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二章 残废女人
 
2019-08-16 21:26:5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人杰赶上一步。狞笑道:“卜青娥,到阴间打官司去吧!”
  金牛剑一抖,直向卜青娥背上扎去。
  漫天飞雪中,忽然传来一阵疾烈的拍翅声,一只奇大的乌鸦,箭矢也似的投空而至,随带着“呱!呱!”的凄厉鸣声,那只远较一般常见的乌鸦硕大数倍的大鸟,蓦地向着方人杰面上攻到。
  它用它一双爪,一只啄脷,向着方人杰双目以及眉心同时攻到。
  这真是骇人听闻的一件怪事!
  方人杰陡然大吃了一惊,口中叱道:“扁毛畜牲!”
  剑势一撤,向着凌空的乌邪身上斩去,那只大乌鸦口中“呱!”地唤了一声,就空一转,翩若惊鸿地向着左侧鼓翅而去。
  紧跟着另一只乌鸦,却由另一个方向,电也似的袭到。方人杰金牛剑一转,用“追星赶月”的剑招“刷!”一剑,就空劈下了那只乌鸦。
  雪花飞舞的空中,忽然传来大片的鸦鸣之声,一刹时,无数的乌鸦,自四面八方同时攻来。
  这蓦然出现的鸦群,就像是掠空而过的一片墨云,随着动人心魄的群噪之音,纷纷鼓翅,往返穿梭似的,向着方人杰合力攻到。
  这真是难得一睹,惊心动魄的场面!
  数以千计的乌鸦,在漫天飞雪里,择人而噬……莫怪乎,就连方人杰如此勇猛的武林中人物,也猝然感到心惊胆战了。
  他施出了全身的功力,一口金牛剑运行得虎虎生风,左撩右斩,乍起又落,身手极为利落,一刹之间,死伤在他手下的乌鸦,颇是可观。
  现场雪地里,随处可见坠死的鸦尸,雪花共墨羽飞舞,雨风啸长天一色,这一场人鸦大战,确实是旷古绝今,骇人听闻。
  方人杰不愧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人物,可是此时他所敌对的,不是人,而是席天遮地的鸦群。
  他虽斩杀无数,可是这么多的锐目,这么多双利爪钢啄,真令他防不胜防!只消一刻,他身上衣衫尽破,腹背多处已为乌鸦的爪啄所伤,现出了极为狠狈的神态。
  方人杰剑势。已不如先时那么凌厉,身步也不再那么矫捷了。
  他踉跄在大雪原上,随着旋回的鸦群攻势,不时的跌倒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那些鸟类中最丑恶的乌鸦,却像幽灵也似的,紧紧地纠缠着他,一刻也不肯放松,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只被蜂群在围绕的熊,走到那里围到那里……
  终于,方人杰不支倒在了雪地里。
  空中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哨音,那是由人口所发出的声音,乍然听在人耳之中,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飞舞着的鸦群,在闻得这声急哨的刹时,纷纷停止了攻击,由先见为首的一只大鸦率领着,盘空一周之后,向着一丛松柏灌木丛间飞去。
  大群的乌鸦,席天盖地而来,追风排翅而去,霎息间,已全数无踪!
  倒卧在雪地里的方人杰,看看已将要亡身在鸦群的利爪钢啄之下,却又料想不到,居然绝处逢生,他喘息着站起来,寒风侵袭之下,他只觉得身上的伤痛极了。
  雪似乎下得更大了。
  随着西北风的暴虐,空中的鹅毛大雪白茫茫地成了一团,人的视力,能够看出三丈以外,已是很不容易了。
  当然,在这种情形之下,想要搜索卜青娥,是太不可能了。
  “也许她早已死了,或是被雪花所埋葬了!”他心里这么想着,忍着砭骨的奇痛,一步三摇地向前行着。
  近处似乎有巍巍高山的影子,无论如何,他要找到那里避一避雪,顺便收拾一下身上的伤。
  方人杰抱着这种信心,向着山的影子慢慢地走过去。
  地上到处都是乌鸦的尸骸,这一场人鸦大战,他到底斩杀了多少只乌鸦,连他自己也算不清……
  在山洞里歇了一会儿,又包扎了一下几处较重的伤,他的体力恢复了许多。
  这地方,他是不敢久留的,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了乌鸦的呜叫之声,直觉地可以判断出,那大群的乌鸦,必是栖息在附近。
  有了一次惨痛经验,方人杰哪里还能再尝试第二次?他巴不得肋生双翅,能够立刻飞离这个鬼地方!看看大雪渐渐地小了,他钻出了山洞,向着怪石嶙峋的山下翻去。
  岭下是那么矮小的灌木丛林,密密的延出,约有数里之遥,他不能确定,方才那些乌鸦的藏处,只得更小心的一路攀行着。
  白雪压盖着翠绿的松柏枝叶,自绿相衬,间以垂挂着晶莹夺目的冰枝,景致真美极了!
  他屈身在灌木丛中行走,不时地左顾右盼。
  忽然,几只乌鸦由丛林里拍翅而起,紧接着大群的乌鸦,都跟随着振翅而起。
  方人杰吓得打了一个冷战,赶忙伏下了身子,他只以为这些乌鸦,必然是发现了自己,眼前又少不了一场惨烈的激战。
  可是,事情却不是这样的。
  大群的乌鸦在空中翩跹着,飞行了一周之后,却向着丛林中,某一处地方投落而下。
  在那里,传出鸦群的啾啾群噪哀鸣之声。
  紧接着一群乌鸦又飞了回来,仍向着前处投落而下,方人杰忽然发现到,这落后的鸦群,每两只为伍,口中衔着一只鸦尸。
  这真是一件骇人的事!
  方人杰不由起了好奇之心,这种心理的猝然兴起,竟然使得他忘记了先前的惨痛教训,仗着他有一身杰出的轻功,他居然冒险,直向着那鸦群聚之处掩去。
  眼前是一片奇景——
  无数的乌鸦纷纷用翅,用啄爪,翻弄着白雪,使之成为大小百十个不等的小雪坑,然后两只一队,衔着一只鸦尸,填放在挖好的雪坑之内,最后再用翅膀拨弄白雪,把埋有同伴的雪坑填平。
  这些动作,由如此众多的乌鸦分批执行,看起来一丝不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方人杰伏在树后面,看得啧啧称奇,无意间一抬头,目光所及之处,却令他大大的吃了一惊!
  他揉了一下眸子,再定神看,更令他不寒而栗!
  原来在松柏环绕着的灌木丛间,有一块平滑光整的大石,石上并无丝毫积雪,在那方大石之上,端正地坐着一个黑衣长发道姑装束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左右的年岁,面色苍白如雪,一双弧状的长眉之下,是一对又细又长的凤眼,看过去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睁是闭。
  使方人杰感到吃惊的是,这道姑装束的女人,显然是双腿自两膝以下,全都折断,在她坐处的身旁左右,置放着一对用以代步的拐杖。
  更奇怪的是,卜青娥居然也睡倒在那方大平石面之上,看过去,她全身是血,僵直挺着,似乎早已经死了。
  方人杰看得牙关打战,全身颤栗不已,一时也弄不清,这个怪女人是何等的路数。
  这个女人,一直默默无言地注视着这些乌鸦的工作,白如霜雪的面颊之上,带着隐隐的怒容。
  无数的乌鸦时起时落地停飞在她肩、臂等处,他们之间和谐相处,建立的感情,似乎很长久。
  一幕埋尸的工作看看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
  黑衣断膝的妇人,忽然捏口长长的吹了一声口哨,鸦群鼓噪而起,纷纷散落于灌木丛内,顿时之间,连一只也看不见,全数无踪。
  方人杰这才明白,原来这许多的乌鸦,竟是那断膝妇人所豢养的。
  断膝妇人一双细长的眼睛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自言自语地道:“天将暖,雪也快溶化了!”
  然后,她回过身来,看着僵直的卜青娥,摇摇头道:“可怜的姑娘,若非遇见了我,你焉有活理?”暗中的方人杰陡然吃了一惊,心忖:原来她还没有死!
  他心中立时兴起了再次的杀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金牛剑的剑把。
  妇人的目光,忽然似有意又似无意地转到了方人杰身侧附近。
  只见她面上带出一片冷笑,深刻的笑纹,深深地嵌在她苍白的面颊上,看过去愈加的令人害怕,这个女人脸上的那种表情,像是一个被困居在地窖里的犯妇,又像是一个经过长久心力交瘁……总之,那是一种极为沉郁,难以抒怀的忧愁的表情。
  她用着比冰还冷的声音,道:“人言妇人之心最狠毒,这个世界之上,却多的是一些负心的男人,其心比较妇人更阴狠百倍以上……”
  回过头,看看石上的卜青娥,又道:“你已怀了胎,腹内婴儿自是不保,只是我必尽全力,保全你的性命,让你能活下去……”
  方人杰心中又是一惊,他绕了半个圈子,开始轻轻地向着那妇人坐身的大石前接近。
  在他心里这么盘算着——对付一个双腿都折断的妇人,应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即使她武功再高,总不如自己生来的双腿那么的利落……
  他的眸子又转到石上的卜青娥,当然,他第一个要下手杀害的还是她,他决不能留着卜青娥的活命,对自己未来构成威协!
  在一株松柏后,他定下了身子。
  金牛剑早已撤在了手中,他打量好下脚之处,只需要一纵身子,抖手一剑,就能立刻结果了卜青娥的性命,然后纵起了身子落向一边,在丛林中掩身而去……
  他这么判断着,内心并有十分的把握。
  那个断膝的妇人,似乎是没有发现他,她只是注意着面前的卜青娥,伸出一只雪藕也似的手,在卜青娥手腕子上量着脉搏。
  这正是一个下手的顶好机会!
  方人杰陡然腾身而起,向着那方大石上落去,掌中剑向着石上的卜青娥穿一心刺下,剑光一闪,快同电光石火!
  断膝妇人在方人杰宝剑方一刺下的刹那间,忽然抬头,她那张惨白的脸和方人杰一照面的当儿,后者立刻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寒意。
  说时迟,那时快.妇人的一只白手向上一抬,两支春葱也似的玉指,已然拿住了方人杰的宝剑尖端,方人杰用力一振腕子,宝剑弯成了弧形,却也未能脱离开那妇人的手指。
  她是那么的安详,从容…………仿佛压根就没有把方人杰这么一个人看在眼中一般。
  方人杰数刺不下,剑身颤抖着,好像就要折断了一般,这才突然想到这个妇人指上的功力,竟是如此的骇人!绝非一些所谓武林高手,所能望其项背。
  这种念头的忽然产生,使得他立时对断膝妇人,大大生出了畏惧之心。
  两对眸子甫一交接,那妇人深邃的目光,似包含着一些幻术在其中一样……方人杰只觉得一阵心神荡漾,差一点难以自持。
  透过妇人那张清秀苍白的脸,散过来的是无比的寒意……她那双眼睛,以及整个的人,都宛似冰雪的菁英所铸结而成的。
  忽然那妇人张开嘴,喷出了一口气。
  方人杰只觉得透来一阵冰凉,仿佛五脏六腑都要冰冻住了,他口中惊叫了一声,随着妇人二指向上一挑,那口金牛剑已连同一道剑光,穿云直上,不知落向何方去了。
  方人杰厉叱了声:“好贱人!”他双掌一合,用“童子拜佛”暗含着“开山掌”的功力在内,蓦地向着断膝妇人头顶上磕下去。
  断膝妇人衣袖一扬,但听得“呼!”的一股疾风,方人杰双掌尚未递上,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般地,直向后面倒翻下去。
  他所面临的敌人,是他有生以来从来未曾见过的劲敌,这点方人杰已有所领悟,可是他却并不甘心就这么撤退,无论如何杀死卜青娥也是好的。
  所以在甫一翻出之后,方人杰立时又纵了出来,他的身手果然非同凡响,手脚在地面上一弹,捷比飞猿巨鹰般地义腾身而起。
  随着一声怒叱,方人杰却向着石上的卜青娥再次扑去。
  那断膝妇人目睹此,反手一翻,由掌心里猝然发出蒙蒙的一道白气。
  方人杰身子甫和这股白气一交接,顿时怪叫了一声,翻倒在地。
  一刹时,他只冻得全身颤抖,牙关克克作响,妇人所发出的那道白气,方人杰只觉得透冻冰寒,一时仿佛全身的血液都为之凝住。
  他只得在地上用力地翻滚、折腾……借以减少身上的奇寒冰砭感觉。
  妇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脸上微微带出一些冷笑。方人杰滚翻腾跃,满地打滚,足足有小半盏茶的时间,才渐渐地退去身上的寒意。
  奇怪的是,那个断膝的妇人,自始至终,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他,面上表情不愠不怒,像是一座观音大士的坐相。
  方人杰喘息着站起了身子,望着妇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妇人也看着他,不声不动。
  良久,方人杰的心眼又活了。
  他鼓起了勇气,道:“你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是人还是怪?……”
  断膝妇人眨了一下眼睛,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方人杰看了她的断腿一下,心忖道:“是了,想必是她根本无法离开这块石头,她虽武功高强,却也未必是武林正宗,不过是些旁门左道的玄功异术……我又何必怕她?”
  心里这么想,不由暗中提起了一股真力,聚集在双掌,却佯作微笑道:“我姓方……”
  又指了一下石上的卜青娥,他撒谎道:“这个女人不是好人,你何必要袒护她?”
  断膝妇人道:“她怀了孕了,是吧?”
  方人杰一怔,点点头道:“不错……是。”
  妇人道:“可是你做的孽?”
  方人杰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
  断膝妇人并不理睬他,又道:“所以,她找到了你,要你娶她可是?”
  方人杰吓了一跳,好像她曾经目睹了这件事情似的,但是他当然不能承认。摇摇头,正想说“不是的。”断膝妇人却又接下去道:“……你不答应,是了……她因此很伤心,一定很伤心……”她自言道:“……痴心女子负心汉,世上怎地如此多的负心人呢?”
  方人杰愈听愈害怕,打断她道:“你不要瞎猜,事情绝非如此!”
  “一定如此!”断膝妇人看了他一眼,很肯定地说:“……她哭求你带她去,你使她失望……是了……她为你牺牲得如此之大,试想,家也不能回了,师门一定也见拒于她,而你……”
  两道冷电也似的目光,向着方人杰身上一瞥,脸色变得极为恐怖。
  方人杰打了一个寒战,道:“你……不要胡猜乱想……”
  断膝妇人冷冷一笑道:“……你对她不过只是存着玩弄之心,哪里是真心相爱。只可怜她一片痴情……”
  点点头,她继续思索道:“……你害怕这件事,传遍江湖,使你名誉扫地,所以萌下了杀机,于是一路追杀她,你要她们母子的命!”说到此,这妇人闭上了一双眼睛,身上起了一阵微微颤抖。
  她像是强自忍着内心的愤怒,颤抖着声音道:“好毒的人……世上虽多薄幸人,何见如此狼心狗肺之人?”
  方人杰不得不暗中钦佩这妇人料事如神,内心生出了情虚恐怖之感,而后退了几步。
  断膝妇人忽然开目盯视着他,冷冷道:“你说是不是?”
  方人杰呆了一下,在妇人如电的目光之下,他似乎连说谎的技巧也失去了。
  一瞬间,怒由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大吼了一声,身子向下一躬,双掌齐出,用劈空掌力,直向妇人身上击去。
  断膝妇人一声尖啸,那坐在石面上的身子,旋风也似的卷了起来,当真是快若飘风,方人杰的凌厉掌力,虽然把大石面上击起了一层石屑,却是连妇人的身边也没有沾着丝毫。
  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方人杰原本以为她失去了双足,行动必然不便,却未曾料到,竟是如此之快,快得简直难以想像!不容许他回视究竟,这当儿,一只沉重的“核桃木拐”,已然沉实的压在了他的肩上。
  那种重力,也是方人杰生平从未领受过的。
  随着妇人拐上的重力,方人杰由不住“扑通!”一下子坐了下来。
  断膝妇人身子一转,已来到了他面前。方人杰见她全身竟然借着一根木拐,凌虚的定住身子,那另外的一根木拐,正自沉实的压在自己肩上,他虽用力暗中抗拒,即是无法移动分毫!
  妇人道:“在我的律法里,天下的男人大多可杀,对女人不忠尤可剐,似你这般人,千刀万剐犹嫌不足,何能轻易饶你?”
  方人杰一刹时感到了无比的恐惧,开口道:“饶命!”
  二字才出口,妇人杖脚一扬,已点在了他“三里穴”上,双腿一软,“扑通”一下已跪倒在雪地里。
  断膝妇人伸手一挟,身形再转,已携同方人杰,纵身到大石之上。
  方人杰仍是保持着跪地的姿态,他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难以开口吐出,眼看着那妇人坐地,由袖口之内拿出一口翠柄的小刀。
  望着方人杰的脸,这妇人冷冷地道:“男人个个可杀,玩世不恭者杀,斜视妇人者杀,见利忘义者杀,自负自傲者杀……普天之下的男人原本个个都该杀,你且试试我这柄特制的‘戳情刃’,这是专门杀剐负心男人用的!”
  说罢,伸手抓住了方人杰一只耳朵,翠刃向前一送,像是切豆腐一般已割下了一只。
  断膝妇人把一只血淋淋的人耳放在石上,一面道:“我要你一万刀死,九千九百九十九刀都死不了,信不信一试就知。”说时翠柄小刀,又向他第二只耳朵上送去。
  忽然,大石上的卜青娥翻了个身子,口中微微发出了一阵呻吟之声。
  断膝妇人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又转向方人杰,妙目侧转几度,之后,冷冷一笑道:“冤有头,债有主,我此刻杀了你,似乎有点越俎代庖。”
  她回头又看了卜青娥一会儿,内心似乎在决定什么似的,一时举棋不定。
  此时,寒林内又发出了阵阵乌鸦鸣叫之声,大群的乌鸦穿林而出,纷纷向着妇人所坐之处飞来。
  满面鲜血的方人杰,失去一只左耳,吃寒风一吹,固是痛彻心肺,可是看到了这些乌鸦,更不禁吓得三魂出体,六神无主,那僵跪的身子,早已抖成了一团。
  盘旋的鸦群,似乎也看见了地上的仇人,相继争鸣着,齐向方人杰身上投落。
  断膝妇人一声叱道:“你们都走,没你们什么事!”
  说时,一双衣袖连连挥动,时发异啸。
  果然,那群乌鸦在盘空一周之后,纷纷振翅向着远天飞去,乌压压一大片,天地一时为之失色!
  断膝妇人赶走了鸦群之后,目光才又转向方人杰,道:“我名查三姑,居此雪山已达二十年,这里一向没有外人走进,我原已发誓不再杀人,只因恨你太甚……”叹了一声,又道:“今天我且放你回去,十年……不,也许用不了这么久……这个姑娘……”说到此,用手指了一下石上的卜青娥道:“……她必定学成绝技,而且会寻找你,取你的性命!”
  伸手一拍,方人杰在雪地里打了个滚,立时解开了穴道,他捧着那只流血的耳朵,张惶地站了起来。
  断膝妇人冷冰冰地看着他,扬了一下手上的翠柄小刀,道:“用这把刀!”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方人杰听得心胆俱寒!
  妇人哼了一声,道:“你可以走了!”
  方人杰退后了几步,像是遇见了妖怪似的,蓦地转身,抱头鼠窜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一章 郎心如铁
下一篇:第三章 八方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