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四章 怒闯山门
 
2019-08-16 21:28:3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群声哗然中,华山掌门人“金刀”夏侯风,以及“铁旗”盛云飞,诸氏兄弟,“七金龙”中的马鹏九这几个人,早已由梁志口中,发觉出词意不妙,可是却未曾料到,他出手居然会如此之快,事情发生时,举座震惊!
  上说的几个人,几乎不分先后,同时纵身扑出来,“金刀”夏侯风和梁志同门情谊,自感万分痛心,他一伸手,抢扶住梁志倒下的身子,突然泪下道:“师弟……你这是何苦?……”
  一伸手拔出梁志前胸所中的钢刀,血如泉涌!
  七金龙”中的马鹏九,由于方才出言不慎,想不到梁志竟然为之捐躯,自觉愧疚,一时抱起了梁志的身子,放声大哭了起来。四川华阳的诸虎冷笑道:“放下来看看还有救没有?”
  马鹏九赶忙放下了梁志的身子,却见后者眼已翻白,呼息急促,已呈垂死之象。
  夏侯风老泪纵横道:“师弟……你干什么要这样?……”
  诸龙说:“梁老师大概不行了……”话声未完,那梁志喉中“咯!”的一响,已然气绝身死。华山派的弟子,均不禁放声痛哭起来。
  在场各人,也无不怅然若丧,相对失色。
  “金刀”夏侯风转念此时盛会,不宜如此失态,他忍住内心的悲愤,挥挥手,命手下弟子道:“把梁师弟的尸身先抬下去,定期发丧厚葬!”
  华山四大弟子,遵命应诺,合抬着梁志尸身步出草廊。
  经过这场突发的事件一渲染,群情更见激动,众口同声,俱都声言,要为梁志报仇,声讨那位雪山下来的无名少女。一时群情怒张,不可自已。
  此时此刻,环山草廊外来了一乘黑顶轻便的小轿,抬轿的脚夫,却是两个黑壮的健妇。
  小轿一直在草廊正门前停了下来,一名健妇躬身向着轿内道:“小姐,目的地到了!”
  轿内传出清脆的女人声道:“叫门子过来!”
  抬轿的女人答应了一声,转身上前几步。
  在草廊正门前,华山派的两名弟子——舒文、魏武,左右侍立,他二人是专司迎接来此参与盛会的各方武林人物的。
  二弟子各穿黄色长衣,腰佩长剑,威武中不失儒雅,他们都知道凡是来此的客人,皆是掌门人亲发贴子请来的高人,每一个都不是易与之辈,不可得罪。
  只是,眼前来了这么一个客人,却是二人想不到的。
  抬轿的健妇走到门前,大声道:“喂!门上哪一位在?”
  二人对看了一眼,舒文上前道:“什么?”
  健妇回身指了一下道:“我家小姐吩咐,请门子上前答话!”
  舒文怔了一下道:“你家小姐芳名怎么称呼?”
  健妇说:“这个……”
  她咧嘴一笑道:“小姐吩咐,不便随意说出,请上前自问便知!”
  一旁的魏武道:“你们小姐来此何事?”
  健妇摇摇头,傻笑道:“不知道!”
  舒文、魏武在华山派第二代弟子中,年岁较长,阅历既广,武功又高,是以“金刀”夏侯风才令他二人专司迎宾之职。
  魏武手中持有一束花名帖,迅速地翻了一下,皱眉向帅兄舒文道:“怪事,掌门人所邀的客人俱已来齐,怎么会又多来了一个?”
  舒文偏头想了想,说:“奇怪……不过来此都是客人,你我上去看看就是。”言罢,大步向轿前走去。
  那乘黑顶小轿的轿帘,兀自深深地垂着,透过竹帘的缝隙,依稀可见其内似坐着一个白皙的紫衣女子。
  舒文立定脚步,抱拳道:“华山派二代弟子舒文即请来客芳名?”
  轿内传出一阵格格的娇笑之声,那乘小轿在笑声中“吱吱”地颤动着,轿檐前垂吊的一列金珠,更是互撞着,发出一阵叮叮脆响。
  舒文回头看了师弟魏武一眼,二人满面疑惑,俱都不解轿内女子何以发笑。
  那美丽的笑声,散发着荡人心神的音韵,实在是太好听了。
  魏武在笑声之后,复抱拳说:“请赐尊示!”
  轿内女子发出一声像是嘲笑,又像是自艾的娇叹,遂说:“人言华山派掌门人‘金刀’夏侯风,最是好客,凡是来访的客人,无不待若上宾,怎地你二人如此嚼舌,唠叨不休,讨厌!”
  二人面上顿时一红,舒文躬身汗颜道:“这么说,尊客是应邀来此参与盛会的?怠慢!怠慢!”
  帘内女子说:“既然来了,当然不是外人……我且问你二人,贵掌门人所邀请的各派客人,是否都已到齐?”
  魏武道:“均已到齐,请教尊客芳名是……?”
  帘内女子娇笑一声道:“怎么着,你们有问人名字的毛病是不是?”
  魏武讷讷道:“不……不是!”
  帘内女子道:“那么,就请你们谁搀我一把吧!”魏武看了师兄一眼,道:“是!”
  舒文向他微微点头示可,魏武遂上前伸开双手,轻揭轿帘,他怀着满心好奇,一腔疑思,竹帘方自开启一半,就感觉到轿内那女子身上,散发出一种冰寒气息,由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冷战。
  一抬头,只见到女子娇好艳绝的一张脸,只此一瞥间,对方女子已猝然施出了凌厉的煞手!
  随着那女子右手的纤纤五指向外一挥,魏武震腾起了丈许高下,沉重地摔落而下。
  舒文赶上一步,只见魏武前胸处现出一个极深的大血槽,胸骨开裂,热血喷溅,他只向师兄绝望地看了一眼,遂自气绝身死!
  这一惊,只吓得舒文出了一身冷汗,却为此亦激发起他一腔怒火,口中叱了声道:“好个贱人!”人随声起,猝然向下一落,一口寒光闪烁的长剑已然抽出,霍地向轿内挥下。
  就在他那口长剑,眼看已劈近轿门的刹那之间,但听得“刷拉!”一声疾响,竹丝软帘突地卷起,由轿内闪出寒星般的一点银光。
  舒文剑势不过施出一半,一个踉跄,前胸后背之间,已落下了一个大血窟窿,仰身倒毙门前。
  在人声喧哗中,轿内女子,带着一声清叱,已然窜越而出,玉树临风般地已然立身在廊道之内。
  华山派的门人,得讯自廊内疾奔而出,只见闯入的那个女子,挺秀的身材,宫样蛾眉,盈盈秋水,天生的一副丽人胚子,雪肤玉肌,端的是貌若天仙,美极了!
  她穿着一袭紫色短衣裙,双膝之下玉腿裸露,足下是一双香草编就的便鞋,手里好像持着一个两头尖,亮光闪闪的玩艺儿,却叫不出是什么名堂。
  随着这女子如风般的来势,这群弟子不及躲闪,还不知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早已被点中了穴道,呆立两廊,木刻石像般的已不能动弹了!

×      ×      ×

  草廊敞棚下,群雄骤惊。
  一名黄衣弟子疯狂般地扑进来,大声叫道:“不好了,那个女人来啦!”他话方出口,清风过处,那弟子骤然栽倒,面浴鲜血而亡。同时自其身后,翩若惊鸿地闪进了前面的那个少女,当门而立,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向着廊下众豪杰一转,别有一种冰艳慑人的气质,竟然使得在场数十位武林高手,一时都为之呆住了!
  华山派掌门人“金刀”夏侯风,身为掌门人,此时此刻,却不能不说话了。
  他自目睹着方才那弟子的死态之后,内心已大感吃惊,那名弟子分明是为这女子所发出的“五内真气”所致死的。
  所谓“五内真气”,乃是指的心、肝、胃、脾、肾,所练的内气真力,又称“五行真力”,端的是一种最厉害的、不可思议的武林玄功。
  这种功力发出之时,可借风力送达对方身上,受者绝无幸免,当者皆毙!
  在座皆是武林一流的高手,焉有不识得这种功力的厉害?他们也都知道,这种功力,江湖上已近四十年没有出现过了,此时此刻,猝然地出现在一个年轻的女子手上,怎不令人大为震惊?
  “金刀”夏侯风上前一步,抱拳道:“失迎!失迎!想必你就是雪山来的那位姑娘了?我华山派与姑娘你究竟有何深仇大恨,值得你下此毒手?夏侯风忝为本派掌门人,倒要先行请教了!”
  紫衣少女妙目注定着他,奇怪地问道:“怪了!你怎知我是雪山下来的人?”
  夏侯风冷冷一笑道:“五十年前,查洪老前辈坐化雪山之后,江湖上早已失去了雪山派的玄奥武功,姑娘你方才那一手‘五行真力’,岂不是雪山不传之秘吗?”
  紫衣女子妙目一转,上下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老头儿,倒也有些见识!你刚才不是问我,与你们华山派有何怨仇么?”
  夏侯风道:“正是!”
  紫衣女子轻微一笑:“岂止是华山派?在我看来,天下武林各大门派,哪一派也都与我有仇!”
  在场各人,俱都不禁神色一变,互相对看了一眼,一个个目光怒视着。
  “金刀”夏侯风闻言怒声道:“这是为何?在下洗耳恭听!”
  四川来的诸氏兄弟之一——诸虎,一声狂笑,步上前道:“好狂的女人!我且问你,你仗着哪一个的势力,胆敢如此横行?”
  众人皆不由暗吃一惊。转望那雪山少女,面色一寒,她右手向上一抬,却又临时止住,一双冷电也似的眼睛看着诸虎道:“你是谁?”
  诸虎嘿嘿一笑,抱拳道:“在下四川龙虎堂来的诸虎,诸二帮主……别以为你的‘五行真力’天下无双,姓诸的也不含糊!”
  诸龙惊叱道:“诸老二……你少说一句吧!”
  诸虎哈哈一笑道:“一个女娃儿,进得门耀武扬威的,老子第一个看不惯,今天就要跟她别一下苗头,看看她又胜得哪个?”
  “金刀”夏候风本来为情势所迫,势必要向对方少女出手,可是内心却有自知之明,是以迟迟不敢出手,此刻想不到半路冒出了一个诸虎,竞然为自己解了危急,自是乐意之事。
  那诸虎武功一流,尤其所练绵掌,更是武林见称,在座能胜得过的并无几人,以他来对敌雪山少女,试试这头一阵,那是再好也不过。
  这么想着,夏侯风因而不发一言。
  眼看着那雪山来的紫衣女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贝齿,她打量着诸虎道:“想死还不容易……诸虎!”
  她娇声唤着诸虎的名字,面上更是笑态可掬。
  诸虎挺胸道:“朗格样?”
  紫衣女子看向他道:“我也不知道你的掌力有多厉害,反正我只向你一出手,你必死无疑!”
  她说话时,那对秋水盈盈的剪水双瞳,注定着对方,哪里像是半句虚假的样子。
  诸虎面色一阵赤红,左右看了一眼,忽然大声的狂笑起来,对方的话简直是伤了他的自尊。
  他向着众人抱了一下拳道:“各位朋友亲耳听到的,这个女娃儿刚才说的,只要一出手,我一定就死。是不是?”
  紫衣女子点头道:“不错!”
  诸虎道:”你是说几招之内?”
  紫衣女子一笑道:“你这个人真是连话也听不懂!一出手,自然只是一招!”
  诸虎怔了一下,怒声道:“好!这是你说的,要是说了做不到呢?”
  紫衣女子道:“如果对付像你这种三流身手的人,还要第二招,我也就不下雪山来现眼了!”
  诸虎嘿嘿一笑道:“这么说,我就接你这一招!”言罢,双手把一件茧绸的肥大衣袖卷起了一些,大步而出,四周群雄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开了些,正中立时空出了一片大地来。
  紫衣女子这番话,在场各人可都不敢苟同。大家虽认为诸虎不是她的对手,可是若说那紫衣女子一招之内,就能生取诸虎性命,却未免令人有些难以想像,众意均认定她是自取其辱。
  诸虎站定了身子,双膝微弯,施了一副“骑马分裆”的架子,暗以内力贯注于下丹田。
  他看着紫衣女子若无其事的表情,内心大为仇恨,频频冷笑道:“我们先说好了,如果你一招之内能够取我性命,在场各位英雄为证,我请各位不要为我收尸,哪一个都不许为我报仇,连我大哥在内,把我尸首扔到山涧里,喂狗吃都没有关系!”
  诸虎冷冷一笑,又接道:“要是一招之内你要不了我的性命,怎么样吧?你先说!”
  紫衣女子浅浅笑道:“随你怎么样都可以,我绝不还手,如何?”
  诸虎一双虎目四下一转,高声道:“使得,依你就是!”
  他缓缓抱拳向四下一拱道:“各位朋友,大家都听明白了,用不着姓诸的再多说了!”
  他身边的诸龙,却意外地觉察到,紫衣女子此刻目光忽然明亮了许多,他陡然忆及当年雪山老人的不传之秘“天下无敌的玄冰神功”,这一惊,吓得他打了个哆嗦。
  只是自己弟弟诸虎话已说满,当着如许高人面前,尤其是武林中人“一诺千金”,万万没有再反悔的道理。
  想到了兄弟二人多年的手足情谊,诸龙不禁一阵伤心,流下了两行泪来。
  诸虎此刻已然把真气贯注全身穴门,即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何况他轻功极佳,至不济闪躲开来,也不见得一招也躲不过。
  他满怀信心地向着紫衣女子抱拳道:“请!”
  紫衣女子一双玉手缓缓举起,目注诸虎道:“诸虎,你当心了……”
  忽见她紫衣狂风,如同一只大蝴蝶似的,直向着诸虎扑去,身法之快,真可谓叹为观止!
  诸虎厉吼一声,双手连环递出,正是他们诸家成名江湖的“绵掌”,双掌正反各一,上磕天庭,下走中锋,这一手攻守咸宜!
  在场众高手,看到此,几乎都由不住赞出了好来。
  他们哪里想到那紫衣女子扑迎的身子,如同彩云一般的,那真是快捷巧妙之极,随着诸虎的掌势,一翻一卷。
  这当口,她那一只白似柔荑的玉手,已然探出,轻轻地在诸虎后颈上拍了一下。
  场内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看见有此一手,大部分的人,简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眼看着那紫衣女子去若狂风,归若彩云,不过是一挫一折的当儿,又已轻飘飘的站回原处。
  对方诸虎,可不知怎么面色一阵赤红,向前迈了几步,一只大手伸出,指向紫衣女子道:“你……”才说了一半,就不动了。
  诸龙惊呼道:“诸老二……”
  他身子疾扑而近,伸手一摸诸虎的身子,只觉得透体冰冷。整个人的身子,简直就像是一块结冻人立的冰。这一惊才知道自己所料不差,自己兄弟果然是自不量力,中了对方“玄冰神功”,此刻必已血液凝结,全身僵冻而丧生了。
  诸龙“霍地”转身,怒视着紫衣女子道:“你好狠的心……请留下名来!”
  紫衣女子发出一声漫漫长吟,轻叹道:“我下山时,师父曾说过,江湖中男人个个可杀,要我随心所愿,并告诫我说要留心其中一二健者。可是这半年来,我所遇见的,竟然没有一个能敌过我半招以上的……更遑论什么健者了……”
  她妙目在场内各人面上一转,道:“打人有手软的时候,杀人,也有心烦的时候……我真有些倦了!”
  诸龙悲愤地道:“我只问你的姓名,你对我说上这些,却又是为何?”
  紫衣女子转望向他,摇摇头道:“你先别忙着打听我的姓名,我也暂时不想再多杀人,除了一个人之外……”
  妙目向人群中一转,喝声道:“行易派的掌门人何在?”
  九连环罗光傅挺身而出道:“在下就是!”
  紫衣女子妙目微眯,注视了他一会儿,冷笑道:“你不是的,我问的是方坤!方人杰!”
  罗光傅面上一红,道:“方师弟有事他出,掌门职司由罗某暂代,你有什么事只管与罗某说也是一样!”紫衣女子道:“不一样……”
  罗光傅一怔道:“方师弟莫非与你有什么不可化解的地方不成?”
  紫衣女子剪水双瞳内,一时蕴藏着无比的仇恨,嗅道:“你又何必多问?”
  她忽然看着罗光傅道:“是了,姓方的虽然不在,我却也应该与他带点东西,就托你转交与他也是一样?”
  “九连环”罗光傅道:“什么东西……”
  言犹未了,紫衣女子倏地右手一掌,但闻疾风劈空而至。罗光傅惨呼一声,足下一个踉跄,一条左臂,齐肩折断在地。
  他的面色一阵惨变,双目一翻,顿时昏倒在地。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三章 八方风雨
下一篇:第五章 寒山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