定要一生流浪的,看来这一生都不会有机会找到归宿……”
  船,在夜色里逆流而上,河水拍打船舷的声音愈来愈响,金白羽默立了一会,终于抛掉满怀的杂思,走到船头,把昏迷未醒的顾子奇提了起来。
  由于船行颇速,又是逆河而上,是以激荡的河水把躺在船头的顾子奇一身衣服溅湿了。
  金白羽把他提进舱来,只见他紧闭双目,昏迷不醒,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全是水珠,哪有不久前舱里高谈阔论时那份神气?
  金白羽解开了他的穴道,把他平放在地上,等了一会,便听到他发出低低的呻吟之声。
  顾子奇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想必是断臂之处的伤口未好,又被金头陀挟持而来,沿路挣扎时把创口挣裂了。
  方才他被“丧门神”邓通闭住了穴道,血脉不通,创口才没出血,这下醒来,顿时便感觉到断臂处痛不堪言,忍不住发出呻吟之声。
  金白羽看到他的神情,再一想到不久前嚣张模样,真是觉得他又可怜,又可恨……
  他沉声问道:“是不是伤口痛?”
  顾子奇被他的话声所惊,睁开眼来,见到坐在身边的那人正是自己所害怕的青衣修罗。
  他一楞之下,随即跳了起来,准备逃走。
  “站住!”金白羽喝道:“你想到哪里去?”
  顾子奇四下望了一眼,没有发现金头陀和丧门神,他晓得那两人遇见了江湖上闻名丧胆的青衣修罗,只怕已经被杀死了!
  他的心中寒凛,再加断臂之处一阵接一阵的剧痛,使他没有勇气冲出舱去,跃入水里逃生。
  事实上他也明白自己断臂处伤口裂开,再一泡在水里,只怕就算能够逃去,也活不到北京城了!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颤声道:“你……你已经放我逃生,不会再……”
  金白羽道:“你是问我会不会杀了你?”
  顾子奇嘴唇蠕动了一下,突然跪了下来,痛哭道:“前辈,求你饶了我一命,我的父母只有我这个儿子……”
  “住口!”金白羽叱道:“你还记得你刚才那副嚣张的样子,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可怜起来?”
  顾子奇颤声道:“刚才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前辈,还请前辈能饶我一命……”
  金白羽冷哼一声道:“想不到闻名的大镖头九头金狮,会有这么个没骨气的儿子……”
  顾子奇脸上一红,道:“前辈,你只要饶我一命,我一定要爹爹跟你老人家陪罪……”
  金白羽洽哼一声道:“你既这么怕我,为什么还敢诬赖我劫了你们什么密陀神珠……”
  顾子奇嚷道:“小的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诬赖前辈!”
  金白羽瞪了下眼道:“你还敢狡辩?”
  顾子奇苦着脸道:“小的不敢狡辩,刚才一直是他们逼我来的,我并没有……”
  金白羽叱道:“你还敢说谎,难道不怕我的宝剑之利……”
  顾子奇道:“小的若是说谎,随前辈怎样处置都好,不信的话,可以把他们找来……”
  “哼!”金白羽重重冷哼一声,道:“你也晓得他们再不敢回到船上来了,所以……”
  顾子奇喊娘似的叫道:“小的敢发誓……”
  “不用发誓!”
  金白羽叱道:“我不会相信人的发誓。”
  顾子奇竭力辩白道:“是真的,那时我刚回到客栈里,他们便已等着,趟子手和所有的镖师都被他们杀了,他们见我一身是水,逼我交出密陀神珠……”
  他喘了口气,继续道:“我那时又冷又湿,伤口痛得要死,所以他们让我换衣服,在换衣服的时候,他们问我碰到什么事情,我老实的告诉他们,所以逼我到这儿来找你……”
  他说到这里,见到金白羽寒着脸不言不语,遂发誓道:“我讲的都是真话,假如有一句假的,让我被天雷轰顶,不得好死……”
  金白羽没有理他,冷峻的目光紧紧的逼视着他,使顾子奇全身好似掉进万丈悬崖之下,冻得牙关都在下住打抖。
  他这时连身上的痛楚都已忘掉,低垂着头,彷佛等待着接受死亡宣判的囚犯一样。
  就在他心中忐忑之际,他听到金白羽沉声道:“你站起来!”
  顾子奇愕然抬头,楞愣地望着金白羽,不晓得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
  金白羽怀中掏出一个小瓶,交给顾子奇道:“这是金创药,你拿去敷一敷伤!”
  顾于奇还以为置身在梦中,愣楞的接过那个药瓶,不知说什么才好。
  金白羽道:“你把湿衣服脱下,我这件外袍先借你穿一下!”
  顾子奇定过神来连忙站了起来,躬身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金白羽冷声道:“本来依你的作为,是该死于我的剑下,不过我既然放过了你,就不愿再杀你……”
  顾子奇喜出望外,忙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金白羽道:“你别以为我放过你,便欣喜若狂,假若你从此之后,不改你的为人,定然还会死于他人剑下……”
  顾子奇道:“小的一定痛改前非,从此好好的做人……”
  金白羽站了起来,脱掉外面的青色长袍,道:“你先把衣服换了再说吧,我还有话要问你。”
  顾子奇依言脱去外衣,他的手臂已经断去一条,动作很不灵活,好一会才把衣服换好。

×      ×      ×

  金白羽见到顾子奇脱衣时的痛苦情形,心中颇为感慨,忖道:“或许是我出手太重了点,以致使他遭到这么大的伤害,不过他若能记得这次的痛苦,从此改过自新,也未尝不是他的福气……”
  他看见顾子奇用牙齿咬开瓶塞,用那条仅存的左臂敷伤时的那份痛苦样子,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么做太困难了,还是让我跟你敷药吧!”
  顾子奇受宠若惊,道:“前辈,不敢劳你……”
  金白羽接过他手里的药瓶,道:“你方才若是能像现在这样有礼貌,就不会遭到这份痛苦了!”
  顾子奇恭声道:“前辈教训的极是,小的以后一定听你老人家的话行事!”
  金白羽把药粉洒在顾子奇断臂处,又在自己的衣襟上撕下一块布来替他包好,然后把药瓶收起,问道:“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顾子奇道:“多谢前辈的灵药,小辈的伤口已经不痛了!”
  金白羽摸了摸茶壶,倒了杯热茶交给顾子奇道:“你喝了这杯茶,会更舒服点!”
  顾子奇接过茶杯,怔怔地望了金白羽一下,他真不相信江湖上传说的青衣修罗,竟会突然变得如此和蔼起来!
  他一面喝茶,一面忖道:“或许他也是为了要得到那颗密陀宝珠吧!否则他不必对我这么客气!”
  这个想法才从脑海萌起,他立即便又加以否认!
  因为以青衣修罗的武功之强,手段之辣,是可以用恶毒的手段逼使顾子奇招出他所要知道的消息!
  他大可不必这么客气的对待顾子奇!
  顾子奇想到这里,对金白羽更有莫测高深的感觉!
  他不知道何以金白羽这么年轻,竟然练成了那么高的一身绝艺,并且由于行事正邪不分,手段毒辣残酷,而被江湖上列入四大魔尊之中,与成名江湖数十年的飞天神魔等人并驾齐驱……
  他在忐忑之中,喝完了那杯热茶,觉得精神一振,所有的疲劳都恢复过来!
  金白羽望着他喝完了茶,走到桌边拿起那个小铃摇了几下。
  他见到顾子奇诧异地望着他,解释道:“我是叫紫鹃把你的湿衣服拿去烘干,然后你才有干衣服好穿!”
  顾子奇听他这么说,才想到船是在急速驶行中,而白冷秋也一直没有看见。
  他问道:“前辈,白姑娘是否在里舱?晚辈要向她当面致歉!”
  金白羽道:“不用了!你有这份心意也就可以……”
  他的话声被紫鹃兴奋的声音所打断。
  “公子,是你唤我……”
  紫鹃一走进舱里,马上便看到了顾子奇披着金白羽的青袍坐在那里,顿时话声一停,诧异地问道:“金公子,他……”
  金白羽道:“他是顾公子,你刚才见过的。”
  他见到紫鹃用充满厌恶的目光望向顾子奇时,淡然一笑道:“紫鹃,麻烦你把顾公子的湿衣收下去,找人替他烘干,他在前面要上岸!”
  紫鹃不敢不听,看见有顾子奇在场,也不好多问,捡起了地上的湿衣,默然进入里舱。
  金白羽见到顾子奇楞楞地望着紫鹃背影出神,淡然一笑,道:“顾子奇!”
  顾子奇定了定神,道:“前辈有什么吩咐?”
  金白羽道:“你随令尊走镖有多少年了?”
  顾子奇道:“有五年了!”
  金白羽问道:“你可曾听过江湖上有太阳谷和长春岛这两个地方?”
  顾子奇目光一烁,道:“莫非前辈是来自太阳谷?”
  金白羽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从太阳谷而来,我只是听说有这两个地方!”
  “前辈!”顾子奇道:“那两个地方都是极为凶险之处,在武林中最神秘,最最恐怖之地……”
  金白羽问道:“你晓得那两个地方在哪里?”
  顾子奇道:“晚辈曾经听过家父提起这两个地方,一在漠北之中,一在东海之滨。”
  金白羽眼中闪烁出一阵光芒,问道:“你可曾到过那里?”
  顾子奇摇头道:“太阳谷和长春岛乃是武林中最最神秘的所在,并且也极为凶险,无人确知那两个地方在哪里,只是传说而已,并无人到过……”
  金白羽脸色冷静下来,自语道:“没有一个人到过那里,这份传说又从何而来?”
  顾子奇道:“这个晚辈也不明白了!”
  金白羽想了一下,道:“你把你所晓得的说出来吧!”
  顾子奇望着他,问道:“前辈想要晓得有关这两个地方,莫非是……”
  金白羽道:“你别管我想做什么,且把你所晓得关于太阳谷、长春岛的事告诉我……”
  他凝望了顾子奇一下,道:“我这人一向是恩怨分明,你若对我忠诚,我不会亏待你的,或许我会传你一套左手剑法,你回去后也好向你父亲有所交待……”
  顾子奇喜出望外,连忙单拳一抱,道:“多谢前辈!”
  金白羽看到他那副欣喜的样子,心中颇为感慨,一方面使他想到自己在父亲死去,怀抱着父亲留下来的那本手抄练功诀要,独自摸索着练习的痛苦情形!
  另一方面则是想到自己为了白冷秋,竟然改变了做法,对顾子奇如此仁慈起来。
  若在以前,他需要晓得一件事时,只须以“死亡”来威胁那个人,据他所知,没有一个人不在死亡之前低头的!
  如今他却会觉得自己太过辣手,而许以酬报,来使顾子奇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做法大违他一向行事的法则,显得颇为有人情味起来,所以他想起来,也不由暗暗为之吃惊,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
  其实他是因为一向孤独惯了,如今初尝情爱滋味,使他为了白冷秋而有所改变。
  最显著的一点便是顾子奇由于白冷秋所救,他不愿再杀死顾子奇,而辜负白冷秋的意愿……
  金白羽意念电转,沉声道:“你不必太过于高兴,我只希望你今后能够痛改前非,去掉那份浮躁骄傲之习,苦下决心,那么你将来的成就,决不至低于令尊之下,否则我将来也不会放过你的……”
  顾子奇凛道:“晚辈今后一定遵照前辈的吩咐,好好做人!”
  “我们的年纪差不了多少,你也不用如此客气!”金白羽道:“太客气,就显得过于虚假!你我朋友……”
  顾子奇惶恐道:“前辈此言,晚辈不敢苟同,所谓学有先后,技有高低,前辈的声望武功,实在都高于晚辈,怎能……”
  金白羽道:“这些话说了没有意思,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前辈之言极是!”顾子奇道:“家父行镖三十多年,足迹遍及漠北南荒,西陲东海,所见所闻,极为广泛,有时便把一些江湖轶事告诉晚辈,其中最使晚辈感觉兴趣的,便是长春岛和太阳谷这两个地方,当时曾一再询问家父,所以才能晓得有关这两个神秘所在的许多事情……”
  他好似忘了断臂之痛,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色,话声顿了顿,继续道:“据家父说七十年前江湖曾经出现两大奇人,一是东海神尼,一是七剑神君,那东海神尼武功高不可测,平素仅是一枝拂尘,一串念珠,但是她所修习的乃是佛门神功,功力已至化境,曾凭着一枝拂尘大败当时江湖上的邪道绝顶高手九指魔君……”
  他的话声稍顿,解释道:“九指魔君便是食人魔尊的师父,飞天神魔的师伯……”
  金白羽不知道顾子奇怎会在说出有关太阳谷和长春岛的事情时,又扯出一甲子前武林的两大奇人,七剑神君和东海神尼来。
  不过他从未听过这些武林掌故,是以听来颇感兴趣,没有出言打断顾子奇的话。
  顾子奇喝了口茶,继续道:“至于那个七剑神君则是道家的丹士,据说他的剑法已经到了飞剑十丈,取人首级的神妙地步,已经练成道家的罡气功夫……”
  金白羽忍不住好奇,打断了他的话,冷笑一声道:“天下真有飞剑杀人的功夫?我不相信,定然是传说而已,其实剑法够快之人,运剑杀人,远望过去,也只见一道白光。这点并无什么困难……”
  顾子奇听他说得轻松,想起不久前见到金白羽施展的那手迅如电掣,神奇莫测的剑法,心中忍不住一阵欣喜。
  他暗忖道:“假如我能练成像他那样神奇的剑法,断去这条手臂也划得来,其实只要他一半的功夫,走遍天下也就难得遇见敌手了!”
  金白羽说完了话,没有听见顾子奇回答,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啦?”
  顾子奇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忙道:“哦,前辈说的不错,江湖传说,总是有些夸大,依晚辈的看法,七剑神君的剑法再行,也不会比前辈你的剑法更加神妙了……”
  “这也说不定!”金白羽道:“武学之道,浩翰无边,或许他有那么高的成就也不一定……”
  顾子奇听他这么一说,真不晓得该附和他的话好,还是坚持原先的意思?
  他干咳了一声,决定不表示意思,把这问题放开一边,继续道:“据说七剑神君最厉害的地方,还是他随身携带的七柄宝剑,那七剑长短不一,有的宽有七寸,长可五尺,有的仅长尺许,宽如小指,虽然那些宝剑长短不一,但是全都是削铁如泥,斩金断钢的利器,每当七剑神君应敌时,他总是选择敌手武功高低而决定使用哪枝宝剑……”
  他望了金白羽一眼,道:“传说七剑神君虽是出身道家,然而他行事一向毒辣,剑法又高强无比,凡是与他交手的人,没有一个留不活命……”
  金白羽淡然一笑,道:“这家伙跟我的脾气倒很相同,只不过他随身都要带上七枝宝剑,那岂不是太麻烦了!”
  顾子奇道:“据说他的七剑神君的名号,就由于这样得来的……”

  请续看第二部《百剑盟主》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二部 百剑盟主
上一篇:
第九回 阴山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