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东海神尼
2021-03-06 09:01:10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白羽笑了笑,道:“他这个名号虽然响亮,却也太麻烦了点,若是换了我,就不愿那么做,想想看,一个人身上要带着七枝宝剑,遇见对手还要选择宝剑,这有多讨厌?”
  顾子奇道:“前辈说的极是!”
  金白羽很感兴趣地道:“当时天下还有东海神尼,若是七剑神君与之相遇,我不知道他将要使用那枝长剑来对付东海神尼!”
  顾子奇道:“据说七剑神君先后曾经有三次跟东海神尼交手,他曾经轮流使用七枝宝剑,连变七种剑法,结果仍然无法取胜……”
  金白羽眼中烁烁发光,道:“哦!他们果然遇见了!我想那三场决斗一定非常精彩,不过七剑神君的剑法那么神妙,又怎会不能取胜?”
  “详细的情形晚辈也不清楚。”
  顾子奇道:“但是七剑神君和东海神尼的仇恨就是由于三次交手,不分胜负而开始的,此后直到他们死了,这个仇恨依然纠结下去……”
  金白羽听到这里,恍然道:“东海神尼收的徒儿就是居住在长春岛的,而七剑神君的传人大概就是居于太阳谷……”
  “前辈说得不错!”顾子奇道:“在三十年前,长春岛和太阳谷似乎不约而同的来到中原,他们一方面找当时的高手印证武功,另一方面到处找寻根骨好的少年,据说他们在江湖上一共停留了半年,武林正邪各派的精英死去大半,直到二十年后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金白羽把顾子奇的话跟丧门神所说的印证一下,渐渐有了个完整的概念。
  他想了下,问道:“他们后来一齐从江湖上悄然退去,是否因为双方发生争斗之故?”
  顾子奇道:“当时太阳谷和长春岛的人一齐失去踪影之后,江湖上曾有许多揣测,其中最为接近的揣测便是前辈此刻所说的,双方发生一场大的决斗!”
  他笑了笑,道:“除此之外,别的解释都不太适用,因为从那两个地方出来的高手,武功之奇,功力之高,江湖罕见,连当时少林掌门慧定大师都在下到二十招之内被太阳谷里的高手杀死,除了长春岛的人之外,武林中不会有他们的对手,他们又何必退回太阳谷?”
  金白羽想了一下,问道:“七剑神君是道家丹士,东海神尼则是佛门得道的师太,他们的传人既然修习佛道两门武功,又如何会造出那么大的杀劫?”
  “这个小辈就不明白了!”顾子奇愕了一下,说道:“或许是他们住的那两个地方,使得他们性情改变之故吧!否则便是他们的武功太过厉害,除了杀人之外,别无选择……”
  他说到这里,想到了金白羽神奇的剑法和毒辣的手段,不由心中一寒,忖道:
  “说不定他便是从太阳谷里出来的人,否则他的年纪如此之轻,武功造诣怎会这样高?在短短的两年中,便跻身四大魔尊之内……”
  他愈想心里愈寒,深自后悔自己的话说得太多,没有考虑便讲了出来,说不定会遭到金白羽杀死……
  他偷偷的望了金白羽一眼,只见对方那斜飞的剑眉微微蹙起,目光凝注在舱壁,不知在沉思什么,一股慑人心魄的神态,从他的身上散放出来,使人见了不敢逼视。
  顾子奇忐忑的把头转了过去,不敢说话,似是一个待决的囚人,等待宣判罪名……
  其实金白羽脑海中所想的问题与顾子奇根本没有关连。
  他是从长春岛的人设置画舫,寄籍秦淮想起,一直想到她们突然劫走白冷秋的事。
  他暗忖道:“是不是由于长春岛的弟子不够,所以才由岛上的人秘密来到中原找寻根骨上佳的传人?”
  可是他很快又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因为长春岛的人若是要收白冷秋为传人,定然不会留下纸条,要自己赶去长春岛……
  “莫非她们劫持白冷秋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诱我到长春岛去?”他继续忖道:“可是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呢?难道她们需要我帮助她们不成?”
  他的思绪急转,一时之间想了许多问题,然而每一个问题却都不能获得正确的答案……
  舱内的雨人都陷入沉思之中,变得一片寂静,只有舱外两舷有激荡的水声传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金白羽停止了复杂的思绪开口道:“在近些年来,江湖上可曾有人见过长春岛和太阳谷的人?”
  顾子奇定了定神,道:“这个倒没有听见过!”
  金白羽问道:“令尊在提起这两个地方时,可曾说起大约在哪里?”
  顾子奇犹疑了一下,道:“正确的位置,没有人晓得,不过有人猜测长春岛位于东海普陀附近,太阳谷则在漠北吐鲁蕃盆地里……”
  他的话声一停,试探地问道:“前辈,这两个地方的位置对不对?”
  金白羽诧异地望了他一眼,道:“我怎么晓得对不对?我又没有去过。”
  他极为聪敏,一见顾子奇的神态,恍然道:“敢情你认为我是来自太阳谷的?”
  顾子奇尴尬地一笑道:“前辈方才说过并非来自太阳谷,晚辈怎会这么想?”
  金白羽冷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使他更加难堪的话。
  他侧首望了望舱外,只见夜色深沉,远处灯光朦胧,不知道画舫驶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暗暗付道:“长春岛既是在东海,如果不能在明天追到那两艘画舫,只怕要出海才行,不知这艘画舫能不能够航行在大海之中?”
  他收回远眺的目光,望着顾子奇,道:“我还弄不清你们保的这趟镖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顾于奇楞了一楞,问道:“前辈说的是密陀宝珠?”
  金白羽颔首道:“令尊的经验如此丰富,怎会不晓得赛空空乃是江湖上的神偷?他从天龙寺偷来密陀神珠,你们保这趟镖,岂不惹来大麻烦?”
  “前辈是说我们不该保这趟镖?”顾子奇苦笑道:“这完全是由于盛名之累,那赛空空装扮成一个珠宝商到镖局来的时候,家父便识破他的身分,但是他却以言词激使家父答应承保这一趟镖……”
  他轻轻叹了口气道:“家父当时并不知道赛空空偷了藏土密陀神珠,再加上过于自信金狮镖局的威名,所以才派晚辈走这一趟……”
  金白羽问道:“像这么重要的镖,他怎么不亲自出马,却派你出来?难道他认为那个武当剑客便可以依赖吗?”
  顾子奇道:“这也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家父认为若是他老人家亲自出马,恐怕太引人注意,所以……”
  他苦笑了下道:“没想到我由于一时气盛,偏偏遇上了前辈,以致……”
  金白羽冷笑一声道:“遇到了我倒没有关系,你们这趟消息外露,只怕今后麻烦更多……”
  “前辈说的是!”顾子奇道:“晚辈所担心的是今后追查密陀宝珠的人,都会把目标指向我们镖局……”
  他苦笑了下道:“家父数十年的声誉,只怕会毁于一旦,从此再也无法……”
  金白羽道:“这很简单,你们可以说是我拿的,我想不会有人找到我的头上…… ”
  顾子奇道:“多谢前辈……”
  金白羽道:“这没有什么,我孤身一人,浪迹天涯,行踪无定,他们绝难找得到我……”
  他苦笑道:“何况我也不怕他们,谅他们也不敢找我的麻烦……”
  顾子奇真不明白金白羽为何要这么做,其实金狮镖局的关门与否,跟他青衣修罗是毫无关系的,他又何必替金狮镖局担这个重任?
  顾子奇心中的那份感激与欣喜真是难以言喻,他也无暇去猜测金白羽为何如此厚待他,有些激动地道:“前辈,晚辈真不知道该怎样感激你……”
  金白羽道:“你不必感激我,这么做使我觉得没有欠你的!”
  顾子奇愣楞地望着他,不知他为何说出这种话来,其实他不明白金白羽的观念里,认为顾子奇坦白告诉他有关太阳谷和长春岛的事情,便是帮助他的举动,他若是不想办法加以报答,便是欠了顾子奇的一份情。
  他行走江湖虽仅两年,所杀之人不少,帮助的人也是不少,一向都是心胸坦荡,便是抱着这份人不欠我,我不欠人的心理。
  他看到顾子奇发楞的样子,微微一笑,也没有加以解释。
  他想了想,问道:“这么说来,那颗密陀宝珠仍然是由赛空空拿去了?”
  “我想是的!”顾子奇道:“晚辈出来之时,赛空空仍然留在客栈里,当时我曾叫人好好的看着他,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们的人全都死了,赛空空也不知去了哪里……”
  金白羽道:“这么说,你们护镖的那些人可能是赛空空杀死的?”
  顾子奇点点头道:“晚辈认为赛空空一定认为我们遇上了麻烦,所以才决定中途溜走,我们镖行里的伙计阻止他,他才动手……”
  金白羽道:“你认为一定是这样吗?难道不可能有人在你离开客栈时潜入房内,将赛空空劫走或杀死?”
  顾子奇道:“当然很可能是这样,不过那些人是死于暗算之下,若是有高手进来,绝不会对他们施以暗算,因此晚辈认为……”
  他说到这里,一个人匆匆的走进了舱来,嚷道:“金公子,后面有船追来了。”
  金白羽见是赵七慌慌张张的奔了进来,忙道:“你镇静一点,慢慢说,是什么人追来了?”
  赵七道:“我们开船没多久,便有一艘船紧跟而来,本来小的没有想到他们是追赶我们的,哪知道刚才船上的一个人,突然丢了一支飞镖过来,镖上带了块布条,要我们马上停船。”
  金白羽剑眉一扬,道:“哦,有这等事情,赵七,那支镖呢?”
  赵七道:“镖还插在舱板上,小的没能拔下来,只把布条撕下……”
  他把手里拿着的一块白布条交给金白羽,说道:“公子你看,这就是那块布条。”
  金白羽接过那块白布,只见上面有几个血渍斑斑的字。
  他凝目一看,冷哼道:“好大的口气,竟然要我们停船接受检查!”他把那块布条重又递给顾子奇道:“你认识这上面的记号?”
  顾子奇接过白布一看,道:“这是“追魂神镖”秦重的标记。”
  金白羽问道:“你认识他?”
  顾子奇摇了摇头道:“晚辈不认识,但是他与曾师叔是生死之交,恐怕他是来找曾师叔的。”
  他的话稍顿,继续道:“曾师叔噍家父之请,随同晚辈南下,路上曾托人送了两封信给他的朋友,一是“追魂神镖”秦重,另一是“快剑”褚良,据他说是要找这两人作帮手……”
  金白羽道:“这么说来,他是恐怕路上出什么岔子,有损他的声誉,所以把他的两个朋友找来相助?”
  顾子奇点了点头道:“曾师叔的本意是这样的。”
  金白羽道:“那么他们乘船追来,想必是到了客栈之后,没有见到那位拳剑双绝,这才赶到秦淮河边打听到有关的事情俊,才乘船赶来?”
  他站了起来,问道:“好了,现在我要怎样去对付那个追魂神镖?”
  顾子奇为难地道:“前辈,我想我们还是不要理会他们……”
  金白羽冷哼一声道:“他们来找麻烦,我若不理他们怎么行。”
  顾子奇真不晓得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才好?
  他既不能把金白羽杀死“拳剥双绝”曾云鹤之事明白告诉“追魂神镖”秦重,也不能让金白羽对追魂神镖置之不理。
  是以他楞楞地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金白羽道:“你在舱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顾子奇道:“前辈,请你不要……”
  金白羽道:“他们若不太过份,我决不出手就是了!”
  他侧首对赵七道:“赵七哥,我们走吧!”
  赵七应了一声,随在金白羽之后,朝舱后行去。
  行走之时,他问道:“赵七哥,你在船上有多久了?”
  赵七道:“小的从十五岁开始已经在船上了,不过上这艘船不过两年多。”
  金白羽道:“你行船的经验那么丰富,不知能否把这艘船驶入东海?”
  赵七楞道:“公子,这艘船要入东海?”
  金白羽道:“如果在长江里追不到那两艘画舫,我想恐怕要入海了!”
  赵七惊问道:“她们把白姑娘劫入东海做什么?”
  金白羽懒得跟他解释,问道:“你且告诉我,这艘船能不能在东海行驶就行了,别的让我来操心。”
  赵七摸了摸头,道:“十多年前,小的曾经在一艘大船上到过南洋,不过却没到过东海,对于那儿的水道不熟悉,再加上海上的风云变化莫测,恐怕到时候……”
  金白羽道:“你的意思是船可以入海?这就行了,其他的事情让我决定。”
  赵七道:“假如我们要入海,船上还得补充米粮、淡水,此外船的装饰都该除去,海上的风浪太大,有些人忍受不了,恐怕还得加募船夫……”
  金白羽道:“关于这些事情,你跟白义商量,由你负责办理,在出海之前全部办妥。”
  赵七道:“金公子,听说东海之上海盗很多,尤其是倭奴国的浪人,他们遇上了任何一艘大船,都是洗劫一空……”
  金白羽站定了脚步,沉声道:“这些事情都有我来处理,你只要负责船上的事情就行了,知道吗?”
  赵七见到他脸色冷肃,不敢多言,点头道:“小的知道了。”
  金白羽加快了脚步走出舱外,只见船后廿多丈远之处,有一艘画舫破浪而来。
  在激荡有如点点银星的波浪里,那艘船上的风帆不住拂动,整个船摇摇晃晃的紧追而来。
  “金公子,”赵七在他的身旁道:“就是那艘船。”
  金白羽道:“那人在船上射来的镖钉在哪里?”
  赵七指着他身后的船舱,道:“就钉在那儿。”
  金白羽回头望了望,诧异地道:“那人距离这么远,竟然能够发镖射到这里来?”
  “不是的!”
  赵七道:“刚才,两船相距较近,现在又远了!”
  他望了望远处的那艘船道:“不知怎的,那艘船一会儿很快,一会儿又慢了下来!”
  金白羽听赵七这么说,放心不少,他本来估计那个追魂神镖的武功颇高,可能与自己不相上下?
  这不听赵七之言,晓得双方距离并没有那么远,追魂神镖发镖时只不过距离十多丈而已!
  任何一个使用暗器的人,在相隔数丈之处就能发射暗器,功力有独到之处的高手,则由于内力的高强与技术的精练,可以使暗器远达十数丈远。
  是以金白羽见到那追魂神镖竟然能够在二十多丈外发出银镖,还能够插入舱壁,他的心中不由大惊。
  因为以他的内力来说,也无法在这么远的距离发射银镖。
  赵七见他默然无语,又道:“公子,我们不必理他们,那艘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我们的。”
  金白羽问道:“既是如此,那么你刚才为何要那么慌张?”
  赵七道:“刚才不晓得怎么,那艘舱突然好快好快,就跟一枝箭样,所以小的才……”
  金白羽道:“哦!有这等事?”
  他想了一下,很快便猜出那艘船上必然是有人用真力催动船行之速。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二回 武当快剑
上一篇:
第二部 百剑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