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势不两立
2021-03-06 09:43:55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个玄衣武士就像被人猛推了一把似的,身躯一震,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
  金白羽徐徐道:“请通报古庄主一声,就说在下求见。”
  玄衣武士定了定神,急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抖手往空掷去,劈啪一声,空中爆炸开来,化成了一幢蓝焰焰的火光。
  金白羽知他所发的是信号,随道:“我没空久等,你们已然发出旗花,便算尽了责任。”
  不待玄衣武士回答,举步往前行去。玄衣武士自知无法拦阻,随即将身一闪,让出路来。
  他这一路行去,经过了足有五六处哨卡,俱都是发出信号,并无一处阻拦,直到离庙不及三五百步,迎面飞也似的奔来了一人,青衣窄袖,背插长剑,竟是一个小厮,远远便朗声喝道:“来客请通名。”
  金白羽缓缓答道:“青衣修罗。”
  小厮面色微微一变道:“请示来意。”
  金白羽微微一笑道:“见古庄主有事面商。”
  小厮略事迟疑道:“尊客请随我来。”
  领着金白羽一迳进入大殿,只听一阵哈哈宏笑,古长卿由内迎了出来,拱手笑道:“不知大驾光临,有何教谕?”
  金白羽抱拳还礼道:“在下有几件事须向尊驾请教。”
  古长卿哈哈笑道:“好说,好说,先请里面坐下再说吧。”
  领着金白羽进入云房,小厮献上香茗。
  金白羽开门见山的道:“尊驾筹组百剑之盟,宗旨何在?”
  古长卿捋着颔下长髯,徐徐道:“唯一的宗旨便是宏扬中原武学。”
  金白羽接道:“再有便是对付太阳谷与长春岛对么?”
  古长卿面色微变道:“也可以这样说。”
  金白羽又问道:“尊驾确知这两派的势力已入侵中原?”
  古长卿为人深沉机智,喜怒不形于色,虽然感到金白羽的问题甚是突然,而且用意不明,仍然平和的答道:“不错,兄弟确知这两派势力又进入中原了。”
  金白羽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徐徐道:“尊驾业已膺选盟主,自然也早有应付之策。”
  古长卿暗哼一声,微微笑道:“兄弟不妨套句俗话,那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金白羽朗声笑道:“就是这样简单么?”
  古长卿正容道:“除非他们能够改变宗旨,不再滥施残杀。”
  金白羽话题一转道:“百剑盟的宗旨在下已经明白了,不过我得问问你,对区区在下,是否也列入对付之内?”
  古长卿朗声笑道:“这得问阁下你自己了,如果你是太阳谷的门下,或者是为太阳谷作伥,那就很难说了。”
  金白羽复又道:“除此以外?”
  古长卿心里一动,说道:“如属个人恩怨,百剑盟不想过问,比如拳剑双绝之事,自有武当出面,与百剑盟无关。”
  金白羽立起来道:“很好,咱们的交谈到此为止,以后河水不犯井水。”
  古长卿缓缓道:“且慢,兄弟还有一件事得向金大侠请教。”
  金白羽道:“可是前晚河堤之事。”
  古长卿点点头道:“兄弟希望金大侠能够略作解说。”
  “那不是我,”金白羽脸上略现愤然之色道:“兄弟正在暗中追查冒我的身分之人。”
  古长卿江湖经验丰富,阅人极多,知他所说不假,当下故作失惊道:“有这等事情?”
  金白羽点点头道:“在下所以亲来拜访庄主,就是为了此事,在下并不在乎百剑盟对付我,而是免得贵盟中了人家嫁祸的阴谋,把目标弄错了。”
  古长卿连连点头道:“极是,极是,不过兄弟还有一项不情之请,金大侠能答应么?”
  金白羽看了他一眼道:“庄主有话尽管说,只要不使在下过份为难,我可以考虑答覆。”
  古长卿轻吁一口气道:“为免盟友们的误会,希望金大侠表露师门。”
  金白羽摇摇头道:“此事请恕在下不能答应,因为家师系死在仇人之手,在下一旦说出,将来寻访仇人就更困难了。”
  古长卿甚为失望,道:“既是如此,兄弟不便勉强了。”顿了顿又道:“兄弟在江湖比金兄多混了几年,认识的人多,如若有兄弟效力之处,兄弟甚愿效劳。”
  金白羽知他存有拉拢之心,随道:“庄主的盛情,在下先谢过了,以后如有需要,在下当登门拜访。”
  古长卿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此乃兄弟份内之事,理应效劳。”
  此人外貌忠厚,待人热忱,颇似一位仁厚长者,金白羽自出江湖以来,所遭遇的,都是砍砍杀杀,甚少遇上此种人,不自觉的对他生出一种好感,遂又道:“庄主乃是忠厚长者,在下接受这份好意了,不过我得表明,在下与中原武林人是友非敌。”
  古长卿庄容道:“兄弟是绝对信任金大侠的。”
  金白羽瞥了他一眼道:“在下还有一句话向庄主透露,长春岛确已有人进入中原,在下已接到长春岛的邀约。”
  古长卿面露微笑,点了点头道:“金大侠既掬诚相告,兄弟也不隐瞒,与你同住客寓的那位锦衣公子,他就是太阳谷的门下。”
  金白羽道:“他叫谷之阳,武功似不在我之下,在下也有些怀疑他是太阳谷之人。”
  古长卿沉吟有顷,抬头笑道:“谷之阳这名字,无异于说明他就是太阳谷之人,此人兄弟早就对他有所怀疑。”
  金白羽恍然大悟,暗暗点头,忖道:此人既会鬼影千变身法,果是太阳谷来人无疑了。
  古长卿见他沉吟不语,遂又道:“金大侠如无急事,希望你能多留一刻,兄弟替你引见几位朋友。”
  金白羽想了想道:“不必啦,兄弟此来并无借重贵盟之意,在下要单人匹马,与长春岛斗一斗。”
  古长卿朗声大笑道:“壮哉,就凭你这句话,便为中原武林增色不少。”
  金白羽抱拳一躬道:“天色不早,在下就此告辞。”
  古长卿满面含笑道:“兄弟对金大侠的侠胆雄心甚是佩服,我可以告诉你,对于长春岛之战,你绝不会孤单。”
  金白羽哈哈一阵朗笑,大步行出了大殿,他对此行甚感满意,这并非是因为消除了百剑盟的敌意而感到快慰,最使他欣慰的是认识了古长卿这个人。
  此人温文儒雅,交游广阔,且是非分明,对将来寻访杀父仇人,必有极大的帮助。
  当他越过长堤,正待施展轻功,返回城内之际,突地,堤后闪出一行人来,为首一位道长,五绺长髯飘垂,正是武当凌虚子,后随的有“快剑”楮良、“追魂镖”秦重、大明禅师等约有五六位高手。
  金白羽霍地把脚步停下,冷冷瞥了一眼,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冷笑。
  凌虚子沉下脸,哼了一声道:“武当与你何怨何仇,为何屡对我门不施毒手?”
  金白羽冷冷道:“你说的可是拳剑双绝之事?”
  凌虚子怒道:“岂只是曾云鹤,今天又有三个门下,死在你的剑下,这笔账咱们有得算了。”
  金白羽大感奇异道:“有这等事情?”
  凌虚子哼了一声道:“大丈夫敢作敢为,你既然做了,为何不敢承认?”
  金白羽原是极其冷傲之人,自遇见白冷秋后,性情已然大变,凌虚子的一再相逼,不觉又激发了他的冷傲之性,当下仰着脸道:“在下懒得多作解说,你们都记在我的账上好了。”
  凌虚子口诵无量佛道:“贫道久已不和人动手了,希望施主能听从贫道劝告,与贫道去武当见掌教,出家人慈悲为怀,掌教或能给你一条自新之路。”
  金白羽朗朗大笑道:“凌虚子,你把我金某人看的太不值一文钱了,如若是三个月前的青衣修罗,今晚只怕又是一场不了的血腥事件。”
  “快剑”褚良原是极其暴戾之人,不由扬声怒喝道:“那可未必见得。”
  金白羽冷峻的道:“如若真个要动手,你们都不是我的敌手,可归告贵掌门人,一个月后,在钟山之麓决一胜负。”
  凌虚子心头一凛,他年登古稀,对以往之事,记忆犹新,他清楚记得三十年前少林掌门慧定大师,亦是在这种情形下,与太阳谷高手约斗而丧生。
  此人年纪轻轻,便已跻身四大魔尊之列,极可能是得自太阳谷的传授,想到这里,不觉倒抽一口凉气。
  “快剑”褚良仗着师伯在旁,哪管许多,暴喝一声,倏然一振腕,长剑圈起朵朵剑花,劈面向金白羽攻去。他素有快剑之称,出招疾逾奔电。
  孰料,剑才递出,蓦觉一股无形气劲,挟着无与伦比的力道,直撞了过来,同时手上一紧,长剑似已被一把强有力的铁钳夹住,百忙中急往回撤时,身形已被那股力道反弹了回来,踉跄倒退了七八步,摇摇欲坠。
  这原只是一瞬间事,当褚良猝然突袭之时,凌虚子便知要糟,可是拦阻已经不及,不觉顿脚一声长叹,急伸手将他扶住。
  褚良张口喷出一股血箭,微弱地摇头道:“师伯……弟子……”
  凌虚子伸手连点了他几处穴道,沉声道:“不可开声说话。”
  金白羽出手一招,便夺下了褚良的兵刃,且用神功震伤了他的内腑,心中亦是吃惊,对自己功夫进境之快,感到大出意料之外,当下抖手把夺来的长剑掷出,那剑却如脱弦之箭,齐柄没入一株白杨树内,举步前行道:“在下现已不愿伤人,归告贵掌门人,莫忘一月之约。”
  凌虚子此刻面色十分难看,在此情形下,他原应挺身一战,但他有自知之明,自己武功虽高出褚良甚多,可是绝不是对方的敌手。
  他浸淫武学数十年,已然看出对方所发的掌力,近似道家罡气,或者是佛门般若禅功,不然绝没有如此强大的轰震之力。
  眼看金白羽颐长的身影缓缓消失于暗影中,唉声一叹道:“秦贤侄,把避尘背回去。”
  “追魂镖”秦重双手各握三支追魂镖,本拟出其不意发出,但不知怎样,竟鼓不起勇气出手。经凌虚子一喊,方才回过身来,奔到褚良面前道:“师兄,你伤势如何?”
  凌虚子挥手道:“不用问了,背回去吧。”
  只听暗影一人倏然开言道:“不可移动他。”
  秦重不由一怔,抬头看去,只见风陵庄主,倒背着双手,缓缓由堤上踱了下来。
  凌虚子寿眉微皱,道:“庄主有何教谕?”
  古长卿徐徐道:“避尘道长内腑已然离位,此刻绝不可移动,不然非成残疾不可。”
  凌虚子不禁脸上一热道:“贫道已然封了他几处穴道,稳住伤势。”
  古长卿俯下身去,摸了摸避尘道长的胸膊,正容道:“兄弟绝非危言耸听,他伤得果是不轻。”
  凌虚子亦已看出避尘的伤势果是不轻,自忖没有把握为他疗治,唉声一叹道:
  “贫道亦知他伤得不轻,目前只有暂时让伤势稳住,再派人去嵩山求取少林的八宝回春散了。”
  古长卿摇头道:“远水难救近火,不若让兄弟先行试试看。”
  凌虚子心里虽然不顺,但人家一番好意。可不便阻止,于是稽首谢道:“那就有劳庄主了。”
  古长卿微微一笑道:“彼此同舟共济,小事何足言谢。”
  随在褚良身旁盘膝坐下,伸手抵在他命门之上,缓缓将真气输入,助他调息行功。
  大明禅师,“追魂镖”秦重,俱是行家,见古长卿拚耗真元,为褚良疗伤,心中甚为感动,各自将兵刃撤出,二下一分,都面朝着外,凝神戒备,为他护法。
  要知练武之人,对本身的真元,都极其看重,任何人都不愿为一个不相干之人,耗损真元,为他疗伤,而古长卿居然这样做了。
  古长卿足足耗去了一个多时辰,方才长吁一口气,把手掌撤回,起身笑道:“幸不辱命,避尘道长的伤势已无大碍了。”
  褚良适时把眼睁开,挣扎着站立起来,古长卿急道:“你暂时还不能行动,可再静息一会。”
  褚良点了点头道:“庄主的大德,容后登门叩谢。”
  古长卿朗声笑道:“小事不必挂齿。”
  凌虚子接道:“庄主适才是偶然路过,还是特地赶来?”
  古长卿道:“兄弟乃是偶然出来走走,赶巧便遇见了贵派与青衣修罗发生争斗。”
  凌虚子长叹一声道:“贫道无能,竟眼看着那魔徒从容离去。”
  古长卿道:“道长何必自谦,青衣修罗虽然武功极其霸道,怎敌道长的神功。”
  凌虚子脸上一热,变色道:“庄主你是有意挖苦?”
  古长卿连连摇手道:“道长不要误会,兄弟说的是实话。”
  凌虚子低喟一声道:“庄主或许未见此人出手,功力确然胜过贫道极多。”
  古长卿故作失惊道:“果有此事?”
  凌虚子叹道:“贫道若然是他的敌手,我也不会让他轻易走了。”
  古长卿又道:“道长可曾看出他的武功路数?”
  凌虚子摇了摇头,刚才金白羽出招委实太快,在场之人,俱不曾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古长卿点了点头道:“太阳谷的武功,向以迅快凌厉见称,看来青衣修罗果已得了太阳谷的传授。”
  凌虚子忧容于色道:“武林浩劫已临,此项救亡图存之责,只有寄望于庄主你了。”
  古长卿忙道:“道长说哪里话,风陵庄不过小帮小派而已,岂堪负此大责重任。”
  凌虚子正容道:“贫道绝非奉承之言,当今之世,又有几人具有庄主这般才能,万望以大局为重,万勿推卸责任。”
  古长卿唉声一叹道:“武林这般看重古某,实令兄弟惶恐不安,事到如今,兄弟也不说那客套话了,尽我一切力量便了。”
  凌虚子又道:“青衣修罗已约定敝掌门人,于下月在钟山之麓决一胜负,武当生死存亡在此一战,贫道连夜便得赶回武当,面见掌门人,禀告一切。”
  古长卿沉思有顷,徐徐道:“依兄弟看来,青衣修罗并非真正太阳谷之人,咱们不应对他过份逼迫。”
  凌虚子不以为然道:“武当与青衣修罗已成势不两立,他是不是太阳谷之人,都是一样。”
  古长卿知武当与金白羽的仇恨已深,劝解之言等于白说,当下拱拱手道:“夜深了,道长请回吧,兄弟也得回庙去了。”
  凌虚子心中有事,当下稽首还礼道:“一切还望庄主多多费神,贫道多则半月,少则十天,便可赶回金陵。”
  领着“追魂镖”秦重等,匆匆赶回城去。
  古长卿望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也缓缓向堤下行去。此人城府深沉,极富心机,出江湖不及十年,声名已可与武当,少林并驾齐驱,他的武技从不曾在同道之间显露过,可是江湖上人俱都知他武功高强,但究竟高到什么程度,没有一人能够具体说明。
  此次各派在金陵集会,共组百剑之盟,便是他为发起人,接到通知前来加盟的,包括正邪各派,确已近百人,由此可见他声望之隆,交游之广了。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三回 风云幻变
上一篇:
第一回 长春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