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五章 寒山惊艳
 
2019-08-16 21:31:0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场群豪,目睹她如此身手,俱都吓得面色如土。
  紫衣女子冷冷一笑道:“告辞!”轻启莲步,直向草廊外步出。
  “金刀”夏侯风此时不能再装聋作哑了。
  他身为华山派掌门人,又是此次会议的召集人,如果此翻眼见紫衣女子从容退出,今后在江湖上势将无颜立足,华山派也得蒙耻武林。
  当时他身形一闪,已拦在了紫衣女子的面前。
  紫衣女子冷笑道:“你也要对我出手?”
  夏侯风面胀通红道:“容你上得门来,连伤数人,本座如不对你出手,焉能领袖华山?”
  紫衣女子道:“你本不配领袖华山!”
  夏侯风大吼道:“本座与你拚了!”
  金刀“呛哪”一声撤在手中,上前一步,这口刀“唰”地平扫而出。紫衣女子微微一笑,身子翩然飘起。
  看过去,她身子像是一片云带般的轻飘,迎着夏侯风的刀刃蛇也似地弯曲着。不知如何,夏侯风的刀,竟然会砍了个空。
  眼看着那紫衣女子飘飘然的落回一角。
  紫衣女子的这些动作,固是使得在场所有的人为之震惊,但是她毒辣的手段,却也激起了众人“同仇敌忾”之心!一声喊打,群起而攻。
  最先响应的是“七金龙”中的马鹏九。由于紫衣女子落身的地方,正好在他身前。马鹏九蓦地抡起一对判官笔,向紫衣女子当头磕下来。
  紫衣女子在群情激怒之际,丝毫也不显得惊慌,嘴角挂着一丝轻笑,玉手向上一翻,“!"一声,已抓住了马鹏九手中双笔。
  她嘴里叱道:“大个子,丢家伙吧!”
  用力向身边一带,同时左掌向外一对,马鹏九偌大的身子霍地腾起,克喳!撞断了一根廊柱,随着一声长啸,直向悬崖之下落去。
  紫衣女子顺手把一双判官笔向着“金刀”夏侯风身上掷去,口中叱道:“着!”
  夏侯风运足腕力向外一磕,“呛啷!”一响,只震得右手虎口破裂,鲜血滴滴不已,一双判官笔擦着两面太阳穴滑了过去。当真是危险到了极点!
  是时,“七金龙”中左方、欧厉生、梁金羽、程万里、刘楚、毕华盛等六人,霍地自各处猛然袭到。
  六人因拜兄马鹏九惨死在对方手上,而一时兴起仇焰,乃至联手攻出!
  “七金龙”在两广地面上,声望极隆。七人各有一身武功,虽是义结金兰之好兄弟,可是平素对敌,却讲究单打独斗,极少有联手对敌事件。此刻目睹马鹏九惨死,因敌人过于厉害,才兴起了联手复仇之心。
  六人同时进身,六人各持着一杆鸭卵粗细的骷髅钢鞭,同时向当中一挥,捷同电光石火。
  就在他六人疾快进身的同时,带着一声轻叱,那紫衣女子已然拔身而起,飘飘颤颤地落足在草廊竹栏之上。
  她用足尖轻轻地点在栏杆边上,向着“七金龙”中六人点首冷笑道:“来!你们六个!”说着,二臂平张,活似一只紫色的大蝴蝶,向着半岭嶙峋的山石上落去。
  左方等六人各自一惊,可是势已至此,说不得,只好下手一拚了,他望着五人道:“来!我们都下去!”
  六个人各自腾身而起,向着半岭间乱石阵中落去。
  “环山草廊”内众高手,眼见“七金龙”同时出手对付那紫衣女子,各自为了保持身份,凭栏下望,目睹这别开生面的一场打杀。
  “七金龙”中左方等六人,会战对方女子一人,六根骷髅鞭,上下左右团团围住了那紫衣女子,六根钢鞭舞得霍霍生风,稍一触及附近山石,无不石屑纷起,火花四射,端的是声势凌厉无比!
  众人居高临下,但见那紫衣女子,在六人围殴之中,娇躯时上时下,忽左忽右。妙的是六人如此凌厉的攻势,居然没有一个人,一节钢鞭,能够挨着她的衣边。
  忽见六人狂吼声中,六节钢鞭同时出手,猛然向正中击去,正是拿手的“七鞭会”。奈何少了一人,只得六鞭,然而其势依然可观。
  六根钢鞭上下左右几乎全都照顾到了,可是那紫衣女子在他们钢鞭出手的刹那之间,身子蓦地向后一仰,箭也似的射了出去,看起来简直比他们出手的钢鞭还要快。
  一串爆响声中,六节钢鞭纷纷击中在山石之上,火花石屑四溅纷起。
  紫衣女子却在此时,带起了一阵清叱之声,陡然又扑了回来,宛如展翅的凤凰。不知在何时,她手中已多了一根两头冒着晶光的奇怪兵刃。
  随着她起降的身子左右一阵疾闪,“七金龙”中的六人,各自伫立雪地不再动了。
  可惜的是,在六人前额正中,各自开了一个雀卵大小的窟窿,脑血齐流,一片模糊。
  那紫衣女子下此毒手之后,发出了一串凄厉的长笑。笑声中,身如星丸跳掷般地,已纵身起落于乱山丛石,交睫之间,已失去了踪影。
  草廊上群雄相顾失色!
  “金刀”夏侯风首先纵身而下,随着是“兜云手”常三郎,“黑虎”武天威……十余人全都飘身而下。
  大家于乱石丛间,目睹着左方等六人坐卧不一的死状,皆由不住冒出了一身冷汗。等到想到那紫衣少女时,对方早已经杳如黄鹤,不知所踪。

×      ×      ×

  西北风紧叩着桑皮纸的纸窗,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天还没见怎么黑,马回回所开的“切肉店”里,已撑上了灯了。
  挺着胖胖的大肚子,捧着雪亮的一把厨刀,马回回这老小子,可是整天守着肉砧子,只管切他的肉。
  他这切肉店,可是老字号了。据说马回回祖上七代就指着这切肉店养活,一直到如今,他们店里的卤汤,听说都是两百年的陈汤,灶上的火尾就没有熄过。
  马回回切肉店不只是肉香酒醉,他这里的烧饼,杠子头,老窝窝也都比别家的香脆得多。其它爆、烤、涮,他这里也是一应俱全,反正怎么样都离不开牛羊肉,是地道的回回馆子,不卖猪肉。
  名声出去了,怎么都是好。
  马回回的切肉店里可没有讲究的摆设,十来张八仙桌子天天擦得雪也似的白,木头板凳也都是原来的颜色不沾一点油漆,简陋是真简陋,可是看上去就是干净。
  天才一黑,马回回吃喝一声:“上灯啦……”
  十来个小伙子,一人拿着一盏羊角灯,往案头子上一插,堂子里立刻明亮了起来。
  这时候,客人们就像流水一般地,一拨一拨地全都来啦。人是什么样的全有,有赶车的、有卖布的、有练把式的,当然也有读书人,社会贤达,甚至于作官的……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人都有。
  客人上了八成,十几个小伙计,忙得团团转。碗盘烧饼(杠子头)满场子飞。这里的伙计都有一手,碗不讲究送却讲究扔,丢出去落下来时远近正好。
  大寒天,尽管街面上寒风似刀,可是马回回这个切肉店里,却是温暖如春。
  三杯黄汤一下肚,话匣子可也就开了,于是前三皇后五代,以及江湖上远近的新闻,可都传开来啦!
  东边桌上的“长三李”,这小子是个老客了,每天一碗牛肉泡馍,三年不易,所以也有人叫他是“李泡磨’”。他的消息最多,话也最多,一谈可就没有完,谁沾着他谁倒霉,话匣子一开,真像连珠炮似的,能把你耳朵听麻了,他老人家只管说他的,听不听在你,真不愧这个“泡磨”的花号,是有股子泡劲儿。
  这时候,他的馍可是吃完了,把碗向里面一推,习惯地伸了一下脖子,道:“我说烂眼士——来杯热茶!”
  “烂眼士”茶早就准备好啦,忙送过去,嘻笑道:“李爷你的茶!”
  李泡磨接过来先咕噜了几声,然后呷上一口,长长出了一口气,一对老鼠眼东瞧瞧西望望,这就是在找说话的时候了。
  大家一看他这个样子,赶忙就把头低了下来,或是背过了身子。要不然只要和他对上眼,可就被他给“泡”上了,准得要听个把时辰的废话,他才放人。
  李泡磨扫视了一周,没找着一个人,一抬头看见烂眼士这小伙计正对着自己笑呢,他算是找着人听!
  烂眼士不大快意的趋过来,说:“李爷你……怎么找上我啦?”
  “找上你?”李泡磨翻了一下眼皮子道:“你知不知道前儿个我说的那个女阎王,可是来到了我们长安啦?”
  这几句话,岂止是烂眼士,就连所有在座的人,全都吃了一惊。大家本来逃避他的眼光,却都不由自主的又回到他的身上。
  李泡磨得意地耸肩膀,撇撇嘴,心说:“你们不是不愿听我说吗?我偏慢慢地说。”
  他咳了几声,由荷包里摸出鼻烟壶,抓了一把,在鼻子下抹了一把,老鼠眼翻翻,绕场一周,才慢吞吞地道:“消息绝错不了,有人亲眼看见!”
  大家“轰”一下子可就谈开了。
  这半年多来,有关雪山下来那个女杀手的事,长安城早就知道了。“长安门”的掌门人“兜云手”常六郎,证实之后,传说更是神龙活现,不胫而走,大街小巷,人人在谈这件事。
  可是,到底所谈的不过是人云亦云,捕风捉影,一点实际也摸不着。那个“女杀手”也不在本地,谁也用不着紧张。
  现在“长三李”一说那个女阎王来到了长安,“火燃眉睫”,谁人不大吃一惊?
  李泡磨咳嗽了一声,全体肃静,大家的眼睛全又集中到了他身上。
  伸出了两个指头,李泡磨挺神气地道:“二十郎当岁,人可是出色的漂亮……”
  听到这里,靠里座的一个人,猛然地抬起头来。这个人本来低着头在喝闷酒,现在终于忍不住也抬起头来听了。
  他头上戴着羊皮帽子,帽搭子搭了下来,遮住了两个耳朵,满脸的胡子碴,总有十来天没刮过了,黑而密的眉毛下面,衬着精光闪烁的一对眸子。
  李泡磨呷了一口茶,又道:“听说常三郎常爷,这两天关照手下的人,任何人都不许在外面惹事,见了女人赶快躲。”
  拍了一下桌子,李泡磨压低了脖子道:“他妹子的……南大街堂子里的姑娘,这几天可差透啦!你说,谁还敢花钱玩女人去,要命不要啦?”
  里座的那个人对于后半的这些话不感兴趣,仰头干了一杯,面上现出冷笑,灯光映着他红通通的脸直发光。
  客人之一问道:“李爷,你说那个女阎王来了长安,可住在哪呀?”
  李泡磨摇头道:“不知道。这得问常爷去……怕常爷也弄不清楚。”
  又有人问说:“这个女人怎么专杀男人?她和咱们男人有仇是怎么着?”
  李泡磨顿了顿,道:“大概是吧!一定是从前吃过男人的亏,说不定是哪个负心的汉子玩过了又给扔啦。还是怎么的……”
  里座的那个人,听到了这里,忽然像触及了要害般地痛了一下。那生满了胡须的红脸上,带出了一种难以诉说的愁苦之色,霍地拍了一下桌子,高声道:“酒来……”
  小伙计吓了一跳,赶忙又送了两角酒上去。
  大汉接酒到手,仰头嘴对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小伙计吓得直翻眼。
  抖了一下身上的皮大褂,这汉子站起来,道:“算账!”
  小伙计低头算了算,道:“客官,一共是三钱二分银子。”
  汉子抖抖手,由袖统子掉下一块碎银子,足有六钱重,他说:“多的存在账上,下次一块算!”
  然后他抓起桌面上的一个皮口袋,离座步出,途经李泡磨的桌子,他停下了脚,睁着一双凌厉的眼睛望着李泡磨。
  李泡磨吓了一跳,点点头道:“走啦,朋友?”
  汉子冷冷的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李泡磨一怔道:“当然是真的!不信,可问常爷去!”
  汉子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这倒用不着,我只问你这个女人她来了几天了?说些什么没有?”
  李泡磨挤着一双老鼠眼道:“嗯!来了总有三五天了,倒没听她说什么,怎么……朋友?”
  大汉怔怔地似在想些什么。
  李泡磨拿起锡壶送上去道:“朋友,再来口酒,外面可冷!”
  汉子伸手一推说:“不用。”大拇指一扭壶嘴,乖乖!壶嘴竟变到里面去了,白锡壶也走样了。
  李泡磨吓了一跳,把锡壶凑在眼前滑溜溜地转动着,怎么也想不通对方汉子,竟会有这么大的手劲。
  这时候,那汉子早已推开风门走了。

×      ×      ×

  绕过了西直门,眼前是片荒郊野地。
  往南,半山坡岭之间,立着一片黄陵,也不知哪朝哪代的皇帝,葬在这里。
  这个地方历史上建都于此的计有周、秦、汉、隋、唐……等朝,古迹之多不胜枚举。
  小姑娘走到这里有点害怕的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那个高大汉子道:“这位叔叔……这里可没人家呀!”
  汉子厉声道:“少噜嗦,叫你吆喝,你就吆喝!”说时由腰里掏出了一块银子抛过去,交给那个姑娘道:“记住我关照你的话,是个女客,事成我还有赏!”
  姑娘提起面茶壶,还有烧饼篮子,害怕地道:“是……是……叔叔!”
  大汉低叱道:“吆喝——”
  小姑娘于是颤抖着声音,开始高声地吃喝着道:“面儿茶呀!热烧饼呀——
  “……雪天喝热茶……寒天啃烧饼,甭提多带劲儿呀……三毛钱一大杯呀!”
  “面儿茶热呀……”
  北风呼呼地吹着,大雪漫天。
  这个小姑娘吆喝的声音,别提多么好听了,却又有一种悲伤情韵味儿,任何人,只要听到了她这种吆喝声音,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要照顾她的生意,买两个烧饼,来一碗面茶,这里面同情的成份居多。
  风雪里,小姑娘一遍又一遍地吃喝着。
  她美妙的声音,跟着寒冷的北风,吹到了任何一个角落里,这里设使有人住,设使还没睡着的话,谁也会披上衣服,开开门招呼她一声。
  可是,这地方太偏僻了,哪有人家呀?
  天又冷,风雪又大,这个小姑娘最多十二三岁,平常是专门在南大街吃喝着卖的,想不到忽然闯来了这么一个大汉,硬架着她来到了这里,逼着她沿山叫卖。
  又冷,又害怕,这姑娘真想哭,可是她身后那个大汉跟着她,寸步不离。
  二人来到了那片古陵地,到处都是坟堆,正前立着一座牌坊,后面有一所半倾的石楼,这是前人建下的故宫旧址。
  小女孩走到这里,害怕地回头道:“叔叔,我们找个地方去卖吧,听说这里常闹鬼!”
  大汉嘿嘿一笑道:“胡说八道……”
  他那一双精光闪灼的眸子打量了一阵之后,鼻子里哼了一声,自语道:“一定在这里,错不了!”
  少女孩瞟着他道:“叔叔你说什么呀?”
  大汉道:“再吆喝!”
  小女孩听他的话,又叫了几声。忽然,前面石楼间,亮起了一点灯光。
  大汉赶忙拉着那小姑娘闪身石后。
  远远似见石楼的一扇窗子“吱吱”一声推开一半,一个女子的声音招呼道:“来啊!卖面儿茶的!”
  大汉紧紧的抓着那姑娘的手,沉声道:“你记住了,想活命就照我话做,看着她喝下去!”说时由怀内取出了一个金纸小包,然后打开了面茶的壶盖,把纸包里一种红色的药粉抖了进去,拿起壶来用力地晃了晃。
  卖面茶的小姑娘看得不明的道:“叔叔你放什么进去呀?”
  汉子道:“没什么。记住,什么都别说,要不然我宰了你,去!”
  小女孩赶忙提着壶和篮子走开。
  石楼内那个女子又招呼道:“卖面茶的!”
  小女孩答应道:“来啦!”
  她一步一回头,匆匆忙忙地跑到了那座故宫石楼面前,抬头一看,窗户内探出一个女人的头,那女人向着她点头道:“快上来吧,外头冷呀!”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四章 怒闯山门
下一篇:第六章 垂帘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