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雪雁 翠梅谷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玉女柔情
 
2019-11-05 07:32:25   作者:雪雁   来源:雪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玉骐视如未睹,慧觉的话更坚定了他的信念,他扣住慧觉脉门的右手突然一加劲力,慧觉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那些蠢蠢欲动的和尚,见状不由又停了下来!
  白玉骐星目寒光如电般的盯在慧觉脸上,冷森森的道:“慧觉,你杀了如海是吗?”声如万年寒风,吹向慧觉心房深处,使他全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
  但是,尽管良心的谴责,已使他无法把面部的表情掩盖,然而,他确不能承认,这只是一种人类心理的趋势,是无法用常理去解释,正如一个杀人犯,也不承认白己是杀人犯一样。
  慧觉阴沉的冷笑一声道:“白玉骐,老衲此时虽然控制在你手中,但你如想用强逼老衲屈招,那是作梦!”此人真会作诈,此话说得理直气壮,倒真像白玉骐有此心似的。
  那些少林弟子,闻言益发怒不可遏,要非为了掌门人的安全着想,只怕他们拚了命也要冲上去,与白玉骐一决生死了。
  白玉骐沉声道:“慧觉,你倒真会做诈,但是你不该忘了白玉骐站得那么近,把话说得太满。”
  白玉骐此言方罢,周围群僧中,突然挤出了那一直不动声色的老和尚,他望了白玉骐一眼,冷然道:“白施主说话可要凭良心。”
  慧觉此时已沉默不语了,显然他狡猾的心房中,正在又思索着什么难题。
  白玉骐冷笑道:“白玉骐当初上少林寺之际,就是要杀如海,个小原委,白某不愿多讲,但是白某人可以直言相告,如海如果不死,少林寺将永无宁日,但是,如海却没有真个死在白玉骐手中!”白玉骐话落一顿,星目缓缓扫过四周,只见除了那离众而出的老和尚脸上没有表情以外,群僧个个脸上都充满不信与不屑之色,好象白玉骐的话没有一句是真言实语似的!
  一阵杀机油然掠过白玉骐脸上,但是,最后他忍下了,这倒不是他原谅了他们,而是如缘的谆谆提示,使他不忍心违背老和尚的意思。
  白玉骐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沉声道:“假使在下记得还不差的话,如海临死之前咽喉上中了一根细针。”话落一顿,转向慧觉道:“你将慧字辈的人都谴回少林寺是对的。”
  慧觉此时心中非常着急,闻言脱口道:“白玉骐,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骐冷笑道:“因为他们可以证明如梅是死在慧空手中的,也可以指证掌门人是被你逼死的。”
  “此事乃关系着我少林寺的存亡,你以为仅凭信口谎言就足以污蔑老衲了吗?”他说来虽仍振振有词,但却已无法掩饰他内心的恐惧了!
  数十道目光,全都集中在慧觉脸上,他们都诚心的企望着,慧觉能有所解说,先前那老和尚低声道:“师兄,可否对弟子等解释一番?”
  慧觉心念电转,深知此时不加解说是不行了,当于故意沉痛的叹息一声,道:“如海师兄可能是死在‘地绝’韦清岚的蜂尾针下,但当时如果他不被白玉骐击伤,蜂尾针是无法奈何他的。至于掌门之职,慧空师兄临死之前确曾指定如缘师叔接掌,但此时他却已死在白玉骐手中了,这真是我少林寺之不幸。”语气充满了悲愤,使人无法相信他是在做作。
  白玉骐冷冷接道:“所以追根究底罪魁祸首该是白某人是吗?”
  老和尚却问道:“不知师兄,对‘地绝’韦清岚做何打算?”
  慧觉叹道:“老衲之所以不先说破,乃是要采取个个击破之策,唉!如果双方同时进行,少林寺无此能力去同时对付韦家堡与白玉骐啊!”此人真也狡猾,每件事一经他口中,都有着充份的理由,令人无法不信。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蓝影一闪,落下了“地绝”韦清岚,他一见白玉骐手扣慧觉腕脉脸色红润无比,心知他内伤已愈,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治好的!但内心的愉快却使他不愿多问,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去问了。
  因为,这时群僧已围了上来。
  “地绝”韦清岚,星目一转,哈哈一阵朗笑道:“慢着,慢着,你们如果杀了在下,前几任掌门之冤将永沉海底!”
  慧觉冷喝道:“韦清岚,你还想赖吗?”
  “地绝”韦清岚冷笑道:“大师兄说如海之死,而避开慧空、如缘等人之死不谈,谋夺掌门之心已起,但却避重就轻,自以为证据已因慧智之死而消失,可惜……”话落一顿,突然接道:“大师可有证据?”
  慧觉探手人怀,摸出一个锦袋,丢到地上道:“你自己拿去看好了。”
  “地绝”韦清岚望了那只锦袋一眼,朗声笑道:“大概里面就是证据了!”话落一顿,突然转身向那老和尚深深打了一揖,庄重的道:“晚辈可否烦劳大师一番,将那证物取出?”
  全场之人,闻言不由都怔住了,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地绝”韦清岚脸上,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出他要变什么把戏。
  就连白玉骐与慧觉也不例外。
  老和尚微微一怔,举步向前拾起锦袋,顺手解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小玉盒,顺手启开盒盖,里面霍然放着一根寸许长,其细如发的蓝色小针。
  “地绝”韦清岚一言不发,从身上掏出一根同样的细针递到老和尚手中,问道:“大师请看这两根针有何不同之处?”
  老和尚闻言又是一怔,群僧这时都有些明白了,敢情“地绝”韦清岚以为那针是慧空伪造来嫁祸用的。
  老和尚一言不发,左右双手分别拿着两根小针比较起来,但他比较了半天却看不出有不同之处,不由抬眼冷冷道:“也许老衲眼花了,这两根针根本就无不同之处。”说话之际,双目寒光闪射,注定“地绝”韦清岚不放。
  慧觉本来一直在提心吊胆,闻言不由深深喘了口气,冷笑道:“韦清岚,你还有何话可说?”脸上表情甚是得意。
  “地绝”韦清岚脸色自若,闻言哈哈大笑道:“既然相同,在下可就放心了。”话落霍然转脸,紧盯着群僧道:“各位大师,想不到慧空是偷了在下的蜂尾针吧?”
  群僧未曾与慧觉同行的慧梦等人见面,不知内情,闻言只道“地绝”韦清岚是血口喷人,不由大怒。
  慧觉见状更定,冷笑一声道:“偷的?”
  “在韦某参加贵寺庆典时,解下武器让贵寺保管时偷的,阁下是明知故问。”
  慧觉此时已有恃无恐,冷然一笑道:“韦堡主,就仅凭你自己这般说吗?”
  “地绝”韦清岚闻言狂笑一声道:“哈哈….慧觉,你虽然狡猾如狐,预先把同行群僧遣回,掩消证据。但是你不该把脑筋动到韦家堡头上!”话落双目突然精光一闪,断然道:
  “这两根针其一无毒是拜寺时解下来的,其一含有巨毒,就是现在韦某交出的。各位如果不信,可拿在下相试。”
  奇峰突转急下,“地绝”韦清岚这一着,大出慧觉及群僧意料之外,闻言不由全都一怔,惊奇的望着他。
  老和尚迟疑一阵,冷然道:“韦施主服有解毒之药,试与不试又有何异?”
  “地绝”韦清岚早有成竹在胸,闻言笑道:“请位高僧可否先派人出来一试?在下供应解药,随时替他解毒。”
  群僧闻言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不敢出来,因为这是以生命来打赌的啊!
  一阵沉默过处,突然,那浓眉环眼的汉子跨出来道:“弟子愿意一试。”诘落卷起袍袖。
  “地绝”韦清岚谢了一声,顺手从怀中掏出一包解药,递给那和尚道:“大师如觉中毒之时,请立刻服用此药!”
  老和尚沉重的叹了口气!为了澄清如海之沉冤,他不得不忍心让门下弟子受苦了,他走到那中年和尚身前,轻轻把左手中的针插进那和尚的右臂上,鲜红的血液,立刻从针孔中流了出来。
  “地绝”韦清岚笑问道:“这根针是谁的?”
  那老和尚道:“玉盒中的。”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注视在中年和尚的臂上,只见那伤口之上,鲜血缓缓涌出,直流到手背之上。
  约有顿饭工夫,“地绝”韦清岚笑道:“大师可有什么异样感觉?”
  “没有!”
  老和尚取出细针放人玉盒中,然后将另一根细针插进那中年和尚左臂中!
  细针一人,突见中年和尚脸色一变,紫黑色的血液从伤口泉涌而出,群僧见状,不由一齐变色!
  “地绝”韦清岚问道:“大师有什么感觉?”
  “右臂已全麻木了!”
  老和尚急忙拔出细针,“地绝”韦清岚吩咐道:“大师请快将解药服下!”话落突然转向慧觉,狂笑一声道:“慧觉,想不到你竟利用了我特地为解武器而制造的蜂尾针,哈哈……韦家堡中人,从不用无毒之物,天下那个不知,你还有何话可说?”
  慧觉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竟会急转直下,弄到这般不可挽救的地步,当下不由把心一狠,冷喝道:“任你舌灿莲花,也休想骗过老衲,意清!将此凶拿下!”
  群僧这时心中已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一种耻辱,整个少林寺的耻辱,他们个个不由全把头低了下去。
  老和尚:慧清,缓缓转身,沉声道:“师兄,放他过去吧!”
  慧觉闻言大吼道:“什么?放他!不行!老衲以掌门身份,命令你十招之内将此人击毙!”
  白玉骐冷然笑道:“慧觉,你以为自己是掌门人吗?”
  慧觉此时已形同疯狂,白玉骐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当下见老和尚仍然不动,不由大怒,探手人怀抓出玉符,高举过顶冷喝道:“慧清,你想背叛师门吗?”
  慧清一见那玉符,脸色登时大变,沉喝一声道:“韦施主接掌!”声落招出,立展一招“金刚现世”向“地绝”韦清岚拍去,掌力雄浑无比。
  这一招大出“地绝”韦清岚意料之外,见招连忙撤身而退,几乎一掌被击个正着。
  慧清一击不中,闪电变招,指顾间连攻七掌,直把“地绝”韦清岚逼得团团乱转,险象环生。
  白玉骐冷冷的瞥了慧觉一眼,右手猛一加劲,慧觉血脉全部截断,不由痛的闷哼一声,举令的右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白玉骐闪电出手,一把夺过玉符,右手向外一迭,把慧觉摔出两丈多远,几乎一跤跌倒地上!
  白玉骐看也不看慧觉一眼,高举玉符道:“慧清住手!”声如焦雷,惊人耳膜!
  慧清偷眼一看,心头登时一沉,陡然住手不攻了。
  这时“地绝”韦清岚已惊出一身冷汗。
  慧觉被白玉骐摔出两丈多远,并未受伤,一见毕生渴望的玉符已落人白玉骐的手中,不由心急如狂,大吼一声道:“我与你拼了!”一招“韦陀降世”闪电般向白玉骐扑去!
  白玉骐星目中杀机突现,嘴角上浮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他要杀死这佛门败类,为了佛门的清静!为了含冤而殁的如缘大师,他必须如此做。
  慧觉的招式,闪电而至,掌风隐带雷呜,显然他是真的要拚命了。
  白玉骐觊准慧觉攻到的掌招,突然向左一闪,右掌闪电拍出一招“天光血影”,漫天的掌影,犹如天罗地网般的罩向慧觉!
  “残阳掌”连霞行上人都无法窥其堂奥,慧觉又那会知道闪避之法,见招不由心中大惊!身子猛然向后一仰,企图以“懒驴打滚”之地,脱出掌力范围。
  但是,他忽略了白玉骐持玉符的左手!
  就当他向后一倒之际,突听白玉骐冷喝一声道:“找死!”左掌“金掌追魂”已然攻到!
  快!快得令人眼花,在场之人谁也没有看清白玉骐这一招是怎么拍出的!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接若一声惨厉的哀号传入众人耳中,“叭!”的一声,慧觉血肉模糊的尸体,已跌出三丈之外,着地气绝而亡!
  一个人的生命并不容易得来,但却如此容易消失,这得失之间的距离是多胜大啊!
  白玉骐跃到慧清面前,递过玉符道:“大师请将玉符收下,今后为敌为友,任凭选择。”
  慧清冷漠的伸手接过玉符,沉声道:“三个月之内,少林寺‘如’字辈弟于全死于施主手中,他们或许罪有应得,但这却是少林寺中无前例的。”语气显得十分沉痛!
  “地绝”韦清岚接口道:“少林寺三代掌门人全都死于同门手中,如海先前欲将掌门之人传于如缘,但却被慧空所谋夺,而慧空死时,掌门之位再被慧觉所占去,如缘救过白玉骐,白兄断无相害之理,大师不信可回寺问慧梦等人。”
  慧清冷冷道:“韦施主何以知晓如海欲将掌门之人传于谁的?”
  “地绝”韦清岚道:“慧空之死,乃是因如海大师被家父公诸于慧梦等人的。”
  慧清乃是聪明之人,早先他已由慧觉的举动中知道了十之八九,此时只不过是为使寺中弟子明白而已,当下冷冷的扫了“地绝”韦清岚与白玉骐一眼,沉声道:“为友为敌老衲不愿妄言,但却希望今后施主等不要再踏上少林寺。”语气沉痛而坚决。
  白玉骐缓缓仰起俊脸喃喃自语道:“只要霞行不死,我会再上少林寺的。”
  “地绝”韦清岚缓缓走到白玉骐身侧,道:“白兄,我们该走了。”
  这时夕阳已近山头,万道金霞照耀着寂静的山野,没有兽吼,没有鸟呜,四周都是一片沉静,也许,唯有宁静才是永恒。
  白玉骐淡淡的道:“是的,我们该走了。”话落举步向峰下走去!
  蓦地……
  远处传来一声哀怨的呼唤声道:“骐弟弟,等等姊姊……”
  白玉骐闻言心头一沉,寻声望去,只见右方五十丈外,正有四条人影如飞一般的向这边追来!
  白玉骐知道她们是谁,但他已不愿再见她们,当下急忙一拉“地绝”韦清岚道:“韦兄,咱们快走吧!”话落就要起身。
  “地绝”韦清岚突然拉住白玉骐,冷声道:“白兄,你不能如此绝情!”
  白玉骐冷然一笑,刚欲答话,突然一个震耳的声音叫道:“白玉骐,还认得我们吗?”
  白王骐闻言心惊,顺声望去,只见前面三丈以外,并肩站著有两个古稀以上的老者,触目不由惊这:“啊!是你们!”
  只见在巨石之后,并肩立着两个短衣老者,白玉骐认得他们是谁,因为他曾与他们见过一面。
  白玉骐冷然扫了二人一眼道:“大漠双凶,你们仅只两人前来,不嫌力量太薄弱了吗?”
  古云冷冷的盯了白玉骐一眼,阴声道:“也许单打独斗,鹿死谁手难以预料,但如果合我二人之力,能敌与否,你该有自知之明。”
  白玉骐心头微微一沉,如以二人过去的武功而论,合其二人之力,他是无所恐惧的,但是,如今两人却有无心真经上的武功……
  白玉骐脸上的肌肉,激动的抽搐一阵,突然仰天狂笑一声,道:“但咱们却无法并存于这个世界里。”
  古月冷然点头道:“是的,我兄弟也有此想。”话落缓步向白玉骐走去,态度从容中,充满着无穷杀机,为了他们今后的利益,他不得不出手了。
  白玉骐冷然扫了古月一眼道:“你一个人够吗?”声音冷傲无比。
  古云阴森森的道:“尚有老夫在侧,保证不会令你失望就是了。”嘴中虽然这么说,身体反而向后退了两步,也许他以为仅对付白玉骐一个后生晚辈,用不着合两人之力。
  这时,古月已然行近白玉骐不满五尺的地方了。
  那边熊玉燕等人,也已距此不满十丈之遥。
  白玉骐俊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杀机,冷然道:“但在下却认为分批打发太过麻烦。”
  古月脸上凶光一闪,突然大喝一声,道:“先试试再说!”声起招出,“万里瀚海”向白玉骐拍去,招出狂飙立生,呼号如滔天巨浪,似有排山倒海之势。
  白玉骐心头一沉,猛然把心一横,清叱一声道:“不用试了!”声落招出“天光血影”,身子腾空而起,分取古云、古月二人。
  远处传来熊玉燕惊慌的娇呼之声,徘恻凄婉,令人荡气迥肠……
  “地绝”韦清岚也扣满一把蜂尾针,但却无机会施展,直急得冷汗直流,焦急的等待着这一场难料结果的残局。
  正当白玉骐一掌向“大漠双绝”古云、古月攻出之时,坡下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娇唤之声。
  白玉骐闻声一怔,因他已听出,那正是与他一别数月的“玉女”司徒凤的声音,但是,当此生死紧要的关头,他那敢分心旁顾。
  “大漠双绝”想不到白玉骐竟敢如此大胆,在同一时间内,出招向两人攻击,见状不由同时发出一声怒哼,心中同时忖道:“正想杀你,没有机会,你这是自己找死!”思忖间,已同时向白玉去攻去。
  大漠双绝,两人的功力,原就不在白玉骐之下,这一联手,其威力可想而知,但见掌影漫天,刹那间笼罩了白玉骐周身要穴。
  招式古怪罡猛,显然不是他们以前所用的武功。
  白玉骐心中虽然暗自着急,但形色之上,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也许,他心中早已存下拚命之心了。
  眼看三人六掌就要对实。
  就在这时,蓦地……
  “不要伤我骐哥哥!”声出,突见黄影一闪,已射入三人打斗的漫天掌影之中,来势之快,直如惊电之一闪,显然此人连自己的生死全都忘了,因为打斗中的三人,此时都是全力以赴的啊!
  蓦听,模糊的人影中,传来三声惊啊!接着怦的一声,一条黄影以同样的速度飘出了八尺,砰的一声,跌在地上。
  三人一惊,不由全都停手,怔怔的立在当地。
  也许,这突如其来的骤变,使他们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门场中,经过一段短暂的沉默,突然,白玉骐惊叫了一声,道:“啊,凤妹!”声落人已扑了出去,一闪落到黄影身侧,伸手将她抱人怀中,痛惜的轻轻呼唤道:“凤妹,凤妹,你伤得重不重?”
  这条被震出去的黄影,正是“玉女”司徒凤,她同宇宙三奇一艳,追寻白玉骐数日,未见踪迹,只急得她茶饭不思,日夜不安,人也日渐消瘦下去。
  也是巧人口,这一日,她们走到此峰附近,恰巧碰上少林寺的人,抬着如缘等人的尸体从峰上走下来,“玉女”司徒凤知道白玉骐与少林寺的人,有着仇隙,当下心中顿时一动,拦住一问,才知白玉骐果然在峰上。
  本来,这种惨败的事,少林寺是不会对外人说的,怎奈宇宙三奇一艳,名头太大了,少林寺无力树此强敌,是以不得不从实说出。
  “玉女”司徒凤一听白玉骐就近在咫尺,芳心不由欢喜万分,当即全力向峰上奔来,是以才恰好赶上,白玉骐与“大漠双绝”对敌,一急之下,飞身扑了上来,以致身受此伤。
  白玉骐痛心的用衣袖拭去这位俏佳人嘴角上的血迹,红血沾在白衣之上,分外的醒目,白玉骐俊目中,不由含着两泡泪珠。
  “玉女”司徒凤吃力的睁开美目,发觉自己正躺在心爱人的臂弯里,心中不由一甜,那阵阵的剧痛,似乎登时减轻了不少。
  她深情的望着白玉骐,凄然笑道:“哥!我终于重回到你的怀里了,就是现在马上死去!我……我也愿意。”痴情的话语,艳红的鲜血,如万柄利剑,刺进白玉骐心房深处,使他觉得混身麻木、颤抖。
  一颗颗热泪,顺着他苍白的俊脸点点而下,这时,他已失去了往日的倔强冷傲,也许,“爱”,这无影无形的而又实在的感觉,真的能改变一切。
  “玉女”司徒凤举起颤抖的玉手,轻轻的、温柔的擦着白玉骐的泪珠,道:“哥哥,你哭了,我记得你是从来不流泪的,乖,不要哭,妹妹会疼你的。”语气娇弱,但却充满了柔情。
  白玉骐伸手紧抓着“玉女”司徒凤的玉手,过度的痛苦,已使他的神经变得有些麻木了,他盯着她,木然的道:“是的,妹妹,我哭了,这些泪是为你流的,因为,我一直爱着你。”语气真挚,感人之极。
  “玉女”司徒凤望着白玉骐娇声笑道:“我好高兴啊!”声落,小嘴上突然又流下鲜血。
  血,触目惊心的鲜血,唤回了白玉骐麻木的神智,他呆滞的星目,突然射出两道骇人的寒芒。
  “玉女”司徒凤见状芳心一震,突然反臂紧搂着白玉骐,急急的道:“不……,不要离开我,哥!我……我怕。”
  白玉骐狠声道:“妹妹,但是,他们伤了你。”
  “我不会死,哥!你看,她们都急成那个样子。”声落朝白玉骐周围一指,粉脸上的神色,是那么平静。
  白玉骐闻声不由自主的举目向四周一望,只见,不知何时,熊玉燕、晓霞、清风、“地绝”韦清岚及“七面鸟”卢珍等人均已站在他身后了。
  三女脸上此时都挂满了莹莹泪珠,六道美目中,全都射出乞求与愧疚的光芒,她们默默无言,但却在述说着内心的希望。
  白玉骐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暗忖道:“看样子,我走不掉了。”
  “地绝”韦清岚星眸上掠过了一丝喜悦的光芒,心说:“人算不如天算,我地绝韦清岚用尽了心机,没挽回他的去意,却没想到此时此地会出现个‘玉女’司徒凤。”
  就在这时,峰上突然飘落三奇一艳,他们来势如轻风一阵,了无声息,除了“大漠双绝”外,谁也没发现。
  司徒云霄与一艳,落地四目向峰上众人一扫,突然发现躺在白玉骐怀里的司徒凤,当下心中不由同时一震,几乎双脚才一点地,便一齐飞扑了过去。
  “一艳”伸手从白玉骐怀中把司徒凤抢进怀中,痛心的叫道:“凤儿、凤儿,你怎么了!”声音急促而颤抖。
  司徒云霄却在一艳抱过司徒凤的同时,伸手抓住白玉骐的脉门,冷哼一声,道:“白玉骐,你好狠!”声落星目中杀机大炽。
  他的武功本高,又来得突然,使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是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登时把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
  白玉骐此刻已心乱如麻,他怔怔的望着杀气腾腾的司徒云霄,良久,才淡淡的说道:
  “你杀了我吧!”
  司徒云霄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
  白玉骐淡然道:“身列宇宙三奇,杀白玉骐一个无名之辈,有什么不敢的。”
  司徒云霄一见爱女受伤,早已痛昏了头,闻言狂笑一声,道:“哈哈……痛快。”笑声震人心弦,左掌却在狂笑声中举了起来,看情势,他当真要把白玉骐置语死地了。
  就在这时,突听司徒凤娇呼道:“爹爹,不要伤他。”
  “地绝”韦清岚这时也插口道:“令媛并非他所伤,前辈何不把实情弄清楚再发怒?”
  司徒云霄冷哼一声道:“你是谁?竟敢在此多嘴?”声落转头向司徒凤道:“凤儿,你真的不是被白玉骐所伤吗?”
  司徒凤泣道:“不是他,爹爹,真的不是他!”
  司徒云霄仍自半信半疑,转脸盯着白玉骐,冷冷的问道:“白玉骐,你说实话!”声音生涩,形同法官审问罪犯。
  白玉骐俊脸微微搐动一下,带起几条奇妙的纹路,这些线弧,是代表着他内心的反应,但却绝对不是喜悦。
  白玉骐淡然的笑道:“前辈连令媛的话也信不过吗?”
  司徒云霄冷然道:“我怕她会袒护你。”
  白玉骐闻言仰天狂笑一声,道:“哈哈……阁下连自己亲生女儿的话都信不过,在下多说了,岂不是白费力气?”声音冷傲异常。
  熊玉燕等人,见白玉骐落在人家手中,说话竟然如此不客气,全都惊得脱口叫道:“骐弟!”
  司徒云霄脸上杀机一闪,就在这时,突听“玉女”司徒凤再度叫道:“爹,你、你不要为难骐哥哥……”声音已有泣声。
  司徒云霄用力甩掉白玉骐的手道:“便宜你了。”声落飞身向爱女跃去。
  白玉骐黯然的望着司徒云霄的背影,嘴角上带起一丝自嘲的笑意,他嘲笑自己的孤独,这是由司徒云霄夫妇卫护“玉女”司徒凤的举动上引起的。
  他,深深的盯了司徒云霄夫妇一眼,转身急步向“大漠双绝”古氏兄弟走去,俊脸上,闪动着可怕的杀机。
  熊玉燕急步拦在白玉骐身前道:“骏弟弟,你……你不要去好吗?”语气十分娇怯。晓霞、清风也都以同样乞求的目光望着白玉骐,也许,她们已看出白玉骐双掌难敌古氏兄弟的四手。
  白玉骐望着三个哀怨的姑娘,他觉得自己已经了解她们的心思,但是,他却无法按照她们所想的去做,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不可能。
  白玉骐温和的望着三女,说道:“我不得不这样做。”话落一笑,把话题岔开,又道:
  “你们所惧怕的人,这一段时间内是不会再来麻烦你们了,是以,你们最好趁这段时间,远走高飞,到一个他们永远找不到你们的地方去。”尽管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然而,心中却痛苦万分。
  他,并不是不愿意与她们在一起,而是,他自己知道,他无法与他们在一起,环境逼使他,不得不离开她们。
  晓霞娇靥上突然掠过一丝奇异的表情,此女心计多端,白玉骐的话中真意,那能瞒得过她。只听她娇笑一声,道:“白相公,也许我们可以为你效点劳。”
  白玉骐摇摇头道:“何苦呢?”
  晓霞娇笑一声,道:“起码我们可以比你早死一点,免得你挂心。”声音是非常轻松,好像生与死,对她们都没有什么分别似的。
  白玉骐俊脸再度动了一动,以他的聪明,他可以领悟出她话中之意,这是他所最怕的,而今,却发生了。
  白玉骐突然跨进一步,不由自己的脱口道:“姊姊,你们觉得这样值得吗?”
  一声“姊姊。”透露出白玉骐蕴藏于心底多日的真情,也唤出了三女的热泪。
  晓霞轻挥衣袖抹去泪痕,娇声道:“你自己知道痛苦,为什么又要逼我们分离呢?”
  白玉骐茫然的道:“活总比死好。”
  一直沉默着的清风,此时突然开口,道:“没有灵魂的肉体,活不如死!”
  白玉骐怔怔的望着三女,现在,他真的无言以对了。
  就在此时,突听“大漠双绝”之一,古云冷冷的道:“白玉骐,你既然怕死,希望你今后别再与老夫等朝相。”话落转身朝峰下奔去。
  本来,以他们原先的居心,白玉骐不死,他们是不会离开的,但是,“一艳”一照面,他们却失去了那种勇气,好像她是一座圣洁、善良的女神,在她的面前,任何人都会发现自己的错误而自觉惭愧。
  过去,是她使得二人去邪从善,今天,她依旧有改变二人的力量。
  白玉骐闻声心头一震,猛然大喝一声,道:“那里走!”一式“天马行空”,声落人已阻在“大漠双绝”面前。
  三女见状大惊,不由同时脱口叫道:“骐弟弟,不要去。”但已太晚了。
  白玉骐才一落地,古云、古月已双双怒吼一声,出手攻了上来,他们的行动是那么迅速,也许,他们已没有勇气考虑后果了。
  “玉女”司徒凤伏在母亲怀里,正在调息,一闻三女呼唤,心中登时一骇,美目霍然睁开,目光到处,白玉骐与“大漠双绝”打起来了。
  宇宙三奇,老大、老二,此时正自静静的旁观,凡是习武的人,对于武功高过他们的人,都有剪除与嫉恨之心,他们两人,当然也不例外,否则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不闻不问了。
  “玉女”司徒凤抬起泪光莹莹的美目,注定司徒云霄,急切的说道:“爹爹,你快叫他们不要打了,不然,骐哥哥一人敌不住他们两个的,快……快嘛,爹。”
  司徒云霄冷冷的转头扫了白玉骐一眼,心中忖道:“他那么狠心的伤了你,你还管他干什么?”敢情,他一直以为是白玉骐伤了他的女儿司徒凤。
  当下冷笑道:“让他受点教训也好。”
  “一艳”葛玉珍,也以为是白玉骐伤了女儿,心中对白玉骐原先持有的好感,也减低了许多,人,又有几个不是自私的呢!是以,当下她也没有开口。
  “玉女”司徒风闻言大惊,急得哭道:“爹爹,快!快啊!”说着就要挣扎着站起来。
  一艳葛玉珍心头一软,低声道:“乖儿,快好好运功,你爹这就会去救他的。”话落转睑对司徒云霄,道:“云哥,你这就去叫他们不要打了。”
  司徒云霄低低看看娇妻爱女,愤然道:“为什么要助这种无情无义之辈?”话落转身缓缓走去,由那速度判断,他显然没有救白玉骐之意。
  司徒凤见状大急,叫道:“爹爹,快,快呀……”
  就在这时,那边突然传来白玉骐一声闷哼。
  “玉女”司徒凤闻声神色大变,霍然站起身来,目光到处,只见白玉骐已倒在地上,鲜血从他口中,泉水般的直涌而出。
  三女一声娇呼,已飞身扑向白玉骐。
  “大漠双绝”此刻却都木然的站在当地,他们心中同时觉得奇怪,暗忖道:“这是怎么搞的?”
  “一艳”起身轻扶着“玉女”司徒凤的香肩道:“凤儿!”
  “玉女”司徒凤用力推开母亲的手,泣声道:“娘,我知道你们恨我骐哥哥,是以,一直不想帮他。但是,我却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恨他,为什么?”声落泪流满面,蹒跚向白玉骐走去。
  “一艳”葛玉珍心头一震,这一刻,仅只这短短的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什么了,但是,却太已晚了。
  她,木然的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
  司徒云霄本来就只走到一半,一见白玉骐中掌倒地,便停在那儿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出了口气,却又觉得有些不忍。
  “玉女”司徒凤蹒跚的从司徒云霄身旁走过,司徒云霄一见急步上前扶道:“凤儿,你的伤!”
  这时三奇中,老大、老二也都飞身扑了过来,急切的道:“凤儿,不要过去了,双绝掌下!那会有生者?”
  “玉女”司徒凤用力推开司徒云霄的手,冷冷一笑道:“是的,白玉骐死后,江湖上就没有与你们称雄道霸之人了,你们可以称心如意了。”语气充满悲切、愤懑之意。
  “一艳”葛玉珍飞身落地道:“凤儿,你怎么对伯伯说这种话?”
  “玉女”司徒凤对母亲的话,犹如未闻,继续道:“但你们却全都疑心生暗鬼,白玉骐亲仇遍天下,为师恨踏进中原,那有你们那种称雄为霸的大志,然而,然而,你们却都不肯放过他……”两行清泪已顺着她灰白的粉脸滚了下来。
  “玉女”仰起娇靥,缓步向白玉骐走去,喃喃自语道:“骐哥哥,你为我司徒凤独闯天门阵,你为我亲上‘上清坪’,以性命来挟我的安全,而今,我却眼睁睁的看你伤在别人掌下,我有着宇宙三奇一艳的父母伯伯,但是,却没有人救你。”声落已然泪下如雨。
  “一艳”葛玉珍飞身把“玉女”司徒凤揽人怀中,泣道:“凤儿、凤儿,原谅我,凤儿……”
  “玉女”司徒凤凄然一笑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要看骐哥哥最后一面。”
  “一艳”葛玉珍凄声叫道:“凤儿,你不要娘了?”
  “玉女”司徒凤用力挣脱“一艳”葛玉珍的怀抱,凄凉的道:“没有白玉骐,女儿就是要孝敬爹娘,也没有这条命了,而今,他却早我而去,我……我也许要落个不孝之名了。”
  “一艳”葛玉珍只听得身躯颤抖,哭道:“凤儿,你不能这样做,娘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你叫娘怎么过那凄凉、孤独的晚年?”
  司徒凤道:“但白玉骐却连爹娘都没有。”
  三奇一艳同时惊啊了一声,羞愧的低下头去。

相关热词搜索:翠梅谷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赠丹疗伤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伤愈毒解

评论排行