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十章 铩羽而归
 
2019-08-16 21:41:46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查三姑冷笑道:“小小一头‘银发猱’,吓得了谁?”
  一旁三老这才恍然大悟,得悉这头怪物的真实学名,但都惊讶不已,他三人虽不曾见过这种怪物,可是都由传说书籍上知道有这么一种怪兽,兹知悉这“银发猱”乃是世上一种最稀罕的怪兽,几百年难得被人发现一只。
  原来这“银发猱”乃是“长白”高峰的一种罕见怪兽,平日以“雪”为食,喜食生长寒带的几种果类,生具异禀,一胎九子,或是九雌,九子渐长,各不相容,互相残杀,只剩下最后一只为止。
  这种异兽性孤癖,由于天赋奇能,能生裂虎豹,上掠飞鸟,尤其是身轻如燕,一双脚掌又大又薄,更可于水面踏波而行,遇大风时,两臂长毛大开,尚可御风而行,实在是天地之间的一种异物。
  这种怪兽,生就要强逞能的习性,平日占山为王,绝不容任何强敌在侧,是以其生长处鸟兽罕见,又每三年是其匹偶季节。求偶时,雄猱每喜于月夜之下长啸为歌,引诱邻峰雌猱,交媾一度,雌猱即怀有身孕,雄猱即开始沉睡于雪洞之内,长达十日之久,方可醒转,雌猱如不趁此十日之内逃离远处,一待雄猱醒后定必死其利爪之下。盖此等异兽,最惜身体,射精一次即减其寿命十年以上,是以乃思杀偶以泄其恨。
  平均起来,这种“银发猱”约可有百年寿命,生性喜洁,居处常是风景最优美的地方,湖山亦其所爱。人如豢养,必欲于其出生不久而擒之,否则万难收伏,一朝反噬,更是有性命之忧。
  有了以上诸多奇处,当可知道这是一种何等难觅而罕见的异兽了,是以三老目睹着这只“银发猱”后,均不胜惊讶之至。
  “梨山猺”麻九自收伏这只异兽之后,平素从不离身,爱如性命一般。
  这只“银发猱”却也为他做了不少事,异果奇珍,平日不知为麻九采摘了多少,用以对敌,更是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此时,麻九竟然用以来对付查三姑,以其之生具异禀,料必能予查三姑以极大威胁。
  查三姑自见银发猱出笼后,早已暗中戒备,料定麻九将以此兽来对付自己,她胸有成竹,倒也不惊不惧。
  麻九却也未曾料到查三姑一开口即道出了这人世间难得一见的怪兽名字,心中不禁暗暗惊心。
  眼前情势,双方势必一拼。
  麻九怪笑道:“好!难得你还有此见识,今天就叫你先尝尝这怪物的厉害!”
  当下,用手一指查三姑,向肩上银猱道:“去!给她点颜色看看!”
  那银猱闻言之后,先由其肩上跃身而下,一双红眼注视着查三姑,整个身予缩成了小小一团,双掌一上一下,喉中呼呼作响,却并不急于下手发难。
  麻九很少见到它有此情形,心知它自忖查三姑不同于一般,才会有此慎重情形。
  当下怒喝一声道:“混蛋的东西,平日欺软怕硬,还怕一个女人不成?”
  说时劈空一掌,向地上银猱击去,那银猱“吱!”一声跃开一边,麻老九那么疾劲的掌风,竟然是打了个空。
  银猱这才飞快地围绕着查三姑转了两个圈子,跃身在一片雪堆之上,仍然半蹲着身子,向着查三姑望着,不过喉中的鸣声显得有了怒意。
  查三姑得悉这畜牲即将要下手发动,早已蓄式以待,她冷笑一声,望向麻九道:“老贼,我劝你快快收回畜牲,否则我必取其性命!”
  话方及此,只听得“咭呱!”一声怪叫,那头银猱已然腾身而起,它那看来矮小的身子,在空中一挺,“哧!”一声,平直如箭矢一般,直向着查三姑面门上扑到。
  查三姑左手核桃木杖倏地挥起,拨风疾打,迎头一杖。可是那银猱端的是身法奇快,随着查三姑的杖势,就空一个疾滚,查三姑那么疾劲杖势,竟然是打了一个空。
  眼看着它瘦小的身子,在空中一个疾窜,口中“吱!”地一声怪叫,一双前爪骤出如电,直向着查三姑眼睛上抓去。
  在场三老,目睹着银猱如此身手,俱不禁暗自惊心。可是查三姑面对着如此智巧凶猛的异兽,却丝毫不显得惊慌。
  这时,她身子旋风般地转向一边。
  那只银猱口中“吱!”一叫,两腋一张,竟然紧跟其后,猛扑了过去。
  查三姑乃是一招诱敌之计,银猱身子方一跟进,就见她口中喝叱道:“好畜牲!”
  左右两只木杖同时张开,像是骤然展翅的大鹰一般,同时之间,她身子也转了回来。
  那真是令人惊异的一招,只听得“叭!叭!”两声大响,一上一下两只核桃木拐杖,全数击在了银猱的身上。
  带着一声凄厉的长啸,那只银发猱,顿时被击得飞出足有六七丈以外,“砰!”一声摔在雪地里。照理说,这畜牲周身密鳞,刀箭难人,常人是万难加害,无奈它此刻所遇见的对手查三姑,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一双核桃木杖之下,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金石所铸,在她的内炁真力之下,也怕不被击得粉碎。
  只见那银猱身子堕地后,口中吱吱叫着,一阵翻腾辗转,顿时口喷鲜血,就伏在雪地里不动了。
  “梨山猺”麻九看到此,先是一呆,随后狂啸一声,疾若旋风般地扑了过去,在雪地里,他双手抱起它来,见它一双红眼萎弱地开合着,已是气若游丝,行将丧命的样子。
  麻九那份伤心可就不用提了。
  他全身抖成一片,用力把垂死的银发猱拥抱入怀,一时泪如泉涌,哑声泣道:“小银子……小银子……我对不起你,我……”
  慢慢地把它尸身放在雪地里,麻九双目泛出了血的颜色,他回过身来看看当前的查三姑。
  此时,自然是说什么话也是多余的了。
  “梨山猺”麻九面目狰狞地后退了几步,一双长手交叉地探向前胸,霍地向外一抖,双手上已各多了一把弧形的短剑。
  随着他口中的一声厉啸,身子已扑了上来,掌中一对弧形剑一上一下,划出了两弯新月般的光华,直向查三姑两肋上插去。
  在场的“麻冠道人”司空湛,昔年与麻九有过一场交住,此时见状,心知麻九已存下狠心,要与查三姑一分生死,居然连他一向轻易也不使用的弧形剑也展了出来,可知其内心的恨恶程度。
  果然,麻老九这时存心拼命了,一双弧形剑交相出手,本是疚快如电,可是他大概知道这一招显然难以获胜,是以招式才撤出了一半,却又猛地向后收回,咆哮一声,改为劈式,一双弧形剑上,各自带出半轮寒光,正是武林中极难达到的“剑炁”境界。
  然而这一切在查三姑的眼中,似乎都并不十分在意,迎着麻九的攻势,她一双木杖飞点而退,一逼一退看来饶富趣味,配合得恰到好处。
  也就在麻九身子方一沾地的刹那之间,查三姑同时已退出两丈以外。
  麻九弧形剑锋上所带出的“剑炁”之力,把地面上的冰层铲起了大片的冰碴,雨点也似的散落而下,可是却无奈于查三姑的从容退身。
  麻九再次的狂吼了一声,其内心愤怒,愈加的无法遏止,只她他满头长发,刺猬似的竖立而起,掌中剑迎风一晃,其上光华大盛,正是内炁灌注充满的形象。
  此时,他对面的查三姑,面临如此大敌,却并不现出丝毫慌忙的神态。
  就在麻九即将扑身而上的刹那间,查三姑忽然抬起了右手的木杖,看过去那是极为随便的一种姿态,她把那只右手的木杖,垂直的竖立当空,只借着左手的木杖,定住身子。
  麻九身子本已扑了上去,乍然看见查三姑有此一手,就空一折,却又迅速地转了回来。
  查花姑又缓缓放下了木杖,她面若秋霜地道:“麻九,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如犯我,我必要你葬身我这木杖之下,我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这时,目泛凶光,右手的木杖却又缓缓向前平指,杖尖直向着麻九,身形纹丝不动!
  一旁的“矮叟”熊谦忽然悟出,这正是当年“雪山老人”查洪的“风火两仪杖”法,不由大吃了一惊。
  他生恐麻九不识得这种杖法的厉害,冒失出手,身受其害,当下忍不住冷冷的道:“麻老兄,得罢手时且罢手,这是老查当年的‘风火两仪杖’法,其决窍在于‘点’‘关’‘闭’‘锁’……”
  麻九狞笑道:“熊矮子闭上你的嘴!你看得出来,我会看不出来?”说时身子霍地半蹲而下,目注着当面的查三姑,一双弧形剑平胸推出,似如此二人对看着,约有甚长的一段时间,双方谁也不动一下。旁侧的三位老人,这时只是静静的观看着。
  真正所谓的高手,对招之时,顿时可以分出胜负。瞧目前的情形看来,麻九和查三姑的战况,属于第二种的可能性较大。
  双方都仔细的观察着对方可能出手的招式,并思索自己如何化解,以及进攻对方的招式。
  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双方不约而同地同时窜身而起。
  空中剑光杖影在三个不同的地方,以三种不同的姿态,拍!拍!拍!一连响了三声,二人同时又自空中堕落下来。
  紧接着是一场激而快的交手,黑黄两条飞旋的人影乍然向正中一合,却又燕子般分开。
  这其间,已经分出了强弱输赢!
  “梨山猺”麻九身子在雪地里一连后退七八步,“噗!”一声,坐倒在地,脸上的颜色现出一片赤红,一阵颤抖之后,终于由眼耳口鼻之内,流出了数股鲜血,慢慢地倒了下去。
  查三姑一直等到他身上完全不动之后才转过了身子,扶杖前行而去。
  不久,遂又大片的乌鸦绕在她头顶四周,在一片噪鸣声中,消失于灌木丛林之内。
  三个目睹的老人,面色都是一般的苍白,尽管他们那可称为是当今武林中一派元老宗长人物,可是像查三姑身赋如此怪异杰出身手的人物,还是第一次见过。
  “矮叟”熊谦身子向前一窜,已然掠到了麻九倒在地上的身子面前,弯下身子细看。
  司空湛飞身向前道:“怎么样?有救没有?”
  熊谦伸手扣住了麻九的脉门,摇摇头,苦笑道:“五内俱碎,血涌七窍,没有救了!”
  这时“夺命幡”盛秋海也走了过来,三人目视着麻九的死相,俱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楚!
  司空湛忽然一跺脚,冷笑道:“她也欺人太甚了!走,我们三个找她去,跟她拚了!”
  盛秋海摇摇头,苦笑道:“那又何苦?”他向两人看了一眼道:“你们莫非看不出来?她已练成了‘气返金针’‘一羽澄波’的地步了!”
  二人呆了一呆,似乎忽然想起,面上带出了一片阴影,熊谦叹了一声道:“我们还是回去吧!”
  司空湛意欲不服,盛秋海拍拍他肩膀道:“麻老道走吧!咱们三个人谁也不是她的对手,我看就是她老子查洪在世,也未见得就赢得了她,见好就收吧,要不然,哼!”
  伸手指了一下地上的麻九,苦笑道:“他的武功比你我如何?”
  “麻冠道人”司空湛,被他言语一点,想一想自己已然是对方手下败将,再寻了去,不过是自取其辱,说不定就和麻九一般的死于非命。
  只是,这一口气实在难出。
  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恨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头找那小的算账,总之,如此血海深仇,岂能如此这般的就算了?”
  熊谦冷笑道:“这件事当然不能如此就算完啦,咱们骑驴看唱本,往后走着瞧吧!”
  三人转过身子,沮丧地踏上归途,曾几何时,那来时的威风豪气,却丝毫也不存在了。
  不知何时,峰头上再次飘下了雪花。
  不久“梨山猺”麻九的尸身,遂被埋葬于雪花里,现场的一切痕迹随着也都消失无存。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九章 技高一筹
下一篇:第十一章 戮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