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一章 翠梅谷中
 
2019-11-04 21:57:06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雾,笼罩了整个泰山。
  漫天漫野,满壑满谷……往日嶙峋峭拔,绵延无艮的巍峨山势,完全陷入云烟迷蒙的浓雾中,仅雄伟挺秀,高达万仞的观日峰,隐约现出一段郁绿颠顶。
  就在漫山云雾翻腾中,蓦然一缕箫音,直透云山。
  箫声,哀惋凄楚,低沉悲凉,令人听来不禁心酸泪落!
  箫声,起自观日峰下,云雾弥漫中,现出一座四面峭壁拱围的小谷。
  小谷中,苍松翠竹,虬藤怪石,如银的瑞雪将小谷点缀成一个银白世界。
  这应该是一,座人迹罕至的绝谷,但那缕凄凉悲郁的箫声,却是起自谷中。
  一道清澈小溪,蜿蜒伸去,溪水碧绿,冷若寒冰,但却终年不冻。
  小溪两侧植满绿梅,俱是虬枝如铁的罕世奇种,云雾缭绕其间,正直梅花盛放,满谷弥漫着清幽淡雅的梅香。
  小溪的北面梅林中,现出两间残破茅屋,看来已经多年失修了。
  那缕凄凉的箫声,正是发自茅屋的后面。
  绕过茅屋,祗见梅林中现出一座新坟,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白衣少年,正跪在坟前的石碑一边。
  白衣少年的手里,抚着一只通体血红的玉箫,正放在他削薄而下弯的朱唇上,吹出阵阵凄楚的哀歌。
  两行清泪,由他微闭的星目中,徐徐的流下来,泪珠,滴在他的白衫前襟上。
  坟前那方石碑,光滑如镜,上面深深刻着:“先严白公云生,先慈梅氏湘君之墓”和“弧哀子白玉骐泣”。
  白衣少年,缓缓放下手中的血红玉箫,眼含痛泪,神色茫然的望着埋身父母的那堆新坟,他的思维,又陷入往事的回忆里!……
  得,母亲慈爱的笑容,还有,她手中飘落的信笺上,画着一个黑色的骷髅,从骷髅的又大又深的眼眶里,流出鲜红的六滴血泪。他还记得,母亲看了那骷髅以后不久就去世了,父亲便连夜带了自己同仆人朱叔以及母亲的遗体离开了故乡赶到这翠梅谷中定居了下来。
  到翠梅谷的第二年,白玉骐已是八岁了,一个炎热的中午,父亲及朱叔都已睡着了,他拿着红玉箫,悄悄的溜了出来,梅林里的清凉使他感到舒畅无比。
  他穿插在矮小的梅树之间,很是自在,突然,一个低沉苍劲的声音传进他耳中:“还是不对,还是不对。”
  白玉骐一怔,自忖道:“这是什么人?翠梅谷从来没有见有外人来过?”
  他蹑手蹑脚的朝向这个声音走去,到了梅林尽头,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向外一看,白玉骐不由楞住了。
  祗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携着一段树枝,在那里低头沉思,老人如雪的两眉斜斜上飞,鼻梁挺直,虽然满脸皱纹,但眉宇问依稀尚留存着当年的英俊气概。
  离老人不远的一棵树上,挂着一柄古色斑烂的白玉长剑。
  白玉骐咽了口唾沫,把身体靠得更舒适了些,伸长了脖子张望着那老人的动静。
  这时,老人猛然踏出一步,挥起手中的树枝,霍的舞将起来,霎时间祗见一团闪闪的青,旋转着,飘忽着,老人与树枝的形影溶合成为一个幌动的模糊的大圆球。
  一股奇异的冷风,随之而起,刮得远近的树叶纷纷抖落,白玉骐的脸颊上,也着实感觉到几分凉意,他心中暗想:“这老头子莫非有妖术?”
  他不由害怕起来,正想溜走之际,但闻老人一声清叱,舞姿划然而止。
  “唉!还是破不了那招“天光血影”,我这五十年的工夫算是白费了。”老人沉重的自言自语着道:“玉卿的深仇隐忍了五十年了,玉剑客啊,玉剑客,你好无能啊,今世难报大仇了,你,你九泉之下何以重见故人啊……唉!”苍劲的声音变成了嘶哑。
  白玉骐偷偷伸出头来,见老人仰面望着苍天,皱纹密布的脸上,彷佛略有泪痕,一种凄然的感觉浮上白玉骐幼小的心灵上,他轻声自语道:“这老人好可怜。”
  老人一怔,冷冷地喝道:,“谁?还不与老夫出来!”
  白玉骐略一迟疑缓缓的走到老人跟前。
  老人似乎没有料到那偷看他的竟是这么一个幼童,他目光在白玉骐脸上一扫,继而看到白玉骥手中的红木箫,他顿时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眸子襄放出惊喜与贪婪的光彩,但,白玉骐那天真无邪的神情,使他相形见惭,他暗想:“得到箫,也许可以报仇,但却要毁掉一朵武林奇葩,为什么这件东西偏偏落在他的手里呢?”
  “唔,是的,我可以培植他,培植成一个天下第一奇材!让他来替我了却这桩心愿!一老人得意地微笑。他好像看到了白玉骐登上武林第一的宝座!可是:一那是又要等待许多年,许多年……”老人痛苦地抓着白发,他目不转睛地端详着白玉骐:那秀慧的脸庞,解人的双瞳,玲珑的身材,横溢的灵气……老人忽然仰天长啸:“已经等了五十年了,难道不能再等五十年?”
  白玉骐被老人那不着边际的自言自语,弄得莫名其妙。
  老人抛下手中的树枝,就地坐了下来,拍拍身边一块石板笑道:“娃娃,坐在这儿。”
  白玉骐木然坐下,将红木箫横在膝上,侧脸问道:“老公公,怎么以前没有见过您老人家?”
  老人笑道:“我就住在那座山里面。”说着伸手遥指那溪山深处。
  白玉骐好奇地问道:“老公公,你方才玩着那树枝,幌来幌去的,怎么转得这么样快呢?怎么能使四周好多好多的树叶也会掉下来呢?”
  “那是一种武功,名叫剑气。”
  “好奇怪的武功噢!我能不能学,你教我,好吗?”
  老人点点头。
  “爹说过,武功是渐渐练成,老公公,我这武功要练多久?”
  “我有一颗丹药,是由道家的朱果练成的,你吃了这颗丹药,不出十年,就练得和我现在一样的情形了。”
  “老公公,你不是要报仇吗?你自己为什么不多吃一些不就成了?”
  “孩子,这种丹药只能助你达于某一境界,以后的进步还靠你自己去修为。”
  “老公公,你教我武功,我拿什么来报答你呢?”
  老人摇摇头。
  白玉骐抚摸着红玉箫,若有所思的缓缓道:“爹说,受恩必须图报,可惜爹说非有这支箫不能替娘报仇,要不然,我就将这支箫送给你。”
  “这支箫能替你娘报仇吗?”
  “是的,爹说在五年前,大雪山日月洞的“雪山仙”游历中原时丢了一本书,这本书里记载着一种很厉害的武功,这本书刚好给爹拾到了,爹没有贪为已有,而是还给了“雪山仙”,日月老人说爹很光明磊落,当时就要爹到日月洞去,要传爹一种武功,因爹当时正有事要要到江南去不刻分身,日月老人就送我爹这支“离魂箫”,说: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持这支箫去,他老人家就要传给他一种武功,日月老人武功天下第一,有了他传的武功就可以替娘报仇了。”
  “我教你武功也为了你将来好替娘报仇,还有,我的仇人——”
  “我还不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老人沉思半晌,讲了下面一段故事:“五十年前,江湖上出了一男一女两个少侠,男的外号叫“玉剑客”,女的叫林玉卿,他们的武功在当日的江湖上都算是一流高手,两人打尽了天下的不平。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他们两人相遇而一见钟情,自此江湖上便常见两人俪影,恩爱无比。
  玉剑客有个朋友,门出武当,他武功还在玉剑客之上,他那招“天光血影”使玉剑客难以招架,他也爱上了林玉卿。
  一年过后,他自知无法博得林玉卿的青睐,在一个月夜里,他要玉剑客单独与他比武,玉剑客拗他不过,只得应允,就在最后的一招“天光血影”,玉剑客左胸挨了他一剑,被他踢下断崖,等到玉剑客医好伤势,再从崖底爬上崖来,时光已过了一年,遍寻江湖,却不见了林玉卿的踪迹,后听江湖传言,才知道她于“玉剑客”失踪后,受不了“玉剑客”的那个朋友的无礼的纠缠,她于气愤之余带着清白跳崖而死。”
  老人语毕脸上显得无比的愤恨,与凄怆。
  白玉骥知道老人所讲的故事,就是老人自己的一页伤心史,他忍不住问道:“这不义的朋友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已出家做了道士名叫寒心真人,唉!五十年了!玉剑客仍然是抵挡不住他那招“天光血影”!”
  白玉骐心中暗想:“寒心,这家伙可真使人寒心,我也要替他报仇·”
  从此,白玉骐一面在家里跟父亲学武,一面偷偷的溜到这边来跟这老人习艺,老人除了讲解招式口诀以外,从不多言,白玉骐仅知道他住在溪水深处,别的就不知道了。
  日复一日,一年的光阴就这么轻易的溜过工了·白玉骐服下玉剑客的那颗丹药,内功的精进,一日千里,他父亲白云生的本领,在一年之内已全部授毕,他的造诣颇有青出于蓝之势。
  白云生自知本身已没有什么能再传授给爱子的了,一天,便悄悄的出了翠谷,去探究日月洞的所在,期望着早日送爱子去日月洞习得较高武艺,好为爱妻复仇。
  莫非天下之事在冥冥中早有定数?白云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探知日月洞的大概所在,却因而带来了灾星。
  就在白云生回家后的第三天深夜里,翠梅谷中来了六个不速之客,一个老和尚,二个俗装的老者及三个老道士,这六人竟是江湖上人敬重的“武林六尊”。
  六人在茅屋门前一字儿排开,老和尚沉声道:“白施主,老衲如海深夜打扰了。”声音不大,却字字震入耳鼓。
  白云生从梦中惊醒,一听“武林六尊”中的笑面佛如海到此,急忙穿衣相迎,门尚未打开,先恭敬的回道:“大师法驾到,晚辈白云生来迟,还望大师见谅。”开门见“武林六尊”全都在此,白云生不觉一怔,嚷道:“原来六位前辈都已到此,晚辈寒舍简陋,乞望前辈休要见怪,请入内,晚辈奉茶。”
  三个道士中的一个笑道:“白居士免礼,我等深夜来访,有一事相问,不知居士能·否答允。”
  “前辈言重了,有什么事请前辈尽管吩咐,前辈还请襄面坐下,晚辈也好说话。”
  俗装老者道:“白大侠不用了,我等六人来此,是想各留下本身的武功,换取白大侠的离魂箫,我等换取此箫的目的倒并非为了要学什么武功,实怕这箫将来流入江湖,要造无限杀孽。”
  爱妻手中飘落的信笺,重新映入白云生的脑海,那六滴血泪原来代表的竟是这六个伪善的江湖高手。
  白云生脸上一阵悲凉,他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不答应吧,只有一死,答应了吧,仍难免被杀灭口。
  “爹,他们是谁?”不知什么时候,白玉骥走了出来,他手中正拿着那支离魂箫。
  “施主,凡事总要想开些,今日我等六人既然来此,别说施主无人相助,就是有人相助,施主明白,今日江湖上有谁能管得了呢?”老和尚缓缓的说道。
  白云生低头摸摸爱子的头,趁机对忠仆朱叔打个眼色,悲愤的答道:“非是我白云生食古不化,六位身居江湖六尊,可以是说武林的家长,想不列六位只为了一柄玉箫,竟对白云生一个江湖晚辈下此毒手,先杀其妻,再灭其家,不要脱白云生是个血性男儿,就是有半点人性也要与六位周旋到底,白云生今日明知以卯击石,也要一拼,接招。”说完突然一招“八方风雨”以全力攻击六尊。
  就在白云生出招的当儿,朱叔背起白玉骐急急逃出后门。
  蓦听一声沉喝:“白大侠躺下吧。”接着白云生一声闷哼。
  “那里逃。”一片排山倒海的罡风,向朱叔的背后袭来,他自知无法躲过,猛然将白玉骥抱进怀中,以腹背牢牢护住,嘶哑的说道:“小主人,逃得活命不要忘了还有朱叔的仇……”“轰”的一声,白玉骐祗觉全身一震,接着“噗通”一声,落入寒溪中,他就昏了过去。.
  等白玉骐醒来,发现自己已睡在一个山洞里的一只石床上,“玉剑客”坐在他面前的石凳上。
  白玉骐翻身坐起,看看那支玉箫还在手边,才要开口,玉剑客慈和的道:“骐儿,这一切都是天数!”
  “我爹呢?”
  “我已替你埋了,等你武艺学成以后为他立碑安葬!”
  从此,他便住在这个山洞里,
  他在这里渡过了整整的八年的光阴,前天夜里,老公公不辞而去了,他没有拜他为师,因为老公公不愿意有师徒的名份,老公公把玉剑留给了他,并留书要他今后立即出道江湖,好自为之。
  白玉骐呆呆的跪在墓前,已是很长的时间了,他也曾想为朱叔立座坟墓,但他找不到他的尸骨。
  泰山被皑皑的白雪覆盖住了,天接山,山接天,只是一片银白。
  道上观日峰的山径,埋没在深雪下了。
  日正当中,这天观日峰上竟突有十二人在此聚集。
  这十二人,僧、道、俗都有,这些人零散地坐着或站着,坐在中央的是一个七十来岁的长胡子老人,和一个妙龄少女。
  “吴老英雄,今日当着少林寺的悟明大师,武当的玄云道长,以及死堡的五位:陈兄、杨兄,总请你给兄弟我一个答覆,看这宗亲事您老是否赞成?”
  说话的是个五旬左右的老者,面色红润,只是两眼深陷,有一种阴沉沉的感觉,老者身后并排站着两个三十左右的大汉,看样子是老者的随从。
  悟明大师,年约四旬,人长的瘦削矮小,两太阳穴高高鼓起,玄云道长则是个粗眸的道士,满脸横肉,“死堡”的陈姓杨姓及另外那三人,一个个如同坟墓里掘出来的死人,僵立在那儿动也不动,原来“死堡”里的家伙个个都是这付长相。
  坐在中央的老人环视一周后,缓缓道:“今天难得请到众位,我“三连掌”吴子修也正好借此机会向大家把话说清楚,岳蓉是老夫一位故友之女,老夫只站在抚养与教养的地位,至于亲事乃要看她本人的意思,如果妄加主断,将来如有好歹实在对不起九泉之下的亡友夫妇。”
  “老英雄看侄女嫁与我家小堡主将来还会有什么差错吗?”
  老人双目精光一闪,朗声道:“孙兄,人非神明,将来之事谁敢逆料?”
  孙姓老者闻言冷冷一笑道:“老英雄!小弟以红沙堡护法的身份愿意担保此事,这该够了吧!”
  老人也不示弱冷冷道:“孙兄,不是老夫不识抬举,此事老夫做不了主。”
  晤明大师的目光,在孙姓老者的脸上掠过,沉声道:“孙施主,婚姻大事,实不·孙姓老者从衣袖襄抽出一枝精巧的乌木令,令上镶着六颗一样大小的明珠,还刻着“六尊令”三个字,他将这个令一扬,说道:“老英雄,红沙堡以此保证怎么样。”
  “三连掌”吴子修见他竟然抬出武林至尊的“六尊令”来,那表示如若不从,就作违令论,违令这将被处死。这是武林公认的规矩。
  那一直沉默着的少女,此时突然道:“吴伯伯,我……我……”
  “蓉侄答应了吗?”持令的孙姓老者脸上挂起一派奸笑。
  三连掌道:“孙涓,你休要拿出武林六尊的令符来吓唬老夫,我想六位前辈知道了此事,只怕也未必赞同,再说,老夫已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生死早已置诸度外,“六尊令”
  用在别的地方老夫服从,但用在这件事上老夫却不得不违令,老夫直接了当的告诉你,虎女不嫁犬子。”
  “吴伯伯,你!”
  “好大的口气。”一直僵着的“死堡”双煞,突然异口同声的说道:“吴居士,答应不答应是居士的事,但辱及此令可就不对了。”
  吴子修仰天一声长笑道:“道长好说好说,乌木令主持的是正义,不是拿来为非作歹的,吴子修早已说过,生死置之度外了。”
  “铁沙掌”孙涓冷冷笑道:“吴子修,不是孙某与你过不去,你不给孙某面子可以,但是辱及此令,孙某是持令人,却不得不维护六位老人家的尊严。”
  “你划下道来,老夫接着就是。”
  “铁沙掌”孙涓缓缓举起“六尊令”高声道:“划什么道,辱及此令就是武林公敌。”
  话落回头吩咐道:“阮氏兄弟,将此人拿下。”两人一声吆喝,双双跃出,分左右将老人围住。
  吴子修那里将两人放在眼里,缓缓站起,将岳蓉拉列一边。
  “老匹夫照打。”阮氏老大招随声出,以一招“五子夺魁”取吴子修左侧,阮氏老二以一招“夜战八方”取老人右侧,两人都以全力进招,风声呼呼,声势不弱。
  但与吴子修相较可就相差太多了,吴子修不愿结怨“红沙堡”,侧身让过致命的两招,阮氏兄弟扑了个空,煞身不住,向前连街两步,吴子修此时要取两人性命易如反掌,但他只将两掌虚虚一幌,立刻收回,掌风只是轻轻扫过阮氏兄弟面颊。
  “三连掌”是要孙涓知难而退,撤回“红沙堡”那两人。
  孙涓却视如无睹。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天光绝影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