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一章 郎心如铁
 
2019-08-16 21:25:0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寒林里,蓦地穿出了几只寒鸦——
  黑色的羽翼,映衬在灰白色的长空里,打了个转儿,升高,再升高……向着遥远的西半天,一个个轻旋着飞走了。
  在雪地里来回走了一趟,卜青娥又回到了亭子里,这么长时间的苦等,真能踏碎了冰鞋,等寒了心!萎缩在西北风下的那匹老黄骥,不时的打着噗噜,冻得连眼都睁不开了。
  放眼看过去,天地是一色的朦胧,白茫茫一大片,白雪皑皑,覆罩着大地原野……这腊月天,可真有股子冷劲儿……够瞧的!
  姑娘在手心里呵了口气,走过去拍拍马的脖子,轻叹了一声道:“咱们走吧,那负心人八成是不会来啦!”撩开身上银狐斗蓬,她挺不方便的上了马,身后的剑鞘磕在鞍子上,清脆地响了一声,回手握着剑把子,她那对剪水双瞳,可就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那么胀鼓鼓的,又大又圆,总像是有八九个月啦……看着,想着,脸可就由不住红了,拉了一下斗蓬面子,哪又能掩得住呢?鼻子一酸,眼泪可就像断了串的珍珠一般的洒坠下来,落在地下,都变成了小冰珠儿,琤琮有声地滚动着……
  岭陌上传来了一阵清脆的串铃声,哗楞哗楞的……挺像是走方郎中手里的那活儿,可是又不是的!仔细再听听,可就认出了,那是系在马脖子上的“回避铃”,大概是马跑得太快了,怕撞着了人。
  先是,雪原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刹息之间,现出了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般地,已来到了眼前。马上这个人,二十四五的年岁,身上罩着老羊皮背心,领口子敞开着,一任西北风咆哮着,他骑在马上,却连眉毛都不皱一下。
  他——挺亮的一双眸子,有一脸络腮胡子,可是被齐根刮掉了,脸上显得青糊糊的,衬以那张俊脸。有股子豪劲儿,确能令娘儿们一见倾心,而甘心拜倒在他足下,随他怎么样儿都行。
  卜青娥发现了这个人,就像是沙漠里看见了骆驼一样,面上立时展出了笑容,她赶忙的策马迎过去。那个人早已到了眼前,由于彼此的势子太急,两匹牲口差一点撞了个对头,四只前蹄,同时举起来,唏聿聿长啸着。卜青娥身子一翻,眼看就要跌下马去,却被迎面马上那个魁梧少年,伸胳膊抓了过来。两个人同时坠马,在雪地里滚翻着。
  忽然卜青娥撑住了身子,笑推着那个少年道:“别闹……”却又一皱眉道:“怎么来这么晚?”
  少年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下,哼道:“怎么,七八个月不见面啦,还好意思生我的气?”
  青娥背过了身子,道:“人杰!今天约你出来,可不是跟你瞎胡闹的,人家可有正经事!”
  少年涎着脸,道:“有正经事也留在后面,咱们先找个地方……走,你跟我来!”说罢,就去拉她的手。两个人在雪地里纠缠着。卜青娥有点吃惊,害怕……她用力的拒着少年的身子,可是对方就像是一只出笼的猛兽一样的。
  他狠命的按倒她,在她脸上,眼睛上,鼻子上,恣意的狂吻着,那样子真像是一只饿狼。
  卜青娥情急地推着他,有点像要哭的样子……
  她用力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翻身爬在雪地里,呜咽地哭了。
  少年摸着被打的脸.还有点不大明白,他怔了一下道:“你……怎么了?”
  卜青娥忍不住扑到了他怀里,紧紧地搂住他,呜咽的泣道:“人杰……我害怕……我怕!”
  少年一笑道:“有什么好怕的,咱们的感情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来,来……跟我找个地方亲热一下!”
  卜青娥离开他身子,似羞又嗔地瞧着他道:“方人杰,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这个叫方人杰的少年怔了一下,朗笑道:“得啦,小宝贝儿……这是老问题了,我方人杰什么时候跟你说过瞎话了?”
  卜青娥道:“这么说是真爱了?”
  方人杰道:“当然!”
  卜青娥说:“你发誓!”
  怔了一下,方人杰当真举起一只手,朗声道:“我方人杰发誓爱卜青娥,今生今世,永不变心——”看着卜青娥一笑道:“这总行了吧!”
  卜青娥冷笑道:“如果变了心怎么样呢?”
  方人杰无可奈何地道:“你可真狠心,少说一句都不行!”然后他闭上眼,又道:“如违此言,不得善终!”
  卜青娥点点头说:“这还差不多。”
  方人杰道:“好啦,誓也起了,你该跟我找个地方去啦!这些日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说着,又把一张俊脸凑了上去。卜青娥拒着他道:“你不是说过,愿意为我牺牲一切么?”
  方人杰道:“当然!”
  卜青娥皱着的一对蛾眉展开了,她说:“好!那我们现在就结婚!”
  方人杰道:“结婚……?”
  卜青娥点点头,却又羞红了脸,低下头道:“现在非结婚不可了!”
  方人杰一呆道:“怎么?你家逼着你嫁人了?那不要紧,你搬出来,找个房子,我养着你!”
  卜青娥摇摇头,苦笑道:“那算什么?……我妈也没逼着我嫁人,是我自己没有脸在家里住下去了……”方人杰不耐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呀!”
  卜青娥叹了一声,期艾道:“我有孕了!”
  “啊!”方人杰陡然一惊,上下打量着她道:“你……别开玩笑了……”他强自作出了一副笑容,想付之一笑。
  卜青娥的表情是庄严的。她伸出一只手抓住他,静静地道:“人杰,你先别害怕……反正我已经出来啦,以后也就是你的人了,我们可以远走高飞,以后再也用不着偷偷摸摸了!”
  方人杰猛一下子站起来,道:“你别胡说,我才不信你说的是真的?”
  卜青娥挺身站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良久,冷笑道:“好吧!你要看就给你看吧!”
  她倏地揭开了斗逢,现出了便便的大腹。
  方人杰那张俊脸,蓦地脸色大变,身形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他讷讷道:“几……几个月了?”
  卜青娥咬着下唇,又羞又气的道:“还问呢,都快九个月了!”
  方人杰上前一把,紧紧抓住她的两只手,厉声道:“为什么你不早说?为什么?……”
  卜青娥流泪道:“我去找过你,你秦师兄说你奉师命到江南去了……”
  方人杰瞪眼道:“为什么要留着他?为什么不弄掉?”
  卜青娥吓了一跳,她战瑟道:“我……都试过了……没有用……再说……再说……我舍不得!”愁方人杰倏地一掌,卜青娥无防之下,面上沉实地着了一下,一交跌倒雪地上。
  她吃惊道:“人杰,你打……我?”
  方人杰愣愣地看着她,咬牙道:“无论如何,这个孩子不能要——”
  卜青娥含着泪,道:“不……不……现在已经太晚了……人杰!”
  她爬起来,扑向他,恳求道:“……你不是说过吗,我要是有了孩子就跟我结婚,带我走,现在怎么又变了?”
  方人杰挣开她,气馁地叹一声道:“唉!你胡说些什么,那是我一时说着玩的,你居然当真!”
  “说着……玩的?”
  “怎么?”方人杰目射精光道:“你还真想赖上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卜青娥面色苍白,害怕地道:“不……人杰,你不是这种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方人杰冷冷一笑,道:“我说呢!七八月不见面了,现在怀着个肚子来啦——卜青娥,你看错人了,肚子里那块东西,也不一定就是我姓方的!”
  卜青娥娥眉一挑,倒抽一口冷气道:“你……你说什么?……人杰,你不能没有良心呀……”
  方人杰狂笑一声,道:“良心?……哈哈……”说罢,身形一旋,“嗖”一声,已然纵上了马背。
  卜青娥扑前几步,一把扣住了马缰,她娇躯战抖道:“方人杰……我不是这种人,孩子不是你的,我不会赖上你的……人杰,我爱你,为了你我家也不要了,我……我师门也不能投奔了……你不能再丢下我!”
  方人杰冷笑道:“所以,你就找上了我?……我能跟你丢这个人?”他用力抖着缰绳道:“你快闪开,小心马撞着你!”
  卜青娥力扣不放,道:“不……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方人杰面色勃然大变,目射凶光,却又临时忍住,叹了一声道:“算了,我今天来了,身边银子也不多,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你留着用,走得越远越好!听见没有?”
  说时,探手自鞍内摸出一包银子,“叭!”一声丢在了地上。
  卜青娥呆了一呆,松开手。
  她这一刹那,眼中看到的,好像不再是昔日的恋人方人杰了,而是一只狼,一条毒蛇……
  她节节的后退着身子,面上淌着冷汗道:“你……这是你说的话……方人杰……”
  弯下腰拣起了地上的那包银子。
  方人杰冷冷地道:“不够,明天我再拿些来,只要你放了我,远走高飞。”
  卜青娥杏目圆睁,倏地把手中银包用力的向他身上掷去,无数的碎银子散开来,就像是一片银雨,呼啸着奔向方人杰全身打去。
  马上的方人杰面色一变,冷笑声中,衣袖一扬,“琤”一声,已把近身的碎银,全数收入袖内。
  然后他怒视了她一眼,带过了马头策疆而去。
  卜青娥用力地抓着地上的雪,掷过去,哭嚷道:“滚……滚……滚得远远的……我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你!”
  在无数的雪团飞掷中,方人杰狂笑着走出了视线……
  卜青娥哭嚷着,渐渐有点声嘶力竭,才倒在雪地里,热热的脸,贴着雪,雪都溶化了。
  在亭子里坐了快一个时辰了。
  她倚着柱子,看着灰色的天,只管发呆,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在昔日,她个性倔强,绝不是一个爱流泪的人,自从十岁那年随师练功,更养成了逆来顺受,坚毅不拔的意志力,一口剑在江湖上,也多少闯出了一些万儿。
  如今,此时,虽然面临着如此重大的切身问题,情人叛节……生育……这些也都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所不能忍受得了的,而她,却又咬着牙忍下了!
  “何去何从”?这是一个面临而急待解决的问题,她一直在思索着……
  老黄马不止一次的发出了哀鸣,走过来,用头挨着她的身子,她叹了口气,站起来说:“你带着我走吧,不管哪里,走吧!”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清晰的马嘶之声。
  卜青娥蓦地站起来,雪原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只一眼,她就能认出来——一点都不错,方人杰又回来了!
  刹息之间,那匹健壮的大黑马,驮着那个伟岸的年轻人,随同着急骤的串铃之声,像是奔雷疾电般地,已来到了眼前。
  这真是出人意料的事情,卜青娥一刹时脸上带出了微笑,她不禁想道:“莫非他改变了?……他毕竟还是爱我的……要不然怎么会去而复还?”
  只要方人杰真的回来,在面前忏悔,她还是会原谅他的,因为她实在忘不了方人杰,以及方人杰昔日加诸在她身上的爱……
  方人杰的马像风也似的由亭边跑过去,忽然又勒住,在马上他回过头来,向着亭子看了一眼,意外的显得很惊异,然后他徐徐地又策马,回头向亭前走来。
  卜青娥原想招呼他的,却又有意把身子转向一边不睬他。
  方人杰下了马,一步步的走进亭子里,他眸子直直地盯着她,道:“你还没走?”
  卜青娥冷漠地摇摇头,又把目光转向一边。
  方人杰顿了一下,道:“你打算怎么样?”
  听这种语气,卜青娥立时觉出来,对方并不是来道歉来的,她的心也立时就凉了。
  冷冷一笑,她瞧着他道:“你就别管了!”
  忽然,她觉出方人杰那直直看着自己的眼光有异,由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倏地站起身来,她疑惑地道:“你……要干什么?……”
  方人杰一双锐利的眸子,很快地在四周一瞥,冷森森地笑道:“卜青娥——你也算是我的知心人,我的手段你会不知道?”说时,向前走了几步。
  卜青娥下意识地抓住了剑把,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方人杰狂笑一声道:“这叫上天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自来投。告诉你,我方人杰在江湖上这个名声闯来可不容易……”
  他森森地一笑,又接道:“再告诉你……‘行易派’的掌门人,已经内定由我来接掌……在此以前,我不能让你毁了我!”
  卜青娥一惊道:“我怎么……毁了你?……”
  方人杰冷笑道:“怎么毁了我?想想看,要是你把这件事散了出去……”
  卜青娥内心蓦地打了个寒战,她忽然明白了,方人杰去而复还的明显意图,这真是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当真是郎心如铁,如此作为,真连禽兽也不如。
  她简直不敢想,方人杰会对自己存下这种心,一时面色苍白地道:“你……是回来杀我的……可是?”
  方人杰点点头,道:“算你聪明!卜青娥,念在你我以前的交情。你来个自了吧!”
  卜青娥冷笑道:“如果我不呢?”
  方人杰剑眉一挑道:“那我只有代劳了!”
  言罢,一掀鞍上皮盖,现出了他那口不同于一般的兵刃——金牛剑。那是一把在剑柄上镶佩有“金牛”标志的长剑。
  方人杰握住了剑柄,一按剑上的哑簧,抽出了剑身,他脸上的杀机益加的显著。
  卜青娥目睹及此,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一伸手,抓住了那匹老黄马的缰绳。方人杰上前一步,道:“你刚才不走,已经丧失了机会,现在再走也来不及了!”言毕,身起,一朵云似的,已自马鞍上飘身而下。
  卜青娥扳鞍欲上马,方人杰错步而上,“刷!”一剑直劈而下,卜青娥虽说昔日的武功不弱,可是她绝非方人杰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大腹便便,有了身孕……尽管如此,她却也不是弱者。
  方人杰剑光一闪,卜青娥双手一按马鞍子,勉强的跃起了数尺之外,方人杰一剑掠空,长剑向后一送,剑芒闪处,那匹老黄马.唏聿聿一声长嘶,肚腹之间,冒出了大片的血光,倒卧于雪地之间。
  紧跟着,方人杰第二次腾起了身子,剑光如雨,连人带剑,再次的向着卜青娥身上卷去!
  雪地里,升起了一阵雨花……
  卜青娥在如雨的剑势之下,拔剑以迎,双剑交锋到最后一剑时,她身子终于支撑不住,跌翻于雪地里。
  方人杰寒声道:“冤家,你认了命吧!”
  “金牛剑”向外一展,奇亮如虹,冷森森的剑光里,卜青娥惨叫一声,右胸侧血喷如雨。
  她在雪地里打了个滚,踉跄着向前逃奔。
  方人杰自背后追上来,厉叱道:“呔!”
  卜青娥一转身,方人杰金牛剑点出一点金星,直取她的咽喉,这一手可有个名堂,招术中名唤“开声剑”,最是阴损刻毒。
  剑光一吐,卜青娥向左一偏,青丝一束,却为剑削了下来,迎刃飘散空中,只差分毫,就伤着了她的面门。
  方人杰一跨步,正想用“反手剑”取对方性命,却见卜青娥左手向外一扬,打出了一掌雪屑。
  带着悲惨的呼声,卜青娥勉力的纵出去,跌行于雪原之间,向着远处的山道间奔去。
  方人杰追了两三步,恨恨的站定了足步。
  西北风呼啸着,不知何时开始,天上竟又下雪了。漫空飞舞的雪花里,方人杰认清了卜青娥的去踪,只见他由腰上取下一只鹿皮手套,戴好右手,然后拉开了胯后皮袋,自其内抓了一把色作暗赤的铁菱角。
  足下跨前一步,一振腕子,打了出去。
  卜青娥身子一晃,扑倒在地。方人杰狂笑一声,点足而前,身形起落,快比飘风。
  卜青娥奋力挺身跃起,却觉得腹部如绞,她只觉得全身再也提不起一丝力道,同时一阵头昏目眩,顿时跌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残废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