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十一章 戮情剑
 
2019-08-16 21:42:56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依然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候。
  行易派中的掌门人“金麒麟”方坤,随着三位师兄弟——“九连杯”罗光传,“双鞭”熊光辉,“火眼金鹰”雷文,一行四人,来到了师父“矮叟”熊谦所居住的燕岭玄塔。
  他们期望着师父这次召见,能有好消息,也许卜青娥或已就歼……只是,“金麒麟”方坤心情却显得十分沉重,一路上鲜言寡笑,像是怀有满腹心事一般。
  他们来到了玄塔第五层,塔门是敞开着的。
  “矮叟”熊谦盘膝在草地之上,刚刚坐醒来,四个人默默无声走近来,正要跪下行礼。
  熊谦挥挥手道:“不必多礼,你们坐下来!”
  四人退身落座,却意外地发觉出师父的脸色不好,熊谦指了一下“双鞭”熊光辉道:“光辉,你去把门关上。”
  熊光辉答应了一声,狐疑地站起来,依言关了门,退身落座。
  “金麒麟”方坤面色微变道:“师父传见,不知有何……”
  “差遣”二字还未出口,熊谦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先不要多口!”
  他那一对深邃而锐利的眸子,徐徐地扫过了四人的脸,最后停止在方坤的脸上,徐徐地道:“为师等一行已在雪山遇见了查三姑,并且交了手。”
  方坤强自镇定道:“师父可曾胜了?”
  熊谦道:“不曾。查三姑武技惊人,堪称天下第一,吾等每人均铩羽而归!”说到此长叹一声,道:“查三姑却有言关照,她那弟子卜青峨,任吾等多人格杀勿论!”
  方坤立时面上一喜道:“既有此话,师父当可以下手行事了!”
  熊谦目不转瞬地注视着他,冷冷的道:“话虽如此,可是为师却得知了那位卜姑娘当年的一段秘闻,她之所以会仇恨江湖,杀尽武林男士,是有原因的!”
  方坤神色立时一阵大变,强自镇定道:“什么……原因?”
  熊谦道:“那是因为当年她身受了一个人的切身之害,才因而种下了今日的仇因!”
  方坤怔了一下,却是没有勇气再问下去,他身边的“九连怀”罗光传却忍不住道:“原来如此……那个害她的人又是谁?”
  熊谦冷冷一笑道:“这正是我们今天所要谈的问题。”
  他眼睛一扫四个人,接下去道:“武林之中,对于欺师背义,欺凌妇女这些罪项,各门各派都定有严刑酷法,不容门下弟子有逾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目注着方坤道:“人杰,你说,本门之中,如犯有以上罪项者,该当何罪?”
  方坤强作镇定道:“只是其中一项,也当受领死罪。”
  熊谦道:“如果兼犯二罪者,又当如何?”
  方坤暗中打了个冷颤,略一考虑,乃道:“五马分尸。”
  熊谦冷冷一笑道:“不错。这是列代祖宗的门规家法,不能不遵……”停了一下,他的眼光扫向其他三人,冷冷的接下去道:“是不幸,眼前本门之中,就出了这么一个孽徒!”
  方坤面色一变,其他三人也由不住面面面相觑。
  “矮叟”熊谦冰冷的目光注定在方坤身上,笑道:“人杰,你可有什么说的没有?”
  方坤蓦地站起来,面色苍白道:“弟子是清白的……师父且莫中了人家反间之计!”
  熊谦厉声道:“很好。不过为师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方坤道:“什么问题?”
  熊谦道:“你以前可曾认识那个姓卜的姑娘?”
  方坤摇摇头道:“不认识。”
  熊谦点点头道:“很好。那么为师再问你,你那只右耳,当年是怎么掉的?你要实话实说!”
  方坤神色一阵大变,由不住后退了一步,道:“师父……以前弟子不是说过了么?”
  熊谦道:“你再说一遍!”
  方坤不自然地笑了笑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你老人家竟然误会弟子什么……事不成?”
  熊谦道:“说!”
  方坤苦笑道:“弟子当年在天山遭遇到狼群……”
  “矮叟”熊谦冷笑道:“信口胡说!”
  方坤怒声抗道:“弟子说的句句实言!”
  熊谦探手入袖摸出一个小布包,丢过去道:“你先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方坤接在手中,匆匆打开一看,其内所包裹的,竟是一只干枯的人耳,顿时,他再也无法压制住自己伪装的情绪,向后退了一步,手指一松,那只干枯的耳朵,一下子落在了地上。
  旁侧的罗光传等三人看到此,皆不禁大吃一惊。
  “矮叟”熊谦霍地一声叱道:“好个孽徒,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还不跪下?”
  “金麒麟”方坤双膝一跪,像是要下跪的样子,可是,就在这时,他双手同时打出了一对暗器,直奔熊谦两肋部位打到。
  同时他双足力踹之下,身形霍地窜起,像是一枝脱弦的箭一般,直扑向熊谦身后的窗扇。
  “哗啦!”的一声大响,连带着一扇竹帘,整个地向着塔下坠落去。
  这真是出人意外的动作,连熊谦也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有这种胆子,竟然能在自己面前,意图行刺、脱逃,简直是匪夷所思,罪大恶极!
  那两枚飞来的暗器,自然难望能伤得到“矮叟”熊谦,可是却从而达到了方坤脱逃的愿望。
  “矮叟”熊谦双手一晃,已然把飞临的一对暗器接在了手中,是一对份量颇为沉重的“子母鸳鸯胆”,这时方坤已然坠窗而下。
  熊谦怒叱了声:“追!”
  他那矮小的身子,一个疾转,捷如飞隼一般的,已自投窗而出。罗、雷、熊等三人见状,也都不暇思索地,同时掠窗而出。
  三人由五层高塔扑纵地面之时,只见“矮叟”熊谦正自四下望着,满脸怒容。
  罗光传惶恐地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熊谦恨声道:“方人杰背师忘义,罪大恶极,方才竟图对为师行刺,这等孽徒,焉能再容他执掌行易派?为师当真是老眼昏花了……错把此等禽兽看做了人……”
  “九连环”罗光传忽然明白过来,怒声道:‘怪不得那姓卜的要指名找他?师傅,眼前我们又将如何?”
  熊谦打量着四方道:“这孽徒就是逃走,也不会太远,吾等四人分途找寻便了!”
  言罢矮躯一晃,已然纵身入荒芜漫草之间,瞬即无踪。


×      ×      ×

  “金麒麟”方坤来到了一片丛林,他一口气跑了不少的路,此刻惊魂乍定,却不想再动了。
  在一棵树下坐下来,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恼恨懊丧,现在是内外夹攻,非但是卜青娥不肯放过白己,就连师门也是一样,如果一待熊谦撒下了武林帖,只怕今后将无处栖身了。
  这一片丛林占地极大,杨槐花开得一片白,夕阳西下,金风送爽,方坤少歇了一阵,又恢复了精神。他四下观看了一下眼前的形势,这片林子位于燕岭南方,居高临下,可以看见岭上那座黑色的塔,此时,他料定熊谦与几位师兄弟,当必早已出动,在找寻自己,眼前这片地方暂时歇息一下似无不可,如果时候长了,却是难保不为他们撞见。
  方坤站起身子,由背后撤下了剑,此时此刻,无论是谁闯入到这片林子,他必然将与他一拚。
  想念之时,他向林内潜身而入。
  不想才走了十数丈,却意外地发现林前人影一晃,现出了“九连环”罗光传,紧接着“火眼金鹰”雷文也出现了。
  方坤赶忙向树后一闪,向外窥伺着。
  罗、雷二人好似发现了什么似的,不时地东张西望着,罗光传目注树林,冷冷笑道:“那厮一定是逃入树林去了,刚才我明明看见这里有个人,一上来反倒不见了。”
  “火眼金睛”雷文道:“大师兄,我看我先入林子搜寻一下,你去找师父来。”
  罗光传点点头道:“你要小心,他武功比你我都高,我去去就来!”说罢,一路飞纵而去。
  “火眼金睛”雷文待罗光传去后,顺手自背后摘下了兵刃,那是一口锋利的“鱼鳞刀”,瞪着一双火眼,他一步步向林内踏进。
  树后的方坤面上现出了一片狡黠的冷笑,他身子一连数次闪动,变换了三四个不同的藏身位置,竟然巧妙地袭近到雷文身后不远。
  雷文随后站住了身子,还没来得及回头,“金麒麟”方坤已然发动了攻势,连人带剑自其后背猛袭了上来。雷文霍地旋身,方坤的剑呼啸着,如同是一条出洞的蛇也似的,分心刺到。
  “火眼金鹰”雷文仓促之间,挥刀以迎,“呛啷!”一声大震,他身子就势在地上一个疾滚,可是还不容他站起身来,方坤就像是一头咆哮的狮子一般,怒扑了上来。
  人未来到之前,掌力先已发出,一抖手,正是“行易门”最厉害的“乾元问心掌”,“飕”地一股疾风,直向雷文身上袭到。
  这种掌力,当初熊谦除了传授他以外,并无再传授另外门人,是以掌力一打出来,雷文简直是无以招架。
  但听得他惨叫了一声,仰面栽倒在地,方坤身子向下一落,已到了他面前,掌中剑向外一抖,刺入雷文前心,剑柄血涌,顿时一命呜呼!
  方坤杀害了同门师弟,不敢丝毫停留,当下正要向相反方向逃逸,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喝叱道:“好个孽徒!看你还往哪里跑?”
  话声一毕,一股无比疾劲的风力扑面而至。
  方坤身子本已纵出,却为这股迎面而来的风力乍然一撞,硬生生地逼落地上。
  他身子就地一滚跃起,却见“矮叟”熊谦已自空坠下,方坤大吃了一惊,当下一狠心肠,厉声道:“矮鬼欺我太甚!”
  左手平推,用“乾元问心掌”直扣熊谦前心,同时右手飞扬,长剑上划出了一道光华,同时向熊谦身上卷去。
  熊谦怒哼道:“畜牲敢尔!”
  当时右掌骤然向外一封,两股掌力甫一交接,强弱顿分,方坤整个身子倏地向后弹了开去。
  方坤自知难是熊谦对手,哪里敢存心恋战,当下借着一弹之力,左手就空抓住了一截树枝,倏地一坠一弹,又自拔了起来,直向左上方林内落去。
  “矮叟”熊谦哑声道:“你还想逃?”双足顿处,跟踪而起,哗啦一声,也投身方坤落处,这矮老儿此刻显然已被方坤引起一了无边的怒火。
  他身子方一落定,一双大袖翻处,哗啦啦!一片爆响,附近三四棵大树全数折倒,一时树倒尘扬,枝叶漫天之中,方坤显然已难以藏身,只见他惊慌失措地腾起身子,意图逃逸。
  “矮叟”熊谦第三次怒叱道:“好畜牲!”
  矮小的身子箭也似的跟踪射起,左右手一前一后同时向外击出,发出两股沉实的掌力。
  眼看着这两股掌力,即将击中在方坤身上,左下方碧草深处,忽然“刷”地分开来,现出一双雪白的皓腕。
  一个女子的口音,娇声叱道:“去!”
  玉掌翻处,劈出了一股掌风,这股风力猝然和熊谦所发出的掌风一交接,熊谦在空中的身子,立时受到了阻力,眼看着他那矮小的身子,在空中滴溜溜一个转,却由空中直坠了下来。
  愤怒中的熊谦,厉声叱道:“什么人,胆敢和老夫作对?还不现出身来?”
  碧草中蓦地站起一个白衣如雪,长身玉方的少女,只见她长发披肩,凤目含威。
  她身子方一站起,左手一分长草,娇躯已如同一片雪也似的拔了起来。这时前面的“金麒麟”方坤,显然也看见了这个猝然出现的女人,只吓得他面无人色,忘命一般地拔足就跑。
  饶他脚程再快,比起这个长发少女来,却差得太远了。
  方坤身子才扑出三四丈,那白衣少女已如神龙天降般落在了他的身后,二指向外平空一探,指尖上突地传出了一丝破空之声。
  前面的方坤本是疾冲怒奔的势子,却为那一股破空尖风自后追上,忽然打了个寒颤,顿时就立在当地,形同木塑石像般的就不动了。
  这时在后方的“矮叟”熊谦,身子也扑到了近前,那个长发少女霍然转过身来,玉手向外一封,第二次发出一股寒可刺骨的掌风,把熊谦的身子再一次逼得后退了两步。
  熊谦怒声道:“姑娘你是什么人?你敢对老夫失礼?”
  长发少女冷冷的道:“熊谦,我知道你也要找姓方的,不过,我好容易等到了他,却不容外人插手!”
  熊谦一听对方少女,出口直呼自己姓名,不禁霍然怒起,可是转念一想,立时大悟。
  当下面色一沉道:“你大概就是那个姓卜的姑娘是吧?你竟对老夫如此失态?”
  长发少女看着他道:“不错,我叫卜青娥。你我素不相识,我又为什么要尊敬你?”
  熊谦被说得一怔,却也无话可答。
  他冷笑一声,道:“方坤是我门下弟子,他犯了门规,就该由老夫领回,以本门法规处置,不容外人多事!卜姑娘谅必不至于反对吧?”
  卜青娥摇头道:“不行。这件事不能答应你,我已经擒住了他,一定要亲手处置他!”
  熊谦抬头看着方坤被点住穴道,僵立的背影,想到了查三姑所说他二人结仇的经过,内心不禁对卜青娥生出了一些同情。
  他微微发出了一声叹息,道:“你二人昔日结仇经过,老夫已由令师查三姑口中知悉一二,这孽障背师忘义,老夫也险受其害,当真是罪大恶极,他左右难逃一死,就交与你处置也是一样。”
  卜青娥点头道:“足领盛情!”
  熊谦叹了一口气,又道:“卜姑娘,江湖道上此刻都在寻找你,几位元老人物也都出动了,你虽武技精湛,究竟众怒难犯,此间仇了,我奉劝你还是早早转回雪山便了!”
  卜青娥鼻中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熊谦道:“老夫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你,就此别过,再见!”身形一闪,已自无踪。
  卜青娥向着天空呆望了一阵,由不住淌下了两行泪来,她似乎回忆及当年那段痛心的往事……
  那大雪天,在亭子里……怀孕的身子……
  转过身来,走到了方坤面前,方坤一双睁着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她,由目神上判来,他早已经软了,那是一种乞怜的目光。
  也许这一刹时,他已经后悔了,两行泪由那双俊目内直淌下来。
  卜青娥由袖子里,抽出了一把小小的刀,那是一柄镶铸着翡翠把柄,寒光耀目的小刀。
  目睹着这把小刀,方坤那僵立的身子禁不住簌簌地一阵颤抖,卜青娥伸出一只皓腕,攀在了方坤的肩上,仔细地打量着他,打量着这个昔日令自己魂牵梦系的恋人……
  一刹那,她的脸变得那么苍白……
  翠柄小刀闪烁着刺目的寒光,反映着卜青蛾此一刻的矛盾与犹豫……
  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垂下头道:“方人杰,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点住你的穴道么?”
  方坤张口无声,面上青筋爆跳,汗如雨下。
  这种样子看在卜青娥眼内,禁不住使得她又叹息了一声,她似乎含着甚多的伤感道:“……因为我怕你一开口说话,我的心就软了,你明白我的感情么?……”
  惨笑了笑,她接下去道:“杀一千个人是那么容易,杀一个人却是这么的难……”
  说到后来,她像是要哭了,同时慢慢地垂下头来……然而,也就在这时,她狠下心,把那口翠柄小刀,实实地刺入到方坤的胸膛……
  “血”就像箭也似的狂喷而出!
  放开了那只手,方坤的身子慢慢地倒了下去。
  卜青娥拔出了那把小刀,她像是哭过了。
  转过脸来,她叹息道:“左秋阳,你可以出来了!”
  一堵山石之后,轻飘飘地掠起了一条人影,像是燕子也似的轻巧,落定之后,现出了左秋阳硕健魁梧的身子。
  他含着一腔怒火,却又有三分怜惜地望着卜青娥,却是一言不发。
  卜青娥微微一笑,道:“自从在洛阳起,你就跟下了我,为什么直到今天还不现身出来?”
  左秋阳凸目怒声道:“我……”
  卜青娥娇声叹道:“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吗?”
  左秋阳道:“不错!你是一个狠心的人,你下手杀了我师父,你好狠的心!”
  说时,他身子怒扑而上,掌中宝剑倏地举起,可是像以前一样,在空中又停住了……
  卜青娥揉了一下眼皮,看着他道:“唉……唉……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下手吧!”
  左秋阳懦懦地道:“我……下不了手……”
  卜青娥闭上眼,道:“想一想你死去的师父吧!我下手杀他的时候,就不曾像你这个样子。”
  左秋阳一刹时热血狂冲,掌中剑怒劈而下,剑锋由卜青娥前胸直直的劈下来,形成了一道血槽。
  卜青娥身子一个踉跄,几乎倒下来。
  左秋阳“当”的一声丢下了剑,扑前一步,双手用力地抓住了她,一时泪如雨下。
  卜青娥无力地注视着他,冷漠地道:“你终于像个男人……了!放开手l!让我躺下去吧……”
  她仍然是有一种使人无可抗拒的威力,左秋阳颤抖着,慢慢松开双臂,卜青娥的身子直直地倒了下去。

  (萧逸《冷剑娥眉》全书完,zhychina录校)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十章 铩羽而归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