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长春门下
2021-03-06 09:43:09   作者:萧瑟   来源:萧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阴山神魔一见古长卿等人,立即高声问道:“古兄,可曾见有人从这面去么?”
  古长卿徐徐答道:“你问的可是青衣修罗?”
  阴山神魔道:“除了青衣修罗外,还有没有别的人?”
  古长卿道:“另有一个锦衣少年。”
  避尘道长趋前插言道:“此人就是杀死“开碑掌”胡振远之人。”
  古长卿沉思有顷道:“兄弟认为此锦衣少年的来历,比青衣修罗还要来得可疑。”
  避尘道人又道:“贫道于画舫之中,便已觉出青衣修罗的武功,极似太阳谷的路数,如今又与那锦衣少年一路,那是更不会错了。”
  阴山神魔冷冷道:“兄弟早就说过,青衣修罗乃是太阳谷之人,你们不信又有什么办法。”
  凌虚道长神色凝重,徐徐言道:“不过有一事贫道甚是不解,方才大家所去的尼庵,明明是长春岛门下落脚之地,如何又变成了太阳谷的巢穴?倒把贫道弄糊涂了呢。”
  古长卿轻咳了一声,缓缓道:“这也并非难解之事,也许刚才那二人,我等乃是无意中遇上,并不能认定他们一定是从尼庵出来,不过咱们可以确定的是,太阳谷与长春岛的两股势力,已然卷土重来,咱们还得早商对策。”
  阴山神魔点头道:“古兄之言极是,兄弟已然传信两位师兄,日内必可赶到。”
  古长卿又道:“武当等各名门正派,人材辈出,不知凌虚道长有何高见?”
  凌虚道长冷冷道:“本派乃是出家人,平日恪遵祖训,严禁参与江湖杀伐之事,恐难当此大任,一切还望古大侠多多偏劳。”
  古长卿朗声笑道:“风陵庄不过小小的一个山庄,算不得什么大派,兄弟所以挺身而出,筹画百剑之盟,无非是为了千万武林同道的安危,绝无妄自尊大之心。主盟之事,武当最为相宜。”
  凌虚道长微微笑道:“古兄仁心侠胆,剑术高超,贫道望尘莫及,这发号施令之事,古兄足可当之无愧,何必客气。”
  阴山神魔沉哼一声道:“大敌当前,诸位为何尽说些无关痛痒之事。”
  古长卿迅速接口道:“此间不是谈话之所,诸位且到兄弟的行馆歇息,咱们再从长计议。”
  阴山神魔道:“这还像话,请古兄先行带路吧。”
  古长卿微微含笑道:“诸位请随兄弟来。”
  凌虚道长突然开言道:“贫道尚有一些俗务,得回去吩咐一番,不能随诸位去了,告辞。”
  阴山神魔哼了一声道:“就算有事,也不争这一时片刻。”
  古长卿忙道:“武当来的门下极多,道长如若确实有事,那就请便吧,恕兄弟不送了。”
  凌虚道长对众人一稽首,率领着避尘道长,缓步行去。
  古长卿长吁一口气,摇了摇头,带领着群雄,沿着长堤,缓缓行去。
  金白羽此时已把各派动静,听了一个大概,悄声对谷之阳道:“咱们跟去看看如何?”
  谷之阳抬头望了望天色,见东方已现鱼肚白,摇了摇头道:“天已快亮了,回店去吧。”
  金白羽道:“咱们远远跟着,纵是白天,他们也无法看出。”
  谷之阳长身而起道:“不必了,他们落脚之地,兄弟早已得知,乃是江畔一所玄门道院。”
  金白羽原意也是看看他们的住所,谷之阳既已说明,自然没有跟随的必要了,想了想道:“兄弟告个便,我得先行一步了。”
  谷之阳朗声笑道:“兄弟早就说过,到时可以各行其是。”身形跃起,疾奔而去。
  金白羽迎着晨风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忖道:“他们口口声声,说那尼庵乃是长春岛门下落脚之地,看来那冒我姓名之人,必是长春岛的门下了。”
  一个人把各事细细想了一会,却无法得到一个较为合理的答案。
  就在这时,堤上并肩行来了一红一白二位姑娘,内中一人赫然就是他妹妹韵心,她雀跃地奔下堤来道:“哥哥,你怎么一大早就出来了?”
  金白羽含糊应了一声,目光却朝向了那红衣女子,只觉她面庞十分熟悉,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韵心急为他引见道:“这是我师姐苏玉蟾。”
  金白羽拱了拱手道:“原来是苏姑娘。”
  苏玉蟾微微一笑,还礼道:“青衣修罗名震江湖,小妹久仰得很。”
  金白羽笑道:“名不符实,这是江湖人的讹传。”
  转过脸来对金韵心道:“你不是说你师父乃空门中人么?”
  金韵心道:“不错,师父虽是空门中人,可是收的弟子却都是俗家,而且就只我们姐妹两个。”
  金白羽见天已大亮,遂道:“咱们回城去吧。”
  金韵心摇头道:“你住客寓,人多嘴杂,咱们不如找个画舫歇息。”
  金白羽摇头道:“不行,那地方你们怎能去。”
  金韵心笑道:“我想起来了,咱们到白冷秋的画舫去。”
  金白羽道:“我已找白义送紫鹃回乡了。”
  金韵心神秘一笑道:“我昨天还见画舫在着,他们根本没走。”
  金白羽跳上堤岸,举目望去,果见那艘画舫,仍泊在桥边。
  金韵心跟着跳上堤来道:“我说的不错吧?”
  说着话,沿着长堤向画舫行去,金白羽觉得画舫之内,果是一个隐秘所在,说话不虞泄露,遂跟着行去,突然,一阵淡淡的幽香,送入鼻孔之内,心中倏然省悟,忙往道旁一闪,让出路来,让苏玉蟾前行。
  苏玉蟾原是默默跟在他身后行走,见金白羽让她先行,不觉微微一笑道:“多谢了。”
  金白羽只觉她这一笑之中,恍似春花绽开,美艳已极,令人见之,心波荡漾,神驰魂飘,不禁心头一凛,举目向金韵心望去,见她已然行出了五六十步,遂道:“姑娘不用客气,咱们快跟上去。”
  苏玉蟾似是有意卖弄,轻移莲步,姗姗前行,孰料,就在一眨眼间,她已和金韵心并肩行在一处。当下心头又是一惊,这分明是一种上乘轻功身法,与他那鬼影千变身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刻他已知苏玉蟾亦是身怀绝技之人,心头宽畅不少,遂大步追上道:“妹妹,咱们得先问问,说不定白义已把画舫卖了。”
  金韵心笑道:“没有的事,他哪来如此大胆。”
  此时三人已然行近画舫,金韵心迳自一跨步,跃上了画舫,苏玉蟾原是和金韵心并排而行,金韵心跨上画舫,她也跟着到了画舫之上,前后不差分毫。
  金白羽见画舫离岸不过丈余,遂轻轻一跃,也跟着上去。
  只见紫鹃由舱内迎了出来,欢然叫道:“小姐……”
  金韵心瞪了她一眼,随即笑道:“你认错啦,我可不是你家小姐,我乃金公子的妹妹金韵心。”
  紫鹃神秘的一笑道:“原来是金姑娘。”
  金白羽接道:“白义呢?你们怎么没有回乡?”
  只见白义佝偻着身子,行了出来道:“小姐没有回来,我们怎敢回乡?”
  金白羽轻喟一口气道:“眼下我还有许多事没办完,明春我一定出海去寻你家小姐。”
  白义唉声叹道:“一切只有拜托金公子了,可怜老爷就只她这一点骨肉,如若有个三长两短,唉……”
  金白羽行进舱内坐下道:“你家小姐不似夭折之相,你尽可放心。”
  白义望了金韵心一眼,缓缓退了下去。
  金白羽目视金韵心道:“江湖近日出现了一个百剑盟,乃是专为对付长春岛与太阳谷而来,可笑他们竟把为兄也列为对付之人。”
  金韵心笑道:“这叫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谁叫你位列四大魔尊。”
  金白羽朗声笑道:“说来可笑,昨晚竟然出现了一个冒名之人呢。”
  金韵心与苏玉蟾互瞧了一眼道:“你知那冒名之人是何来路么?”
  金白羽迟疑了一会道:“或许是长春岛之人故意制造的纠纷。”
  金韵心不以为然道:“你怎能确认是长春岛之人?”
  金白羽道:“她们由尼庵中出来,自然是长春岛的人。”
  金韵心冷笑道:“你又怎能确定长春岛的人,一定住在尼庵之内?”
  金白羽语塞,半晌方道:“这个……”
  金韵心笑道:“你也不过是听那牛鼻子胡说而已。”
  金白羽坐了一会,觉得心中甚是不宁,立起身道:“你和苏姑娘就歇在这里吧,我得回客寓去了。”
  金韵心摇头道:“不行,你此刻不能走。”
  金白羽道:“为什么不能走?”
  金韵心道:“你一晚没睡,万一遇敌,岂不吃亏,不如先在舫上歇息,到天黑了再走。”
  金白羽哈哈笑道:“练武之人,一二晚不睡,算得了什么?”
  金韵心道:“那是不得已时,如今你没有急事,何苦糟蹋自己。”
  金白羽强她不过,只得行入后舱,躺下歇息。
  金韵心与苏玉蟾相视一笑,随后吩咐紫鹃道:“你好好服侍金公子,他睡醒时可告诉他,我们已经回去了。”
  吩咐已毕,双双跃上堤岸,迳自去了。
  金白羽一觉醒来,天已晌午,紫鹃进来伺候他嗽洗完毕,笑吟吟道:“公子请到外舱用饭。”
  金白羽道:“二位姑娘呢?”
  紫鹃笑道:“她们早走啦。”
  金白羽急道:“是不是回去了?”
  紫鹃点了点头,金白羽甚为不悦的道:“她们可曾告诉你住在什么地方?”
  紫鹃摇了摇头道:“她们没有告知小婢。”
  金白羽大步行出舱外道:“真是胡闹,为什么不留下住址。”
  紫鹃眉头一扬轻笑道:“金姑娘又不是小孩,难道你怕她丢了不成?”
  金白羽瞪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什么,近日江湖风声甚紧,万一出了事情,我上哪里寻她去?”
  紫鹃又道:“江湖上的事情,小婢当然不知,不过金姑娘既学会了一身武功,岂会受人欺侮。”
  金白羽唉声一叹,他乃极重情感之人,金韵心是她唯一的胞妹,手足情深,叫他如何放心得下?急得他双手连搓,沉吟半晌方道:“她若是再来舫上,你可通知她去客寓找我,我不能再让她离开我了。”
  紫鹃暗暗好笑,见他十分着急的样子,随道:“金姑娘若来,小婢一定通知她就是。”
  金白羽起身道:“我得回客寓了,你可对白义说,早早回乡去吧。”
  紫鹃摇摇头道:“我们决定不回乡了,就在这里住着,等候姑娘回来。”
  金白羽道:“我近日事情极多,一时还不能出海,我若不去长春岛,她是没法回来的。”
  紫鹃叹口气道:“听说江湖上有很多人要和你为难是不是?”
  金白羽甚觉意外道:“你是听谁说的?”
  紫鹃道:“苏姑娘说的。”
  紫鹃年幼天真,口没遮拦,只因对金白羽印象极好,是以什么话都不保留,随口而出。
  金白羽心里一动,暗忖:秦淮河上,乃是男子游冷之地,苏玉蟾与妹妹都是女流,为何也涉足这些地方,于是又问道:“苏姑娘常来你们舫上玩?”
  紫鹃话一说出口,便知自己说漏了嘴,当下眼珠一转,笑道:“你别误会,她和我家小姐并不认识,亦是和你一样,因为慕名才来拜访,后因小姐失踪,我们已不接待客人了,船上比较清静,是以常来走走。”
  金白羽原不过随口问问,见她回答甚是有理,便不再说什么,起身行出舱外,飞向河岸跃去。
  回到客寓,已是上灯时分,小二进来替他点上灯,随口问道:“公于今天上哪儿去了,许多人都来打听你呢。”
  金白羽漫应道:“拜客去了。”
  小二又道:“那些人也是真怪,只问一声便走了,没有一个人肯留下姓名住扯的。”
  金白羽笑了笑道:“不用管他们,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小二答应着退了出去,又往别个客房招呼去了。
  金白羽心中雪亮,知道来打听的,必定是百剑盟的人,偷眼向东跨院一看,仍是竹帘深垂,灯火全无,谷之阳似是没有回来,不觉暗忖道:“此人对武林情势了如指掌,说不定也是太阳谷的人。”
  跟着他又想到那位自称百剑盟主的古长卿,此人在江湖上名声并不响亮,竟能膺选盟主,那是一定有他膺选的理由,最使他难解的是,此人的号召力,竟然高出武当派之上,这绝不是偶然的事。
  从昨晚的对话中,他可以明白的分辨出来,除了武当派是蓄意要报拳剑双绝之仇外,其他的门派,无非是为了抗拒太阳谷与长春岛的势力,自己并非太阳谷之人,尽可以与他们把话说清,免得两败俱伤。
  他对卅年前,两派进入中原所作所为,原就十分不满,是以决心去见见古长卿,他略微思忖了一番,立即行出客寓,朝谷之阳所说的庙宇行去。
  古长卿等所设的盟坛,果然就在江边,那是一所规模不算太小的道场,金白羽离庙尚有二三里,便已发现了他们所布下的暗卡,以金白羽的武功来说,只须施展开鬼影千变身法,轻易便可避开,但他不肯如此做法,竟循着大路走去。
  突然路边一声暴喝道:“来的是什么人?”
  人影一闪,跳出二个劲装疾服的玄衣武士来。
  金白羽停下脚步道:“青衣修罗。”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却有一股冷森森,颇为慑人的气势。

相关热词搜索:青衣修罗传

下一篇:第二回 势不两立
上一篇:
第三部 天龙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